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色的谎言小说[兔子的疑惑]在线试读-腐女百合-阅文林语

白色的谎言小说[兔子的疑惑]在线试读

  • 时间:
  • 来源:阅文林语
点击阅读

可是,他发生了什么事,她毫无头绪。是不是有点隐情瞒着她?☆、第十二章唯一可以确定的,是她的父亲出事了。她也奇怪,为何张雅琪三缄其口,不愿她提起父亲?五月已经降临,疫情依然没有退却,继续在这城市里肆虐。疫情至今已经超过二十万人染病,接近三万五千人死亡。

白色的谎言小说章节试读

[GL百合] 《白色的谎言》作者:兔子的疑惑【完结】

文案

张雅琪带着??强烈的思念之情到医院探望黄芷君。

可是,摆在她面前的,却是谢绝探访的公告。

而且,黄芷君的姐姐为她带来了坏消息。

到底,在诚实和保护她这两个选项中,该如何选择才对?

内容标签: 情有独钟 未来架空

搜索关键字:主角:张雅琪,黄芷君 ┃ 配角:黄晴美,黄芷君 ┃ 其它:

☆、第十章

果不其然,在一月十八日,教育局因应目前肆虐的赤蛇疫情宣布停课一周,提早放农历新年假。听到这个消息的张雅琪迫不及待到医院探望黄芷君。

张君琪的感冒仍未痊愈,这天仍要留在床上休息。所以,张雅琪没有着她一起到医院探望黄芷君。

张雅琪曾经承诺黄芷君一定会探望她,在停课的第一天,她就迫不及待实践自己的诺言。

可是,病房大门张贴的告示,使她大失所望,无力地瘫软在地上。

为了防止赤蛇病毒传播,病房谢绝任何探访。

为什么……为什么……老天为什么要开这种玩笑,明明只差一点点……眼泪在她心里流。

在她垂头丧气的时候,电梯门打开了。

一个女生在电梯走了出来,看见万念俱灰的张雅琪时,她不禁吓了一跳。

女生上前慰问她,问她发生了什么事。

张雅琪指了指门上的告示,她便立刻明白了,并问张雅琪她是不是很失望。

张雅琪哽咽地说道,为什么非要偏偏在这天开始谢绝探访,是不是老天爷都要阻止她们见面。

情人吗?女生问张雅琪,她心里一怔,支支吾吾地说是探望朋友。

当张雅琪回头一看,她发现眼前的女生似曾相识,好像前些日子见过。

当那个女生看见张雅琪的样子时,她似乎也吓了一跳。

张雅琪首先开口:「我是张雅琪,妳是……?」

那个女生说:「我是黄芷淇,妹妹曾经说起妳,妳是她的朋友?」

「黄芷淇……妳妹妹,是黄芷君?」张雅琪问她。

黄芷淇点点头,「所以,妳是来探望我妹妹吗?」

张雅琪点点头,黄芷淇向她说:「看来我们今天还是没法看见芷君了啦,妳吃过饭没有?没吃便一起吃饭吧!」

张雅琪饿着肚子来探病,她早已饿坏了,便爽快地答应了。

张雅琪和黄芷淇在连锁饺子店吃饭,当张雅琪大快朵愿的时候,黄芷淇问了她一个问题。

妳觉得芷君怎么样?

对于黄芷淇突然问她这种问题,她错愕了一会儿,汤汁都滴到碗上了。

「到底是怎么一回事?」张雅琪问她。

「妳肯和我妹妹做朋友……我真的很高兴,这个孩子一直以来都是在医院生活,七年多来都没有什么朋友,妳是她结识的第一个朋友,其实,这个孩子结识了妳以后,整个人开朗多了……」黄芷淇感触地说。

「她终于找到合适的骨髓进行移植,预计三月左右可以进行手术,暑假就可以出院……」她说。

张雅琪听到以后兴奋莫名,立刻和黄芷淇握手道贺。

「可是……」黄芷淇说出自己的担忧,「芷君她这七年多都没有接触社会,我担心她无法应付这个险恶的社会,她实在是太纯太天真,要是她被那些不怀好意的人欺骗,我担心她无法振作过来……」说着说着,她哽咽起来。

张雅琪想起黄芷君曾经向她说过的话。

在黄芷淇小学六年级的时候,因为与同学发生了一些争执,导致她在小学生涯的最后三个多月饱受欺凌困扰。

根据黄芷君的说法,她勉为其难地撑下去了。可是,后遗症一直困扰着她,据黄芷君的证词,黄芷淇在日后变得沉默寡言,更憋出个PTSD什么的。

在张雅琪自己看来,黄芷淇完全没有走出阴影的迹象,经常缩着肩膀,而且几乎不会正面看着自己,眼神闪闪烁烁的。

「妳爸呢?」张雅琪问她,「昨晚被杀了,老爸昨天下午就匆忙叫我到伯父那里避风头,才刚刚吃过晚饭就传来他被杀的消息,凶手是外公……说是报复他害惨母亲什么的……」黄芷君面色苍白,声音抖震地说道。

「妹妹不知道,我暂时不想让她知道这件事,要是她知道了,她的身体一定会受影响,会影响康复进度的,毕竟能找到合适的骨髓是一件千载难逢的事,我不想一切打回原形,辛苦了这么久,败在临门一脚,我不想这事发生,绝对不要……」她潸然泪下,张雅琪马上递上纸巾安慰她。

这真是个悲剧家庭。她心想,黄芷淇的担忧绝对是有道理的,为了避免影响康复进度,这个谎撒得非常合理,可是,要是黄芷君知道她们撒谎骗她,所造成的伤害定会更大。

周旋在这道义的漩涡中,使张雅琪感到进退为难。

张雅琪带着复杂的思绪回到家中。

当她回来时,张君琪正在座位上食粥。看见张雅琪回来,她便问张雅琪去了哪儿。

「探望朋友……叙旧时谈得太高兴便说得有点久,不过呀,我可没有抛下妳不管喔,妳现在享用的皮蛋瘦肉粥,可是我今早特意为妳熬煮的喔! 」张雅琪自豪地说。

「我不是在责怪妳啦,只是……生病时一个人留在家里静养,没有人听我倾诉,好像只有自己独自对抗病魔,怪可怜的……」张君琪玩弄着手指,难为情地说道。

张雅琪思考着姐姐的话,想着黄芷君现在可能正在想一样的事,虽然她应该习惯了孤独,可是,面对瘟疫肆虐,她也许感到很害怕。

「姐姐对不起,我不应该扔下妳的……」她紧紧地抱着张君琪致歉。

其实,从母亲性情大变至吵大架的十个多月里,她们俩人可谓是唇齿相依,对方就是自己唯一的亲人,她们谁也脱离不了对方,仿佛半边生命。

在吵大架后冷战的四十多天,每天也十分难熬,宛如生命的一部分失去了。

在那一次吵架后,她们变得更珍视对方,更为对方着想。

「不用道歉啦,姊姊很感谢妳这么为我设想,亲自为我下厨,还煮了我最喜欢的粥品,其实我很想感谢妳,照顾我这个任性的大小姐,姊姊不能失去妳……」张君琪热泪盈眶,落泪感谢她。

张期晖刚刚完成一天的工作,他心想,最近的生意差了许多。

随着疫情肆虐,街上的人流一天比一天少,行人也是戴着口罩匆匆走过,车行的生意也随着疫情的扩散而转差。

正当他打算关门时,张雅琪到了车行大门等待他。

「雅琪?妳为什么在这里?妳不用照顾姐姐吗?我正要关门,有什么事要说待关门才说吧!」张期晖向她说。

「姐姐今天完全好过来了……今天还与朋友出去玩呢!其实我今天有要事想寻求你的意见……」张雅琪回应他的提问。

好吧!进来吧!张期晖爽快地招手,张雅琪进去后他就拉下铁板。

「妳有什么事想咨询?」张期晖问她,张雅琪支支吾吾地开口。

「老爸……我想问你,如果和朋友坦承……而坦承的结果是把事情搞砸,你会怎么抉择?」她说。

张期晖大吃一惊,慌忙问她发生了什么事。

张雅琪把黄芷君的事坦率交代,张期晖听后惊讶得下巴快要掉到地上了。

他没想到小女儿才十二岁,就要面对这些成年人也未必能抉择的难题。

而张雅琪刚刚说的一句话,使他十分在意。

「对了,妳刚刚说的什么……喜欢黄芷君是什么?是友情?还是爱情?老爸真的很好奇……」张期晖问她。

「是爱情……对不起老爸,我喜欢女生……」张雅琪尴尬地说。

听到女儿的宣言的张期晖感到很震惊,他的心情十分复杂,一方面为女儿早早认清自己的性取向感到欣慰,另一方面,他需要时间接受张雅琪是同性恋的事实。

「我一直以为,我和她的关系只是病友的关系,出院后这段关系就会被自然淡化……可是,我没法忘怀她,又倒越加强烈,我从未有过这样的感情,无论是朋友,姐姐,还是老爸你,也是一样,我每一次想起她,也会觉得心里痒痒的,对不起,我好像爱上了她……」张雅琪难为情地坦诚自己的感受。

「不不不,不用说对不起,妳喜欢女生没有错,我反倒是对妳能如此坦率感到欣慰,要是妳不喜欢男人但为了避免我们担心而随便找个男人嫁掉,那时反而更糟,对大家都不好,要是女生能给妳幸福,作为父亲没有理由反对……」张期晖叹着气说。

「谢谢你,接受我这一个异类的孩子……」张雅琪扑向他的怀里,放声大哭起来。

张期晖佩服女儿的勇气,为这个女儿自豪。

张雅琪的情绪平复下来后,便问父亲黄芷君的事该怎么办才好。

「在我看来,还是瞒着她比较好……她姊说得对,骨髓移植的机会十分难得,虽说这件不是小事,可是,父亲死亡为她带来的创伤,可能无法估量,而且还是被杀的……换成是我也接受不了。待她身体好转才思考怎么回答她吧!」张期晖回答她。

张雅琪点点头。

这天是年初七,张期晖带着女儿到程美华家中拜年,程美玲看见他们,便高兴地接门。

「我很想妳们呀!上一次看見妳们,好像是丧礼那时,很久不见,妳们又长大了……至于阿晖,上次见你好像是四年前?你消瘦了许多,我快认不出你来啦。」程美华看着他们说。

「再过几年又会长胖啦,我明年都四十了……对了,妳没有探望她们吗?」张期晖问她。

「工作繁忙嘛……又要照顾那三件丫头,没有时间啦,老公探望过她们,说她们没有什么大碍我就没有深究……」程美华压低声线说,「我不想看见你妹妹… …」

「都过了这么久……妳们还没有释怀吗?」张期晖叹息道。

话说,张小雅在中学时期曾经在上课时和同学争执,继而大打出手,当时的训导处助理在综合学生的供词后,判断是张小雅挑衅在先,惩罚她一个小过和一千字悔过书。

当时的训导处助理,正是程小华。

后来,当她们在张期晖和程美玲的婚礼上聚头,张小雅没有说些什么,程美华便以为她已经释怀,或已忘掉这事,可她实在太天真了。

一个月后的某天,张小雅致电她,说是有事想说清楚。

「那一篇悔过书,我是流着泪水带着愤恨完成的……程美华,别想着我会忘记这件事,这是我一生的烙印,我绝对不会忘记,别以为妳妹跟我哥结成夫妻,我就会因此作罢,我会有妳好看的,走着瞧吧!」张小雅毫不客气地说。

当时才二十七的程美华,毫不客气地说,像她这样胸脑双失的废物,才会落入同学的圈套,直言她活该。

张小雅对身材的问题十分敏感,程美华的话使她更愤怒,结果大吵一场,险些就被拍成影片放到网络上了。

十五年过去了,双方的气焰已经收敛了许多,可是,释怀和和解的道路仍很漫长。

「别说了,快点进来吧!别让孩子们在门外着凉了。」程美华催促他们进去。

张君琪和张雅琪陪伴表妹们玩耍,张期晖则和程美华夫妻讨论妻子后事的善后工作。

「办丧礼的开支不用退了,现在是非常时期,留个十元八块应付不时之需吧!」张期晖打算付清帛金,但被程美华的丈夫一口拒绝。

「谢啦……对了,君琪她们在葬礼上的表现如何?有没有什么大事发生呀?」张期晖问他们。

他们的回忆和张小雅的证词大概一样,都是赞扬张君琪很坚强,让人放心。

「不过呀……」程美华回忆道,「美玲好像曾经打过她们,认尸那时君琪左手绑着绷带,从她的表情看来很痛……据雅琪所言,张君琪好像为了保护她,左手手臂吃了一棒……」

「美玲当时压力很大,升迁后不久公司就遇上财务问题,无法开源只好节流,解雇了许多老臣子,当中不少更是她相识十多年的战友和伙伴……这使她心理承受极大压力,加上当时雅琪正值呈分试时期,她十分担忧雅琪升不了好中学,影响日后的学业水平,在双重压力下她就这样爆发了……」程美华分析道。

张期晖叹了一口气,妻子可真是不幸,同时也愧疚自己当时不在她的身边,无法为她分忧,自言自己是个不合格的丈夫。

「不用这样自责……好好照顾女儿们吧,这样美玲在天上看着也会觉得欣慰。」程美华安慰他。

「谢谢妳……」张期晖感谢她的谅解和开导。

这天晚上,张雅琪致电黄芷君。

「喂……」电话的另一端响起熟悉又亲切的声音,「雅琪吗?我好想妳,好想看見妳……」黄芷君无力地说道。

「我也好想看見妳……为什么老天爷要开这种玩笑,让我们相遇而不让我们见面?真的好残忍……」张雅琪哭着控诉。

「别哭啦,雅琪……我不要听到妳哭,妳这样我好难受……」黄芷君哽咽地说。

「妳应该为我感到高兴才是……我终于有希望离开医院,妳是不是问我出院后最想看见谁?我现在有答案了,妳要等我呀!」她说。

张雅琪听后十分感动,高兴地表示自己一定会等待她,无论要等多久自己也不会移情别恋。

可是,接下来的话把她推下万丈深渊。

「……我会和妳正式交往,接下来就会见爸爸,他不辞劳苦地支持我打这场仗,我要好好感谢他!」黄芷君兴奋地说。

在电话的另一端,张雅琪吓得脸色发青,她很想说实话,告诉她她父亲已经与她母亲在天上团聚。

可是,说实话会为她带来巨大的心理创伤,她也许无法接受,可是,隐瞒这事的难度远比想像巨大,她心里难受得很。

「怎么啦?雅琪?听到吗?怎么不说话?」黄芷君焦急地问道。

「芷君,对不起……我有点不舒服,我要挂线了……」张雅琪脸色苍白地说道。

黄芷君不安地说了句保重身体就挂线了。

挂线后的张雅琪,奔向厕所疯狂地呕吐。

☆、第十一章

复课的日期又延后两周,农历二月都快到了。

「好闷呀……何时才能复课呀,头顶快要长满草菇啦。」黄晴美抱怨道。

「老师们现在应该急得像热锅上的蚂蚁,正烦恼着该如何追回教育进度呢!」黄元禧放下水杯说道。

「教学进度什么的已经与我无关……我只是担心要是last day仍然无法复课就糟了。」黄宋江吃着紫菜说。

「对了,老哥……」黄元禧拿起一片紫菜说,「现在赤蛇肆虐,你班有没有同学受感染呀?」

黄宋江叹着气说,「不仅有人感染,还有同学不治呢!真糟糕。」

「现在好像许多人都染上这玩意儿,身边总有几个人感染这病……好像没有尽头似的。」黄元禧无奈地说。

「你们不要吓唬我啦,我好害怕……」黄晴美脸色发青地说。

「我说呀……现在停课一个月,当作休养一下不好吗?为什么非要上课?」黄芷淇插嘴道。

「上课不好吗?总比留在家中发霉好吧!」黄晴美不解地回应她。

「妳不懂啦……」黄芷淇垂头丧气地说,「妳还是不知道比较好……」

黄晴美正想追问到底发生了什么事,被黄宋江制止了她,她只好作罢。

黄元禧看见事态不对,便讨论别的话题支开她们的注意。

「对了,张雅琪开学后有没有遭到排侪呀?毕竟在医院待了一个多月,她有没有被白眼呀?」黄元禧问黄晴美。

「没有啊,反而她们对雅琪脱离那个鬼地方,感到很恩慰呢!她们都上前问候她有没有被吓坏,很关心她呢!」黄晴美爽快地回应他。

其实,看见张雅琪回来时,黄晴美高兴得上前拥抱她,又说她这一个月来夙夜担心张雅琪在医院遭逢不测,能回来真是太好了。

完结GL百合小说作者兔子的疑惑《白色的谎言》点评:情节生动,文章有波澜全文结构紧凑,完整故事情节具有吸引力,人设丰满,力荐阅读!

精彩推荐

猜你喜欢

烟雨梨花梦小说[夜续]在线试读

竹径野竹自成径,绕溪三里馀。日落见林静,风行知谷虚。虽然四周危机重重,但我觉得上天待我还是不薄的。诺大的一个府邸,有山有水,花香鸟语,清风、细雨、斜柳、琼花,是一个修养身心的好地方。我想在这,美不胜收景色的的熏陶下人的品格似乎都会高尚起来。抬头望着屋舍前面,暖阳下青翠欲滴的竹,春风缓缓温凉如水,此情此景不禁诗意大发想要赋诗一首,遗憾的是只有才情没有才华,只能借借古人的才能赋诗一首了:李德裕临摹的古诗,真实的感情。既然想要附庸风雅一翻,现在只能硬着头皮把一首诗写完,对小侍低得不能再低的头自我催眠的忽视。还好...

2019-09-03 07:28:53

[英美]绝对炽热小说[焦糖白茶]在线试读

Root清晰的意识到了这件事,在她的身上,有什么事情变化了。某种屏障被打破了。Root看着Shaw的眼睛,她的眼睛和她的精神世界一样,是一片浩瀚的深海。有什么事情变化了。她对Shaw有了占有欲。这种念头本不该出现在她身上,不该出现在任何一个仿生人身上,她理应冷酷无情,对所有人类一视同仁。她们坐在同一张沙发上,分享着一包薯片,那种微醺感还没有消失,在临时标记的作用下,Root得以进入Shaw的精神世界,与她共享同一片海洋。谁都知道一场战争即将爆发,但谁都没有说话。...

2019-09-03 07:28:53

学姐把我当猫养小说[寂哀策]在线试读

谢叶清没理会她的叽叽喳喳,随手递给她一个苹果。“洗过了。”看着袁溪有些尴尬僵硬的表情,谢叶清理会了她的意思:“你讨厌苹果?”袁溪边看还边吐槽:“太惨了,不看新闻我一直以为最近都岁月正好呢。”袁溪接过说了声谢谢,但是并没有动。“那算了,一会去买点你喜欢的。”朴实的谢叶清正在挑草莓,旁边的袋子里还装了香蕉和芒果。...

2019-09-03 07:28:53

老师,她抢我奶茶小说[泥慕玉]在线试读

一时之间,在她的班上,一下课就能看见许多男生在往里头张望,他们大多数都是找她的。让她记忆犹新的是,在她们高一还没分班的那次圣诞节,年级有名的富二代给她送了五百二十盒德芙巧克力。被人送了五百二十盒德芙,说出去多么让人艳羡,多么让人心动啊,然而季大美女的表情跟吞了苍蝇似的,站在教室门口对着那一大盒巧克力大眼瞪小眼。不同于她日常除了做题几乎不说话的性格,季汐然很外向,曾经市里有个专门针对学生成绩做的采访,她拒绝了,季汐然被校长安排顶上,用她的三寸不烂之舌来跟记者互相对话开玩笑时,那份机智和言笑晏晏的美人模样,让...

2019-09-03 07:28:53

大唐双龙传之绾暄同人小说[浅笑不璃]在线试读

师妃暄拾起断木树枝,将它们堆在一起并在它们下面盖好了层层的落叶,然后拿出打火石,点燃了它们。待火焰安稳了起来,师妃暄转头看向了靠在自己肩上的人儿,不知是不是火光的缘故,女孩的手臂偶有红红的点点出来。师妃暄伸手,小心的掀开了女子手臂的一角。妃暄小心的起身,将女孩扶了起来,将她的头移到了自己的肩上靠着,然后空闲出一只手,运功,手掌朝外往里一挥,手起手落的瞬间,洞口处的树枝断木都纷纷飞落到了两人的面前。伴随着咯吱咯吱的声响,火焰迅速就大了起来。怎么会这样?师妃暄想着便看向还在喃喃自语的女孩,脸上满是震惊,这般可...

2019-09-03 07:28:53

敌我小说[钧墨]在线试读

她自己都没意识到,说这话的时候,她的脸上是带着笑意的。考虑到继续在老城区晃悠,可能再次与林玥的同学遭遇,两人搭上开往新城区的公交车。郑清怡想把手放在嘴边哈气暖一暖,但动作一僵,立刻又放下了。林玥打了一下她的头:“从正门出去!”天已经完全黑了。郑清怡点点头,又摇摇头。里面是白天穿的那身。...

2019-09-03 07:28:53

暮余的谈情说爱小说[亭子的书]在线试读

转眼就到了暮余的毕业季,暮余本身就不爱学习,也是恨不得天天跟裴泽在一起,所以也选择了就业,好吧这是2个被恋爱耽误读书的孩子,暮余喜欢衣服,选择了一家服装公司实习,没有相关知识的暮余,刚进入公司还是很困难的,不过年轻人,聪明,接纳知识很快,三个月后暮余已经在公司游刃有余了,慢慢的工作稳定下来,两个人的日子免不了磕磕碰碰,裴泽也很包容暮余,暮余生气,裴泽就哄,没有下限的哄,导致暮余的脾气越来越大,说到底还是裴泽宠出来的,2个人就这样走过了6年,平平淡淡却很珍惜这样的日子。...

2019-09-03 07:28:53

穿越之我收租养你啊gl小说[六月天晴]在线试读

柳管家闻言有些生气:“给你传信的又是何人?可有随你一同前来?让他出来作个证罢!”简直荒谬!柳管家气的语气不再和善。柳一一只听到柳管家说要打人,前面的倒是一个字没听到,拨开人群,看到地上坐着的老妇人惊奇出声:“柳伯,这是作何?怎的有个老人家在此?”这话吓唬一下别人还行,可这是柳府。这老妇人心中叫苦,自己哪里还知道是谁报的信儿,只又硬着头皮说道:“你家少爷你怎未说?”老妇人看着年幼的柳一一,不太敢确定。“柳伯,您怎么这么快就知道我抢了一个小姐姐回来?”...

2019-09-03 07:28:53

民国小姐姐小说[little橙汁]在线试读

作为被和姨娘献花的当事人叶瑜:要不是知道和姨娘是女人,她都有一种被登徒子非礼的感觉了……虽然她没见过登徒子,但她也是看过许多画本的人了,没吃过猪还没见过猪跑吗?她一走,秋月就开始念叨:“这和姨娘真是奇怪!”叶瑜点头,深以为然。高茴没说话,她总觉得和姨娘有些奇怪,却不是因为她对叶瑜做的那些事,而是和姨娘身上那种被风情万种掩埋起来的神秘气质,引人深思。高茴皱眉,她没见到和姨娘以前从没想过她是这样的性子,总觉得小瑜再跟她多呆一刻就要被玷污了……打住!高茴反省了一秒,觉得民国人干不出这么超越时代的事,她不应该这么...

2019-09-03 07:28:53

影子恋人小说[贝繁月]在线试读

“小枫你躺着别动”“我花钱买的就是服务,你躺好别动。”穆总不让半躺着的人坐直身,我便弯着腰给其化妆,要说一直保存半弯腰的状态不适倒是次要,主要的是这种姿势很难保持持久,这不因为腰部僵麻手上动作略微僵硬而不小心碰到了手下人的眼睛。给穆总化过妆之后她带我去了隔壁房间,推门进到里面也是一阵欢声笑语,只是气氛和另一个房间不同,我跟着穆总走过去然后放下化妆箱拿出乳液开始工作。“我这躺着人家弯着腰能舒服么”“对不起,对不起。”“化好了,穆总。”...

2019-09-03 07:28:5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