袖拢天下,殇曲悠悠小说[柒嘻]在线试读

  • 时间:
  • 来源:阅文林语
点击阅读

“将军夤夜登门。当真不怕名誉有失吗?”听得楼下动静,不多时,绯衣女子缓缓下楼。罗裳轻笑,“既然如此,将军请。”“六年前沈家大案,萧馆确实知晓一些。”这回不待伊墨问起,女子却是主动松口了。“你……”开门女子顷刻间就被惹火,这人!恁的如此不知好歹?亏得姐妹们尽心相助!无奈之下开门让行,掩门之际,还回头瞪人几眼以抒气。想来是身在朝堂已久,这种弯弯绕绕的话题已听过许多,伊墨纵是反感,却也不至于落了气势,当下扬言驳回一句:“身正不怕影子斜,何况,若担忧流言中伤,也该几位姑娘思虑更甚。”观她神情,便知她存有戒心,罗裳

袖拢天下,殇曲悠悠小说章节试读

[GL百合] 《袖拢天下,殇曲悠悠》作者:柒嘻【完结】

文案

矫情版文案:

伊墨【坐地上,扯花瓣】:念儿为了她家不要我了……

凌晟【抢过花,继续扯】:依儿都不把我这个夫君当回事儿……

伊墨【偏头】:陛下,那咱俩差不多。

凌晟【起身,把茎叶砸她头上,冷哼】:谁和你差不多!(心叹:朕要是你就好了……)

★☆★★★★☆★☆★★★★☆★☆★★★★☆★☆★★★★☆★☆

绕口版文案:

江山围局,君王执子

可谁知左右天下形势的却是他身侧的两个女子。

挚爱、表亲,流连之际,谁与他真心相待,又是谁相伴看尽繁花?

*

男装巾帼,提枪纵马

柔情热血,是为浇灌谁的天下?

一朝间,

迷局破,弃子残,

情难休,义未断,

错付真心与华年,

何人叹!

*

青梅竹马或两小无猜,

可能减免故意为之的伤与欺,

又能否换回伊人真心一片……

待雨霁浪尽,冷掉的心何以回暖

·*·*·*·*·*·*

将、后、君、妃

过程是苦情四角恋

走向是百合+言情

情节很俗套很狗血,还慢热

想尝试写披着权谋皮的虐恋文,也不知道最后成与不成……

P.S.

中短篇,不坑,并非完美结局……(悄声:总要对得起起的名字吧)

内容标签: 宫廷侯爵 女扮男装

搜索关键字:主角:伊墨、沈念(司马梓) ┃ 配角:凌晟、萧婧依(莫惜) ┃ 其它:打酱油1234……

☆、事后

房中寂静,淡淡的檀香悠然浮动,曦光几许,由镂空雕花窗欣然纳入,引向杉木地板,随即、原原本本地临摹出原属于窗上的景象——枝头上陡峭绽放的梅花。

卧床上锦被之下覆有一道颀长身形。晨光轻移,轻柔光束漫向帐边。依表露在外之所见,卧床之人仅着单衣且面色苍白,原本消瘦的身形加之亏血的面色映在浅淡晨曦中愈发惨白,乃至有些朦胧不真实。

窗下圈椅静坐一人,女子淡黄衣衫,眉目如画,她素手捧起一本书卷,掩下大半面容。

卧床人之身形轻动几许,从被下横伸出一只纤长的手臂,摸索到边缘处,翻手向下,撑身子坐起。迷蒙着眼睛于逆光中打量起屋中陈设。先入眼的便是淡粉色的帐幔,三面雕花的床箱装饰不凡。再近看清身上盖一床绣有海棠图样的同色锦被,针脚精密,身下是为红木软床,头脑清明些,暗想道,这绝不是普通客房或是自己习惯的硬木板床!那人猛地侧过身,眯眼打量室内布置,察觉窗前有人时,偏头望去,怔然。

待那女子将书卷轻放于手边案几上,卧床之人惊愕之余掀被起身,面朝窗前,赤足单膝跪地,“伊墨无能,劳小姐伤神,但请责罚。”

女子俯视笔挺着身子垂首在眼前的人,视线始终盯着那瘦削肩膀上的一道殷红,听闻此言,挪目光向那人头顶,嘴角噙住一抹冷笑,“哦?将军分明是大义所向,英雄救美,拔剑不平、何错之有?”

“臣下不敢。”下跪之人身形笔直,目光却只停留在毛毯边的细密花纹上,“臣下私下出手,违背小姐心意,其罪一也;出师不利,枉顾小姐栽培,其罪二也;惹下祸端,更险些牵连府上,其罪三也。”不顾上首之人目光凌厉,继续波澜不惊道,“数罪并罚,臣愿一力承担,请您饶过胞弟。臣来世,愿再为您犬马。”

置身上首的女子别开头,透过轻纱罗帐,望向床角,眼眸半眯,冷声道,“当日我替换宗牒,隐去你姐弟二人过往,保住你军职与你幼弟功名,其中周折,你想来清楚。我悉心栽培你二人,莫非是要等你统领一方之时再毁了你么!”女子说到此拍案而起。

跪地之人前移几步,依旧垂头,“谢小姐不杀之恩,请小姐责罚,臣下绝无二话!”

“责罚?”女子嗤笑,冷冷地望着身前的人,“那好,既是你执意如此,我也不好拂你心意……就罚你、再不许踏入春意楼半步!否则……伊砚手无缚鸡之力,若是遭遇你昨夜那般困境,不知能否有老天庇佑、全身而退?”

跪地之人双臂颤动,一声不吭,片刻后叩首拜别。

女子怒甩衣袖,快步走向床边,急于验证什么似的掀开锦被,而片刻后,全身散发着再难隐忍的怒气。

她在那人拉开房门前喊住人,“伊墨!别忘了你说过什么,你之一命,唯我所有!”

被叫住的人眼神暗了暗,淡然答:“臣必不敢忘。”

待那人出得门去,房中之人黛眉紧蹙,听院中稳健的步子渐行渐远,忿然坐到床边,手中,攥紧锦被一角。

·

伊墨身着在司马府门房领到的素衣长衫,才刚转过街角来,抬眸便看到将军府外一道慌张张望的身影。还未等她行到府门前,那小女子在望见她之后便又惊又喜地扑过来直奔怀中,抬头对她又哭又笑,“真好,你终于回来了。”

伊墨温言安抚着怀里轻.颤的人,“没事的,我们先回去吧。”

怀里的人后退一步,轻咬下唇,眼眶含泪,“你受伤了。”

伊墨如没事人一般轻笑,轻轻曲指拂她的泪,“你如何知道?”

那小女子轻哼一声,执起她的手就走,“见得多自然知道!快些回去上药!”

伊墨受痛,“嘶”了一声。

小女子转过身来,手下松动,紧张问询:“弄疼你了?”

伊墨再摇头,揽起小丫头肩膀往府里走,如往常般随意说笑,平和的神情掩着诸多心绪,并未注意到身旁的人望向她时,半是惊喜半是忧虑的神情。

·

“小姐。”月灵大步走进卧房,打眼一扫,拎着药箱径直走到床前。

“出去。”女子倚在床榻上阖着眼,紧握着一处被角,面色颓唐。

月灵瞥到被角处几抹殷红,惊呼出声:“小姐,您的伤!”

“不碍。出去!”攥着被角的手又紧了紧,出言语调又沉了沉。

“是。”月灵颔首,告退前执意将药箱摆在窗边案几上,掠到那本书眉尖拢了拢——她昨夜来送药时,分明就见这本书摊开在此页,竟还在此处?她正出神时,又听自家小姐低语:“她……可回去了?”

月灵转身,恭谨答:“是。在门房那领了外衫。”

“那个人呢?”

月灵自幼跟在她家小姐身边,对于小姐的玲珑心思也算通晓五成,直接答:“等了一夜。”

女子睫毛□□,沉声问,“那今早如何?”

“等在府外。”月灵将方才密探来报之情形一一说了。

“好。”女子睁开眼,神色怏怏,一字一顿:“当真是琴瑟和谐……”

月灵欲言又止,心底暗自叹息,她正要退步出门,又听小姐漠然道:“东西带走。”

“小姐……”

半刻不得回应,月灵无奈,提了药箱退出门去。

·

京郊一处秘密院落内,堂下聚集十余名年少女子,观其身形打扮,想来皆是武艺好手,少女分两列对立堂前两侧,待一白衣女子翩然走进堂内,齐声颔首高呼:“宫主!”

白衣女子迈上阶梯,置身上位,眉目微蹙,轻轻拂手,“若水留下,其余散了。”

等堂中只余二人,若水跪地请罪,“属下办事不力,破坏宫主大计!”

“是么?原来你还记得我是谁,记得你是谁。”堂上之人拢着袖口轻笑,“我还当、你只记得那位小将军了。”

“属下不敢!”若水伏倒在地。

“但愿如此。”白衣女子收了笑,面沉似水,“将昨夜她去春意楼之后的情形说与我。”

“是。”若水再一叩拜后抬头,跪直在地,娓娓道来。

作者有话要说:伪更捉虫

友情提示:所见所闻亦虚亦实

☆、鏖战

夜色昏沉,月凉如水。一人影步履轻盈,匆匆经行长街,路过一巷口处,警惕张望后闪身而入。

房门被叩响,房内女子轻拢纱衣,起身开门,神色如常,将来人迎进门来。

来人身着月白长衫,身形清瘦,模样俊秀,在门外拱手揖一礼方才进门,掩门之后又俯首一揖,“深夜登门叨扰,实属冒昧,然事出有因,望罗姑娘见谅。”

“将军心意,罗裳知晓。”女子身着浅色罗裙,外拢绯红纱衣,置身八宝圆桌旁,手执青釉茶盏,手腕翻转间,倒茶二杯,抬臂递一杯向桌对面空位,眼神示意来人入座。

“多谢姑娘。”来人顿首,有意避开女子玉指,将茶盏接过。

房中幽香袅袅,闻之神清气爽,就此对饮。

伊墨浅啜一口后将茶杯轻放,目光落于墙边案几上的香炉,浅笑,“上回来此,听姑娘说得此花茶来历,今日再来讨教,姑娘这熏香,是何种香料?格外清雅。”

“不过是寻常香料,是我闲来无事将几种香片混合得来。”罗裳弯唇轻笑,“若是将军不弃,罗裳包一些赠与将军。”她说着便起身,去一旁橱柜里取出一手掌大小的油纸包递与伊墨,“此香有宁心安神之效,助益睡眠。”

“多谢姑娘。”伊墨接过,小心收在衣襟中,自语道:“家中确有一人睡眠不稳。”

罗裳刹那间错愕扬眉,不过片刻后又敛了神色,轻笑,“将军金屋藏娇之美谈,京中想来已是人尽皆知。”

这回倒是伊墨一脸愕然,片刻之余连连摇头,“姑娘怕是误会了,你知晓我女子身份,我与惜儿情同姐妹。”

话语一出,伊墨神态安然,罗裳却不自然地蹙眉,她走回圆桌边坐下,神色转淡,“不知将军此番前来,所为何事?若依旧为上次之事,请恕罗裳无可奉告。”

伊墨快走两步,顾不得许多,到她身侧位置急忙坐下,“依姑娘所言,你必定知晓六年前沈家大案,既是如此,烦劳姑娘告知!”

女子眉峰紧蹙,沉声曰:“过往之事,将军何须多留恋。请恕小女子多言,纵使将军与沈家前缘颇深,沈家倾覆,缘分既散,将军又何必徒劳伤神?若是有心,不如珍惜眼前人。”

伊墨起身,急着俯首揖礼,“不瞒姑娘,沈家于我却非寻常,若是姑娘有何讯息万望告知,伊墨在此谢过!”

罗裳执杯,嗤笑一声,“不知将军所言非同寻常是何等不同?与您府中那绝色女子相比又如何?”见那人眉头紧锁,她才意识到自己失言,另道:“将军日后切勿再来,以免清名有失。”

伊墨直起身,正欲说什么,听到楼下炸开巨大声响。

“姑娘稍等,我去看看。”伊墨拦住刚站起的罗裳,径直向外,在门口探听须臾,推开半扇门走到二楼凭栏处向下望。

“是什么人?”罗裳紧跟出门,面无惧色。

楼下吵嚷声不绝于耳,凭栏处两人不约而同地拧眉。

“来者不善。”伊墨轻吐几字,悄然间拔出腰间软剑。

俯视楼下情形,罗裳也看出异常之处,来人一众男子,身形魁梧,目光凶狠,且各怀武艺,绝非良善之辈。

伊墨侧身护在罗裳身前,轻语:“你快进去,声落之前不要出来!”

女子还未答话,一只响箭迎面而来。

伊墨徒手接住剑身,将女子护在身后,“冲你来的,快进去!”

罗裳拽住她的衣摆,“你走吧,与你无关!”

伊墨不搭腔,挣开她的手臂,翻过凭栏纵身跃下,落入人群中,持剑迎战。

女子惊愕,冷静之余,返回房内紧闭房门。

·

一场恶战。

伊墨觉察不对。

来人对她的剑法极为熟悉,排兵布阵直攻她的软肋。

软剑适用于近身搏击,而来者围成内外几层,手持短刃的近身上前,引她注意,手持长刀者拢于外围,不时出手,更有藏于暗处的杀手弓箭手,冷不丁发射一道箭矢暗器偷袭。

纵使久经沙场,武艺、韧性、谋略皆为不俗,伊墨此时也被动陷入苦战,刀枪往来之际,讨不到半分好处,更是白白消耗不少体力。

鏖战之际,更如雪上加霜般,一魁梧大汉抡一柄大刀凌空踏入包围圈,刀锋直劈天门而来,伊墨闪身将将避开一众锋刃,定睛望去,来人手持的竟是长柄偃月刀。

来人眼中凶光尽显,恶言道:“小子,今日就是你的死期!”边说道,边挥刀上前。

伊墨咬紧牙关,全力迎敌。

·

“小姐,不好了!”顾不得礼法,一丫鬟装扮的女子推门而入,惊得房中之人站起。

“何事惊慌!”

“墨将军在春意楼、与一众人动手了!”

“她去那作何!”被唤作“小姐”的女子神情愤然,冷静片刻抓住重点,“对方何人?”

“暂且不知。”小丫头直摇头,“月岚跟随到春意楼外,不多时见到一群高手悄然而至。她觉不妙,急奔萧馆找人援手,另请萧馆门房吴圩来府送信。”

女子凤眼圆睁,冷声道:“月灵,将附近明线都带去,带不回人不必再回!”

“是!”月灵不敢耽误,即刻领命而去。

女子搭手在案几边缘,秀拳紧握,喃喃道:“萧馆,又是萧馆……”

·

月灵赶到之时,所见一片狼藉,情形已经由一力敌千钧演变为两方混乱——

外围月岚加之十余个白衣女子力战众多刀客剑士,内圈,苦战持刀壮汉的瘦弱少年不是伊墨又是谁……

月灵带人加入混战,其余人支援外围,她则凌空一跃,与伊墨二人合力将壮汉围困在中央。

见到月灵赶来,伊墨心下放松,思绪纷繁。壮汉双手合力翻转刀柄,大喝一声全力劈向月灵,月灵举剑拦之,谁成想刀刃翻转,刀身直指另一旁。

“将军!”重新出现在二楼凭栏处的罗裳和变换招式应敌的月灵齐齐喊道。

伊墨回过神来,眼中倒映来人周身的腾腾杀气。刀刃穿透沉闷的空气已到身前直向心窝,已是避无可避,伊墨侧身挥剑……

剑刃刺破手腕……刀刃刺穿臂膀……

片刻之后,一阵咆哮嘶吼博得众人眼光——原是那大汉跌坐在地,对不远处身着血衣的少年怒目而视,不住哀嚎。

方才伊墨足尖点地,径直迎上锋刃,不顾自己,挥剑将进攻者双手经脉尽数挑断。

这是武林上极阴损的下三滥招数,再加上伊墨玉石俱焚的气势,生吞下那人漫天杀气。此前大刀阔斧的雄伟壮汉此刻空余下怒骂哀嚎的力气。

伊墨顾不得他,力竭加之重伤在肩,单膝跪伏在地,急急喘息着。

这时又听闻一道清脆声划破长空入耳,想来与交手前那只响箭出自一人之手。

伊墨只来得及判断这些,无力地垂下了头。

“当”一道碰撞声响,响箭跌落在地,此时距跪地之人不过几厘。除了罗裳,无人注意到楼顶上翩然远去的白衣女子。

距楼外几十丈远的屋檐上,蒙面男子腕上受痛。弩.箭自他手中跌落,落于青石路面,精巧机关碎了满地。男子拔出手腕上的银针,无声咒骂后掠风而去。

楼中死战并未继续下去,不知为何,自楼顶向下悄然散发一阵迷香,月灵趁此时机,凑到伊墨身边,搭起她手臂,轻道一声:“我们走。”随后示意月岚左右架起力竭之人,踏空而去,之后,两方人马各自汇集散去。

约摸一炷香后,烟雾将将散去,几个外围掩护的蒙面人冲进门来,在烟波萦绕之中仔细一瞧,只见七横八竖地躺了满地自己人,几人阴沉对望之后,很快隐去。

☆、退敌

片刻功夫,乘月色,几人已翩然返回司马府后院。

“小姐。”月灵一声低唤,烛光映衬在窗花上的悸动身影急奔房门前,开门迎进三人。

“快瞧瞧,她伤势如何。”女子颤着声音,眼睛直直盯着那血亏昏厥之人。

完结GL百合小说作者柒嘻《袖拢天下,殇曲悠悠》点评:题材独具匠心,文章文采盎然,寓意深刻,情节跌宕起伏紧扣人心故事完整,文章整体流畅,故事情节具有吸引力,人设丰满,力荐阅读!

精彩推荐

猜你喜欢

袖拢天下,殇曲悠悠小说[柒嘻]在线试读

“将军夤夜登门。当真不怕名誉有失吗?”听得楼下动静,不多时,绯衣女子缓缓下楼。罗裳轻笑,“既然如此,将军请。”“六年前沈家大案,萧馆确实知晓一些。”这回不待伊墨问起,女子却是主动松口了。“你……”开门女子顷刻间就被惹火,这人!恁的如此不知好歹?亏得姐妹们尽心相助!无奈之下开门让行,掩门之际,还回头瞪人几眼以抒气。想来是身在朝堂已久,这种弯弯绕绕的话题已听过许多,伊墨纵是反感,却也不至于落了气势,当下扬言驳回一句:“身正不怕影子斜,何况,若担忧流言中伤,也该几位姑娘思虑更甚。”观她神情,便知她存有戒心,罗裳...

2019-09-03 07:27:11

蝶恋花小说[城中顽固]在线试读

唐琦坐上后座,双手没一丝纠结就缠上前面人的细腰。两年前她们在异地忽然重逢,然而相聚不过短短一月,然后便彻底失去联系。一周前,自己就拖着行李回来了。来时骑自行车,回去当然也不变。人却还是不敢放肆的直接靠在那人背上。半晌...唐琦不由得收缩力道,想将人揽在怀里。...

2019-09-03 07:27:11

心律失常小说[毛毛不是胖胖]在线试读

“姐姐们,我先去巡房了,午饭见。”青钰雯也不知道为什么,她觉得刚才那一幕特别扎眼,于是她赶紧找了个理由回到了办公室。“知道,怎么了,李医生。”青钰雯略微有些不解,李想打听陈倩楠的住处做什么?“哦,这样啊,我微信把地址发给你好了。”青钰雯虽然觉得李想有点小题大做,却还是乖乖把地址发给了她。末了还说了一句“生煎有多好吃?我怎么没吃过。”“还是小青有想法,姻缘天注定的。你们看,VIP病房里那个陈小姐真是好福气,自己含着金汤匙出生,连男朋友都是那么帅气多金。”众人随着她手指的方向看去,一个穿着得体的,架着眼镜,一...

2019-09-03 07:27:11

信仰收割者[快穿GL]小说[沈日十]在线试读

她得先将身体养好再说。小木屋里的床,说是床,其实不过是块木板,用几块高度相差无几的大石头垫了起来。“虎兄,晚安。”她想要帮助林明珠报仇没错,但不提她现在还是犯人的身份,就说林明珠当下这幅身体,哪怕有她的神力支撑,一旦出现在旁人面前,也是受人摆弄的份,别提报仇了,能不能活下来还是个未知数。她已经查探过,这个世界应该是没有神鬼一类修士的,意味着她的神仙手段估计使不上多大的作用,毕竟每个世界有着每个世界不同的规则,若不想被规则驱逐,就不能凌驾于规则之上。既然这个世界没有修士出现,她就得少使用修士的手段,尽量用凡...

2019-09-03 07:27:11

双世恋甜[穿书]小说[楼细雨]在线试读

夏芒果:“......吃鱼也行的。”肉,她所爱也,鱼,亦她所爱也!君雨茶给她准备的是一套奶白色的及膝连衣裙,锁骨边缘还缀着几颗粉色小珍珠,换上新衣服,不照镜子,夏芒果都觉得自己瞬间变成了一个美得冒泡的小仙女。夏芒果差点要泪奔,这女总裁简直不要太贴心,幸好自己是个女人,不然定是要......为她疯,为她狂,为她哐哐砸大墙。“我惯吃素。”君雨茶将口红盖子阖上,随意扔在座椅一角,又浅浅笑了笑,“喜欢吃肉啊,那我们就去吃水煮鱼吧。”两人愉快的达成协定,君雨茶又以餐厅里人多,夏芒果要是做一个直立行走的女酒鬼会让她颇...

2019-09-03 07:27:11

比昨天更爱你一点小说[许家二哥哥]在线试读

……“啊?什么?”我费力地挣扎着醒神,眨了眨眼睛,有滴泪水顺着眼角滑下。“没事没事,是我睡昏了,已经下课了吗?那得换教室了。”难怪每次分别时溱老师总是要调侃我!溱老师整理好的我的衣物后,抱着我浏览着笔记本上面的数据道“擦擦眼泪,这三天是去听课的,很枯燥无聊的,你到时候可不能说要回家,也不能动不动就哭了,知道么?”“简安,简安,醒醒啦,下课好久了!”朋友推了推我,试图把我从睡梦中唤醒,“怎么睡得这么沉?诶,梦见什么了怎么眼睛湿湿的?没事吧?”所以每次只要我们不能待在一起,她都得花好一段时间来哄我、安慰我,试...

2019-09-03 07:27:11

金色星途gl小说[叫我小清新]在线试读

人生嘛,难得糊涂,对有些事情揣着明白装糊涂比较好。只是对着镜子抹着颜鸢的护肤品时,她又会思考,自己对颜鸢究竟是什么感情,为什么似乎和以前不太一样了。是感动,感激,还是因为什么别的?愣了会儿神的楚汐微笑开门:“怎么了?”楚汐拿了睡衣就去洗澡,没管背后蓝霜叶的目光。浴室里水流哗啦啦,楚汐熟门熟路从柜子里找出一次性杯子和牙刷洗漱,再换上一次性内裤,穿上颜鸢为她准备的睡衣,幸福感满满。楚汐拿毛巾擦着头发:“我有那么娇弱嘛,我又不是林黛玉,要担心也是我担心你。”哭笑不得的楚汐结结巴巴道:“那,那不是没吃早饭嘛,平时...

2019-09-03 07:27:11

穿越之王爷心凉薄小说[若花辞树]在线试读

“两位姑娘自便就是。”姜恪侧开身子,彬彬有礼道。当晚睡了一夜,第二天醒来,腰酸背痛腿抽筋三样全占遍了,华婉让菲絮好好的捏了捏,休息了一日,到第三天按照计划,修整了行装,回府。菲絮掀开窗帘的一角,向外看了一眼,官道上车马往来,见到侯府的车驾,都识趣的远远避让。她放下窗帘,回头道:“小姐您也不怕,万一那伙贼人再来一次可怎么好?”华婉将书本放到一边,笑道:“不是有这些个护卫么?”按照腾远侯思川这庶女的疼爱,派来的护卫恐怕都是平日里自己使的贴身精兵,电视里说,这种士兵的战斗力都是一个顶两的。何况,那伙人刺伤了侯爷...

2019-09-03 07:27:11

窈窕淑女,伊人好逑小说[若花辞树]在线试读

烟绰看她焦急的样子,突然觉得,若她是男子必定是世上最好的男子,若她他日有了王妃,她的王妃必定是最有福气的。宝亲王在街上策马狂奔,路人纷纷退到边上避让,后面老远还跟了一大群王府的侍卫小厮,京城的百姓皆是有眼界见过世面的,看这阵仗,都道是发生了什么大事。众人见洵晏来了,都下跪行礼道:“参见宝亲王。”“对,对,母子平安,母子平安。”洵晏依旧走来走去,口里念叨:“佛祖保佑,保她平安,保我即墨家子孙平安。”小德子一出现在门口,洵晏不等他开口,几大步跨了过去,一面道:“备好了?”一面就匆匆往楼下走去。洵晏才想起在古代...

2019-09-03 07:27:11

秘密小说[若花辞树]在线试读

汇报完后,林默抬眼看向后视镜,放缓了声音,说:“董事长,我联系了一家殡葬公司,顾小姐的后事放在哪里办?灵堂可以提前布置起来了。”沈眷的睫毛动了动,顾树歌感觉到她的悲伤,像血液一样流淌在她的脉络中。于是顾树歌的心也跟着揪作一团。司机原先安静得像是不存在,这时熟练地启动汽车,平稳地开了出去。不到五分钟,就敲定了一个私家侦探,还跟上司汇报了这名侦探的履历。随着这句话,车里瞬间低沉了下来。顾树歌有点着急了,她瞪着林默,想他随便说点什么都好,不要让沈眷一个人沉浸在悲伤里。可是林默收敛起欲言又止的神色,谨守本分地拿出...

2019-09-03 07:27: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