烟雨梨花梦小说[夜续]在线试读

  • 时间:
  • 来源:阅文林语
点击阅读

竹径野竹自成径,绕溪三里馀。日落见林静,风行知谷虚。虽然四周危机重重,但我觉得上天待我还是不薄的。诺大的一个府邸,有山有水,花香鸟语,清风、细雨、斜柳、琼花,是一个修养身心的好地方。我想在这,美不胜收景色的的熏陶下人的品格似乎都会高尚起来。抬头望着屋舍前面,暖阳下青翠欲滴的竹,春风缓缓温凉如水,此情此景不禁诗意大发想要赋诗一首,遗憾的是只有才情没有才华,只能借借古人的才能赋诗一首了:李德裕临摹的古诗,真实的感情。既然想要附庸风雅一翻,现在只能硬着头皮把一首诗写完,对小侍低得不能再低的头自我催眠的忽视。还好

烟雨梨花梦小说章节试读

[GL百合] 《烟雨梨花梦》作者:夜续【完结】

文案

一梦从小就把家族的昌盛兴旺当做自己最高的使命,嫁给喜欢的人一直是自己的愿望,而他刚好满足与自己想要的一切。自己与他更是是世人羡慕的金童玉女。身份地位,金钱爱情样样不缺,原本一切都是美满的、顺利的,而他的出现打破了一切,所有事情都偏离了原有的轨迹。

为了让陛下看重自己,让轻视自己的人害怕自己,让侮辱自己的人得到惩罚,为了得到想要的东西,他忍辱负重,卧薪尝胆,终于夺回了本该属于自己的荣誉。而他的出现却使自己十几年拼死拼活的努力,顷刻间付之一炬。每次当自己以为打败他时,却发现那都是他的全套,每个胜利背后他都给自己种下了更大的毒瘤。他夺权也就就罢了,竟还妄想夺走自己青梅竹马的心上人,真是忍无可忍!

他没想到平平淡淡的一天,却因为一幅画改变了自己的一生。当他醒来时身体锥心疼痛,然后又发现入目的都变成了了古物,确定这不是在拍古装戏嘛,那他肯定是在做梦,可怎么梦还不醒,我不管我要回家。

开始《落墨》,前期《如歌》,中期《晚枫歌》,中后期《深谷幽兰》,《烟花易冷》,后期《最后的莫西干人》,番外《红尘客栈》。这几首歌,曲风与故事意境相符,建议食用。

内容标签: 性别转换 虐恋情深 爱情战争 穿越时空

搜索关键字:主角:南柯,一梦,南政清 ┃ 配角:南怀民,安玉闻 ┃ 其它:青梅竹马,强强,bg

==================

☆、既视感

清风凉雨,漫漫长夜,浓茶淡酒,总会让我觉得此情此景有丝丝忧伤,似乎在遥远的时空里存在着一个被遗忘了的国度,国度里住着一个自己心心念念却求而不得的人。那是一个谜一样的国度,总在在不经意间被感知,让人不舍与迷恋,想要留住那迷蒙的感觉,想要随之而去,然后突然被惊醒,发觉自己又在神游太虚了。

我时常会疑惑,那充满了梦幻色彩的国度或许真的存在,在一个未曾探索到时空里。这个国度里似乎有什么东西吸引着我牵绊着我,有时似一声女子低不可闻的叹息,有时仿佛是一种心灵的感应,有时仅仅像是春风拂面的温柔触摸,若有如无,那东西说不清道不明,好似手中沙,越想要紧紧抓住越是留不住。或许我曾经从那里经过,不幸的是那段美好的过往却被遗忘,当然,理智告诉我这是不可能的,那若有若无的感知只会让我魂牵梦萦,迷失自己。只是没想到这种迷失感在我见到一幅榕树渔翁图时更加强烈。

那天,独自一人去别校,参加学业考。一件不大不小的事,却必须劳烦自己走一趟。清晨,鸟鸣一两声,伴随着还未来得急散去的晨雾,我便早早的到了校区。校门仅仅开了一个小的,我出示了准考证,警卫看检查后示意了一下方向,便放了我进去。由于时间充沛,我便怡然自得在校内转转,享受着这个学校清晨清新的空气。逛了一会,这个院校便也摸了个大概。

教学楼北面,是一条披在小山坡上的天然的小路,独自走着,自然而然起鲁迅先生说过的话,路是人走出来的,感叹文化的熏陶真的是毫无防备,潜移默化。我望着这条路,觉得自己近日有些多愁善感:眼前的路大家或许可以一同走,可自己的路却只能自己默默走完。我不禁苦笑,人生或许从来就是一个人的寂寞旅程,他人只是你路边的风景。

路边少许树丛遮掩,树影婆娑,竟也充满了幽静悠闲之意。看那光滑可鉴、半人高的石头,可想象的出莘莘学子或坐或靠,在树下静静看书的场景。

右转往东,是一个还未翻修好的操场,一些捐助的运动器材已经毁坏,静静的躺在那,显得有些落寞伤感。操场南面是块原始荒地,杂树丛生,一条铺满石子的小路从中穿过,我认为这地方极好,具有野生气息,此景于城市已变得十分罕见了。

去往那块荒地需通过一座白石桥,桥下并没有水,却不显得多余,放在这挺应景,颓废却又暗藏生机。桥上竟刻字,颇是意外。原此桥竟是一座状元桥,据说这座桥是为纪念当地唯一一位状元而建,取义过此桥中状元。千年古桥由白石砌成,由于年久失修,桥栏早已荡然无存。这座桥奇特之处在于建于一个深池上,池塘四周用青石砌成,围岸大概四五米深,石壁上长了一颗大榕树,榕树枝繁叶茂,树根苍劲有力,榕树的看上去似乎比白桥还要古老,也许池塘几百年前的水很深,但如今已经干涸了。遥想此地在古代还是出状元的风水宝地呢,不过历经几个朝代,早已物是人非,不免唏嘘感叹。

我顺着小路往南走,看着认识的不认识的花花草草,不知不觉却是走了出来,到了大门口,兜兜转转竟又回到了原点。心情有些轻微失落,但也不晓得具体为何。

看着门外路上已经忙碌起来的人,他们明明一直在都在呼吸着,运动者动,生活着,可为什么我感觉不到一丝生命的气息呢,或许他们现在过得都不是自己想要的生活,身体在动,心情却在沉睡!想到今天的一场考试,是不是大多数人都如我一样,花费大量的时间去做一些不喜欢的事情,然后时间就在此间蒸发,人最后消失在路上。当然没有人回答我心中的疑问,人生不是所有事都会有答案的,他们或许不知道答案,也或许在逃避自我。

今天是星期天,加上考试,尽管时间已经不早了,学校里并没有本校学子上课,到有些热闹后散场的冷冷清清的意味。找到考场进去,教学楼已有些年月了,没想到里面比楼外看起来还要糟糕,大厅一角椅子书桌堆积成山,灰尘布满,就差没结蜘蛛网了。墙上粘贴了些水墨画,有画枇杷花草树木,有画鱼鸟虫鸣的,有临摹字画。看着画上标着的日期可以知道是一些过了几届的学长学姐们所作,想必他们当时也风光无限,如今却是无人问津。因无人修理保护,纸质发黄略有破损。若那些学子知道自己费劲心血的作品会面临如此遭遇该是怎样心痛,假使当初能预料到今天的落默场景他们还会一如既往的斗志昂扬书生意气吗?或许会亦或许不会,因为没有假使,所以亦无人知晓。

忽然一幅图吸引了我的注意,熟悉,亲切,不,我敢肯定这是我第一次见到这幅画……

画左边是一颗大榕树,枝繁叶茂,树根强劲有力紧握泥土,几乎占据了半面宣纸。榕树右下方是一个身披蓑衣头戴斗笠,白发苍苍的临河而坐的垂钓老者,似曾相识。画后方即中间远景部分是一座临水而建的木屋,水雾弥漫,隐隐约约可看到一女子倚窗而望,不知见此为何我的心不受控制的颤抖,刺痛了一下。这幅画不应该如此落魄的呆在这个无人问津的角落,他值得被好好珍惜,一个想法不可抑止的冒出了头——把这幅画据为己有。然而理智告诉我不要做这种无谓的事,现如今的不能再根据自己的欲望做事。

混混沌沌的涂完答题,迷迷糊糊的交了卷子,考生早就陆陆续续离开了教室,独留我一人还在想那幅画,我想我怕是从未如此的魂不守舍过。最终我不受控制的小心翼翼的揭了那幅无人问津的画,卷起来带出了学校。平凡人做久了,难免有些做贼心虚,但心里着实满满的——它不应该被埋没在角落里。

躺在床上,慢慢打开了那幅画,不知为何,看着看着眼泪不受控制的涌出,然而仍舍不得转移自己的眼睛,不知过了多久,自己竟抱着画迷迷糊糊睡着了。

☆、魂穿异世

浑身疼痛叫醒了自己,醒来后入眼便是颜色鲜艳的床顶,第一个念头是这不是自己的床,自己在哪?接着是床外,入眼的都是些古色古香奢华的家具,一身身奴仆装扮的人,自己在做梦吧,可真真实实的疼痛和奴仆装扮人的惊呼,让自己无法自我欺骗下去,事情变得没那么简单了。动了动身子才发现皮肤比麦色还要黝黑,满手是老茧,自己竟然变成了个五大三粗的糙汉子。可身上有个部位为什么感觉不对,胆战心惊的摸了一下,心更颤抖了。这是灵魂穿越已经够滑稽了,为毛还穿在女人身上。这真是件令人失望的事,只是没想到后来这竟是我一切痛苦的根源。自我催眠,这肯定是梦中梦,不然怎么这么荒诞陆离,可这人的动作神态也太栩栩如生了吧,摸到的东西触感也太清晰具体了,这梦做的也太逼真了点吧。

天是灰色的,天气很凉,我一个人,天马行空的想了很多。来到这个时空这个院落,已经有六天了。仔细倒推回想了下,自己最近如往常一样也没做过什么大奸大恶的坏事,唯一不良行为就是偷了一幅无人问津的画。但这也没必要跟我开这么大的玩笑吧,有必要把人丢到陌生国度吗?一觉醒来不知身在何处,这种感觉恐怕没人能够体会,从开始的无措恐慌到现在的理智上强迫自己坦然面对。尽管如此,但下意识中还会抗拒全心全意的投入这个世界。这几天我一直很迷惑:是什么契机让我来到这里,为何我会来到这个陌生的地方?怎样才能回去。

现在的情况不就是典型的小说情节么:遥远的年代,繁灯烟火,华铺精舍,美婢娈童,鲜衣美食,过着纨绔子弟得奢侈生活。或许这是每个想要穿越人士都梦寐以的人间天堂,可是这些我就算要也不是什么难事啊,没必要跑一趟古代来体验吧。此时的我内心是满满的拒绝。如今我只觉得自己仿佛被世界隔绝了,这里人生地不熟,虽说平时现实中不喜欢与人打交道,但那个时代有自己最喜欢的科技,至少有对生活过得地方熟悉的认知与亲切的归属感。虽然我时常神游太空,但也没有希望这不可思议的事发生在自己身上,况且我在当代过得也是逍遥自在。

我承认自己是有些能力,对政治经济有些独到的见解,社会上有点小名气,但也没有狂妄到认为自己有能力挽狂澜,来到这里拯救世界,拯救百姓于水火之中,更何况经历了以前的种种,现在自己更喜欢低调处事、低调做人。

尽管百般不愿,我也不得不承认,现如今自己好像成了某个故事里的人物。只是不知道是故事里的主角、配角还是炮灰,反叛还是路人甲。自己扮演者什么角色,然这一切对我来说都无关紧要,我现在最想要做的事是找到回去的方法。独自一人在一个从未接触过的世界,孤独无助感是难以言表的,然而回去说起来容易,但如何做却一点头绪都没有,还没有大海捞针来的可靠,至少知道针确实在海里,如今只能走一步算一步了。

话说作为穿越人物要是能无权无势平平淡淡过完余生便罢了。为何还未来得及接受穿越人士人设,就已经成了别人眼中钉肉中刺了。好端端来到这个陌生世界很是令人头痛了,没想到现在的处境更是糟糕,真的一点喘息的机会都不留给我:向来喜欢低调的我很难想向如今成为了京中头号话题人物。这么个情况全拜这句自带话题的身体所赐。

我也是花费点心思才弄清原主为什么出名。原主是位刚从民间寻回的公主,还没来得及享受一下清福就生了重病,众人只知道御医换了一批又一批这才保住了公主的性命,却不知道这具身体里已经换了一个灵魂。本以为这件已经够戏剧,没想到更戏剧的还在后面。在我刚醒过来时见到的这具身体的母亲不是母妃也不是母后,二是母皇,这竟然是一个女尊男卑的世界。想了一下觉得身为女儿身还是不错的,等我真正弄清状况后才知道自己还是太单纯了。

现在是天元十八年,严格点来说这个原主身体从出生到现在已经经历了三个朝代。原主是一代传奇女皇与其第一任丈夫也就是先皇,相恋十年产下的唯一一个孩子。在皇位争夺战中,受情势所迫原主不幸流落民间,前段时间刚刚寻回,恢复了大皇女的身份。皇女年双十,名唤南柯。这位皇女还有两位弟弟:一位是二皇子南政清,比原主小三岁,听说是个具有雄才大略的人,做事精明狠毒又励精图治,人们对他的评价褒贬不一,更多的是赞赏。另一个就是三皇子,今年刚十六岁,名叫南怀民,听闻此人宽仁大度、勤政爱民,做事更是谦虚谨慎,知人善任,他的口碑要比太子好很多,很得民心,但好像处处低太子一头。这算是南柯听过算是成员简单的皇家了,可是就算再简单存在争斗,在原主还是贫民百姓为材米油盐苦恼时,他二人就在为皇位明争暗斗了。

“....说不定我可能也是哪个王公贵族遗落在民间的女儿,想想都好幸福”

“你呀,你就别想了,哪能人人都有那么好的命。你说这乡下来的村妇看上去那么魁梧,怎这么的娇贵,这才坐几天车呀,至于命都差点没了吗”

“我看这是福气太重压得,无福消受呗,皇长女哎,这谁能受得了,以后可是这国家的主人呢”

“这可说不定,那还要看女皇陛下的意思”

“也是,这人字还没我认识的多怎么能当皇帝。”

.....

南柯有些无奈,这墙角说悄悄话的两个丫鬟,声音要不要这么大,这么光明正大聊主子都不怕被抓住打板子嘛,不罚你们这样我很没面子好吧。

无论是女皇还是下人都知道我生了一场重病,自从我清醒过来,众人都以为我已无大碍。虽说还未摸透事情的真相,但从一些蛛丝马迹不难猜出这背后定然隐藏着不可告人的秘密,身处权利中心本身就处于危险之中。都说这位皇女初来京城水土不服等原因生了病,但御医换了几批还没治好,御医是全撤除了,但这肯定是为了掩饰这位皇女已经痊愈的假象。简简单单的生病怎会不定时的全身剧痛,身上一片片黑块,没猜错的话这具身体肯定是中了什么剧毒,这毒应该不能全解,毒素仍残在体内,这毒导致这具身体真正的主人已然致命。

既然都认定是生病了,那么就等同于没有谋害皇女的凶手。连女皇都帮忙遮掩的人,这人要么女皇不能得罪,要么是想护着这人。以女皇的地位,恐怕是后者的嫌疑更大。既然女皇想要让这件事这么过去,我要揪出下毒的幕后黑手怕是更不是一件容易的事,看来这件事只能往后推等有能力了在暗中调查。

女皇后来来了几次,每次都带着一个白胡子老御医,看那些下人们尊敬崇拜的神情,我想这位老头应该是这个国度最有名望的的大夫了吧,从我醒来就就见他为我治疗,从刚开始他一脸震惊与疑惑不解,估计是疑惑中毒了我是怎么活下来的,在这种情况下我也只能装傻充愣,装作不知情。老头估计也是见惯了生死,震惊过后很快就小心从容对阵下药,从身上疼痛有所缓解可知,这白胡子老头是多少是有点本事的。毒在自己身上多多少少还是有些顾虑,这到底是什么毒,怎么才能清除我也不清楚,只是他们不经意流露出的忧虑同情这些微表情,我想要彻底解了这毒肯定是一件很棘手的事。

从下人的口中知道了这具身体的来历,也就知道了这母女之间也没有什么亲情。或许是不可割断的血缘亲情或许是因为愧疚出于补偿心理,女皇对这具身体到是不错,隔三差五的派人给我送些东西,我是对这个时空的东西没啥概念,不过看其精致的程度想来也是极好的东西。

这具身体比较高,从健壮发达的四肢到粗糙黝黑皮肤不难知道,原主以前肯定经常做苦工,家里应该并不富裕。身为女子,别说有女子的弱风扶柳之美感了,连个女子面部柔和的特征都没有,光看看外表更像是个农村男劳力,也难怪我刚醒时认为自己穿成了男人。若不是女皇经过严格查证加上老臣们说样貌上有七分像先皇,以这种样貌我都不好意思说是皇家的人。这没气质没文化,浑身散发着一股憨厚质朴的气息,也难怪人们刚开始都怀疑是不是认错人了。作为男人还挺有阳刚之气,可身为女子这样貌可太丑了点。这副皮囊实在不符合人们对皇亲贵族的印象,这真真切切是从农村走出来飞上枝头的村姑。家境不好容貌又差,想来乡亲邻里又都熟根知底的,没有人愿意请媒婆去提,难怪这具身体已经过了最宜婚配的年龄,仍在挣钱养家。

虽说在年龄和外貌上不占优势,然而今时不同往日,此时身份地位已经提高,这行情应该不错才是,加上女皇子嗣稀薄,作为唯一的皇长女身份更是尊贵。就单单为这个身份也不该到今天也没一个王公子第,青年才子求亲啊,后来才知道女皇不许百官提这事。原因就是有次不小心听到女皇和白胡子老大夫的谈话才知道,若无其他解救之法这具身体最长也不过一年的寿命。听到这个不幸的消息我自己倒是很平静,如若没法子回去,这样也可以早点解脱,少受点疼痛之苦,不是有句话置之死地而后生嘛,说不定这也是回去的一个法子。

完结GL百合小说作者夜续《烟雨梨花梦》点评:构思新颖,题材独具匠心文章整体流畅,故事情节具有吸引力推荐阅读

精彩推荐

猜你喜欢

凤凰结小说[公路飞行]在线试读

“惠妃娘娘日安,什么风把姐姐吹到咱们衍庆宫来了。”宁妃落落大方地问道。宁妃知道,这事怕是瞒不住了,也难怪,苏铭玥姿容秀丽,国色天香,底下的宫女太监对于这位新来的姑娘怎么可能不议论?尤其还是惠妃娘娘的胞妹,难免将两个人的容貌做比较,两朵牡丹花,苏铭玥仿佛娇羞淡雅的银月当空,而苏静贤就是猩红张扬的血色朝阳。她名唤静贤,其实即不静,也不贤,是个专爱呼风唤雨兴风作浪的主。“听说这嫦娥还是魏常在迎到衍庆宫的,不如问问魏常在可有这事?”惠妃调转矛头,直至年幼的魏向晚。魏向晚放下笔,绕到几案前,向惠妃行了万福。惠妃环顾...

2019-09-03 07:28:47

重生之品如的诱惑小说[冯灵钰]在线试读

“艾莉,你够了,别胡闹了。先别说我跟洪世贤之间没有发生过什么、就算是我们之间真的发生过什么,恐怕也轮不到你来过问吧。是吗?”带着一丝的试探和迟疑,林品如还是把心中的疑惑问出了口,然后静静地等待艾莉的回答。“姐姐,我只是在想,你真的是一个虚伪的人。明明是那样随便的人,可是表面上非要装成一副纯洁天真的样子。你这样的举动,真让我感到恶心。”艾莉再次抬起头来,面上已经恢复了平静。虽然她的眼神依然有些闪躲,可是却站直了身子,一副理所当然、天经地义的样子让人不容怀疑她话语的真实性。也是,她自己想得太多了。难道上辈子艾...

2019-09-03 07:28:47

新时代帝姬,绝不离婚小说[金色的saber]在线试读

微生非常为难,没想到柔若拂柳的夏影后,性子竟然如此的刚烈……微生拿着放大镜:“启禀殿下,没有。”微生又仔细瞧了瞧:“殿下,没有呀,真的没有。”帝姬殿下的伤口过于暧昧,叫人如何是好?南门夜纱:“没有咬到颈动脉吧?”微生扶了扶黑框眼镜,殿下的问题应该去问夏小姐才对。夏小姐和我们的帝姬殿下,真是爱的深沉!...

2019-09-03 07:28:47

黑白gl小说[烟小雨]在线试读

手术室里。“我知道了。”沅梓绵没有再多说一句话,把口罩带好,看着安静的躺在手术台上的洛语含,严肃至极。“病人大出血,拿止血剂来。”沅梓绵说着,手上的动作不停。沫漓用可以说是冷漠的眼神看着洛氏夫妇,点点头,和平常时那可爱迷糊的样子完全联系不上来。“你们来了,病人已经麻醉了。梓绵,尽力就好。”程海递上一把手术刀给沅梓绵,他虽然不希望这次手术失败,但是也不能给沅梓绵太大压力。嘴角挂着一抹微笑,手上的动作又快又准,让周围的其他医生赞叹不已,不愧是梓绵,好厉害!……………………...

2019-09-03 07:28:47

影后说她没对象小说[酥酒]在线试读

真见了人才发现他是真的很年轻,看起来也就二十三四的模样,明明太阳也没有多毒,愣是要架一副墨镜在脸上,于是隐约透露出了一股中二的气息。“我是陈导介绍的那个,试如娘的演员。”云锦时愈发觉得他不靠谱了。云锦时本来以为他是不满意,紧接着就听到青年道:“是我瞎了吗?还是这年头娱乐圈的审美变了我没跟上?让她演如娘,丰雪演素云?”云锦时这才见到导演,上一个剧组的导演说新导演很年轻,本来以为是一种夸张的说法,毕竟三十来岁的导演在这一行里,但凡有一点小成就,就可以被夸成年轻新锐导演了。云锦时一过来,还没说话,青年突然道:“...

2019-09-03 07:28:47

笔底山河,因你存活小说[又秋]在线试读

未知联系人:盛来,关机?人呢?最后一条未知联系人的短信只有两个字——盛来拿着手机的手在看见这两个字时,猛然一抖,瞳仁这时候也跟着一块儿缩了缩。从心底来讲,盛来知道自己是有点害怕跟陈笛有丁点联系,所以像是这几年一直相隔两地,互不联系是最好的。但是现在这么不凑巧,陈笛竟然从千里之外的西城来了她在这边生活了好几年的榕城,还这么意外又带着无限巧合相遇。半杯凉水下去,盛来觉得更冷。她将枕边的手机关掉飞行模式,很快接收到新号的电话就跳出来许多的消息。又好几条短信,是陌生的号码,盛来点开看了看。未知联系人:看见消息回我...

2019-09-03 07:28:47

当鬼是门技术活小说[言家阿爸]在线试读

“夏锦,你还在吗”“嗯,我在。”夏锦闻声扭头,却呼吸一窒。夏锦快速转回头,过分了过分了。( ω ) 夏锦揉揉眉,唉,真是操碎了心。没办法,谁让我喜欢她。林奚才刚刚洗完澡,只简单穿了吊带和小裤裤。几缕黑发安分的贴在肩处,水滴恰好经过锁骨滑下。☆、第 4 章因为那样就可以触碰到它了,光明正大赖着它。...

2019-09-03 07:28:47

白色的谎言小说[兔子的疑惑]在线试读

可是,他发生了什么事,她毫无头绪。是不是有点隐情瞒着她?☆、第十二章唯一可以确定的,是她的父亲出事了。她也奇怪,为何张雅琪三缄其口,不愿她提起父亲?五月已经降临,疫情依然没有退却,继续在这城市里肆虐。疫情至今已经超过二十万人染病,接近三万五千人死亡。...

2019-09-03 07:28:47

烟雨梨花梦小说[夜续]在线试读

竹径野竹自成径,绕溪三里馀。日落见林静,风行知谷虚。虽然四周危机重重,但我觉得上天待我还是不薄的。诺大的一个府邸,有山有水,花香鸟语,清风、细雨、斜柳、琼花,是一个修养身心的好地方。我想在这,美不胜收景色的的熏陶下人的品格似乎都会高尚起来。抬头望着屋舍前面,暖阳下青翠欲滴的竹,春风缓缓温凉如水,此情此景不禁诗意大发想要赋诗一首,遗憾的是只有才情没有才华,只能借借古人的才能赋诗一首了:李德裕临摹的古诗,真实的感情。既然想要附庸风雅一翻,现在只能硬着头皮把一首诗写完,对小侍低得不能再低的头自我催眠的忽视。还好...

2019-09-03 07:28:47

[英美]绝对炽热小说[焦糖白茶]在线试读

Root清晰的意识到了这件事,在她的身上,有什么事情变化了。某种屏障被打破了。Root看着Shaw的眼睛,她的眼睛和她的精神世界一样,是一片浩瀚的深海。有什么事情变化了。她对Shaw有了占有欲。这种念头本不该出现在她身上,不该出现在任何一个仿生人身上,她理应冷酷无情,对所有人类一视同仁。她们坐在同一张沙发上,分享着一包薯片,那种微醺感还没有消失,在临时标记的作用下,Root得以进入Shaw的精神世界,与她共享同一片海洋。谁都知道一场战争即将爆发,但谁都没有说话。...

2019-09-03 07:28:4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