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殊社情管理局小说[白桃苏打]在线试读

  • 时间:
  • 来源:阅文林语
点击阅读

但那都是之后的事了。完成了和其他部门的交接工作后,路屿接上了聂闻溪,也算是圆满地完成了自己的工作,可以带着两个下属回去了,夏心悦中途下车,所以他们一并将她捎了回去。路屿降下车窗,对着夏心悦道:“心悦,你的眼睛很特别,有没有兴趣加入我们社情局?”一辆被妖魔隐形的车辆,最终,在一个弯道处发生了侧翻。路屿击毙了变色龙之后,夏心悦就蹲到一旁吐了,她以前连只鸡都没有宰过,现在却眼睁睁地看着一只变色龙被子弹击得血肉横飞。即便她仍然坚定地认为变色龙精有错该杀,可直面死亡,还是让她觉得非常不适。“那等你毕业,考虑来投奔我

特殊社情管理局小说章节试读

《特殊社情管理局》作者:白桃苏打【完结+番外】

文案:这世间魑魅魍魉,妖魔横行,阳光下海晏河清,阴暗处污浊不堪,看尽人间百态,最龌龊的还数人心。

……

单元故事,架空世界,妖魔背景,社会发展水平与现实相近。

允许同性婚姻,建国后可以成精,还可以变鬼。

一。

自古七情六欲,皆生魔魅。故设立特殊社情管理局,镇喜于华东,镇怒于华南,镇哀于华中,镇欲于华北,镇爱于东北,镇乐于西北,镇恶于西南。

二。

晏庭这二十年来做过最傻最后悔的事情,就是没算好调职的时间,调任通知在他和路屿领证前一天提前到来,导致太太打死不肯去民政局,“未婚夫”迟迟转不了正。甚至一度从老公沦为炮友,造就了连换七个电话号码都被拖黑的不斐战绩。

三。

路屿办案时磕了脑袋,闲赋在职时被局长安排了接待上级局来宾的重任,谁知道那个长得很好看的副局长,一见面就揩了他的油。更令路屿气愤的是,平日里与他称兄道弟的同事们,纷纷转过头视而不见。

气,世风日下,职场潜规则,同事冷暴力。

微博:白桃苏打不含糖

排雷:双cp,副cp有生子。

本文纯属虚构!文中地点请勿与现实挂钩。

内容标签: 灵异神怪 破镜重圆 现代架空 悬疑推理

搜索关键字:主角:路屿,晏庭 ┃ 配角:聂闻溪,谢应许 ┃ 其它:副cp含生子情节慎入。

第1章 001

这是聂闻溪第一次自己一个人出远门儿,他从青城山下来,转了大巴,坐了地铁,上了飞机,落地之后又转乘机场快线,一路跋山涉水,车马劳顿,可他顾不上疲惫,反倒是满心的忐忑。

这一次出门,是为了到单位办理入职手续,算起来,这份工作还是家里托了关系给他找的。听说现在的人都不怎么待见关系户,他从小到大又没什么和陌生人打交道的经验,眼下即将面对一个新的工作环境和一群新的同事,要说心里不紧张,那是绝不可能的——还远不到单位,聂闻溪就已经紧张到手心直冒汗了。

据说他的上司是个年轻有为的男人,家里对这位组长的评价很高,就是不知道这种年纪相差不大的年轻人,究竟好不好相处?还有新同事们……聂闻溪心里惴惴不安,未来的同事们都是什么样的脾气性格?他自认不是个聪明人,那些人会不会喜欢他?

怀揣着这样那样的复杂心思,聂闻溪坐上了从机场发往市区的快线。这种机场快线半小时发一班,但从不按时走,一般都是等人坐满了才发车,好处是坐满了就出发,坏处是坐不满就老走不了。但这一次,聂闻溪运气还不错,坐上去不到十分钟,就满座了。

坐在聂闻溪身旁的是个挺年轻的姑娘,个子娇小,顶着一头亚麻色的长发,一上车就直奔他过来。想来也是,比起身边油腻的中年男人和穿着西装神色傲慢的白领,长得清秀又拘谨的小年轻,似乎更容易得到女孩的青睐——即便只是短短几个小时的路程。

邻座这位姑娘十分健谈,坐下来没几分钟,就开始和聂闻溪搭话:“小哥哥,你这是要到哪儿去呀?”

聂闻溪很少能接触到这个年纪活泼热情又似乎不带什么恶意的姑娘,不禁有些紧张,他将双手放在膝盖处正襟危坐,指节不自然地有些蜷缩,但还是认真答了话:“进城,去报到。”

“报到?”姑娘闻言,歪着脑袋打量着他,“你还是个学生吗?这么早就去报到的吗?”

“工作了,现在是准备到单位去报到。”聂闻溪嗓子眼有些发紧,但好在说话的对象是个软声细语的姑娘,她轻缓温和的搭腔,略微缓解了聂闻溪紧张的情绪。

“看不出来嘛,感觉你年纪应该不大,没想到就工作了。”姑娘将脚边的包拎起来抱到胸前,她亚麻色的长发,随着笑起来的动作轻轻地甩动着,整个人看起来温暖又俏皮。

聂闻溪之前没敢往人姑娘脸上瞧,总觉得自己一个男孩子直勾勾地盯着人姑娘的脸看,有些失礼,但俩人聊着聊着渐渐熟络起来,他也就抬眼看清了姑娘的长相。

这姑娘五官都只能算得上清秀,但那双眼睛又黑又亮,尤为引人注目。那双灵动的眸子往她脸上一嵌,便如同画龙点睛一般,点亮了整张脸……总而言之,就是那种看起来很舒服的长相,加上她气质柔和温软,很容易让人心生好感。

聂闻溪注视着她的眼睛,突然心下一松,不知怎么的就把心里话给说出来了:“我其实有点紧张。”

“紧张?为什么呀?”

聂闻溪不知道该用什么词去形容那双盈盈注视着自己的眼睛,就像是密林中静谧而深邃的湖泊,湖水清凉清澈,浮动着名为温柔的涟漪,光是被注视着,就很想掏心掏肺地跟她说说心里话。聂闻溪斟酌着字句,组织了言语:“就是,要到一个完全陌生的环境里去,有些忐忑,我这人嘴笨,不会说话,也不知道人家会不会喜欢我。”

“你从哪儿来的呀?”姑娘问。

“青城山,我家在青城山上。”

“哦,四川人呀。”姑娘笑了笑,下一秒,熟练地切换了四川话,“怕撒子嘛,你辣么好,他们肯定会喜欢你嘞。”

“你也是四川人?”

“不,我是恶城本地人。”姑娘摇了摇头,垂坠感极好的发尾扫过肩头,丝丝垂落下来,阳光透过车窗巨大的玻璃,被翻飞的发丝震碎,散落了一地碎光。即便事情过去了很多年,很多东西已经随着时间的流逝变得物是人非,这个场景却一直被聂闻溪珍藏在心底,这是他下山之后遇到的第一份善意,温暖熨帖,弥足珍贵。

“你是第一次来恶城吗?”

“嗯。”聂闻溪露出了一个略带腼腆的笑容。

“那我给你说说这儿有什么好吃的吧,好吃又不贵。”

“好。”

恶城机场建在城郊,距离市区不算近,快线需要绕山行驶将近40公里,才能进入城区。大概是近郊的缘故,这一路上车辆很少,聂闻溪和姑娘聊着恶城的风俗和美食,转眼路程就过了半。

正说到大学城前面的小吃街时,姑娘忽然话音一顿,聂闻溪抬眼,就见原本一直笑着的姑娘神色一凝,抬手指向前方:“你看见了吗?你看见那辆车了吗?”

聂闻溪一愣,顺着她手指的方向看过去,弯道处杂草丛生,但并没有姑娘所说的车辆:“那儿什么也没有,你看到了什么吗?”

“车,一辆侧翻的车……上面还有人!”姑娘突然惊叫起来。

聂闻溪眼睁睁地看着他们乘坐的快线驶过弯道,空无一物的山路仿佛受到检阅一般,在他面前展现了全貌,他不禁打了个哆嗦——那里真的什么都没有。

“停车,师傅停车!停一下车!”姑娘尖叫着让车停了下来,她快速地越过聂闻溪,朝着车门的方向奔去,三步并作两步蹿下了车。只见她朝着之前经过的弯道疾走了几步,然后转过来朝着车上的乘客喊道:“你们都没有看见吗?那里有辆车出车祸了,上面还有人,他们需要帮助!”

说实话,这种事情搁谁碰上了都会心里发毛,车上的人纷纷面面相觑,要么摇了摇头,要么沉默不出声。司机见状也开始有些害怕,他扭头跟姑娘说:“小姑娘,别闹了,那什么都没有!我不可能在这停很久,你要么上来,要么下车。”

姑娘咬着牙,视线从车窗这一侧的乘客脸上一一扫过,见他们纷纷避开了自己的目光,终于道:“那我下车。”

司机想了想,又说:“姑娘你可想好了,这儿除了大巴很少有车过,快线中途也不上人,这儿前不着村后不着店的,你连出租都打不到。赶紧上车吧,我们该走了。”

“谢谢师傅,我下车。”姑娘摇了摇头,道了谢。

聂闻溪看着那姑娘孤身站在路边的模样,也不知道是出于不放心把她一个小姑娘丢在这荒凉的山路边上,还是心里真的相信她在那个地方看到了什么……总之他飞快地抓起了自己的包,还有姑娘丢在座椅上的行李:“师傅,等一下,我跟她一块儿下车。”

几分钟后,两个人站在原地,看着机场快线扬长而去。

姑娘看向聂闻溪,郑重其事道:“小哥哥,你相信我,那里真的出车祸了,但是我不知道为什么你们都看不到。可能也是因为这样,所以才没有人来施救,但是上面真的还有活人,我们要救他们。”说着,她掏出手机,准备拨打120,被聂闻溪一把按住了。

“等一等,我看不见,车上的人也看不见,救护车即便来了,也不一定能解决问题,先别急着打电话。”

“那怎么办呀?”

“要不我们先过去看看?”聂闻溪提议道。

姑娘点了点头:“行,那你跟我来。”说着,她一把拽起聂闻溪的一只胳膊,聂闻溪换了只手,拎起了他和姑娘两个人的行李。

“我自己来吧。”

“不用。”

姑娘也不和他客套,两人踏进路边的草地,朝着弯道处一脚深一脚浅地走了过去,一路上,姑娘都紧紧地攥着聂闻溪的手,紧得甚至有些微微发颤,搞得聂闻溪也跟着她一块儿紧张了起来。

“你在害怕吗?”聂闻溪问。

“废话,当然害怕,就我一个人能看到,会是什么好事吗?”姑娘回头瞥了他一眼,随着两人距离车辆越来越近,她看得也越来越清楚,那辆出事的车上都是些孩子,十一二岁,每一个都是父母的心尖宝,“可害怕又能怎么样?害怕就能视而不见吗?”

“你一直都能看见吗?我是说,有没有可能看到的是鬼影或者是海市蜃楼什么的?”

“一直能看见,而且越来越清楚了……以及,这里没有形成海市蜃楼的条件。”姑娘冷静地回答,“我这双眼睛,从小到大就没有出过差池,你信我一次。”

“……好。”聂闻溪跟着姑娘一路摸索着前进,渐渐靠近了姑娘所说的事发地。

“我们到了。”姑娘抓住聂闻溪的手,向前探去。令人惊讶的是,在远离路面,杂草丛生的地方,聂闻溪伸手一探,竟然真的摸到了一个硬物——那是属于车辆外壳的触感。

这里真的有一辆看不见的车存在。

“现在我相信你了,可我们下一步该怎么办?”

“我不知道!!”姑娘揉了把头发,把她亚麻色的长发揉成了一团稻草,“我都搞不懂为什么你们会看不见!这中巴车侧翻了,门压在下面,光凭我们也抬不起来,敲开玻璃进去吗?”

“先等等。”聂闻溪犹豫了片刻,然后毅然决然地掏出了手机,调出了他新领导的号码按下了拨通键,屏幕上,“路屿”两个字跳动了数秒之后,电话被接通了。

电话那头传来了一个清冷好听的男声:“喂,聂闻溪吗?你到了?”

第2章 002

路屿是在结案报告写到一半的时候接到新人电话的,电话那头拘谨的年轻人,斟酌着字句说明了来意:“领导,我还没到,提前给你打电话是因为我现在遇到了一个挺棘手的问题,我在进城的公路边上,遇上了一场车祸。”

“车祸?你没事吧?”路屿瞬间坐直了身子,到底是已经纳入手底下的人,对于聂闻溪的安全,他还是很关注的。

“我没事,出车祸的不是我。”聂闻溪顿了顿,“我说棘手,是因为这辆遭遇车祸的车上现在还有幸存者,但是包括我在内,没人能看到这辆车。”

“嗯?”

“只有一个姑娘能看见,我、我相信她……”

“说说具体情况。”路屿用下颚和肩膀夹住手机,手指漫不经心地在键盘上敲击着,少顷,他动作一顿,“……你是说,虽然你也看不见,但是你相信她?”

“对……”

路屿沉默了片刻:“聂闻溪,你是从青城山下来的,你有多特殊你自己应该清楚,连你都看不到,就算这样也还是相信她?”

“领导,下山前我爷爷对我说,人外有人天外有天,我信她,况且我虽然看不到,但是能摸到这里真的有一辆车!”

“我明白了,把你的坐标发过来,我们马上出发。”路屿一顿,“还有,以后叫老大吧,别叫领导,怪别扭的。”

挂断电话后,路屿合上面前的电脑,朝着门外扬声道:“明薇,跟我出去一趟。”

“我不是内勤吗?”被叫到名字的时候,西北区恶城特殊社情管理局行动组唯一的女孩子正蹲在椅子上,以一种蜷缩且扭曲的姿势,给自己的双脚涂指甲油。

路屿环视了一圈空荡荡的办公室,对明薇摊了摊手。

“……好吧,咱们去哪儿?”涂完左脚小拇指的明薇叹了口气,看向已经整装待发的路屿。

“接新人,顺便处理个案子。”路屿说着,隔空朝明薇抛来个东西,明薇伸手接住一看,是车钥匙,“出发吧。”

明薇勾着钥匙圈轮了两圈,龇牙咧嘴地将甲面还未干透的脚塞进了鞋里:“……行吧。”

…………

沦为司机的前内勤·明薇小姐,开着局里的外勤车飞驰在驶向城郊机场方向的道路上,不是自己的车不心疼,油门一脚一脚往下踩,车速越提越快,少顷,她扭头对稳稳坐在副驾上对她的车速似乎没有半点异议的路屿说:“我超速了哦。”

“别看我,看路。”路屿不为所动,“执法单位免除超速罚款。”

“接个新人而已,用得着那么赶吗?”明薇不解地问。

“接新人倒是不赶,但那个要顺道处理的案子赶时间,听新人说情况危急,耽搁不起时间。”路屿解释了一句。

“具体什么情况?”明薇又问。

“还不清楚,得先过去看看再说。”

十几分钟后,明薇平稳地将车停在了路边,等在路边的聂闻溪顿时来了精神:“老大?!是你吗?”

“对。”路屿边下车边打量看起来精神还不错的新人,确认他安然无恙后,将目光投向聂闻溪身后,看起来有些局促和忐忑的女孩,“你好,别紧张,能告诉我们那辆车在哪儿吗?”

聂闻溪立马转头给路屿指了个方向:“在那儿!能看到吗?”

“不行,”路屿皱起眉头,转头看了一眼明薇,后者摇了摇头,摊手表示爱莫能助。

路屿“啧”了一声,饶有兴致地看着女孩:“姑娘,我是路屿,恶城特殊社情管理局行动组负责人,你的眼睛很有意思。”

女孩猛地退后了一步,挪开了目光。

“别怕,我没有恶意,”路屿举起双手,手心朝外,做了一个安抚的手势,“我身边这位是我的同事明薇,你们叫薇姐就好。”

“薇姐好。”聂闻溪赶紧出声叫了一声,打破了这略微有些尴尬的气氛。

“你们好呀,”明薇从路屿身侧探出半个身子,朝两人挥了挥手,“可以呀两位,为了与你们相见,我可是一路超速过来的。”

“不好意思。”

路屿由着他们客套了几句,然后截住了话题:“姑娘贵姓?”

“夏、夏心悦。”

“心悦,可以这样称呼吗?”路屿微微欠身,直视眼前的少女,这其实是个稍稍有些亲昵的称呼方式,可路屿气质实在是很好,容貌清隽,细腰长腿,半长的黑风衣将整个人衬托得极为挺拔俊俏,鬼使神差地,夏心悦点了点头。

“走吧,闻溪和心悦跟我过去,明薇你留在这,视情况请求支援。”路屿说完,率先朝着车的方向走去。聂闻溪和夏心悦对视了一眼,匆匆跟了上去。

“心悦,描述一下车的情况。”

“是一辆大巴车,就是平时旅行社会用的那个型号,侧翻,车轮的方向朝向我们,车门被压在下面……”转眼间,几人就走到了车旁,路屿停下来,伸手向前,果然摸到了,他转头看向夏心悦时,女孩正好说完下半段,“我转到前面去,从前挡风玻璃那儿往里看,里面都是些孩子,应该是学校包车出去做什么活动吧?”

“那你能看到车牌号吗?”

“能,看得很清楚。”夏心悦如梦初醒,朝着车头的方位快步走过去,弯腰扒开了地上肆意生长的枝杈,随即转头道,“车牌号是恶A26286。”

完结+番外古代架空小说作者白桃苏打《特殊社情管理局》点评:全文结构紧凑,完整构思新颖,题材独具匠心,文章文采盎然,推荐阅读!

精彩推荐

猜你喜欢

特殊社情管理局小说[白桃苏打]在线试读

但那都是之后的事了。完成了和其他部门的交接工作后,路屿接上了聂闻溪,也算是圆满地完成了自己的工作,可以带着两个下属回去了,夏心悦中途下车,所以他们一并将她捎了回去。路屿降下车窗,对着夏心悦道:“心悦,你的眼睛很特别,有没有兴趣加入我们社情局?”一辆被妖魔隐形的车辆,最终,在一个弯道处发生了侧翻。路屿击毙了变色龙之后,夏心悦就蹲到一旁吐了,她以前连只鸡都没有宰过,现在却眼睁睁地看着一只变色龙被子弹击得血肉横飞。即便她仍然坚定地认为变色龙精有错该杀,可直面死亡,还是让她觉得非常不适。“那等你毕业,考虑来投奔我...

2019-07-24 10:01:59

安全撞鬼指南小说[R先生的猫]在线试读

插入书签轮椅攻了解一下,轮椅...p...a...l...y(这个只能脑补了宝宝们请自助——————如果不是玻璃门窗忽然被层层叠叠的黑影包围的话。作者有话要说:路翀:你的名字就没有取好——执冰者凉凉空荡荡的咨询室,仅在办公桌对面放了一把椅子。...

2019-07-24 10:01:59

主神决定去死小说[质谱仪]在线试读

他亦步亦趋走在林佩身后,去碰林佩的手,却被避开。 只见男孩白软软的小脸上绽放甜甜的笑容:“我听到他们怎么说你了,他们不是都不想和你组队吗?那不如我和你一队。” 倪子蛟说“林哥哥”的时候,心里差点笑破功。 林佩没看他,将匕首插回腰间,走出房间,倪子蛟赶紧跟上去。 比他高大得多的少年回望他一眼,示意他说话。 林佩被队友扔下,心里必定有所不满。倪子蛟抓住漏洞用语言刺激他,在逼迫他和自己站同一战线之余,更有种讽刺的味道。 来者不善。...

2019-07-24 10:01:59

转世不续缘小说[单纯的宁宁]在线试读

万丞相刚下马车,一个仆人就急冲冲地跑过来,急速说道:"万老爷,少爷的心疾又犯了,在后院!"第五章 发病后院种着许多观赏的树木花卉,万崇锋自然不是那风雅之人,当然不是来欣赏美景的,只是想来看看有没有早熟的果子,摘两个尝尝。马车一路平稳来到了万府门前,何思刚下马车就被万府的规模气派震慑到了,门前的两尊石狮威风凛凛,万府的门匾巨大,闪着黄金的光芒,何思一点也不怀疑那就是黄金打造的。万丞相面色慌张起来,拉着何思就急匆匆地冲进了万府。应该是新种的,以前万崇锋没有看到过,不自觉多看了两眼,恍惚中眼前仿佛站着一个穿...

2019-07-24 10:01:59

远古基因[末世]小说[齐氏孙泉]在线试读

“请问是谁留下我的?”秦安问。秦安明白了,这是由幸存者临时组织起来的自救组织。一群人的力量,怎么也比独立的人好太多。走到大堂,入眼瞧见了之前自己走进来的大门,那外面还有之前他砍死的变异哈士奇。此时外面天光大亮,这么说来,他至少睡了十个小时。“你醒了?”“没有谁,这里的人都是逃过来的,你醒了应该也恢复了。这边老板组织的人,所有人轮流执勤对付那些变异的动物。老板在大堂,你过去看看吧。”一个穿着西服的男人看见秦安过来了,走上前去对他点点头:“你醒了?”“是我。小兄弟你身手不错,以前练过?”如果是从外面逃过来的,...

2019-07-24 10:01:59

皇权小说[苏是]在线试读

李季笑眯眯的退了出去,钟泊雅每天都会在御书房里处理政务到正午然后回养心殿用膳。钟泊雅倒是默许了他的行为,餐桌上还多出了几道他以往爱吃的菜。本来御膳房的绿豆汤都是冰镇的,为了消暑,怕他空腹喝冰的伤胃,还特意吩咐了御膳房备着一碗常温的。“没事儿,我不挑的。他这毛病倒是和他这人一样的金贵。”薛延笑了笑。薛延以往会挑下朝的时间去给钟泊雅请安,但是钟泊雅忙,根本不理会他,也不说准不准他走,所以他学乖了,下了朝之后先去趟军营,然后再赶回来,正逢钟泊雅用膳的时间,还能蹭顿饭。钟泊雅面对他的时候话不多,常常沉默不言,而他...

2019-07-24 10:01:59

妖精式情缘小说[白玉悠哉]在线试读

“悠宝来了。”人类世界等着悠宝大人的光临吧。……胆大妄为的小妖精吃到了苦头,面对危险的外界,终于学会了小心谨慎做妖精。千万别小看他身上那个普通的小包,那是具备储物能力的空间宝物。小妖精漂亮的眼睛里闪烁着得意与自由的光芒。幸好脚软的时候,四队透明羽翼还没罢工,得力地带着小妖精拼命逃走。好吧,小妖精其实是被父母忽悠了,即使是人类,无论成年与否,当他们面对着凶残的鲨鱼,一样是没有任何善意可言的,只有吃与不被吃。...

2019-07-24 10:01:59

夜半无人好私语小说[树下晾凉子]在线试读

“天佑!”如今我已然顾不得什么天界规则,反噬与否了,眨眼间,我用仙法灭了所有悍匪,因一时情急,失了理智,怕身份泄露我连随从暗卫也全数杀了。也没想到,天佑会为我挡了那一箭。不对,想来是我自作多情了,他并不是为我,箭是朝秦诗雅去的,他原本就是护着她,为了她,否则任凭他武功再高,怎可在箭尖快刺入我胸膛时赶上替我挡箭。秦诗雅本就受了威胁生命的惊吓,如今被我这杀人魔头盯着,她竟开始口吐白沫,渐入死地了。铁箭入肉的刺耳声音之后,我定睛一看,天佑已中了一箭。接着,我将目光投向死死拽着我的衣角拿我当挡箭牌的秦诗雅。是我的...

2019-07-24 10:01:59

不羡小说[一头蒜]在线试读

“七月半的生辰,今日七月初一,还有半个月就要及冠了。”顾侯爷几天前因顾回生病一事,广撒帖子,谁能治好顾回的病,谁便会余生家财万贯娇妻美妾。后又来许多背桃木剑的白衣道士,在庭院中贴符咒,设结界,挥桃木剑,忙活一通,病情反倒重了,顾回一开始还能下地走路,直接变成卧床不起,不省人事。“敢问顾小侯爷生辰?”花明微笑道:“贫道别的不敢保证,唯有驱鬼除妖最为拿手,还请阁下带贫道去侯府,救得他性命。”捕头听他说大话,不由展了展眉毛,无奈道:“不……”年轻捕头张大嘴巴,吃惊的看着他,半晌说不出话来。...

2019-07-24 10:01:59

朱衣侯小说[而今不多情]在线试读

☆、第 4 章顾诛道:“谢前辈厚爱。但晚辈自有门派,不便转投师门。”顾诛道:“不是什么名门,但所教所学,出于真心,晚辈已经心满意足。“百谷摇头道:”全是放屁放屁。你过来,让师父好好瞧瞧你。”顾诛看在眼里,嘴角微微上扬。几人正要离开,就听百谷在身后道:“那个小孩儿,你留下。”百谷道:“你这小子资质很不错,虽不及当年的我,但也好过常人许多。若再经我□□几年,你这解阵之术不说举世无双,也是独占鳌头。嘿嘿,到时你再去找谢陆,那老小子虽然打败了我,可他天赋有限,年纪也大了,是怎么也赢不了你的。哈哈哈,谢陆啊谢陆,你...

2019-07-24 10:01:5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