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师,她抢我奶茶小说[泥慕玉]在线试读

  • 时间:
  • 来源:阅文林语
点击阅读

一时之间,在她的班上,一下课就能看见许多男生在往里头张望,他们大多数都是找她的。让她记忆犹新的是,在她们高一还没分班的那次圣诞节,年级有名的富二代给她送了五百二十盒德芙巧克力。被人送了五百二十盒德芙,说出去多么让人艳羡,多么让人心动啊,然而季大美女的表情跟吞了苍蝇似的,站在教室门口对着那一大盒巧克力大眼瞪小眼。不同于她日常除了做题几乎不说话的性格,季汐然很外向,曾经市里有个专门针对学生成绩做的采访,她拒绝了,季汐然被校长安排顶上,用她的三寸不烂之舌来跟记者互相对话开玩笑时,那份机智和言笑晏晏的美人模样,让

老师,她抢我奶茶小说章节试读

[GL百合] 《老师,她抢我奶茶!》作者:泥慕玉【完结+番外】

文案:传说中,Y高中的文科年级第一和理科第一水火不容,见面就要互扯头花。

而她们进入大学后,更是为了争夺校花名号你死我活。

等迷雾慢慢散去,真相浮出水面,人们却发现,原来这是床头打架床尾和?

作者文案废物,总结一句,这是双顶级top学霸门面担当谈恋爱的故事。

内容标签: 都市情缘 花季雨季 情有独钟

搜索关键字:主角:季汐然,温欣妍 ┃ 配角: ┃ 其它:

vip强推奖章:

作为一枚集美貌智慧与良好人缘于一体的美少女文科学霸,季汐然最讨厌别人在她面前提起温欣妍这个名字。

“汐汐,温欣妍长得好漂亮。”

眼瞎,我明明比她更好看!

“汐汐,温欣妍成绩好厉害啊。”

有什么大不了的,有本事让她学文科咱们一较高下!

汐汐,温欣妍她光荣榜上的名次又压过你啦!”

我迟早会压回来的!

然而从前的雄心壮志,等她们一起上了大学以后,传说中漂亮的学霸手拿一杯红豆奶茶站她面前时:老师,我要嫁给她!

每个人在年少的时候,都会有一个藏在心里的爱恋萌芽。等到人长大,那颗萌芽最终因世事浮沉未被完全滋润,长成了一朵残缺的花朵。花朵越是残缺就越是美丽,在开得最盛的时候,被懂得欣赏她的赏花人,保存在心里,成为心里永远抹不掉的朱砂痣,消不掉的白月光。年少的感情最珍贵,一直想看两个在青涩少年期,同样美好的白月光和朱砂痣谈恋爱,刚巧文里的两位主角设定都这么苏,那就成为彼此的白月光朱砂痣,一起谈恋爱算了。

第1章

季汐然专注而虔诚地将手中的珍珠奶茶喝得只剩下珍珠,正打算享受人间真正的美味的时候,一道杀猪般的嚎叫声从几十米之外直线移动到她身边。

“汐汐!”她的同桌陆弯弯同学扶着门框,上气不接下气地唤着她的名字,一副快要丧命的样子。“光荣榜出来了!”

那个“了”字以人类绝不可能发出的超声波,往外以五百米每秒的速度往外扩散时,震得季汐然耳朵一阵轰鸣,心里一阵狂跳,手上一阵颤抖。

“啪嗒。”

轻轻一声脆响,她的奶茶吸管掉到了万千人踩踏的地板上,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沾上了据说在阳光下会泛着七彩光芒的……灰尘。

季汐然的怒气值一瞬间达到百分之八十五,偏偏陆小姐没有自觉,两眼放光地抓住她的衣袖就往外跑,声音在风中飘荡,被空气拉成了波浪。

“汐汐——你竟然——压过了——温欣妍——啊——”

余声荡漾而妩媚,不知道内情的人听见这话,恐怕以为她和那位姓温的小姐有不可告人的关系呢。

而事实是,她们的确是有关系,不过是竞争关系。

当季汐然以地区年级第一的成绩考入高中,排班时,看见她的名字上压了一个人,而那个人好死不死就是市年级第一的时候,她就明白,有些人,是命中注定要一生为敌的。

而后续的几年高中生活也让这个认知得到了证实。

两人不光成绩第一第二,就连颜值也不分上下。

打从季汐然从一年级明白了什么叫“美女”开始,就一直庆幸还好她遗传了她老妈王女士的美貌,一边庆幸,一边暗地里将她妈花大价钱购买的美白霜护肤水等等保养品不要钱的往脸上抹。

即使被她老妈逮住,吃了几百顿皮带炒肉丝,她也死不悔改。

而多亏了这份用皮开肉绽换来的苦心坚持,在同龄人都开始为雀斑青春痘等等问题困扰的时候,季大美女的名号已经传遍了东西小巷。

季大美女一直以自己的美貌为傲,但在高中军训的第一天,当温欣妍出现在她面前的那一刻,周围鸦雀无声开始欣赏美女的时候,她眼前一黑,倒在人家身上。

这绝不是嫉妒,也绝不是恶毒的想要把人压死,而是她实在是受不了那毒辣的日光中暑了。

真因如此,奈何知道真相并乐于传播的人总是少数。

流言总是恶意的,流言总是事与愿违的,流言总是与事实不相符的。

就在她倒在人家身上的第二天,关于她处心积虑想要压死温美人的流言就那么在Y高中传得满天飞起来。

对于这些小道消息,八卦传播者们总是说的头头是道的。

“季汐然虽然成绩好,但是温欣妍成绩更好啊。所以她一定是故意要推倒她的。”

“季汐然虽然长得怪好看的,但是温欣妍也好看啊。所以她一定是故意想压死她的。”

“季汐然虽然……,但是温欣妍更……所以她……”

……

诸如此类的句式,传入季美女的耳朵里时,她正因为中暑卧床不起。听见这些话时,更是气得一阵狂咳,要不是照顾她的陆小姐拦着,她险些就张牙舞爪的跑出去跟那个传说中“沉鱼落雁、闭月羞花、智超诸葛、礼比国士”的温美女同归于尽了。

还好陆弯弯同学作为她从初中到高中的亲密友人,身先士卒的拉住了她。

否则,到时候Y高中一次性损失两朵美貌的花朵,又是一大奇闻憾事了。

虽然那次她和温欣妍没有撕起来,但后续她们暗地里撕的场面却很多,虽然都是季汐然一个人自以为是的战斗。

扯头花骂街这样的事季汐然是做不出来的,同时也不屑于做这么掉价的事。

武斗不成,只好文斗。

学生嘛,除了比一比谁爸有钱谁男朋友长得好看,就是比比谁成绩更好了。

起初的时候,季汐然和温欣妍在同一个理科实验班,两人包揽班里一二名的时候,季汐然每次不管大考小考死活都要和温欣妍较劲。

战绩有胜有负,也不值得细说。只是高中理科越学越难,季汐然一家子都是理科高材生,偏偏就她是个异类,天生的对数字不过敏,她爷爷让她帮忙卖菜,她都能干出来帮忙算错帐贴进去一百多块的事儿,更别说让她去搞什么重力加速度了。

为了考上大学,高一下学期分班时,任她愤恨不甘也好,咬被乱滚也罢,她妈还是逼着她选了文。

在那个文科理科还在斗争哪个更优越的年代,季汐然她们那个地区几乎全部人民群众都一致认为选文科没有前途。

教她们年级物理课的老师甚至当众说学文科的都是不带脑子的。

气得季汐然恨不得把生发剂丢到那个秃头老男人脸上,让他知道什么叫真正不带脑子。

她气得快要吐血,也不得不接受自己被迫选择的结果。

在人眼里,她选文理科都矮上一截了,更不用说别的了。

叫季大小姐那叫一个恨啊,那叫一个不甘心啊。

这份感情一直存在到高三,就在她咬牙咬得快要碎掉的时候,学校不知道抽什么风,竟然在高三教学楼前的过道上,竖起来一个大看板,上头赫然写着三个大字“光荣榜”。

不分文理科,单纯将学生们的成绩写上去,按照分数高低排位序。

打从这份该死的光荣榜存在,季汐然就一直没赢过。不过那也是理所当然的,毕竟文科理科不是一个画风,理科只要思维正确算出来东西就可以得满分,而文科,就算你和出卷老师脑回路一致了,措辞不对,也能被那群挑来挑去的人扣上那么几分。

理科可以考接近满分,文科就是累死了也只能看着人给你扣分。

而现在竟然被陆弯弯说,她压了那姓温的一头?那姓温的这次考的是有多差啊。

季汐然顾不得哀悼自己的那根吸管了,反握住陆弯弯小同学的手,她拿出当年被隔壁赵大爷家的狗追的那份气势,猛地向前跑起来。

到那儿的时候,已经围了不少人了。季汐然放开气喘吁吁快要断气的陆弯弯小同学,不断往人堆里挤。

“不好意思,麻烦让让啊。”

旁观的人本来就多,她这么往前一挤,前头的人就不愿意起来,胳膊往后头拐,互相推搡。

人多了,推着就乱。季汐然心急要看看这次是怎么回事,周围似乎吃饲料长大的同学们也不是省油的灯,有几个同学回头看见她,还客气客气往后让了让,没看见的,就一个劲的往后推。

这样一部分人往前推,一部分人往后挤,两番交叠之下,季大美女就成了夹心饼,前后为难,差点没把她挤成纸片。

好不容易挤出来的时候,好死不死让她一头撞到一个人怀里,撞得她头晕眼花的一阵鼻子疼。

“汐汐!”

陆弯弯同学在她身后慘嚎一声,眼睁睁看见平常恨不得见面时撕了对方的两个人抱在了一块。

“嘶……”

四周的人听见弯弯同学的一声喊,也才回过味来往这边看,顿时也都倒抽了一口凉气,各个存了一颗翘首以盼看好戏的心。

年级文科第一终于要和年级理科第一互扯头花了吗?

然而现实却给了她们沉重一击。

将怀里的人轻轻捞出来,外表标准娴静美貌的美少女根本没有将眼神落在想要惹事的人身上,看一眼光荣榜上的数字,就转身走了。

季汐然摸着自己撞疼了的头,根本还没有回过神。

看她撞傻了一样,陆弯弯赶紧挤上前几步,拽着她的胳膊,摸摸她的脑袋,都快要哭了。

“你没傻吧?”这要是季大美女撞傻了,她到时候问谁要作业抄啊。

“你才傻了呢。”对于陆同学诅咒自己的事,季汐然愤愤不平的给予反击。揉揉自己的额头,终于抬头看见了光荣榜。

她的名字依旧是在榜首。她名字下面,是个不认得的人。

而温欣妍,不知怎么回事,落到了离她名字有二十厘米远的地方。

第2章

自高中入学后,永远霸占理科第一的温欣妍这次只考到年纪三十多名,她成绩下降了,不仅是老师们震惊请她到办公室里一次又一次的喝茶,学生里头有关于她的流言也是一波接着一波。

季汐然抱着一杯热乎乎的红豆奶茶,美滋滋的走到门口走廊上晒太阳的时候,耳朵里就自动接收到关于温小姐的八卦。

“听说了没啊……温欣妍……是因为她勾搭了隔壁二中的一个男生,那男生的女朋友请人堵住她……打了好几顿呢……”

“什么啊,明明就是温欣妍家里太穷,她去做小三,被正室撞破了,打了一顿。”

“不对不对都不对,分明是她水性杨花交了几个男朋友,怀孕了去做流产……”

女生的流言八卦,无非就是和男人有关。

季汐然自动过滤掉那些乱七八糟的话,抬头往天上看了一下,蔚蓝的天空洁白的云朵,啊,生活是多么美好啊。

她好生感叹了一番,然后在上课铃响之前,吃掉最后一颗超大颗红豆,和一堆人挤进了教室里,继续对着那一堆半人高的资料奋斗。

家,学校,家。

对于许多高中学生来说,这样的三点一线生活才是她们应该过的生活,季汐然也不例外,在解完最后一道数学题后,她伸了伸懒腰,开始收拾东西往外走。

晚自习是十点钟下课的,她一意要解开那道数学题,所以耽搁了一下,等快到十点半,才不紧不慢的往外走。

冬夜里头,风跟刀子似的往人脸上丢,她缩了缩脖子,摸黑摸到停车的地方,找到自己的那张小电驴,正要骑上走人,从学校侧门的地方,忽然传来几声女孩子的惨叫。

几栋教学楼的灯都关了,这偌大的校园里静悄悄的看的人害怕,在那声惨叫过后,季汐然脑中一下子闪现了许许多多恐怖电影里头掉了头的女人。

她哆哆嗦嗦地借着手机微弱的光,往侧门那里一瞅,就见似乎三四个人影纠缠在一起,不知道是不是打架。

打群架这种事,在她们这个高中是常见的,毕竟总有一些人在这个年纪想要闹事。季汐然不想多管闲事,但是现在这个点儿,她要出去,只能从侧门走。

给自己做了半天的心里建设后,她缩着脖子,推着自己的小电驴,勾着头目不斜视的从侧门栅栏边上走过去。

走过之前,靠着车灯,她偷偷往旁边瞥了一眼,就看见几个穿黑色羽绒服,弄了个爆炸头发型的像是社会大姐头的女生,正对一个穿白衣服的女孩子拳打脚踢。

一边踢,一边提着她的头发往地下摜。

“他妈的,打死这贱人!竟然还敢还手!”

这大冬天的,地上都是雪化后的泥水,看着那被打的女孩子一头靓丽的长发染上了泥水,季汐然心里还怪可惜的。

这回去要用多少洗发水才能洗干净啊。

她正看得入神,一个耳朵扎了六个耳钉的女孩子就朝她这边吼一声,“你他妈的看什么,没看过吗?”

季汐然耸了下脖子,秉着不跟这些人计较的心思,赶紧勾头就要走。

不过没等她走多远,身后那一身社会气的女生又尖尖叫了一声,“温欣妍,这一次你可算落到我手里了吧!给我往死里打!”

温欣妍。

这个名字一入耳里,就冻得季汐然一阵哆嗦。

梦魇啊。

这个在梦里都让她恨不得上去打一顿的人,现在正在被别的女生打?

不能忍!

季汐然愤怒的想,她还没一巴掌把姓温的掴到西伯利亚呆着冻死呢,凭什么别的女生竟然敢打她了!

她妈总是说她有时候是个单细胞生物,遇到事儿就容易上头,这话还真没错。

快午夜十一点的功夫,空无一人的街头,冰冷的寒夜里,季汐然不知道是哪根筋搭错了,把手上的小电驴往旁边一丢,戴上羽绒服的帽子,像推土机似的,猛地往前撞过去。

她也不知道哪里来的勇气,也可能是神借给她的力气,让她一下子撞开了两个女生,随手从口袋里抓起来一瓶防狼喷雾对着那几个人喷了又喷,而后拽住瘫坐在地上的女生,拉起来就跑。

“快追!妈的两个贱婊.子!”那被她推开的两个女生没想到竟然有人敢插手,没防备之下被她撞到铁门栅栏上,又被喷得眼睛一阵睁不开。反应过来后,身上巨大的疼痛让她们气得几乎跳起来,嘴里脏话不断,就追了上来。

季汐然拽着人,已经不是跑,而是飞了,几下跑到她的小电驴旁边,把拉回来的姑娘往后座一推,以最快的速度,开着车就跑了。

她做这件事的时候,把毕生的力气都用了出来,整个过程如行云流水,让被她拽上车的人过了好久才反应过来。

大冬天的,俩人,一辆电动车,在街上狂奔,如果忽略掉季汐然已经被冻青掉的脸,其实还挺有情调。

开了好久,听不见身后吵吵嚷嚷的声音了,季汐然才松了口气。

她将速度减下来,在一个路灯底下停了车。

从被她拽到车上开始,女孩子就一直没说话,要不是从后视镜里看见她还在,季汐然一定以为自己把这位温小姐从车上颠掉了呢。

在她停车后,坐在后座的女孩子慢慢地从车上下来,白色的棉服上都是泥水。被泥巴黏在一起的长发遮住她的脸,让她有些我见犹怜的同时,也让她身上增添了几分有如贞子一般的恐怖感。在这夜里让季汐然感觉越发得冷。

“谢谢。”

季汐然被风吹得浑身发抖,哆哆嗦嗦的看着她,“你还好吧?”

“还好。”女孩子温柔的声音在这样的夜里好像一杯热茶一样,让人的心窝好歹暖上一点。

“这么晚了,你……”季汐然本来想问她怎么这么晚了却被几个女孩子围着打的,但想想这是她的私事,她不方便过问,话在喉咙里转了一圈,最后变成了,“你家在哪儿吧,我送你回去吧。”

她等了好一会儿,才等到回答。“……不用了,太晚了,你先回去吧。”

“那不行,你一个女孩子,在外头太危险了。”虽然温同学现在这副女鬼的样子是个人都害怕,但是扛不住这世上有怪癖的人多,再加上温同学确实长得还蛮好,季汐然犹豫一下,决定送佛送到西,还是帮她一把吧。

完结+番外GL百合小说作者泥慕玉《老师,她抢我奶茶》点评:情节生动,文章有波澜文章整体流畅,故事情节具有吸引力,人设丰满,力荐阅读!

精彩推荐

猜你喜欢

凤凰结小说[公路飞行]在线试读

“惠妃娘娘日安,什么风把姐姐吹到咱们衍庆宫来了。”宁妃落落大方地问道。宁妃知道,这事怕是瞒不住了,也难怪,苏铭玥姿容秀丽,国色天香,底下的宫女太监对于这位新来的姑娘怎么可能不议论?尤其还是惠妃娘娘的胞妹,难免将两个人的容貌做比较,两朵牡丹花,苏铭玥仿佛娇羞淡雅的银月当空,而苏静贤就是猩红张扬的血色朝阳。她名唤静贤,其实即不静,也不贤,是个专爱呼风唤雨兴风作浪的主。“听说这嫦娥还是魏常在迎到衍庆宫的,不如问问魏常在可有这事?”惠妃调转矛头,直至年幼的魏向晚。魏向晚放下笔,绕到几案前,向惠妃行了万福。惠妃环顾...

2019-09-03 07:28:30

重生之品如的诱惑小说[冯灵钰]在线试读

“艾莉,你够了,别胡闹了。先别说我跟洪世贤之间没有发生过什么、就算是我们之间真的发生过什么,恐怕也轮不到你来过问吧。是吗?”带着一丝的试探和迟疑,林品如还是把心中的疑惑问出了口,然后静静地等待艾莉的回答。“姐姐,我只是在想,你真的是一个虚伪的人。明明是那样随便的人,可是表面上非要装成一副纯洁天真的样子。你这样的举动,真让我感到恶心。”艾莉再次抬起头来,面上已经恢复了平静。虽然她的眼神依然有些闪躲,可是却站直了身子,一副理所当然、天经地义的样子让人不容怀疑她话语的真实性。也是,她自己想得太多了。难道上辈子艾...

2019-09-03 07:28:30

新时代帝姬,绝不离婚小说[金色的saber]在线试读

微生非常为难,没想到柔若拂柳的夏影后,性子竟然如此的刚烈……微生拿着放大镜:“启禀殿下,没有。”微生又仔细瞧了瞧:“殿下,没有呀,真的没有。”帝姬殿下的伤口过于暧昧,叫人如何是好?南门夜纱:“没有咬到颈动脉吧?”微生扶了扶黑框眼镜,殿下的问题应该去问夏小姐才对。夏小姐和我们的帝姬殿下,真是爱的深沉!...

2019-09-03 07:28:30

黑白gl小说[烟小雨]在线试读

手术室里。“我知道了。”沅梓绵没有再多说一句话,把口罩带好,看着安静的躺在手术台上的洛语含,严肃至极。“病人大出血,拿止血剂来。”沅梓绵说着,手上的动作不停。沫漓用可以说是冷漠的眼神看着洛氏夫妇,点点头,和平常时那可爱迷糊的样子完全联系不上来。“你们来了,病人已经麻醉了。梓绵,尽力就好。”程海递上一把手术刀给沅梓绵,他虽然不希望这次手术失败,但是也不能给沅梓绵太大压力。嘴角挂着一抹微笑,手上的动作又快又准,让周围的其他医生赞叹不已,不愧是梓绵,好厉害!……………………...

2019-09-03 07:28:30

影后说她没对象小说[酥酒]在线试读

真见了人才发现他是真的很年轻,看起来也就二十三四的模样,明明太阳也没有多毒,愣是要架一副墨镜在脸上,于是隐约透露出了一股中二的气息。“我是陈导介绍的那个,试如娘的演员。”云锦时愈发觉得他不靠谱了。云锦时本来以为他是不满意,紧接着就听到青年道:“是我瞎了吗?还是这年头娱乐圈的审美变了我没跟上?让她演如娘,丰雪演素云?”云锦时这才见到导演,上一个剧组的导演说新导演很年轻,本来以为是一种夸张的说法,毕竟三十来岁的导演在这一行里,但凡有一点小成就,就可以被夸成年轻新锐导演了。云锦时一过来,还没说话,青年突然道:“...

2019-09-03 07:28:30

笔底山河,因你存活小说[又秋]在线试读

未知联系人:盛来,关机?人呢?最后一条未知联系人的短信只有两个字——盛来拿着手机的手在看见这两个字时,猛然一抖,瞳仁这时候也跟着一块儿缩了缩。从心底来讲,盛来知道自己是有点害怕跟陈笛有丁点联系,所以像是这几年一直相隔两地,互不联系是最好的。但是现在这么不凑巧,陈笛竟然从千里之外的西城来了她在这边生活了好几年的榕城,还这么意外又带着无限巧合相遇。半杯凉水下去,盛来觉得更冷。她将枕边的手机关掉飞行模式,很快接收到新号的电话就跳出来许多的消息。又好几条短信,是陌生的号码,盛来点开看了看。未知联系人:看见消息回我...

2019-09-03 07:28:30

当鬼是门技术活小说[言家阿爸]在线试读

“夏锦,你还在吗”“嗯,我在。”夏锦闻声扭头,却呼吸一窒。夏锦快速转回头,过分了过分了。( ω ) 夏锦揉揉眉,唉,真是操碎了心。没办法,谁让我喜欢她。林奚才刚刚洗完澡,只简单穿了吊带和小裤裤。几缕黑发安分的贴在肩处,水滴恰好经过锁骨滑下。☆、第 4 章因为那样就可以触碰到它了,光明正大赖着它。...

2019-09-03 07:28:30

白色的谎言小说[兔子的疑惑]在线试读

可是,他发生了什么事,她毫无头绪。是不是有点隐情瞒着她?☆、第十二章唯一可以确定的,是她的父亲出事了。她也奇怪,为何张雅琪三缄其口,不愿她提起父亲?五月已经降临,疫情依然没有退却,继续在这城市里肆虐。疫情至今已经超过二十万人染病,接近三万五千人死亡。...

2019-09-03 07:28:30

烟雨梨花梦小说[夜续]在线试读

竹径野竹自成径,绕溪三里馀。日落见林静,风行知谷虚。虽然四周危机重重,但我觉得上天待我还是不薄的。诺大的一个府邸,有山有水,花香鸟语,清风、细雨、斜柳、琼花,是一个修养身心的好地方。我想在这,美不胜收景色的的熏陶下人的品格似乎都会高尚起来。抬头望着屋舍前面,暖阳下青翠欲滴的竹,春风缓缓温凉如水,此情此景不禁诗意大发想要赋诗一首,遗憾的是只有才情没有才华,只能借借古人的才能赋诗一首了:李德裕临摹的古诗,真实的感情。既然想要附庸风雅一翻,现在只能硬着头皮把一首诗写完,对小侍低得不能再低的头自我催眠的忽视。还好...

2019-09-03 07:28:30

[英美]绝对炽热小说[焦糖白茶]在线试读

Root清晰的意识到了这件事,在她的身上,有什么事情变化了。某种屏障被打破了。Root看着Shaw的眼睛,她的眼睛和她的精神世界一样,是一片浩瀚的深海。有什么事情变化了。她对Shaw有了占有欲。这种念头本不该出现在她身上,不该出现在任何一个仿生人身上,她理应冷酷无情,对所有人类一视同仁。她们坐在同一张沙发上,分享着一包薯片,那种微醺感还没有消失,在临时标记的作用下,Root得以进入Shaw的精神世界,与她共享同一片海洋。谁都知道一场战争即将爆发,但谁都没有说话。...

2019-09-03 07:28:3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