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全星际追捕小说[夜阑妖歌]在线试读

  • 时间:
  • 来源:阅文林语
点击阅读

“别那么急赶我走啊,”巴克斯翘着二郎腿坐在沙发上,“你不是想知道妖种的世界吗。”“难得遇上你这种性格的妖种,”巴克斯目光复杂,“在跟你科普妖种世界前,我想问问是谁养你长大的?”“难怪。”巴克斯道。时间转眼过去三天,野狼已经可以自由活动并且动用妖力隐藏自己的妖种样子,季安就下了逐客令。“你终于愿意说了?”季安听这家伙终于愿意说,脚步一转,走到巴克斯对面坐下。“那群家伙有不公开的实验室,你不想被抓去当实验体吧?”“有个传说,在古代,吸血鬼和妖怪与人类共存……”

被全星际追捕小说章节试读

《被全星际追捕》作者:夜阑妖歌【完结+番外】

文案:同学眼中的季安:白,好看,学霸,偏远星球来的,没异能

舍友眼中的季安:半夜总是不回来

妖种眼中的季安:永远逮不到的家伙,胆子大到敢跟那个恐怖的家伙谈恋爱

暴龙眼中的季安:有趣,迷人,想……

又名《伪装人类的日子》

注:妖种=吸血鬼+妖怪

普通人季安死后在星际时代苏醒,因为童年的一场变故,变成了一个妖种,即便什么都没做也会被人们喊打喊杀,他最后决定放飞自我

作为妖种,各路人马都想宰了他,然而他还活着

作为人类,他成绩优越,还是人生赢家

人生如戏,全靠演技,事了拂衣去,深藏功与名

#今天的我,仍旧没有掉马呢#

能动手就不动口攻x白天各种装晚上放飞自我受。

内容标签: 强强 星际

搜索关键字:主角:季安 ┃ 配角:弗雷德·艾尔文 ┃ 其它:妖种

第1章 野狼

“他从黑暗中来,踏着白骨与荆棘,犹如恶魔的呢喃让你沉迷,你将长眠于妖种怀中。”

“啪。”

黑发青年用力合上一本破旧厚重的书,却被弥漫出来的灰尘给呛了一下。

“这写的都是什么鬼,妖种哪里有那么夸张……”黑发青年嘀咕着,被旁边路过的图书管理员老大爷听见了。

“小伙子,一看你就是涉世未深,妖种就是这样啊。”老大爷哈哈大笑地说。

黑发青年艰难地扯出一个微笑,道:“大爷,我今天就看到这里了。”

“咦,年轻人,你今天不带回去看吗?”老大爷疑惑地问,这个年轻人是图书馆不多的常驻者,他这个不大又老旧的图书馆是越来越没有人进来了。

“不用了,我先走了。”黑发青年站起身,将书放回架子上。

这个架子最上面写着两个字——妖种。

黑发青年名叫季安,在这个名叫蓝微的星球居住了十八年,而他即将离开这个星球前往另一个星球上大学。

季安走出老旧的图书馆,夏日里的炽热阳光将这片土地照耀得刺人的眼睛。

“这书里讲的妖种跟恶魔一样,还恶魔的呢喃使人无法抗拒……”季安觉得那些描述非常不靠谱,在那些写书人的心中,妖种就那么厉害吗?

季安有一头软顺的短发,细碎的斜刘海温顺地贴着前额,穿着白色上衣,黑色短裤,怎么看怎么人畜无害,绝对不会有人觉得他是人们口中的恶魔妖种。

街道前面匆匆走来几个穿着深绿色军服、拿着激光枪的人,季安脚步微微一顿,这几个人看都没看他一眼,非常利索迅速地从他旁边直接走过去。

蓝微星球没有军队驻扎,只有一些警察。

季安看着那几个人,黑色的瞳孔映射出那些人的倒影。

“咕咕……”肚子发出叫声,季安按了下肚子,把探究放在一边,他早上出来只喝了一管营养剂,现在饿了。

这个名为蓝微的星球发展落后,在这个星球上,繁华的地方不多,季安居住的地方便是一个普通的城镇,他爸妈把他扔给他奶奶后,就离婚各自再婚,这些年,季安完全没有收到他们的消息,也没有抚养费,都是季安奶奶独自把他抚养大。

季安现在站在那对家长面前,估计他们都认不出来。

家里老人去年过世,留给他一套房子以及一笔钱财,不多,季安要去道恩星的卡尔顿大学上学,道恩星在帝都星旁边,物价贵,这让季安不得不开始考虑赚钱的事。

在现在的星际中,蓝微星跟落后的小乡村没区别,在这里,他很难赚到什么钱。

与其他人不一样,季安是个妖种,妖种这个种族在全星际都被喊打喊杀,虽然他们和人类长得差不多,但是妖种会吸食人类的血液,是异类。

季安是半路变成妖种的。

小时候他在山上迷了路,闯进一个山洞里面,山洞里面有个低矮的石柱,上面躺着一个黑色的如同宝石一样的东西,当年他还小,好奇地伸手触碰,结果差点连命都没有了。

后来的事……

他变成妖种了,而且还想起了前世。

季安奶奶隐瞒了这件事,将季安抚养大。

其实他们家本来过得还算宽裕,但因为季安每个月都需要血,星际时代跟他前世不一样,很多食物都是合成的,自然食物贵,季安奶奶不敢一直只买血,经常会买整只的鸡鸭回去,导致这个家慢慢变得拮据起来。

说真的,那些鸡鸭的血味道一言难尽,季安一口人血都没喝过,每月喝那些鸡血鸭血的,他快吐了。

不喝不行,妖种虽然可以吃普通人的食物,但定期的血液进食是必须的,否则他们会虚弱,长期不进食血则会死亡。

季安不自不觉就走到了家门口,这片区域都是独立一户的房子,有院子。

家里有他奶奶留下来的一只母鸡,在他们家财产中排得上名,每天生下来的鸡蛋是现在重要的进项,母鸡被季安奶奶养得膘肥体壮,见季安进来,“咯咯咯”地跑远了。

季安上次进食的是市场上买回来的鸭血,已经快一个月了,现在必须进食某种动物的血了,他不情不愿地打开冰箱的门,里面有一个血袋,是昨天买鸭子回来放的血。

将血袋拿出来放进一个杯子里面,季安拿着杯子,走去打开电视,而后坐在沙发上葛优躺,一手拿遥控器,一手拿杯子。

“现在是新闻播报时间。”

季安随手按了一台,现在是中午,电视大多都在播放新闻。

“臭名昭著的妖种野狼今早在被运向监狱星的途中逃脱了,请监狱星附近星球的民众出门小心安全,有看到此人及时跟警方联络,警方悬赏二十万星际通用币……”

“悬赏啊,”季安皱着眉头吞下鸭血,“二十万,金额还真多。”

这样说来,刚刚他看到的那些军人应该就是来抓那个妖种野狼的。

“哐当。”

“咯咯咯。”

什么声音?

季安迅速把手里的血袋放进冰箱里面,从桌子上拿了几样东西将血袋遮住。

收完血袋,季安才走出门查看情况。

大中午的,阳光非常刺眼,季安在院子里走了一圈,没发现什么异常,不过心里却有种说不上来的异常感觉,似乎有什么东西在附近。

站在原地打量了一会院子,季安决定继续回去看电视。

不对!

季安转身的瞬间,闻到了血腥味,本来以为是刚刚鸭血残留的味道,但是现在细想,根本不是鸭血的那种味道,因为这血的味道比鸭血好闻多了。

要说鸭血他闻起来像臭豆腐,那么这股血味他闻起来就像牛肉面的香味。

想到牛肉面,季安不由得非常思念上辈子的小吃街,这个星际时代的高科技很多,美中不足的就是自然食物贵上天,普通营养剂倒是廉价,但类似牛肉面味的营养剂价格也翻了好几倍。

季安谨慎地朝血腥味浓的方向走去。

他家院子里面有个仓库,里面放置的是一些旧东西,季安闻到的血腥味就是从仓库里面传来的。

“里面有人吗?”季安站在仓库五米之外,询问道。

没动静。

“血腥味太浓了,”沉默了一会后季安又说道,“你是谁?”

还是没有回应。

季安皱眉,迈开脚步走向仓库,刚走一步脑子里突然就浮现出刚刚的新闻。

蓝微星旁边就是监狱星,难道……

不会那么巧吧。

季安刚刚会想直接去打开仓库的门,是因为他仗着自己是妖种,力气方面绝对占优势,而且他还能控制影子,不怕对方会怎么样他,但如果对方也是个妖种怎么办?

季安活到现在只在电视上看见过其他的妖种,他的能力在所有妖种里面算排在哪里他根本不知道。

时间一分一秒过去,季安顶着大太阳,觉得自己进退两难。

报警?想到那二十万星际通用币的悬赏,季安就有点意动,但自己也是妖种,这么干好像又有点不厚道。

思来想去,季安觉得再拖下去,外面那些人可能会找来,到时候也不用纠结,悬赏金没了,那个家伙也被带走。

季安脚下的影子从他脚上的皮肤攀爬上去,一直到他的脖子,而后爬上他的脸上凝固成一个黑色的面具。

地上,他剩余的影子忽然扭动了起来,跟水面泛起涟漪一样,而后他的影子人立而起,跟季安的外形一模一样,季安慢慢后退,而他的影子在慢慢靠近仓库。

影子到了仓库外面,“刷”地拉开仓库的门,一个人形物体猛然从里面倒了出来,衣服上都是血。

影子虽然黑漆漆,看起来没有眼睛,但是季安可以通过影子的“眼睛”来看世界,他被这一身血的家伙吓了一跳,浑身警惕。

过了一会,地上的人没有动静,影子警惕地踢了他一下,这个人只是闷哼了一声,没有动。

影子把这个人的头抬起来观察,这个人就是那个妖种野狼,现在大概是失血过多,筋疲力尽,晕过去了。

季安皱着眉头,眼前这个是个大麻烦,不过这人还挺帅,狂野系的灰发帅哥。

颜控发作……季安盯着地上的妖种。

他对妖种世界不了解,眼前这个妖种正好可以让他了解,季安打定主意后,就立刻行动,将地上的人公主抱起,走去地下室。

野狼体格高大,被季安抱着有些滑稽的感觉。

野狼身上的血液还没有凝固,顺着他的身体流下,有些滴到地上,有些浸湿了季安的衣服,季安将人抱到地下室放下来后,低头就见自己一身的血。

季安这一路抱过来,身体距离野狼很近,能感觉到对方皮肤下血管中血液的流动,伤口流出来的血让季安有些恍惚,牙尖痒痒。

鼻子闻到的皆是甘甜的血的味道,季安像是被蛊惑一样,慢慢凑到对方脖子边……

一阵劲风刮过季安的额头,季安堪堪躲过直面脸部的利爪,瞬间被吓回神。

“你……是谁?”地上的人已经是强弩末路,灰发乱糟糟,露出的绿色双眼却跟狼一样摄人。

第2章 买票

“一个路人,”季安从地上站起来拍了拍身上的灰尘,“想问你一些事,算起来我应该也算救了你,要点情报当报酬应该不过分吧?”

“救我的人?”男人疲倦地闭上眼睛,“呵,你想问什么?”

这家伙态度诡异,听着像是在嘲讽自己,季安眉头扬了扬,也不多说什么废话,直截了当地问:“妖种实力怎么划分?怎么看出等级?”

巴克斯原本以为这是那些家伙无聊的把戏,为的是问出妖种病毒的下落,但是现在看来好像不是?

巴克斯睁开眼睛,也不知道这是哪里,光线昏暗,他看见的人脸上覆盖着简陋的黑色面具,听其声音,不是很老。

“妖种实力划分很简单,最上面的是妖神,目前数量为零。”

巴克斯说完这话,喘了几口粗气。

“妖神下来是妖王,接着是公爵,侯爵,伯爵,子爵,男爵,就这么分。”

这听着越听越像吸血鬼,除了最前面那个妖神跟妖王,后面的等级划分明显就是以前吸血鬼的等级划分。

季安在思考的时候,男人没有出声。

过了一会,巴克斯道:“你是新生的妖种?”

“嗯?”季安回神,“为什么这么问。”

“只有新生的小崽子才会问这些问题。”巴克斯道。

新生的小崽子季安:“……”

“能给我一些纱布吗?”巴克斯问。

季安看着男人身上一身的血,转身离开去找纱布。

巴克斯绿色的眼睛中倒映着对方的背影,这个妖种的违和感非常强,看不出他的实力,新生的妖种不应该让他看不出。

失血过多让巴克斯眼前一黑,难以忍受的眩晕感直冲脑袋。

季安回来的时候,看到那个男人已经完全躺在地上了,要不是胸口还有起伏,季安都快认为那是一具尸体了。

季安手拿一个药箱快步走过去,将人扶起来靠着墙壁。

这人上半身的衣服差不多都成破布了,季安直接一把拽下来,对方蜜色的胸肌瞬间就露出来了。

季安的注意力在对方腹部那个非常深的伤口上,那个伤口还在流血,季安眉头一挑,这家伙能活到现在真是奇迹,或者说刚刚还能保持清醒的意志即使奇迹了。

将药盒打开,季安拿出止血药的罐子,把药粉洒在他的伤口上,除了腹部一个很深的伤口之外,大腿上面也有一个,应该是被利器之类的东西刺中留下的,这个伤口也很深。

其他的就是一些小伤口,季安洒药粉的时候,对方眉头紧皱着。

季安顺便将他的裤子一起扯下来了,把对方绑得跟木乃伊差不多,没办法,对方遍体鳞伤,没一处好肉。

将一个伤患丢在阴凉的地下室有点不大好,季安看着木乃伊一样的男人沉吟片刻,去房子里面拿了一件被子过来盖在男人身上。

妖种的体质他自己亲身体验过,这种程度应该还不至于感冒,包扎完他还得去处理一下院子那边的血迹。

季安在这边包扎野狼的时候,在城镇中央的地带,有一个人正恶狠狠地看着几个下属。

“让你们找个重伤的人,居然到现在都找不到?你们全部都是废物吧!”穿着深绿色军服的金发青年暴怒地摔了自己手里的通讯器,“一个个都是废物!”

被他骂废物的这几个人不敢反驳,有一个人唯唯诺诺地说道:“维尔德大人……我们会更加努力去找,一定可以找到人的……”

“努力?!”维尔德更加愤怒了,“去他·妈的努力,你难道不知道妖种的自愈能力有多强吗!等他恢复了一些妖力就可以伪装成普通人的样子了!我们还去哪里抓人!”

维尔德怒火中烧,这次的运送任务他本来没当回事,没想到人居然半路跑了!他回去绝对会被那些家伙笑死的!

这种耻辱……绝对不行!

维尔德握紧拳头,道:“全部给我打起精神,今天晚上绝对要把人带到我面前!”

“是!”

季安坐在公交车上,正在打哈欠,突然打了个喷嚏,生理性盐水出来了不少,他中午没睡觉,现在有点困。

他们这里去道恩星的票是有定量的,上次的票已经卖完了,今天下去会新到一些票,他得赶紧去抢。

窗边闪过几个军人的影子,季安拖着下巴看他们远去的背影,心里琢磨着这些人会不会找到他那里去。他刚刚出来的时候,在地下室门口喷洒了味道很浓的农药,掩盖住那个野狼的气息,应该不会被找到。

至于野狼的嗅觉遭到摧残……他忍忍就行了。

悬浮公交车开向城市边缘的飞船售票站,现在的悬浮公交车速度比季安上辈子的公交车快很多,季安在车上闭着眼睛睡了一阵后,智能终端叫醒了他。

智能终端是一条环在手腕上、外形跟二十一世纪的手表很像的电子产品,它环上的屏幕不大,但可以投射屏幕,现在人们主要就是使用这个投射的屏幕来看东西。

“一号飞船售票站到了,请到站的乘客下车。”

车上的广播重复循环,季安顺着人·流下车。

飞船售票站附近有很多低矮建筑,看起来像一个繁华的小城镇,街上商品琳琅满目,来往的人各色各样。

“这位小哥,进来喝一杯吗?”一个浓妆的女人笑眯眯地凑过来询问。

“不用了。”季安摇头。

穿过人群,季安看到了自己的目的地——飞船售票处。

那飞船售票处大排长龙,今天是出新票的时间,想要乘坐飞船离开蓝微星的人不少,季安只是其中一个而已。

慢慢往前挪动,季安心里祈祷轮到自己的时候千万不要售完,要不然他就白费很多功夫了。

完结+番外古代架空小说作者夜阑妖歌《被全星际追捕》点评:节生动,文章有波澜,故事情节具有吸引力,人设丰满,力荐阅读

精彩推荐

猜你喜欢

被全星际追捕小说[夜阑妖歌]在线试读

“别那么急赶我走啊,”巴克斯翘着二郎腿坐在沙发上,“你不是想知道妖种的世界吗。”“难得遇上你这种性格的妖种,”巴克斯目光复杂,“在跟你科普妖种世界前,我想问问是谁养你长大的?”“难怪。”巴克斯道。时间转眼过去三天,野狼已经可以自由活动并且动用妖力隐藏自己的妖种样子,季安就下了逐客令。“你终于愿意说了?”季安听这家伙终于愿意说,脚步一转,走到巴克斯对面坐下。“那群家伙有不公开的实验室,你不想被抓去当实验体吧?”“有个传说,在古代,吸血鬼和妖怪与人类共存……”...

2019-07-24 10:02:04

特殊社情管理局小说[白桃苏打]在线试读

但那都是之后的事了。完成了和其他部门的交接工作后,路屿接上了聂闻溪,也算是圆满地完成了自己的工作,可以带着两个下属回去了,夏心悦中途下车,所以他们一并将她捎了回去。路屿降下车窗,对着夏心悦道:“心悦,你的眼睛很特别,有没有兴趣加入我们社情局?”一辆被妖魔隐形的车辆,最终,在一个弯道处发生了侧翻。路屿击毙了变色龙之后,夏心悦就蹲到一旁吐了,她以前连只鸡都没有宰过,现在却眼睁睁地看着一只变色龙被子弹击得血肉横飞。即便她仍然坚定地认为变色龙精有错该杀,可直面死亡,还是让她觉得非常不适。“那等你毕业,考虑来投奔我...

2019-07-24 10:02:04

安全撞鬼指南小说[R先生的猫]在线试读

插入书签轮椅攻了解一下,轮椅...p...a...l...y(这个只能脑补了宝宝们请自助——————如果不是玻璃门窗忽然被层层叠叠的黑影包围的话。作者有话要说:路翀:你的名字就没有取好——执冰者凉凉空荡荡的咨询室,仅在办公桌对面放了一把椅子。...

2019-07-24 10:02:04

主神决定去死小说[质谱仪]在线试读

他亦步亦趋走在林佩身后,去碰林佩的手,却被避开。 只见男孩白软软的小脸上绽放甜甜的笑容:“我听到他们怎么说你了,他们不是都不想和你组队吗?那不如我和你一队。” 倪子蛟说“林哥哥”的时候,心里差点笑破功。 林佩没看他,将匕首插回腰间,走出房间,倪子蛟赶紧跟上去。 比他高大得多的少年回望他一眼,示意他说话。 林佩被队友扔下,心里必定有所不满。倪子蛟抓住漏洞用语言刺激他,在逼迫他和自己站同一战线之余,更有种讽刺的味道。 来者不善。...

2019-07-24 10:02:04

转世不续缘小说[单纯的宁宁]在线试读

万丞相刚下马车,一个仆人就急冲冲地跑过来,急速说道:"万老爷,少爷的心疾又犯了,在后院!"第五章 发病后院种着许多观赏的树木花卉,万崇锋自然不是那风雅之人,当然不是来欣赏美景的,只是想来看看有没有早熟的果子,摘两个尝尝。马车一路平稳来到了万府门前,何思刚下马车就被万府的规模气派震慑到了,门前的两尊石狮威风凛凛,万府的门匾巨大,闪着黄金的光芒,何思一点也不怀疑那就是黄金打造的。万丞相面色慌张起来,拉着何思就急匆匆地冲进了万府。应该是新种的,以前万崇锋没有看到过,不自觉多看了两眼,恍惚中眼前仿佛站着一个穿...

2019-07-24 10:02:04

远古基因[末世]小说[齐氏孙泉]在线试读

“请问是谁留下我的?”秦安问。秦安明白了,这是由幸存者临时组织起来的自救组织。一群人的力量,怎么也比独立的人好太多。走到大堂,入眼瞧见了之前自己走进来的大门,那外面还有之前他砍死的变异哈士奇。此时外面天光大亮,这么说来,他至少睡了十个小时。“你醒了?”“没有谁,这里的人都是逃过来的,你醒了应该也恢复了。这边老板组织的人,所有人轮流执勤对付那些变异的动物。老板在大堂,你过去看看吧。”一个穿着西服的男人看见秦安过来了,走上前去对他点点头:“你醒了?”“是我。小兄弟你身手不错,以前练过?”如果是从外面逃过来的,...

2019-07-24 10:02:04

皇权小说[苏是]在线试读

李季笑眯眯的退了出去,钟泊雅每天都会在御书房里处理政务到正午然后回养心殿用膳。钟泊雅倒是默许了他的行为,餐桌上还多出了几道他以往爱吃的菜。本来御膳房的绿豆汤都是冰镇的,为了消暑,怕他空腹喝冰的伤胃,还特意吩咐了御膳房备着一碗常温的。“没事儿,我不挑的。他这毛病倒是和他这人一样的金贵。”薛延笑了笑。薛延以往会挑下朝的时间去给钟泊雅请安,但是钟泊雅忙,根本不理会他,也不说准不准他走,所以他学乖了,下了朝之后先去趟军营,然后再赶回来,正逢钟泊雅用膳的时间,还能蹭顿饭。钟泊雅面对他的时候话不多,常常沉默不言,而他...

2019-07-24 10:02:04

妖精式情缘小说[白玉悠哉]在线试读

“悠宝来了。”人类世界等着悠宝大人的光临吧。……胆大妄为的小妖精吃到了苦头,面对危险的外界,终于学会了小心谨慎做妖精。千万别小看他身上那个普通的小包,那是具备储物能力的空间宝物。小妖精漂亮的眼睛里闪烁着得意与自由的光芒。幸好脚软的时候,四队透明羽翼还没罢工,得力地带着小妖精拼命逃走。好吧,小妖精其实是被父母忽悠了,即使是人类,无论成年与否,当他们面对着凶残的鲨鱼,一样是没有任何善意可言的,只有吃与不被吃。...

2019-07-24 10:02:04

夜半无人好私语小说[树下晾凉子]在线试读

“天佑!”如今我已然顾不得什么天界规则,反噬与否了,眨眼间,我用仙法灭了所有悍匪,因一时情急,失了理智,怕身份泄露我连随从暗卫也全数杀了。也没想到,天佑会为我挡了那一箭。不对,想来是我自作多情了,他并不是为我,箭是朝秦诗雅去的,他原本就是护着她,为了她,否则任凭他武功再高,怎可在箭尖快刺入我胸膛时赶上替我挡箭。秦诗雅本就受了威胁生命的惊吓,如今被我这杀人魔头盯着,她竟开始口吐白沫,渐入死地了。铁箭入肉的刺耳声音之后,我定睛一看,天佑已中了一箭。接着,我将目光投向死死拽着我的衣角拿我当挡箭牌的秦诗雅。是我的...

2019-07-24 10:02:04

不羡小说[一头蒜]在线试读

“七月半的生辰,今日七月初一,还有半个月就要及冠了。”顾侯爷几天前因顾回生病一事,广撒帖子,谁能治好顾回的病,谁便会余生家财万贯娇妻美妾。后又来许多背桃木剑的白衣道士,在庭院中贴符咒,设结界,挥桃木剑,忙活一通,病情反倒重了,顾回一开始还能下地走路,直接变成卧床不起,不省人事。“敢问顾小侯爷生辰?”花明微笑道:“贫道别的不敢保证,唯有驱鬼除妖最为拿手,还请阁下带贫道去侯府,救得他性命。”捕头听他说大话,不由展了展眉毛,无奈道:“不……”年轻捕头张大嘴巴,吃惊的看着他,半晌说不出话来。...

2019-07-24 10:02:0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