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只男鬼要娶我小说[沫小陌]在线试读

  • 时间:
  • 来源:阅文林语
点击阅读

既然找到了一点线索,那就只有去当地看看能不能查出点什么了。一下车,苏苑就感觉到不舒服,现在也就六点多,本应该很热,可是镇子上有股阴冷的感觉。直觉告诉他这里有问题。苏苑现在不是很喜欢跟凌天独处,他总感觉自身很危险,是那种不伤及灵魂却触及自身的危险。苏苑看向一旁的凌天,凌天对着他摇摇头表示不知道,看来是指望不上他能想起什么了。跟郭凉告别之后苏苑跟凌天回到家,收拾了一些东西准备去悬案发生地,那里离本市不远,一人一鬼坐了三个小时的客车终于到达目的地。苏苑还没有反应过来,身体就被厉鬼一点一点向上提,那鬼力气很大,张

这只男鬼要娶我小说章节试读

《这只男鬼要娶我》作者:沫小陌【完结+番外】

文案:痴情攻vs主动受。

本文人物不多,写法不好,但是坑多,看文的小伙伴慎入。

苏苑是一个想平凡却不普通的年轻人,最大的梦想就是两点一线的生活,上班跟回家,可是纯阴体质让他不得不去做一些事情,就是每天被一些小鬼叫去帮忙砍树跟修坟,然后遇到“他”之后,一切都变了,这只男鬼竟然要娶他,难道自己帅到把一只男鬼都掰弯了?

作品标签:前世今生,情有独钟,灵异现代,虐恋,双洁。

第一卷 现世篇 第一章 初遇

深夜,路灯巷,一个身影从一间美发店探出头,他左右看了两眼,见四下无人才整理了一下衣服大摇大摆的走了出去。

每次下班都这么鬼鬼祟祟的,苏苑其实也不想这样,只不过没有办法,他从小体质弱容易见鬼。

记得小时候他父母告诉他,他刚出生的时候,额头有朵红色的莲花,那朵莲花看起来妖艳无比,后来有个和尚上门说那个孩子属于纯阴体质,会招来许多厉鬼,能让厉鬼还阳,也就是说厉鬼可以占领他的身体,踢出他原本的灵魂,借尔得到重生,只不过厉鬼重生也只为了杀人。

小苏苑的父母一听自己的孩子会招厉鬼觊觎吓得连忙求和尚想办法救救自己孩子,其实一般来说,会有人觉得这个和尚是个骗子,只不过夫妻两人知道那和尚所言非虚,因为苏苑出生没多久,他家门外一到晚上总能听到一阵阵又哭又笑的声音,有时候外面明明没有风,屋内的门窗却莫名其妙的开了,还时不时的会看到满屋起飞的刀具。

那个和尚没有多言,只说苏苑的命是如此,如果没有大的机缘,也就能活到25岁,在此之前,因头顶有血莲的关系,厉鬼不能侵占他的身体,不过有两点要注意。

第一,在机缘出现之前,必须保证自身为童子身,因为他本身阳气就弱,如果在破身,阳气外泄很可能会被鬼侵占。

第二就是多行善事,这里的善事不是平常的扶老人过马路或者是帮助弱者之类的,而是阴善,也就是帮助普通的鬼,对于鬼来说,他们有很多人类能做到,他们却做不到的事。阴善集多了,会对日后机缘有很大帮助。

那和尚走后,小苏苑也跟父母过着平静,却也刺激的每天。小苏苑额头的血莲在他一岁的时候就已经看不见了,不过他却能看见鬼,每天都跟一些小鬼嘻嘻哈哈,苏苑的父母也是胆战心惊,直到十五岁那年,他父母出了事故,双双去世,这平静的日子也算到头了。

都说血浓于水,对于亲情血缘,没有什么能比这关系更亲密,只是这些都是在他父母活着的时候,他父母死后,那些亲戚都把他当成拖油瓶,很怕沾手上甩不掉。

他家原本不算特别富裕,父母去世又给了一笔抚恤金,在邻居的照顾下苏苑读完了高中,上大学对他来说,无疑是奢侈的。

高中毕业他就去学了美发,直到24岁那年,他把家里的房子卖了,换成了一间60平米的一居室以及一家店面,现在的他,遵照那个和尚的话,每天都集阴善,每天下班都会被鬼叫走,不是帮东坟砍树,就是帮西坟修墓,有时候累到躺在坟边上就睡着了,早上起来还会吓到来附近扫墓的家属,不过这都已经成了日常。而这日常,就过了好久。

今天的苏苑实在太累了,店里生意稍微好了一点,让他有钱雇几个员工,有时候忙到半夜,就像今天,都半夜十一点半了,他才结束一天的工作。他这个老板也算亲民,在这打工的都是十八九的孩子,累了一天了,收尾的工作他也就自己来。

今天的夜好像比往常黑了一点,头上没有月亮。风吹的树叶沙沙作响,让他的心里有点发毛。他现在只想回家洗个澡,好好睡一觉,实在不想去帮鬼做事了。他从口袋拿出手机照亮,一边走,一边打着哈欠。

记得很久以前,有一只鬼告诉他,在鬼的眼里,他是发光的,就像太阳光一样,让他们觉得温暖,所以才会有无数的鬼来找他,只不过就像太阳一样,虽然温暖,却不能靠近,鬼也是这样,享受这温暖,离得太近也怕自己渣都不剩,一直都保持着安全距离。

搬家也有一段时间了,离店面也不远,五分钟的距离苏苑硬是走了半个钟头,苏苑是个路痴,记性不是很好,每次回家都会绕好久。

在他读高中的时候,大多数迟到都是因为迷路,不过他自己也习惯了,只不过今天有点不对劲。

苏苑走了半个钟头,仿佛还在原地打转,他连续路过自己家店面三次,第四次他终于认识到,自己遇到鬼打墙了,有时候他因为太累,不想去修坟,有的小鬼就会捉弄他。

“这位鬼大爷,我今天真的好累啊,你也看到了,我才下班没多久,现在去帮你的忙,估计明天也修不完啊,等我明天不上班在帮你好不好。”

这么多年的见鬼经历也让他知道该如何跟鬼打交道。苏苑面前渐渐出现一个身影,身材消瘦,却也笔直,看身材,应该是一只男鬼,不过这只鬼周身的怨气大的惊人,这么说吧,苏苑这25年来,遇到的所有鬼的怨气加起来也不及眼前的这只。

苏苑刚要上前去,只见那鬼慢慢回头,怨气大到根本看不清脸,然后一瞬间,那鬼变到了自己面前,单手掐着苏苑的脖子慢慢往上提,苏苑脑子一片空白,他一直以为鬼都是像他平常见到的那样和蔼,第一次碰到厉鬼让他手足无措,就在他以为自己真就活到25岁的时候,那鬼便把他扔了出去。

苏苑被摔在地上,猛烈的咳嗽起来,那鬼走到苏苑面前,低头看着他,在与他视线对上的一瞬间,苏苑发现刚才还一脸凶相的他,现在脸上确实无尽的悲伤。

苏苑起身,疯狂的朝着家的方向跑去,他这次真的怕了,这只鬼不一样,至少比他遇到的那些都要可怕,他前几天刚过完25岁的生日,难道就真的如和尚说的,活不过25岁?

他跑了一圈,发现自己还在店面附近,也就是说,那鬼没打算放过他,身后一阵阴冷袭来,苏苑回头大喊道:“你到底想怎么样,我与你无冤无仇,你就这么想要我的命么?”

苏苑眼前出现一片浓雾,浓雾中,一席黑色身影身影再次出现,苏苑彻底绝望了,那只鬼应该不会放过他的,想开了,也就不怕了,这25年来,每一天都知道也许会有今天的结果。

就在苏苑等着最后时刻到来,闭上眼睛心里骂自己没有好好享受人生,没有交过女朋友的时候,前方却一点动静也没有。

苏苑睁开眼睛,发现那只鬼单膝跪地,手捂着胸口,仿佛很痛苦的样子,他心里虽然害怕,可是人类的好奇心趋势他走上前去看看,不料那鬼抬头看了他一眼,似乎很安心,最后倒了下去!​​​

第二章 大哥,我是直男

拖着疲惫的身体回到家,看着床上躺着不知死活的男鬼,苏苑给了自己一个打耳光,怎么就把他扛回来了呢?这不是自己找死么?可是这么多年跟鬼相处下来,他也知道鬼是很可怜的,特别是阴寿特别长的鬼,他们每天活的都煎熬,有的甚至想找个替身代替自己受苦。

苏苑摇摇头,不在想这些,既来之则安之,这么多年攒的阴善也应该让自己死后不用受太多苦。他脱下衣服,转身进了浴室。

虽然现在的房子不比之前,不过一个人住也算够用。苏苑躺在浴缸里,热气让他的脑子有些迷糊,他不明白那只男鬼既然想杀他,为何又漏出极度悲伤的眼神,如果不想杀自己,他又穷追不舍,说他想杀自己,在掐住自己后又放开,可能有病?

泡了一会,苏苑觉得不太安心,如果那只鬼现在来杀自己,那不是死了连脸都没有了,想了想还是决定不泡了。从浴室出来,苏苑只穿了身浴袍,他虽然对这只鬼没有好感,可还是放心不下,转身去厨房拿了两根香烛和两根香,回到卧室的时候,那鬼还是原来的姿势,躺着床上双眼紧闭。

鬼是不用睡觉的,有的鬼睡觉只不过想保留他们生前的习惯,以至于让自己不会太无聊。

苏苑走到床边想叫醒那只鬼,谁知手还没碰到,那鬼突然起身,他周围强大的怨气直接把苏苑击飞,苏苑摇摇晃晃的爬起来对着那鬼说道:“我说这位鬼大哥,你要杀我我不跟你计较,但是你不用这么防着我吧?只是叫你起来吃点东西,不至于把我弹飞啊?”

苏苑起身后坐在旁边的凳子上,不住地揉自己胸口,疼,真TMD疼啊!

那鬼看了他一眼,又看向床边的香烛,呆呆的不动也不说话,就这样过去十分钟。不是苏苑不想说话,现在的他有点后悔把这只鬼扛回来,现在他希望这只鬼没注意他,自己走掉。

这时,那鬼从床上一点一点飘到他面前,此时苏苑的心凉半截,冷汗直流,心道“这下完了”那男鬼飘到他面前,痴痴的说道:“我娶你可好,流苏?”

苏苑吓得从凳子上跳了起来,此时苏苑内心一万头草泥马飞奔而过,那男鬼的声音很好听,类似于默读时候脑海里出现的声音,让人听了不会觉得厌烦,娶他?我靠,老子虽然没交过女朋友,但好歹是个直男,一个男鬼在他面前说要娶他?开什么国际玩笑?流苏?谁是流苏?

“鬼大哥,咱不说人鬼的问题,就凭咱俩都是男人,你觉得娶我合适么?你是不是认错人了,我叫苏苑,不叫流苏”那男鬼不理会他说了什么,一只手抱住了苏苑,一只手抬起苏苑的下颚便吻了上去。

苏苑这时候是真的慌了,也不知道是离得太近的关系,当他看清那男鬼的相貌的时候,心里一惊,这长相要秒杀多少小鲜肉啊!肤白若雪一看就知道是大户人家的公子哥。

男鬼的舌头灵巧的进入苏苑的口腔疯狂的索取,不过苏苑从未有过经验下意识的憋住气,任由那男鬼对他调戏,手还不断在他身上游走,直到感觉自己要窒息,苏苑才从震惊中缓过神推开那只男鬼吼道:“你是不是有病?我说了我不是什么流苏,我叫苏苑,而且还是个男人,你听不懂么?”

苏苑紧紧贴着墙,只见那男鬼原本悲伤的表情渐渐变成了愤怒,男鬼冲上前去死死抓住苏苑的肩膀说道:“我都承诺娶你,为何你还这般对我?”男鬼的指甲很长,在抓住苏苑的时候,苏苑的肩膀就流血了。

苏苑忍着疼痛道:“我说了,我叫苏苑,不叫流苏。”仿佛闻到了血腥味,男鬼突然松了手“也对,现在的你叫苏苑,不是我的流苏了”男鬼的声音出现了前所未有的悲伤,苏苑不知道为什么,总是对他放心不下。

“我不知道那个叫流苏的对你有多重要,不过你要是同意,我可以帮你打听,一来可以帮你完成心愿早日超脱,二来我自己也可以集点阴善怎么样?”苏苑还是紧贴墙面没敢动。

“原来你是用这种方法来破纯阴体质的,不过你的金光之身以破,日后必会有邪魅厉鬼找上门,你都自身难保,又如何帮我?”男鬼以玩味儿的口气说着,仿佛在嘲笑他的自不量力。

苏苑蒙了,他知道自己在鬼的眼里如同太阳一般,一般鬼怪都不敢靠太近,所以他才无虑的活到今天,可是现在听那男鬼之言,说他金光不在,那不是活不了多久就要凉?

“为什么会这样?和尚说我可以无忧无虑的活到……25岁…”是啊,他可以无忧无虑的活到25岁,只不过前不久刚刚过完25岁的生日,和尚说的机缘也不知道是什么,恐怕自己等不到机缘了。

“方才在巷里,如果没有我,你早被邪魅夺体,25年保命期限已过,你又没有自保能力,看你与流苏有九分相似的份上,本少爷才救的你。”听着他说自己与流苏有九分相似,苏苑心里不知是何滋味,原来竟有九分相似,难怪会认错。

“你说在巷子里是你帮我,可是我分明看到是你掐住我脖子,然后把我扔出去的!”男鬼笑了笑说道:“巷子里那邪魅引你进入结界,鬼打墙时见你方寸大乱又趁机进入你身体,我若不以怨气灌入,你早就去过你的阴寿了。”此时苏苑完全忘记疼痛,原来他不是要杀自己,原来如果没有他,自己早就死了,这真是天大的误会了。

“那我们合作,你保我性命,我帮你找人,啊不,找鬼怎么样?”男鬼一挑眉,一种蔑视的口气问道:“你既不是流苏,又有何资本与我谈条件?如若不是我刚破阵出来,怨气不足认错了你,我怎会救你?”

“我虽然不是流苏,可是我能见到鬼,而且看你的样子,似乎是百年前的人,你又说刚出阵,恐怕一时半会不适应现代社会,人海跟鬼海都茫茫互相帮助不是也挺好,更何况看你也不像有坟的主,就在我这不是省了不少麻烦么?”

男鬼听了沉思一会,抬头说道:“好,本少爷答应你,你我合作,我保你性命,你找我恋人。”苏苑一笑,这就对了,所谓双赢也不过如此。

“我叫凌天,字子阳,m国人,我恋人叫陌流苏。”原来他叫陌流苏啊,挺好听的名字……

第三章 这个世界,变了

南方的初秋还是很热的,但是苏苑的家里就跟冰箱一样,让他被冻醒。睁开眼睛迷迷糊糊的苏苑看到床头一身黑衣,还以为是黑无常,吓得他抓着被子往后撤,不过身体贴到冰冷的墙面让他瞬间就清醒了。

“早啊天哥!”苏苑一边搓着眼屎,一边懒洋洋的打招呼。鬼是不用睡觉的,昨晚他跟苏苑约好互相帮助,可是这货竟然睡到午时,凌天一个鬼孤零零的等了他这么久,要不是说可以帮忙找流苏,他早就把这个懒虫撕碎了。

“还打算睡么?本少爷可以让你长眠!”一句话而已,却让苏苑感觉到杀气,周围似乎又降了好几度。苏苑连滚带爬的冲进卫生间一顿洗漱,又换了身牛仔决定先去店里交代一下。

他的店开了一年了,最近客人才开始多了起来,但也不是非他不可,他雇的几个小员工一个比一个能说,一个比一个会说。简单交代几句自己这几天可能不会上班后,一人一鬼就从店里出了。

一路上苏苑有点窃喜,C城是公认的热,自己身后跟着一只鬼,让他周边的温度变得舒适不少。

“流苏是个什么样的人?又是怎么死的?”

问这些并不是好奇,人生前做过多少坏事可以觉定他死后的阴寿长短,有的人生前做了一辈子坏事,一件好事没有,那么他死后的阴寿就可能会有几百年甚至更久,当然了这还取决于这坏事有多坏。

“流苏很善良,没做过坏事,可是我不知道他是怎么死的。”

凌天努力的回想过去,可是越努力,越是发现脑子里一片空白,就跟看一个字的时候,越是努力看,就发现这个字不太像自己认识的那个字了。

“不是吧天哥!你想不起来让我怎么找啊?他的死法是可以决定他能否投胎跟投胎地点的,你在好好想想。”苏苑揉了揉眼角,看着努力回想的凌天不在说话,不知不觉的走到了C大学。苏苑给他高中的死党郭凉打电话,没一会郭凉就大摇大摆的出来了。

“我正想着要去你那剪头发,没想到苏大老板就上门服务了哈哈哈。”郭凉拍了拍苏苑肩膀,苏苑却疼的一咧嘴,昨晚虽然简单处理了一下伤口,可是还是疼,钻心的疼。既然凌天现在想不起什么,那就只有一个办法那就是找史书,看凌天的装扮不像官家子弟,却也是个有钱的主,正史没有就从野史查,实在不行还有地方志。

郭凉是他高中同学,两个人关系好到可以穿一条裤子,知道苏苑命格不好之后就总是陪在身边,高考的时候苏苑成绩本来可以跟郭凉去一个大学,可是苏苑家里的变故让他放弃了学业,现在郭凉大学毕业就在学校当实习教师。而这所大学的历史资料特别全,所以苏苑来找他。

“凉子,我的情况你也知道,好巧不巧的过完25年的安逸人生,现在来请你帮忙了。”郭凉拉着苏苑的胳膊走进学校,一路上听了苏苑昨晚的遭遇深表同情,高中时他们就是朋友,偶尔也跟着一起去砍树修坟,当然也知道苏苑的命格,他虽然朋友多,但像苏苑这样彻头彻尾悲惨的人他还是第一个遇到,有时候想想还是蛮刺激的,男人的通病喜欢找刺激。

来到图书馆,苏苑对着凌天说道:“你是M国人,也就是五百多年前的人,那你出生在什么地方?”苏苑可以看到凌天,但是别人不能,在郭凉的眼中,苏苑就是在对空气自言自语。

完结+番外古代架空小说作者沫小陌《这只男鬼要娶我》点评:情节生动,文章有波澜,读起来深受教益.人物的活动描述得也具体,真实可信,生动有趣,全文结构紧凑,完整,文笔也较流畅.推荐阅读

精彩推荐

猜你喜欢

拥有位面商铺的秋缘小说[浅墨残香]在线试读

“等我回来就知道你能不能做到,说的话是不是放屁,”秋河道,“把书房里的书都给我抄一遍,休想偷懒,”秋缘屋里的丫头翠儿,一个年约莫十五岁左右,梳着两个发髻,上头还带着廉价的绢花,端着碗要进来,轻声细语的唤道,“少爷,药来了,”“出去!”秋缘立即道,那感觉恨不得当场立誓一样,“做得到,绝对做得到,”说完,秋河就甩袖而去,秋缘哀叹了一声,将张脸埋进软软的棉枕头中,秋缘喝道,“出去!”第4章...

2019-07-26 20:02:29

实习灶王爷小说[岂无衣]在线试读

李元钦长久地看着眼前这页书,似乎是遇到了什么麻烦,微微拧着眉头,不能顺畅地读下去。“还有什么红豆团子,芝麻糖,白米糕,与我一同上天的同僚都吃的不爱吃了,兴许人家闻见味道都想吐了,可我连是什么味道的都没尝过呢。你说我惨不惨!”张清岚越说越觉得自己的凄惨人生简直人神共愤,于是哭得更大声了,仗着没人能听见,干脆一屁股坐在桌子上毫不顾忌形象的嚎啕大哭。张清岚哭着哭着又累了,整张脸上鼻涕眼泪混在一起,难看的很,不过好在无人看见,就随它邋遢着去了。他越说越委屈,蹲在李元钦的桌子上呜呜地哭了起来,“你这个人真的好过分,...

2019-07-26 20:02:29

皇太子的恋爱哲学小说[原恶哉]在线试读

甲男:「我认为天后对此已经有所戒备,她近年来不断扩充禁军的人马,而且也安排武艺高超的人随侍在侧,要发动流血政变使天后丧命退位是不可能的事。」——为何唐朝的中文如此高深莫测?甲男:「我认为扩大私军势在必行,前日我和郎君探讨暗中募集私军的方法,可先前受到来俊臣的影响,没多少人有意愿为皇室贵族做事。」乙男:「切莫小看太子妃的能耐,越是美艳的玫瑰越是有刺,那令人不寒而慄的剧毒眼眸,总能窥见他人毫无防备之刻,腐蚀全身。」乙男:「尊贵的皇室血脉因利欲薰心而互相侵蚀,此世恶道如地狱红莲绽放,真是杰作。」谢天谢地,乙男正...

2019-07-26 20:02:29

定山河小说[浅书清都 ]在线试读

虽说他穿越过来也有些年头的,该适应的地方也都差不多适应了,但还是时不时就会想些有的没的。虽说事业有所小成,房子车子都有了,但再怎么样也比不过这里啊。他那不过是个三层小别墅,现在住的这可是依山傍水风景区!胡樾立刻又觉得十分心塞。胡樾趴在窗边吹风,有些蔫蔫的。其实自从到了这里鸠占鹊巢之后,胡樾的生活改善了不知一点两点。他没穿越之前的日子过得像老黄牛一样,每天忙得恨不得上天。唯一不同的是老黄牛每顿吃的是草,而他一旦忙起来了连草都来不及吃……胡樾在心里给这俩小人各加了一分,暂时维持平局的战况。胡樾坐在桌边,指着桌...

2019-07-26 20:02:29

世界第一度假村小说[panther]在线试读

唐淮穿上鞋子,踩在刚才的黄土上,脚底板有些微凉,不过还在能在接受的范围内。等适应的差不多后,唐淮朝山谷顶端的方向走去。唐淮刚刚晒太阳的时候已经决定好,先看看岛上有没有游客。要是没有,他就想法设法在最高处堆个‘SOS’的求救信号,然后钻木取点火……希望有路过的船只和飞机看到吧。在爬上山谷的那一刻,唐淮再次意识到了自己的不同。唐淮再次给自己点赞,在盛泽的时候,他也没发现自己的身体素质这么好啊。唐淮没有目的地,不过呆在这里是不可取的。唐淮感受了一下身体,不显疲惫。紧接着,唐淮又跺了一下脚,要不是脚下有凉意传来,...

2019-07-26 20:02:29

星际雌虫穿成乡村哥儿小说[日进斗金]在线试读

河水静静流淌,没有一丝涟漪,月亮高悬天空,在河里投下圆圆的倒影。高高的鼻梁,大大的眼睛,麦色的皮肤和因为瘦削显得过于棱角分明脸颊,眉心还有一颗红痣。除了太瘦了一些,自己这模样可比那个阴柔的白禾要顺眼多了啊!白术惊喜的一蹦三尺高,仰天长笑三声。白术一路小跑,来到河边。他跪在河边,看河水里印出自己的倒影。只要他抓紧锻炼,再打拼出一片家业。以他的能力,绝对有信心可以赢得那雄性的心,给他提供最好的生活!她们摇了摇头,有些同情的议论道:“你看看那边的哥儿,好像是白老大家那个,天天干活糙的和个男人一样,现在都有些疯了...

2019-07-26 20:02:29

我被反派拱上皇座[星际]小说[闻鲸歌]在线试读

“他根本就不在乎父亲!父亲还让我来看他……”迪欧蜷缩在巷子里,埋着头像只尽力竖起背毛的幼猫,无助地怒吼着,“那也是他的父亲、他的家族啊!他怎么可以……怎么可以……”“他理解什么!他要是真的理解,为什么没有一滴眼泪!为什么还要留着那个杀手!”迪欧怒目圆睁:“那现在呢!”“迪欧少爷,雷哲少爷并无恶意,他只是想你能尽快振作起来。”雷蒙德单膝跪在少年面前,柔声道。“迪欧少爷,你的悲伤和愤怒雷哲少爷并不是不能理解……”雷蒙德耐心地解释却并没有取得任何效果,世界观停留在非黑即白阶段的少年完全听不进去,情绪激烈地驳斥道...

2019-07-26 20:02:29

一世千秋小说[邢风风风风]在线试读

“那你记住,他们一族的人多多少少会有一些‘白化’的迹象,尤其是在这头发上,有那么些白色的发丝,可以确定是长坷族无误了。”“如果放任他们不管,迟早会波及到整个师门,你这些日子就别轻易下山了,在这好好背书。”任老头起身,带着他的两位师兄出了门 “小黑狗你可看好了,若是出现什么意外,格杀勿论。”“小黑,你说小流氓被师兄他们抓着了会怎么办。”“他带着面具,包得严严实实的,想看都看不见。”“看见他们要把他们赶出去吗?”秦琅睿脱了外衫滚上床去,看着自己没有一点伤口的双手:“他很强,你知道法印是我们施术的关键,他能够一...

2019-07-26 20:02:29

十里人间小说[老草吃嫩牛]在线试读

既然老祖宗赏饭吃,那么就集体动起来吧。五百年摇摇欲坠的老屋,换漂漂亮亮的现代化房屋,能住到更好的地方去,谁愿意守着满身是补丁的老屋子呆着呢?四太太一张一张的抿着毛票的边角,抿好,又用皮筋仔细的按照面额扎起来。常青山石窟一出,举世震惊,没多久,那里就成了世界级的重点文物保护单位,跟籍道太祖陵社会地位也差不离了。一时间,政府衙门动起来了,财阀也动起来了,世界级的,国家级的文物单位也来了,郡里规划局也做了旅游城市的初步规划。想到这里,江鸽子抬起头对段四太太说了句:“嫂子,我要是您,我就不换!”四太太闻言,数钞票...

2019-07-26 20:02:29

我诈死后再遇殉情未遂的魔尊小说[梦里长安躲雨人]在线试读

边说边给白蟾宫递眼色,又是飞眼刀又是威胁,白蟾宫不情不愿的解释了一通,赌咒发誓真不是自己干的。一行人边说边行,醒林使尽浑身解数万种本领,终于哄得这位不贰师妹化怒气为淡淡微笑。醒林和郭不贰并肩走在最前方,他凑近身旁的郭不贰说了些什么,郭不贰笑了一下,又立刻绷住脸,要笑不笑别别扭扭的转过头。忽而,她想起了什么,问道:“对了,我们教中人都是一样的红云衣,朱果钗,你是怎么认出是我的?”他向比他还小的郭不贰深深作揖,道:“这其中必定有什么误会。”郭不贰既没人证又没物证,被白蟾宫一通辩白,醒林一通温柔款款的赔小心,自...

2019-07-26 20:02:2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