养什么不好非要养蛇小说[风浔ensy]在线试读

  • 时间:
  • 来源:阅文林语
点击阅读

“早就布下结界了,”阎酆琅恨铁不成钢似地瞪了一眼玄青辞,轻嘲道,“等你想起来,那一百多号人都死绝了。”阎酆琅见他神情失落,抬眼望向桃源村,叹了一口气,道:“去找水源,人不可一日无水。”这语气落到阎酆琅耳朵里,似是有些小心翼翼的意味,他意味不明地瞥了一眼玄青辞,哼哼着:“自是当然,你法力这么弱,要是一不小心死了,我还得费工夫收你。”玄青辞知道自己理亏,脸上火辣辣一片,忽地又想起了什么,说道:“糟糕,这是调虎离山之计,乱石那……”玄青辞垂下眼,有些失落,暗自愤恨自己为什么没有多考虑一点。二人走向柏树林,阎酆琅

养什么不好非要养蛇小说章节试读

《养什么不好非要养蛇》作者:风浔ensy【完结+番外】

文案:打脸狂魔真香怪上神攻(阎酆琅)×傲娇胆小剧毒蛇妖受(玄青辞)

阎君最近很郁闷,因为走哪儿都有条蛇跟着他,本事小,胆子小,胃口大,牙口好,长得还不赖……等等,怎么感觉好像不太对劲?

终于在经历了十二万分纠结后,阎君决定……盘它!撸它!养它!

阎酆琅:来自铲屎官的一本满足~

玄青辞:……滚。

1、受不弱,是攻太强了,“酆”feng第一声

2、双洁,1v1,不是生子文【高亮】,受的原型参考“蓝长腺珊瑚蛇”

标签: 男主,护妻狂魔,情有独钟。

第一章 收鬼不成错收妖

苍翠冠林眠万里,长河青空一线天,恰是晴日。

清风穿山越岭过,枝上墨衣垂赤尾,坐有蛇妖。

蛇妖一身墨衣正被一棵迎客柏捧在枝丫上,剑眉入鬓,淡唇轻抿,合着眼在休息。

这蛇妖名叫“玄青辞”,名字是他梦里的这个人取的,这个人一身茶白,摇着一卷竹简弯腰对玄青辞说:

“我看你一身泥巴,黑不隆冬的看不出颜色,叫你小玄如何?”

玄青辞梦到此处笑了,后来自己重新长出些许蛇皮后,这个人又说:

“青色……玄青辞怎样?”

哪知等到自己的蛇皮全长好了,这个人才发觉不对劲。

“你怎么是条蓝的?!”

于是每天嚷嚷着要把自己的蛇皮剥了重新长,可是每次抓住自己后又说:

“青辞……还是蓝色的好看。”

然而眨眼间,这个说着自己蛇身好看的人,却要离开自己,背影越来越远,自己好像快要抓不住他了。

玄青辞的呼吸变得急促起来,拼命向这个背影伸手,眼看着就要抓住他的衣角了,却扑了个空,正苦恼着梦境再次破碎,隐隐感觉到自己的身体正在下坠。

“站住!”

玄青辞猛地打了个机灵,睁眼就看见近在咫尺的地面,吓得赶紧用尾巴勾住自己,倒挂在树上,惊魂未定。

刚刚那个声音……

一瞬间,他似乎看到梦境中的那个人,正缓缓转过身来,快要露出那张他想念了整整四十年的脸孔。

“你若是乖乖受擒,我必不会为难于你。”

“为难?恐怕是魂飞魄散吧!”

是他!

玄青辞猛然抬头,一双赤色竖瞳闪烁着激动和迫切,冲着那声音来源看去。

只见一个身穿茶白色长袍,头戴长冠的男子,右手握着一卷竹简,闯入自己的视线。熟悉的背影、熟悉的声音,玄青辞的心脏几乎快要跳出胸口!

“想收了我?做梦。”

玄青辞被这句话猛然拉回了理智,“捉妖师”三个字突然跳入脑海。

他抬眼看向与男子对峙的妖,对方浑身发红,术法冒着黑气,正处于弱势,眼看着就要被男子收进竹简。他冷哼一声,眉头一皱,连尾巴都没藏起来,就直冲那捉妖师。

捉妖师立刻发现自己正腹背受敌,眼神凛然,迅速拉开与那红影之间的距离,后背却露出了破绽。

玄青辞暗道好机会,正想趁此机会拖住捉妖师,后者却直接无视了自己的攻击,从腰腹间投掷出一枚短刀,飞向红影。

就在此时,红影周身的黑气陡然间暴涨数倍,竟有同归于尽之意!

玄青辞微愣,这才反应过来此事恐有蹊跷。

“不知死活。”

玄青辞觉得这话甚是刺耳,沉气后涌上妖力,就要将银剑刺入捉妖师,却被他反手用一卷竹简给挡住了!

“不分是非。”

玄青辞被这句话戳中,顿时羞愤难堪,赤色竖瞳细了一分。

“害人不利修行,切记。”

玄青辞忽然想起这句话,心中怒气瞬间消散大半。

就在此时,红影再一次大涨黑气,玄青辞意识到必须将捉妖师击败,让红影逃走,否则就连自己也会受到牵连。

于是,他一转手腕,准备从后贯穿捉妖师,却不曾想被对方抢险看破了意图,躲过了一招,在半空中转了个圈,正面对上玄青辞。

就这么一眼,玄青辞的心口咯噔一下,脑中顿然一片空白。

果然是你。

恰在此时,红影冲向二人,周遭树叶循风而起,发出凌然簌声,只见刚刚还遮天蔽日的黑气如今竟化为一团。

捉妖师心下一冷,盯着玄青辞的眼中闪过一丝嘲弄,却依旧把手伸向了他,只是没想到,对方竟躲开了。

这不知好歹的傻子!

玄青辞哪会晓得捉妖师心中所想,以为他要连自己也收了,立刻后退。那捉妖师眼看着玄青辞脱离自己的范围,下意识抓住了他还没来得收的尾巴。

黑气随之紧逼!

“砰!”

玄青辞被撞得眼冒金星,身上还有一个死死压着自己的捉妖师,只好皱紧眉头表示自己的不满。

捉妖师知道那红影刚刚那一招杀伤力十足,若非如此,它也难以逃脱,于是就想把这只来路不明又不知好歹的小妖带离现场,谁知道这小妖竟然勾着自己往树上撞!

结果呢?

他低头看着被自己压于身下的小妖,两眼游离、神色恍惚,一看就知道被撞傻了。满眼嫌弃地想要爬起来,却发现腰上盘着一条蓼蓝色尾巴。

这到底是什么妖?

“松开。”

玄青辞缓了好一会儿才看清眼前的画面,发现那红影已经消失得无影无踪了。

他将视线转向头顶,盯了半晌,只见头顶这人的薄唇微微轻启。

“松开。”

玄青辞这才发现自己的尾巴还盘着对方,想到刚刚的事情,讪讪地缩回了尾巴。

捉妖师爬起来抖了抖身上的尘土,眯起眼睛望向红影逃窜的方向,握着一卷竹简的手逐渐收紧,抬脚就要跟上。

“站住!”

捉妖师一顿,转过头看向玄青辞,眼神中颇有些鄙夷,冷声道:“你还有事?”

玄青辞缓步靠近,眯着眼睛盯住捉妖师漆黑的眼睛,问道:“你不记得我了?”

“我该记得你么?”捉妖师侧头反问他,神色中带着一点抵触,却转过身去正对玄青辞,隐隐有攀谈下去的样子。

玄青辞转了转赤色眸子,一抹失望之色一闪而过。

“抱歉,是我唐突了。”

捉妖师的眉头轻轻皱起,这不是我要的答案。他突然感到极为不适,袖摆一甩就要离开。却在转身一刹那疑惑,那我要的答案是什么?

玄青辞看着这背影,心里不由得紧张起来,顺势跟了上去。

捉妖师随之一顿,望着前方,昂起下巴问道:“你要跟着我?”

“刚刚那道红影……到底是怎么回事?”玄青辞忍不住问出了口,脸上有些发烫。

捉妖师忍不住勾了勾唇角,理所当然地说道:“我是收魂师,自然是来收魂的。”

玄青辞一脸错愕,当下就想,你怎么会是收魂师?

顿时一股失落感涌满心头,他上前两步,故作疑惑不解的样子,不死心地问道:“收魂师?我以为你是捉妖师。”

收魂师一听这话,立刻了然,暗道,我还以为你真的善恶不分。

他转身正面对上玄青辞,直盯那双正躲闪着的赤眸,故意问他:“你现在知道真相了?”

玄青辞轻咳一声,躲避着收魂师直白又有些戏谑的眼神,讪讪地回道:“对不起,打扰你收魂了……”

收魂师听他声音越来越小,略微轻蔑地警告道:“既然如此,你我就此别过,以后再见诸如此类之事,看清楚了再动手,告辞。”

说完就化成一道白光遁入半空,玄青辞一惊,害怕自己又一次被抛下,赶紧尾随其后,将收魂师刚刚对自己说的话抛之脑后。

收魂师紧追那一丝红光,然而就在接近红光的一刹那,那光却轰然不见。

他即刻落地,站立在一村庄的入口,抬眼看去,斗大的三个字刻在柏木木板之上——桃源村。

纵目而望,村内凡人来往,锅盆相碰,人声熙乱,杂乱之声四起,并无妖祟作乱的现象。

收魂师不禁疑惑,转头发现此处四周环山,且为千年柏树林,这座村庄坐落于此,实属大吉之象,可他依旧觉得有些奇怪。

“不可介入人界俗世,不可做有违三界平衡之事,不可擅自动用法力篡改三界规则。”

一道禁令如同一座千尺高的大山,拦在收魂师的面前,让他进不得又退不得。

随后跟来的玄青辞在不远处着地,盯着收魂师的背影看了好半天才抬头往上看。

“桃源村……”

玄青辞呢喃着这名字,然后又看向了收魂师。

收魂师向后方微微瞥了一下眼睛,一甩摆袖置于身后,冷然问道:“你怎么跟来了?不是说了就此别过了么?”

“大师收魂而追至桃源村,却没有立刻进入,可是因为此处的结界?”

被戳中内心的收魂师没有立刻回话,依旧盯着村内来往的人们,眼神颇为复杂。

三界之间皆有结界,如此便可互不干扰,相安无事。若有他界之人进入,小到本界气息紊乱,大到毁天灭地。当然,若非介入人事,于三界也无大碍。

可收魂师并不确定红影妖怪是否会逼得自己动用法力,而影响到人界,故而停留在桃源村入口,久久不踏足其内。

玄青辞见他犹豫再三都没有任何动作,便自顾自地抬脚踏入了结界。

就在此刻,结界出现波动,一圈涟漪随即荡漾开来,在光的照射之下反射出微微波光。

收魂师顿然心惊,本想将玄青辞给拉回来,却不曾想自己也破了结界。

顿时风动而吹起一阵扬土,将其送入桃源村。

“大师你看,这不就进来了么?”

收魂师一时语塞,可如今已经进了结界,只好硬着头皮继续寻找红影的踪迹,然而有一件事让他觉得迫在眉睫,必须马上解决。

“你要跟到何时?”

【作者有话说:开新文了,喜欢的小可爱点点收藏呀,你们的留言是我码字的最大动力!!!欢迎区讨论、催更~么么么~

如果有任何写得奇怪的地方也可以留言我,我看到会第一时间回复的!】

第二章 桃源村内疫病生

“我……”玄青辞被他盯得顿时不敢前进了,眸子一转解释道,“先前是我不对,既然那只鬼因我而逃,那我自是要赔罪。”

“你不是他的对手。”

玄青辞被否认了实力也不恼,他本就是百年小妖,化成人形也不过才四十载,的确不是那红影的对手。可眼前的人就不一样了,若是联手,拿下红影必定不在话下。

那收魂师一眼就看破了玄青辞眼里的算计,冷哼一声:“想联手?别拖我后腿就不错了。”

玄青辞心里不服,可也不再就着这话题谈下去,一咬牙上前走了半步,说:“在下玄青辞,不知大师如何称呼。”

“小妖还配知道我的名字。”

玄青辞听到这话,神情里闪过一丝受伤之意,顿在原地一时接受不过来。

那收魂师转头离开,打算从桃源村内部开始搜索红影,可走了几步后才发现身后一片安静,微愣后转身看见玄青辞神情落寞地站在原地,他心里陡然一颤,别扭地冒出来一句:“我叫阎酆琅。”

话音刚落,他就看见玄青辞错愕的脸上,瞪着两只满是不解的赤眸,依旧站在原地。

“你到底过不过来?”

玄青辞顿时两眼充满异彩,两步并作一步跟上阎酆琅。

就在此时,阎酆琅发现这村子有些不同寻常。

空气中弥漫着浓烈的草药味,村民几乎人手一个药包,奔走之时,神情皆是着急又悲伤,似乎是在经历一场劫难。

玄青辞嗅觉灵敏,仅一丝雄黄味就让他头脑发胀,身前的人变得恍惚起来,知道自己若再不用妖力隔绝气味,怕是要现出原形了。

“诶,你家里也有人染病了?”

“可不是嘛!听闻张家小儿子染病,我那女儿放心不下跑去照顾,谁知道就这么传染上了……现在这药啊,唉……”

“得病的人太多,这药实在是……”

玄青辞听到两位妇人的谈话,看着面无表情走过的阎酆琅,有些失望。于是往旁边迈了一步,对其中一位妇人说:“这位夫人,请问是治病的药材不够么?”

二位妇人见玄青辞双眼赤红,吓得大声叫喊:“妖怪……妖怪啊!”

这声音吸引住了阎酆琅,他转头看见玄青辞被围在中间受打,顿时皱起眉头,暗道,真是个累赘。索性转过身去,准备自行寻找那红影。

“你是妖怪……村里这些天出现的疫病是不是因为你?”

妇人尖锐的声音刺入玄青辞的耳朵,许多画面如同汹涌般挤进脑袋,让他头疼欲裂,两只眼睛更加赤红。

“夫人,我只是想告诉你,药不够了可以去柏树林采。”玄青辞忍着头疼,故作平静地回答,眼睛却往阎酆琅刚刚站过的地方看去,却发现那里早就空无一片,他心里倏地慌张起来。

“还说不是妖怪!柏树林是何等地方,是人可以进去的么!”

玄青辞这才猛然想起来,这柏树林在世人的眼中到底是何等存在,那可是一座妖物盛行,凡人不近的邪山。

“我……”

“吵什么?”

突然,一个苍老的声音传来,两个妇人一听到这声音,立马做出一副恭敬的样子。

玄青辞看见一位身穿灰色布衣长袍,白胡长鬓的老者匆匆而来。

“你们在这里吵扰,家中的病患都不管了是吗?”

二位妇人低着头,迅速交换眼神,说道:“族长息怒,我们这就回去。”

“慢着,”族长叫住了她们,瞥了一眼被她们推搡得衣衫不整的玄青辞,指着他略微气恼地问道,“不道歉就走?”

妇人面面相觑,支支吾吾着好半天才不情不愿地开口,声音细若蚊声,几乎可以忽略不计:“对不起……”

玄青辞也不计较,恭敬地对族长作揖,说:“多谢族长。”

“你刚才说柏树林有药材?”族长小心地问他,眼神中闪烁着希冀。

“族长不怕我是妖怪,是在骗你们?”玄青辞抬眼反问,似乎还在介意刚刚的事情。

族长摸了一把白胡子,故意盯着玄青辞的眼睛,解释道:“我看公子气宇不凡,不像是撒谎之人。”

玄青辞突然冷笑道:“可我就是……”

“迎客柏处进入方圆百尺即可找到族长所需药材。”

阎酆琅打断了玄青辞的话,走过去时,有意无意看了一眼玄青辞。后者讪讪地走到他身后,识相地闭上了嘴,头疼感在接近阎酆琅的一刹那,减弱了很多。

“这位是……”族长上下打量了一下阎酆琅,对方一身茶白纱袍,袖口宽大,腰封之处绣有奇花,置于身前的手中拿着一卷竹简,眉目星朗,气质超然,与周遭格格不入。

阎酆琅对族长说道:“在下是个收魂师,”转而指了指玄青辞,“这个是被我驯化的小妖,名叫玄青辞。”

一听这话,族长的眼神意味深长,摸着白胡子来回看着两人,终于说道:“原来如此……那老夫多谢大师了。”

玄青辞一听到“被我驯化的”几个字,嘴角一抽,心里五味杂陈。

“既然如此,在下便不打扰族长了,告辞。”

族长对着阎酆琅微微弓腰,心中感叹,此人真真是仙人一般。

阎酆琅一转身,被玄青辞压抑着的冷气陡然全散了出来,跟在阎酆琅身后,满脸阴沉,却还不忘小心地隔绝空气中的雄黄味。

前方的阎酆琅很快就捕捉到了他的情绪,微微皱眉并不理解他在不悦什么,却并不打算问他。

村内约莫着有一百来户人家,少说也有百来人,可如今上街的却只有零星的几个。本该到处嬉闹的孩童在这座村庄里却不见踪影,尘土四起的路上嵌着早就稀烂的菜叶子,不远处的小摊贩,台桌上的蒸笼东倒西歪,走近了看,竟能在蒸笼看见尘土枯叶。

完结+番外古代架空小说作者风浔ensy《养什么不好非要养蛇》点评:主题凝炼,集中,议论深刻,有力,震撼人心.情节生动,文章有波澜,读起来深受教益.人物的活动描述得也具体,真实可信,生动有趣,全文结构紧凑,完整,文笔也较流畅.推荐阅读

精彩推荐

猜你喜欢

养什么不好非要养蛇小说[风浔ensy]在线试读

“早就布下结界了,”阎酆琅恨铁不成钢似地瞪了一眼玄青辞,轻嘲道,“等你想起来,那一百多号人都死绝了。”阎酆琅见他神情失落,抬眼望向桃源村,叹了一口气,道:“去找水源,人不可一日无水。”这语气落到阎酆琅耳朵里,似是有些小心翼翼的意味,他意味不明地瞥了一眼玄青辞,哼哼着:“自是当然,你法力这么弱,要是一不小心死了,我还得费工夫收你。”玄青辞知道自己理亏,脸上火辣辣一片,忽地又想起了什么,说道:“糟糕,这是调虎离山之计,乱石那……”玄青辞垂下眼,有些失落,暗自愤恨自己为什么没有多考虑一点。二人走向柏树林,阎酆琅...

2019-07-24 10:02:09

被全星际追捕小说[夜阑妖歌]在线试读

“别那么急赶我走啊,”巴克斯翘着二郎腿坐在沙发上,“你不是想知道妖种的世界吗。”“难得遇上你这种性格的妖种,”巴克斯目光复杂,“在跟你科普妖种世界前,我想问问是谁养你长大的?”“难怪。”巴克斯道。时间转眼过去三天,野狼已经可以自由活动并且动用妖力隐藏自己的妖种样子,季安就下了逐客令。“你终于愿意说了?”季安听这家伙终于愿意说,脚步一转,走到巴克斯对面坐下。“那群家伙有不公开的实验室,你不想被抓去当实验体吧?”“有个传说,在古代,吸血鬼和妖怪与人类共存……”...

2019-07-24 10:02:09

特殊社情管理局小说[白桃苏打]在线试读

但那都是之后的事了。完成了和其他部门的交接工作后,路屿接上了聂闻溪,也算是圆满地完成了自己的工作,可以带着两个下属回去了,夏心悦中途下车,所以他们一并将她捎了回去。路屿降下车窗,对着夏心悦道:“心悦,你的眼睛很特别,有没有兴趣加入我们社情局?”一辆被妖魔隐形的车辆,最终,在一个弯道处发生了侧翻。路屿击毙了变色龙之后,夏心悦就蹲到一旁吐了,她以前连只鸡都没有宰过,现在却眼睁睁地看着一只变色龙被子弹击得血肉横飞。即便她仍然坚定地认为变色龙精有错该杀,可直面死亡,还是让她觉得非常不适。“那等你毕业,考虑来投奔我...

2019-07-24 10:02:09

安全撞鬼指南小说[R先生的猫]在线试读

插入书签轮椅攻了解一下,轮椅...p...a...l...y(这个只能脑补了宝宝们请自助——————如果不是玻璃门窗忽然被层层叠叠的黑影包围的话。作者有话要说:路翀:你的名字就没有取好——执冰者凉凉空荡荡的咨询室,仅在办公桌对面放了一把椅子。...

2019-07-24 10:02:09

主神决定去死小说[质谱仪]在线试读

他亦步亦趋走在林佩身后,去碰林佩的手,却被避开。 只见男孩白软软的小脸上绽放甜甜的笑容:“我听到他们怎么说你了,他们不是都不想和你组队吗?那不如我和你一队。” 倪子蛟说“林哥哥”的时候,心里差点笑破功。 林佩没看他,将匕首插回腰间,走出房间,倪子蛟赶紧跟上去。 比他高大得多的少年回望他一眼,示意他说话。 林佩被队友扔下,心里必定有所不满。倪子蛟抓住漏洞用语言刺激他,在逼迫他和自己站同一战线之余,更有种讽刺的味道。 来者不善。...

2019-07-24 10:02:09

转世不续缘小说[单纯的宁宁]在线试读

万丞相刚下马车,一个仆人就急冲冲地跑过来,急速说道:"万老爷,少爷的心疾又犯了,在后院!"第五章 发病后院种着许多观赏的树木花卉,万崇锋自然不是那风雅之人,当然不是来欣赏美景的,只是想来看看有没有早熟的果子,摘两个尝尝。马车一路平稳来到了万府门前,何思刚下马车就被万府的规模气派震慑到了,门前的两尊石狮威风凛凛,万府的门匾巨大,闪着黄金的光芒,何思一点也不怀疑那就是黄金打造的。万丞相面色慌张起来,拉着何思就急匆匆地冲进了万府。应该是新种的,以前万崇锋没有看到过,不自觉多看了两眼,恍惚中眼前仿佛站着一个穿...

2019-07-24 10:02:09

远古基因[末世]小说[齐氏孙泉]在线试读

“请问是谁留下我的?”秦安问。秦安明白了,这是由幸存者临时组织起来的自救组织。一群人的力量,怎么也比独立的人好太多。走到大堂,入眼瞧见了之前自己走进来的大门,那外面还有之前他砍死的变异哈士奇。此时外面天光大亮,这么说来,他至少睡了十个小时。“你醒了?”“没有谁,这里的人都是逃过来的,你醒了应该也恢复了。这边老板组织的人,所有人轮流执勤对付那些变异的动物。老板在大堂,你过去看看吧。”一个穿着西服的男人看见秦安过来了,走上前去对他点点头:“你醒了?”“是我。小兄弟你身手不错,以前练过?”如果是从外面逃过来的,...

2019-07-24 10:02:09

皇权小说[苏是]在线试读

李季笑眯眯的退了出去,钟泊雅每天都会在御书房里处理政务到正午然后回养心殿用膳。钟泊雅倒是默许了他的行为,餐桌上还多出了几道他以往爱吃的菜。本来御膳房的绿豆汤都是冰镇的,为了消暑,怕他空腹喝冰的伤胃,还特意吩咐了御膳房备着一碗常温的。“没事儿,我不挑的。他这毛病倒是和他这人一样的金贵。”薛延笑了笑。薛延以往会挑下朝的时间去给钟泊雅请安,但是钟泊雅忙,根本不理会他,也不说准不准他走,所以他学乖了,下了朝之后先去趟军营,然后再赶回来,正逢钟泊雅用膳的时间,还能蹭顿饭。钟泊雅面对他的时候话不多,常常沉默不言,而他...

2019-07-24 10:02:09

妖精式情缘小说[白玉悠哉]在线试读

“悠宝来了。”人类世界等着悠宝大人的光临吧。……胆大妄为的小妖精吃到了苦头,面对危险的外界,终于学会了小心谨慎做妖精。千万别小看他身上那个普通的小包,那是具备储物能力的空间宝物。小妖精漂亮的眼睛里闪烁着得意与自由的光芒。幸好脚软的时候,四队透明羽翼还没罢工,得力地带着小妖精拼命逃走。好吧,小妖精其实是被父母忽悠了,即使是人类,无论成年与否,当他们面对着凶残的鲨鱼,一样是没有任何善意可言的,只有吃与不被吃。...

2019-07-24 10:02:09

夜半无人好私语小说[树下晾凉子]在线试读

“天佑!”如今我已然顾不得什么天界规则,反噬与否了,眨眼间,我用仙法灭了所有悍匪,因一时情急,失了理智,怕身份泄露我连随从暗卫也全数杀了。也没想到,天佑会为我挡了那一箭。不对,想来是我自作多情了,他并不是为我,箭是朝秦诗雅去的,他原本就是护着她,为了她,否则任凭他武功再高,怎可在箭尖快刺入我胸膛时赶上替我挡箭。秦诗雅本就受了威胁生命的惊吓,如今被我这杀人魔头盯着,她竟开始口吐白沫,渐入死地了。铁箭入肉的刺耳声音之后,我定睛一看,天佑已中了一箭。接着,我将目光投向死死拽着我的衣角拿我当挡箭牌的秦诗雅。是我的...

2019-07-24 10:02:0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