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羡小说[一头蒜]在线试读

  • 时间:
  • 来源:阅文林语
点击阅读

“七月半的生辰,今日七月初一,还有半个月就要及冠了。”顾侯爷几天前因顾回生病一事,广撒帖子,谁能治好顾回的病,谁便会余生家财万贯娇妻美妾。后又来许多背桃木剑的白衣道士,在庭院中贴符咒,设结界,挥桃木剑,忙活一通,病情反倒重了,顾回一开始还能下地走路,直接变成卧床不起,不省人事。“敢问顾小侯爷生辰?”花明微笑道:“贫道别的不敢保证,唯有驱鬼除妖最为拿手,还请阁下带贫道去侯府,救得他性命。”捕头听他说大话,不由展了展眉毛,无奈道:“不……”年轻捕头张大嘴巴,吃惊的看着他,半晌说不出话来。

不羡小说章节试读

《不羡》作者:一头蒜【完结】

文案

作天作地受×海纳百川攻

花明与灵清仙君有过三世情缘,

第一世,花明为妖他为仙,

第二世,花明为人他为仙,

第三世,花明为仙他为仙,

本着做不成情人做敌人也挺好的理念,

这一千多年花明拼命作死,拼命与他为敌,只是为了证明他的喜欢。

内容标签: 情有独钟 阴差阳错 仙侠修真 甜文

搜索关键字:主角:花明 ┃ 配角:顾回,司命星君 ┃ 其它:暗恋

☆、下界报恩

天宫年岁悠长,地上朝代换了几十个,帝王将相死了几十轮,琼芳宫才桃蕊初绽,兰花幽香,仙鹤长鸣。

琼芳宫宫主花明登仙一千年,精心培育各种凡间花草,失败不知几何,种子沤在土里的不知几何,付出的心血更不知几何,才养出这么一株翠绿色的兰花。

宫主花明被天上众仙贬到尘埃,只有一样不得不让仙人敬佩,那便是毅力。

运气坏到了一定境界,再坚持坏下去准会触底反弹,迎来大不一样的人生,

千年前,身为凡人,沿街乞讨十八年。忽有一日时来运转,被人簇拥着做了一天皇帝,翌日被乱军刺死宫中,飘飘荡荡到了黄泉路,却将那碗忘却前尘事的孟婆汤撒了一地,拂袖而去。从此魂魄无依,游荡人间,每日受烈火灼心之痛,如此过了百年。

那年飘至边陲小镇,小镇受白蟒祸乱,他路过时袖手旁观多日,趁白蟒进食时溜进它洞府,找到助它修行的内丹,将其捏的稀碎,千年修行毁于一旦。白蟒讨要碎去的内丹,保住性命,答应归服,变做一柄三尺长的银剑,被他起名“当归”,缠缚腰间。

天庭知他降妖有功,便将阴司一事一笔勾销,后又受高人点化,羽化登仙,却无封无赏,成了无事可做的散仙,住的琼芳宫还是灵清仙君以前的住处,道路偏僻难行,除了花明养的几只仙鹤凤凰就只有他一个喘气的了,连个仙侍都没有。

琼芳宫出门便是巍峨仙山,偶有仕途不得意的神仙来此寻短见跳悬崖,如凡间过年下饺子一般砰砰乱响,出门便能遇见几个死不了活不成与他一般的仙人趴在仙山下,他门前。

也就那个时候,他交了许多朋友,有管命格的司命仙君,管财运的司禄仙君,更有牵姻缘的月下老人,日日曝晒孤魂的太阳星君……

所救之人必得缠着他挖出埋在屋后蟠桃树下的花雕,喝上几盅才肯离去,时日久了,后知后觉的花明才知道他们是来讹他酒喝的。

但酒已经喝了,总不能逼着他们再吐出来?这些朋友也不管好坏都一股脑儿交了,酒喝了能再酿,朋友结交了逢年过节还能有个说话的人,赚钱的买卖,何乐而不为?

悟透这一层花明便每日府门洞开,广迎八方客,醉时听月老讲讲凡间催心肝的缠绵故事,太阳星君扯着嗓子说东海西山又变迁了几回,这些他听听也就过去了,只是他每每见到司命,总要翻开《命运簿》找一个叫顾回的人,看他是否投胎转世,若投胎转世过得是否安好。

司命星君今日又来了,手里那册竹简编的《命运簿》被他晃的格外响,花明赶忙放下手中锄头,擦了擦手上泥土,迎他到凉亭。

司命星君连茶都不顾喝,只道:“你要找的顾回被本星君查到了!”

花明接过簿子,细细观看与顾回有关的一丝一毫。

顾回,京城人士,其父顾意官至本朝侯爷,其母刘氏乃先皇长公主,德政三年出生,二十三年殁。

下面还有九字评语:爱别离,怨憎会,求不得。

司命星君解释道:“求不得最苦,明明近在眼前,却似远隔山海,其中苦楚不是我等所能猜测,只爱别离,怨憎会六子倒平平无奇,没什么稀罕的。”

花明送还簿子后,轻轻转动右手腕上的翠玉镯子,千年来,他只要烦心,就会这般轻轻摩挲温润这个来历不明的玉镯,仿佛这样,难过就减少了一半。

一千多年过去了,玉镯已被磨的温润通透,可见虽远离红尘,烦恼却是一样不少的。

这只镯子打哪来他不知,有次腾云驯鹤,路遇太白。太白曾指着这个碧绿通透的镯子说道:“此镯名为方寸,方寸者,乃为心也。”

花明微笑道:“管他什么方寸灵台,戴我手上便是我的。”

太白是个资历雄厚的神仙,沧海桑田看了万年,对他这等无妄之语只笑笑,便驾云远去了。

“德政三年生,二十三年殁,又是二十岁。”花明摸着翠袖下的玉镯忽然笑了,那双点漆似的眸子随之弯了起来,动人心魄。

司命星君原是个风流倜傥青衣裹身的小伙,抚袖解释道:“凡三界活物,前世今生,何时何地发生何事都记录在册,唯顾回只有这几句话,待我查看他前世时,却见一片空白,不知这是为何。”

花明道:“大约夙世卑贱短命之人才会如此。”

“你倒比本星君熟。”

“我在凡世时贫困多病,浑身烂疮,见者恨不能把我丢进柴堆,一把火烧个干净。有时天上下雨,想借个屋檐躲躲,都被人拿着长棍撵出去;饿时敲过百家门,皆唾骂于我,我走后他们还得用清水洗门百遍,擦去我留下的任何痕迹。天上规矩也多,但想来和凡间一个道理,《命运簿》这等记录三界时运变化的书,与凡间那些人并无二致。”

司命星君翻了翻书册,想找到他说的蛛丝马迹,意识到凡人成仙后会抹去从前,便难得的叹了口气,“你如今也是仙了,何必再想那些事?”

司命星君素日繁忙,提了坛花雕便立刻消失的无影无踪。

花明依旧呆在亭中发呆,琼花宫宫主亲自饲养的凤凰轻轻落在亭中,那只凤凰浑身雪白,无一丝杂毛,现下抖了抖尾巴幻成一位白衣飘飘容颜俊秀的公子哥,搭手一礼,道:“宫主想去凡间?”

这只凤凰来自极南仙岛,五百年前被一只恶龙追杀,出宫远游的花明出手将他救下,从此这只孤傲的凤凰便认花明做了主人,仗着自己多活了千年,为他排忧解难,消遣时间,不可谓不忠心。

而花明一遇到难题习惯性的问凤凰意见,上至盘古开天,下到花草养殖,总能得到答案。

花明自斟自酌了好一会儿,才回答他:“可有什么办法?”

凤凰眼馋石桌上的酒,暗暗吞咽了口水,道:“宫主是想偷偷溜到凡间,还是向天君讨要旨意光明正大下凡?”

花明抬手示意他坐到对面,“此番下界不为苍生只为我自己的私心,天君定是不许的。”

凤凰整了整雪白羽衣,道:“宫主莫非要私自下界?这可是要遭受天谴的!”

花明望着他,淡淡道:“我知道。”

“说不定就会魂消魄散!”

“那又如何?”花明微微低头,道:“我欠一个人很多,好不容易等到他投胎转世,我自然要还他的。”

“宫主若是欠了钱,凤凰可去金山凿些金子送去。”

“钱债易还,情字难偿。总有一天你会明白的。但我希望你永远不要明白。”

看着他家主人一副铁了心肠的样子,胆小的凤凰几乎要哭出来,“宫主不要凤凰和仙鹤弟弟们了吗?”

什么都好,只一点不好,动不动就哭天抹泪的,活像花明欠了他万两银钱。

“我会托太阳星君代为照看。”

凤凰听到太阳星君,浑身瑟瑟发抖,“太阳星君第一次见凤凰便拿剪刀要剪去凤尾,说要去插瓶,宫主果真放心?只怕仙君归来,凤凰便是没毛的山鸡了。”

“司命星君?”

“司命星君上次还说要收我做他的坐骑。”

花明托腮想了一会儿,余光瞥见那盆开的极好的兰花,笑道:“那便请灵清仙君代为照看。”

灵清仙君去往西天论道时曾得佛祖八字真言:

至纯至净,温润无锋。

灵清仙君是出了名的心好,不论仙品高低,有无功德,都会尽心尽力的帮忙。

在花明看来,像他这种挂着神仙名头,逍遥天地间,抚琴煮酒,侍花弄草的,称不上神仙二字,顶多就是个混日子的不死身罢了。

三界中唯有灵清仙君可称真仙,仙人品格,仙人相貌。

用凤凰的话说就连一根头发丝都透露着仙人气息。

鲜少对人服气的凤凰随着花明去往瑶池时曾遥遥见过一面,至此拜倒在他白袍下。

寻常仙白衣是白衣,独穿在他身却是三界无二的风景。

花明想起那袭白衣,若有所思。对面的凤凰忍不住道:“宫主,虽然灵清仙君长得很好看,凤凰也承认喜欢他的美貌,但您能不能下界时把凤凰带上,见不到您,凤凰会担心的。”

花明蹙了蹙剑眉,活了两千年的凤凰怎么越活越倒退了?

花明伸手摸了摸他的凤冠,笑道:“你得留在府中帮忙照看仙鹤弟弟们,否则,在下界,我会不放心的。”

凤凰抽搭搭就要哭泣,花明将那盆开的正好的兰花抱在怀里,一个闪影便去了无极宫。

仙界听起来云雾飘渺,百花不分时令四季常开,仙人松下摆放黑白子,大袖飘飘,是个极美极自在的地方,实际上也只有云雾飘渺这一项符合,仙人们要么忙着修行,要么忙着积攒功德,好迁升仙品,没那么多时间喝茶下棋,更别说除了蟠桃什么都养不成的仙土了。

花明手里捧着的那盆兰花是他耗尽心血,花了近千年才养活的宝贝,若非为了托付家宅,请灵清仙君帮忙照看,他才舍不得将其转手。

无极宫位于九重天之上,地理位置极佳,白墙灰瓦颇有江南味道的院子,与其他金光灿灿的宫阙悄然划开界限。

传闻灵清仙君极爱兰花,距离无极宫三丈远的地方便能闻见兰草幽香,那些兰花与自然生长的不同,是灵清仙君用仙法护起来的,无生无死,不长不灭。花明闻一路花香,停在宫外举手叩门,出来迎的是一位白衣仙童,扎着两个冲天揪。

花明笑着讲明来由,那童子道:“仙君一早便说今日有贵客迎门,就是你啊!”

话语中尽是不屑。

花明仙品低不假,与灵清仙君隔着十万八千里的路程更不假,只是如今连个小小道童都看他不起了吗?

身在屋檐下,不得不低头。

花明有求于灵清仙君,被他家门童说几句是应该的,他也不计较,只把那盆开着翠色花朵的兰花放在他怀中,道:“我确实有事找你家仙君。”

道童对这种翠色花朵的兰花并不感兴趣,他想看,宫中多的是。

花明被道童不情不愿的请进花亭中,亭子立在兰花丛中,灵清仙君白衣飘飘端坐亭中煮茶,看到他来了,做了一个请的手势。

花明头一次来无极宫做客,紧张得很,不停摩挲袖中玉镯。

灵清仙君给他倒了杯清茶,才声如东风,吹开一树桃花,“宫主来本君府上所谓何事?”

声音是暖的,表情是冷的。

花明一时不知该如何开口,只勉强笑道:“前日司命星君说蓬莱仙境有几只肥壮的仙鹿,这两日想着去蓬莱一趟,驯服几只与我家仙鹤凤凰作伴。府中无人照看,因又想到琼花宫是仙君之前居所,仙鹤凤凰又极其喜欢仙君,想来没人比仙君更合适的了,才敢来宫中叨扰仙君,万望仙君勿要怪罪。”

他一口一个仙君叫的勤快,直到嘴角快要笑抽搐时,灵清仙君才慢吞吞饮完一盏茶,回道:“你几时回来?”

花明眯眼道:“可能三五日便回,也可能三五个月,得看具体情况。”

“天上一天,地上一年。宫主不会动了下凡之心吧?”灵清仙君一语道破天机。

花明赶紧否认,“谁说的?!即使在下吞了熊心豹子胆也是不敢的。”

灵清仙君望着他慌张的面容,淡淡一笑,“本仙君说着玩罢了。仙者未经天君允许私下凡者,轻者销去仙籍,重者飞灰湮灭,永远从三界消失,这个道理我想宫主比本君懂。”

他神情严肃,不像是开玩笑。花明想喝口热茶压惊,不料却被烫了舌头,只能大着舌头道:“我自然懂这些。”

灵清仙君点了点头,依旧面无表情。

临走时,花明将那盆门童放地上的兰花重新抱起,亲自放到灵清仙君怀里,道:“我家凤凰胆小怕事,疯起来什么话都说,全然不知恶语伤人的厉害,还望仙君大人有大量,就多担待些。”

灵清仙君起身收了兰花。

回到琼花宫,衣带沾香,凤凰正撅着屁股帮花明打包行李。

作者有话要说:总想讲一个不服命的故事,说俗点就是逆天改命的故事,

就像现实中我们常说的天意如此,

天意是懦弱者为自己懦弱找的借口,

强者c天c地,管你什么天意天命,

对自己喜欢的事物尽一百二十分努力去追求,不为失败找借口,

一旦付出全部心血,成功失败就没那么重要了,重要的是没遗憾。

我想写的就是这些。

天意注定花明不得与爱人厮守,

天意注定顾回二十岁而亡,

天意注定当归剑只能做个妖孽,

……

我想写的是一群不服命运,并尽全力去抗争的故事 ……

作者文笔可能不是特别好,但作者愿用一百二十分的诚意去写这个故事,

☆、见山是山,见水是水

下界时,凤凰把他引到一个戾气遍绕的仙山洞口,说那是七仙女私下凡界时的通道,先时被王母封了,后来他无意中撞破机关,使其重见天日。

花明背着包袱就要走时,凤凰拉着翠色衣袖,双眼红彤彤的,道:“宫主且要早去早回,守住本心,莫要动了真情,为我们找宫主夫人。”

花明用另一只衣袖帮他擦了擦泪,玩笑道:“你莫不是喜欢我吧?”

凤凰立马松了手,道:“宫主不可胡说,且不说天条不许,就是要找,凤凰也要找一个通晓音律温柔体贴,不似宫主这般胸无大志的仙人。”

花明活了一千多年,见山是山,见水是水,看不透平缓河流下的暗潮汹涌,更猜不准隔着肚皮的那一颗颗人心。

他们谓之“蠢”,说好听点就是心思恪纯,没什么坏心眼,当然可能连好心眼也少得很。

凤凰说不喜欢便是真不喜欢了。

花明笑道 :“这才是我琼花宫里出来的,你要是找到了,管他什么天条天规,我替你扛着。”

凤凰又要哭起来,花明摆了摆手不回头的走进那个黑森森的洞里。

凤凰的声音从外面传来,“包袱里有各色仙丹,是凤凰从老君那里偷出来的,宫主若有受伤,可取出咽下,必得健康!”

听罢此言,花明脚下一滑差点摔倒,娘咧,连老君的仙丹都敢偷,凤凰你还真是不知死活。罢了罢了,反正现在一切都托付给了灵清仙君,老君知道了多多少少会卖仙君一点面子,不能把凤凰怎样,顶多就是尾巴上少两根毛。

越往里走越暗,花明从袖中取出一个斗大的夜明珠,洞中瞬间亮如白昼。

洞口狭小,仅够一人弯腰屈身通过,洞里却是越走越宽敞,如做瓢的葫芦腹中宽敞,两头尖细。洞中阴气森森,缠在腰间的当归剑霎时回到花明手中,呈警戒状态。

花明贴着石壁前行,脚下被一条藤蔓之类的物件险些绊倒,他弯腰察看,原来是只手臂粗的千足蜈蚣。

那蜈蚣千百年来不曾有人打扰,正蒙头大睡,被人踩中尾巴啊的一声化成个白胡子白眉毛连头发都是白的公公。

花明正要俯身致歉,老蜈蚣便伸了个懒腰,坐在半人高的乱石上,打量着那位翠衣公子。

“来者何人?竟敢闯入本大王洞府?”他打着哈欠说道。

花明答道:“贫道乃云游道人,误入此洞,打扰了老人家。敢问老人家如何出得这个洞?”

老蜈蚣呵呵一笑,道:“此洞名唤千足洞,凡人有来无回,修道之人须得把身上最漂亮的东西交上,才能放你出行。”他指着那张与其苍老面容极不相称的樱桃小唇,“看见没有,这便是当年七仙女为下凡留在本大王这里的。”

完结古代架空小说作者一头蒜《不羡》点评:构思新颖,题材独具匠心,故事情节具有吸引力,人设丰满,力荐阅读!

精彩推荐

猜你喜欢

不羡小说[一头蒜]在线试读

“七月半的生辰,今日七月初一,还有半个月就要及冠了。”顾侯爷几天前因顾回生病一事,广撒帖子,谁能治好顾回的病,谁便会余生家财万贯娇妻美妾。后又来许多背桃木剑的白衣道士,在庭院中贴符咒,设结界,挥桃木剑,忙活一通,病情反倒重了,顾回一开始还能下地走路,直接变成卧床不起,不省人事。“敢问顾小侯爷生辰?”花明微笑道:“贫道别的不敢保证,唯有驱鬼除妖最为拿手,还请阁下带贫道去侯府,救得他性命。”捕头听他说大话,不由展了展眉毛,无奈道:“不……”年轻捕头张大嘴巴,吃惊的看着他,半晌说不出话来。...

2019-07-16 20:02:55

朱衣侯小说[而今不多情]在线试读

☆、第 4 章顾诛道:“谢前辈厚爱。但晚辈自有门派,不便转投师门。”顾诛道:“不是什么名门,但所教所学,出于真心,晚辈已经心满意足。“百谷摇头道:”全是放屁放屁。你过来,让师父好好瞧瞧你。”顾诛看在眼里,嘴角微微上扬。几人正要离开,就听百谷在身后道:“那个小孩儿,你留下。”百谷道:“你这小子资质很不错,虽不及当年的我,但也好过常人许多。若再经我□□几年,你这解阵之术不说举世无双,也是独占鳌头。嘿嘿,到时你再去找谢陆,那老小子虽然打败了我,可他天赋有限,年纪也大了,是怎么也赢不了你的。哈哈哈,谢陆啊谢陆,你...

2019-07-16 20:02:55

续生小说[沧海氏]在线试读

陈清酒漂亮的双瞳看着她,等到那人影快要消失在院门口时,才木讷地开了开口:“十九。”陈清酒抿唇摇头,指了指身后的屋子,简言道:“写字。”“没事没事。”十九托着腮,一嘟嘴,问道:“阿七,你这嗓子没治过吗?听着便觉难受。”自那日阿大提醒之后,十九虽然爱来找陈清酒玩,每次却是留下不过半个时辰便走,但眼下不过一柱香的时间,十九便见他眼中有疲色,可怜兮兮地三步十回头。十九如风般坐了回来,双手托腮,眼睛亮的灿烂,仿佛还摇着尾巴,沉湎酒色,殷勤着,“可想要带什么东西,我帮你。”“什么药?”十九凑近看了看,而后一脸懵,她自...

2019-07-16 20:02:55

此生共我饮长风小说[藤藤小猫]在线试读

“你甘心吗?”他当然不甘心,所以他伸出了自己的手,将自己的余生交到了对方的手里。“殿下,事已安排妥当,只等时机到来。”落后燕煦半身的于庆源,状似无意的悄声道。就在于庆源饥寒交迫,万念将灰之际,视线里突然出现一个如雪洁白的小娃娃问他。甘心?“那依殿下之意?”于庆源眉峰微皱,问道。“是。”...

2019-07-16 20:02:55

见江山小说[好大一卷卫生纸]在线试读

从此程千仞才知道,逐流是实打实的越长越好,不是他自带哥哥滤镜。他俯身替孩童压了压被角,这个年纪的孩子就该这样,安稳入眠,无忧无虑。如果不用为西市米价又涨了几钱仔细计较,那就完美了。少年立在床前,逆着光看不清面目,只有一双眼眸如清亮雪光。他对熟睡的人低声道:“别担心,一定会有办法的。你会有很大的世界,最好的未来。”顾公子就有文化的多了,只说了八个字:“重楼飞雪,瑶池生花。”程逐流的拔步床与衾被算是他们家最值钱的家当,程千仞最怕他不能吃好睡好,加上前两年跟着自己颠沛流离,最后影响发育长不高。天色未明,残月当空...

2019-07-16 20:02:55

剑出寒山小说[好大一卷卫生纸]在线试读

“哪里不错?有霁霄真人在,灵药仙丹日日催灌,凡人也该炼气了。”孟雪里是修行界异数,他不用拼命修行,向宗门证明自己的价值,也不用打生打死,和别人争夺资源。道侣共享气运,霁霄自有手段为他延寿续命、说不定以后还能带他飞升。当年合籍大典结束后,人们谈起他,多半会说:“美则美矣,可惜……”“原来是他,孟雪里。听说三年前他才引气入体,如今……还不错,炼气圆满。”“少说两句吧,他现在也是可怜人。”别人洞府种松柏翠竹,风骨挺拔,孟雪里种俗媚的金丝桃花。别人峰中豢养仙鹤青鸟,孟雪里养锦鲤,说是转运,还养金钱鼠,说是求财。他...

2019-07-16 20:02:55

心口无法言说的秘密小说[辞都]在线试读

“你能帮帮我吗?”她乞求道。作为贫民区里长大的孩子,桑伊早就习惯了这样的生活。如果你不能争取到足够的物资,你就会饿死在贫民区里。阿黛尔也是没办法了才会想到用这个办法。这个要求并不是很难。在他们贫民区里尤为明显。既然这样的话,以他的身手……...

2019-07-16 20:02:55

南府志小说[越书]在线试读

陆今晨摸不透他突变的情绪,只能先默不作声。“你们其实早就猜到了,不是吗?”林岁末的话就像一块石头,重重地敲在陆今晨的脑海里,敲碎最后的幻想。“他就在这儿。”林岁末转身,在他的床下掏出了两个骨灰盒。他将其中一个交给了陆今晨,将另一个紧紧地抱在怀里。“你们,真的是南郡的人……”林岁末突然笑了起来,“我等了那么久,总算不是白等。”“你们要找的人确实在我这里,只是,他恐怕不是你们要的样子了。”听到林岁末的话,陆今晨的脑子里突然冒出很多种可能,但最可怕的那种,他不愿去想。“节哀。”不知为何,陆今晨很快地说出了这句话...

2019-07-16 20:02:55

末日动物园小说[桃筱妖]在线试读

“白白,我们禽类场馆的动物都变了,我本来呆在笼子里正独自难受,看到他们开始互相残杀,他们撞破了自己的笼子,还来撞我的,我好害怕呀!还是矛隼哥哥救了我,他说我们必须把这些丧失理智身体腐烂的的动物都杀死才能活下来,还说他们和我们已经不是同一个物种了,如果把他们放出去,会害死更多的动物和人类。矛隼哥哥让我来保护你和园长,他还带着其他一些有理智的鸟在那里搏杀。白白,我真的好怕,我不是一只好鹦鹉!”“好,蓝蓝会一直保护白白。”今天晚上对于蓝染他们来说,也是一个凶残之极的晚上。对于所有的动物来说,能度过今晚,他们就能...

2019-07-16 20:02:55

燮和天下小说[窃窃斯语]在线试读

“没有吧,娘这些年来都在村子里照顾我们,那都没去过呢!”“为什么?我就不想见那个秦王,总感觉听名字就给人一种威严感。”“我……”“原来是这样,唉,阿宁,你说我娘和那个赫连旋的儿子到底是谁呢,有没有被找到啊!”“也是。哦,还有那个秦王,好想见见他。”“陈贵妃,在下是秦王殿下的侍卫莫远。这是秦王的车队。”莫远仿佛看穿了陈霜的心结,道:“是宫中出了变故,殿下不放心,决定亲自迎接皇子。”...

2019-07-16 20:02:5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