光明之子小说[莽者]在线试读

  • 时间:
  • 来源:阅文林语
点击阅读

她摇了摇头。她这下也没直视我。这是预料之中的结局,不是吗?我自己都不承认我是一个正常的人。为什么要求别人接受我的呢?尤其是她这样背景的人。我实在是太自私了。我没有给她传福音。我不是那样不择手段的人。我会在电话里安慰她,说一些一切都会好的俗套话。挂掉电话之后,我会为她祈祷到深夜。求上帝不要让她自杀。求上帝让她一生平安顺遂,没有烦恼,没有痛苦,开心快乐。有一场梦里,我和她在床上接吻了。而且我明确知道在梦里我们之前做了什么。然后我醒了。我拼命在上帝面前认罪。“呃……我不知道我是同性恋还是异性恋。因为我从来没有爱

光明之子小说章节试读

[GL百合] 《光明之子》作者:莽者【完结】

文案

讲述的是一个保守家庭的人遇到一个有过黑暗过去的女律师并和她产生爱情的故事。

本书的主题主要是信仰与性向之间的碰撞。人性和神学间的矛盾。

但是书的核心人物是“她”,这个她是我和“我”最喜欢的一个角色之一。饱经磨难,但是向往光明。

内容标签: 因缘邂逅 天作之合 励志人生 成长

搜索关键字:主角: ┃ 配角: ┃ 其它:

☆、馨香晚祭

耶和华啊,你已经鉴察我,认识我。我坐下,我起来,你都晓得;你从远处知道我的意念。我行路,我躺卧,你都细察;你也深知我一切所行的。耶和华啊,我舌头上的话,你没有一句不知道的。你在我前后环绕我,按手在我身上。这样的知识奇妙,是我不能测的,至高,是我不能及的。我往哪里去躲避你的灵?我往哪里逃、躲避你的面?我若升到天上,你在那里;我若在阴间下榻,你也在那里。我若展开清晨的翅膀,飞到海极居住,就是在那里,你的手必引导我;你的右手也必扶持我。我若说:黑暗必定遮蔽我,我周围的亮光必成为黑夜;黑暗也不能遮蔽我,使你不见,黑夜却如白昼发亮。黑暗和光明,在你看都是一样。 ——大卫的诗。

早上5:00,她按时起床,吻一下睡梦中的我的前额。然后洗漱。给我做饭。一般是培根加蛋。我没辞职之前,她会给我预备中午的便当。去上班之前,她会抚摸着我的脸,然后再给我的脸颊上种上一个吻。我能闻到她身上的护发素的味道。

我们在一起4年了。

每天晚上,她都会回来吃晚饭,假如她在律师事务所加班的时候,我会等她,然后点外卖或者简单做一些。每当回来晚了,她会和我说对不起,用她那包含深情的眼睛望着我。她的眼睛像深不可测的星河,看不透她心里那团火有多炽烈。

吃完晚饭,她会研究一下手头的案件卷宗,做笔记。看一会儿书,然后我们会睡下。睡之前,我们有的时候会拥吻,做一些不为外人告的事情。

人生像海水一样潮起潮落,我们不应该交叉的路上相遇。

入睡之前,她总会依偎在我的肩头。我会看着她的脸,她微卷的头发,她的桃花眼,她的长睫毛。我会心里感谢上帝,赐给我这样的奇迹。尽管这样的神迹有段时间是不可告人的。我本来以为这应该是我放在内心最珍贵角落的不可告人的秘密。

今天晚上,她的老毛病又犯了。她从睡梦中惊醒,大口大口地喘着粗气。然后趴在我的怀里哭。

我下床拿药,给她吃了,让她镇静下来。

她又做噩梦了。每一次噩梦都是在燃烧人的精神和意志力。我也曾经有一个噩梦,就是她划伤自己的身体,在血泊中死去。梦里我是俯视的视角,我从高空看着她失去了呼吸。

上帝真的会和我开玩笑。连这样悲惨的梦境都是从他的角度出发的。我和上帝的关系快成了冤家了。

我追求她的时候,她不止一次以她的过去,她的精神、心理疾病来回绝我。但是这些没有动摇过我的决心。

我从小就是出了名的一根筋。我知道她的心里有一个大伤口,也许这辈子都不会愈合。但是我会陪在她的身边,陪她走完每一里的路程。我会陪她慢慢恢复,慢慢逃离死阴的幽谷,哪怕要用一生的时间。

我爱她。

我也知道她爱我。

她一个月休息三到四天,休息日的时候,我们总是黏在一起。有的时候她枕着我的驱赶,有的时候我搂着她。看电视,看书,聊天,脱掉衣服互相亲吻。

阳光透过落地窗照进来。我们对彼此毫无遮掩。

我们早就不分彼此,我们把自己的灵魂交给对方,在自己的躯体里活着的不是自己,而是对方。这也许是先知使徒的“二人合为一体”最好的定义。

我以前在教会的同工来看我。请教我信仰上的问题。

“神迹不可能大过圣经。我们要为一次交付圣徒的真道竭力的争辩。成功神学和超自然神学是与圣经真理相违背的。比如那个见证说自己到了天堂,看到彼得,彼得身上还有鱼腥味。彼得到了天上,会有新的形体,怎么会有鱼腥味?彼得生前也早不做渔夫了。这明显是想当然的臆造,又是”我喝着佳得乐,有那么一瞬间,我觉得我还是那个受人敬仰的传道。

……

我们这样聊了很久。

最后,那个小伙子走到门前,回过头说,“谢谢姊妹,您的教导让我受益匪浅。您不能回教会真的太可惜了。”

“嗯,好的。耶稣与你同在,神祝福你。”我只觉得扎心。

“你是喜欢女人吗?吗?”一年以前,我父亲问我。站在他的周围的都是我敬爱的主内牧长,他们辅导着我,看着我长大。我实实在在的感受到了他们的关爱和温暖。他们震惊于我居然做出了“这种事情”。在他们眼里,我的所作所为都是无耻下流的。我爱上了一个女人,同时我也是一个女人。他们认为我违背了造物主造我的本意。

“你说的是。”

“你这个口气在模仿谁?好像你是受难了一样。”

我想起耶稣站在巡抚面前,巡抚问他说:“你是犹太人的王吗?”耶稣说:“你说的是。”

“你这样对得起天父吗?对得起为你死在十字架上的救主,我们的中保,唯一的主宰耶稣基督吗?”我父亲怒目圆睁。看出来他的确对我失望至极。失望可以转化为绝望,而绝望会转化为死亡。

“我从此以后,退出教会。”我说出了这句带血的话。我把我自己杀了。我用一句话把我的理想和追求埋葬。我不再是光明之子,我是堕落天使。明亮之星,早晨之子,陨落于地。

我等不到他们开除我的教职。我不想让他们来裁决,最后在声明里我的名字之下打上一个“淫贱无耻”的评语。

我当他们的面逃离。光照在黑暗里,黑暗不能接受光。那黑暗只能和光明保持距离。可悲的是,我发现我不是黑暗,而是光明。

我哭着跑回了我和她的住所。在路上我边跑边流泪。行人肯定很奇怪。但是我无所谓了。

我从电梯出来,在坐电梯的过程中,几近晕厥,电梯加重了我的不真实感。我在黑暗里任留眼泪落下。

“你这样对得起天父吗?对得起为你死在十字架上的救主,我们的中保,唯一的主宰耶稣基督吗?”

我不知道。

我坐在黑暗里,坐在回忆里。按照圣经的说法,我尝过上帝之恩的滋味,却又再次犯罪,保罗和彼得都说过,我这种人不值得原谅。

保罗说:他们将神的真实变为虚谎,去敬拜事奉受造之物,不敬奉那造物的主。主乃是可称颂的,直到永远。阿们!

因此,神任凭他们放纵可羞耻的情欲。他们的女人把顺性的用处变为逆性的用处;

男人也是如此,弃了女人顺性的用处,欲火攻心,彼此贪恋,男和男行可羞耻的事,就在自己身上受这妄为当得的报应。

他们既然故意不认识神,神就任凭他们存邪僻的心,行那些不合理的事;

……

他们虽知道神判定行这样事的人是当死的,然而他们不但自己去行,还喜欢别人去行。

天已经黑了。我的情绪陷入了黑色的潮水之中,我差点窒息。羞耻内疚怨言全像绳子一样扭在一起。又痛又痒却又无能为力。我想动都动不了。

我听到开门的声音。我知道是谁回来了。然而此时此刻我只想躲避。可我往哪里逃?我往哪里躲避?我只好等待着她走进我。我期待她的聆听。

“亲爱的,不好意思今天又晚了。”我记得她那天穿的是深绿色的女式西装,“怎么了?”

我那时的样子一定很丑陋。满脸泪流,头发估计都是乱的。

“我退出教会了。我还和父亲断绝了关系。”我艰难的说出这几个字。我都听不到自己的声音。羞耻感已经淹没了我。

“天啊……”

“你不要自责,这是我的决定。因为我……因为我没有办法再忍受这种双面人生了。我不想白天在教会里是个斥责‘逆性之罪’的传道,晚上和一个同性睡觉。我……对不起,我……我不能……”

“亲爱的……”她在看着我。我感觉到了。但是我不敢去看她。我害怕她那充满深情的双眼。我没有直视就已经被她的眼神刺痛。

“我没有资格教导任何人。我……我不是说你不好,只是我没有资格……当神的使女了”我没有足够的空气来支撑我说这话时的需要。我已经没有了呼吸的动力。我的心脏都快要停止。有那么0-5秒里,我闪过了一个念头:我还算是个运动健将吗?我感觉我是一个奄奄待毙的绝症病人。

“我知道,我知道,我爱你。”她向我伸出了她的怀抱。

我不顾一切,好像背后有魔鬼在追我一样,用最快的速度把她抱紧,我在她的怀抱里抽泣。

“我真的非常非常喜欢你。”她说。她不擅长表达自己的感情。和我一样。

那天晚上,我躺在她的怀里入睡。我什么都没有梦见。我的脑海就好像被创造的世界一样,空虚混沌。

几日过去,她邀我和她一起逛街。

“别那么不开心了。”她出门前和我说。我还记得她那天穿着浅紫色的西装。

是啊,我何必不开心。我努力在她面前摆出笑容。我自觉浑身无力,但是只要有她,我做什么都可以。

她开着她的那辆敞篷车,到了那条商业街。

下了车,她就牵起了我的手。我环顾四周,确定没有人看着。

我还是神仆的时候,我从来没想过能在大庭广众之下和我所爱的女人牵着手。我都没有梦的勇气。我一直觉得这是我扭曲的嗜好。我有病,我有罪,我被世界的杂质所污染,我恶魔的势力控制。

“有适合她的衣服吗?”她的眼睛望向了店员。

“当然可以。刷你的卡吗?”店员的声音很细。我和以前一样,背对着店员,和我的她刻意保持距离。我以前经常这么做,因为我害怕有人知晓了我的秘密。

“当然。”

“她是你的……”

“爱人。”她很干脆的说了出来。我都没有做好心理准备。

我差点哭了出来。我从来没有想过有人会大庭广众称我为她的爱人。

有一段时间,我非常肯定我会孤独一人终老。

从小到大,我从来没有仔细挑过衣服。我也从来没有化妆过。

箴言说,艳丽是虚假,美容是虚浮。

彼得说:“你们不要以外面的辫头发,戴金饰,穿美衣为装饰,只要以里面存着长久温柔,安静的心灵为装饰;这在神眼前是极宝贵的。”

而且,如果直说的话,我的确不大喜欢比较“女孩子”的东西。我花了一段时间才能接受我是女人。当我4岁的时候,我妈妈告诉我,我是女生,我难以接受甚至哇哇大哭。

我很少听流行歌曲,看电影。父亲教导我,这些都是“世俗”的东西。我一般只看基督教题材的电影,却经常对其中更改圣经的内容不满。我讨厌自由派肆意解读圣经。连出埃及记的故事都要添加法老和摩西的兄弟之情的情节。圣经并没有这样的记载。这是某种程度上弱化法老王的邪恶。

走在街上,要是有播放摇滚乐,我会尽量不听,我会迅速逃离那个路段。

我就是这样的爱基督。

我在学校读书时,每次遇到进化论的内容,就跳过不答。我文学课上学到《俄狄浦斯王》《奥德修斯》的内容,也尽量不让自己听到——这是设计异教神祇的故事。不能让他们的故事污秽我。

和她在一起之后,我好像一直在“犯罪”。她会在晚上带我进电影院。会买来小说给我看。

最早的时候,我可是连显克微支的《你往何处去》都有所抵触。我还是传道的时候,会努力让自己保持清醒,努力让自己的思想不被世俗的毒草所侵蚀。但是现在,随它去吧。

她给我挑了一件又一件衣服,乐此不彼。花在她自己身上都没这么大方。作为律师,她可以支配的收入远远超过我。

傍晚,我们驶向自己的家。

我打开广播,那是Skillet 的一首歌,叫《Good To Be Alive》。

在我少年时,我也只是听这个乐队的基督摇滚都是一种奢侈,听完后还得向上帝祷告忏悔认罪。毕竟那是摇滚。

我和她的故事,从4年前开始,永不止息。

☆、直到你降临

凡事我都可行,但不都有益处;凡事我都可行,但无论哪一件,我总不受它的辖制。 ——使徒保罗。

我8岁的时候,我的母亲和隔壁的司机出轨。按照圣经,假如不是一方“犯□□”,就不能离婚。但是如果一方有“行淫”的行为,那样离婚就非常正常。我后来才知道为什么我的母亲消失不见。我有怨言。但是耶稣说过,要原谅人七十个七次。我原谅了我的亲生母亲,尽管她肯定不知道我原谅了她。

于是我父亲和我母亲离了婚、迎娶了我的继母。我的继母是个精明强干的女商人。打扮、谈吐、神态活像《穿普拉达的女王》里的梅丽尔斯特里普。

我的父亲非常疼爱我,他教我骑马,教我运动。我高中时期,是女子高中篮球队的小前锋,有大学给我提供篮球奖学金。但我选择我在神学院呆了了六年。读完了神学硕士。

“我爱耶稣,我要一生奉献给祂,赞美祂、”

“我亲爱的女儿,既然你有奉献给主的心,主必定会回应你,赐予你真正的平安和喜乐。”

同工问我的父亲,“圣经不是说过,不允许女人讲道吗?”

我父亲回答说,“那是时代所限,保罗还说要让男女蒙头,作为顺服的标志。可是现在几乎没有人选择蒙头了。”

是的,时代所限。但是这样岂不是所有的圣经经文都可以按照时代限制解释了吗?大概只有《启示录》和《但以理书》的后半段幸免。

保罗和彼得的那些经文是不是也可以用时代限制解释?

在我眼中,圣经的教导是没有时空限制的,因为天地废去是,上帝的话一笔一划都不能废去。我很矛盾。所以我尽量不去想这些问题。

我进了教会,被按立为传道。我只是带领查经班,听一下信徒的哭诉,每次聚会后解答他们的疑问。我当时很享受这样神圣的眩晕。

一次,一个14岁的女孩,金发灰眼,笑起来非常可爱,她跑来问我一个问题。

“大卫和约拿单是一对同性恋人吗?”

大卫对扫罗说完了话,约拿单的心,与大卫的心,深相契合·约拿单爱大卫,如同爱自己的性命。

我沉默了一下子,最后给出了标准的答案。

“不,他们不是同性恋。他们各自结婚,有儿女。他们之间的爱是神所赐的爱,并不是□□之爱。”

小女孩若有所思的走了。

我站在教堂里,突然钻心痛。

我按照圣经讲解,那为什么我会内疚呢?我根本不是撒谎。因为圣经上根本没有他们两个人相爱的真实证据。

我在工作日人不多的时候可以上讲台。我最擅长讲以色列犹太王国史和《启示录》。我不擅长讲解旧约的律法和新约的书信,也许是因为太枯燥了。在信仰上我极度讨厌自由派。他们以自己的私意强解圣经。自由派多半就是灵恩派,经过灵恩狂潮洗礼的有非常多的人,最终离开了教会,成为无神论者和异教徒。自由派和灵恩派衍生出了大量打着基督之名的邪教。因为潜移默化中,他们的观念已经改变了。这是现在教会信仰危机的一大原因。

我在社区的口碑慢慢上升。一开始他们觉得我只是靠我的父亲才取得教职,而我又是女的。所以对我有所抗拒。我经常疏导信徒到深夜。我喜欢听他们的故事。聆听他们的心事,分担他们的忧伤。这是耶稣所行的。每天凌晨,我会为他们祷告。希望他们能够脱离他们的苦难。能够被上帝的光照耀。在祷告的时候,他们的痛苦就成了我的痛苦。

完结GL百合小说作者莽者《光明之子》点评:题材独具匠心,情节跌宕起伏紧扣人心故事完整,文章整体流畅推荐阅读!

精彩推荐

猜你喜欢

光明之子小说[莽者]在线试读

她摇了摇头。她这下也没直视我。这是预料之中的结局,不是吗?我自己都不承认我是一个正常的人。为什么要求别人接受我的呢?尤其是她这样背景的人。我实在是太自私了。我没有给她传福音。我不是那样不择手段的人。我会在电话里安慰她,说一些一切都会好的俗套话。挂掉电话之后,我会为她祈祷到深夜。求上帝不要让她自杀。求上帝让她一生平安顺遂,没有烦恼,没有痛苦,开心快乐。有一场梦里,我和她在床上接吻了。而且我明确知道在梦里我们之前做了什么。然后我醒了。我拼命在上帝面前认罪。“呃……我不知道我是同性恋还是异性恋。因为我从来没有爱...

2019-09-03 07:27:47

醉后爱上你小说[醉话流年]在线试读

看着洛伊的信息乔言冷笑一声回到:“咱们在天台说的话她好像也知道了。”“吹分机在哪里?”叶谜穿着黑色V领睡裙拿着毛巾擦拭着头发,露出纤瘦的锁骨,脖子上还带着一根细细的锁骨链,身上还散发着淡淡的香气,乔言忽然想起那一夜的感觉,不禁咽了咽口水。进了浴室关上门,乔言深深的出了口气,才开始脱掉衣服洗澡。:天呢!没想到你这种没情商只会工作的人还有人能看的上?奇迹了……那边瞬间没音儿了,乔言正打算再发条信息,就听见浴室门开了。这么晚?谁会发视频电话?洛伊?她没多想按了接听。...

2019-09-03 07:27:47

三世捉妖师小说[回笙]在线试读

再一抬头只留下了冉嬅银铃一般的笑声。然而楚钺却并不是很开心,冉嬅看着楚钺板着的脸气鼓鼓道“你这臭道士真难伺候!本宫帮你取了钥匙你还这样对本宫冷着脸!”“什么?”冉嬅没有听清或者是没有听懂“臭道士,本宫可美?”楚钺竟被冉嬅迷失了一阵神魂,反过神后恼怒道“放肆!”正要用手拍开冉嬅的手时冉嬅却先她一步闪开了身子。冉嬅用美人计引开了牢门守卫喂了他们迷药偷得钥匙救出了那被冤枉的男子。“喂!臭道士!你给本宫说清楚!你刚刚说什么了?!”冉嬅炸毛。第十章...

2019-09-03 07:27:47

宠后小说[涩青梅]在线试读

赵三思看了看那两个宫女,又去看赵瑾,做着最后的挣扎,“皇兄,我……臣弟回头回……”赵三思敏感地觉察到自己皇兄不爽自己了,到了嘴边的话只得压下去,慢腾腾地跟着两个宫女出去了。“但这皇位还真非她莫属了。”赵瑾睨了她一眼,“父皇子嗣不盛,若不是前些日子郁太史将先帝的起居录给朕过目,朕也想不起还有这么一位弟弟了。如今政局安稳,是太平盛世,只要是名正言顺的人坐上这位置,四大家族的人便不会内斗,能安心辅助她……至于往后,朕也顾不了这么多了。”“奴婢遵命。”跪在地上的两个宫女才起身,朝赵三思恭敬地行了一礼,“二皇子,请...

2019-09-03 07:27:47

我的小怪物甜妻小说[逆签]在线试读

总算不用自己游回去了,刚才在海底折腾了这么久,她力气快要耗光。窦小野想也不想,抓住那只大手,借着那人的力量来到了小船边,喘了口气,说:“先把她弄上去吧。”不管了,先救上来再说。窦小野以为是眼花了,直到那艘游艇开到她附近,救生艇随之被放了下来,她大喜过望。救生艇上有人在向她招手:“快抓住我!”“你没事吧?”队长拉她起来。当得知她们就是此次落难的两名女性时,整个搜救队的人都惊呆了。...

2019-09-03 07:27:47

寻寻觅觅终得妻gl小说[南岭阿左]在线试读

“赢甄,你过来。”雅希依然背对着赢甄。“把这个拿到那边去。”雅希把一盘炒好的菜拿给赢甄。“你不饿啊?赶紧的,拿到那边屏风后面的桌子上”雅希继续炒菜。这个厨房还蛮大的,进门的区域什么都没有,走前几步,可以看到左右各有一个门,左边是厨房,雅希正在炒菜,右边门内被一面屏风挡住了,看不见屏风后面的样子。赢甄被雅希这么一叫,突然有一种长辈准备教训晚辈的感觉。她莫名的有些紧张。赢甄一脸严肃的走到雅希身边。赢甄把菜放到桌子上,发现这里面简单得很,就一张桌子,四把椅子。“好!”说完赢甄就走了。...

2019-09-03 07:27:47

袖拢天下,殇曲悠悠小说[柒嘻]在线试读

“将军夤夜登门。当真不怕名誉有失吗?”听得楼下动静,不多时,绯衣女子缓缓下楼。罗裳轻笑,“既然如此,将军请。”“六年前沈家大案,萧馆确实知晓一些。”这回不待伊墨问起,女子却是主动松口了。“你……”开门女子顷刻间就被惹火,这人!恁的如此不知好歹?亏得姐妹们尽心相助!无奈之下开门让行,掩门之际,还回头瞪人几眼以抒气。想来是身在朝堂已久,这种弯弯绕绕的话题已听过许多,伊墨纵是反感,却也不至于落了气势,当下扬言驳回一句:“身正不怕影子斜,何况,若担忧流言中伤,也该几位姑娘思虑更甚。”观她神情,便知她存有戒心,罗裳...

2019-09-03 07:27:47

蝶恋花小说[城中顽固]在线试读

唐琦坐上后座,双手没一丝纠结就缠上前面人的细腰。两年前她们在异地忽然重逢,然而相聚不过短短一月,然后便彻底失去联系。一周前,自己就拖着行李回来了。来时骑自行车,回去当然也不变。人却还是不敢放肆的直接靠在那人背上。半晌...唐琦不由得收缩力道,想将人揽在怀里。...

2019-09-03 07:27:47

心律失常小说[毛毛不是胖胖]在线试读

“姐姐们,我先去巡房了,午饭见。”青钰雯也不知道为什么,她觉得刚才那一幕特别扎眼,于是她赶紧找了个理由回到了办公室。“知道,怎么了,李医生。”青钰雯略微有些不解,李想打听陈倩楠的住处做什么?“哦,这样啊,我微信把地址发给你好了。”青钰雯虽然觉得李想有点小题大做,却还是乖乖把地址发给了她。末了还说了一句“生煎有多好吃?我怎么没吃过。”“还是小青有想法,姻缘天注定的。你们看,VIP病房里那个陈小姐真是好福气,自己含着金汤匙出生,连男朋友都是那么帅气多金。”众人随着她手指的方向看去,一个穿着得体的,架着眼镜,一...

2019-09-03 07:27:47

信仰收割者[快穿GL]小说[沈日十]在线试读

她得先将身体养好再说。小木屋里的床,说是床,其实不过是块木板,用几块高度相差无几的大石头垫了起来。“虎兄,晚安。”她想要帮助林明珠报仇没错,但不提她现在还是犯人的身份,就说林明珠当下这幅身体,哪怕有她的神力支撑,一旦出现在旁人面前,也是受人摆弄的份,别提报仇了,能不能活下来还是个未知数。她已经查探过,这个世界应该是没有神鬼一类修士的,意味着她的神仙手段估计使不上多大的作用,毕竟每个世界有着每个世界不同的规则,若不想被规则驱逐,就不能凌驾于规则之上。既然这个世界没有修士出现,她就得少使用修士的手段,尽量用凡...

2019-09-03 07:27:4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