转世不续缘小说[单纯的宁宁]在线试读

  • 时间:
  • 来源:阅文林语
点击阅读

万丞相刚下马车,一个仆人就急冲冲地跑过来,急速说道:"万老爷,少爷的心疾又犯了,在后院!"第五章 发病后院种着许多观赏的树木花卉,万崇锋自然不是那风雅之人,当然不是来欣赏美景的,只是想来看看有没有早熟的果子,摘两个尝尝。马车一路平稳来到了万府门前,何思刚下马车就被万府的规模气派震慑到了,门前的两尊石狮威风凛凛,万府的门匾巨大,闪着黄金的光芒,何思一点也不怀疑那就是黄金打造的。万丞相面色慌张起来,拉着何思就急匆匆地冲进了万府。应该是新种的,以前万崇锋没有看到过,不自觉多看了两眼,恍惚中眼前仿佛站着一个穿

转世不续缘小说章节试读

《转世不续缘》作者:单纯的宁宁【完结+番外】

文案:肆无忌惮忘乎所以爱捅娄子死不承认攻×长相俊美还爱傻笑以德报怨前期圣母受

一滴血色泪痣,两世纠缠不休。

奈何前世情深缘浅,今生定要比翼双飞。

————

万丞相的独生子万崇锋,天生一颗血色泪痣,自幼患有心疾。算命先生说:皆为前世因果,今生找到有缘人,再续前缘,心疾可解。

何思是商贾人家的温柔二公子,某天,应万丞相邀请,给他那混世魔王儿子当教书先生,原因竟是因为一张生辰八字,难道真如算命人口中所说,他是万府找了十多年的“转世的有缘人”?

众人皆知那何公子便是有缘之人,唯独万大少爷不知,何公子也矢口否认,所以这个缘,还能不能续了?

第一章 何思

皇城脚下,一片繁荣,这里住着大官人大富人,街上行人衣着华丽,非富即贵,城内风景与城墙外衣衫褴褛的乞讨之人遍行之景截然不同。

多少人想挤进皇城,可进城条件极为苛刻,除非有皇室的身世背景或是朝廷中的官员,普通人家是进不来皇城的,想要进皇城的普通人家,只有两种,一种是祖辈就在皇城,一生下来就是天子脚下的百姓,另一种就是富贵外露,财大气粗的商人,当然,若是普通皇城百姓出城,还不见得能顺利回来,既然进来了这片富贵地,那还有出去的道理?皇城里面的人不想出来,皇城外面的人又想挤进去,也就几十年的功夫,皇城中的人渐渐开始鱼龙混杂。

要说其中一条趁机混进来的小鱼,那就不得不提及如今风光无限的大商贾——何家。想当年,何家大老爷何震不过是个小商人,他变卖了所有家当,买了几个仆人,带着一个小妾,给所有人置办了华丽的新衣服,买了辆新马车,用表面的光鲜亮丽来掩饰内部的空虚,孤注一掷只为瞒天过海,偏偏就凭着好运气混进了城,何家就这么叩开了皇城的大门。

进皇城的几年后,何震仗着这片富得满地流油的宝地,加上自己的精明算计,倒卖古董的生意倒也算做得风生水起,不久便娶了京中一个不算小的文官的女儿作为正妻,后来又纳了好几房小妾。正妻生下大儿子何求,大儿子颇受宠爱,后来何震进城最初带来的那个小妾难产而死,生下了二儿子何思,不巧的是二儿子出生没多久,何震的其她一些小妾跟母鸡要下蛋似的也一个个有了身孕,加上亲娘死得早,这二儿子便一点宠爱也没有分到。

一个整天繁忙的商人爹,一个时不时冷嘲热讽的娘,一群时不时绊自己一脚的姨娘,一个懒得抬眼皮看自己的大哥,两个整天叽叽喳喳也知道欺负自己的妹妹,还有一个啥事都不懂的弟弟,何家的二儿子何思就在这样的环境中度过了自己的童年。

要说何思从小到大所受到的欺负可不少,因为有爹不疼娘不爱这个事实,连家里的下人对他说话都没大没小。

“哎,小二子,你去跟厨房说一声晚饭多加两个汤!”刘管家仿佛使唤跑腿的下人一样对二公子说道。

“我会转达厨房的,刘管家。”何思也不恼,面上还挂着和善的微笑。他的心中有一种天生的知足感,想着自己生娘死得早,又生在这种大家庭中,日子本来应该不好过,可所幸的是,仗着爹对生娘的一点眷恋,给自己起了“思”这个名字,明眼人还是能看出点什么的,也不会真的有人为难自己,加上自己在兄弟姐妹中排行也算是比较大的,上面只有一个大哥,大哥不似那些纨绔子弟,没有被宠坏,虽然高傲得很,但也是不屑去欺负我这个弟弟的,弟弟妹妹们排行比自己小,自然也不会十分为难我这个二哥,姨娘们更不用说了,自己本来就没什么地位,不至于成为真正针对的目标,也就是偶尔欺负欺负自己,倒是大哥小时候险些被害。

小时候何思不如大哥何求显眼,还沉默寡言,小何思经常被人使唤,一开始使唤自家公子的下人们还有所顾忌,久而久之,见小何思一点不反抗地被使唤,还会对自己笑笑,就渐渐放开胆子使唤了,下人们心里差不多都在想:这小二公子,还真是公子的身子下人的命,被人使唤还能笑嘻嘻,可不就是天生的贱骨头,真是白亏了这么好的出身。话是这么说,但下人们也不是当着谁的面都敢使唤二公子的,一是老爷何震,二便是大公子何求。何求对下人要求极其严格,且不论他对自己这个二弟有没有兄弟情义,光是看到敢有下人使唤主人这种破规矩的事情,那定是要勃然大怒的,而这个大公子发怒起来,有时候甚至比他爹还令人害怕。

随着何思慢慢长大,少年稚嫩的面容也开始张开,本来行为举止温和,加上面容俊秀,笑容可亲,不知不觉俘获了家中一群丫鬟们的心,连家中下人们也忍不住多看两眼,这也能说明当初何震为什么这么宠爱他的生娘了,明明倾家荡产在外闯荡时也不忘带上这个美妾。

因为年少时经常被下人使唤的缘故,何思跟下人们都很熟悉,见到掌勺的老厨师都要给个礼貌性的笑容,下人们跟他说起话来依旧没大没小,但他也不恼,只是静静地笑着,就连冲他发脾气的人都会感觉自己是一拳头打进了棉花里。

何求并不开心。他对自己这个二弟并不上心,性格温和,任劳任怨,对下人放任纵容,怎么看都只是软蛋一枚,偶尔帮下人算算账,闲来无事便读读书,倒也不妨碍自己,可近来何思容貌长得越发俊俏,有几分想他那个死去的生娘,连自己这个大哥看了也不禁愣怔。

何求拧紧了眉头,英俊的脸庞泛起一丝寒意,几个月前金侯爷在自家大堂中看了何思一眼,竟然想要认何思当干儿子!

“哼,好个红颜祸水!”何求不自觉脱口而出。

正要踏门而入的何思听到一怔,愣在了门口。

何求见他来了,不由得一阵局促,随后才说道:“有事进来,愣在那里干什么!”

“是,大哥。”何思低着头恭敬地走了进来,手上是一叠厚厚的账本。

何求眉头一皱,他知道了,自己这个二弟又被下人使唤着写账本了。近年来父亲已经慢慢将一半多生意转给自己做,所以许多生意买卖账本要自己过目,二弟做的账本也的确比下人们做得清晰明确,想着想着就就接过了账本,同时也注意到了二弟轻轻地皱了一下眉。

何求看过账本后才明白自己这个经常笑容满面的二弟今日为何皱眉,的确,这是一本让人笑不起来的账本,巨大的亏损,一不小心可能会掀起何家的家底。

哼,何求心里冷哼一声,难怪那些算账的下人不敢自己来送账本,找了二弟来顶罪。

何思站在一旁默默地看着冷着脸的大哥,一言不发。

何求明白近月来生意连亏,每次都是货物在入皇城的过程中不知道被谁私扣,要不就是货物损坏缺失,这是何氏做了十几年生意以来第一次遇到这种情况,不知从何查询,也无处申诉。

何求看了自家二弟一眼,眼睑低垂,脸庞写满了恭敬,反正他不参与经商过程,这也亏损也没有他的事,何求也并不打算责备他,摆摆手打算让他走,却突然想起来什么似的,眉头紧皱,一手扶额,开口道:“等等,你把你的生辰八字留下来。”

“呃……是……”

何思走后,何求觉得自己的头痛越发严重了,让他头痛还不只近几个月的买卖失误这件事,还有二弟的事,还是那金侯爷,自打看上了自家二弟以后,隔三差五地来何家认干儿子,虽然每次拜访,父亲都会让二弟离正堂远远的,然后把金侯爷糊弄过去,那金侯爷却死心不改,金府也只有一个儿子,绝对不可能是来招女婿的,看那架势,金侯爷非得把二弟带回自己府里关起来玩赏不可。面对金侯爷的如此架势,何震想出来一招,如果何思娶妻成家,入赘豪门贵族,那金侯爷可就没有带走他的理由了,于是把这事交给了他这个大哥来办,他要来了二弟的生辰八字就是为了送去给媒人匹配个合适的官家小姐。

离开大哥的书房,何思直径走进了厨房,厨房中正在做饭,烟熏火燎,一个眼尖的年轻下人看见二公子来了,麻溜地跑出来迎接他。

“嘿,二公子,”那少年一点都不畏惧自家公子,眼睛只是闪闪的,说话也没大没小,“来我们这有什么事吗?”

这少年名叫肖阳,是皇城的普通百姓,前些年刚进入何家,对自家这位二公子很有好感,犹记得第一次见到何思时被狠狠惊艳到了,加上二公子又平易近人,两人之间的感情自然也比较好。

“小阳,麻烦你个事,”何思笑了笑,“过会你让厨房给大哥做一份参苓粥送去。”

“知道啦,我肯定会传达的。”小阳揉揉脑袋,不知道为什么,自家二公子一笑,就感觉自己轻微眩晕。

“那就谢谢小阳啦,下次出门逛街时带上你。”

“那太好啦,”小阳兴奋地笑了笑,“不过二公子你对大少爷他们真是太好了,经常让厨房做些小点心什么的给他们送去,还不让说是自己送的……”

“我只是尽一份微薄之力而已,不像大哥和爹那样整天为了经商事务操劳……”何思的回答透露着真诚。

正堂内,何震满脸的假笑已经挂不住,对面坐着品茶的金侯爷却是一副胸有成竹的模样。

金侯爷品了两口茶,笑得满脸猥琐,一只手拍了拍自己圆鼓鼓的肚子,说道:“何兄,你还是好好想想吧,是辛苦赚来的家业和全家人的生计重要,还是一个不上不下的二儿子重要……”

话说到这个份上,何震就算是傻子也听懂了,近几个月来的经商事故肯定跟金侯爷脱不了关系。

何震疲惫地闭上了眼,似乎在做一个艰难的抉择。

何思在院里偶遇了正要离开的金侯爷。虽然这名金侯爷因为贪图美色而臭名昭著,不过看样子应该是家中的贵客,所以何思还是礼貌的上去问候。

“何二公子不必客气,”金侯爷那双被脸上的肥肉挤小的双眼紧紧地盯着何思,他的一只胖手不停地抚摸着何思的手,“下次见面说不定我们就是一家人了……哈哈……”

何思被他的毛手毛脚弄得浑身不自在,嘴上却又不好说,心里又对金侯爷的话犯嘀咕,只得糊弄过去:“多谢金侯爷抬举,小辈还有事,就不送您了,还望侯爷恕罪。”说完便脚底抹油走了。

只留金侯爷还现在原地,眯起了原本就小成一条缝的眼睛,似乎是在回味刚才摸到的细腻手感。

第二章 万崇锋

要说皇城中最忧郁的人,不是那日理万机的皇帝老儿,也不是那面临破产的何家老爷,而是一人之上万人之下的万丞相万大老爷。

万丞相可是为他那宝贝的独生子操碎了心,皇城中无人不知万丞相老来得子,宠爱无度,取名万崇锋,与何家大公子不同,这万少爷可是活生生地被宠成了典型的纨绔子弟,衣来伸手饭来张口,兴风作浪逍遥自在,看谁不顺眼就端平谁,除了皇上估计没有不敢惹的人,今天烧了城西酒楼,明天砸了刘员外的园子,后天废了李侍郎的儿子,每次惹事都得吓出万丞相一身虚汗,就怕哪天传到了皇上耳朵里,然后下令废了这不肖子。

然而这还并不是万丞相最担忧的事情,他这儿子,天生患有心疾,每次发作便痛心疾首,生不如死,这么多年来,找了无数名医生,吃了无数珍稀药材都不管用,最后丞相亲自带着自己宝贝儿子出皇城,找了个算命的半仙,半仙一语指出:心疾活不过弱冠之年,汝儿左眼处血色泪痣与心疾成因相同。

万崇锋的左眼处天生长着一颗红色的泪痣,刚出生的时候还有人戏谑过,这孩子日后必定是个痴情种子,可随着万崇锋渐渐长大,他们发现自己错了,大错特错,万崇锋的性格简直辜负了那颗泪痣,十分暴躁凶残,蛮横不讲理,似乎一辈子都没有情爱的那种细腻感情,虽然万崇锋的相貌也算是英俊,可却没有人提出过想要与万府联姻。

万丞相十分担忧,难道他万家的血脉就这么断了?不,眼下关键的是保住儿子的命,病急乱投医,万丞相也不管什么半仙不半仙,抛下重金只求一个治好自己儿子心疾的方法。

半仙眯着眼,捋着自己细长的公羊胡,不疾不徐地站起身,缓缓解释,万崇锋的血泪痣乃是因前生爱……咳咳,有缘之人的逝去而留下的心结,心疾亦如此,想要彻底治愈,唯有今世弥补前生遗憾,寻得那转世的有缘人,长相厮守,方能解开心结……

万丞相在一旁听得愣头愣脑,似乎被半仙这像模像样的架势吓到了,缓过神来问:“那,可问半仙,怎样寻得小儿的有缘人?”

半仙没有说话,低头写了一张生辰八字,才说:“按此八字寻找。”

万丞相手抖着接过那张薄薄的纸,仿佛看到了一丝希望,声音也有些颤抖:“多……多谢半仙。”

此时的万崇锋还是个毛头小子,无意听两个老头子瞎扯,就专心地把弄起自己手上那把镶嵌着宝石的精致小匕首。

只听“唰”一声,半仙的山羊胡被锋利的小匕首削了个整齐,半仙的眼睛突然瞪得老大,一直手中攥着的正是刚刚被削掉的一半胡子。

“哈哈哈哈哈哈!”万小子捂着肚子大笑了起来,万丞相见势不妙,惹恼了半仙可不好过,便一手抓起自己惹事的儿子,一手攥紧半仙给的生辰八字,连声告辞都没来得及说,就脚踏疾风离去了。

回到皇城后,万丞相稍加思索了一下,觉得那转世有缘人一定是个女子,要与自己的儿子成为转世恋人,因为半仙说要儿子和有缘人"长相厮守",所以立马下令派出了大量人力,几乎统计了皇城下所有女性上到七八十老太下到刚出生的女婴的生辰八字,愣是没有找到半个符合半仙写的生辰八字的人,万丞相后悔当初没多问一句,那转世有缘人到底在什么地域,他也曾再次出城去找过半仙,可半仙却没了踪迹,如今只能广撒网,不仅在皇城,万府在其它地域也派了人去搜集生辰八字。

万府找了十多年,也没有遇到那个转世续缘之人,转眼,还有四年,万崇锋就要及冠了。

对此,万崇锋表示无所谓,他才不信那个跳大神的算的命呢,随手写的生辰八字,要是真能找到符合的人,那才叫有鬼了呢,如果真的只能活到及冠,那更需要及时行乐了,他满不在乎,每天还是该吃吃该喝喝,但也有让他头痛的事,那就是时不时发作的心疾。每次心疾发作,万崇锋的心如绞痛,又仿佛心口被切去一块,同时又感到巨大的悲伤笼罩着自己。只有这时,万崇锋才会模糊地记起来那个半仙说的话,自己是因为那所谓的有缘人而受的这份苦,这么想着,就把痛苦转化为对那未谋面的转世续缘之人的恨意。

我他妈的哪管他前世如何,敢让老子受这钻心之苦,改日真要遇到那什么有缘人,必定要抽皮剥筋!

“哎,万少爷,万一人家是美貌天仙的弱女子,你也要给她抽皮剥筋吗?”万崇锋身旁一个小跟班说道。

“哼!”万崇锋冷哼一声,毫无怜香惜玉之心,心想,受了十六年的钻心之痛,怎么可能那么轻易放过对方,若是哪日真的找到了,一定要狠狠地折磨。

万府的人为这事火烧眉头,仆人们整天啥事不做,天天在大街上打听,谁家有深入简出的闺女,谁家有刚出生的女婴,甚至连普通人家的妻子的生辰八字也要打听。

这天左小虎徘徊在何家附近,想要打听这何家里几个闺女和丫环的生辰八字。左小虎,自诩是万崇锋的左护法,从小跟着万崇锋兴风作浪,感情自然也是比其他普通的仆人深厚,万家上下寻找那转世续缘之人,左小虎自然也不敢闲着。

肖阳手里拿着从大少爷那里拿来的二公子的生辰八字,从何家门口走出去,心里满满的疑惑:为什么突然要给二公子找门亲事?这大少爷的婚事还没一撇就忙活着自家二公子的娶亲了?肖阳打进何家以来就和二公子最亲近,平时跟他说话也没大没小的,二公子也一点不介意,像一个大哥哥一样温柔地听着自己说话,记得上次不小心犯了错被打了一顿,二公子还拿着药来找自己……

“哎,等等!”左小虎看到肖阳从何家走出来,刚要上前抓过来问话,就眼尖地看到那小仆人手中的纸条,这十几年来万府一直在寻找那转世续缘之人,半仙给的生辰八字万府中的每个人都能倒着背下来,左小虎只瞟了一眼那小仆人手中的字条,就愣住了。

惊天霹雳!

“哎哎,你这人……怎么抢我东西!”何家大门口前,两个少年纠缠在一起,一个少年凶神恶煞,想要抢另一个少年怀里的一张字条。

完结+番外古代架空小说作者单纯的宁宁《转世不续缘》点评:情节生动,文章有波澜文章整体流畅思新颖,题材独具匠心推荐阅读!

精彩推荐

猜你喜欢

转世不续缘小说[单纯的宁宁]在线试读

万丞相刚下马车,一个仆人就急冲冲地跑过来,急速说道:"万老爷,少爷的心疾又犯了,在后院!"第五章 发病后院种着许多观赏的树木花卉,万崇锋自然不是那风雅之人,当然不是来欣赏美景的,只是想来看看有没有早熟的果子,摘两个尝尝。马车一路平稳来到了万府门前,何思刚下马车就被万府的规模气派震慑到了,门前的两尊石狮威风凛凛,万府的门匾巨大,闪着黄金的光芒,何思一点也不怀疑那就是黄金打造的。万丞相面色慌张起来,拉着何思就急匆匆地冲进了万府。应该是新种的,以前万崇锋没有看到过,不自觉多看了两眼,恍惚中眼前仿佛站着一个穿...

2019-07-21 20:03:17

远古基因[末世]小说[齐氏孙泉]在线试读

“请问是谁留下我的?”秦安问。秦安明白了,这是由幸存者临时组织起来的自救组织。一群人的力量,怎么也比独立的人好太多。走到大堂,入眼瞧见了之前自己走进来的大门,那外面还有之前他砍死的变异哈士奇。此时外面天光大亮,这么说来,他至少睡了十个小时。“你醒了?”“没有谁,这里的人都是逃过来的,你醒了应该也恢复了。这边老板组织的人,所有人轮流执勤对付那些变异的动物。老板在大堂,你过去看看吧。”一个穿着西服的男人看见秦安过来了,走上前去对他点点头:“你醒了?”“是我。小兄弟你身手不错,以前练过?”如果是从外面逃过来的,...

2019-07-21 20:03:17

皇权小说[苏是]在线试读

李季笑眯眯的退了出去,钟泊雅每天都会在御书房里处理政务到正午然后回养心殿用膳。钟泊雅倒是默许了他的行为,餐桌上还多出了几道他以往爱吃的菜。本来御膳房的绿豆汤都是冰镇的,为了消暑,怕他空腹喝冰的伤胃,还特意吩咐了御膳房备着一碗常温的。“没事儿,我不挑的。他这毛病倒是和他这人一样的金贵。”薛延笑了笑。薛延以往会挑下朝的时间去给钟泊雅请安,但是钟泊雅忙,根本不理会他,也不说准不准他走,所以他学乖了,下了朝之后先去趟军营,然后再赶回来,正逢钟泊雅用膳的时间,还能蹭顿饭。钟泊雅面对他的时候话不多,常常沉默不言,而他...

2019-07-21 20:03:17

妖精式情缘小说[白玉悠哉]在线试读

“悠宝来了。”人类世界等着悠宝大人的光临吧。……胆大妄为的小妖精吃到了苦头,面对危险的外界,终于学会了小心谨慎做妖精。千万别小看他身上那个普通的小包,那是具备储物能力的空间宝物。小妖精漂亮的眼睛里闪烁着得意与自由的光芒。幸好脚软的时候,四队透明羽翼还没罢工,得力地带着小妖精拼命逃走。好吧,小妖精其实是被父母忽悠了,即使是人类,无论成年与否,当他们面对着凶残的鲨鱼,一样是没有任何善意可言的,只有吃与不被吃。...

2019-07-21 20:03:17

夜半无人好私语小说[树下晾凉子]在线试读

“天佑!”如今我已然顾不得什么天界规则,反噬与否了,眨眼间,我用仙法灭了所有悍匪,因一时情急,失了理智,怕身份泄露我连随从暗卫也全数杀了。也没想到,天佑会为我挡了那一箭。不对,想来是我自作多情了,他并不是为我,箭是朝秦诗雅去的,他原本就是护着她,为了她,否则任凭他武功再高,怎可在箭尖快刺入我胸膛时赶上替我挡箭。秦诗雅本就受了威胁生命的惊吓,如今被我这杀人魔头盯着,她竟开始口吐白沫,渐入死地了。铁箭入肉的刺耳声音之后,我定睛一看,天佑已中了一箭。接着,我将目光投向死死拽着我的衣角拿我当挡箭牌的秦诗雅。是我的...

2019-07-21 20:03:17

不羡小说[一头蒜]在线试读

“七月半的生辰,今日七月初一,还有半个月就要及冠了。”顾侯爷几天前因顾回生病一事,广撒帖子,谁能治好顾回的病,谁便会余生家财万贯娇妻美妾。后又来许多背桃木剑的白衣道士,在庭院中贴符咒,设结界,挥桃木剑,忙活一通,病情反倒重了,顾回一开始还能下地走路,直接变成卧床不起,不省人事。“敢问顾小侯爷生辰?”花明微笑道:“贫道别的不敢保证,唯有驱鬼除妖最为拿手,还请阁下带贫道去侯府,救得他性命。”捕头听他说大话,不由展了展眉毛,无奈道:“不……”年轻捕头张大嘴巴,吃惊的看着他,半晌说不出话来。...

2019-07-21 20:03:17

朱衣侯小说[而今不多情]在线试读

☆、第 4 章顾诛道:“谢前辈厚爱。但晚辈自有门派,不便转投师门。”顾诛道:“不是什么名门,但所教所学,出于真心,晚辈已经心满意足。“百谷摇头道:”全是放屁放屁。你过来,让师父好好瞧瞧你。”顾诛看在眼里,嘴角微微上扬。几人正要离开,就听百谷在身后道:“那个小孩儿,你留下。”百谷道:“你这小子资质很不错,虽不及当年的我,但也好过常人许多。若再经我□□几年,你这解阵之术不说举世无双,也是独占鳌头。嘿嘿,到时你再去找谢陆,那老小子虽然打败了我,可他天赋有限,年纪也大了,是怎么也赢不了你的。哈哈哈,谢陆啊谢陆,你...

2019-07-21 20:03:17

续生小说[沧海氏]在线试读

陈清酒漂亮的双瞳看着她,等到那人影快要消失在院门口时,才木讷地开了开口:“十九。”陈清酒抿唇摇头,指了指身后的屋子,简言道:“写字。”“没事没事。”十九托着腮,一嘟嘴,问道:“阿七,你这嗓子没治过吗?听着便觉难受。”自那日阿大提醒之后,十九虽然爱来找陈清酒玩,每次却是留下不过半个时辰便走,但眼下不过一柱香的时间,十九便见他眼中有疲色,可怜兮兮地三步十回头。十九如风般坐了回来,双手托腮,眼睛亮的灿烂,仿佛还摇着尾巴,沉湎酒色,殷勤着,“可想要带什么东西,我帮你。”“什么药?”十九凑近看了看,而后一脸懵,她自...

2019-07-21 20:03:17

此生共我饮长风小说[藤藤小猫]在线试读

“你甘心吗?”他当然不甘心,所以他伸出了自己的手,将自己的余生交到了对方的手里。“殿下,事已安排妥当,只等时机到来。”落后燕煦半身的于庆源,状似无意的悄声道。就在于庆源饥寒交迫,万念将灰之际,视线里突然出现一个如雪洁白的小娃娃问他。甘心?“那依殿下之意?”于庆源眉峰微皱,问道。“是。”...

2019-07-21 20:03:17

见江山小说[好大一卷卫生纸]在线试读

从此程千仞才知道,逐流是实打实的越长越好,不是他自带哥哥滤镜。他俯身替孩童压了压被角,这个年纪的孩子就该这样,安稳入眠,无忧无虑。如果不用为西市米价又涨了几钱仔细计较,那就完美了。少年立在床前,逆着光看不清面目,只有一双眼眸如清亮雪光。他对熟睡的人低声道:“别担心,一定会有办法的。你会有很大的世界,最好的未来。”顾公子就有文化的多了,只说了八个字:“重楼飞雪,瑶池生花。”程逐流的拔步床与衾被算是他们家最值钱的家当,程千仞最怕他不能吃好睡好,加上前两年跟着自己颠沛流离,最后影响发育长不高。天色未明,残月当空...

2019-07-21 20:03: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