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我甩了的前道侣杀回来了小说[发如青丝]在线试读

  • 时间:
  • 来源:阅文林语
点击阅读

朝天鼻和长脸青年心里一惊,齐齐抬头。几人张着嘴巴,愣愣的看着仿佛从画中走出的少年,一时忘了呼吸。直到少年清悦的嗓音响起,几人才回了的神志。就在朝天鼻摸上面具往下拽的时候,一声清悦的鹤鸣响彻天际。就见离他们不远处的一颗桃花树下,不知何时出现了一个骑着白鹤的少年。少年一袭白衣,没有任何装饰,墨色的长发用一根素色的丝带随意的束着。一阵清风吹来,点点桃花簌簌落下,落在他飞扬的墨发上,胜雪的白衣上,甚至有一粉色的花瓣调皮的落在了他纤长的睫毛上。少年睫毛轻轻一颤,花瓣才似不舍般飘然落下。这时,祁天远和宁玉也爬了起来。

被我甩了的前道侣杀回来了小说章节试读

《被我甩了的前道侣杀回来了》作者:发如青丝【完结】

彤彤:强强不看。

文案:蓝哲宇身中魔蛊,每月都要承受魔蛊发作时痛不欲生之苦。

为了解除身上的蛊毒,他不得不听从父亲的安排,委身于一身份卑微,相貌奇丑的罗刹族人,这让天之骄子的他成了整个修仙界的笑话。

蓝哲宇对这个罗刹十分不满,他将自己受到的嘲讽都发泄到这个丑八怪身上。

终于,魔蛊解除,蓝哲宇毫不犹豫的将这个被他欺压了数载的罗刹甩掉,并将对方赶出修仙界。

哪想到几年后对方杀回来了。

正当蓝哲宇准备跑路时,看到前夫迈着优雅的步伐来到他面前,声音冷漠的命令道:“跪下!”

蓝哲宇:“……”

内容标签: 强强 情有独钟 仙侠修真 东方玄幻

搜索关键字:主角:蓝哲宇,祁天远 ┃ 配角: ┃ 其它:修仙、升级

第1章

落日时分,霞光漫天。

茫茫的沙道上,一辆由犀角兽拉着的豪华兽车急驰而来,驾车的是两个中年汉子。一人皮肤黝黑,身材魁梧。另一人左脸上有一条极深的刀疤从眉尾延伸至嘴角,手中一把三尺大刀。

“终于出城了。”黝黑汉子回头望了一眼,“建安城查的越来越严,我们的生意也不好做了。”

“现在各大门派都在搜查蓝少主的下落,悬赏那么高,很快就能抓到。”刀疤男专心致志的擦着手中大刀,头也不抬道:“等抓到人后,就不会这么严了。”

听刀疤男这么说,黝黑汉子叹了一口气,“那罗刹心狠手辣、冷酷无情。各方送他的美人,在他身边呆不了多久便见了阎王。听说蓝少主与他有旧怨,若是送到他手里…”摇了摇头,黝黑汉子一脸惋惜道:“不知会被折磨成什么样!”说完又感慨了一句,“蓝少主怎么就招惹了这么个煞星?!”

刀疤男眼中闪过一丝贪婪,“要是让我们碰到蓝少主就好了。”

“是啊。”想到那笔巨额赏金,黝黑汉子心里那点同情顿时消失的无影无踪,“要是让我们碰到,还跑什么劳什子的护送。我肯定拿着灵石,找个仙山,潜心修炼。”

“从建安城贴着的那副画像上看,蓝少主肯定是个难得一见的大美人。”

“那当然,蓝少主的母亲玉仙子可是修仙界第一美人,听说蓝少主的容貌和玉仙子有七分相像。”黝黑汉子神色向往道:“若是有幸一见,也不枉此生了。”

刀疤男舔了舔嘴角,脸上露出一丝淫|笑,“若是让我碰到,我一定要先尝尝味道,再上交宗门。”

“你这副样子,可别唐突了美人。”

“我这副样子怎么了?”刀疤男脸上的刀疤一横,他不服气的点着脸上的疤痕道:“就算再多两道,也比那罗刹长得好!”

传说罗刹族是上古凶兽与人结合后留下的后代,面目狰狞恐怖不说,性情也十分嗜血残暴,喜食修士血肉。最后这一点,不被世人所容,所以在数千年前,便被修士联手灭族。自此,罗刹族只存在于传说中。没想到几年前,忽然出现一罗刹族人,很多人都说这是不祥的预兆,想要将他处置了,不过被天元宗宗主拦下,非但如此,他还让自己的宝贝儿子与那罗刹结为道侣,此举可谓震惊世人。

刀疤男从鼻子里哼了一声,“连那罗刹都可以,我怎么就不行了?”

刀疤男说的在理,黝黑汉子无从反驳,他摸了摸下巴,不解道:“你说蓝宗主那么英明的人,怎么做出这种糊涂事?!”

“谁知道,他要是让蓝少主与我结为道侣,我肯定把蓝少主宠上天。”

两人说的兴起,并不知晓他们口中的蓝少主,也就是蓝哲宇,此刻正坐在兽车上。

车内,蓝哲宇闭目靠在车壁上,听着车厢外两个车夫的谈话,他苍白没有一丝血色的脸上露出一丝苦笑。父亲何尝想将他嫁给那个丑八怪,还不是为了他的身体。

这些年那罗刹也不知遇到什么奇遇,修为突飞猛进不说,还成立了罗刹门。刚返回修仙界,那罗刹便踏平了一个曾羞辱过他的魔门。这个魔门实力强大,无恶不作,那罗刹也算为民除害!

不过这也让各大宗门对他十分忌惮,虽说众修士联手也不是没希望将他铲除,可这样损失也会极其惨重。越是修为高深的修士越惜命,眼看着仙道越走越远,谁又愿意与那罗刹拼死一搏。所以众人商讨一番后,便决定将蓝哲宇献出去,消消那罗刹的怨气。

蓝哲宇自然不会坐以待毙,在各大城邑都挂上他的画像后,他便易了容貌,雇了一辆兽车,出了城门。

虽然此时已经出了建安城,但蓝哲宇的眉头却并未舒展开,想他曾是人人羡慕巴结的宗主之子,如今却沦落到了隐姓埋名东躲西藏的地步。人生真是起起落落,无法预料。

蓝哲宇心中正在感慨,忽听后方传来一声厉呵,“停下!前面的兽车停下!”这声音明显是通过神识传出,蓝哲宇感觉识海被震的一阵嗡鸣。

筑基期就可以神识外放,但传出这么远,且能在人识海中引起激荡的,必然是金丹期修士。他们所在的艮山界属于低等位面,灵气十分稀薄,筑基期都十分少见,金丹期更是凤毛麟角,一个宗门能有三五个便不错了。

听到这声厉呵,两个车夫也是大吃一惊,齐齐回头,就见五个灰袍修士,御剑从天边极速而来。

黝黑汉子和刀疤男忙勒住犀角兽,驱车停下来。

兽车一停下,那几个御剑的修士便围了上来。他们停在半空,目光同时看向兽车。镖局的兽车都有隔绝神识的功效,但阻隔不了金丹期修士的神识。

刚刚呼喝‘停下’的修士站在兽车的正前方,他手中拂尘一甩,“打开车门。”

两个炼气后期的车夫根本不敢反抗,听到吩咐,忙颤抖着打开车门。

“车内的人,出来。”

兽车内,蓝哲宇脸色煞白如纸。五个金丹修士,怕是把整个宗门的金丹修士都派出来了。不过想到自己脸上的面具是门内炼器宗师所制,即便是金丹期修士也难看出端倪,蓝哲宇心里多少有了些底气。

吐出一口气,蓝哲宇起身,撩起车帘,刚踏出车厢,数道神识便齐刷刷的落在他身上。五人仔细观察了半晌,似乎并没发现什么。

蓝哲宇提着的心刚要放下,这时,空中五人忽然纷纷向两侧一退,让出一条路后,齐齐躬身,毕恭毕敬的施礼道:“主上。”

话音落下,一个身长玉立的身影显现出来。他身上一袭玄色长袍,腰间绑着一根墨色龙纹玉带,玉带上挂着一枚龙形玉佩。那临风而立的身姿,宛如海上迎风而起的巨浪,顶天立地,气势非凡。

男子头戴帏帽,看不到他的面容,但蓝哲宇喝了对方数年的血,对那人的气息早已熟悉到骨子里。只一眼,他便知道这人就是那罗刹,祁天远。

在蓝哲宇打量祁天远的时候,祁天远也在专注的看着他。

虽然那厚重的帏帽阻隔了视线,但蓝哲宇却能感觉到对方凝望他时那阴沉如炬的目光,宛如一条藏在阴暗处伺机而动的毒蛇。

蓝哲宇心中慌乱,他用了极大的意志力,才控制住自己没向后退去。凝了凝心神,蓝哲宇看向几人,强自镇定的问道:“请问诸位拦住在下的镖车是何意?”戴上面具后,不只容貌,就连声音都会发生改变,他倒是不担心对方能听出来。

蓝哲宇话音刚落,就见祁天远缓缓向他走来。明明是在半空漂浮,却给人一种行走在地面的感觉,落地有声,带着极强的威压。

祁天远就这么一步一步向蓝哲宇逼近,蓝哲宇看不到他脸上的神情,可不知道为什么,他就是从这人身上感受到了极强的戾气。蓝哲宇心里莫名有些发怵,本能的想后退,可身体却像被施了定身咒一般,动不了分毫。

就在祁天远离他一丈远的时候,蓝哲宇的眉心忽然传来一阵刺痛,他都没看清祁天远怎么出手的,脸上的面具便落入对方手中。

面具脱落的那一刻,众人无不屏住呼吸,眼中是难掩的惊艳。

这是一张美到极致的脸,那双潋滟的桃花眼因受到惊吓,微微睁大,眸中水光闪动,竟是说不出的动人。再配上眉心处流出的一滴殷红血珠,更是妖冶绝艳!

只一眼,便能让人彻底沦陷!

修士经过灵气的洗经伐髓,容貌都十分出色,可像蓝哲宇这般足以倾倒众生的美人还是少见,看着众人的目光都落在蓝哲宇身上,祁天远面色一沉,他衣袖一甩,声音冷漠的命令道:“把人带走。”

“这位是我们九星镖局护送的人。”看到蓝哲宇的容貌后,刀疤男便知道他就是各大宗门要找的蓝少主。虽然面前这几人修为高深,但是想到那笔数额巨大的赏金,刀疤男还是忍不住开口阻止。当然他敢开口,也是仗着镖局势力庞大,一般人劫镖,都只对雇镖的人动手,轻易不会动护镖之人,“还望前辈...”刀疤男话未说完,便发出一声凄厉的惨叫,接着便死不瞑目的倒在车上。

见此情形,黝黑汉子吓得滚落在地。蓝哲宇也是瞳孔一缩,虽然早就听说祁天远心狠手辣,可若不是亲眼所见,还是无法相信曾经软弱可欺的人,如今竟然真的变成了杀人不眨眼的大魔头。

蓝哲宇正心有余悸,突然一阵晕眩感传来,接着眼前一黑,整个人便失去了意识。

***

蓝哲宇醒来的时候,除了浑身无力外,倒是没有其他不适。睁开眼,周围一片黑暗,他不知道这是哪里。好在神识还在,蓝哲宇探出神识环顾四周,发现自己躺在一张石床上,房间里的陈设十分简单,一张大床,一个石桌,石桌上摆放着一个莲花烛台。

看清身处的环境,蓝哲宇微微一愣,没想到他竟然又回到了曾经的住处,确切的说是他疗伤时住的地方。以前每次魔蛊发作,他都会躲到这里,这间石室是父亲专门为他准备的。想到父亲,蓝哲宇心中一阵黯然。

蓝父是天元宗宗主,长得丰神俊朗,犹如谪仙;蓝母是玉女派掌门,风姿绰约,容貌绝世。两人一见钟情,蓝母不顾玉女派掌门必须终生圣洁的门规,私下与蓝宗主偷尝禁果,最后受所修《玉女心法》反噬,命不长久。那时蓝母已经怀有身孕,为了保住腹中胎儿,她服下了魔界奇花魔蛊花。蓝母知道魔蛊花对人体的危害,也知道罗刹族的血液可以压制魔蛊,她也是在先发现了一罗刹族人后,才服下的魔蛊花。

生下蓝哲宇后不久,蓝母去世。虽然从小就没有母亲,但是作为蓝宗主的独子,蓝哲宇的日子一直过的十分顺遂,直到十八岁这年,潜藏在他体内的魔蛊爆发。为了压制体内的魔蛊,蓝哲宇不得不听从父亲的安排,与一罗刹结为道侣。

蓝哲宇容貌绝美,为人高傲,修仙界倾慕他的青年才俊都被他拒绝过,此刻却要委身于身份卑微,相貌奇丑的罗刹族人,这让他成了整个修仙界的笑话,蓝哲宇自然对这个罗刹十分不满。魔蛊一解除,他便毫不犹豫的将这丑八怪甩掉,并将对方赶出修仙界。不过虽然他体内魔蛊解除,但身体也废了,经脉错乱,裂纹遍布不说,丹田也残破不堪,无法积存灵气。如今他修为全无,除了神识还在外,其他和普通凡人无异。

蓝父几年前便辞去宗主职务,外出帮他寻找修复身体的方法,直到现在还没回来,本命玉牌也变成了灰色,生死不知。蓝哲宇虽是前宗主之子,但是现任天元宗宗主与蓝父一直不和,根本不会保他。如今他一身修为尽废,在这弱肉强食的修仙界,没人庇护,便只能任人宰割。

躺在石室中,看着周围熟悉的环境,蓝哲宇有一瞬间的恍惚。待稍稍恢复了一些力气后,蓝哲宇从床上起身,缓步来到石桌旁。黑暗幽闭的石室让他感到不适,不过现在他无法使用御火术,只能用火折子点燃烛台。

红烛燃起的那一刻,蓝哲宇对上了一双幽幽发亮的眼。此刻这双眼正虎视眈眈地盯着他,在这昏暗烛光的映照下,宛如一双凶残嗜血的兽瞳,异常阴森诡异,蓝哲宇惊得退后一步!

“你怕我?”祁天远不知何时出现在屋内,此刻他已经摘下了帏帽,黑发随意披散,左半边脸上戴着一张银质面具,面具上刻着骷髅图案。露出的那半张脸有棱有角,剑眉、星眸、高鼻、薄唇,俊美的宛如仙人。不过蓝哲宇知道,他面具下那半张脸有如地狱厉鬼,比面具上那鬼气森森的骷髅图案还可怕。

罗刹一族身形都格外高大健硕,祁天远更是其中的佼佼者,他往石室中一站,石室内顿时显得狭小|逼仄。蓝哲宇被祁天远周身散发出的强大气势笼罩,就像是被什么凶猛的野兽盯上的猎物一般,他头皮发麻,全身的汗毛都竖了起来。

听到祁天远的话,蓝哲宇勉强扯了一下嘴角,“怕。”

蓝哲宇话音刚落,就见祁天远向他走来,他眸光幽暗,深不见底。脚步缓慢而优雅,像一只凶猛的野兽在不断的靠近自己的猎物,蓝哲宇不自觉的向后退去。然而他还没退出几步,就感觉脚下一空,整个人被拎着丢在了石床上。

一阵晕眩过后,蓝哲宇刚要爬起来,这时,祁天远身形一闪,快速来到床边,伴随着一股强大的威压施来,蓝泽宇膝盖一软,直接跪在了祁天远面前。

还不待蓝哲宇有所动作,祁天远伸手便抬起了他的下颚。

对方手劲极大,蓝哲宇感觉下颚都快被捏碎了,他想挣扎,却发现自己根本动弹不得!

祁天远嘴角弯起一丝嘲讽的弧度,他贴向蓝哲宇雪白的肌肤,轻轻呵气道:“怕就乖乖听话。”说着伸出另一只手,气劲闪过,一滴饱满圆润的殷红血珠从他左手中指的指尖沁出。

祁天远将中指伸到蓝哲宇嘴边,不容拒绝道:“喝了。”

中指血直通心脉,是人的心头之血,乃是全身精髓所在,也称本命精血。人体内的本命精血有限,蓝哲宇修炼数年,也才凝炼出三滴。

本命精血流失,轻则精神萎靡,修为难进,重则修为倒退,甚至陨落。每一滴心头血对修士来说都珍贵无比,不到万不得已,修士是不会轻易动用自己的心头血的。

祁天远让他喝心头血,蓝哲宇觉得这其中必定有什么阴谋,然而此时此刻‘人为刀俎,我为鱼肉’,他根本没办法拒绝。

当那湿滑温软的舌尖触碰到手指的刹那,祁天远顿感一股酥麻从指尖传出,他瞬间绷直脊背,面具遮住了他的表情,但那双眼眸却越发的幽暗,仿佛望不到底的深渊。

蓝哲宇吞咽一口,一股腥膻的血气瞬间充斥整个口腔,他不但不觉得作呕,心中反而升出一股焦灼的渴望。喝了对方这么多年的血,他俨然已经对这人的血上瘾了。

可惜将那滴精血吞入腹中后,祁天远便将手收回,蓝哲宇正有些意犹未尽,就见祁天远手臂一抬,手中立刻出现了一条捆仙锁。

蓝哲宇心中一紧,他一脸防备的看着祁天远,“你要做什么?”

祁天远薄唇勾起,目光似笑非笑的在蓝哲宇身上转了一圈,“本座要送你一份见面礼。”说着,他拉起蓝哲宇的两条胳膊,便往一起捆。

蓝哲宇心里一慌,想挣扎,可想到两人之间的差距,知道挣扎也无用,干脆像条死鱼一般,放弃反抗。

见蓝哲宇如此配合,祁天远目光微闪,他动作利落的把蓝哲宇的两只手捆在一起,然后把绳索的另一端绑在床头的石柱上。

第2章

蓝哲宇原以为祁天远把他绑起来,是要对他做什么。虽说现在的他和废人无异,根本不需要多此一举,不过有些人就是有特殊癖好,尤其像祁天远这种长期被他压迫的人,心里肯定早已扭曲变态。如今一朝翻身,自然要好好折磨他一番。

蓝哲宇已经做好被折磨的准备,可等了半晌,祁天远却只是双手抱胸立在床边,静静的看着他,什么都不做。

蓝哲宇心中莫名不安,他刚想说些什么,这时,身上忽然传来一阵疼痛,开始时很轻微,就像被针轻轻的刺了一下。蓝哲宇常年受魔蛊折磨,每次魔蛊发作他都痛不欲生,这种针扎一样的疼痛对他来说根本不算什么。

完结古代架空小说作者发如青丝《被我甩了的前道侣杀回来了》点评:文章文采盎然,寓意深刻故事情节具有吸引力,人设丰满,力荐阅读!

精彩推荐

猜你喜欢

被我甩了的前道侣杀回来了小说[发如青丝]在线试读

朝天鼻和长脸青年心里一惊,齐齐抬头。几人张着嘴巴,愣愣的看着仿佛从画中走出的少年,一时忘了呼吸。直到少年清悦的嗓音响起,几人才回了的神志。就在朝天鼻摸上面具往下拽的时候,一声清悦的鹤鸣响彻天际。就见离他们不远处的一颗桃花树下,不知何时出现了一个骑着白鹤的少年。少年一袭白衣,没有任何装饰,墨色的长发用一根素色的丝带随意的束着。一阵清风吹来,点点桃花簌簌落下,落在他飞扬的墨发上,胜雪的白衣上,甚至有一粉色的花瓣调皮的落在了他纤长的睫毛上。少年睫毛轻轻一颤,花瓣才似不舍般飘然落下。这时,祁天远和宁玉也爬了起来。...

2019-07-26 20:02:34

这只男鬼要娶我小说[沫小陌]在线试读

既然找到了一点线索,那就只有去当地看看能不能查出点什么了。一下车,苏苑就感觉到不舒服,现在也就六点多,本应该很热,可是镇子上有股阴冷的感觉。直觉告诉他这里有问题。苏苑现在不是很喜欢跟凌天独处,他总感觉自身很危险,是那种不伤及灵魂却触及自身的危险。苏苑看向一旁的凌天,凌天对着他摇摇头表示不知道,看来是指望不上他能想起什么了。跟郭凉告别之后苏苑跟凌天回到家,收拾了一些东西准备去悬案发生地,那里离本市不远,一人一鬼坐了三个小时的客车终于到达目的地。苏苑还没有反应过来,身体就被厉鬼一点一点向上提,那鬼力气很大,张...

2019-07-26 20:02:34

浮雁沉鱼小说[匿名青花鱼]在线试读

那天晚上我一直挂在他身上,像条发/骚的母狗,扭着腰求他饶了我。做完之后,我看着他气喘吁吁的脸,他看着我满身的紫青黑印,谁也没说话。我被他折腾的这么惨,他应该是消气了,在我身上扔了条被子,临走前又看了眼那地上的玉佩,摔上门走了。别说咬下那东西,我觉得我下巴已经脱臼了。他憋着火,对我的各种姿势照单全收,还疯狗似的乱咬人,险些啃掉我好几块肉。想来我也是贱。若是宵小至极,趁着这救命报恩的名头,与他鱼水一番,勾的这小太子为我意乱情迷,日后必然是荣宠加身,在京城继续横着走。...

2019-07-26 20:02:34

收一下獠牙谢谢小说[而苏]在线试读

“当然。”乔希坦言,他将两只手交叉抱在胸前,气鼓鼓的样子像一只竖起刺的刺猬。“祖母。”乔希撇了撇嘴,搅动着自己的手指,“她根本不喜欢我。”“除了祖母。”“乔希,过来。”德温特夫人向乔希伸出双手,将他抱到自己腿上,“你看上去不太开心啊,宝贝。”“是什么让你闷闷不乐呢,我的小乔希?”德温特夫人大概可以猜到原因,但是她看到书籍上面写道,这种坦率的交流有利于促进母子之间的感情。她的祖母似乎总是在强调他生病的事情,甚至说,一开始告诉乔希他在发烧的就是他的祖母。“我才不是豆芽菜!”乔希总是这样回复她,乔希讨厌别人说他...

2019-07-26 20:02:34

我的守护兽是魔王小说[菲尼克斯]在线试读

赫德雅并不像其他那些生活在玛德特顿区的贫民们那样畏惧贵族,敬畏魔法,至少他能平静地面对帕尔默男爵,对他的敬重,只限于手下对主人的敬重而已,或者是多了份朋友之间的友情,知己之间只有你懂我的那份心有灵犀,但自那晚以后,也渐渐泯灭无踪。最后赫德雅总结,最会翻脸不认人,做些过河查桥之事的也就是那些自诩高尚的贵族们。然而此刻,身陷于如此多的贵族之中,被异样的目光瞩目着,赫德雅终究难以保持先前的平静,不是因身为平民的低贱,而是不知所措的慌张。赫德雅自小最受不了的就是别人的鄙视,无论其身在何处,陷于何事,都无不坚守着自...

2019-07-26 20:02:34

养什么不好非要养蛇小说[风浔ensy]在线试读

“早就布下结界了,”阎酆琅恨铁不成钢似地瞪了一眼玄青辞,轻嘲道,“等你想起来,那一百多号人都死绝了。”阎酆琅见他神情失落,抬眼望向桃源村,叹了一口气,道:“去找水源,人不可一日无水。”这语气落到阎酆琅耳朵里,似是有些小心翼翼的意味,他意味不明地瞥了一眼玄青辞,哼哼着:“自是当然,你法力这么弱,要是一不小心死了,我还得费工夫收你。”玄青辞知道自己理亏,脸上火辣辣一片,忽地又想起了什么,说道:“糟糕,这是调虎离山之计,乱石那……”玄青辞垂下眼,有些失落,暗自愤恨自己为什么没有多考虑一点。二人走向柏树林,阎酆琅...

2019-07-26 20:02:34

被全星际追捕小说[夜阑妖歌]在线试读

“别那么急赶我走啊,”巴克斯翘着二郎腿坐在沙发上,“你不是想知道妖种的世界吗。”“难得遇上你这种性格的妖种,”巴克斯目光复杂,“在跟你科普妖种世界前,我想问问是谁养你长大的?”“难怪。”巴克斯道。时间转眼过去三天,野狼已经可以自由活动并且动用妖力隐藏自己的妖种样子,季安就下了逐客令。“你终于愿意说了?”季安听这家伙终于愿意说,脚步一转,走到巴克斯对面坐下。“那群家伙有不公开的实验室,你不想被抓去当实验体吧?”“有个传说,在古代,吸血鬼和妖怪与人类共存……”...

2019-07-26 20:02:34

特殊社情管理局小说[白桃苏打]在线试读

但那都是之后的事了。完成了和其他部门的交接工作后,路屿接上了聂闻溪,也算是圆满地完成了自己的工作,可以带着两个下属回去了,夏心悦中途下车,所以他们一并将她捎了回去。路屿降下车窗,对着夏心悦道:“心悦,你的眼睛很特别,有没有兴趣加入我们社情局?”一辆被妖魔隐形的车辆,最终,在一个弯道处发生了侧翻。路屿击毙了变色龙之后,夏心悦就蹲到一旁吐了,她以前连只鸡都没有宰过,现在却眼睁睁地看着一只变色龙被子弹击得血肉横飞。即便她仍然坚定地认为变色龙精有错该杀,可直面死亡,还是让她觉得非常不适。“那等你毕业,考虑来投奔我...

2019-07-26 20:02:34

安全撞鬼指南小说[R先生的猫]在线试读

插入书签轮椅攻了解一下,轮椅...p...a...l...y(这个只能脑补了宝宝们请自助——————如果不是玻璃门窗忽然被层层叠叠的黑影包围的话。作者有话要说:路翀:你的名字就没有取好——执冰者凉凉空荡荡的咨询室,仅在办公桌对面放了一把椅子。...

2019-07-26 20:02:34

主神决定去死小说[质谱仪]在线试读

他亦步亦趋走在林佩身后,去碰林佩的手,却被避开。 只见男孩白软软的小脸上绽放甜甜的笑容:“我听到他们怎么说你了,他们不是都不想和你组队吗?那不如我和你一队。” 倪子蛟说“林哥哥”的时候,心里差点笑破功。 林佩没看他,将匕首插回腰间,走出房间,倪子蛟赶紧跟上去。 比他高大得多的少年回望他一眼,示意他说话。 林佩被队友扔下,心里必定有所不满。倪子蛟抓住漏洞用语言刺激他,在逼迫他和自己站同一战线之余,更有种讽刺的味道。 来者不善。...

2019-07-26 20:02:3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