凤凰结小说[公路飞行]在线试读

  • 时间:
  • 来源:阅文林语
点击阅读

“惠妃娘娘日安,什么风把姐姐吹到咱们衍庆宫来了。”宁妃落落大方地问道。宁妃知道,这事怕是瞒不住了,也难怪,苏铭玥姿容秀丽,国色天香,底下的宫女太监对于这位新来的姑娘怎么可能不议论?尤其还是惠妃娘娘的胞妹,难免将两个人的容貌做比较,两朵牡丹花,苏铭玥仿佛娇羞淡雅的银月当空,而苏静贤就是猩红张扬的血色朝阳。她名唤静贤,其实即不静,也不贤,是个专爱呼风唤雨兴风作浪的主。“听说这嫦娥还是魏常在迎到衍庆宫的,不如问问魏常在可有这事?”惠妃调转矛头,直至年幼的魏向晚。魏向晚放下笔,绕到几案前,向惠妃行了万福。惠妃环顾

凤凰结小说章节试读

[GL百合] 《凤凰结》作者:公路飞行【完结】

文案:皇后娘娘教你学做人,皇位不靠传,要靠自己争取。

牛逼的人干牛逼的事,

这里每一个女人都很牛逼,

大家都不好好宫斗,

光顾着怎么搅姬了。

皇帝陛下:说好的带我玩三皮儿,结果都是骗人的。好寂寞啊,想我堂堂八点档黄金段杰克苏起点男主,偏偏娶了一群比我还牛逼的晋江女人,被她们合起伙来欺负,嘤嘤嘤……

本故事架空,设定为男权社会背景,女女无法生子,两位女主都有bg生子情节,不喜勿入,

这是一个皇后妃子携手坑了大猪蹄子,建立美好新世界的故事。

内容标签: 宫廷侯爵 情有独钟 爱情战争 朝堂之上

搜索关键字:主角:梁冠璟,苏铭玥 ┃ 配角:韩成玦,顾长风,梁青钰,梁玄琛,常清河,千山雪 ┃ 其它:后宫,女帝

第1章 苏家姐妹

苏静芝进得屋内,只见丫鬟红菱还在忙忙碌碌收拾包袱,箱子里的衣服全刨出来铺在床上,一应珠钗首饰怕压坏了放在一个小锦箱里,地上还摆了几双绣鞋。倒是正主儿浑不在意,倚在窗前,抬头望着一轮即将西斜的明月凝神,手里还卷着一本书。

“怎么还没收拾完?”

“本来都收拾妥当了,办事的太监说只有皇后能着明黄色,戴凤钗,这我是知道的,都挑出来了,但是那件正红色嫁衣,想着若是可能……”

“荒唐,宫里明媒正娶的就只有皇后,其他嫔妃只有逢年过节册封一下,着宫装执器皿一身上下繁文缛节自有定规,我们这里民间的嫁衣岂可拿去作数。少不得让人笑话了去,弄个不好,还治你一个藐视宫规不守礼数的罪,咱家三小姐届时拖出去让太监婆子们作践去?”

一番话吓得红菱赶紧把里面正红色的嫁衣捡出来丢回箱子里去,“我绣了整一个月呢!”

苏静芝转过身来:“你对这事好像一点也不上心啊,当初同意入宫的也是你,现在反悔了吗?”

苏铭玥手中的书被抽走,她淡淡一笑,“咱们的姐姐在宫里怀了龙种,这本是天大的喜事,她急急忙忙地又招一批年轻女子进宫,不就是怕皇帝在她身怀六甲的时候,被别的嫔妃抢去了。你是知道的,她与我素来不和,不对,是她素来看不上我,她原意是想让你进宫。”

苏静芝一抬眉,道:“你是知道的,进宫,助她争圣宠,实在不是我的长处。”

苏铭玥嗔笑:“所以说,是我的长处咯?”

苏静芝气噎,“我这般蠢笨,少不得需她提点,本也无妨,就怕我成事不足败事有余,真真要气死她。”

苏铭玥回想长姐平日里杏眼圆睁,气急败坏的样子,忍俊不禁,“你哪里蠢笨了,你啊……我知道你还不曾死心,你对那姓顾的……”

苏静芝赶紧捂了她的嘴,“休得胡言!”

红菱跟着笑起来,“二小姐,这府里谁不知道你的心意?”

苏静芝红了脸,“好了好了,怎么说到我头上?妹妹姿容秀丽,知书达理,将来封个贵妃也不在话下,莫忘了分给姐姐一点荣华富贵就好。”

苏铭玥不理会她的调笑,在窗下梨花木案前正襟危坐,“荣华富贵皆如过眼云烟,我只希望姐姐们身体康健,万事如意。眼下她需要我,我倾全力助她便是,他日咱们的姐姐喜得龙麟之后,还能效仿娥皇女英?”

苏静芝在梨花木案另一侧坐下来,叹一口气,“我不怕她为难你,我怕你分了宠最终还是要得罪她……”

苏铭玥低下头,“府里面流传的那些事,可是真的?”

苏静芝面上犹有惊惧之色,“我没有瞧见,那时候我只得三两岁,尚不记事,但她说这是她亲眼所见。”

“姐姐,你对我真的没有忌惮,没有介怀?”苏铭玥声音哽咽,“我知道静贤是有的,她恨我。”

苏静芝转头望去,妹妹眼含热泪,盈盈欲滴,真真我见犹怜。自己与苏静贤是嫡女,苏铭玥是庶出,偏偏她与长女玩不到一处,和这位庶妹倒是气味相投,然而就在姐姐出府进宫那一天,给她讲了一个可怕的故事,这个故事压在她心头几乎喘不过气,每每经过东厢房的楼道时,都要左右细瞧,生怕冒出可怕的物什来,一把抓住她的脚踝,将她拖去万劫不复的地府。那以后她和苏铭玥少有往来了一阵,到底长姐进宫当了皇帝的宠妃,从此不曾见过一面,就是省亲也要诞下龙嗣,蒙皇帝恩宠才有资格。渐渐地,姐妹俩一来二去又说上了话,及至交心交底,都是二八芳华,少女怀春的年纪,在府里抬头不见低头见,哪有互相不说话的道理。

“你知道她为什么恨你吗?”苏静芝问。

苏铭玥点头:“我听人家说我娘亲是狐媚子,咱们的爹为了她闹出许多荒唐事,最后活活气死了明媒正娶的发妻。”

苏静芝啐道:“要怪,就让她怪咱们的爹去!是他做了负心汉,怎么去怪你娘亲是狐媚子?”

苏铭玥轻轻拭泪,“我娘亲命薄,也算是抵偿了罢?”

苏静芝又道:“我怎么想的,可惜静贤不是,她一直不能介怀,总之你进宫以后还得当心她。”

“我知道。”

姐妹俩又说了一番体己话,夜色已深,外头太监来递话,让苏铭玥即刻动身。

苏静芝却没有立刻道别,她握住苏铭玥的手,欲言又止。

“姐姐留步吧,那我……这就走了。”苏铭玥也不再行梳妆,只披上丫鬟递来的青灰色披风就要出门。

“玉儿……”姐姐唤了妹妹的乳名,“我……我送你到宫门口。”

苏铭玥有点诧异,苏静芝已经不由分说拉起她的手,两人出了闺阁,到得西厢房外。

苏铭玥对着厢房跪下,算是拜别父母高堂,也不多停留,昨日里父亲该交代的已经交代过了,还交代深夜启程,不用惊动他了。两人由婆子领着沿苏府曲曲折折的小径直到偏门,外面一顶防风暖轿停在廊下,春夜里淅淅沥沥斜风细雨。

上得暖轿,苏静芝开始坐立不安,握着苏铭玥的手越来越紧。

“这件事,我本来应该烂在肚子里的,静贤交代过我不许说。可是今日一别,也不知再见面是何日何时,我考虑再三,觉得还是应该让你心里有数。”

苏铭玥屏息听她讲。

“静贤说,我的娘亲并非是被气死的,而是被毒死的。”

苏铭玥心中咯噔一下。

只听苏静芝继续说下去,“我们争论过,她说是你娘亲做的,我说是……”

苏铭玥一张脸惨白,“所以,我哥哥也并非天生是傻的,是被毒傻的,是不是?”

苏静芝悚然一惊,这也是她早就闷在心中不敢说的话。

“我不知道,我当时才三两岁,我怎么能知道?”苏静芝掩面而泣,“他们都说我的娘亲是个悍妇,泼妇,她曾经站在门楣前的苏府牌匾下发誓,她不会让出正房正室的位子,她生是苏家人,死是苏家鬼。所以,她断断不会寻了短见,父亲说她服毒自杀这是不可能的。静贤看过棉被覆盖下的尸体,她是被人灌了毒,她挣扎得十个手指甲都折断脱落。她被人从东厢房的楼下拖上房间,关在屋里,直到毒发身亡。”

发妻服毒自尽,娘家人来闹过,然而那又怎么样呢?管家公还小心地把尸体的手往锦被下塞进去。

苏云海不日娶妻,翌年诞下他与续弦的第二个孩子——苏铭玥。

是的,他早在苏府的别院金屋藏娇,还生下了一个儿子,起名苏钦瑞,然而这个孩子三岁的时候发了一场大病,再长大一些完全成了个傻子。

苏铭玥是苏云海的掌上明珠,也曾经百般宠爱,捧在手里怕摔了,含在嘴里怕化了。

只是好景不长,苏云海又娶了第三房,第四房如夫人,续弦之妻福薄命浅,在苏铭玥八岁那年就病故了。

不是痨病不是肾病,也非其他体虚之病,她是发了癔症,大夫说她是吓死的。

“到了,请苏小姐下轿,宫里有专门掌事的太监来接。”

作者有话要说:

1、不要掐作者,谢谢。

2、不要掐作者,再次感谢。

3、欢迎评论,每评必看,长评必回。

第2章 置之死地

天光微明,城门启锁。

苏铭玥一方绣花手绢攥出了冷汗,她后悔了,不想进宫了。

然而这宫城内,岂是她想来就来,想走就走的。趁现在还没入宫,要不……

“姐姐,我怕……”

苏静芝握着她的手,也是心急如焚,“要不你也别去了,让静贤在族中挑选几个适龄的少女送进宫去。”

正说话间,外头有人将轿帘子一掀,一位少女在外头道:“来了怎么还不进去?莫让娘娘久等了。”

苏家姐妹一看,此人倒是认得,正是当年苏静贤入宫时随身带着的丫鬟秋水,如今在长乐宫当差,服侍在惠妃娘娘苏静贤身侧。

“二小姐三小姐好,多年不见,两位小姐出落得越发水灵,真真沉鱼落雁,天姿国色。”秋水笑盈盈道。

故人相见,温言软语,苏家姐妹倒是放下戒心,没有被刚刚提及的陈年往事所惊扰了,此一时彼一时,眼下长姐正是需要妹妹相助的时候。再说皇帝何许人也?后宫三千佳丽,长姐吃醋吃得过来吗?她断不会像自己的生母那样对妹妹心生嫉恨,导致妻妾相争,鸡犬不宁。正相反,开了长乐宫的门,苏家姐妹是骨肉至亲,同气连枝,外面那些莺莺燕燕才是让苏静贤头疼的。再怎么说来,她自己也是个妾,上面还有皇后娘娘呢。这次顺利生产就可能晋升贵妃,皇后膝下无子,皇长子非嫡出,未来皇储之争长路漫漫,苏静贤在后宫里没个帮衬怎么行?

这样想着,苏铭玥松开了姐姐的手,移步下轿。

两人在宫门口又说了一番话,这才恋恋不舍挥手道别。

“三小姐,日头升高,这时辰耽误不得,娘娘已经在长乐宫久候多时。”

苏铭玥也觉得自己过分了,忙收敛心神,跟着秋水快步往里走,两个人在宫墙内沿着步道辗转来去,直奔长乐宫而去。走得快了,负责搬运苏铭玥随身行李的太监倒是落在后头,渐渐看不见踪影。苏铭玥也不敢停留等候,只跟住秋水往前赶路,心想不好叫惠妃娘娘久候。

“三小姐身边随侍的丫鬟叫红菱吧,她没有跟着一起来?”

“姐姐说宫中侍奉的太监宫女各有出处,不能随随便便说带就带,需得司礼监报备,收入名录,有专门的婆子严加教导方得入宫侍奉各宫娘娘。红菱年幼无知,倒不如寻个久居宫中的婆子照顾我更加妥当。至于人选,她自会调拨。”

“娘娘也是这么说的,不过她跟我交待,若是三小姐舍不得红菱此番一同带过来了,那就先留下人,及时报备司礼监也是可以的,反正娘娘如今执掌六宫,这个主还是能做的。”

苏铭玥听过一些宫中传闻,知道皇后娘娘身体抱恙,久居在宫外栖霞寺养病,而之前封为贵妃的袁文萱身染重病不久前薨逝,故此如今是最为得宠的惠妃娘娘苏静贤执掌六宫,其余各宫妃嫔泛善可陈,不能与惠妃娘娘分庭抗礼。

若是生孩子能让别人代劳,惠妃娘娘也不至于如此头痛,现如今她身怀六甲不便侍奉天子,后宫那三千佳丽就有点蠢蠢欲动,觉得自己可以借机上位了。与其让不相干的人占了便宜,倒不如肥水不流外人田,叫自家姐妹入宫帮她填这个空缺。

秋水向苏铭玥一路指点各宫各院,这一处是皇后娘娘的永轩宫,如今里面空着,只有几位宫女太监在打扫,那一处是淑妃娘娘的清宁宫,再后头是康妃娘娘的兴庆宫,还有各宫各院的妃嫔居所错落分布。

到得长乐宫跟前,只见门庭华丽,殿楼苑斋,馆坞阁居,不一而足,比之翰林院当差的苏云海府邸华丽气派了不知多少倍。

“三小姐先在晴芳居歇下吧,娘娘一早去瑞德宫向太后娘娘请安去了,一会儿就回来。”

晴芳居位于长乐宫一隅,位置略偏,好在清幽雅致,别有洞天,正合苏铭玥心意。进得门厅内,还未坐定,就有一个小宫女端来了饭菜。

“三小姐还未用过早膳吧,从苏府到皇宫,再从宫门口走着过来,一路奔波辛苦了。”秋水将饭菜摆好。

只见一碗清粥,几碟子小菜,还有糕饼点心,不仅丰富,口味也是苏铭玥喜欢的。正如秋水所言,为了不耽误时辰,她昨天一夜未眠,后半夜动身,又在皇宫那望不到头的步道上一路走来,早就饥肠辘辘,先行谢过之后,她便坐下来准备用膳。

秋水此时并没有走开,在后头盯着她吃,苏铭玥被盯得脸红,最喜欢的糕饼放到嘴边才要张口,又不好意思地笑了:“见笑了。”

“快吃吧,没什么不好意思的。”

她这一说,苏铭玥就更不自在了,强行压下腹中饥饿之感,她跟一个大家闺秀那样轻轻咬了一小口就放下,然后转头打量晴芳居,跟秋水闲扯。

秋水见她不好意思当面吃食,便找了个由头,说回去看看娘娘是不是已经回了纤月楼,再把侍侯在晴芳居的几个宫女太监叫来,见过苏铭玥,但凭三小姐吩咐。

苏铭玥第二次将糕饼放在嘴里,却还是停下了,因为她听见秋水把前厅的大门关上了。

苏府虽然不比皇宫有许多繁文缛节,但此时早已开春,敞门开窗,吃饭喝茶,这点规矩还是有的,哪有关起门来偷偷摸摸过日子的道理?她放下糕点自己去开了门窗,通风透气,驱驱屋子里久不居人的霉气。

待到此时,她还没有起疑心,只是觉得哪里有什么不对劲,至于到底有什么不对劲,她也说不上来。

当苏铭玥第三次将糕饼放在嘴里时,一只雪团样的畜生突然蹦蹦跳跳地跑进来,定睛一看,正是一只小小西施狗,大眼睛小鼻子,憨态可掬,甚是讨人喜欢。

苏铭玥见它到处闻来嗅去,看来十分嘴馋,或许是长乐宫谁养的宠物,更或许就是长姐的心头肉,想与长姐处好关系,恐怕先要巴结了这畜生。于是她把手中糕饼放在地上,餐盘中的面汤带了肉丝鲜味,也一并沘出一些盛在碟子里,放到地上让这小西施狗吃。

苏铭玥这才真正吃起来,只是一块糕饼才咬了半口,那小狗突然挣扎起来,在地上滚做一团,不一会儿口吐鲜血四肢僵直已然气绝。

苏铭玥这一口糕饼噎在当场,上不去下不得,端起清口的茶水想喝又“啪”一声放回桌上。好不容易呕出糕饼,苏铭玥捂着嘴以防自己尖叫出声,她的心脏在胸腔里噗通噗通乱跳,整个人呆若木鸡,硬若石狮。

怎么会这样,怎么会这样?苏静贤竟然要毒死我,这就要毒死我吗?我的亲姐姐!

不,这不是我亲姐姐,她是嫡出,我是庶出,她的娘亲毒傻了我的哥哥,我的娘亲害死她的娘亲。

我们不是亲姐妹,我们是有深仇大恨的宿敌!可笑她还想着进宫来帮姐姐争宠,可是她的姐姐不这么想,她要毒死自己啊!

外面有了脚步声,苏铭玥慌乱不堪,她该怎么办?怎么办?她进宫的第一天,竟然就是她的死期了吗?

第3章 广寒宫

“你怎么办事的?”贵妃榻上,苏静贤杏眼圆睁,怒目而视。

秋水捂了脸跪在跟前,这一巴掌她挨得冤也不冤,惠妃娘娘要毒害亲妹妹,此事自不便张扬,所以她只通知了心腹太监,也不明说,打算等苏铭玥毒发身亡之后前去收尸,换上宫女服饰,往哪个倒霉娘娘的宫殿井中一扔便是。待有人发现尸体,再随便找人去哭两声说我家妹妹听说家乡的心上人另娶新妇,一时想不开投了井,原本这事可以滴水不漏,谁知道她眼瞧着晴芳居无人出入,进门一看,不见暴毙的苏铭玥,倒是惠妃娘娘的爱宠团团口吐鲜血倒在糕饼汤水的残渣上。

看管团团的宫女正四处寻找这小西施狗,到得晴芳居前,秋水已经进屋搜了一遍,没找到人,那小宫女还敢问自己有没有瞧见小狗,秋水上前就是几巴掌打过去,许是那会子大意了,让苏铭玥寻了边门逃出去。

完结GL百合小说作者公路飞行《凤凰结》点评:题材独具匠心,文章文采盎然,寓意深刻故事情节具有吸引力,人设丰满,力荐阅读

精彩推荐

猜你喜欢

凤凰结小说[公路飞行]在线试读

“惠妃娘娘日安,什么风把姐姐吹到咱们衍庆宫来了。”宁妃落落大方地问道。宁妃知道,这事怕是瞒不住了,也难怪,苏铭玥姿容秀丽,国色天香,底下的宫女太监对于这位新来的姑娘怎么可能不议论?尤其还是惠妃娘娘的胞妹,难免将两个人的容貌做比较,两朵牡丹花,苏铭玥仿佛娇羞淡雅的银月当空,而苏静贤就是猩红张扬的血色朝阳。她名唤静贤,其实即不静,也不贤,是个专爱呼风唤雨兴风作浪的主。“听说这嫦娥还是魏常在迎到衍庆宫的,不如问问魏常在可有这事?”惠妃调转矛头,直至年幼的魏向晚。魏向晚放下笔,绕到几案前,向惠妃行了万福。惠妃环顾...

2019-09-03 07:29:34

重生之品如的诱惑小说[冯灵钰]在线试读

“艾莉,你够了,别胡闹了。先别说我跟洪世贤之间没有发生过什么、就算是我们之间真的发生过什么,恐怕也轮不到你来过问吧。是吗?”带着一丝的试探和迟疑,林品如还是把心中的疑惑问出了口,然后静静地等待艾莉的回答。“姐姐,我只是在想,你真的是一个虚伪的人。明明是那样随便的人,可是表面上非要装成一副纯洁天真的样子。你这样的举动,真让我感到恶心。”艾莉再次抬起头来,面上已经恢复了平静。虽然她的眼神依然有些闪躲,可是却站直了身子,一副理所当然、天经地义的样子让人不容怀疑她话语的真实性。也是,她自己想得太多了。难道上辈子艾...

2019-09-03 07:29:34

新时代帝姬,绝不离婚小说[金色的saber]在线试读

微生非常为难,没想到柔若拂柳的夏影后,性子竟然如此的刚烈……微生拿着放大镜:“启禀殿下,没有。”微生又仔细瞧了瞧:“殿下,没有呀,真的没有。”帝姬殿下的伤口过于暧昧,叫人如何是好?南门夜纱:“没有咬到颈动脉吧?”微生扶了扶黑框眼镜,殿下的问题应该去问夏小姐才对。夏小姐和我们的帝姬殿下,真是爱的深沉!...

2019-09-03 07:29:34

黑白gl小说[烟小雨]在线试读

手术室里。“我知道了。”沅梓绵没有再多说一句话,把口罩带好,看着安静的躺在手术台上的洛语含,严肃至极。“病人大出血,拿止血剂来。”沅梓绵说着,手上的动作不停。沫漓用可以说是冷漠的眼神看着洛氏夫妇,点点头,和平常时那可爱迷糊的样子完全联系不上来。“你们来了,病人已经麻醉了。梓绵,尽力就好。”程海递上一把手术刀给沅梓绵,他虽然不希望这次手术失败,但是也不能给沅梓绵太大压力。嘴角挂着一抹微笑,手上的动作又快又准,让周围的其他医生赞叹不已,不愧是梓绵,好厉害!……………………...

2019-09-03 07:29:34

影后说她没对象小说[酥酒]在线试读

真见了人才发现他是真的很年轻,看起来也就二十三四的模样,明明太阳也没有多毒,愣是要架一副墨镜在脸上,于是隐约透露出了一股中二的气息。“我是陈导介绍的那个,试如娘的演员。”云锦时愈发觉得他不靠谱了。云锦时本来以为他是不满意,紧接着就听到青年道:“是我瞎了吗?还是这年头娱乐圈的审美变了我没跟上?让她演如娘,丰雪演素云?”云锦时这才见到导演,上一个剧组的导演说新导演很年轻,本来以为是一种夸张的说法,毕竟三十来岁的导演在这一行里,但凡有一点小成就,就可以被夸成年轻新锐导演了。云锦时一过来,还没说话,青年突然道:“...

2019-09-03 07:29:34

笔底山河,因你存活小说[又秋]在线试读

未知联系人:盛来,关机?人呢?最后一条未知联系人的短信只有两个字——盛来拿着手机的手在看见这两个字时,猛然一抖,瞳仁这时候也跟着一块儿缩了缩。从心底来讲,盛来知道自己是有点害怕跟陈笛有丁点联系,所以像是这几年一直相隔两地,互不联系是最好的。但是现在这么不凑巧,陈笛竟然从千里之外的西城来了她在这边生活了好几年的榕城,还这么意外又带着无限巧合相遇。半杯凉水下去,盛来觉得更冷。她将枕边的手机关掉飞行模式,很快接收到新号的电话就跳出来许多的消息。又好几条短信,是陌生的号码,盛来点开看了看。未知联系人:看见消息回我...

2019-09-03 07:29:34

当鬼是门技术活小说[言家阿爸]在线试读

“夏锦,你还在吗”“嗯,我在。”夏锦闻声扭头,却呼吸一窒。夏锦快速转回头,过分了过分了。( ω ) 夏锦揉揉眉,唉,真是操碎了心。没办法,谁让我喜欢她。林奚才刚刚洗完澡,只简单穿了吊带和小裤裤。几缕黑发安分的贴在肩处,水滴恰好经过锁骨滑下。☆、第 4 章因为那样就可以触碰到它了,光明正大赖着它。...

2019-09-03 07:29:34

白色的谎言小说[兔子的疑惑]在线试读

可是,他发生了什么事,她毫无头绪。是不是有点隐情瞒着她?☆、第十二章唯一可以确定的,是她的父亲出事了。她也奇怪,为何张雅琪三缄其口,不愿她提起父亲?五月已经降临,疫情依然没有退却,继续在这城市里肆虐。疫情至今已经超过二十万人染病,接近三万五千人死亡。...

2019-09-03 07:29:34

烟雨梨花梦小说[夜续]在线试读

竹径野竹自成径,绕溪三里馀。日落见林静,风行知谷虚。虽然四周危机重重,但我觉得上天待我还是不薄的。诺大的一个府邸,有山有水,花香鸟语,清风、细雨、斜柳、琼花,是一个修养身心的好地方。我想在这,美不胜收景色的的熏陶下人的品格似乎都会高尚起来。抬头望着屋舍前面,暖阳下青翠欲滴的竹,春风缓缓温凉如水,此情此景不禁诗意大发想要赋诗一首,遗憾的是只有才情没有才华,只能借借古人的才能赋诗一首了:李德裕临摹的古诗,真实的感情。既然想要附庸风雅一翻,现在只能硬着头皮把一首诗写完,对小侍低得不能再低的头自我催眠的忽视。还好...

2019-09-03 07:29:34

[英美]绝对炽热小说[焦糖白茶]在线试读

Root清晰的意识到了这件事,在她的身上,有什么事情变化了。某种屏障被打破了。Root看着Shaw的眼睛,她的眼睛和她的精神世界一样,是一片浩瀚的深海。有什么事情变化了。她对Shaw有了占有欲。这种念头本不该出现在她身上,不该出现在任何一个仿生人身上,她理应冷酷无情,对所有人类一视同仁。她们坐在同一张沙发上,分享着一包薯片,那种微醺感还没有消失,在临时标记的作用下,Root得以进入Shaw的精神世界,与她共享同一片海洋。谁都知道一场战争即将爆发,但谁都没有说话。...

2019-09-03 07:29:3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