影子恋人小说[贝繁月]在线试读

  • 时间:
  • 来源:阅文林语
点击阅读

“小枫你躺着别动”“我花钱买的就是服务,你躺好别动。”穆总不让半躺着的人坐直身,我便弯着腰给其化妆,要说一直保存半弯腰的状态不适倒是次要,主要的是这种姿势很难保持持久,这不因为腰部僵麻手上动作略微僵硬而不小心碰到了手下人的眼睛。给穆总化过妆之后她带我去了隔壁房间,推门进到里面也是一阵欢声笑语,只是气氛和另一个房间不同,我跟着穆总走过去然后放下化妆箱拿出乳液开始工作。“我这躺着人家弯着腰能舒服么”“对不起,对不起。”“化好了,穆总。”

影子恋人小说章节试读

[GL百合] 《影子恋人》作者:贝繁月【完结+番外】

文案

我亲爱的恋人请你告诉我,我的真实身份,我美丽智慧的恋人请你告知我,我在你的心里被安放在何位,我最爱的女人请你告诉我,我不爱你还可以去爱谁。

我是那个人在你心里留下的影子,你按照她的模样刻画了我的爱情,你按照她的模样刻画出我生命的轨迹。我爱你宜痛恨你,你可以不爱我不在意我甚至可以将我丢弃,可你偏偏将我当成她的影子,那人的倒影。

内容标签:

搜索关键字:主角:安阳,付森淼 ┃ 配角:韩陌寒 ┃ 其它:

☆、第一章

天空轰鸣之际我赶忙摸出手机给王阿姨打去电话让她去我家帮忙关下窗户,不安的挂断手机然后拿起粉刷继续手头上的工作,眼皮有些发沉手指也略微有点不够灵活,从凌晨一点到下午三点四十,我结束了一天的工作走出婚宴大厅。

拦手打了辆出租车缺不了只有二十几分钟的路程自己便昏沉下去,“喂,小姐,到地方了,十五元。”好心的司机师傅提醒我下车,我随后道谢付钱推门下车微微弓着腰跑进简陋的小巷。

进到家里时身上的衣服已湿掉大半,放下化妆箱脱掉外套往里走去,房间里除了一张简易的铁架床之外没有其他的家具。

“妈,来我们坐床上,地上凉,不怕啊,不怕。”

“安安,我的安安,你去哪了,不要跟妈妈做迷藏。”

将蜷缩在墙角的女人拖拽到床边然后环抱住她轻拍她的脊背,这个女人她是我的养母,在我幼年时将我领回了家,她带我很好如同亲身母亲一般,直到有一天她紧绷的神经彻底崩溃,从那之后养母犯病的次数也越来越频繁,即使她不在癫狂状态下她也会不断的碎碎念念。

一阵安抚过后起身去厨房做饭,简单的米饭榨菜成为了我们的晚餐,在给妈妈喂饭时她打翻了饭盆,喂进几口米饭入口后喂水服下白色药片。

窗外雷声滚滚屋里惊天动地,将被褥从纸壳箱内拿出铺在地上翻过身面对墙壁闭上眼睛,昏昏沉沉时后背被人猛踹一脚,我听到身后的女人大骂我是该死的人贩子。没睁眼不作声继续保持沉默不语的状态,在喋骂不休过后女人渐渐平静下来,当我听到阵阵打鼾声之后才睁开眼趴起来进到卫生间撕掉身上的膏药换上新片。

凌晨两点关掉闹铃悄悄起身,将被褥放进纸壳箱内后转身出门,伴着黑夜出门已是常态,冷冷清清的街道在我眼里也不在那么孤单,两点四十踏入XX随后进入工作状态,大喜的红字在这个漆黑的夜晚也是那般红艳。

“这腮红是不是太淡了啊,再深点。”

“阿姨,在深就感觉扎眼了,等下弄好头发换上婚纱就好了,要不你等下看看效果,若是还是觉得不好的话我们在补一下好么。”

“行,你弄吧。”

“美女你眼睛可真好看,素颜也是美人。”怕顾客不满意我的服务,我随后说起了好话开始取悦客户,在新娘妆化好后又给新娘的妈妈上了装盘了头发,每天在欢喜的氛围里看着别人幸福快乐的模样,不曾想过自己会不会有一天也会身着婚纱坐在满心布置的新娘房里等待那个人前来迎娶,

从住处到酒店在从酒店到住所,每天我最少要这样往返三次在这座历史悠久的城市里,刚在化妆时接到警方打来的电话,他们告诉我说查到了一批曾经被拐卖孩子的信息,问我什么过去看,我回复他们说大概四点左右。

下午一点五十外面放着喜庆欢乐的音乐我独自坐在酒店的化妆间里趴在化妆台上,因为长时间的空腹从而引得胃部翻搅痉挛,手里握着咬了一口的蜜枣,张开嘴巴微微的喘气呼吸,然后将剩下半颗蜜枣放进嘴里咀嚼吞咽入喉。

两个小时后我结束全部的工作去往警局,在警局里聚集了一小拨人群,她们都是来找孩子的,坐在她们中间等着民警叫我,当她喊到我时我一手抵着胃一手拎着化妆箱走过去坐下来。

“这几个是符合你所提供条件的,我们联系到了其中几个,这是电话你可以去问问看看。”

“好的,谢谢。”

拿着民警给的信息单走出警局走到路边,坐在出租车里我将自己蜷缩成一团,疼痛让我头脑没有产生一丝的混沌,司机师傅问我需不需要去医院我说不用谢谢,车停下拎过化妆箱下了车一步步往里走。

“安阳,你没事吧,是不是哪里不舒服啊。”

“王阿姨,昨天谢谢你。”

“你不用每次都跟我这么客气,大家都是邻居,再说你家这种情况我帮一把也应该的。”

“王阿姨,这是四喜丸子,没人碰过,您拿回去吃。”

“这多不好意思啊”

“您拿着吧,麻烦您帮我照看我妈。”

“你这孩子,那我就拿着了,这天啊怕是还有雨你赶紧回家去别被淋着。”

“嗯,好,您慢走。”

王阿姨嘴里说着不要但是手上的动作却诚实的很,今天我在婚宴上偷偷拿了份丸子走,人在极度状态下会做出不耻的事情,我为我的行为感到羞耻,感到脸红。扶着破旧的墙壁缓慢的移动脚步,不知道这一次能不能找到妈妈丢失的女儿,不知道这一次会不会又是扑空一场,不知道假若哪天真的找到了她会不会接受妈妈的状态,会不会与其相认,会不会照顾妈妈的后半生。

颤颤巍巍的推开房门进到屋里靠着墙边倒下去,渗出的汗水浸透了贴身的背心,在陷入黑暗之前我再次听到妈妈对安安的呼唤。

我叫安阳可我不是安阳不是妈妈的孩子只是她从垃圾堆里桥洞下捡来的孩子,我的父母是谁他们为什么会生下我为什么会丢掉我为什么不来找我,我不知道却又很想知道他们有没有在多年之后想起那个被她们曾经遗弃的小孩。

黑暗里我看不见光,生活教会我成长,告诉我要坚强,锻炼了我的意志,磨练了我的心志,我想睡却无法安眠,我想靠却没有倚柱,我想哭却没有眼泪,我想喊却没有声音。我在孤独的空间里勇敢太久,想要伸出双手寻找温柔,想在这无处安放的空间里寻求短暂的烟火,想要以自私为借口来为自己而活。

可,可笑的是,我不知自己究竟是谁,可,可悲的是我用着别人的名字,用着自己的身子维持度日。

安阳,我把名字还给你,请告诉我,我是谁好么。

☆、第二章

拿着警方提供的材料我对名单上的人进行逐一的拜访,晚上回到家将确定的排除方划掉,又是一天高强度的工作安排看着时间安排表微微皱起眉头,犹豫要不要给李姐打个电话后来想想还是算了,谁会跟钱过不去呢。

弯腰提起化妆箱赶去下一场,在地铁车厢里靠在门口的栏杆上算着这月底的奖金数额,妈妈的药快吃完了,等吃完之后再带她去医院检查看看,最近晚上她总是咳嗽不知道是不是引起了别的炎症。

广播提示到站名称,在门开之际迈步走出顺着人流下了楼梯走出地铁口,拿出手机开启导航定位寻找位置,骑着自行车蹬了将近四十分钟才到达目的地,抬头看了看眼前的教堂然后环顾四周。

“喂,您好,请问您是韩陌寒么,我是XX的化妆师,我现在在教堂门口,请问……”

“哦,你进来我们就在里面,麻烦你了。”

“好的,我这就过去,您稍等片刻。”

将自行车放在一旁锁好然后拎着化妆箱走进教堂,这场简单的只有亲密朋友前来参加的婚宴有些特别,因为婚宴的主角是两位身着婚纱的女子,我在给其中一位化妆时眼角余光扫到坐在身边另一位新娘炙热的目光。

“安安,又疼了是不是,忍一下一会就好,我在这陪着你,抓紧我的手。”

安安,是巧合么还是手指下的这张脸,微微移开手指定神仔细去瞧,精致的五官文静的面容,最后涂上口红后接着给另一位新娘化妆,眼下的这位长得略有欧美范,深深的眼窝高挺的鼻梁性感丰润的唇。

“好了两位”

“好,麻烦你了,这是喜糖你拿着。”

“谢谢”

接过对方递过来的喜糖随后蹲在地上整理工具,扣上化妆箱后起身绕过座椅靠着墙边往外走去,安静的教堂的响起熟悉的誓言,我没有在当下第一时间询问对方是否于XX年XX月XX日被拐卖,却不成想过这次的错过让我终生失去了与真正安阳说话的机会。当我按照警方给的通信地址在半个月之后找上门时,我看到的是一张放大的黑白相片,那也是我第二次与陌寒见面,她哭红的眼进入我的眼帘。

“抱歉,我……这是警方给我的资料,我来是想问问安阳关于当年被拐骗的情况,实在抱歉。”

“当时你来给我们化妆看见她的时候你为什么不说,为什么,安安到死都没有完成最后的夙愿,都没有找到自己的妈妈。”

“我……”

“为什么你明明已经认出来为什么不说明,为什么让她走的留有遗憾,为什么。”

对方几乎失控的揪住我的衣领不由我分说的对我进行质问,随后上来几人勉强才将我们分开,她瞪着血红的眼睛看着我如同盛怒下的猎豹,我下意识的往后退去然后走的照片前深深鞠躬,对不起我来晚了,如果是你的话请放心你的妈妈还在人世,如果不是你的话也希望你在另一个国度能找到自己的妈妈。

我本想着此事告一段落却不成想陌寒之后找到公司去投诉我服务态度恶劣,李姐给我打电话说让我干完活过去客户那边登门道歉,干这行也有些年头了难缠挑刺的客户也碰到过,想着拎着水果上门说几句客套话就好了,唯独我没有考虑到另一个层面。

收工之后我按照李姐给我的地址上面道歉,我拎着苹果和香蕉进了陌寒的房子,在将手里的物品放下之后我恭敬的鞠躬说道:“很抱歉由于我的服务不周给您带来了些许不便,对于你的投诉举报领导十分重视,为了表示我们公司的诚意,我在这里真诚的和您说声对不起,还请您见谅。”

“这些你看看”

她并未理会我而是甩出一摞纸张,我弯腰捡起一张认真去看,是安阳验血单,在拿起一张是她离婚时与前夫签署的离婚财产明细,一张张的捡起上面是有关于安阳这二十几年的生活历程。

“我问你,你为什么盗用安阳的名字,我在问你,安阳的妈妈现在在哪里。”

“都没有做亲自鉴定,你怎么能够确定她们是母女。”

“那就做亲自鉴定”

“可人已经不在了,怎么做。”

“你再说一次”

我说错了话使得她向我挥下了巴掌,我死死握着拳头高速自己别动别冲动,我不能还手更不能打回去,因此后来我低下头说你想什么时间做随时通知我即可。我在面对生存问题上选择了忽略掉尊严,我在面对斑斓的世界时选择了苟且。

那天晚上回家之后我就接到对方的来信,她要求我在第二天的上午九点出现在XX医院,按灭手机坐在床边给妈妈喂饭,不知为何今天的她变得异常安静,她不喊不叫不哭不闹只是双手紧握身体紧绷。

“妈,来吃饭了,吃香香啦。”

“不……不,你不是我的安安,你不是……。”

“妈,我是安阳啊,你的安安,我今天做了你爱吃的鸡蛋饼,我们吃一口好不好,妈。”

“不,我要去找安安,去找安安。”

“妈,别出去,妈。”

一个不留意妈妈从床上蹦下来赤脚跑出房间,我在她冲出去后放下手上的碗筷紧跟出去,妈妈跑的很快我眼看着刺眼的车灯由远及近,亲耳听到粗糙的摩擦声,那辆疾驰的脚踏车将妈妈撞到然后逃之夭夭。

在门诊护士说妈妈的小腿被撞骨裂其他地方都是些轻伤,我在去交医药费的时候给陌寒发去信息跟她讲明明天不能到场的情况。可谁知道我刚办完住院手续就在楼道里看到身着黑色外衣的人,她说她想看看妈妈我便带着她来到病床前。

☆、第三章

陌寒在病床前站了许久,良久之后她第二遍问我为何占用安阳的身份呆在妈妈身旁享受本该属于安阳的母爱,在我还没有回答她的问题前我又一次被抽了耳光,这一巴掌抽的我眼冒金星头晕目眩。

妈妈掉下来的头发被对方拿去做化验,我则在她走后一头倒在病床边,如果化验结果证实是母女关系,我该如何面对强势的韩陌寒,还真令人头疼。

“妈,我们回家养着啊,来趴我背上我们回家啊。”在医院住了几天后我将医药费结清后办了出院手续,昂贵的医药费着实让我难以承受因此回家养伤也是没办法的选择,我将妈妈从医院弄出来回到家家后为了避免她乱动在伤到受伤的小腿,因此我用棉绳将她捆绑在床上动弹不得。

几天之后检查结果出来化验报告单上显示,血缘关系百分之九十九点五,我拿着化验报告单不知道应该喜悦还是悲伤,值得喜悦的事我帮妈妈找到了不见多年的女儿,值得悲伤的事真正的安阳已经不在这个人世间了,而妈妈的神志也不会在清晰过来。

“我要见阿姨”

“我妈现在不方便见人”

“那是安阳的妈妈,我是安阳的恋人,我要见阿姨。”

恋人她是这样说的,我没在推委随后带她回了家去见妈妈,当我们进到屋里当陌寒看到被用绳子捆住的妈妈时她愤然大怒,她指着我的鼻子对我说虐待是违法行为,她说她不排除动用法律来追责我的过错。

或许真的是累到了极点,在她托起妈妈将其扶走时我没有上前阻拦,既然她说她是安阳的恋人那她定会善待妈妈,当房间里只剩我一人时我只觉得双腿发软,在片刻之后我轰然跪倒在地晕厥过去。

半年之前我检查出胃癌初期,我想着早点能够找到妈妈的亲生女儿,若是哪天我去了至少还有人可以照顾她的后半生,可惜真正的安阳也不在了,也不知道那个自称是她恋人女子是否靠谱,是否会在见到发病的妈妈之后还会抱有最初的善意。

凌晨二点半再次从闹铃中醒来抵着隐隐作痛的胃,从地上爬起来拎上放在门口的化妆箱出门,月色朦胧我心忧忧。

化完第一场后在去往第二场的路上我接到陌寒打来的电话,她上来就问我这些年是如何对待阿姨的,问我还有没有半点良知,我听着没有插话的机会,我听电话直到走近酒店化妆间内然后在她的唾骂声中按灭手机。

“抱歉,我们开始吧。”

如果可以我希望用我最后的时间攒下一笔可观的数额将其送进精神病院,我希望她可以在没有我的照料之后依旧得到护理得到该有的医治。

手机一直响个不停因此我在它再一次震动之际将其关掉,今天的行程很是紧张,我紧赶慢赶还是迟了些,放下化妆箱后第一时间给客户道歉,还好客户也说理解让我仔细些化就好了。

最后一场酒宴的新郎妈妈特别喜欢她那儿媳妇,她后来过来化妆间喊我让我过去跟着一块吃一口,就这样我简单的吃了些菜和米饭。因为短暂停留所以我去陌寒那边离预计的迟了半个小时,我刚进门还没来得及开口她随口就是一句,连时间都不遵守的人还能遵守什么原则,简直荒唐。

“韩陌寒,你骂够了没有,我念在你伤心难过的份上我不愿意跟你争辩,安阳最大的遗憾是没有找到她的妈妈,是你说的对是我去晚了,但是你讲讲理好不好,我当初只是按照公司的安排去给你们化妆,我每天从凌晨两三点一直忙到下午三四点钟,就算我想去找也的有那个时间不是。再则,我怎么就能够准确的猜到,安阳就是妈妈的亲生女儿,我要是知道我早就过去找她了好不好。还有关于你问我为什么占用安阳名字的原因,我不想占有我可以还给她,可是我不知道我自己的真实名字。妈妈是在六年前彻底崩溃的,她之前偶尔会不大正常但大部分时间还好,可就在六年前的一个雷雨天妈妈变成了今天这样,她发狂打人谩骂攻击无法控制,我一直在想尽办法给她进行治疗,我带妈妈去医院看过也开了药吃。是,我不是亲生的,但我还不至于连禽兽都不如,韩陌寒你没有资格在这里对我进行指指点点,说三道四。”

完结+番外GL百合小说作者贝繁月《影子恋人》点评:生动有趣,全文结构紧凑,完整故事情节具有吸引力,人设丰满,力荐阅读!

精彩推荐

猜你喜欢

影子恋人小说[贝繁月]在线试读

“小枫你躺着别动”“我花钱买的就是服务,你躺好别动。”穆总不让半躺着的人坐直身,我便弯着腰给其化妆,要说一直保存半弯腰的状态不适倒是次要,主要的是这种姿势很难保持持久,这不因为腰部僵麻手上动作略微僵硬而不小心碰到了手下人的眼睛。给穆总化过妆之后她带我去了隔壁房间,推门进到里面也是一阵欢声笑语,只是气氛和另一个房间不同,我跟着穆总走过去然后放下化妆箱拿出乳液开始工作。“我这躺着人家弯着腰能舒服么”“对不起,对不起。”“化好了,穆总。”...

2019-09-03 07:27:57

寻道者外传:向死而生小说[莽者]在线试读

☆、巡游(下)“你怎么这么说?不要凭空污蔑人。”戴安娜咬了咬嘴唇。她看着教堂离地很远的天花板顶端,叹了口气。她希望没有人听到她的心跳,她的心脏在虔诚又渴慕的祈祷——希望她和她的爱人的事情不要败露。“我更加断定你不是正路了。”戴安娜甩了甩手,想要离开。她今天穿着一身皮衣,她知道这个动作结合上皮衣等于挑衅。“首先,你们这类教会里,出的意外也是不少。而且,我们是对世人的劝勉,但是你只是把群羊看作为你出产羊毛,被你屠宰的财产,而不是真正要挽救人的灵魂!”戴安娜说完这话,舔了舔自己的嘴唇,准备回答蕾切尔的下一个问题...

2019-09-03 07:27:57

光明之子小说[莽者]在线试读

她摇了摇头。她这下也没直视我。这是预料之中的结局,不是吗?我自己都不承认我是一个正常的人。为什么要求别人接受我的呢?尤其是她这样背景的人。我实在是太自私了。我没有给她传福音。我不是那样不择手段的人。我会在电话里安慰她,说一些一切都会好的俗套话。挂掉电话之后,我会为她祈祷到深夜。求上帝不要让她自杀。求上帝让她一生平安顺遂,没有烦恼,没有痛苦,开心快乐。有一场梦里,我和她在床上接吻了。而且我明确知道在梦里我们之前做了什么。然后我醒了。我拼命在上帝面前认罪。“呃……我不知道我是同性恋还是异性恋。因为我从来没有爱...

2019-09-03 07:27:57

醉后爱上你小说[醉话流年]在线试读

看着洛伊的信息乔言冷笑一声回到:“咱们在天台说的话她好像也知道了。”“吹分机在哪里?”叶谜穿着黑色V领睡裙拿着毛巾擦拭着头发,露出纤瘦的锁骨,脖子上还带着一根细细的锁骨链,身上还散发着淡淡的香气,乔言忽然想起那一夜的感觉,不禁咽了咽口水。进了浴室关上门,乔言深深的出了口气,才开始脱掉衣服洗澡。:天呢!没想到你这种没情商只会工作的人还有人能看的上?奇迹了……那边瞬间没音儿了,乔言正打算再发条信息,就听见浴室门开了。这么晚?谁会发视频电话?洛伊?她没多想按了接听。...

2019-09-03 07:27:57

三世捉妖师小说[回笙]在线试读

再一抬头只留下了冉嬅银铃一般的笑声。然而楚钺却并不是很开心,冉嬅看着楚钺板着的脸气鼓鼓道“你这臭道士真难伺候!本宫帮你取了钥匙你还这样对本宫冷着脸!”“什么?”冉嬅没有听清或者是没有听懂“臭道士,本宫可美?”楚钺竟被冉嬅迷失了一阵神魂,反过神后恼怒道“放肆!”正要用手拍开冉嬅的手时冉嬅却先她一步闪开了身子。冉嬅用美人计引开了牢门守卫喂了他们迷药偷得钥匙救出了那被冤枉的男子。“喂!臭道士!你给本宫说清楚!你刚刚说什么了?!”冉嬅炸毛。第十章...

2019-09-03 07:27:57

宠后小说[涩青梅]在线试读

赵三思看了看那两个宫女,又去看赵瑾,做着最后的挣扎,“皇兄,我……臣弟回头回……”赵三思敏感地觉察到自己皇兄不爽自己了,到了嘴边的话只得压下去,慢腾腾地跟着两个宫女出去了。“但这皇位还真非她莫属了。”赵瑾睨了她一眼,“父皇子嗣不盛,若不是前些日子郁太史将先帝的起居录给朕过目,朕也想不起还有这么一位弟弟了。如今政局安稳,是太平盛世,只要是名正言顺的人坐上这位置,四大家族的人便不会内斗,能安心辅助她……至于往后,朕也顾不了这么多了。”“奴婢遵命。”跪在地上的两个宫女才起身,朝赵三思恭敬地行了一礼,“二皇子,请...

2019-09-03 07:27:57

我的小怪物甜妻小说[逆签]在线试读

总算不用自己游回去了,刚才在海底折腾了这么久,她力气快要耗光。窦小野想也不想,抓住那只大手,借着那人的力量来到了小船边,喘了口气,说:“先把她弄上去吧。”不管了,先救上来再说。窦小野以为是眼花了,直到那艘游艇开到她附近,救生艇随之被放了下来,她大喜过望。救生艇上有人在向她招手:“快抓住我!”“你没事吧?”队长拉她起来。当得知她们就是此次落难的两名女性时,整个搜救队的人都惊呆了。...

2019-09-03 07:27:57

寻寻觅觅终得妻gl小说[南岭阿左]在线试读

“赢甄,你过来。”雅希依然背对着赢甄。“把这个拿到那边去。”雅希把一盘炒好的菜拿给赢甄。“你不饿啊?赶紧的,拿到那边屏风后面的桌子上”雅希继续炒菜。这个厨房还蛮大的,进门的区域什么都没有,走前几步,可以看到左右各有一个门,左边是厨房,雅希正在炒菜,右边门内被一面屏风挡住了,看不见屏风后面的样子。赢甄被雅希这么一叫,突然有一种长辈准备教训晚辈的感觉。她莫名的有些紧张。赢甄一脸严肃的走到雅希身边。赢甄把菜放到桌子上,发现这里面简单得很,就一张桌子,四把椅子。“好!”说完赢甄就走了。...

2019-09-03 07:27:57

袖拢天下,殇曲悠悠小说[柒嘻]在线试读

“将军夤夜登门。当真不怕名誉有失吗?”听得楼下动静,不多时,绯衣女子缓缓下楼。罗裳轻笑,“既然如此,将军请。”“六年前沈家大案,萧馆确实知晓一些。”这回不待伊墨问起,女子却是主动松口了。“你……”开门女子顷刻间就被惹火,这人!恁的如此不知好歹?亏得姐妹们尽心相助!无奈之下开门让行,掩门之际,还回头瞪人几眼以抒气。想来是身在朝堂已久,这种弯弯绕绕的话题已听过许多,伊墨纵是反感,却也不至于落了气势,当下扬言驳回一句:“身正不怕影子斜,何况,若担忧流言中伤,也该几位姑娘思虑更甚。”观她神情,便知她存有戒心,罗裳...

2019-09-03 07:27:57

蝶恋花小说[城中顽固]在线试读

唐琦坐上后座,双手没一丝纠结就缠上前面人的细腰。两年前她们在异地忽然重逢,然而相聚不过短短一月,然后便彻底失去联系。一周前,自己就拖着行李回来了。来时骑自行车,回去当然也不变。人却还是不敢放肆的直接靠在那人背上。半晌...唐琦不由得收缩力道,想将人揽在怀里。...

2019-09-03 07:27:5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