续生小说[沧海氏]在线试读

  • 时间:
  • 来源:阅文林语
点击阅读

陈清酒漂亮的双瞳看着她,等到那人影快要消失在院门口时,才木讷地开了开口:“十九。”陈清酒抿唇摇头,指了指身后的屋子,简言道:“写字。”“没事没事。”十九托着腮,一嘟嘴,问道:“阿七,你这嗓子没治过吗?听着便觉难受。”自那日阿大提醒之后,十九虽然爱来找陈清酒玩,每次却是留下不过半个时辰便走,但眼下不过一柱香的时间,十九便见他眼中有疲色,可怜兮兮地三步十回头。十九如风般坐了回来,双手托腮,眼睛亮的灿烂,仿佛还摇着尾巴,沉湎酒色,殷勤着,“可想要带什么东西,我帮你。”“什么药?”十九凑近看了看,而后一脸懵,她自

续生小说章节试读

《续生》作者:沧海氏【完结+番外】

文案

本文主角:迟钝内敛受×人.妻忠犬攻

久禁囹圄死,难消泼天仇。

纵有丹青客,百年不得归。

①1v1,he,he,he,真的是he,相信我!

②主配皆亲生,但无良作者喜虐杀,求全甜宠慎点。

③反派皆boss,boss皆反派。

内容标签: 强强 情有独钟 仙侠修真 爽文

搜索关键字:主角:陈清酒,儿茶(成钰) ┃ 配角: ┃ 其它:

☆、第一章 楔子

陈清酒生下来便是个病秧子,眼睛睁不开,没见哭也不没见闹过,乖的不像个正常婴儿,老人们都说他活不长久,便主张将他卖出去。

当时正逢饥荒,赤地千里,百姓易子而食,陈家十来口人,都是要张嘴吃饭的。

生下了,养不起,便只能丢掉。

大人的想法就是如此简单。

卖孩子那天,生意并不好,陈清酒皮包骨头似地,还是个襁褓婴儿,自然比不得那些胳膊腿粗的孩子肉多,买卖不划算,也就没人理会。

到了中午,街道都快空了,陈清酒也没卖出去,婆娘气得,也不肯给他喂奶,一边哭,一边打,说自己造了什么孽,要了个这么不值钱的贱种。

陈清酒任她打骂,半晌后,才吝啬地发出一声哭腔。

恰在此时,邻村医馆的老夫妇经过,两位老人没儿没女的,很疼孩子,想要买下陈清酒,却又身无分文。

陈家婆娘远远看他们有意思,便主动上前,讨价还价下,终于将陈清酒换成一箩筐的草药。

草药好,闹饥荒时,瘟疫也多,将药再卖给医馆,还能换钱买米吃。

陈家婆娘将孩子丢给老夫妇,才一脸嫌弃地背着草药筐子回家了。

“这孩子,命中带苦。”

医馆老头这样对老伴儿说。

陈清酒四岁那年才会说话,他眼睛上蒙着黑布,整日磕磕绊绊,摔得满身青紫,也不知道疼。

老妇人似乎觉得他难过,这时总爱给他买糖吃,还笑着说他顽劣。

吃糖时,陈清酒总能笑得很开心。

所以他总摔着骗糖吃。

第五个年头,老夫妇相继离去,陈清酒再也骗不到糖吃了。

陈清酒成了孤儿,只是他并未流浪太久,就又被人拣了回去,后来他才知道,自己进了修仙门派。

拣他回来的老头成了他师父,教他修行法术。

十四岁那年,陈清酒的眼睛能睁开了,老头允他下山。

那是陈清酒第一次看见这个世界。

充满了阳光,与温暖。

陈清酒最后一次看清这个世界,是在他二十岁那年。

弱冠之年,一命呜呼。

……

有些不对劲。

一命呜呼不应该长眠不起吗?

陈清酒躺在石棺内,措不及防地醒来,一时间竟回不过神来,大约过了很久,他的手动了动,才觉得浑身骨头都要散了。

悲呼哀哉!

他居然诈尸了!

白骨生肉不是什么容易事,就如同你硬生生将一个活人剥成一堆骨头似地。

太疼了。

疼的人恨不得去死。

所谓死去活来,也就这样了。

陈清酒的五指抠在石棺内壁上,他侧身蜷缩着,直觉舌根发麻,石棺是密闭的,空气不流通,血腥味弥漫,闻得人频频作呕。

当然,陈清酒没敢吐。

棺中黑暗,伸手不见五指,但于陈清酒而言,不是什么大事,毕竟他生前获罪于惩戒台,也是被挖过眼,断过腿的大人物了。

有的人死了,却又活了。

陈清酒气得牙根痒痒。

大抵世间之人就是如此,想死却死不了,不想死的,却走的比谁都快。

石棺严丝合缝,陈清酒却听到了风雨声。

狂风骤雨,倾盆而下,山洪咆哮,吞没生灵之时,亦将这口埋着陈清酒的四重棺椁冲出,一路颠簸,至柜山脚下,只落下个内层的石棺。

水势依旧上涨,放肆地舔着石棺,发出狰狞的笑声。

东方渐白,洪水停歇,石棺斜靠在河岸,棺盖被打开一角,光进不去,里面依旧是黑压压的一片。

少顷,一只白如玉的手便扣在了棺身上。

寻常人用来形容手指‘白如玉’,便就是说那人手指温软细腻,而陈清酒的这只手,是那种常年不见日光,且透着病态的惨白色。

在这巍峨的山岭间,有一副石棺并不奇怪。

只是他这棺身上刻满了符文,如若此时有道行高深的修士经过,便能大概看出这些符文的意思。

这是镇压邪魔恶鬼的咒术――黄泉令。

陈清酒刚好能从那石棺缝中露个半身,他原本扶着棺身的手指此时挡在眼前,阳光从指缝透出,那双幽深的瞳目一半被晕染成浅灰色泽,一半依旧藏在阴影内。

他面容其实生得端正,但是个人在荒郊野岭见到这种事情,第一反应决不会是上前帮忙。

陈清酒拭着从棺中站起,腰身却好巧不巧地卡住了,紧接着他像是发现了什么有趣的东西,手指刚一扣在棺盖上,那些符文立即跟活见鬼似地,在日光下‘魂飞魄散’,生怕比别的字死慢了半拍。

棺盖被轻松推开。

山间寒雾重,连个鬼魅都瞧不见,陈清酒衣衫破烂,他身上多是划伤,却不怎么严重,唯有左臂上一道伤痕,淌尽了血。

“啊!”

这个时间,不知哪个山头的姑娘跑了出来,正巧看见这诡异的场景。

陈清酒偏头,只看到地上掉了个花篮。

“嚯……哟?”

女子跑得上气不接下气,自认为跑远了,刚俯身喘口气,眼前便落下一双白靴子。

“鬼!”

“嘘。”陈清酒右手抬起,遮捂住她的嘴,食指轻压在自己唇角,做了个噤声的动作,“莫怕,我不伤你。”

他的声音沙哑的有些刺耳,但若略去这点,以及那和死人样的面色,就单单一双清明的桃花眼,凡人都得动点尘心。

女子心弦微收,睁着眼睛看他。

“唔,问点事。”确定她不再大喊大叫,陈清酒耳朵落得清净,便后退半步,顺便将手中拎着的花篮给她,一副含情脉脉而又纯良无辜的样子,“你可知今朝何年?”

“已是,是,衡正二十三年了。”

“衡正,二十三年。”陈清酒低声重复了一遍,似在低语呢喃着:“但不知,太始已逝去几载……”

“三,三百年了。”那女子哆嗦着,下意识地又回答了一句。

“哦。”陈清酒微微眯眼,颔首看着面前这尚且温顺的女子。

女子被他瞧得有些面红,埋着头,像个花,越发娇羞。

“所以,你到底是个什么,东西?”

陈清酒的声音突然变得低沉而又冷漠。

“啊?”女子呆愣愣地仰头,微作惊讶。

她嘴里发出一声‘嘎吱’怪叫,随后头上的血泼洒而下,身子也如水般,化在了陈清酒面前。

陈清酒抖了抖指尖上的鲜血,随后又往衣服上胡乱抹了一通,落下一把手印,不管刚才的状况,径直往山上走。

“这才三百年,外面些肮脏货色就想方设法地要拉你出去,既如此,你何不如了他们的意?”

“有心人要算计得手,我如今斗不过。”陈清酒左手轻抚右手腕,腕中央销魂钉打入的印记犹在,他手微微颤抖,道:“现在不就是比谁,居心更不良么?”

“不反悔?”

那声音发出一声轻笑,陈清酒一顿步,竟是迟疑了好片刻后才支吾了句:“不反悔。”

“啧,小骗子。”

陈清酒:“……”

他发间有一支简朴木簪,簪身已磨损的不像样,说话间,一个小人便趴在了上面,小人无意抬头,看清了陈清酒的去向,顿时脸臭得跟婆娘的裹脚布没差。

“陈清酒你个混球蠢货!你要去哪里!”

如今已是开春,山中更是春色撩人,但陈清酒脚下蹬的这座,却比没妈的孩子还惨,漫山上下是决计找不出口·活物的,树木秃的跟那寺院里的和尚没差多少。

见此,陈清酒不仅发出一声喟叹,整个人却是气色都不错了,他嘴角隐隐上扬,也不知是给谁道了句,“回家。”

山顶上有一处屋舍,屋舍门晃晃悠悠地吊着,风大了些,就跟鬼嚎似地,还有节律,倒像是小寡妇上坟唱丧一样。

“呜,呜呼拉呼~啊~”

陈清酒轻手一推,门板轰然倒地,临死前还不可一世的给这丧歌来了个不错的结尾。

板的大义凛然,视死如归,叫屋内顿时掀起‘千层浪’。

陈清酒站在门外等了小半会儿,眼看这尘土落不尽,便径直踏入了‘盘丝洞’,也不管屋内屋外多么脏乱差,脱了外面那件污衣,铺在硬床板上,就睡了上去。

木簪上的小人踩着他鼻子溜下来,趴在床板上撕心裂肺地干咳着,红着眼道:“陈清酒!老子不要住这里!你他妈的赶紧换地方!信不信老子……”

陈清酒一掌拍了下来,那咋咋呼呼的家伙瞬间被压在五指山下,翻不了身。

小家伙一只手从陈清酒拇指与食指间挤出,中指高高竖起。

贱人!

作者有话要说:新文开,求支持。

有点儿小鸡冻haha~

☆、第二章

俗有修仙者,以刻苦修持,德功并进,入道法四境界,了却因果后合道成圣,超凡入圣者则可万劫不灭,因果不沾,无所不知,无所不能,天道不灭,则肉身不腐。

修仙界初始混乱,而经历了数百年的大清洗,如今界内便以大若墟,若邪谷和长在山三大门派为尊,余下百位闲散派则以其一马首是瞻,扶持至今。

大若墟就是修仙界扛把子一样的存在。

大若墟存在不过两百年,初身如何,界内倒是有很多传言,但最靠谱的一个就是说它是赋剑山的后身。

修仙初期,门派不达一千也有九百九十家,而于百家之中,赋剑山之所以‘流芳千古’,便是因当年其门派中一人――陈皮。

人名陈皮,若是个地痞流氓,却也见怪不怪,但这人是个货真价实的修士。

但凡有点脑子的人都知道这是个化名,虽无从考究,却有那样一个人存在过。

当然,此人名垂千古绝对不是因为他离开了原本的门派,而白手起家创立了灵均阁。

陈皮一人,传闻最早拜在赋剑山门下,而天赋异禀,不及弱冠之年,门内师父便穷其所学,是以开山师祖便厚着脸委言将人逐出师门,便有了后来的灵均阁。

陈皮创建灵均阁后便不怎么出面了,门中大小事务一律踢给了他的两个徒弟,而自己则闭关修行。

当是时,正道混乱有百家,邪道唯一绛灵山,再过数年,以灵均阁为首,正邪两道便打了起来,而结果惨不忍睹,正道人士被打的屁滚尿流,灵均阁不得已请出了闭关师祖陈皮,想着他同绛灵君能大战个三百回合,杀杀邪道的威风,结果,让人大跌眼镜。

具体情况如何,没人清楚,可就传闻,绛灵山一见,那陈皮同魔修绛灵君一见钟情,而后,有染了……

这传闻都不算什么,更让人难以接受的是,后来出邪魔化祖祸世,绛灵君打着‘道侣’的旗杆子,却在对化祖进行制裁时,反戈一击,损毁了化祖座下四大恶兽的封印为祸。

陈皮那时在修仙界威望颇高,凡人都得尊称一声灵均仙主,灵均仙主受骗,果断手刃了心上人,而结果了挚爱之人的陈皮同样不堪忍受这一结果,自杀了……

呃,这就比较扯淡了。

陈皮同绛灵君一死,化祖消散,而其座下四大恶兽借机冲破微弱封印,逃窜不见,为了重新封印四恶,修仙界大大小小门派忙活了不下百年,才抓住了其中一只玄灾,便定下今日,于大若墟进行封印。

而之前所说,大若墟初身算是赋剑山,便因为大若墟的师祖陈皮与其有很大的渊源――大若墟如今的师祖王琰瑜,正是陈皮弟子之一。

在如今的修仙界,虽渡劫不成但已然兵解修成散仙的王琰瑜算是长老级人物了,而此人态如耄耋之年,人名如此,身子也微微壮实,私下便有人戏称其为‘王三胖’。

王三胖其实并不胖,他只是壮。

大若墟习教场内,数千位修士缔结封印,外围还有不少弟子要趁着这一机会学习,人山人海中,诸位长老祭出恶兽玄灾。

那玄灾兽身高数丈,体态如虎而毛类犬,獠牙青面,尾长丈八尺,看着便十分骇人,不少弟子见此便微微蜷缩,正南方向,王三胖一抬指,各派人士起手印,铭文浮现,阵法密布,玄灾兽身陷阵中,眼看阵法将合,那野畜突然仰天长啸,而后前爪狠狠摁住地面,长尾一甩,居然将结界甩开一缺口。

“当心!”

别看那玄灾长得跟闹着玩似的,但那尾巴可不是长着玩的,外围弟子见此有些惶恐,混乱中跑了几步,眼看那硬如玄铁的尾巴就要扫下,半空中突然晃出一抹清冷的蓝泽,一人双手结印,生生拦住了那铁尾。

“是景师兄!”

来人衣白衣,长发束起,动作干练,一双眸子微沉,后撤半步,面色平静,提剑捏诀如行云流水般,毫不含糊。

远处王三胖见之,浑厚的声音传来,“沐月,带他们先离开!”

“是。”他低喝一声,翩若惊鸿,手随身子后摆,指尖流光滑下,锁住了玄灾之尾,景沐月趁着这个空档,稍微喘了口气,回头道:“马上离开这里!”

一群‘闲杂人等’立即紧张却又有序地撤出了习教场,阵中玄灾被激怒,铁了心要冲破这禁制,两相抗衡之下,玄灾横尾一扫,在这个时候竟可拖着一身狼狈逃出了大若墟。

此时,大若墟还值九年一度的招生期,半山腰处的新来人见此壮观,皆不明所以地仰头惊叹,长长的龙身队伍里,一穿着破旧的男子仰头,他眼下黑影浓重,活像十天半个月没闭眼的恶鬼一样。

其人身后背着四纸画卷,见那黑乎乎的一团东西远走高飞,眼底才有了一点变化,犹如沉沉死水,泛起了微微涟漪。

八角亭内的监察官对此视而不见,打了个哈欠,继续提问,半个时辰后,那衣着破旧的男子上来,监察官继续懒洋洋地掀起眼皮,提笔作记,“名字?”

陈清酒目光游移不定,听到问题,视线一顿,落在那八角亭的大红柱子上,不在意道:“二柱子。”

“?”老态龙钟的监察官迟钝地扬起了头,嘴角一抽,在陈清酒平静如海的眸子下填了那个名字,“修到那一境界了?”

“约莫……”陈清酒声音低沉而缓慢,似乎比面前的老人还迟钝,“还未筑,基吧……”

监察官被气得牙根痒痒,青筋暴起,当场就想抄起砚台给眼前人一脸墨水,好在他还有些为人师表的自知,压了压肝火,徐徐道:“那会做什么?”

陈清酒迟疑了片刻,仰头抬手搔着右侧面颊,慎重答着,“算卦?”

监察官终于忍无可忍,挥了挥手,示意旁边人将他除名,陈清酒看了眼被红笔圈出的名字,迟钝地垂了垂眼,监察官视若无睹,并且心情微觉愉快,“下一……诶?沐月,你怎么过来了?”

景沐月掠过陈清酒,俯身一拜,压低了声音,道:“九师叔,封印玄灾失败,各大门派如今在正殿商讨事宜,师祖请师叔们也过去一趟。”

亭内几人仿佛早知结果会如此,纷纷起身拂袖,面色不惊不喜,“那后面的人谁来处置?”

景沐月一回头,自然撞入陈清酒的眼中,他才发现这人的眸子竟是呈浅灰。

自景沐月来,陈清酒的视线就没从他身上移开过,而这下对视不过须臾,他便主动敛眉,不言不语时就像一个死人,而且不看那张脸,很容易教人忽视。

景沐月目光从他身上掠过,而后回头,“师祖意思是按规矩,明理遣散便好。”

完结+番外古代架空小说作者沧海氏《续生》点评:条理清晰,构思新颖,题材独具匠心情节跌宕起伏紧扣人心故事完整推荐阅读!

精彩推荐

猜你喜欢

续生小说[沧海氏]在线试读

陈清酒漂亮的双瞳看着她,等到那人影快要消失在院门口时,才木讷地开了开口:“十九。”陈清酒抿唇摇头,指了指身后的屋子,简言道:“写字。”“没事没事。”十九托着腮,一嘟嘴,问道:“阿七,你这嗓子没治过吗?听着便觉难受。”自那日阿大提醒之后,十九虽然爱来找陈清酒玩,每次却是留下不过半个时辰便走,但眼下不过一柱香的时间,十九便见他眼中有疲色,可怜兮兮地三步十回头。十九如风般坐了回来,双手托腮,眼睛亮的灿烂,仿佛还摇着尾巴,沉湎酒色,殷勤着,“可想要带什么东西,我帮你。”“什么药?”十九凑近看了看,而后一脸懵,她自...

2019-07-16 20:02:45

此生共我饮长风小说[藤藤小猫]在线试读

“你甘心吗?”他当然不甘心,所以他伸出了自己的手,将自己的余生交到了对方的手里。“殿下,事已安排妥当,只等时机到来。”落后燕煦半身的于庆源,状似无意的悄声道。就在于庆源饥寒交迫,万念将灰之际,视线里突然出现一个如雪洁白的小娃娃问他。甘心?“那依殿下之意?”于庆源眉峰微皱,问道。“是。”...

2019-07-16 20:02:45

见江山小说[好大一卷卫生纸]在线试读

从此程千仞才知道,逐流是实打实的越长越好,不是他自带哥哥滤镜。他俯身替孩童压了压被角,这个年纪的孩子就该这样,安稳入眠,无忧无虑。如果不用为西市米价又涨了几钱仔细计较,那就完美了。少年立在床前,逆着光看不清面目,只有一双眼眸如清亮雪光。他对熟睡的人低声道:“别担心,一定会有办法的。你会有很大的世界,最好的未来。”顾公子就有文化的多了,只说了八个字:“重楼飞雪,瑶池生花。”程逐流的拔步床与衾被算是他们家最值钱的家当,程千仞最怕他不能吃好睡好,加上前两年跟着自己颠沛流离,最后影响发育长不高。天色未明,残月当空...

2019-07-16 20:02:45

剑出寒山小说[好大一卷卫生纸]在线试读

“哪里不错?有霁霄真人在,灵药仙丹日日催灌,凡人也该炼气了。”孟雪里是修行界异数,他不用拼命修行,向宗门证明自己的价值,也不用打生打死,和别人争夺资源。道侣共享气运,霁霄自有手段为他延寿续命、说不定以后还能带他飞升。当年合籍大典结束后,人们谈起他,多半会说:“美则美矣,可惜……”“原来是他,孟雪里。听说三年前他才引气入体,如今……还不错,炼气圆满。”“少说两句吧,他现在也是可怜人。”别人洞府种松柏翠竹,风骨挺拔,孟雪里种俗媚的金丝桃花。别人峰中豢养仙鹤青鸟,孟雪里养锦鲤,说是转运,还养金钱鼠,说是求财。他...

2019-07-16 20:02:45

心口无法言说的秘密小说[辞都]在线试读

“你能帮帮我吗?”她乞求道。作为贫民区里长大的孩子,桑伊早就习惯了这样的生活。如果你不能争取到足够的物资,你就会饿死在贫民区里。阿黛尔也是没办法了才会想到用这个办法。这个要求并不是很难。在他们贫民区里尤为明显。既然这样的话,以他的身手……...

2019-07-16 20:02:45

南府志小说[越书]在线试读

陆今晨摸不透他突变的情绪,只能先默不作声。“你们其实早就猜到了,不是吗?”林岁末的话就像一块石头,重重地敲在陆今晨的脑海里,敲碎最后的幻想。“他就在这儿。”林岁末转身,在他的床下掏出了两个骨灰盒。他将其中一个交给了陆今晨,将另一个紧紧地抱在怀里。“你们,真的是南郡的人……”林岁末突然笑了起来,“我等了那么久,总算不是白等。”“你们要找的人确实在我这里,只是,他恐怕不是你们要的样子了。”听到林岁末的话,陆今晨的脑子里突然冒出很多种可能,但最可怕的那种,他不愿去想。“节哀。”不知为何,陆今晨很快地说出了这句话...

2019-07-16 20:02:45

末日动物园小说[桃筱妖]在线试读

“白白,我们禽类场馆的动物都变了,我本来呆在笼子里正独自难受,看到他们开始互相残杀,他们撞破了自己的笼子,还来撞我的,我好害怕呀!还是矛隼哥哥救了我,他说我们必须把这些丧失理智身体腐烂的的动物都杀死才能活下来,还说他们和我们已经不是同一个物种了,如果把他们放出去,会害死更多的动物和人类。矛隼哥哥让我来保护你和园长,他还带着其他一些有理智的鸟在那里搏杀。白白,我真的好怕,我不是一只好鹦鹉!”“好,蓝蓝会一直保护白白。”今天晚上对于蓝染他们来说,也是一个凶残之极的晚上。对于所有的动物来说,能度过今晚,他们就能...

2019-07-16 20:02:45

燮和天下小说[窃窃斯语]在线试读

“没有吧,娘这些年来都在村子里照顾我们,那都没去过呢!”“为什么?我就不想见那个秦王,总感觉听名字就给人一种威严感。”“我……”“原来是这样,唉,阿宁,你说我娘和那个赫连旋的儿子到底是谁呢,有没有被找到啊!”“也是。哦,还有那个秦王,好想见见他。”“陈贵妃,在下是秦王殿下的侍卫莫远。这是秦王的车队。”莫远仿佛看穿了陈霜的心结,道:“是宫中出了变故,殿下不放心,决定亲自迎接皇子。”...

2019-07-16 20:02:45

孩子的父亲都想和我谈恋爱小说[宽霖]在线试读

谢琛不喜欢和舅舅说再见,他转身进入虫洞。很快的虫洞闭合,谢颖川正准备离开,但他发现自己前面的空间有波动,谢颖川面色变冷,“这群老家伙来得真快啊!”谢琛从虫洞里面走出来的时候,发现这个一级序列星球的环境意外地好。谢颖川见状,摸了摸谢琛的脑袋,感慨笑道,“我们阿琛也做父亲了,真快啊……去吧。”谢颖川很想跟进去,但是一想到随后要应付的人,便生生止住了脚步。他觉得这个星球的空气指数完全可以达到三级序列星球的指标。此时的谢琛站在一处树林里,前后左右都是参天大树,不远处还有缓缓流淌的清泉小溪流,之前为了晋升80级,扎...

2019-07-16 20:02:45

王座攻略笔记小说[天洛水]在线试读

伽尔兰一下子失去平衡,整个人向后摔下去,四脚朝天地摔倒在地上。而偏偏就在他向后摔倒的时候,正好一阵风吹来,将他那只能盖住一半大腿的衣服下摆吹起来,向上掀开。伽尔兰:“…………”场面一度十分尴尬。一绊。于是,当他四脚朝天地摔在地上,摔在那个人面前,又正好朝那个人方向大张开腿的时候……被向上掀起的衣服下摆在微风中晃动了一下,伽尔兰在一秒的呆滞之后,猛地翻身坐起。也不顾地上都是凹凸不平的鹅卵石硌得他腿疼,他跪坐在地上,大腿夹得紧紧的,双手死死地压在衣服下摆上挡住关键部位,一张小脸整个儿都涨得通红。在心底发出如此...

2019-07-16 20:02:4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