天生不一般[星际]小说[竹亦心]在线试读

  • 时间:
  • 来源:阅文林语
点击阅读

白椋当然也没指望这个货是真心悔改,见他这样也不奇怪。说着,他点开光脑,给大家看到他先前发出去的短讯。“你竟然不承认。”薛明绍这时候没那么怕了,恶毒心思也回来了。本着能带一个算一个的心思,赶紧指着地上的床单,“那上面可都是血,证剧确凿的。”看到警察,薛明绍顿时觉得自己的生命得到了保障。这个时候他也不怕白椋了,当即就赶紧喊了出来,让人去抓白椋。早在警察进门前他就已经把手里的刀放下了,这时候见众人看过来,一摊手无奈道:“我不知道,他进来之后看到我地上的床单带血就疯了了。因为他以前也吸毒,所以我以为他毒瘾犯了。见

天生不一般[星际]小说章节试读

《天生不一般[星际]》作者:竹亦心【完结+番外】

文案:帝国上将封景焕重生回来第一件事,不是让人去找那个能救他命的神医,而是给好友打了一个通讯,让他给自己放在心上的少年送一笔钱。

然后……

他亲自赶到十八区,想要改变这个少年日后的命运。

既然少年日后会‘后悔’加入那个叫天下第一的佣兵团,那他就避免这件事情发生。

封景焕一直觉得自己做得很好,直到他慢慢发现,什么娇甜美少年,分明……

神医是他,佣兵团长也是他……

怪不得他上一世提出想要让少年脱离天下第一时,对方从副团长到团员,皆是那么一副古里古怪的表情。

但在白椋眼里……

故事是他穿过来发现原主身边一群的渣渣,没关系,只要三天,保管让他们全哭爹喊娘后悔不已。

虽然他在干这件事情的时候,的确没动手,全凭智商辗压,但这位姓封的上将竟然因此以为他又娇又弱肩不能提手不能扛?

信不信我打死你!

苏苏苏爽爽爽,主角最厉害。

量子兽为九尾狐的帝国上将攻VS穿越的变异菟丝花十分厉害受。

内容标签: 强强 重生 机甲 星际

搜索关键字:主角:白椋,封景焕 ┃ 配角:陆誉,方秋辰,盛璇,卓不帆,柳老等 ┃ 其它:菟丝花大妖穿越

第1章

白椋仰躺在床上,沉默的看着屋顶的吊灯。

这倒不是他在故意装深沉,而是他现在的状态大概类似于一般人熬了几天几夜刚睡着突然被吵醒的状态,说白了就是有点儿懵。

他是昨天晚上穿过来的,准确的说当时的时间已经是今天早上三四点了。刚来就面临着一桩大事,等处理过后睡下时都快五点了。

这一觉自然是没睡好,感觉才刚睡着就被吵醒了。

卧室的门是敲得震天响。

随之而来的还有一道尖利的女声,“快起来快起来,你个废物还敢赖床!我告诉你你赶紧给我起来,还敢反锁门。”

“废物你快给我滚出来……”

“小废物……”

在这种魔音之下,估计就是吃了传说中的迷药都得醒。

白椋抽了抽嘴角,发出声控指令,“时间。”

手腕上的光脑反应极佳,迅速报时:“现在是帝国第十八区时间早上五点四十,距离预定起床时间还有一个小时零二十分。”

五点四十……

“操!”

这果然不是错觉,是真的没怎么睡。算一算时间,也就睡了一个小时左右。

有精神才怪。

白椋并非人类,而是一颗菟丝花修成的大妖。照理来说他这样的大妖,莫说是一晚上不睡,便是一个月不睡也不是什么大事。

但此一时彼一时,这会儿他刚穿来,正是最虚弱的时候。

全因为原主昨天晚上把自己给宰了,血流了一大堆,导致现在这具身体虚弱得很。

先前说他穿过来后处理的那桩大事就是这一桩了,先是止血,再花了点儿时间让原主这具身体恢复一些……

包括后续的睡觉,也是为了身体早想。

但现在看来,睡肯定是睡不成了。

门外那个女人还在折腾,可能是骂累了,开始抱怨,“这小废物真是越来越懒了,以后肯定没人要。”

“他不是一直都很懒么。”

一道懒洋洋的男声响起,说完似乎下楼往客厅那边去了。边走还边在嘀咕,“真是的,这才几点,就非得叫我起来。”

白椋:“……”

要不是有原主的记忆在,他还真当穿的是个什么天下第一懒呢。

事实上最近属于暑假期,原主七点起床已经不晚。至于在外面喊懒那二位,如果没有约的话,不睡到日上三杆肯定是不会起的。

真要把一方归为懒人,那肯定也是外面那对双胞胎兄妹。

他们是原主的堂哥白如宏和堂姐白如涵,在原主的父亲意外过世之后,原主的监护人就落在了二伯头上。而二伯一家也就此搬进了原主的家,霸占了公司,理所当然的对原主也并不好。

至于为什么白如涵今天破天荒起这么早,无非是因为有好处而以。

“白椋,白椋你给我开门。别以为躲在里面就没事了,我告诉你别以为躲着不出声就行了,今天这个亲,你相也得相,不相也得相。”

“你给我开门!”

“出来!”

白椋充耳不闻,慢吞吞的起身,走进了卧室自带的洗手间。

原主这个堂姐白如涵,在外装得温柔体贴,回了家就化身母老虎,是个典型的窝里横。

当然,她横的人只有原主一个。

她口中的相亲也是压垮原主的最后一根稻草,目的当然是谋夺原主手中的股份,不让原主因为成年就脱离他们的掌控。

因为星际法律的原因,只要满十八岁,原主就能从二伯一家手中拿回公司股权,以及可以凭借股权成为最大的股东。二伯一家显然是不愿意的,他们便想了一个特别阴险的法子,想要逼疯原主。

因为在星际法律中,有几类人哪怕是成年了,也是不具备自主能力的。

智力低下或者精神病都在其列,原主自然不是傻子,所以这些人就想让他变成疯子。奈何三年过去也没成功,眼见原主已经成年,便一不作二不休,来了个狠的。

原本原主是有个很好朋友的,那人叫慕子棋,对方知道他受的所有委屈,并且说好一等他成年就帮他夺回财产,摆脱二伯一家的迫害。但就在昨天晚上,二伯白之松拿出了铁一般的证剧,证明这个慕子棋接近原主只是为了他身上的股份,将原主打击的不轻。

又在这个基础上,说要给原主介绍一个对象。

对方是原主二婶娘家哥哥的儿子,此人名叫薛明绍,三十多岁离异男,前妻还是因为他赌钱输光了家业还吸毒才走人的。长得又干又瘦乍一看有四十多岁不说,每次见到原主还一脸猥琐相。原主一听是他,就彻底崩溃了。

只不过没照着白之松他们的想法来被逼疯,而是被逼死了。

当然,这点现在白家人还不知道。

原主虽然自幼父母离异,母亲不在身边。但白父对他却是十分宠爱,后来更是机缘巧合赚了大钱,日子就过得更好了。没吃过苦,性子又单纯,乍然糟逢巨变才知晓,原来身边整日笑眯眯的人能变得这般吓人。

他自然也理解不了那些恶心人的阴谋诡计,所以还真单纯的以为白之松他们要逼他嫁给薛明绍。

但以白椋来看,原主身上带着股份呢,白之松哪里能轻易放过。

所谓的相亲,不过就是想逼疯原主而以。

恐怕今天这场相亲也不简单,就是不清楚这群人还准备使什么花招了。

不过没关系,他并不是原主。原主天真善良,纯善可欺,而他白椋却完全不同。事实上认识他的都知道,他这个妖什么都吃,就是不爱吃亏。

虽说这会儿刚穿过来,实力尚未恢复到全盛时期,身体看着也虚弱不堪,但真要动起手来,这一家子都不够他打的。更何况,这世上解决问题并不一定非要靠武力,还能靠脑子。

洗漱过后,白椋打开衣柜换了衣服,全程冷静淡定,全然不把外面的吵闹放在眼里。直到白椋收拾好之后,外面的咒骂吵闹才算停了。

白如涵小声嘀咕:“难道真疯了?不然怎么不开门!”

“进去看看?”这声音听着像是白如宏的。

白椋心说,果然这对兄妹一来是真讨厌原主,二来还是故意辱骂。今天早上这一出,也是为了要吓疯原主的……

甚至于在先前三年,他们的每一句辱骂,大多都是废物,说原主无用,以后也不会有什么本事,肯定过得惨,没人要之类的。乍一看就是普通的骂人,但其实是在打击原主的自信心,让原主变得越发软弱。

想着,白椋也不急着开门,任由他们在屋外独自兴奋了一会儿,准备拿钥匙进来确认时,才打开了门。

他穿了一身白色的休闲服,显得本就因为失血过多的脸更加苍白,一双眸子却是漆黑如深渊……

白如涵站得最前,门一开就撞进了这么一双眼里,瞬间吓得险些尖叫出声。

反应过来后就全变成了恼怒,语气也越发恶劣,“哦,还活着呢,活着不知道出声!”

“哑巴了吧!”旁边白如宏冷笑道。

白椋的目光冷冷的落在他们身上,“好狗不挡道。”

这两人一左一右拦在门边,门就那么宽,这么一挡连路都没了。他顿了顿,又补充了一句,“没哑,只是不想跟蠢货说话。”

这一下,白如宏兄妹二人可不是假炸,是真炸了。

“你这废物是疯了不成,竟然敢这么跟我们说话……”白如宏顿时怒道,但不等他再说,白椋已经伸手将他推到了一边。

然后,慢吞吞的走了出去。

身后的人彻底炸了,高声怒道:“你竟然敢跟我动手?”

“我告诉你白椋你别嚣张,以后有你好过的。”

身后,白如涵满含恶意的说:“你还不知道吧!我那个表哥可是还打人的,他最知道怎么打疼人却没伤口了……”

“对,到时候打死你也没人给你收尸。”

白椋充耳不闻,目光落在楼下的两人身上。

原主的二伯白之松和二婶薛云骄,这二人一直坐在楼下,冷眼旁观着这一切,任由自家儿女欺负原主。

或者说,这压根就是他们指使的。

白椋这时候站在楼梯上看着他们,这二人听到动静也看了过来。第一眼就是觉得不爽,这废物怎么生得这般好看,薛云骄不满的想,一个男人生得比她闺女还好看,简直不要脸。

然后才发现对方今天竟然不是低着头的,看起来与以往竟大为不同。

她心下一惊,总觉得今天的事情似乎不会太顺利。不过很快又压了下来,因为她发现白椋的脸色实在是白得很。

估计是吓的!

哼,装模做样罢了,就不信真等明绍他们来了,他还不疯!

甚至薛云骄觉得,这会儿白椋应该已经疯了,不然他今天怎么会如此不同,估计是脑子出了问题。

“哼!”她满意一笑,高傲道:“站楼梯口做什么,还不赶紧下来!”

她哥哥一家,可马上就要到了。

第2章

薛明绍一家过得跟妹妹薛云骄根本没法比,要知道哪怕不说霸占了原主财产的这三年,就是以往,因为白父的照顾让白之松去公司帮忙,日子也过得很不错。

薛云骄并非不管哥哥,甚至多有接济,但根本没用。

自来赌和毒是最害人的,薛明绍两样都沾,有再大的家业也不够败的。更别说只是时不时的跟薛云骄打点儿秋风,基本钱一到手,那边立马就没了。

自从上一个媳妇发现他这情况跟他闹着离了婚之后,薛明绍一直没有再娶。不过跟别人三十多岁还单着是因为独身主义或者没遇到合适的不一样,他则完全的就是因为没人会傻到跳他这个坑。

说白了就是没人要。

所以这一次薛云骄一说给薛明绍介绍对象,对方还是长得很不错的白椋,这一家哪里能不欣喜。

但他们根本不知道,白之松一家压根就不会让他真跟原主在一起,不过就是利用他们吓吓原主而以。

或许还会做些别的……

白椋一边将事情在脑中过了一遍,一边慢吞吞的下了楼,挑了一个单人沙发坐下。

不得不说,这沙发质量是真不错。可能也是因为星际发展比他以前去过的世界要好很多的原因,坐上去显得十分柔软舒适,让人压根不想再起来。

尤其是白椋现在的身体情况,更是喜欢这样舒适的地方。

他也懒得搭理白之松夫妇,坐下来就闭上眼睛休息了。

白之松倒是松了口气,这才对,要是白椋突然对他们笑脸相迎,他反倒觉得其中有鬼呢。

而且他并不清楚原主自杀导致身体内血量急剧流失的原因,跟薛云骄一样以为他的脸色是被吓得才那么白。他心中满意,便决定再加一把火……

白之松摆出一副长辈样,不怀好意的说:“我们都是你的长辈,自然是不会害你的。至于那些外人,你听他们瞎说。”

“你自己也看到了,那个慕子棋不是个什么好的,简直狼子野心。”

“你也别怪二伯催得急,实在是好姻缘不等人。就算不想这么早结婚,你们也可以先订婚……”

要是原主听到这话,必定是要气极的。毕竟白之松说的这叫什么话,好姻缘?就薛明绍那个人渣?

不过白椋毕竟不是原主,他看得清楚,压根充耳不闻。

要知道他自从穿过来之后就是一大堆事,先挑了跟原主有关的解决,其他很多事情还没来得及细想呢。

这时候正巧不能睡了,索性想想事情。

这里是星际,科技发达是一点,还有一点就是这里的灵气比较充沛。同那些修仙界是比不了的,但要比白椋原来呆的世界好一点儿。

这里的人并不会修炼,但却衍生了一种同普通人不同的能力,他们都有量子兽。

量子兽分为两种,一种是动物类量子兽,天上飞的地上跑的水里游的都算,能觉醒出什么全看个人。另一种则是植物类量子兽,各种花草树木甚至是瓜苗菜苗都算在内。

若说两者最大的不同,大概就是动物类量子兽的攻击力要更强一些,当然,精神力也更容易出问题。而植物类量子兽则更为温和,也可以帮助动物类的解决他们精神力的问题,算是相辅相成。

说起来有些类似白椋曾经看过的文学作品中的哨兵和向导,但又不完全一样。

原主的量子兽是植物类的,那是一株菟丝花。可能也是因此,所以白椋才会穿过来。

毕竟白椋的本体就是菟丝花,当然他的朋友们一致认为他肯定不是纯种的,不是变异了就是只是长得像,芯子里不知道是个什么鬼。

毕竟没见过他这样的菟丝花。

说起来他从小就跟别的菟丝花不同,没生灵智的时候别的同类都是找颗寄生植物攀爬,然后再从中吸取养份存活。而他就不一样了,爱好偏偏与众不同,就喜欢独自在地上美丽。

然后抓兔子之类的小动物吸,长得那叫一个精神。

后来生了神智自然更不可能让自己饿死,甚至干过占据兔子窝过冬的事情,不论怎么看都不像一朵纯种的菟丝花。

不过他的实力也跟人们印象中的菟丝花不同,又凶又狠,是个极不好招惹的存在。

悠悠闲闲的将星际世界了解了一下,就在白椋已经想到解决了白之松这一家后要去哪玩的时候,薛明绍一家终于到了。

白椋抬起眼皮扫了一眼光脑上的时间,还不到六点半。

由于他并不惊慌,甚至心中还有点儿想看看这群人还能唱出什么样的大戏的原因,这个时候他的反应也是平平,想的反而是这一家人也真是够搞笑。活了这么久,白椋就没见过这么早上门相亲的。

薛明绍的父母走在前面,穿着算不上多好,但是脸上都是喜悦的神色。他们未必不知道原主的处境,只是那有什么关系呢,反正自己的儿子要有对象了。

再看落后一步的薛明绍,同原主印象中的没什么差别,一进来一双眼睛就直往白椋身上瞧。

他似乎有些困……

不对,白椋突然笑了,这哪里是困,这人分明是毒瘾要犯了。

按照原主的记忆,薛明绍分明才因为吸毒被抓放出来没多久,也就不到两个月的时间吧!看他这模样,肯定是又复吸了,不然不至于是这么一个鬼样子。

人到齐了,白如宏和白如涵也下来了。两人幸灾乐祸的看着看着白椋,模样丝毫不带收敛的。

当然,白椋也没兴趣装孙子。

他有时候是挺能演的,但都是对感兴趣的人和感兴趣的事,在人渣面前,没必要时他才懒得给好脸色。

反正今天这事儿什么情况大家都心知肚明,白椋自然也没必要给这些人好脸色。白之松他们也不在意这个,反正最后事情能成就行。

完结+番外古代架空小说作者竹亦心《天生不一般[星际]》点评:文章文采盎然,寓意深刻,情节跌宕起伏紧扣人心故事完整,文章整体流畅推荐阅读!

精彩推荐

猜你喜欢

拥有位面商铺的秋缘小说[浅墨残香]在线试读

“等我回来就知道你能不能做到,说的话是不是放屁,”秋河道,“把书房里的书都给我抄一遍,休想偷懒,”秋缘屋里的丫头翠儿,一个年约莫十五岁左右,梳着两个发髻,上头还带着廉价的绢花,端着碗要进来,轻声细语的唤道,“少爷,药来了,”“出去!”秋缘立即道,那感觉恨不得当场立誓一样,“做得到,绝对做得到,”说完,秋河就甩袖而去,秋缘哀叹了一声,将张脸埋进软软的棉枕头中,秋缘喝道,“出去!”第4章...

2019-07-26 20:02:39

实习灶王爷小说[岂无衣]在线试读

李元钦长久地看着眼前这页书,似乎是遇到了什么麻烦,微微拧着眉头,不能顺畅地读下去。“还有什么红豆团子,芝麻糖,白米糕,与我一同上天的同僚都吃的不爱吃了,兴许人家闻见味道都想吐了,可我连是什么味道的都没尝过呢。你说我惨不惨!”张清岚越说越觉得自己的凄惨人生简直人神共愤,于是哭得更大声了,仗着没人能听见,干脆一屁股坐在桌子上毫不顾忌形象的嚎啕大哭。张清岚哭着哭着又累了,整张脸上鼻涕眼泪混在一起,难看的很,不过好在无人看见,就随它邋遢着去了。他越说越委屈,蹲在李元钦的桌子上呜呜地哭了起来,“你这个人真的好过分,...

2019-07-26 20:02:39

皇太子的恋爱哲学小说[原恶哉]在线试读

甲男:「我认为天后对此已经有所戒备,她近年来不断扩充禁军的人马,而且也安排武艺高超的人随侍在侧,要发动流血政变使天后丧命退位是不可能的事。」——为何唐朝的中文如此高深莫测?甲男:「我认为扩大私军势在必行,前日我和郎君探讨暗中募集私军的方法,可先前受到来俊臣的影响,没多少人有意愿为皇室贵族做事。」乙男:「切莫小看太子妃的能耐,越是美艳的玫瑰越是有刺,那令人不寒而慄的剧毒眼眸,总能窥见他人毫无防备之刻,腐蚀全身。」乙男:「尊贵的皇室血脉因利欲薰心而互相侵蚀,此世恶道如地狱红莲绽放,真是杰作。」谢天谢地,乙男正...

2019-07-26 20:02:39

定山河小说[浅书清都 ]在线试读

虽说他穿越过来也有些年头的,该适应的地方也都差不多适应了,但还是时不时就会想些有的没的。虽说事业有所小成,房子车子都有了,但再怎么样也比不过这里啊。他那不过是个三层小别墅,现在住的这可是依山傍水风景区!胡樾立刻又觉得十分心塞。胡樾趴在窗边吹风,有些蔫蔫的。其实自从到了这里鸠占鹊巢之后,胡樾的生活改善了不知一点两点。他没穿越之前的日子过得像老黄牛一样,每天忙得恨不得上天。唯一不同的是老黄牛每顿吃的是草,而他一旦忙起来了连草都来不及吃……胡樾在心里给这俩小人各加了一分,暂时维持平局的战况。胡樾坐在桌边,指着桌...

2019-07-26 20:02:39

世界第一度假村小说[panther]在线试读

唐淮穿上鞋子,踩在刚才的黄土上,脚底板有些微凉,不过还在能在接受的范围内。等适应的差不多后,唐淮朝山谷顶端的方向走去。唐淮刚刚晒太阳的时候已经决定好,先看看岛上有没有游客。要是没有,他就想法设法在最高处堆个‘SOS’的求救信号,然后钻木取点火……希望有路过的船只和飞机看到吧。在爬上山谷的那一刻,唐淮再次意识到了自己的不同。唐淮再次给自己点赞,在盛泽的时候,他也没发现自己的身体素质这么好啊。唐淮没有目的地,不过呆在这里是不可取的。唐淮感受了一下身体,不显疲惫。紧接着,唐淮又跺了一下脚,要不是脚下有凉意传来,...

2019-07-26 20:02:39

星际雌虫穿成乡村哥儿小说[日进斗金]在线试读

河水静静流淌,没有一丝涟漪,月亮高悬天空,在河里投下圆圆的倒影。高高的鼻梁,大大的眼睛,麦色的皮肤和因为瘦削显得过于棱角分明脸颊,眉心还有一颗红痣。除了太瘦了一些,自己这模样可比那个阴柔的白禾要顺眼多了啊!白术惊喜的一蹦三尺高,仰天长笑三声。白术一路小跑,来到河边。他跪在河边,看河水里印出自己的倒影。只要他抓紧锻炼,再打拼出一片家业。以他的能力,绝对有信心可以赢得那雄性的心,给他提供最好的生活!她们摇了摇头,有些同情的议论道:“你看看那边的哥儿,好像是白老大家那个,天天干活糙的和个男人一样,现在都有些疯了...

2019-07-26 20:02:39

我被反派拱上皇座[星际]小说[闻鲸歌]在线试读

“他根本就不在乎父亲!父亲还让我来看他……”迪欧蜷缩在巷子里,埋着头像只尽力竖起背毛的幼猫,无助地怒吼着,“那也是他的父亲、他的家族啊!他怎么可以……怎么可以……”“他理解什么!他要是真的理解,为什么没有一滴眼泪!为什么还要留着那个杀手!”迪欧怒目圆睁:“那现在呢!”“迪欧少爷,雷哲少爷并无恶意,他只是想你能尽快振作起来。”雷蒙德单膝跪在少年面前,柔声道。“迪欧少爷,你的悲伤和愤怒雷哲少爷并不是不能理解……”雷蒙德耐心地解释却并没有取得任何效果,世界观停留在非黑即白阶段的少年完全听不进去,情绪激烈地驳斥道...

2019-07-26 20:02:39

一世千秋小说[邢风风风风]在线试读

“那你记住,他们一族的人多多少少会有一些‘白化’的迹象,尤其是在这头发上,有那么些白色的发丝,可以确定是长坷族无误了。”“如果放任他们不管,迟早会波及到整个师门,你这些日子就别轻易下山了,在这好好背书。”任老头起身,带着他的两位师兄出了门 “小黑狗你可看好了,若是出现什么意外,格杀勿论。”“小黑,你说小流氓被师兄他们抓着了会怎么办。”“他带着面具,包得严严实实的,想看都看不见。”“看见他们要把他们赶出去吗?”秦琅睿脱了外衫滚上床去,看着自己没有一点伤口的双手:“他很强,你知道法印是我们施术的关键,他能够一...

2019-07-26 20:02:39

十里人间小说[老草吃嫩牛]在线试读

既然老祖宗赏饭吃,那么就集体动起来吧。五百年摇摇欲坠的老屋,换漂漂亮亮的现代化房屋,能住到更好的地方去,谁愿意守着满身是补丁的老屋子呆着呢?四太太一张一张的抿着毛票的边角,抿好,又用皮筋仔细的按照面额扎起来。常青山石窟一出,举世震惊,没多久,那里就成了世界级的重点文物保护单位,跟籍道太祖陵社会地位也差不离了。一时间,政府衙门动起来了,财阀也动起来了,世界级的,国家级的文物单位也来了,郡里规划局也做了旅游城市的初步规划。想到这里,江鸽子抬起头对段四太太说了句:“嫂子,我要是您,我就不换!”四太太闻言,数钞票...

2019-07-26 20:02:39

我诈死后再遇殉情未遂的魔尊小说[梦里长安躲雨人]在线试读

边说边给白蟾宫递眼色,又是飞眼刀又是威胁,白蟾宫不情不愿的解释了一通,赌咒发誓真不是自己干的。一行人边说边行,醒林使尽浑身解数万种本领,终于哄得这位不贰师妹化怒气为淡淡微笑。醒林和郭不贰并肩走在最前方,他凑近身旁的郭不贰说了些什么,郭不贰笑了一下,又立刻绷住脸,要笑不笑别别扭扭的转过头。忽而,她想起了什么,问道:“对了,我们教中人都是一样的红云衣,朱果钗,你是怎么认出是我的?”他向比他还小的郭不贰深深作揖,道:“这其中必定有什么误会。”郭不贰既没人证又没物证,被白蟾宫一通辩白,醒林一通温柔款款的赔小心,自...

2019-07-26 20:02:3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