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时代帝姬,绝不离婚小说[金色的saber]在线试读

  • 时间:
  • 来源:阅文林语
点击阅读

微生非常为难,没想到柔若拂柳的夏影后,性子竟然如此的刚烈……微生拿着放大镜:“启禀殿下,没有。”微生又仔细瞧了瞧:“殿下,没有呀,真的没有。”帝姬殿下的伤口过于暧昧,叫人如何是好?南门夜纱:“没有咬到颈动脉吧?”微生扶了扶黑框眼镜,殿下的问题应该去问夏小姐才对。夏小姐和我们的帝姬殿下,真是爱的深沉!

新时代帝姬,绝不离婚小说章节试读

[GL百合] 《新时代帝姬,绝不离婚!》作者:金色的saber【完结+番外】

文案:君主立宪制的今天,帝姬是要继承皇位的女人。

南门夜纱帝姬表示压力很大。自从娶了由“国民妹妹”、“国民小姐姐”、“国民第一儿媳妇”一路走来的新科影后夏清懿,每天都有老婆的刁民粉丝想要谋害朕!

总统:“殿下,有渣弹。”

国务卿:“殿下,有刺客。”

各国记者:“殿下,您还活着呢?”

南门夜纱:“老婆心肝大宝贝!——快救我!”

夏清懿:“臣妾做不到。”

南门夜纱:“why?”

夏清懿:“殿下自己报一遍自己的绰号。”

南门夜纱:“当代胡亥,现世阿斗。”

夏清懿:“心情有没有好了许多?”

南门夜纱:果断躺平_(:з」∠)_

夏小姐淡定毒舌,变态高智商(不是变态),是一枚柔弱娇羞的omega

南门宝宝宠妻无度,专职撒娇,妥妥女儿奴,是一个非常凶残的alpha

1v1,HE,互宠秀恩爱狂魔文,都市架空。天雷狗血苏爽。

一句话简介:皇室八卦,全民吃瓜——甜瓜!

内容标签: 生子 都市情缘 穿越时空 婚恋

搜索关键字:主角:南门夜纱,夏清懿 ┃ 配角: ┃ 其它:

第1章

叶裟来自战火纷飞的蓝星,占据这具身体的时候,做了一个挥之不去的梦。

梦境如此真实,仿佛自己在其中走了一遭。

奢华静僻的洋房里,皇宫警卫推开一扇门,门扉厚重的吱嘎作响。

所有人的脸都是模糊的,包括床上的那个女孩。鲜活的酮体在轻薄的睡衫间若隐若现,女孩昏昏欲睡。雪白的手腕无力摊放在枕头上,美眸紧闭,羽扇般的眼睫微微颤动。

“殿下,就是她。”警卫在旁低语。

“很好。你们都退下吧。”叶裟听见自己说。

门在身后合上,室内一片沉寂,如同对她俯首称臣。

夜深,深几许。

她拨开幔帐,轻轻伏下.身去,不久,床帏中传出浅浅轻嘤,潮汐般荡漾开去……

“呼……”

又是这个梦。

叶裟惊醒,电视机里正播报中央新闻,总统今日接见了邻国的商务部长,相谈甚欢。

她现在是南门夜纱了,是泱泱大国——H国的女帝继承人。在这个君主立宪制的国家,南门皇室代代相传,上一任皇帝,和上上一任皇帝,都是杰出的女性alpha。

叶裟擦了擦额头上的冷汗,从书房宽大的办公桌后站起身。

春/梦泛滥,偏偏看不清对方的面孔,只记得那温柔的呼吸,那痴缠火热的给予……

还有一双迷蒙如同小鹿般的湿润眸子,在梦里也能撞进心里……

叶裟摇摇头,走入洗手间,对着脸颊猛拍凉水。

要不要这么饥渴!怎么一闭上眼睛就做这种梦,梦里和女孩子做了那种事情,还对人家说,我们生个孩子吧!

当然,女性和女性生孩子,在这个ABO的世界并非不可能,实际上,女性alpha和女性omega的结合,是自然的,也是完全合法的。

照着这个旖旎的思路畅想下去,叶裟一阵脸红心跳,继续对自己泼凉水。

她不经意望见镜中半湿的自己,这位美人儿呀,长发及腰,高贵绮丽,真·绝色!只是这种美太具有攻击性,叶裟稍稍收敛眼神,顿时清美无双,一身正气。

这才像我自己嘛……叶裟凝着镜中曾经冷若冰霜的眼眸,稍微安心了一些。

“殿下,夏小姐来了。”

书房外,秘书官很合规矩的敲了敲门。

叶裟急忙擦擦脸,随手披上一件华美的外套,坐回桌前。

她忍住周身剧痛,镇定又不失风范的轻“嗯”了一声。

一周前,南门夜纱帝姬在三月广场的民众集会上遇刺,该集会旨在声讨——帝姬殿下罔顾百万国民的网上请愿,强行宣布迎娶夏清懿小姐。

巨大的爆.炸过后,恐龙也炸死了,帝姬奇迹般的活了下来。

叶裟表示,如果炸.弹再稍微猛烈那么一丢丢,她穿越的这天,就会和原主一起魂飞魄散,真真是一死两命。

叶裟在帝姬殿躺了一周,到底是顶级alpha的身体,很快可以下地走动。

昨天,叶裟迫于皇室压力,顶着原主的美貌与尊严,再次于三月广场出席活动,一声巨响,帝姬殿下又被炸倒了。

叶裟不知道自己做错了什么。在蓝星最后的时刻,她驾驶载有亿吨核弹的破烂飞行器,冲入虫洞,渺小的人类企图用同归于尽的方式,结束这场战争。

蓝星的命运如何,不得而知。总之,她尽力了。而后,来到这个世界。除了谁和谁都可以结婚生孩子以外,生活状态与战前和平的蓝星相比,没什么区别。

对了,只是还有一件事——这个世界,有三个月亮。夜晚的天空,对叶裟来说,充满遐想,是梦幻而美丽的。

夏清懿随秘书官走进门来。

叶裟的心,跳了两跳。

夏小姐真是一个动人心弦的女人,比大屏幕中更加鲜活,更加清雅婉约。她今天进入皇宫,穿着异常朴素,一条月白色的长裙,搭配一对简单的耳饰,显得格外灵动,有种楚楚可怜的美。

秘书官见帝姬瞬也不瞬的盯着夏清懿,虽然只有一两秒的时间,也领会了帝姬的意思。

秘书官绕去夏清懿身后,准备关上门,让她们两人独处。夏清懿受了惊一般,本能的期望踏出门去,还是贝齿轻咬,忍住了。

如果不是受到威胁,夏清懿绝对不会踏进皇宫半步,夏月牙是她的命,她怎么舍得五岁的女儿受苦,怎么舍得和五岁的女儿分离。

她今年二十三岁,根本看不出已经是一个孩子的母亲了,外界也不知晓。她有自己的事业,有自己的生活,可惜,帝姬看中了她,而皇室上下对她的印象居然很好。于是,她的一切都被搅乱了,更可笑的是,她居然不知道到底是受谁威胁,而这位强取豪夺的帝姬,居然也不知道她夏清懿还有一个女儿。

“你为什么不看着我?”

当帝姬轻柔询问的话语传来,夏清懿内心只是一阵阵惊恐的寒颤。

夏清懿知道,这只是南门夜纱的另一个游戏而已。每次进宫,夏清懿都被折磨的体无完肤,帝姬不把所有的欲望在她娇弱的身子上发泄完毕,是绝对不会放过她的。

她流着眼泪哀求过,但这位暴君不仅不怜惜她,甚至全然不顾她的死活。

夏清懿再没有主动流过一滴眼泪,至少她不会让南门夜纱看见。但无论如何忍耐,omega的本能,使她的身体无法完全拒绝帝姬的求欢,依然会给出反应,这让南门夜纱更加欲求不满,也让夏清懿更加痛苦自责。更可恨的是,南门夜纱作为alpha,从来没有标记过夏清懿。这种不负责任的行为,即出于帝姬的傲慢与轻视,又出于帝姬为了掩盖恶劣行径,对国民们的隐瞒。

世间所有美好的一切,全都属于帝姬。帝姬都要得到。

夏清懿知道,自己不过是帝姬心血来潮的玩物。

“夏小姐?”

见夏清懿低头不语,南门夜纱走到她身边,对她微微一笑。

原主是很少笑的,每次微笑起来,只能代表原主有了邪恶的想法。夏清懿的身子因为恐惧轻轻颤动,不知今天,残忍的帝姬又要玩出什么花样。

两次爆.炸造成原主的记忆支离破碎,作为上位者,难道不应该体谅自己的国民?更别说是自己的未婚妻了。

南门夜纱脱下外套,保持合适的距离,体贴的披在夏清懿肩上。

“我也觉得有点凉。”不等夏清懿回应,南门夜纱故意摸摸秀挺的鼻翼,对书房外道,“秘书官,空调打高一点,太冷了。”

秘书官闻声而来,见帝姬和夏清懿似乎没有什么更进一步的动作,商量道,“殿下,文宣部的人已经在外面等候着了,按照日程,您和夏小姐有三组合影要拍。”

南门夜纱道:“让他们进来吧。”

秘书官如蒙大赦,赶紧出门招呼人,今天殿下的心情一定特别的好,连一拖再拖的合照拍摄也答应了,这可是皇太后的嘱托,办不好是要丢官的。

书房中又只剩夏清懿和南门夜纱两人。

夏清懿不禁苦笑,看来自己成为帝姬大妃,是板上钉钉的事情了。本来祈求南门夜纱是心血来潮,当迷恋的热情消退之后,就会放过自己。现在看来,连这位帝姬都顶不住压力,终于向“催婚”这件事,低下了高贵的头颅。

其实,南门夜纱从小暴露在媒体和镜头前,全H国人民是看着小帝姬长大的,对这位皇位继承人简直是又爱又恨。南门夜纱帝姬从小美到大,一举一动说不出的高贵与清美,许多老人家想起帝姬小时候可爱的模样都要流泪。后来,帝姬的脾气是越来越恶劣了,皇宫里甚至有仆人因为她的恶作剧而死。

波月女帝一怒之下,差点废除了女儿的继承权,然而得到的,却是全国上下如鹅毛大雪般的万人血书。再以后,弹劾继承权的诉求时有发生,直到帝姬掌握军权后,弹劾一词退出历史舞台,无人再敢提起。帝姬的性格是残忍暴虐的,但帝姬是军事指挥上的绝对天才,在多场小规模地区冲突中,完美贯彻了方圆十里,寸草不生的军事准则。

人民畏惧帝姬,又需要帝姬的保护,需要强硬派在国际事务中维护利益。所以,谁不希望帝姬早点成家呢,有个好老婆管一管,收了年轻冲动的性子。只要能改,还是我们的好帝姬!

抱持这种幻想的人太多太多,南门夜纱的婚配情况,自然上升到无以复加的地步,可以说超越了任何一种国事。

夏清懿可以说是一个牺牲品,只有她的粉丝是爱她的,为了维护夏清懿,粉丝们愿意付出一切。

“坐?”南门夜纱对夏清懿作了一个请的动作。

南门夜纱的领口内,露出一小抹白色的纱布。

夏清懿有心要谈这件事,却无从开口,南门夜纱从未好好和夏清懿说过话,她和夏清懿在一起,就只知道占有夏清懿娇弱的身体。

但帝姬今天的心情,看起来真的很好。难道因为最终答应了和夏清懿的婚事,皇太后允诺帝姬提前继位了吗?

帝姬的生母——波月女帝为国捐躯后,皇位空悬很久了。

夏清懿咬咬牙,很轻声的问:“殿下,您的身体还好吗?”

到底是自己的未婚妻呀,私下里还是很关心我的。

南门夜纱有点害羞,不禁也轻声道,“你不用担心,我恢复的很好。瞧,今天都可以办公了。”记忆中,两次爆.炸前,都看见可疑的人影。穿着夏影后粉丝应援团的全套装备,“我反对这门婚事!”“昏君不配我夏夏!”也喊得非常卖力……

夏清懿拉住南门夜纱的手臂,急切的辩解道:“不是的,殿下,你要相信我。我的影迷也许给您和皇室早成了很大的困扰,但他们绝不会做出刺杀您的事情来!他们只是……只是一时接受不了,您突然宣布,要和我在一起……”

夏清懿的眼中,突然泛出萧瑟的茫然与无助,她快速收回手,别过脸去。柔美的乌发遮蔽了略显悲伤的侧脸。

“会查清楚的。”南门夜纱道,她觉得只是这样说,显得过于冷血,不能起到安慰的作用,便握住夏清懿的手,看着对方的眼睛,一字一字,发誓一样的说道,“我保证,三月广场事件,一定会查个水落石出。不管结果如何,一定会给你和你的粉丝们一个交代。请不要太自责了。”

夏清懿望向南门夜纱,眸中止不住的惊诧。

帝姬她……是不是脑子炸坏了?!

就在这时,秘书官和文宣部的摄影师来到门外。

为了不使夏清懿尴尬,南门夜纱主动牵起夏清懿的手,因为她绝对没有责怪夏清懿的意思。相反,在查出凶手之前,最安全的保命方法,难道不是夏影后在一起吗?也许真的是粉丝爱极生怨,做出不理智的过激行为。毕竟真爱粉和真黑粉都是很疯狂的。

好不容易重获新生,能活在和平的年代真是太好了。蓝星上的战争曾经如此残酷,男女老幼,只要还能走路,就被迫拿起枪奔赴战场。哪里还有什么时间谈恋爱,刚对某位小姐姐产生了好感,下一秒,对方可能就一去不复返了……

南门夜纱拉过夏清懿,对摄影师道:“这样可以吗?”

她们十指紧扣。

夏清懿越发蹙眉。

南门夜纱觉得很幸福,在这个孤单的世界,也许夏清懿可以理解自己,在这个房间里,被强行篡改命运的,可不止夏清懿一个人。她很同情夏清懿,但发生了两起针对皇室的重大恶性事件之后,同夏清懿分手,给她所谓的自由,才是害了她。

南门夜纱的至高身份,可以给予夏清懿强有力的保护。就连她自己,短时间内也无法脱离皇室,毕竟,有人要杀她,动机不明。在那个全民皆兵的蓝星,即使是她这样的普通士兵,也深深知道权力和特权的重要性。

美照拍摄完成。

为挽回皇室形象,淡化广场骚乱,文宣部必定要在帝姬的平民影后未婚妻身上大做文章。首先推出的,是她们在皇宫内的一系列摆拍照。越生活化越好,毕竟是给国民们看的,需要展示帝姬温情的一面。

闲杂人等退下,秘书官再次关上书房的门,关得紧紧的。不能影响帝姬殿下办事,不然,自己就是莫名消失的第十五个秘书官了。

“照片你还满意吗?”南门夜纱问。

即时洗出的样片一张张整齐摆放在茶几上。排除照片中两位人物复杂的内心世界,画面美轮美奂,天生一对璧人,是最完美的AO组合。

夏清懿不置可否,从手包中取出一份文件。她旋身时,式样单薄的裙身勾勒出诱人的曲线,南门夜纱不小心看在眼里,赶紧移开视线,因为如果盯着看的话,实在是太不礼貌了。

夏清懿对南门夜纱的安静略感异样,换作平时,帝姬早就兽.性大发,直接在沙发上或是地毯上欺负起夏清懿来。

南门夜纱瞥走目光,夏清懿觉得可笑。以前她都故意穿得很多,是帝姬要她少穿点,不然不方便办事。

到底是厌倦了吗……

可即使帝姬厌倦了,夏清懿也没有办法逃离……

她们在皇宫里的合影很快会在皇宫官方网站上发布,这已经不是帝姬单方面的行为,而是由皇室出面的正式肯定,从此再无回转之地……

她将在皇宫里度过怎样的一生呢……

夏清懿对南门夜纱道:“殿下,请殿下不要忘记我们之间的承诺。”

南门夜纱接过夏清懿递上的文件,原来是一份合约,双方都签了字,还按了手印。

第一条就写着:公共场合可以牵手,但不可以十指紧扣。

所以……自己刚才是越界了吗?

南门夜纱不知道,这份合约是夏清懿以死相逼,才从原主那里讨来的保证。

“就牵牵手嘛,有什么关系?”南门夜纱想不明白,但她马上承认错误,“是我太冲动了,反正是摆拍照嘛,我想着表现的亲热一点。如果我们两个人对外表现的非常和睦,就不会有那么多无谓的争端了。”

听南门夜纱这么说,夏清懿马上警觉起来。

果然,一切都是帝姬的花样,她还是这么残忍,这么自私,这么不择手段!

帝姬今年刚满二十三岁,只比夏清懿大了几个月而已。帝姬现在还没有子嗣,而子嗣问题,不久将会成为帝姬最大的问题。没有子嗣的继位者是绝不会长久的。国民们拭目以待;各国虎视眈眈,暗中观察。

夏清懿是绝不会给这位南门帝姬生孩子的。被迫嫁入皇宫,嫁给这样一个人,她曾想一死了之。但为了年幼的女儿,她必须活下去。如果她总是无出,帝姬和皇室最终都会厌弃她,她才有远离皇室的机会和借口。这也许是她的一厢情愿,但只要有一丝机会,能和女儿团聚,夏清懿都不会放弃。

她和帝姬的关系,是瞒着女儿的,能隐瞒多久就隐瞒多久。夏清懿不想让女儿看到她和帝姬过分亲热的样子,她要将伤害的程度减小到最低。况且,这根本不是爱,而是深深的恨意!

完结+番外GL百合小说作者金色的saber《新时代帝姬,绝不离婚》点评:文章文采盎然,寓意深刻,情节跌宕起伏紧扣人心故事完整,文章整体流畅推荐阅读!

精彩推荐

猜你喜欢

凤凰结小说[公路飞行]在线试读

“惠妃娘娘日安,什么风把姐姐吹到咱们衍庆宫来了。”宁妃落落大方地问道。宁妃知道,这事怕是瞒不住了,也难怪,苏铭玥姿容秀丽,国色天香,底下的宫女太监对于这位新来的姑娘怎么可能不议论?尤其还是惠妃娘娘的胞妹,难免将两个人的容貌做比较,两朵牡丹花,苏铭玥仿佛娇羞淡雅的银月当空,而苏静贤就是猩红张扬的血色朝阳。她名唤静贤,其实即不静,也不贤,是个专爱呼风唤雨兴风作浪的主。“听说这嫦娥还是魏常在迎到衍庆宫的,不如问问魏常在可有这事?”惠妃调转矛头,直至年幼的魏向晚。魏向晚放下笔,绕到几案前,向惠妃行了万福。惠妃环顾...

2019-09-03 07:29:22

重生之品如的诱惑小说[冯灵钰]在线试读

“艾莉,你够了,别胡闹了。先别说我跟洪世贤之间没有发生过什么、就算是我们之间真的发生过什么,恐怕也轮不到你来过问吧。是吗?”带着一丝的试探和迟疑,林品如还是把心中的疑惑问出了口,然后静静地等待艾莉的回答。“姐姐,我只是在想,你真的是一个虚伪的人。明明是那样随便的人,可是表面上非要装成一副纯洁天真的样子。你这样的举动,真让我感到恶心。”艾莉再次抬起头来,面上已经恢复了平静。虽然她的眼神依然有些闪躲,可是却站直了身子,一副理所当然、天经地义的样子让人不容怀疑她话语的真实性。也是,她自己想得太多了。难道上辈子艾...

2019-09-03 07:29:22

新时代帝姬,绝不离婚小说[金色的saber]在线试读

微生非常为难,没想到柔若拂柳的夏影后,性子竟然如此的刚烈……微生拿着放大镜:“启禀殿下,没有。”微生又仔细瞧了瞧:“殿下,没有呀,真的没有。”帝姬殿下的伤口过于暧昧,叫人如何是好?南门夜纱:“没有咬到颈动脉吧?”微生扶了扶黑框眼镜,殿下的问题应该去问夏小姐才对。夏小姐和我们的帝姬殿下,真是爱的深沉!...

2019-09-03 07:29:22

黑白gl小说[烟小雨]在线试读

手术室里。“我知道了。”沅梓绵没有再多说一句话,把口罩带好,看着安静的躺在手术台上的洛语含,严肃至极。“病人大出血,拿止血剂来。”沅梓绵说着,手上的动作不停。沫漓用可以说是冷漠的眼神看着洛氏夫妇,点点头,和平常时那可爱迷糊的样子完全联系不上来。“你们来了,病人已经麻醉了。梓绵,尽力就好。”程海递上一把手术刀给沅梓绵,他虽然不希望这次手术失败,但是也不能给沅梓绵太大压力。嘴角挂着一抹微笑,手上的动作又快又准,让周围的其他医生赞叹不已,不愧是梓绵,好厉害!……………………...

2019-09-03 07:29:22

影后说她没对象小说[酥酒]在线试读

真见了人才发现他是真的很年轻,看起来也就二十三四的模样,明明太阳也没有多毒,愣是要架一副墨镜在脸上,于是隐约透露出了一股中二的气息。“我是陈导介绍的那个,试如娘的演员。”云锦时愈发觉得他不靠谱了。云锦时本来以为他是不满意,紧接着就听到青年道:“是我瞎了吗?还是这年头娱乐圈的审美变了我没跟上?让她演如娘,丰雪演素云?”云锦时这才见到导演,上一个剧组的导演说新导演很年轻,本来以为是一种夸张的说法,毕竟三十来岁的导演在这一行里,但凡有一点小成就,就可以被夸成年轻新锐导演了。云锦时一过来,还没说话,青年突然道:“...

2019-09-03 07:29:22

笔底山河,因你存活小说[又秋]在线试读

未知联系人:盛来,关机?人呢?最后一条未知联系人的短信只有两个字——盛来拿着手机的手在看见这两个字时,猛然一抖,瞳仁这时候也跟着一块儿缩了缩。从心底来讲,盛来知道自己是有点害怕跟陈笛有丁点联系,所以像是这几年一直相隔两地,互不联系是最好的。但是现在这么不凑巧,陈笛竟然从千里之外的西城来了她在这边生活了好几年的榕城,还这么意外又带着无限巧合相遇。半杯凉水下去,盛来觉得更冷。她将枕边的手机关掉飞行模式,很快接收到新号的电话就跳出来许多的消息。又好几条短信,是陌生的号码,盛来点开看了看。未知联系人:看见消息回我...

2019-09-03 07:29:22

当鬼是门技术活小说[言家阿爸]在线试读

“夏锦,你还在吗”“嗯,我在。”夏锦闻声扭头,却呼吸一窒。夏锦快速转回头,过分了过分了。( ω ) 夏锦揉揉眉,唉,真是操碎了心。没办法,谁让我喜欢她。林奚才刚刚洗完澡,只简单穿了吊带和小裤裤。几缕黑发安分的贴在肩处,水滴恰好经过锁骨滑下。☆、第 4 章因为那样就可以触碰到它了,光明正大赖着它。...

2019-09-03 07:29:22

白色的谎言小说[兔子的疑惑]在线试读

可是,他发生了什么事,她毫无头绪。是不是有点隐情瞒着她?☆、第十二章唯一可以确定的,是她的父亲出事了。她也奇怪,为何张雅琪三缄其口,不愿她提起父亲?五月已经降临,疫情依然没有退却,继续在这城市里肆虐。疫情至今已经超过二十万人染病,接近三万五千人死亡。...

2019-09-03 07:29:22

烟雨梨花梦小说[夜续]在线试读

竹径野竹自成径,绕溪三里馀。日落见林静,风行知谷虚。虽然四周危机重重,但我觉得上天待我还是不薄的。诺大的一个府邸,有山有水,花香鸟语,清风、细雨、斜柳、琼花,是一个修养身心的好地方。我想在这,美不胜收景色的的熏陶下人的品格似乎都会高尚起来。抬头望着屋舍前面,暖阳下青翠欲滴的竹,春风缓缓温凉如水,此情此景不禁诗意大发想要赋诗一首,遗憾的是只有才情没有才华,只能借借古人的才能赋诗一首了:李德裕临摹的古诗,真实的感情。既然想要附庸风雅一翻,现在只能硬着头皮把一首诗写完,对小侍低得不能再低的头自我催眠的忽视。还好...

2019-09-03 07:29:22

[英美]绝对炽热小说[焦糖白茶]在线试读

Root清晰的意识到了这件事,在她的身上,有什么事情变化了。某种屏障被打破了。Root看着Shaw的眼睛,她的眼睛和她的精神世界一样,是一片浩瀚的深海。有什么事情变化了。她对Shaw有了占有欲。这种念头本不该出现在她身上,不该出现在任何一个仿生人身上,她理应冷酷无情,对所有人类一视同仁。她们坐在同一张沙发上,分享着一包薯片,那种微醺感还没有消失,在临时标记的作用下,Root得以进入Shaw的精神世界,与她共享同一片海洋。谁都知道一场战争即将爆发,但谁都没有说话。...

2019-09-03 07:29:2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