朱衣侯小说[而今不多情]在线试读

  • 时间:
  • 来源:阅文林语
点击阅读

☆、第 4 章顾诛道:“谢前辈厚爱。但晚辈自有门派,不便转投师门。”顾诛道:“不是什么名门,但所教所学,出于真心,晚辈已经心满意足。“百谷摇头道:”全是放屁放屁。你过来,让师父好好瞧瞧你。”顾诛看在眼里,嘴角微微上扬。几人正要离开,就听百谷在身后道:“那个小孩儿,你留下。”百谷道:“你这小子资质很不错,虽不及当年的我,但也好过常人许多。若再经我□□几年,你这解阵之术不说举世无双,也是独占鳌头。嘿嘿,到时你再去找谢陆,那老小子虽然打败了我,可他天赋有限,年纪也大了,是怎么也赢不了你的。哈哈哈,谢陆啊谢陆,你

朱衣侯小说章节试读

《朱衣侯》作者:而今不多情【完结】

文案

左临心说,以后我陪你去看这大山大河,这春柳红花,陪你游遍世间所有的风景。

内容标签:

搜索关键字:主角:左临心 ┃ 配角: ┃ 其它:

☆、第 1 章

时临初秋,左临心背了一个小包袱头也不回地下了山。他师兄连宜幸在后面小媳妇似的跟着,言语殷切地叮嘱他:“你到了妄西城,就问连家铺子在哪。我爹娘热情好客,知道你是我师弟,一定不会亏待你的。还有,你第一次下山,千万要收敛脾气,不要惹事,记着我和师父都在等你回来。”

他这师兄什么都好,就是婆妈。左临心听他把这话翻来覆去说了有数十遍,有心劝他歇歇嘴,但一看他师兄这薄弱的胸膛和在风中凌乱飘着糊的满脸都是的头发,就一阵心酸。

他师兄和他可不一样,人家正经公子出身,就是身体不好,药罐子似的。小时候逛庙会碰见了他们师傅,被那老混球一顿天道伦理的忽悠,就被家里人给送上山修行来了。这黾雀山路远地偏,真正的鸟不拉屎的地方,也亏得这小公子受的住,每天劈柴砍树喂鸡忙的毫无怨言,但身子确实是渐渐好了,除了年初病了一场之后再没喝过药。师徒三个在山上相依为命,到了年末,山上弹尽粮绝,连家今年的粮食还没送来,老骗子终于熬不住了,要左临心下山去要粮去。连宜幸身子不好不能远行,只能把他送到山下挥手泪别。

左临心沿着大路进了城,城门口支着数个小摊,卖酒水和热食的,热热闹闹的聚在一起。他身上没钱,只好坐在包袱上,靠着一颗大树啃冷馒头。刚吃了没几口,就看见前方马蹄阵阵,扬起一阵尘土。一个少女从马上一跃而下,她不过十五六岁的样子,穿着一袭高腰绿裙,系着绿腰带,乌黑的头发盘成一条长辫垂在胸前,不施粉黛,但长眉杏目,艳丽逼人。

少女手腕翻转,从袖子里唰唰掉出两把小臂长的小剑来握在手里,喝道:“你给我滚下来!”

正前方的左临心拿着馒头一脸茫然:“姑娘说我?”

少女不答,左手一甩,小剑飞向左临心身后大树的树顶,只听“哎呦”一声,从茂密的树叶间掉下一个人来。那人落地便一个打滚,正躲在左临心后面。少女喝道:“谢歌台,把我的东西还来。”

那个叫谢歌台的少年一个翻滚站了起来。他身材高挑,与左临心差不多的个子,但更消瘦一些,眼眸漆黑,气质超然,只看脸就是一个富家公子哥儿。但往下看去,他却穿着一身极朴素的衣衫,腰上葫芦环佩布口袋叮叮当当的挂了一身,长发松松的挽着,浑不吝就是个俊俏的街头小流氓了。他站在左临心身后只露出个脑袋:“你和我打赌,说好了输了身上的东西便任由我挑,怎么现在又赖账了?”

少女:“那是你使诈!”

谢歌台:“红口白牙的,我怎么就使诈了?明明是你输了不服气。”那少女一剑刺来,谢歌台躲在左临心身后,拉着他的衣角左右闪躲,还不住地挑衅:“哦,我明白了,你追了我这么远,不是为了那东西,是看上我了吧?可惜你年纪太小,长的虽美脾气却凶,我可看不上。”

围观的人一阵哄笑。

左临心夹在他们两个人中间,又要躲开少女的攻势,还要提防着身后的谢歌台别把自己衣服扯下来,正左右团团转,就听见一声虎啸,一只白虎从树丛中跃出来,正落在三人中间。

一边看热闹的人受了惊吓,立刻做鸟兽散了。其实这时邪魔横行,修仙练道的人不计其数,豢养灵兽更很常见。其中白虎最通灵性,所以在寻常人的灵宠中也是能见到的。可这只白虎来头不太一样,在一边卖茶水的小哥喊:“几位快住手吧,这是长清观平生子道长的爱兽,凶猛至极,被它咬伤可不是闹着玩的。”

他刚说完,白虎就仰着脑袋对着绿衣少女咬了过去,少女足间一点,拔高而起,一脚踹在白虎肚子上。白虎吃瘪,转头又朝向左临心冲过来。谢歌台道:“打它打它!”

左临心握紧右拳,捣向白虎鼻子。“砰”的一声,一人一兽都各自后退了几步。谢歌台摇头道:“你这功夫也太差劲。”左临心心想你倒是会说风凉话,喝道:“那你试试。”抓着谢歌台腰带就把他推了出来。

谢歌台一直躲在左临心身后,他看左临心身手灵活,显然是学过武功的,可是出手又没有力道,使的居然都是蛮力,一派野路子作风,这时被左临心抓住腰带,也不知道他按住了自己哪里的穴道,就觉得腰间一酸,居然无法反抗。

忽然远方奔来一人,远远地喊道:“谁在伤我灵兽?“这个人道士打扮,梳着发髻,两撇八字眉,怒气冲冲,显然就是白虎的主人,平生子了。平生子奔过来,看见白虎伏低了身子咆哮,不似往日威风,显然是在这几人手下吃了亏的,立时又疼又怒:“几个黄口小儿,居然如此大胆!你们可知我是谁?”

少女皱眉道:“管你是谁,你这老虎太凶,见人便咬,居然还敢就这么放出来,若是伤了人怎么办?”

平生子在妄西城作威作福惯了,哪能忍受一个小丫头的说教,当下脸色一变,正要招呼白虎上前好好教训她一番,就看见少女手上的两把小剑,左边一把刻着“公”,右边一把刻着“仪”,立刻一个激灵:“姑娘这剑有些眼熟啊,姑娘莫非是公仪家的小姐?”

少女道:“我叫做公仪嫣。”这三个字一出来,不仅平生子骨头软了一半,周围围观的人也是倒吸一阵凉气,个个面色肃然。

左临心低声问身后的谢歌台:“公仪家怎样?很厉害么?”谢歌台也悄悄地回他:“自然。诸分不称侯,逄左为公仪。祖上便财势惊人,到了这一辈更不得了,天下一半的水运都是走的他家的商道,这小妞的两个姐姐,一个嫁到西疆称王,一个就是大名鼎鼎的天下第一美人公仪鸢,都是声明显赫。你是哪里来的土包子,连这些也不知道?”

左临心道:“你既然知道她家世,还敢骗她东西?”

谢歌台怒道:“什么骗,我是光明正大赢来的。”他直起腰,朗声道:“公仪姑娘,我赢来的东西便是我的,没有还回去的道理。咱们山高水远,有缘也不再见了。”说完几个跃起,就消失在了丛林间。

公仪嫣气的小脸涨红,立刻起身上马就追了过去。剩下正想要和公仪嫣亲近的平生子,在原地愣了两秒,也骑上白虎追了上去,口里还不住叫嚷:“公仪姑娘有事,我义不容辞啊。”

一场闹剧就此散了。

左临心被耽误了半天,白看了一场热闹,晚上才到了城里。夜里路黑风大,他也不认路,绕了几圈后干脆在一个空庙里住了下来,打算等天亮再走。

这庙里不大,杂草丛生,已经荒废许久了。左临心点了烛火,先被正中间立着的石像吓了一跳。这石像足有一人半高,长衣散发,雕刻的栩栩如生。只是一半不知是被什么东西破坏了,半张脸上覆满了碎石和划痕,另半张脸上眼睛微闭,嘴角微微翘起,极其俊美。

左临心睡在石像底下,心想,这是个什么菩萨,怎么从没见过?不对,这石像供在如此荒凉的地方,也没见什么贡品,只怕也不是什么神仙,就是村民随便供奉的罢了。又想,既然是村民供奉,不知这石像是什么人,怎能生成这样的模样?那谢歌台虽然说话不太正经,但已经是一表人才,人中龙凤,和这石像一比,还是远远不如。

左临心一面想着,一面就慢慢睡了过去。

半夜之时,左临心迷迷糊糊听到一个哨声,他爬起来凑在窗前一看,外面黑漆漆的,只有一道白影,飘忽忽从眼前晃了过去。左临心胆子大也并不怕这些,眯着眼睛仔细一看,那白影是个穿白衣服的小姑娘,弱质纤纤,消瘦的身子在风中左右晃荡,还没走出几步就昏倒了。

这夜黑风高的极其危险,左临心也来不及猜测这姑娘是什么来历,急忙出去把人扶起来。他看这姑娘脸色苍白,瞳孔涣散,但呼吸平稳神色正常,不是生病,倒隐隐像是中邪。但他毕竟不通医理,也不能妄判,只好连夜进城把她送到了医馆。

医馆的大夫被左临心叫起来,老大的不情愿,可烛火下一看这姑娘的脸也惊了:“这不是连姑娘吗?”

原来左临心无意间救下的姑娘居然就是他师兄连宜幸的堂姐连步瑶。她自幼没有父母,一直跟在连家铺子里帮忙,她医术精湛心地良善,年纪轻轻就出诊为人医病,整个城里的药铺哪有不认得她的。

左临心没料到会如此之巧。但太过巧合,反倒让他隐隐觉得不安,彷佛即将卷入什么不知的命途一般。

不一会儿连家二老便赶到医馆来,两人也皆是愁眉苦脸,在烛火下一看,眼底都是掩饰不住的疲倦。

连父拉着左临心叹道:“幸好你来了,你若不来,我们也是要上山请翌师傅帮忙的。”

这翌师傅指的自然就是翌鼎,左临心的老骗子师傅了。

左临心奇道:“怎么?”

连父长吁短叹的把原委说了一遍。

☆、第 2 章

原来城里最近出了一个妖魔,专爱掳掠未出阁的少女,方法也不一。有说是化作俊美男子骗亲的,也有说是半夜偷溜进姑娘闺房抢人的,传的是人心惶惶。见过这妖魔原型的人说,它形似黑雾,五官身体皆看不清楚,略通人智。有受害的人家请了有神通的人去抓,反而被这妖魔一口吞了,连尸骨都找不到。一时间城里大乱,有女儿的更是惶恐不安,掀起了一股嫁女热。

连父叹道:“这妖魔前些日子以花为柬,写了一封聘书,说是要娶小女为妻。我们自然不肯,日夜看着,就是怕被它找到了可趁之机。谁知道昨夜没留神,她中了这妖魔的蛊惑,居然自己跑了出去。唉,唉,这幸好是被你发现,不然。。。。。。”继而双目放光地看着左临心:“我们正想着去山上找你们,结果你就来了,这必然是翌师父察觉妖魔作祟,派你来降伏它的呀。这下我们有救了,有救了。”

左临心嘴角抽搐,心想不知道那老骗子到底做了什么,怎么就让连家上下都对他深信不疑。一众人老的老小的小,左临心自己其实是来要粮食的,这句话怎么也不好说出口了。

连父说的情真意切,左临心道:“忙我自然是要帮的。只是我不知道妖魔来历身手,不知道有没有和它交过手的,我还想问问清楚。”

连父摇头道:“之前倒是请过道长的,银子花了不少,可半点也没用,死的死跑的跑,唉。“

左临心:“。。。。。。”

忽然门外响起一阵脚步声,众人只听有个人道:“我来帮忙。”

门外的人一身黑衣,面目如玉,眼如点漆,一副风流俊俏小郎君的模样,居然还是个熟人。

“谢歌台?”

谢歌台道:“我来帮你。”

左临心不知道他怎么会出现在这里,但谢歌台身手不错,他愿意帮忙,自然是好事。两人合计半天,算了算今夜就是那妖魔的“婚期”,于是便决定守株待兔,由左临心顶替连步瑶,于寅时等着那妖魔来接亲。连家其他人鹌鹑一样躲在后堂,灯也不敢点。下半夜的时候,风声阵阵,雨点密集地落在潮湿的土地上,连带起一阵青草的芳香。连家众人只看见一阵黑风刮过上空,卷进了连步瑶的屋子。

屋内,左临心躺在连姑娘的床上,红被从头裹到尾。什么也瞧不见,左临心听见厚重的呼吸声,风一样的飘过来,然后停在了床头。

左临心攥紧了手里的符纸。这是他下山时半吊子师傅给的,说是多年前从一个大师手里求来的,可镇魔伏妖,只是从来也没用过。

敌人在前,左临心却并不觉得害怕。他手心微热,于这紧张的时刻中感觉到了微妙的兴奋和跃跃欲试。

被角微动,像是有什么在扯着,左临心喝道:“就现在!”一个翻身跃起。躲在床下的谢歌台同时出手,他的武器是一盘玉石做的棋子,不过指甲盖大小,左临心之前摸过,坚硬无比。一符一棋同时飞过去,一并没入那一团黑雾中。

谢歌台道:“中了!”

那团黑雾微微挣扎,包裹着显出了一个鹤发犬齿,四肢奇长,非人非怪的东西,身子却是透明的。左临心看见自己的符纸微微卷曲,化作了黑烟,反倒是谢歌台的玉棋微微发亮,让那妖怪头痛不已。它呲着牙,身上的黑雾蔓延,分作两股,分别朝两人袭来,谢歌台就地翻滚躲了过去,玉棋连发,那黑雾似乎有些惧怕这东西,灵活地闪避着。左临心身边也没有趁手的武器,一道黑雾就趁势卷上了他的手臂,迅速蔓延开来。左临心一拳挥过去,硬靠蛮力击退,自己也不由自主地后退两步。再一看,手掌已经微微发黑。

谢歌台道:“你别碰它,万一有毒怎么办!”左临心道:“嗯。”又是一跃躲过,随手抄起符纸贴了过去。这符纸虽然不顶用,但也能拖慢这黑雾的步伐。

谢歌台叫道:“厉害!”他内力强过左临心数倍,一个翻腾就跃上了妖魔的后背,数个棋子飞出去,活生生把黑雾劈成了两半。左临心立刻赶上来,毫不吝啬地把符纸贴了它满身。

两人对视一眼,都是略微松了口气。谁知道那黑雾挣扎了两下,又从两股慢慢凝成一团,左临心贴上的符也变成一团黄色的火焰,噗嗤就灭了。左临心皱眉道:“这不是妖魔!”

妖魔无形无灵,所以容易错认。但它能瞬间愈合,丝毫不受符纸的影响,显然是灵力的。

谢歌台一边左右跳跃地躲避,一边道:“那它是个什么东西?”

左临心道:“恐怕是练出来的生魔。“

就是非天地而成,而是后天由生灵练成的。由于有灵体和灵智,所以比妖魔更加难以对付。更难的是,生魔难练,几乎无法独自完成,所以多数都有同伴,左临心道:“小心些,它说不定还有帮手。”

话音刚落,黑雾中就伸出一截黑炭似的手臂,手指奇长,有四个关节,牢牢地扣住了左临心的手臂。左临心一被抓住,就觉得奇痛无比,丝毫不能挣脱。

他遇强则强,此刻也并不慌张,反手就投进黑雾中,要以自己相搏。谢歌台大惊,正要飞过去解救,就听见耳边响起两声清脆的叮铃,仿佛是什么玉石撞击的声音,接着就是一道长鞭袭来,当中劈下。这一鞭这威力显然比之前谢歌台的一击还要大,长鞭落地,耳边似乎还能听到嗡鸣声,而那被劈开的黑雾也就此消失了。左临心从黑雾中脱身,先道:“这是修成的生魔,打不散的,要找出它命门才行。”

但要找出命门,得先知它原型。这生魔眼看打不过,想逃,于是一窝蜂地朝着明显最弱的左临心飞来。左临心正跃跃欲试地要战,就看见看见一个身影抢上一步,挡在自己身前,长鞭抡圆,也没怎么使力,就把它困在中间,生魔左右想逃,都被打了回来。但屋子小人又多,还是让它寻了个缝隙跑了。等生魔不见了,左临心这才来得及道谢。挡在他前面的那人转过身来,左临心先是一愣。

这天不热,来人身上居然厚厚的一件长衣兜帽,从头到脚。他身材极为高挑纤瘦,眉眼如远山秀水,一头黑发高高束起,在月光之下更衬的面色莹白,不似凡人。左临心心里疑惑:我是在哪里见过他吗?怎么觉得这么熟悉?

谢歌台一个踉跄,凑过来道:“多谢兄台,还未请教?”

少年道:“在下顾诛。”

他声音清亮,就如其人一般,如灵泉击石,又如高山冰雪:“此物凶险,需尽快追击。”

左临心道:“可它逃的那么快,如何去追?”

谢歌台犹豫了一下,道:“我有主意。”他让左临心取来了包袱,在里面摸来摸去,半晌掏出了一块巴掌大的东西,黑黢黢的,非玉非石。

左临心奇道:“这是什么?怎么在我包袱里?”

谢歌台眼神游离,尴尬地笑了一声。

左临心这才明白。这八成就是谢歌台和公仪嫣打赌赢来的尺寡了,这人怕公仪嫣找到自己后拿回尺寡,所以就趁乱把它塞到了包袱里,这也就难怪左临心能在这里碰到他,想必就是他不放心这宝贝一路跟来的。

完结古代架空小说作者而今不多情《朱衣侯》点评:章文采盎然,寓意深刻,情节跌宕起伏紧扣人心故事完整,文章整体流畅,故事情节具有吸引力,人设丰满,力荐阅读!

精彩推荐

猜你喜欢

拥有位面商铺的秋缘小说[浅墨残香]在线试读

“等我回来就知道你能不能做到,说的话是不是放屁,”秋河道,“把书房里的书都给我抄一遍,休想偷懒,”秋缘屋里的丫头翠儿,一个年约莫十五岁左右,梳着两个发髻,上头还带着廉价的绢花,端着碗要进来,轻声细语的唤道,“少爷,药来了,”“出去!”秋缘立即道,那感觉恨不得当场立誓一样,“做得到,绝对做得到,”说完,秋河就甩袖而去,秋缘哀叹了一声,将张脸埋进软软的棉枕头中,秋缘喝道,“出去!”第4章...

2019-07-16 20:02:50

实习灶王爷小说[岂无衣]在线试读

李元钦长久地看着眼前这页书,似乎是遇到了什么麻烦,微微拧着眉头,不能顺畅地读下去。“还有什么红豆团子,芝麻糖,白米糕,与我一同上天的同僚都吃的不爱吃了,兴许人家闻见味道都想吐了,可我连是什么味道的都没尝过呢。你说我惨不惨!”张清岚越说越觉得自己的凄惨人生简直人神共愤,于是哭得更大声了,仗着没人能听见,干脆一屁股坐在桌子上毫不顾忌形象的嚎啕大哭。张清岚哭着哭着又累了,整张脸上鼻涕眼泪混在一起,难看的很,不过好在无人看见,就随它邋遢着去了。他越说越委屈,蹲在李元钦的桌子上呜呜地哭了起来,“你这个人真的好过分,...

2019-07-16 20:02:50

皇太子的恋爱哲学小说[原恶哉]在线试读

甲男:「我认为天后对此已经有所戒备,她近年来不断扩充禁军的人马,而且也安排武艺高超的人随侍在侧,要发动流血政变使天后丧命退位是不可能的事。」——为何唐朝的中文如此高深莫测?甲男:「我认为扩大私军势在必行,前日我和郎君探讨暗中募集私军的方法,可先前受到来俊臣的影响,没多少人有意愿为皇室贵族做事。」乙男:「切莫小看太子妃的能耐,越是美艳的玫瑰越是有刺,那令人不寒而慄的剧毒眼眸,总能窥见他人毫无防备之刻,腐蚀全身。」乙男:「尊贵的皇室血脉因利欲薰心而互相侵蚀,此世恶道如地狱红莲绽放,真是杰作。」谢天谢地,乙男正...

2019-07-16 20:02:50

定山河小说[浅书清都 ]在线试读

虽说他穿越过来也有些年头的,该适应的地方也都差不多适应了,但还是时不时就会想些有的没的。虽说事业有所小成,房子车子都有了,但再怎么样也比不过这里啊。他那不过是个三层小别墅,现在住的这可是依山傍水风景区!胡樾立刻又觉得十分心塞。胡樾趴在窗边吹风,有些蔫蔫的。其实自从到了这里鸠占鹊巢之后,胡樾的生活改善了不知一点两点。他没穿越之前的日子过得像老黄牛一样,每天忙得恨不得上天。唯一不同的是老黄牛每顿吃的是草,而他一旦忙起来了连草都来不及吃……胡樾在心里给这俩小人各加了一分,暂时维持平局的战况。胡樾坐在桌边,指着桌...

2019-07-16 20:02:50

世界第一度假村小说[panther]在线试读

唐淮穿上鞋子,踩在刚才的黄土上,脚底板有些微凉,不过还在能在接受的范围内。等适应的差不多后,唐淮朝山谷顶端的方向走去。唐淮刚刚晒太阳的时候已经决定好,先看看岛上有没有游客。要是没有,他就想法设法在最高处堆个‘SOS’的求救信号,然后钻木取点火……希望有路过的船只和飞机看到吧。在爬上山谷的那一刻,唐淮再次意识到了自己的不同。唐淮再次给自己点赞,在盛泽的时候,他也没发现自己的身体素质这么好啊。唐淮没有目的地,不过呆在这里是不可取的。唐淮感受了一下身体,不显疲惫。紧接着,唐淮又跺了一下脚,要不是脚下有凉意传来,...

2019-07-16 20:02:50

星际雌虫穿成乡村哥儿小说[日进斗金]在线试读

河水静静流淌,没有一丝涟漪,月亮高悬天空,在河里投下圆圆的倒影。高高的鼻梁,大大的眼睛,麦色的皮肤和因为瘦削显得过于棱角分明脸颊,眉心还有一颗红痣。除了太瘦了一些,自己这模样可比那个阴柔的白禾要顺眼多了啊!白术惊喜的一蹦三尺高,仰天长笑三声。白术一路小跑,来到河边。他跪在河边,看河水里印出自己的倒影。只要他抓紧锻炼,再打拼出一片家业。以他的能力,绝对有信心可以赢得那雄性的心,给他提供最好的生活!她们摇了摇头,有些同情的议论道:“你看看那边的哥儿,好像是白老大家那个,天天干活糙的和个男人一样,现在都有些疯了...

2019-07-16 20:02:50

我被反派拱上皇座[星际]小说[闻鲸歌]在线试读

“他根本就不在乎父亲!父亲还让我来看他……”迪欧蜷缩在巷子里,埋着头像只尽力竖起背毛的幼猫,无助地怒吼着,“那也是他的父亲、他的家族啊!他怎么可以……怎么可以……”“他理解什么!他要是真的理解,为什么没有一滴眼泪!为什么还要留着那个杀手!”迪欧怒目圆睁:“那现在呢!”“迪欧少爷,雷哲少爷并无恶意,他只是想你能尽快振作起来。”雷蒙德单膝跪在少年面前,柔声道。“迪欧少爷,你的悲伤和愤怒雷哲少爷并不是不能理解……”雷蒙德耐心地解释却并没有取得任何效果,世界观停留在非黑即白阶段的少年完全听不进去,情绪激烈地驳斥道...

2019-07-16 20:02:50

一世千秋小说[邢风风风风]在线试读

“那你记住,他们一族的人多多少少会有一些‘白化’的迹象,尤其是在这头发上,有那么些白色的发丝,可以确定是长坷族无误了。”“如果放任他们不管,迟早会波及到整个师门,你这些日子就别轻易下山了,在这好好背书。”任老头起身,带着他的两位师兄出了门 “小黑狗你可看好了,若是出现什么意外,格杀勿论。”“小黑,你说小流氓被师兄他们抓着了会怎么办。”“他带着面具,包得严严实实的,想看都看不见。”“看见他们要把他们赶出去吗?”秦琅睿脱了外衫滚上床去,看着自己没有一点伤口的双手:“他很强,你知道法印是我们施术的关键,他能够一...

2019-07-16 20:02:50

十里人间小说[老草吃嫩牛]在线试读

既然老祖宗赏饭吃,那么就集体动起来吧。五百年摇摇欲坠的老屋,换漂漂亮亮的现代化房屋,能住到更好的地方去,谁愿意守着满身是补丁的老屋子呆着呢?四太太一张一张的抿着毛票的边角,抿好,又用皮筋仔细的按照面额扎起来。常青山石窟一出,举世震惊,没多久,那里就成了世界级的重点文物保护单位,跟籍道太祖陵社会地位也差不离了。一时间,政府衙门动起来了,财阀也动起来了,世界级的,国家级的文物单位也来了,郡里规划局也做了旅游城市的初步规划。想到这里,江鸽子抬起头对段四太太说了句:“嫂子,我要是您,我就不换!”四太太闻言,数钞票...

2019-07-16 20:02:50

我诈死后再遇殉情未遂的魔尊小说[梦里长安躲雨人]在线试读

边说边给白蟾宫递眼色,又是飞眼刀又是威胁,白蟾宫不情不愿的解释了一通,赌咒发誓真不是自己干的。一行人边说边行,醒林使尽浑身解数万种本领,终于哄得这位不贰师妹化怒气为淡淡微笑。醒林和郭不贰并肩走在最前方,他凑近身旁的郭不贰说了些什么,郭不贰笑了一下,又立刻绷住脸,要笑不笑别别扭扭的转过头。忽而,她想起了什么,问道:“对了,我们教中人都是一样的红云衣,朱果钗,你是怎么认出是我的?”他向比他还小的郭不贰深深作揖,道:“这其中必定有什么误会。”郭不贰既没人证又没物证,被白蟾宫一通辩白,醒林一通温柔款款的赔小心,自...

2019-07-16 20:02:5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