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小怪物甜妻小说[逆签]在线试读

  • 时间:
  • 来源:阅文林语
点击阅读

总算不用自己游回去了,刚才在海底折腾了这么久,她力气快要耗光。窦小野想也不想,抓住那只大手,借着那人的力量来到了小船边,喘了口气,说:“先把她弄上去吧。”不管了,先救上来再说。窦小野以为是眼花了,直到那艘游艇开到她附近,救生艇随之被放了下来,她大喜过望。救生艇上有人在向她招手:“快抓住我!”“你没事吧?”队长拉她起来。当得知她们就是此次落难的两名女性时,整个搜救队的人都惊呆了。

我的小怪物甜妻小说章节试读

[GL百合] 《我的小怪物甜妻》作者:逆签【完结+番外】

文案:N次求婚被拒后,魏潇终于把萌妻娶回家。新婚之夜,亲热之时,萌妻变成了小怪物???

不过这怪物还挺可爱~

--------------------

十五岁做模特,十五年后魏潇仍然横行模特圈,人人都说她靠山硬,面对媒体,她却笑着说:“我没有靠山,算命的说是老婆旺我。”

众人皆惊。

五年前魏潇老婆不是出轨跟野男人跑了吗?难道她又秘密结婚了?

五年来,魏潇从未停止过寻找窦小野,结果老婆没找到,倒先捡到了一个跟她老婆长得几乎一模一样的小宝贝。

魏潇:“跟我走吧。”

兔兔:“去哪?”

魏潇:“去找生你的那个人。”

怪力软萌大学生小厨娘X温柔贤惠腰细腿长女模特

PS.慢热扯淡小白文,有生子,狗血,雷者慎入。

内容标签: 都市情缘 情有独钟 婚恋 甜文

搜索关键字:主角:窦小野,魏潇 ┃ 配角: ┃ 其它:逆签,gl

作品简评:两年前窦家一家三口出海遇难,窦小野死亡之际灵魂与沉在海底的陨石精合为一体。“重生”的窦小野力大无穷,因救了超模魏萧的性命,两个人发生了许多纠葛,坎坷过后,她们顺理成章结婚了。窦小野因体质特殊怀上魏潇的孩子,一家人开心等待孩子出生,她却在孩子预产期前的一个月神秘失踪了。这是一个非传统婚恋故事,全文贯穿着各种悬念和伏笔,而作者耐心地为我们解开一个个谜底 ,故事情节引人入胜。

第1章

太阳把水泥路烤得直冒热气,路边稀稀拉拉几颗景观树叶子都被晒蔫儿了。窦家馄饨馆的空调已经开到最低。

玻璃门被人从外面推开,窦小野眼尖发现了,把洗好的香葱放到篮子里,说:“妈,我出去招待客人。”

窦妈用毛巾擦了擦脖子和脸上的汗,说:“好像是你爸。”

说话间窦小野到了就餐区,一看是窦爸,三步并两步上前把一袋袋的食材拿过来。

窦妈很胖,窦爸却瘦得像根竹竿,他喘了口气,说:“那个青菜有点重。”

“再重我也扛得住。”窦小野笑嘻嘻地说。

一个店里的熟客看到身形瘦小的窦小野轻松提着那些重物从旁边走过,调侃道:“小野你这力气比我还大,我提这么多都费劲。”

窦小野回了他一个微笑。

另一个客人说:“上回我看到她从超市扛了一袋百来斤的大米出来,把我吓一跳。老窦,你到底给你闺女吃了什么补药,一个小女孩力气怎么这么大?”

“二十岁不小了。”窦爸脱掉身上汗津津的长衫,笑得一脸欣慰,“哪有什么补药,还不是跟你们家孩子一样吃大米饭。”

说起力气大这个事窦爸也挺费解的。

小时候女儿老生病,因为身体原因,窦爸窦妈一直宠着,舍不得她干一点重活。两年前窦家还是靠渔业为生,每回到了出海的日子,夫妻俩就开着小船带着女儿去捕鱼,悲剧就在那个盛夏发生了。

那天的太阳比今天还要猛,窦爸担心窦小野被晒着,让她躲进船舱。

窦小野从小生在海边,却不像海边的其他孩子一样,她白得像一团雪,皮肤嫩得像是一掐就能掐出水来,两只大眼睛水汪汪,笑的时候像弯月,连那眼睛下面的卧蚕都恰到好处。

其实窦小野和父母长得不像,她眼睛很大,鼻子秀气挺拔,嘴巴很小,唇色饱满,乍一看像个瓷娃娃。又因为生得太白,曾经有人怀疑窦小野不是这对夫妻生的,委婉地问过窦爸窦妈。

窦妈勃然大怒:“不是我生的难道是你生的?!”

那人灰溜溜跑了。

事后,窦爸疑惑:“我也觉得女儿跟我们长得一点也不像。”

随着孩子越长越大,这个问题越来越明显。连窦奶奶都起了疑心:“会不会是生孩子的时候抱错了?”

窦爸窦妈被老人家这个大胆的猜想吓了一跳。

为了解除心里的困惑,在孩子十岁的时候,窦爸窦妈费了很大劲找了一家专业鉴定DNA的机构去验明窦小野的身份,结果显示这孩子的的确确是他们亲生的,这才放心。

困惑解除了,窦爸窦妈对此非常愧疚,之后越发宠着女儿。

女儿长得乖巧,也懂事,唯一不好的就是身体太弱。

“这个太脏了,你戴了手套再来弄。”窦妈把装着鱼食的桶抱到船舱另一边。

窦小野知道自己帮不上父母什么大忙,但也不想闲着,她听话地戴上塑料手套,微卷的栗色长发被海风一吹,扫到眼睛。

“妈,你快帮我扎头发。”

“妈手脏,你自……”

窦妈话音未落,船身突然一阵剧烈的晃动,船舱里两个人东倒西歪。

“咚”地一声,在外面整理捕鱼网的窦爸不慎摔倒在甲板上。

“爸,小心!”窦小野惊呼。

窦爸很快爬起来,丢下渔网扑倒操控台。

鱼食撒了一地,窦妈顾不上这些,拔高声音对窦小野说:“抓稳了别乱动!”

窦小野拼命点头。

可不管窦爸怎么控制,船身就是不听话,底部像是有什么东西在剧烈撞击。

一下——

两下——

三下——

第五下的时候,船身终于被撞出了窟窿,汩汩的海水涌进来,很快将船只淹没。

一家三口匆促间跳下来救生小船,还没等滑出一米,一个孟浪扑来,小船翻了。他们在茫茫大海里游啊游,惊悚地发现窦小野不见了……

事情过了两年,但每每回忆起来,窦爸还是心有余悸。

他又跟客人闲聊了几句,进了厨房,脸上的笑容掩去,眼睛红了一圈。

窦妈把东西分类放进冰箱,转过身就看到窦爸在偷偷擦眼睛,诧异:“怎么了?”

“没事。”窦爸眼神闪躲,见窦小野不在,“想起当年那件事,心里难受。”

窦妈眼神一暗,看着洗手间方向,低声:“好端端的想这些做什么?”

“哗啦啦”的冲水声,洗手间的门打开,窦小野蹦蹦跳跳走了出来:“用不用我洗菜?”

窦妈快速收拾好心情,说:“要准备午饭了,你去帮我择豆角。”

“好啊,要全部弄完吗?”

“嗯。”窦妈把一袋豆角和菜篮子递给她,“这里太挤,你去外面。”

窦小野不疑有他,抱着东西出去了。

窦爸看着女儿的背影出神。

那一场突如其来的灾难对于他们来说也不知道是福还是祸,窦小野在海里消失了两个小时,他们都以为没希望了,夫妻俩心如死灰地在小船上苦等,看着女儿的“尸体”飘上来,万念俱灰。

可是谁也没有想到,飘上来的窦小野还有一口气。

历尽千辛万苦,他们到达陆地。窦爸窦妈用尽了办法也不能让窦小野醒过来,最后送去医院。

命是救回来了,可是窦小野却持续高烧,昏迷了整整一周才醒。

醒来之后,窦小野变了,变得健康“强壮”,力气大到惊人。可以说是很诡异了。

但这些,窦爸不想无端猜测什么,他只求女儿平安。

每次跟别人聊起窦小野力气大这个梗,窦爸都模棱两可地带过去。他不愿深谈,不想回忆那场灾难。

窦小野跟客人聊天脆亮的笑声传进来,将窦爸思绪拉回。

“别在这杵着,挡着我了。”窦妈搡了他一下。

窦爸也不恼,憨憨地笑了笑,看着外面的窦小野,说:“开超市那个老陈每天来店里吃混沌,每回都找咱家小野聊半天。”

“有什么好聊的。”窦妈一面切葱一面说。

“我看他是想把他儿子介绍给咱家小野。”

窦妈动作一顿,两只眼睛一瞪,说:“他儿子那么胖,哪里配得上咱家小野!”

“你小声点。”

窦妈将菜刀一扔:“我去看看。”

窦小野正被老陈缠得不行,脸都笑僵了。

窦妈横了老陈一眼,对窦小野说:“垃圾车来了,你去扔垃圾。”

窦小野知道窦妈是来帮她解围的,欢欢喜喜跑了出去。

门口处堆了几袋垃圾,窦小野顶着烈日走向垃圾车,听到骂骂咧咧的声音。

小渔村小路狭窄,垃圾车和一辆奔驰小跑杠上了。垃圾车司机探头出来喊道:“你走不走啊?”

对面奔驰小跑车窗缓缓降下,乌黑柔顺的长发从车窗溢了出来。窦小野只看到一个脑袋,听到动听的声音:“对不起,我好像车子卡住了,能不能麻烦您下来帮我推一推?”

垃圾车司机愣了一下。

窦小野视线下移,看到车子其中一个后轮胎陷进了坑里,她自告奋勇地说:“我来帮你推吧。”

魏潇被卡在这里几分钟了,进退不得,不知如何是好。她闻声看过来,却连刚才说话的那人长什么样都没看清。

窦小野丢下垃圾袋绕到了奔驰车后面,两只手按在滚烫的车后盖上,扬声说:“我要推了,你开吧。”

听这稚气的声音……像是个未成年小女孩。她能有多大力气?

魏潇犹豫着,冷不丁车身震了一下。还没等她反应过来是个什么情况,感觉车子在缓缓移动,前进了半米,车子挺稳。

窦小野没想到这么轻松就搞定了,她拍拍手上的灰,说:“好了。”

好了???

魏潇试着发动车子,果然能动了。她很是惊疑。

她开着引擎试了半天车子都没动,这小女孩只推了一下就成功了?

魏潇把车子停住,打开车门。

窦小野重新捡起地上的垃圾走向垃圾车,奔驰车的车门毫无预兆打开,她脚步微顿。

魏潇怕晒,特地穿了白色长裤,尽管如此,还是遮不住她两条大长腿的魅力。窦小野先是注意到女人纤细的高跟鞋尖,不小心露在外面的白皙的脚踝,顺着那两条笔直得有些夸张的长腿,视线来到女人的脸上。

好高啊。

女人戴着酷酷的遮阳镜,只露出性感的殷红嘴唇,皮肤白得发光。

突然有点好奇拥有这样一幅好身材,墨镜之下的人长什么样。

魏潇拨弄了一下扫到脖子的长发,摘下墨镜那一瞬,窦小野眼睛一亮。

没了墨镜的遮挡,魏潇可以清晰看到眼前人的长相,觉得不可思议:“刚才是你帮我推的车?”

窦小野赧然点头:“嗯。”

“你一个人怎么推得动?”

同为女性,在这么一个大美女面前承认自己力气大有点丢脸,窦小野干笑了两声。

怕耽误时间,魏潇也没深究,冲她微笑,说:“非常感谢。”

窦小野看着她伸过来的纤长白皙的手,小声说:“我手脏。”

魏潇直勾勾看着她,没有要收回去的意思。

窦小野将手心在短裤上蹭了蹭,握住。

女人圆润的指甲上涂着橘红色指甲油,衬得皮肤更白了。

真好看。

窦小野不敢握太久,手收回时,怔了怔。

不知道是不是错觉,刚才……她手心好像被捏了一下。

第2章

魏潇捏她手心,不是想占便宜,只是不能理解这样小的一只手怎么就能轻松推动车子?

她目光落在那只柔若无骨的小手上,看到那只小手快速抽回,不动声色打量起眼前人。

巴掌大的一张脸,闪着光仿佛会说话的大眼睛,睫毛又翘又长,是个长相讨喜的女孩。看衣着和长相都觉得稚气,具体年龄不知。

垃圾车司机不耐烦地按喇叭,魏潇才想起正事,又说了声谢谢,上了车,发动车子离开。

酸臭味飘来,魏潇拧了拧鼻子,车窗缓缓合上。她瞟了一眼后视镜,看到帮她推车的女孩走向垃圾车,笑眯眯地不知道跟司机说什么。

车子继续前行,后面的人看不到了。

自从奶奶过世后,魏潇就没有回过小渔村。几年时间这里变化很大,道路两边高楼林立,各式各样的车子在冒着热气的马路上飞驰。她看着窗外陌生的风景,再也找不到熟悉的感觉。

不变的是这里的空气,带着海水的气息,咸咸的,还有一点腥。

前方在修路,魏潇吸取了教训,小心翼翼绕过去,遇上红灯。

车子刚停稳,她手机响了。来电显示上是“米洁”两个字,那是跟她同公司的师妹。魏潇按下接听。

“师姐你到哪了?”米洁迫不及待地问。

魏潇眼睛盯着前方的红灯:“我在小渔村。”

“去那干嘛?”

“无聊过来看看。”红灯转绿,魏潇发动车子,话锋一转,“你怎么有时间给我打电话?”

米洁唉声叹气,说:“刚排练结束,我紧张啊,想找个人说话。”

魏潇一只手稳稳握着方向盘,淡笑:“紧张什么?”

“还有五天就要正式比赛了。”

“你各方面条件不错,大家都夸你有潜力,正常发挥就行,不用太紧张。”

“就是因为被太多人看好我才紧张啊,万一到时候我被淘汰了……”米洁声音低了下去。

魏潇听她语气很丧,觉得很有必要当面跟她谈谈,加快车速:“我去找你。”

……

旅游业发展起来后,小渔村渐渐变得富饶。这里气候宜人,海水干净,沙滩平坦开阔,小岛多,很能吸引游客。很多拍摄影视和广告的来取景,今年某个模特大赛要在这边举办初赛。

窦家混沌馆开了两年,因味道鲜美,分量足,价格实惠,深受客人喜欢,这几天来往游客多,店里生意红火。

窦小野回去时发现店里位置都坐满了,赶紧去帮忙。

窦妈把一张百元钞票递给她:“怎么去了这么久?”

窦小野翻找零钱,脑海里浮现刚才看到的那张脸。那不是一张大众脸,谈不上美若天仙,但很独特。

很眼熟,像是在哪见过。这个念头一闪而过。

窦小野把数好的零钱递给窦妈:“我去帮人推车了。”

窦妈没工夫问她推什么车,转身去收拾桌子。

窦小野挽起袖子帮窦爸打下手,听到有客人喊她。那客人嫌弃电视上广告太多,问她能不能换个台。

“可以啊。”窦小野亮出招牌微笑。

电视机是悬挂式的,她拿出遥控器,对准电视机,正要按下——屏幕上出现一张熟悉美艳的脸。

浓妆之下,模特的五官更显立体,性感的红唇微微开启,眼神妩媚,又有些冷,睥睨一切。

这是国外某知名化妆品牌的口红广告,很普通的广告,窦小野看了半天久久不能回神。

她对化妆品兴趣不大,只是这代言口红的女人让她移不开视线。因为这张脸,跟刚才奔驰车的主人的脸一模一样。

她下意识看向屏幕右下角,那里写着——国际超模魏潇。

窦小野不追星,但这个名字她是听说过的,某次刷微博看到过关于魏潇的热搜,她随便瞧了一眼。

魏潇那张脸很大气,有种与生俱来的超模气场,窦小野看过一次照片就记住了。难怪她觉得刚才的女人眼熟,原来那就是魏潇?

可她又想不明白,像魏潇这种身份的人,来这个偏僻的小渔村做什么?

客人催促,窦小野心思收回,按下遥控器。

中午是在店里吃的,窦小野坐在外面的就餐区,趁空闲玩会儿手机。

点开微信,523宿舍群里很安静,她悄悄发了个条语音:“我今天看到那个模特魏潇了,她车子被卡在我们家店门外,我去帮她推车。”

消息发出去,立即有人冒泡。

许盼盼:“你说的是代言XX口红的那个超模魏潇?”

窦小野:“是啊。”

许盼盼:“真的?!拍照了吗?”

窦小野:“没。”

许盼盼:“为什么不拍!她是我偶像!电视上看着超美,现实怎么样?”

完结+番外GL百合小说作者逆签《我的小怪物甜妻》点评:主题凝炼,集中,生动有趣,全文结构紧凑,完整,文笔流畅,推荐阅读!

精彩推荐

猜你喜欢

我的小怪物甜妻小说[逆签]在线试读

总算不用自己游回去了,刚才在海底折腾了这么久,她力气快要耗光。窦小野想也不想,抓住那只大手,借着那人的力量来到了小船边,喘了口气,说:“先把她弄上去吧。”不管了,先救上来再说。窦小野以为是眼花了,直到那艘游艇开到她附近,救生艇随之被放了下来,她大喜过望。救生艇上有人在向她招手:“快抓住我!”“你没事吧?”队长拉她起来。当得知她们就是此次落难的两名女性时,整个搜救队的人都惊呆了。...

2019-09-03 07:27:22

寻寻觅觅终得妻gl小说[南岭阿左]在线试读

“赢甄,你过来。”雅希依然背对着赢甄。“把这个拿到那边去。”雅希把一盘炒好的菜拿给赢甄。“你不饿啊?赶紧的,拿到那边屏风后面的桌子上”雅希继续炒菜。这个厨房还蛮大的,进门的区域什么都没有,走前几步,可以看到左右各有一个门,左边是厨房,雅希正在炒菜,右边门内被一面屏风挡住了,看不见屏风后面的样子。赢甄被雅希这么一叫,突然有一种长辈准备教训晚辈的感觉。她莫名的有些紧张。赢甄一脸严肃的走到雅希身边。赢甄把菜放到桌子上,发现这里面简单得很,就一张桌子,四把椅子。“好!”说完赢甄就走了。...

2019-09-03 07:27:22

袖拢天下,殇曲悠悠小说[柒嘻]在线试读

“将军夤夜登门。当真不怕名誉有失吗?”听得楼下动静,不多时,绯衣女子缓缓下楼。罗裳轻笑,“既然如此,将军请。”“六年前沈家大案,萧馆确实知晓一些。”这回不待伊墨问起,女子却是主动松口了。“你……”开门女子顷刻间就被惹火,这人!恁的如此不知好歹?亏得姐妹们尽心相助!无奈之下开门让行,掩门之际,还回头瞪人几眼以抒气。想来是身在朝堂已久,这种弯弯绕绕的话题已听过许多,伊墨纵是反感,却也不至于落了气势,当下扬言驳回一句:“身正不怕影子斜,何况,若担忧流言中伤,也该几位姑娘思虑更甚。”观她神情,便知她存有戒心,罗裳...

2019-09-03 07:27:22

蝶恋花小说[城中顽固]在线试读

唐琦坐上后座,双手没一丝纠结就缠上前面人的细腰。两年前她们在异地忽然重逢,然而相聚不过短短一月,然后便彻底失去联系。一周前,自己就拖着行李回来了。来时骑自行车,回去当然也不变。人却还是不敢放肆的直接靠在那人背上。半晌...唐琦不由得收缩力道,想将人揽在怀里。...

2019-09-03 07:27:22

心律失常小说[毛毛不是胖胖]在线试读

“姐姐们,我先去巡房了,午饭见。”青钰雯也不知道为什么,她觉得刚才那一幕特别扎眼,于是她赶紧找了个理由回到了办公室。“知道,怎么了,李医生。”青钰雯略微有些不解,李想打听陈倩楠的住处做什么?“哦,这样啊,我微信把地址发给你好了。”青钰雯虽然觉得李想有点小题大做,却还是乖乖把地址发给了她。末了还说了一句“生煎有多好吃?我怎么没吃过。”“还是小青有想法,姻缘天注定的。你们看,VIP病房里那个陈小姐真是好福气,自己含着金汤匙出生,连男朋友都是那么帅气多金。”众人随着她手指的方向看去,一个穿着得体的,架着眼镜,一...

2019-09-03 07:27:22

信仰收割者[快穿GL]小说[沈日十]在线试读

她得先将身体养好再说。小木屋里的床,说是床,其实不过是块木板,用几块高度相差无几的大石头垫了起来。“虎兄,晚安。”她想要帮助林明珠报仇没错,但不提她现在还是犯人的身份,就说林明珠当下这幅身体,哪怕有她的神力支撑,一旦出现在旁人面前,也是受人摆弄的份,别提报仇了,能不能活下来还是个未知数。她已经查探过,这个世界应该是没有神鬼一类修士的,意味着她的神仙手段估计使不上多大的作用,毕竟每个世界有着每个世界不同的规则,若不想被规则驱逐,就不能凌驾于规则之上。既然这个世界没有修士出现,她就得少使用修士的手段,尽量用凡...

2019-09-03 07:27:22

双世恋甜[穿书]小说[楼细雨]在线试读

夏芒果:“......吃鱼也行的。”肉,她所爱也,鱼,亦她所爱也!君雨茶给她准备的是一套奶白色的及膝连衣裙,锁骨边缘还缀着几颗粉色小珍珠,换上新衣服,不照镜子,夏芒果都觉得自己瞬间变成了一个美得冒泡的小仙女。夏芒果差点要泪奔,这女总裁简直不要太贴心,幸好自己是个女人,不然定是要......为她疯,为她狂,为她哐哐砸大墙。“我惯吃素。”君雨茶将口红盖子阖上,随意扔在座椅一角,又浅浅笑了笑,“喜欢吃肉啊,那我们就去吃水煮鱼吧。”两人愉快的达成协定,君雨茶又以餐厅里人多,夏芒果要是做一个直立行走的女酒鬼会让她颇...

2019-09-03 07:27:22

比昨天更爱你一点小说[许家二哥哥]在线试读

……“啊?什么?”我费力地挣扎着醒神,眨了眨眼睛,有滴泪水顺着眼角滑下。“没事没事,是我睡昏了,已经下课了吗?那得换教室了。”难怪每次分别时溱老师总是要调侃我!溱老师整理好的我的衣物后,抱着我浏览着笔记本上面的数据道“擦擦眼泪,这三天是去听课的,很枯燥无聊的,你到时候可不能说要回家,也不能动不动就哭了,知道么?”“简安,简安,醒醒啦,下课好久了!”朋友推了推我,试图把我从睡梦中唤醒,“怎么睡得这么沉?诶,梦见什么了怎么眼睛湿湿的?没事吧?”所以每次只要我们不能待在一起,她都得花好一段时间来哄我、安慰我,试...

2019-09-03 07:27:22

金色星途gl小说[叫我小清新]在线试读

人生嘛,难得糊涂,对有些事情揣着明白装糊涂比较好。只是对着镜子抹着颜鸢的护肤品时,她又会思考,自己对颜鸢究竟是什么感情,为什么似乎和以前不太一样了。是感动,感激,还是因为什么别的?愣了会儿神的楚汐微笑开门:“怎么了?”楚汐拿了睡衣就去洗澡,没管背后蓝霜叶的目光。浴室里水流哗啦啦,楚汐熟门熟路从柜子里找出一次性杯子和牙刷洗漱,再换上一次性内裤,穿上颜鸢为她准备的睡衣,幸福感满满。楚汐拿毛巾擦着头发:“我有那么娇弱嘛,我又不是林黛玉,要担心也是我担心你。”哭笑不得的楚汐结结巴巴道:“那,那不是没吃早饭嘛,平时...

2019-09-03 07:27:22

穿越之王爷心凉薄小说[若花辞树]在线试读

“两位姑娘自便就是。”姜恪侧开身子,彬彬有礼道。当晚睡了一夜,第二天醒来,腰酸背痛腿抽筋三样全占遍了,华婉让菲絮好好的捏了捏,休息了一日,到第三天按照计划,修整了行装,回府。菲絮掀开窗帘的一角,向外看了一眼,官道上车马往来,见到侯府的车驾,都识趣的远远避让。她放下窗帘,回头道:“小姐您也不怕,万一那伙贼人再来一次可怎么好?”华婉将书本放到一边,笑道:“不是有这些个护卫么?”按照腾远侯思川这庶女的疼爱,派来的护卫恐怕都是平日里自己使的贴身精兵,电视里说,这种士兵的战斗力都是一个顶两的。何况,那伙人刺伤了侯爷...

2019-09-03 07:27:2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