浮雁沉鱼小说[匿名青花鱼]在线试读

  • 时间:
  • 来源:阅文林语
点击阅读

那天晚上我一直挂在他身上,像条发/骚的母狗,扭着腰求他饶了我。做完之后,我看着他气喘吁吁的脸,他看着我满身的紫青黑印,谁也没说话。我被他折腾的这么惨,他应该是消气了,在我身上扔了条被子,临走前又看了眼那地上的玉佩,摔上门走了。别说咬下那东西,我觉得我下巴已经脱臼了。他憋着火,对我的各种姿势照单全收,还疯狗似的乱咬人,险些啃掉我好几块肉。想来我也是贱。若是宵小至极,趁着这救命报恩的名头,与他鱼水一番,勾的这小太子为我意乱情迷,日后必然是荣宠加身,在京城继续横着走。

浮雁沉鱼小说章节试读

《浮雁沉鱼》作者:匿名青花鱼【完结+番外】

第1章

我的父亲死了。

我与他是没什么感情的,甚至连他的样貌也不大记得。

长到十岁,只见过父亲几面,多是他远远地坐在龙椅上,我则躲在母妃身后,看着他冷冰冰的面孔,不敢上前。

他一向是不大喜欢我的。

父亲崇武厌文,喜欢我那些英气勃勃的哥哥们,我这样胆怯懦弱的皇子,他心中大体是不痛快的。

就像他不痛快多年来依附梁国。

因此十二年前,他将我送来梁国做人质。

可是现在,我父亲死了,几个哥哥都死在多年前那场与梁国的战争中,只留下我这么一个质子,被人三催四请地回去继承皇位。

我想父亲一定是含恨而终,吐血而亡的。

使臣不日即将进京,我将手中的信折了折,放在火盆里烧掉。

梁国对我应是放心的。

我十岁便来了梁国京都,做了十二年人质,日日都是花天酒地的招待,生生要将我养废了便是。

这样一个胸无点墨的傀儡皇帝,再好不过。

拢了拢身上的袍子,我摸了摸手中的木块,发呆想着下一刀如何来雕。

梁国的手段,我总是配合的,书不多读,亦不学武,终日画些花鸟美人,刻些木雕玩意儿,许是我真有些天赋,竟有了些名堂,引得许多风雅人士慕名而来,梁国见我如此,更是放心。

方才这信,便是宫中眼线来报,梁国皇帝已是决意让我回到故国去。

多日来惴惴不安,已做好了逃命的打算,现下终于安心,我长吁出一口气。

刚落了两刀,忽然下人急报,说是太子殿下来了。

我放下刻刀,将雕了一半的小木块放在架上,转过身,一个披着黑狐大氅的人已是站在面前。

他多是如此,来我这儿从不等人通传,也无人敢拦他。

我为他解开披风,眼前一花,身上沉重,便被压在榻上。

他心中不痛快,手劲也比往日狠了许多,只剥了我的裤子,便在我身上动作起来。

我咬牙忍着,小心侍奉,心中知道,若是要离开梁国,万不能此时开罪于他。

梁国皇帝不似我父亲那般风流,两个儿子都是皇后所出的嫡子,小的那个刚刚开府,大的这个便是压在我身上的人。

我与这梁国太子初次见面,就知道这人是个极难对付的。

小小年纪,看着笑意融融,眼神却总是冷冰冰的,举止得体进退有度,从不出一丝差错,与他父皇一个模子刻出来。

从不出错的人,最是可怕。

比如他的父皇,几年前杀死了我所有的哥哥,还将我叫到殿前,问我心中所想。

我自然是当朝痛陈父亲和哥哥们的不臣之罪,满朝文武听罢,自然是瞧我不起,猜我为了保命,骨气尊严也丢到一边。

其实我心中确是这么想的。

父亲和那么多哥哥,我没见过几次的,不自量力蚍蜉撼树,兴兵北上愚蠢透顶,为何要为了这些人,将我的性命也赔进去。

梁国皇帝对我十分满意,但我的日子,也没好过几分。

我的故国与梁国开战,京都的人们自然是对我冷言冷语,我识相地闭门不出,只是不得已去面见皇帝,才离开府邸。

然则质子府的日子,也是难过。

府中大多是梁国人,只有几个丫鬟侍卫,是我从家乡带来的。

梁国多少兵将战死沙场,府中的梁国仆役自然将这笔账算在我头上。

不过那日离开皇宫,是太子牵着我的手送我离开,又与我同乘一顶轿子,倒是解了我这尴尬处境。

旁人纷纷猜测太子此举,应是皇帝授意抬举,对我的故国,也并不是赶尽杀绝的。

但其实他们都猜错了。

太子只是想在轿子里上我一次而已。

第2章

实在是太疼了,我哀叫起来,却没有换来半分怜惜。

他就这么居高临下地看着我,眼神惯是那种冷冷的模样,双手抓着我的肩膀,像要将我捅穿了一般,一下狠过一下。

最后我真的惨叫了起来。

他第一次弄我,也是这样。

那时我正日日躲着他。

原也不是这般的,我一向小心逢迎,对梁国说的上话的朝臣,都谄媚阿谀,更何况太子这般人物,自是人家放个屁,我也说是香的。

第一次得到拍太子马屁的机会,是我十六岁的时候。

那时他才不过十二岁,比我矮了一个头,听了我奉承的话,上下将我打量一番,便转头与旁边的宫人说话去了。

我杵在原地晾了一会儿,摸摸鼻子,自己灰溜溜地走了。

我是不生气的,真的不生气。

前朝许多质子都过着生不如死的日子,梁国这般命我耽于享乐,实属上天厚待我,这般小小失些颜面,又不是打骂凌辱加身,我很是庆幸。

然则这事情传到皇帝耳中,倒是重重地罚了太子。

想来也是自然,未来要做皇帝的人,怎能当众如此羞辱自己的俘虏,全然失了皇家气度与风范。

我听了叫苦不迭。

这太子本就瞧我不起,又因我受了罚,日后岂不是更厌恶我。

不过梁国皇帝这般严苛,怪不得两个儿子一个比一个沉稳端庄。

后来与太子相见,他果然对我礼遇许多,一如对待梁国的大臣一般。

只是那眼神总是锋利,每每隐在笑容后,让我看的背脊发凉。

我的喉咙嘶哑,嘴唇干裂,浑身大汗淋漓,下面像是陷在火里。

他就这么一个姿势,插了我小半个时辰,见我张着嘴叫不出声音,瘫在他身下目光游移失神,才草草收兵,一边狠狠顶着最后那几下,一边用手掐着我的脸,盯着看我被他射入时的表情。

他每射一下,我浑身便一个激灵,待他软了,骑在我屁股上气喘吁吁,还掐着我的脸审视,目光如冰锋,像要在我脸上割出几刀。

他从小便是这样看我,我也不以为意,多以为是他觉得我骨头软品行劣,没什么气节。

我在人前一向是这番做派,但人后其实也一样。

也没什么忍辱负重一说。

这世上有英雄有义士,便有狗熊和小人,总不能大家都是虎胆龙威,铮铮铁骨,也要有我们这些软骨头来衬托一下。

他松开手,从我身上爬起来,我的神思已是飘忽,咽咽干渴的喉咙,躺在原处,动根手指也难。

脸颊生疼,明日怕是得落下两条红印。

我那时躲着他,便是因为他掐我。

许是当年他年纪小,未经人事,不大懂这方面的手段,吃了酒,只会压在我身上蹭,红着眼睛,双手在我胸前腰后乱拧,疼的我眼泪直流,哀叫着讨饶。

后来腰上被他拧的掐的紫一块青一块,胡乱在我大腿上了泄了,我才狼狈脱身。

惶惶躲在家中数日,心中七上八下,不知这太子是酒后乱性,还是存心要弄我。

若是前者,我以后的日子还好过些,他往日一向对我冷眼轻视,酒醒以后,大体不愿再见我,可省去我许多麻烦。

但若是后者,我一个质子,哪里逃得出他的手心,只能咬牙忍了。

我虽是没什么骨气,可委身人下这样的事情,还是做不来的,但若是因着这副身子没了性命,又很是划不来,思来想去,还是盼着太子酒后乱性是最好。

我在家中惴惴不安了几日,太子终于给了我答案。

他闯到质子府里,将我强/奸了。

第3章

那天我以为他是来杀我的。

一进府,侍卫便封了院子,我听着外面的惊叫声,脑子一热,整个人也仓皇起来,暗忖这般浑浑度日怎么也能到了尽头,在屋里没头苍蝇似的转了一圈,想起我在床下刨的地道还未打通,不由得心生悔意。

我是喜欢做些木雕的小玩意儿,可更重要的是,我想在这木制的床下屋底凿一条逃生的路。

但奢靡享乐的日子,将我整个人养的也惰怠无比,不过一条地道,许多年也未刨出院墙。

我望着那大床直瞪眼,想的竟然是,以后住进来的质子真是捡了现成的便宜,再挖月余,便可逃之夭夭。

人家日后说起我这个质子,便是那话本里留下武学秘笈的洞穴老人之流。

房门哐当一声被踹开,我头也不敢回,两条腿已是软了。

那时才知道自己真是贪生怕死之流。

离开故国之时,父皇信誓旦旦地对我说,这是我的身为皇子的责任。

可这是谁定下来的,皇子就要为国捐躯,不能苟且一生呢。

况且又不是我想当皇子的,投胎时也没跟我商量,让我选选。

如今好处没捞着几分,还要我豁出一条命去。

父皇的脸一闪而过,母妃的脸又浮现出来。

她那时哭着与我说,便是苟且偷生,也要保全自己,若有机会,定要逃命,莫等父皇来救我。

想来那时父皇就决心同梁国开战了,选了我这个最没用的皇子来送死。

我忆到此处,眼中盈满了眼泪,面前的一切都模糊起来。

继而后背被人狠狠推了一把,迎面扑在床上。

接下来的事情,虽然疼了一点,却比死要好多了。

太子是有备而来的,显然比上次掐我拧我上道了许多,我正泪眼朦胧地想不明白他为什么在我胸前乱摸,转瞬间又被他翻了个,稀里糊涂地光了身子,两扇屁股里抹的全是油。

梁国的刑罚这么特别的么,要太子亲自动手给我抠屁股。

我大气也不敢喘,眼睁睁地看他的黑毛他的肉块靠近我大开的腿间,直到那块肉塞进我屁股里,他在我身上气喘吁吁的动了一会儿,我脑子才清醒过来。

我被他给上了。

他还一脸生气地上我。

该生气的不是我么。

眼泪散去,我胆战心惊地看着在我身上驰骋的太子,突然觉得我是不是应该叫两声给他助助兴,免得他弄的不快活翻脸把我给宰了。

现在想想,我也真是窝囊到家了。

他压着我弄了一会儿,好似嫌着不够深,将我的膝盖压在胸口,整个人骑在我屁股上,直捅到底。

他是爽的叫出来了,我也惨叫了起来。

大体侍卫封院的用意我是明白了。

那一天我整个人都不停地晃着,头晕眼花地看着他抱着我的双腿,一脸愤恨居高临下地干我,或是趴在床上撅着屁股,看着自己的长发在枕边垂落摇晃。

后来我晕在榻上,他便躺在我身后,从侧边抬起我的腿,挺着腰杆从后面顶我。

便是我软的像一滩泥,他也有办法将我顶起来。

真是年轻,真是驴货。

那一次,简直是一场乱战。

我晕过去的时候,只觉得自己应该是不用死了。

第4章

第二天我醒的时候,天边刚翻出鱼肚白。

屋子里还昏暗着,家具陈设,都透着一股子冷意。

我勉强支起身子,胸口的棉被便滑落下来,汗液精/液混在一处,还黏在我身上,都给我捂在被子里发臭。

我心中不由得暗骂这帮下人真是太没规矩,难不成要看着主子死在床上。

抬起脸想叫人,才发现太子在塌边站着,衣裳已然穿戴整齐,好似正在看着我。

怪不得整个府里一点声响也没有。

背着光,我看不清他的神色。

而我居然没骨气地咧开嘴,冲他笑了。

我也不知道我为什么笑,也许是平日里巴结人,笑习惯了。

笑出来的时候我便后悔了,可也收不回来,看着太子半天没反应,我才讪讪地摸摸脖子,低下头去。

难不成要我拍着手再补两句,太子您上的好,年纪轻轻,龙精虎猛,金枪不倒?

还是应该学学妓/女那样,拉着我的太子恩客求他下次再来?

我正在那里胡思乱想,忽然胸口被砸的生疼。

太子拿他的玉佩砸在我身上,转身抬脚踹开/房门,怒气冲冲地走了。

怎么弄的我像是昨晚没让他尽兴一样。

我捡起那块玉佩,小心挂在脖子上。

我觉得这种东西以后应该是可以用来保命的。

比如哪天梁国皇帝要杀我,我可以高举脖子上的玉佩,说太子与我有过命的交情。

至于怎么过命,让太子自己去编好了。

反正我看他把人打发的这么干净,也是不好意思让别人知道他跟我有一腿的。

后来他经常来我这里睡我,倒是不那么生气了,只是一边冷笑着看我,一边把我翻来覆去地干。

我一直想问他,你要是这么瞧不起我,就管好你那条龙根行不行。

我当然不敢问,还主动给他宽衣,把他舔硬了自己坐上去动,甚至学会了怎么在他胯下求生。

比如想让他快泄身的时候就摸他的腰,不经意地在他耳朵里吹气。

他也不是个蠢的,识破我的诡计之后,就把我捆起来堵上嘴再干。

我觉得他以后一定会有很多儿子的,光是争皇位,就够他梁国乱几十年。

被他干的气若游丝之际,我经常这么想,来宽慰自己四脚朝天的丑态。

在我房里逗留的久了,他便发现了我床下的秘密。

当他掀开那层活动的床板之后,我扑通一声就跪那儿了。

没什么不好意思的,反正皇族的人,我经常跪的。

只是没这么赤身裸/体的跪过。

他倒没生气,也没有告诉他的父皇,反而冷笑着要我表演如何光着身子挖地道。

在他的监督下,我倒是将那暗道又多挖了几丈。

见过猫监督耗子偷油的么,大概也不过如此了。

第5章

我自知是有几分姿色的。

我的故国有许多闻名天下的美人,那时与梁国俯首称臣,每年便要挑选许多美女,与娟匹丝绸一并北上,进贡到这京都。

不过那些美女都被梁国皇帝赏给了下臣,有一些甚至被发卖出去,成了京城当红的妓/女,挂着我故国的名号揽客。

最争气的那个,听说一路爬到了将军夫人的位子。

与我是远远不能比的。

我爬到了当朝太子的身上。

我若是个女的,估计那次兵荒马乱的初战,就会被他搞大了肚子,日后梁国的皇帝,保不齐是我的儿子。

可惜我是个男的,只能在人家爽完之后,自己蹲在地上抠屁股,免得第二天那些东西流出来,洇湿了裤子被人笑话。

但不得不说,于世沉浮,太子这艘船,又大又稳。

旁人自是不知道我怎么巴结上的太子,只知道我与太子,是说的上话的。

在梁国,这便是一切。

那些挥斥方遒,手握重兵的老将军,居然也会来求我,央我在皇家面前美言几句。

权臣自是不敢轻慢我,身段低的,与我谄媚阿谀,称兄道弟,脸皮薄的酸儒,对着我也赞许有加,和蔼以待。

往日里冲着我讲规矩讲身份的官僚,恨不能随我差遣,广开方便之门。

你们的气节呢,尊严呢,书都读到狗肚子里了么。

后来我在京都,办任何事情都是一帆风顺,露个脸,他们便哈巴狗似的任我奴役。

除了救任风晋那次。

任风晋是我在梁国为数不多的几个朋友之一,我幼时落魄,他便与我交好,从不欺我是个小国质子。

后来他卷入一场政斗,得罪了梁国皇帝,成了阶下囚,我四处打点,也无人敢卖我这个人情。

得罪谁不好,去得罪惹不起的人。

像我父亲和哥哥一样。

我急的直上火,最后恬着脸,去求太子。

太子直接把我从他膝盖上推了下去,他的东西随之从我身体里掉出来,半硬着,就那么提上裤子走了。

我光着屁股坐在地上发了好久的呆。

病急乱投医,我让始作俑者帮我去救人。

完结+番外古代架空小说作者匿名青花鱼《浮雁沉鱼》点评:条理清晰,构思新颖,题材独具匠心故事情节具有吸引力,推荐阅读!

精彩推荐

猜你喜欢

浮雁沉鱼小说[匿名青花鱼]在线试读

那天晚上我一直挂在他身上,像条发/骚的母狗,扭着腰求他饶了我。做完之后,我看着他气喘吁吁的脸,他看着我满身的紫青黑印,谁也没说话。我被他折腾的这么惨,他应该是消气了,在我身上扔了条被子,临走前又看了眼那地上的玉佩,摔上门走了。别说咬下那东西,我觉得我下巴已经脱臼了。他憋着火,对我的各种姿势照单全收,还疯狗似的乱咬人,险些啃掉我好几块肉。想来我也是贱。若是宵小至极,趁着这救命报恩的名头,与他鱼水一番,勾的这小太子为我意乱情迷,日后必然是荣宠加身,在京城继续横着走。...

2019-07-25 10:02:34

收一下獠牙谢谢小说[而苏]在线试读

“当然。”乔希坦言,他将两只手交叉抱在胸前,气鼓鼓的样子像一只竖起刺的刺猬。“祖母。”乔希撇了撇嘴,搅动着自己的手指,“她根本不喜欢我。”“除了祖母。”“乔希,过来。”德温特夫人向乔希伸出双手,将他抱到自己腿上,“你看上去不太开心啊,宝贝。”“是什么让你闷闷不乐呢,我的小乔希?”德温特夫人大概可以猜到原因,但是她看到书籍上面写道,这种坦率的交流有利于促进母子之间的感情。她的祖母似乎总是在强调他生病的事情,甚至说,一开始告诉乔希他在发烧的就是他的祖母。“我才不是豆芽菜!”乔希总是这样回复她,乔希讨厌别人说他...

2019-07-25 10:02:34

我的守护兽是魔王小说[菲尼克斯]在线试读

赫德雅并不像其他那些生活在玛德特顿区的贫民们那样畏惧贵族,敬畏魔法,至少他能平静地面对帕尔默男爵,对他的敬重,只限于手下对主人的敬重而已,或者是多了份朋友之间的友情,知己之间只有你懂我的那份心有灵犀,但自那晚以后,也渐渐泯灭无踪。最后赫德雅总结,最会翻脸不认人,做些过河查桥之事的也就是那些自诩高尚的贵族们。然而此刻,身陷于如此多的贵族之中,被异样的目光瞩目着,赫德雅终究难以保持先前的平静,不是因身为平民的低贱,而是不知所措的慌张。赫德雅自小最受不了的就是别人的鄙视,无论其身在何处,陷于何事,都无不坚守着自...

2019-07-25 10:02:34

养什么不好非要养蛇小说[风浔ensy]在线试读

“早就布下结界了,”阎酆琅恨铁不成钢似地瞪了一眼玄青辞,轻嘲道,“等你想起来,那一百多号人都死绝了。”阎酆琅见他神情失落,抬眼望向桃源村,叹了一口气,道:“去找水源,人不可一日无水。”这语气落到阎酆琅耳朵里,似是有些小心翼翼的意味,他意味不明地瞥了一眼玄青辞,哼哼着:“自是当然,你法力这么弱,要是一不小心死了,我还得费工夫收你。”玄青辞知道自己理亏,脸上火辣辣一片,忽地又想起了什么,说道:“糟糕,这是调虎离山之计,乱石那……”玄青辞垂下眼,有些失落,暗自愤恨自己为什么没有多考虑一点。二人走向柏树林,阎酆琅...

2019-07-25 10:02:34

被全星际追捕小说[夜阑妖歌]在线试读

“别那么急赶我走啊,”巴克斯翘着二郎腿坐在沙发上,“你不是想知道妖种的世界吗。”“难得遇上你这种性格的妖种,”巴克斯目光复杂,“在跟你科普妖种世界前,我想问问是谁养你长大的?”“难怪。”巴克斯道。时间转眼过去三天,野狼已经可以自由活动并且动用妖力隐藏自己的妖种样子,季安就下了逐客令。“你终于愿意说了?”季安听这家伙终于愿意说,脚步一转,走到巴克斯对面坐下。“那群家伙有不公开的实验室,你不想被抓去当实验体吧?”“有个传说,在古代,吸血鬼和妖怪与人类共存……”...

2019-07-25 10:02:34

特殊社情管理局小说[白桃苏打]在线试读

但那都是之后的事了。完成了和其他部门的交接工作后,路屿接上了聂闻溪,也算是圆满地完成了自己的工作,可以带着两个下属回去了,夏心悦中途下车,所以他们一并将她捎了回去。路屿降下车窗,对着夏心悦道:“心悦,你的眼睛很特别,有没有兴趣加入我们社情局?”一辆被妖魔隐形的车辆,最终,在一个弯道处发生了侧翻。路屿击毙了变色龙之后,夏心悦就蹲到一旁吐了,她以前连只鸡都没有宰过,现在却眼睁睁地看着一只变色龙被子弹击得血肉横飞。即便她仍然坚定地认为变色龙精有错该杀,可直面死亡,还是让她觉得非常不适。“那等你毕业,考虑来投奔我...

2019-07-25 10:02:34

安全撞鬼指南小说[R先生的猫]在线试读

插入书签轮椅攻了解一下,轮椅...p...a...l...y(这个只能脑补了宝宝们请自助——————如果不是玻璃门窗忽然被层层叠叠的黑影包围的话。作者有话要说:路翀:你的名字就没有取好——执冰者凉凉空荡荡的咨询室,仅在办公桌对面放了一把椅子。...

2019-07-25 10:02:34

主神决定去死小说[质谱仪]在线试读

他亦步亦趋走在林佩身后,去碰林佩的手,却被避开。 只见男孩白软软的小脸上绽放甜甜的笑容:“我听到他们怎么说你了,他们不是都不想和你组队吗?那不如我和你一队。” 倪子蛟说“林哥哥”的时候,心里差点笑破功。 林佩没看他,将匕首插回腰间,走出房间,倪子蛟赶紧跟上去。 比他高大得多的少年回望他一眼,示意他说话。 林佩被队友扔下,心里必定有所不满。倪子蛟抓住漏洞用语言刺激他,在逼迫他和自己站同一战线之余,更有种讽刺的味道。 来者不善。...

2019-07-25 10:02:34

转世不续缘小说[单纯的宁宁]在线试读

万丞相刚下马车,一个仆人就急冲冲地跑过来,急速说道:"万老爷,少爷的心疾又犯了,在后院!"第五章 发病后院种着许多观赏的树木花卉,万崇锋自然不是那风雅之人,当然不是来欣赏美景的,只是想来看看有没有早熟的果子,摘两个尝尝。马车一路平稳来到了万府门前,何思刚下马车就被万府的规模气派震慑到了,门前的两尊石狮威风凛凛,万府的门匾巨大,闪着黄金的光芒,何思一点也不怀疑那就是黄金打造的。万丞相面色慌张起来,拉着何思就急匆匆地冲进了万府。应该是新种的,以前万崇锋没有看到过,不自觉多看了两眼,恍惚中眼前仿佛站着一个穿...

2019-07-25 10:02:34

远古基因[末世]小说[齐氏孙泉]在线试读

“请问是谁留下我的?”秦安问。秦安明白了,这是由幸存者临时组织起来的自救组织。一群人的力量,怎么也比独立的人好太多。走到大堂,入眼瞧见了之前自己走进来的大门,那外面还有之前他砍死的变异哈士奇。此时外面天光大亮,这么说来,他至少睡了十个小时。“你醒了?”“没有谁,这里的人都是逃过来的,你醒了应该也恢复了。这边老板组织的人,所有人轮流执勤对付那些变异的动物。老板在大堂,你过去看看吧。”一个穿着西服的男人看见秦安过来了,走上前去对他点点头:“你醒了?”“是我。小兄弟你身手不错,以前练过?”如果是从外面逃过来的,...

2019-07-25 10:02:3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