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半无人好私语小说[树下晾凉子]在线试读

  • 时间:
  • 来源:阅文林语
点击阅读

“天佑!”如今我已然顾不得什么天界规则,反噬与否了,眨眼间,我用仙法灭了所有悍匪,因一时情急,失了理智,怕身份泄露我连随从暗卫也全数杀了。也没想到,天佑会为我挡了那一箭。不对,想来是我自作多情了,他并不是为我,箭是朝秦诗雅去的,他原本就是护着她,为了她,否则任凭他武功再高,怎可在箭尖快刺入我胸膛时赶上替我挡箭。秦诗雅本就受了威胁生命的惊吓,如今被我这杀人魔头盯着,她竟开始口吐白沫,渐入死地了。铁箭入肉的刺耳声音之后,我定睛一看,天佑已中了一箭。接着,我将目光投向死死拽着我的衣角拿我当挡箭牌的秦诗雅。是我的

夜半无人好私语小说章节试读

《夜半无人好私语》作者:树下晾凉子【完结】

文案

他本是一株荒山野草,却被他路过随手采了来。

一个地上一个天上,门不当又户不对,如何相爱?

自是吃得苦中苦来得比蜜还甜。

内容标签: 情有独钟 前世今生 天作之合 洪荒

搜索关键字:主角:思昙,永烨 ┃ 配角:古修霖,盼真,洛尘,绰瀛 ┃ 其它:

☆、(一)

一千多年前,我本以为我只是一株杂草,生于不知名的荒山,也将死在杂草丛生的羊肠小道。

春来秋去,短暂一生,无人问津。

我也有过不甘心,不甘于草下,不甘于命运......幸得上天雨露,因为那执着的不甘,我拼命在石阶的夹缝中吸收养分不断成长,短短几日,我第一次体味到了成功的滋味。因此,我得以俯视在我之下的大地万物,同时,也不禁仰望在我之上的高山天空。

然而,我再怎么努力,也只能到此为止。

我只是株杂草,怎可与天并肩?就算付出再多努力,我也只能是株比其他杂草高一点的杂草而已。我渐渐明白,我与这洪荒天地,不过是一粒微尘的存在,如我这般的野草,究其一生只能默默无闻,从出生到消亡连名字都不会拥有。

我的一生原本一眼就能看到尽头,我也认命,可是,上天却将他带到了我的身边。

我始终记得初见他的情景,那是深秋,本连乌鸦都唾弃的荒山野岭,只因他的到来,整座山却响起了喜鹊的欢唱。那时的他是白衣胜雪的谪仙,从远处缓缓踏着石阶朝我走来,因为他那未收敛的仙气,凡他所到之处便会如夏日般枯草复苏,残花复盛。

在生命尽头的我自然也受了他的恩惠活了过来,也因为他,在死之前我才知道原来我是一株会开花的杂草。

他曾为开花的我停留,只因为昙花只在夜间开放,白天开的昙花,实属罕见。又因为他心尖上的她喜欢昙花,就将我移栽入花盆中,为了寄托对她的思念,他还日夜将我带在身边。

从此,我那样一株从出生就被命运禁锢的野草,却跟着他踏遍了大河山川,赏过了世间美景。

他让我明白世间一草一木都有存在的价值,让我知道自己为何而生,还给我赐名为思昙……

想到他为我赐名的情景,我不由叹了口气。

“夜半烛下思君故,明月清风未开昙。”

“月色如此美好,却只有你这小小昙花能寄托我对她的思念。”这是他对我说过的话,也是为我命名的由来。

回想千年前陪伴他的那些时光,他总是日日夜夜,每时每刻都在思念她,思念之情到极致时,他寂寥的脸上总会露出一丝苦笑,问我为什么不再开花,仿佛我开花时他等的她便会与他重逢一般。

我那时也不知道自己为何就不开花。

注视着倒在我怀里没有一丝生气的面庞。

在犹如撕心裂肺,每根经脉都被淬毒的针刺穿一般的痛苦折磨之下,我才从未如此清明。

我无力地扯着嘴角笑了笑,“你可知初见之后的那两年,我为何不再开花。”思及缘由,我突然有些恼了,“我第一次开花为你,以后的每一次也都将为你,我才不想做你的寄情之物,我那是吃醋!”

一千多年来,我始终不自知。

他本是天界之上备受天帝宠爱的二皇子,从出生就被封为战神,法力高强几乎无人匹敌。

他本是天之骄子,是我这等微不足道之物不可仰望的存在,而我却受了他诸多再造之恩,我不敢高攀,无法将他当作友人看待,当作恩公却也十足自作多情。可恩不能不报,故我便打定主意,如他有需要我的地方,我定竭尽所能。

陪伴他的那两年,他需要我做他的寄情之物,为了报恩,且不懂情爱的我就只想日夜伴着他。

当他被她亲手杀死后,我也曾撕心裂肺地痛过,当痛苦达到极点时,因他死不瞑目的懊恼神情我浴血重生,吸收了他血液中的所有灵气飞升为一名散仙。

因为死前的那一面,我认为他需要我,我没日没夜地修炼,只为给他报仇,或者寻到他的一魄也好。执念之深,思及这一千年来我的疯魔,我才明白我对他已是情入骨髓。

“我喜欢你,永烨!”怀中的他已没了呼吸,即使这样,说出这寥寥几字已经花光了我所有的勇气。

时光倒回,初见时,当他停在我身边,用那双不染凡尘的眼睛看着我,我想那时的我如果拥有一颗人类的心脏,怕是肯定会扑通扑通从胸膛里跳出来,已是一眼入髓,削骨难忘。

☆、(二)

“不知上仙大驾,恕在下有失远迎!”

看着面前佯装恭敬的男子,我轻车熟路避开他走进竹屋内,在茶几前坐下倒了一盏刚烹好的茶。

“不是我说你,你不是在人间给人当书童嘛,好好的,怎么突然想起我这个被无情抛弃的好友了?”男子锲而不舍地来到我身旁,广袖一摆与我并肩坐下。

见我不理,随即,他又攀着我的肩,“给哥哥说说,这二十二日是否过得快活,有没有遇到倾心美人,私定三生啊?”

“茶不错。”我放下茶盏,起身坐到对面。

“你就我这么一个朋友,就不知道珍惜嘛!”他悻悻道。

我瞥了他一眼,六百年前,我闯入妖界夺妖王精元,抢妖族圣器,重伤昏迷之际被人所救,那人便是我对面的男子,古修霖。

修霖君是一位让人看不清的妖,不管是他的修为也好,还是他的为人也好。

我俩素昧平生,他却救我,后来的六百年里,他也不求回报地助我修炼,让我从一个小小散仙登上如今这被众仙尊敬的上仙之位。

我生来性格孤僻,为人冷淡,即使被尊为上仙,也没有任何仙家想要结交我。唯有修霖君,救我、助我、伴我。

“修霖君,谢谢你。”思及此,我说道。

他却怔怔看着我,连滚带爬形容狼狈地去了西侧竹门旁望着天空。

见他如此行为,我诧异道:“你这是做何?”

他回头看了看我,又看了看天空,“真是奇怪,今日太阳也没打西边出来啊!”

我反应了一瞬,一时语塞。

见我被堵得说不出话来,他又爬回我身边揽着我的肩,“认识你几百年了,也没听你对我说一个谢字,我的反应实属正常。”

他这么说,我才想起确实如他所说,没对他说一个谢字。

我是因吸收永烨的灵气和修为而飞升,与那些历经劫难飞升的仙家不同,他们尝尽世间百态,飞升后自然更像个脱离凡尘世俗的仙。

而我却因仇恨飞升,从未经历人情冷暖,自然不会做人,更不会做仙。天生自带煞气的我,更像是个魔。

一直以来,除了对永烨,我并不懂感激之情。对修霖君,因为他深不可测的修为,很长时间,我都是对他抱着警惕和敌意,从未敞开过心扉。

“到人间历练还是有好处的嘛!”他拍了拍我的肩,“都是自家兄弟,不言谢,不言谢,哈哈!”

我拨开他的手臂,去到另一边。说来也奇怪,修霖君身长九尺,剑眉星目,隐约还透着凌厉的煞气,本该是个一丝不苟、霸气十足的妖,怎得本性却如此“无赖”?

思及一直没将谢字说出口的缘由,多半也是不耻于他这无赖般的品性。他无赖,我便无奈了。我不由摇了摇头。

见我反应,“又怎么了?”他伏在茶几上,“果真在凡界看上哪家的美娇娘,不能如意,才到我这儿唉声叹气?”说着他勾起了我的下巴,“不应该啊,若说这凡界姑娘的审美,你这皮相正对口啊。”

“花为貌,鸟为声,月为神,柳为态,玉为骨,冰雪为肌,秋水为姿,比潘安不知强了多少倍。我若是女子,只需一面就会对思昙君你念念不忘,含恨而终!”

他这一套说法,原是形容女子貌美,如今却用在了我这个男子身上,我本该气他轻薄,却不由对最后四字起了兴致,“含恨而终?”我拍开他的手问道。

“恨不能与君共结连理,日夜缠绵。郁郁寡欢,相思成疾而终。”

“这又是何意?”

“我说的没错啊,你实则是薄情寡义之人,除了报恩二字,旁人与你如无物,哪家姑娘若是瞎了眼对你芳心暗许,不,就算明许,最终也只会落个含恨而终的下场。”

对他的话我嗤之以鼻。

“可怜我家小妹,如花似玉的美人,如今却为你修得花容消瘦。”

“多谢令妹抬爱,我实乃薄情寡义之人,不值得错付芳心。”

知道我是在拿他说的话怼他,他咧嘴笑了笑,“我就喜欢你这刻薄的样子,真——”

“打住。”这么多年,我始终听不惯他的轻薄话语,今日已听得够多了,“要不,陪我练功?”

说到陪我练功,他便将快出口的话咽了回去,“还是品茶吧,你如此心狠手辣,陪你练功折寿,我还想多活个几万年。”

相对无言,清净了片刻,他犹豫着放下茶盏看向我,“你那恩公,现在如何?”

修霖君口中恩公,便是永烨。

历经千年,我却只能从这天地间聚集永烨的一魂一魄,其余一魂三魄是修霖君在我难以到达的极寒蛮荒之地为我取得的。剩余的一魂三魄也是修霖君用禁术从他人灵魂中夺得的。别人的魂魄本就不是他,与他的魂魄相斥是必然,我散了万年的修为才勉强让这夺来的魂魄与他的魂魄相融相聚。

能够聚齐三魂七魄实属不易,虚弱乃是必然,况且他的真身已毁,不仅不能重现往日辉煌,他已被如今的天帝削除仙籍,且永生永世不得入轮回,被天界公认为罪大恶极的罪人,怕是连做凡人都无法长久。我已经做了太多逆天而行的事,也不差这一两件,于是我让他顶了别人的命格,将他的魂魄投入轮回,以别人的身份暂且修养。只待他历经轮回,来日重入仙道,重现辉煌。

他的第一世便是那书香门第、官宦世家的贵公子,本是长寿的命格,却因为他的魂魄虚弱,得了个二十二就病亡的下场。

我是为保他一生安宁才随便找了个身份日夜陪伴的,如今却又只能亲眼目睹他含憾而终。思及此,我不由叹了口气。

见我反应,他掐指一算,“果不其然!”修霖君也学我叹了口气,“他的魂魄本就不稳,得你守护能修养二十二年已是难得,下世应该能多活几年,你就别一天天唉声叹气了,来日方长,只要有进益,便是好事,你需要耐心等待。”

我也知事实如此,可就是不甘心这等待何时才是尽头。

“他这顶替的命格真是极品,生生世世无大灾大难就能坐享富贵,且一生安稳,无极悲,也无极喜,不枉你偷偷翻烂了司命的命簿,才找到这么一个好命格。我看看......”他又掐指一算,“他此时已入轮回,投生在离国皇家,因得皇帝宠爱从出生便享尽世间荣华富贵,待到十六岁,便顺风顺水登了帝位,只是......”

我还没算过永烨的命格,“只是什么?”我忙问道。

“着什么急啊,只是他却是个昏庸无能的皇帝,还贪图美色......”修霖君特意补充了最后这四字,又接着道:“在他的统治下,百姓民不聊生,朝廷百官怨声载道,他倒好,干脆退位让贤于同胞亲弟,带着美人做了逍遥太上皇。”

这么听着,是个好命格,没什么可是的。

见我无动于衷,“这一世,你就没跟他发生点什么?”修霖君问道。

我疑问地看了看他。

“美人啊,她和美人,你就没有什么想法?”

我继续疑问,“何想法?”

“吃醋啊,你不吃醋吗?”

修霖君的话似乎惊醒了梦中的我,心思被人看破,我难免觉得不自在,于是我局促地端起茶盏,浅酌了一口,“呃,我想你是误会了。”

他没听我的辩解,“我来看看这红颜祸水的美人......”他掐指凝神,“一生最大劫难在十八岁,微服私访时,行至一荒山,因悍匪劫财而龙困浅滩,逃亡途中幸得一山中独居美人相救,便一见倾心,从此郎情妾意,终生相守——”

见他讲得眉飞色舞,声情并茂,我越听越不是滋味,知他故意而为,我便打断了他,“你这是何意?”永烨既是我心悦之人,得知他心属旁人,我会吃醋是理所当然,可我就是不懂,修霖君为何要一而再地使我恼怒。

他将我上上下下,仔仔细细打量了一番,于是乘我不意施了个变幻之法。

待修霖君失了魂般盯了我许久,我才意识到他那变幻之法的对象是我。看着茶杯里自己的倒影,我被他彻底激怒。

我堂堂七尺男儿,岂能忍受这般一再羞辱!于是我抽出一旁的佩剑朝他刺去,打算先废他几千年修为再说,可他却轻易躲过了我的一击,夺了我手中的佩剑,拦腰将我拉近了过去。

我从未与修霖君有过如此近距离的接触,简直别扭至极,可我被他抓着弱点,动弹不得,只能眼睁睁等着被他羞辱。

果然,“经年愚钝,我竟不知思昙君如此貌美,本想让你男扮女装,做那永烨的美人,如今却有些不舍了。”

看着他那让人别扭的眼神,我浑身不自在起来,眼看他不知为何慢慢凑近我,我不惜散了百年修为冲破禁锢推开了他。

我甩手抹掉嘴角的腥涩,“我敬你是友,才对你百般忍耐,你不要太过放肆,否则,我定夺你精元助我修炼!”

见我受伤吐血,修霖君似乎意识到自己的过失,于是歉疚地将一瓶丹药递给我,“吃一颗能得千年修为。”

我正在气头上,本不该收他的东西,可多年本性使然,即使我现已列为上仙,对于能助我的力量,我仍是如乞丐渴望食物一般,无法抵抗。

我欲伸手接过丹药,刚伸出,修霖君便一把握住了我的手,“没想到你竟当我是朋友......”说着他爽朗一笑。

我挣开他的手夺了丹药,“你虽品性不佳,但你救我、助我、伴我,如此情谊,自然是朋友。”

“我品性不佳?”他被我的话逗笑,想想似乎也觉得有道理,“跟你比起来,我确实只能愧受了品性不佳的赞美。”

嘴上功夫我向来不敌他,我此来只因知晓自己的真心后,难以平复永烨的病亡带给我的痛楚,故来此纾解,经修霖君这般胡闹,意外地,我心绪平复了大半。

如今永烨已平安降生人间,我该去守着他了。

似乎察觉到我的去意,修霖君看了看我,“你要走了?”

“嗯。”

修霖君似乎有话对我说,但我等了许久,他终是一言不发,我便抬脚走出竹屋,捏了诀打算乘云而去,这时,身后才传来他的声音。

“思昙君,你可曾真正想过自己想要什么,为何而活,要怎么活?”这是他第二次问我这样的问题。

第一次是在我打算不顾性命去极寒莽荒之地收集永烨的魂魄时他问的,那时我答:“我要永烨活着,为他报仇,为他而活。”可要怎么活,我却答不出来,或许那时要回答这个问题超出了我的能力。

此时我的答案仍是,“我要永烨好好活着,为他报仇,为他而活。”至于怎么活,他的上一世我算是给出了答案,做个身边之人守护他一生一世。

他的这一世,我仍打算随意找个身份守护着他。

下一世,亦是如此。

☆、(三)

按人间时辰来算,我已在离国经历了十八年日月。

永烨这一世名为天佑,当初为了能守在他身边,我化身幼儿,创造机缘被膝下无子的离国大将军收为养子。

离国皇帝疼爱天佑,意传位于他。我作为军权大将军的唯一子嗣,将来也必会继承大将军的权位。

因此,皇帝为了天佑将来能安稳无忧荣登帝位,必然需帮他将军权牢牢掌握在手里。于是,在我满二周岁时,皇帝便下令将我带进皇宫抚养,我也得以陪在天佑身边,与他一同长大。

完结古代架空小说作者树下晾凉子《夜半无人好私语》点评:情节生动,文章有波澜,构思新颖,题材独具匠心,情节跌宕起伏紧扣人心故事完整推荐阅读!

精彩推荐

猜你喜欢

夜半无人好私语小说[树下晾凉子]在线试读

“天佑!”如今我已然顾不得什么天界规则,反噬与否了,眨眼间,我用仙法灭了所有悍匪,因一时情急,失了理智,怕身份泄露我连随从暗卫也全数杀了。也没想到,天佑会为我挡了那一箭。不对,想来是我自作多情了,他并不是为我,箭是朝秦诗雅去的,他原本就是护着她,为了她,否则任凭他武功再高,怎可在箭尖快刺入我胸膛时赶上替我挡箭。秦诗雅本就受了威胁生命的惊吓,如今被我这杀人魔头盯着,她竟开始口吐白沫,渐入死地了。铁箭入肉的刺耳声音之后,我定睛一看,天佑已中了一箭。接着,我将目光投向死死拽着我的衣角拿我当挡箭牌的秦诗雅。是我的...

2019-07-16 20:03:00

不羡小说[一头蒜]在线试读

“七月半的生辰,今日七月初一,还有半个月就要及冠了。”顾侯爷几天前因顾回生病一事,广撒帖子,谁能治好顾回的病,谁便会余生家财万贯娇妻美妾。后又来许多背桃木剑的白衣道士,在庭院中贴符咒,设结界,挥桃木剑,忙活一通,病情反倒重了,顾回一开始还能下地走路,直接变成卧床不起,不省人事。“敢问顾小侯爷生辰?”花明微笑道:“贫道别的不敢保证,唯有驱鬼除妖最为拿手,还请阁下带贫道去侯府,救得他性命。”捕头听他说大话,不由展了展眉毛,无奈道:“不……”年轻捕头张大嘴巴,吃惊的看着他,半晌说不出话来。...

2019-07-16 20:03:00

朱衣侯小说[而今不多情]在线试读

☆、第 4 章顾诛道:“谢前辈厚爱。但晚辈自有门派,不便转投师门。”顾诛道:“不是什么名门,但所教所学,出于真心,晚辈已经心满意足。“百谷摇头道:”全是放屁放屁。你过来,让师父好好瞧瞧你。”顾诛看在眼里,嘴角微微上扬。几人正要离开,就听百谷在身后道:“那个小孩儿,你留下。”百谷道:“你这小子资质很不错,虽不及当年的我,但也好过常人许多。若再经我□□几年,你这解阵之术不说举世无双,也是独占鳌头。嘿嘿,到时你再去找谢陆,那老小子虽然打败了我,可他天赋有限,年纪也大了,是怎么也赢不了你的。哈哈哈,谢陆啊谢陆,你...

2019-07-16 20:03:00

续生小说[沧海氏]在线试读

陈清酒漂亮的双瞳看着她,等到那人影快要消失在院门口时,才木讷地开了开口:“十九。”陈清酒抿唇摇头,指了指身后的屋子,简言道:“写字。”“没事没事。”十九托着腮,一嘟嘴,问道:“阿七,你这嗓子没治过吗?听着便觉难受。”自那日阿大提醒之后,十九虽然爱来找陈清酒玩,每次却是留下不过半个时辰便走,但眼下不过一柱香的时间,十九便见他眼中有疲色,可怜兮兮地三步十回头。十九如风般坐了回来,双手托腮,眼睛亮的灿烂,仿佛还摇着尾巴,沉湎酒色,殷勤着,“可想要带什么东西,我帮你。”“什么药?”十九凑近看了看,而后一脸懵,她自...

2019-07-16 20:03:00

此生共我饮长风小说[藤藤小猫]在线试读

“你甘心吗?”他当然不甘心,所以他伸出了自己的手,将自己的余生交到了对方的手里。“殿下,事已安排妥当,只等时机到来。”落后燕煦半身的于庆源,状似无意的悄声道。就在于庆源饥寒交迫,万念将灰之际,视线里突然出现一个如雪洁白的小娃娃问他。甘心?“那依殿下之意?”于庆源眉峰微皱,问道。“是。”...

2019-07-16 20:03:00

见江山小说[好大一卷卫生纸]在线试读

从此程千仞才知道,逐流是实打实的越长越好,不是他自带哥哥滤镜。他俯身替孩童压了压被角,这个年纪的孩子就该这样,安稳入眠,无忧无虑。如果不用为西市米价又涨了几钱仔细计较,那就完美了。少年立在床前,逆着光看不清面目,只有一双眼眸如清亮雪光。他对熟睡的人低声道:“别担心,一定会有办法的。你会有很大的世界,最好的未来。”顾公子就有文化的多了,只说了八个字:“重楼飞雪,瑶池生花。”程逐流的拔步床与衾被算是他们家最值钱的家当,程千仞最怕他不能吃好睡好,加上前两年跟着自己颠沛流离,最后影响发育长不高。天色未明,残月当空...

2019-07-16 20:03:00

剑出寒山小说[好大一卷卫生纸]在线试读

“哪里不错?有霁霄真人在,灵药仙丹日日催灌,凡人也该炼气了。”孟雪里是修行界异数,他不用拼命修行,向宗门证明自己的价值,也不用打生打死,和别人争夺资源。道侣共享气运,霁霄自有手段为他延寿续命、说不定以后还能带他飞升。当年合籍大典结束后,人们谈起他,多半会说:“美则美矣,可惜……”“原来是他,孟雪里。听说三年前他才引气入体,如今……还不错,炼气圆满。”“少说两句吧,他现在也是可怜人。”别人洞府种松柏翠竹,风骨挺拔,孟雪里种俗媚的金丝桃花。别人峰中豢养仙鹤青鸟,孟雪里养锦鲤,说是转运,还养金钱鼠,说是求财。他...

2019-07-16 20:03:00

心口无法言说的秘密小说[辞都]在线试读

“你能帮帮我吗?”她乞求道。作为贫民区里长大的孩子,桑伊早就习惯了这样的生活。如果你不能争取到足够的物资,你就会饿死在贫民区里。阿黛尔也是没办法了才会想到用这个办法。这个要求并不是很难。在他们贫民区里尤为明显。既然这样的话,以他的身手……...

2019-07-16 20:03:00

南府志小说[越书]在线试读

陆今晨摸不透他突变的情绪,只能先默不作声。“你们其实早就猜到了,不是吗?”林岁末的话就像一块石头,重重地敲在陆今晨的脑海里,敲碎最后的幻想。“他就在这儿。”林岁末转身,在他的床下掏出了两个骨灰盒。他将其中一个交给了陆今晨,将另一个紧紧地抱在怀里。“你们,真的是南郡的人……”林岁末突然笑了起来,“我等了那么久,总算不是白等。”“你们要找的人确实在我这里,只是,他恐怕不是你们要的样子了。”听到林岁末的话,陆今晨的脑子里突然冒出很多种可能,但最可怕的那种,他不愿去想。“节哀。”不知为何,陆今晨很快地说出了这句话...

2019-07-16 20:03:00

末日动物园小说[桃筱妖]在线试读

“白白,我们禽类场馆的动物都变了,我本来呆在笼子里正独自难受,看到他们开始互相残杀,他们撞破了自己的笼子,还来撞我的,我好害怕呀!还是矛隼哥哥救了我,他说我们必须把这些丧失理智身体腐烂的的动物都杀死才能活下来,还说他们和我们已经不是同一个物种了,如果把他们放出去,会害死更多的动物和人类。矛隼哥哥让我来保护你和园长,他还带着其他一些有理智的鸟在那里搏杀。白白,我真的好怕,我不是一只好鹦鹉!”“好,蓝蓝会一直保护白白。”今天晚上对于蓝染他们来说,也是一个凶残之极的晚上。对于所有的动物来说,能度过今晚,他们就能...

2019-07-16 20:03: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