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守护兽是魔王小说[菲尼克斯]在线试读

  • 时间:
  • 来源:阅文林语
点击阅读

赫德雅并不像其他那些生活在玛德特顿区的贫民们那样畏惧贵族,敬畏魔法,至少他能平静地面对帕尔默男爵,对他的敬重,只限于手下对主人的敬重而已,或者是多了份朋友之间的友情,知己之间只有你懂我的那份心有灵犀,但自那晚以后,也渐渐泯灭无踪。最后赫德雅总结,最会翻脸不认人,做些过河查桥之事的也就是那些自诩高尚的贵族们。然而此刻,身陷于如此多的贵族之中,被异样的目光瞩目着,赫德雅终究难以保持先前的平静,不是因身为平民的低贱,而是不知所措的慌张。赫德雅自小最受不了的就是别人的鄙视,无论其身在何处,陷于何事,都无不坚守着自

我的守护兽是魔王小说章节试读

《我的守护兽是魔王》作者:菲尼克斯【完结+番外】

文案:赫德雅,这个连神都放弃了的平民少年,在意外获得守护兽后画风突变,身为平民的他破格被魔法学院录取,顺利地向着他的梦想——成为一个魔法师前进。

第一卷 ·魔法学院 第一章 结束

奔跑,于空旷的走廊之上,跳跃的火焰的光芒透过窗,将走廊照得通亮。

一切开始归为宁静。

外面的人死前悲惨的嚎叫声也渐渐停息,大概是死了吧。

死了,都死光了,一切陷入死寂,除了急促而慌乱的的跫音,回荡着,前方是绝望的尽头。

“罪恶之子,今天我一定要杀了你——这一切都是你造成的!”昔日的国王徘徊于疯狂的边缘,紧握着圣剑,刺向自己年幼的孩子。

“不要,父皇!”哀求,显然无法挽回眼前早已癫狂地撕破了原先慈父面具的父亲。

“沃特,快跑。”年轻的皇后,为救身后的儿子,用身体挡住已失去理智的父亲的剑,“跑——跑啊——”

沃特呆于眼前的惨象已不知所措,鲜红的液体从他最爱的母亲的胸口不断流淌而出,本能地开始害怕,伴随着无法承重的痛从心底蔓延开来。

画面最后定格于母亲如往日的温柔的微笑。

尸体,昔日富丽堂皇的宫殿各处横七竖八地躺满了侍卫宫女的尸体,没有生的动静。眼中的泪水不停滚落,迷糊了前方的物与景。在清晰与模糊之间,沃特凭着感觉向前奔跑。母亲的话在他脑中回荡,驱使着他向前。持剑的父亲渐渐逼近,粘在剑上鲜红的血液,顺着剑锋向下滑落,不知道已混杂了多少人的血——其中包含了他最爱的母亲的血。

无法挽回的结局,注定的命运,终究无法逃离。已没有退路,一切在剑落的那一刻结束。

西元2889,冰国艾尔斯因被怀疑与魔族联通,被以维亚为首的人类联军攻灭。

第二章 魔法学院--天降恩赐

西元3201,贝里记1278825年人类有史纪年起,便是漫长的同魔族有百万年的战争史,但现在人类与魔族的战争陷入了僵持阶段,双方虎视眈眈,却都不敢打破这表面上看来还算和平的僵局。由于魔族从极北之北一路打来,过长的战线,削弱了魔族军队的战斗力,先知曾预言只有找到真魔王继承者,才能一举打败人类,然而苦寻多年,均一无所获。而与此同时,人类也想方设法赶在魔族之前找到这位预言中的魔王继承者,然后杀了他,将魔族彻底击败。

从历史的角度来来看,似乎人类稍占上风,但近几百年来,形势起了略微的变化,维亚一国独大,妄想一统弥兰特斯大陆,而最近其野心越显越明,抗魔联军的军心渐渐开始动摇,各小国为求自保,纷纷撤回自己的军队,大大削弱了联军的战斗力,使得在近几次的小规模战役中人类联军连败于魔组部队。

而在大陆的另一边,神秘而强大的黑魔法力量却开始积聚,逐渐强大。

虽适逢战乱年代,但维亚都城圣魔利依旧繁华热闹,没有受到战争的丝毫影响。在这大陆上最大也是历史最悠久的魔法学校狄克贝奇,以海纳百川之心招收来自弥兰特斯大陆上各个国家拥有魔法天赋的学生,虽说如此,但极其严格的入学条件几乎将所有的平民孩子拒之门外——拥有属于自己的守护兽,因此对于出身平民的孩子来说即使拥有极高的魔法天分,没有家族中成年守护兽诞下的幼兽,一切都是枉费。所以对于自小生长于玛德特顿的孤儿赫德雅来说,成为魔法师注定是个遥不可及的梦想。

圣魔利的北区,玛德特顿,贫民,奴隶,流氓,赌徒,强盗与妓女的集中营。在那儿,人类将所有的黑暗与肮脏展现得淋漓尽致,但只要不影响上头人的享受,政府多半懒得去管,而且对于那些终日被繁琐的教条所禁锢的贵族们来说,玛德特顿鬼使神差地为他们提供了一种寻求非同一般刺激的好去处。大家心照不宣,因此没人会忍心去收拾这么块宝地,但对于自小生长于此的赫德雅来说,这个地方让他又爱又恨。

半夜,赌场维多利亚后门,一行壮汉将一少年一齐丢出后门,带头剽悍的老大从壮汉们的身后走了出来,看着倒在地上的少年,冷笑道:“没钱还来这儿撒野,赫德雅,你小子又皮痒了不是?还是说——嗯?哈哈哈哈……”老大同周围的手下突然心照不宣地贼笑了起来。

“是说啊,我到还奇怪,往日的这时间你不是该乖乖地躺在帕尔顿男爵的床上,好好享受伟大的帕尔默男爵的爱抚吗?怎么今儿有空赖在我们这破赌场?是不是昨个没伺候好,被男爵大人给赶出来了,嗯?”

“怎么,老大您没听说吗,说是被捉奸在床,当场赶了出来了。”又一个唯恐不乱的,当即引来在场的一片嘲笑声。

老大嗤笑着缓缓上前,蹲在了少年的身旁,用手一把扭过少年的头嘲笑道:“仔细看来,我们的赫德雅长得还是不错嘛!哼!别给我摆出一副欠揍的模样,如果听话,像服侍帕尔默男爵那样服侍我们这帮弟兄,也许今晚就饶了你,否则——啊——你这臭小子!”

少年气愤地将拳打在眼前的男人的脸上,咬牙着站起来:“去死,你们这群蠢货!”为紧守住最后的尊严,不管是面对如此一群强壮的打手,赫德雅也不足畏惧,将自己的愤怒全部释放。

老大踉跄地从地上站起:“呸,可恶,弟兄们,给我上!”一身令下,众人瞬间围攻了上去,抡起拳头打向赫德雅。

还击,已无济于事。身体上的痛苦能暂时让心灵上的痛苦遗忘。自我麻痹是最好的止痛药,也许赫德雅真是如此才故意去激怒那群壮汉的。

几分钟后,赫德雅被打得迷离于清醒与昏迷之间,而那群慓汉兴许是打累了,顺势地最后踢了几下躺在地上的赫德雅,意兴阑珊地离开了。

再一次从疼痛中醒来,赫德雅半张着眼看着星光灿烂的夜空,无奈地笑笑:一群混蛋,等我学会了魔法,我定会让你们这群渣滓死得比谁都惨,你们等着瞧!当然其中的“你们”还包括那些更为无耻的贵族们,比如帕尔默男爵等人。

天上的流行划破夜幕。

“真美,只可惜许愿从不灵验!——怎么,还不服气?有种给我个守护兽啊,让我能进狄克贝奇!看?不行了吧,就一群无聊的女人才会相信这所谓的流星许愿梦想成真!”少年忍痛从地上爬起来,趔趄地向家的方向走去。

赫德雅没有意识到,此时有一不明物正以接近光速的速度向他靠近,带着明亮的光晕,连四周的空气都被它的高速运动而摩擦产生的温度沸腾起来。片刻后,当不明物快要砸到赫德雅时,他才意识到周遭突如其来的变化,可为时已晚。这一晚,赫德雅光荣地再次晕倒。

炙热的物体在接触地面的那一刻,神奇般的减速缓缓地落入松软的土坑中,当与温润潮湿的泥土相接触后立即冷却,如淬火之铁入水,冒出一股白色的水汽,袅袅而上。

不明物形似常见的陨石,呈椭圆形,通体纯白,带有少许的的黑斑,无比坚硬,不出意外的话是陨石无疑,可事实上,却出了意外——石头居然动了起来,左摇右晃,无奈陷入坑中,无法出来。

不知过了多久,耳边的怪声吵醒了昏迷中的赫德雅,正不知所以,额头的伤口传来阵阵剧痛,方才被砸昏前的一幕在脑海中显现,赫德雅本能地一惊,抬头四下顾望,终于在右手边找到了罪魁祸首——那奇怪的石头居然裂开的,如雏鸟破壳,发出清脆的响声。而后,四目相对,沉默,恍如几世纪般漫长。

媚红的双眼,如透视人心般专注地盯着赫德雅,这第一眼便将赫德雅看透。而赫德雅却陷入迷茫之中,心中莫明的泛起异样的感觉。自从第一次与西尔对视后,赫德雅再也不敢看那媚红的双瞳一次,不知为什么,也许是出于害怕,害怕被轻易看透,那是从内心之中萌生的不敢。其实赫德雅自己也不知,当看到西尔那鲜红的双眼,感觉像着了魔般难以自制,就像被催眠了一般,被这头奇怪的生物完全控制。

漫长的沉默被远处传来的整齐的脚步声所打破,赫德雅强行让自己回神,赶紧抱起身边的蛋,忍受着身上的巨痛,飞一般地跑回了他在玛德特顿的家。

破败的小木屋,连那些贵族的马棚都远远不及,桌上的半截蜡烛就是唯一的照明工具,明灭不定。突然意识到方才所发生的一切,惊魂未定,如被扎手一般,赫德雅慌忙地将怀中的蛋扔到了床上,而自己本能地躲得老远,小心地窥探着床上的那个奇怪东西。

蛋壳再次开裂,然后出来一个脑袋,那双充满怨恨的眼睛盯着赫德雅,还好不是之前的媚红,换而代之是普通得再也普通不过的浅金色。正在赫德雅奇怪是否是自己记错时,小家伙整个身子从蛋中蹦了出来。

居然是条白龙,尾巴上有少许黑色的斑,不过无论怎么看都是一条营养不良的白化龙,按自然选择定理,这家伙就是被淘汰的。

白龙瞄了一眼警备地躲在不远处的赫德雅,无聊地打了一个哈欠,绕着原地找了个舒服的位子蜷起身体睡着了。

居然被一个畜牲无视掉,一想到这,赫德雅便气不打一处来,飞步上前,拎起可怜的白龙的尾巴,准确无误地丢进墙角的一个破篮中,自个儿呈大字的舒服得倒在床上睡着了。而最擅长记仇的西尔,永远忘不了这有失颜面的一丢。

维亚的最高魔法法规关于守护兽有若干条例规定,如有人盗窃,私自收养,捡遗他人的守护兽,无论情节严重与否,都将处以极刑。至于是什么极刑,将由审判者与原守护兽主人共同定夺。

明天又有什么正等待着赫德雅与西尔?这只有到了明天才能得知。

第三章 守护兽

又是一个晴朗的早晨,莫卡和往常一样早早地起床,精神抖擞地迎接新的一天的到来,而不像他的好友赫德雅那样天天赖床到日上三竿被腹中饥饿打败才不得不起床。

临近月底,日子又开始变得难熬,尤其是对于他们这些打零工的,有了上顿没下顿,运气好今天能找到雇主,打点零活,运气不好,又将白费一天时光,继续忍受饥饿。

其实,原本能安安稳稳地过完这个月,或许幸运的话还能签个长工,无奈前天晚上赫德雅和帕尔顿男爵大闹了一场,被管事的连夜赶了出来,不光丢了工作不说,还得罪了男爵,接下来还有哪户人家愿意找他们,毕竟像他们这类给贵族做仆人的,最为忌讳的便是同主人扯上不该有的关系,更何况这已经不是第一次了,一想到这,莫卡就一肚子气。

“哎”,莫卡无奈地叹了一口气,“都怪赫德雅不好,他们贵族本来就这样,喜新厌旧,没把他打发了已经很客气了,他还得寸进尺,居然……他真把自己当什么人了……真是的,还连累我。”从起床到现在,莫卡一直反复嘟囔着这几句话,使得旁边德亚雷的耳朵被牵累受罪。

“莫非我们的赫德雅这次真的陷了进去,爱上了男爵大人?”一向八卦的范鲁姆在一边唯恐天下不乱。

“谁知道,爱不爱上都是他一个人的事,人家男爵才看不上他,这明显是他自己一厢情愿的,真是自作孽!”莫卡恶狠道。

“唉,我们可怜的赫德雅……被甩喽!”

“他可怜?我比他还可怜,没我的事,却被连累,这真不公平!以后打死我都不和他一起去干活了,晦气!”莫卡生气地啐了一口。

“但怎么说你们也是最好的朋友,有空去安慰安慰他吧,少发牢骚了。……其实我还是觉得赫德雅挺可怜的,被甩了这么多次,换成是我早就绝望地想自杀了。……我就说过贵族没一个好种……”范德姆碎碎念着和德亚雷一起走开了。

莫卡回忆着赫德雅曾经的种种,再想想范德姆方才的话,觉得因为那些可恶的贵族与赫德雅绝交终究有点不值得,掬水洗了一把脸,决定过会还是去安慰一下那小子所谓受伤的心灵吧。

昨晚睡到半夜,迷糊地听到赫德雅屋里传来不小的响声,想必那小子又是赌博赌到半夜,直至没钱被赶出来,必定少不了一顿暴打。这么想来确实有点可怜,但也很是可恶,徘徊于可怜与可恶之间,便是他自作自受。唉,其实当那小子的朋友也挺不容易的。

对于一向懒惰成性的赫德雅来说,早已习惯省下吃早饭的时间用来睡觉。他自然不可能大清早起来为自己做早餐,无奈之下,他的早餐一直由莫卡来打理。当然这并不完全全出于对朋友的关心,大概怕他在工作时饿昏头,毕竟到时候为其收拾残局的最后还是莫卡。

到底昨日的气还未消,莫卡随手拿了个冰冷坚硬的土豆面烧饼,出门左拐,向二楼赫德雅的房间走去。

出人意料,还没踏上二楼就听到赫德雅屋中发出巨大的响动,难道说他破天荒的早起了?心生惊奇,莫卡就推门而入。

“真是太阳打西边出来了,你居然会这么早就起来了。”或是说被帕尔默男爵一甩,就小子就这么洗心革面,重新做人了。

然而还没等莫卡整个人完全进入屋内,在那么一瞬间,看到一小团白色的不明物向他飞来,然后,紧接着是赫德雅的声音:“莫卡,给我逮住它,快!”

“啊?什么东西,混蛋!”莫卡一把抓下正撞在头上的东西,却不想反被咬了一口。

“啊——好痛!”扯下头上的东西,狠狠地向赫德雅那边甩去,看着手上一排牙印,生气地大吼道,“赫德雅,大清早的又在搞什么鬼?难道前天的教训吃得还——不——够……”终于看明了赫德雅手中的东西,莫卡立即失了方才的气势,开始语塞。

六只眼睛相互干瞪了半响,而莫卡更是张大了嘴,愣是蹦不出半个音。

“莫卡,你听我说——”赫德雅上前刚要解释,却使得莫卡连连后退。

“别,别靠近我,这……这不关我任何事,我……我可再也不想趟你的混水了。”说着便要向外冲。赫德雅见势,立马闪到莫卡身前,重重地一把关上门,挡住莫卡的去路。

“大哥,饶了我吧,这可是比杀头还重的罪啊!”见去路已断,莫卡开始求饶。

“我又没让你养它,你怕啥!”

“不是啊,知情不报也是重罪!我看趁现在只有我们俩知道没被别人发现之前,先把它扔了吧!要不然,如果被魔法部知道了就什么也说不清了。我的好兄弟,赫德雅!”

“好兄弟?哼,是好兄弟就帮我瞒了。西尔可是上天赐予我的守——护——兽。”赫德雅自豪地看着怀中还在挣扎的小白龙西尔。

“得了吧!一条没用的白化龙,一看就知道是某家贵族不要丢掉的,你还敢捡回来?维亚的法规关于守护兽的规定不是写的很清楚吗,你又不是不知道,还敢私养这瘟神!”

西尔似乎能听懂人类的话,聚力一挣,脱离了赫德雅的怀抱,一下冲向对面的莫卡,将四只爪子牢牢地勾住他的头发和颈部的皮肤,尖利的爪子立即嵌入其中,细细的血滴立马渗了出来,看来这次西尔是真的生气了。

这招下手够重的,使得莫卡疼得将祖宗十八代都问候了一遍,想用手将西尔从头上拽下来,但适得其反,西尔反抓得更紧刺得更深。而赫德雅却站在一边一副事不关己的模样看着热闹,间而幸灾乐祸一下。

“如果你不说出去,就不会有事,只要我能顺利进入狄克贝奇,那就能证明西尔就是上天赐予我的守护兽,就不会触犯法律了!如果不行,那我就离开维亚,到里肯去(注1),无论如何都不会连累到你。”没想到赫德雅早已计划好了。

“赫德雅,你居然为了这……”西尔加重了爪上的力道。“疼……好,好,我答应就是了,快把它从我头上拿走啊!”

“那就好,西尔过来。”看来,已成事实,西尔认了这个主了。听到赫德雅的命令,乖乖地从莫卡久遭蹂躏的头上依依不舍地离开了,临走时还不忘转身,用尾巴狠抽了那莫卡一下。

是而传来长而不绝的的惨叫,莫卡揉揉红肿的脸,一副有苦难言的委屈样。

赫德雅满意地上前,伸手搭在莫卡的肩上自鸣得意,笑道:“这才算是好兄弟嘛,我保证这回不会出任何岔子的。”

当莫卡再次瞥见赫德雅怀中的西尔时,条件性反射往后一跳,忙道:“是好兄弟就拿它离我远点,我可惹不起这位祖宗!今天算我倒霉,本好心好意来安慰看望你一下,没想到遭这罪。破相了,看来要好几天不能出去打工了!”

完结+番外古代架空小说作者菲尼克斯《我的守护兽是魔王》点评:条理清晰,构思新颖,寓意深刻,情节跌宕起伏紧扣人心故事完整,文章整体流畅,故事情节具有吸引力,人设丰满,力荐阅读

精彩推荐

猜你喜欢

我的守护兽是魔王小说[菲尼克斯]在线试读

赫德雅并不像其他那些生活在玛德特顿区的贫民们那样畏惧贵族,敬畏魔法,至少他能平静地面对帕尔默男爵,对他的敬重,只限于手下对主人的敬重而已,或者是多了份朋友之间的友情,知己之间只有你懂我的那份心有灵犀,但自那晚以后,也渐渐泯灭无踪。最后赫德雅总结,最会翻脸不认人,做些过河查桥之事的也就是那些自诩高尚的贵族们。然而此刻,身陷于如此多的贵族之中,被异样的目光瞩目着,赫德雅终究难以保持先前的平静,不是因身为平民的低贱,而是不知所措的慌张。赫德雅自小最受不了的就是别人的鄙视,无论其身在何处,陷于何事,都无不坚守着自...

2019-07-24 10:02:16

养什么不好非要养蛇小说[风浔ensy]在线试读

“早就布下结界了,”阎酆琅恨铁不成钢似地瞪了一眼玄青辞,轻嘲道,“等你想起来,那一百多号人都死绝了。”阎酆琅见他神情失落,抬眼望向桃源村,叹了一口气,道:“去找水源,人不可一日无水。”这语气落到阎酆琅耳朵里,似是有些小心翼翼的意味,他意味不明地瞥了一眼玄青辞,哼哼着:“自是当然,你法力这么弱,要是一不小心死了,我还得费工夫收你。”玄青辞知道自己理亏,脸上火辣辣一片,忽地又想起了什么,说道:“糟糕,这是调虎离山之计,乱石那……”玄青辞垂下眼,有些失落,暗自愤恨自己为什么没有多考虑一点。二人走向柏树林,阎酆琅...

2019-07-24 10:02:16

被全星际追捕小说[夜阑妖歌]在线试读

“别那么急赶我走啊,”巴克斯翘着二郎腿坐在沙发上,“你不是想知道妖种的世界吗。”“难得遇上你这种性格的妖种,”巴克斯目光复杂,“在跟你科普妖种世界前,我想问问是谁养你长大的?”“难怪。”巴克斯道。时间转眼过去三天,野狼已经可以自由活动并且动用妖力隐藏自己的妖种样子,季安就下了逐客令。“你终于愿意说了?”季安听这家伙终于愿意说,脚步一转,走到巴克斯对面坐下。“那群家伙有不公开的实验室,你不想被抓去当实验体吧?”“有个传说,在古代,吸血鬼和妖怪与人类共存……”...

2019-07-24 10:02:16

特殊社情管理局小说[白桃苏打]在线试读

但那都是之后的事了。完成了和其他部门的交接工作后,路屿接上了聂闻溪,也算是圆满地完成了自己的工作,可以带着两个下属回去了,夏心悦中途下车,所以他们一并将她捎了回去。路屿降下车窗,对着夏心悦道:“心悦,你的眼睛很特别,有没有兴趣加入我们社情局?”一辆被妖魔隐形的车辆,最终,在一个弯道处发生了侧翻。路屿击毙了变色龙之后,夏心悦就蹲到一旁吐了,她以前连只鸡都没有宰过,现在却眼睁睁地看着一只变色龙被子弹击得血肉横飞。即便她仍然坚定地认为变色龙精有错该杀,可直面死亡,还是让她觉得非常不适。“那等你毕业,考虑来投奔我...

2019-07-24 10:02:16

安全撞鬼指南小说[R先生的猫]在线试读

插入书签轮椅攻了解一下,轮椅...p...a...l...y(这个只能脑补了宝宝们请自助——————如果不是玻璃门窗忽然被层层叠叠的黑影包围的话。作者有话要说:路翀:你的名字就没有取好——执冰者凉凉空荡荡的咨询室,仅在办公桌对面放了一把椅子。...

2019-07-24 10:02:16

主神决定去死小说[质谱仪]在线试读

他亦步亦趋走在林佩身后,去碰林佩的手,却被避开。 只见男孩白软软的小脸上绽放甜甜的笑容:“我听到他们怎么说你了,他们不是都不想和你组队吗?那不如我和你一队。” 倪子蛟说“林哥哥”的时候,心里差点笑破功。 林佩没看他,将匕首插回腰间,走出房间,倪子蛟赶紧跟上去。 比他高大得多的少年回望他一眼,示意他说话。 林佩被队友扔下,心里必定有所不满。倪子蛟抓住漏洞用语言刺激他,在逼迫他和自己站同一战线之余,更有种讽刺的味道。 来者不善。...

2019-07-24 10:02:16

转世不续缘小说[单纯的宁宁]在线试读

万丞相刚下马车,一个仆人就急冲冲地跑过来,急速说道:"万老爷,少爷的心疾又犯了,在后院!"第五章 发病后院种着许多观赏的树木花卉,万崇锋自然不是那风雅之人,当然不是来欣赏美景的,只是想来看看有没有早熟的果子,摘两个尝尝。马车一路平稳来到了万府门前,何思刚下马车就被万府的规模气派震慑到了,门前的两尊石狮威风凛凛,万府的门匾巨大,闪着黄金的光芒,何思一点也不怀疑那就是黄金打造的。万丞相面色慌张起来,拉着何思就急匆匆地冲进了万府。应该是新种的,以前万崇锋没有看到过,不自觉多看了两眼,恍惚中眼前仿佛站着一个穿...

2019-07-24 10:02:16

远古基因[末世]小说[齐氏孙泉]在线试读

“请问是谁留下我的?”秦安问。秦安明白了,这是由幸存者临时组织起来的自救组织。一群人的力量,怎么也比独立的人好太多。走到大堂,入眼瞧见了之前自己走进来的大门,那外面还有之前他砍死的变异哈士奇。此时外面天光大亮,这么说来,他至少睡了十个小时。“你醒了?”“没有谁,这里的人都是逃过来的,你醒了应该也恢复了。这边老板组织的人,所有人轮流执勤对付那些变异的动物。老板在大堂,你过去看看吧。”一个穿着西服的男人看见秦安过来了,走上前去对他点点头:“你醒了?”“是我。小兄弟你身手不错,以前练过?”如果是从外面逃过来的,...

2019-07-24 10:02:16

皇权小说[苏是]在线试读

李季笑眯眯的退了出去,钟泊雅每天都会在御书房里处理政务到正午然后回养心殿用膳。钟泊雅倒是默许了他的行为,餐桌上还多出了几道他以往爱吃的菜。本来御膳房的绿豆汤都是冰镇的,为了消暑,怕他空腹喝冰的伤胃,还特意吩咐了御膳房备着一碗常温的。“没事儿,我不挑的。他这毛病倒是和他这人一样的金贵。”薛延笑了笑。薛延以往会挑下朝的时间去给钟泊雅请安,但是钟泊雅忙,根本不理会他,也不说准不准他走,所以他学乖了,下了朝之后先去趟军营,然后再赶回来,正逢钟泊雅用膳的时间,还能蹭顿饭。钟泊雅面对他的时候话不多,常常沉默不言,而他...

2019-07-24 10:02:16

妖精式情缘小说[白玉悠哉]在线试读

“悠宝来了。”人类世界等着悠宝大人的光临吧。……胆大妄为的小妖精吃到了苦头,面对危险的外界,终于学会了小心谨慎做妖精。千万别小看他身上那个普通的小包,那是具备储物能力的空间宝物。小妖精漂亮的眼睛里闪烁着得意与自由的光芒。幸好脚软的时候,四队透明羽翼还没罢工,得力地带着小妖精拼命逃走。好吧,小妖精其实是被父母忽悠了,即使是人类,无论成年与否,当他们面对着凶残的鲨鱼,一样是没有任何善意可言的,只有吃与不被吃。...

2019-07-24 10:02: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