蝶恋花小说[城中顽固]在线试读

  • 时间:
  • 来源:阅文林语
点击阅读

唐琦坐上后座,双手没一丝纠结就缠上前面人的细腰。两年前她们在异地忽然重逢,然而相聚不过短短一月,然后便彻底失去联系。一周前,自己就拖着行李回来了。来时骑自行车,回去当然也不变。人却还是不敢放肆的直接靠在那人背上。半晌...唐琦不由得收缩力道,想将人揽在怀里。

蝶恋花小说章节试读

[GL百合] 《蝶恋花》作者:城中顽固【完结】

文案

唐琦多年后带着不可告人的心思回到老家,意料之中那人也在。

暗搓搓撩拨自然出现,只是究竟谁才是高手呢!!!

美食、美景、美人

一个短的不能再短的短篇...入坑不亏。

内容标签: 布衣生活 乡村爱情 青梅竹马 娱乐圈

搜索关键字:主角:唐琦苏海月 ┃ 配角: ┃ 其它:

==================

☆、第 1 章

唐琦带着大包小包回到村里,拖着行李踏上了悠悠的青石路,今天是个好天气。

春日里的寒意被驱散,阳光在身上暖洋洋的,晒的人昏昏欲睡。

这里地处南方,一入夏便是夏,还未入夏便是冬天。

此刻正是冬春交替,万物生长的时节。

阔别多年的家乡她还是回来了。

空气弥漫着如同青草折断后草汁溢出的味道,很清新,她却有些不习惯。

还是太久没有回来了。

村里人很少,至少她走了这一路就没见到人,这更让她不习惯了。

习惯了喧嚣热闹以及充满尖叫声的日子,这里实在太安静。

远方的山脉清晰可见,视野十分开阔,配合着天高云淡,风清气爽的天气,也算佳景。

慢慢的,宽阔的青石板旁边延伸出的一条小道上出现两个人影。

苏海月刚从地里回来,背篓里装着今天刚摘的青菜,与朋友说笑间,目光却偶然间略过一人,却再也移不开眼。

眼前的女人很漂亮,是那种别具韵味精致细腻的美,尤其是一双眼睛极有灵气,眼里似乎能看见星辰。

唐琦目光自然也看向她,黑发被随意扎在后面,有几束不听话的头发垂在脸旁边。

如雨后山林的秀美,孤月高悬的冷清,一丝英气在其中,阳光下肌肤像是白瓷一般漂亮。

让人过目不忘,恐怕那名向来以挑剔著称的导演看到这人也忍不住称赞一声美丽。

两人隔着几米的距离对视,谁也不先移开目光。

唐琦还是先败下阵来,移开目光。

近乡情怯。

不是这样的,她应该更自信的打招呼,若无其事的聊上几句,然后离开,留下一个潇洒不漏痕迹的背影。

友人在旁边调侃,苏海月回头和人说话。

于是两人谈笑风生的从唐琦面前走过。

唐琦微愣,随即揉揉自己的脸,一丝嘲笑出现在脸上。

身体的力气被行李严重拖住,走上自己家的路途中,她觉得天是那么热,这里鸟叫声是有多烦。

“不是吧!”唐琦无奈了。

眼前荒草丛生、破砖碎瓦真的是自己以前的家。

这地方在半山腰,视野开阔,早上醒来风景也是不错的。

可是就是在半山腰,来一趟也不容易啊。

唐琦摸摸下巴!

去借宿吧!多年好友她总不能赶自己出去!

现在回想起来,白天那家伙冷漠的从自己面前走过,很刻意啊!

想想她是做什么营生的!

她家在山脚,离自己家不过10多分钟的距离。

“那你可别犯混!好不容易走出来,别一头又栽进去。”好友告诫道。

苏海月抿嘴笑,“你都说些什么成年旧事。”

外头日渐西落,她家在半山腰,离自己家也不过几步脚程。也不知道现在她有没有收拾整齐。

大城市回来的,手脚一定还是没以前利落了。

傍晚时分,苏海月还是从朋友家里告别。原本打算待到第二天,却觉得家里的东西没有归置整齐,还是要回去看一眼才放心。

唐琦毫无形象的坐在门口,胃里又是一阵折磨,幸好有随身带吃食的习惯,才没有让她翻院子偷人家菜生吃。

好歹她也是新晋影后。

怎么可以这么不要形象的呢!要是让那些影迷看见,下巴都要惊掉了。

村里没有路灯,借着傍晚暗淡的日光,苏海月一步三摇晃晃悠悠的回家。

还未到家门,就瞧见一坨黑乎乎蹲在门口。那身形分明有些熟悉。

待几步走上前,还没开口,便被她眼里的委屈给惊到,碧波似的眼风云变幻,下一刻就要掀起滔天巨浪。

委屈加着愤怒。

苏海月觉得自己犯了莫大的错。

赶紧进到屋里,为来人煮了一碗清淡不失味道的面条,看着她几乎把汤头都快喝完,苏海月才觉得自己的罪得到一丝宽恕。

唐琦吃完面条,味道比她想象的还要好。没有了饥饿的折磨,她也终于恢复到那个清新漂亮的美丽佳人。

收拾整齐,苏海月与她瑶瑶对视。

她双脚缩在椅子里,双手抱着腿,下巴搁在膝盖上。

明明那么大一个人,这样孩子气的动作却一点也不维和,反而显得万分可爱!

唐琦打量完堂厅,就不缩着不动了。

房子里东西多而不杂,一样一样的被归置整齐,与浅白米杏的家具配合默契!

看出来主人是下了大功夫装修保养的。

只是,唐琦咬唇,什么时候她对这些这么上心了?

夜幕降临,两人相顾无言许久,谁也不肯先打破沉默。

但气氛竟奇异的不尴尬,到底是年少好友。

“今晚你住哪儿?”苏海月记起了自己主人家的职责。

唐琦回头看向那一堆行李,“家里破的很,没法住人!我要住你这里。”

这话在相识多年的好友里一点没问题,只是两人虽然相识多年,却许久未见,甚至于原来大闹过一场不欢而散。

可苏海月仅是微微一笑,尽职尽责的给人收拾房间了!

唐琦随着她上楼,仔细参观房子。

这才发现房子的装修才是真正的不显山不漏水,但随处可见的讲究精致。

手边的木制楼梯,右边的木制窗台,无一不显出一份恰到好处的古色。

可这些都不是吸引她的地方!

“你住那间!”唐琦挑眉道,她斜倚靠墙,婀娜的身形一览无余。

“怎么!”苏海月回头,面上是雷打不动的平静。

唐琦一撩秀发,几近娇嗔道,“多年未见,总得知道你过得如何。”

“一间主卧,我住的,两间客房随你挑。”苏海月道,“我去帮你收拾一下行李。”

苏海月告诉自己,她只是尽地主之谊,绝无其他。

唐琦未动,任由她从自己身边擦肩而过,两人见面后的第一次近距离接触,淡雅的香气从鼻尖略过,若有似无。

唐琦回忆起自己第一次见到她的时候。

自己是乡间的野猴子,整日里上串下跳、调皮捣蛋。尽干些带着一群孩子尽干些上山采果,下河摸鱼的事。

她穿着破旧的衣服,在四面敞风的教室里第一次见到穿着公主裙,戴着小卷发,干净漂亮的公主。

她是公主啊!

她有着格格不入的口音和生活习惯。

她说的话自己听得懂,她却不是很明白自己说的话。

见到虫子自己会上去抓来玩,她却白着一张脸躲开。

午餐自己是两个小小的红薯,她是漂亮的盒子里装着漂亮的饭菜。

她们不是一个世界的。

不到半天,这个认知无比深刻。

“我要睡你隔壁。”唐琦开口。

苏海月把行李搬上来,“随你。”

推着行李进了自己隔壁屋,莹白的月光透过落地窗铺了一地,暖黄的光晕覆盖其上。

客房没那么考究,床、书桌、立式衣柜,但简单大方不落俗套。

窗外乌云飘过,吹进来的风带动浅蓝窗帘的一角。

“阿啾”毫无预兆的,唐琦一个喷嚏过去,倒是把苏海月喷的正着。

“不好意思,温差有点大,一时没注意。”唐琦绷不住,终于有了一点尴尬。

苏海月看着她,移开目光眼里闪过一丝温柔。

“你太久没回来,没注意也正常。”

说话间,东西已经归置好了。

“夜里山凉,记得盖被子。走廊尽头右拐就是浴室,淋浴泡澡都可以。”

洗澡后,唐琦躺在软硬适中的床尾,目光落在窗外的星空。

明暗交错的光芒落在黑绒毯一般的夜幕里,月光近得仿佛伸手可摘月,可是伸出手才知道,那是骗人的。

苏海月躺在床上,攒转反侧,最后实在睡不着,干脆起身去了露台吹凉风。

习惯性的靠在栏杆上眺望那座房子,尽管人已经在身边,可多年养成的习惯却是不易改变的。

那里是自己看着看破败的,自己看着半山腰的房子一点点的年久失修,一点点揉碎在风雨里。

目光转悠来转悠去,最后还是移到了睡在隔壁的人的身上。

她应该睡得好吧!

这里很安静,不会太吵闹,被子是才晒过的,很香,白天看她好像是走过来的,应该会很累,所以她应该睡得好吧!

苏海月忍不住一遍又一遍回想今天她说的每一个表情,每一句话,每一个字。

中了毒一般。

也许朋友说的对,她做错了,她不该把人带进来的。

不该让她再进入自己的视线。

翌日,唐琦是在食物的香味里醒来。

睡到日上三竿,沐浴在阳光里,再起来洗漱然后吃饭,这种生活是好久没有了呢!

唐琦趴在床上,仔细回想。

最后还是放弃,管他的呢。

骨质白瓷小碗里装着香浓的鱼片粥,一碟凉菜,两个春卷,两个精致小巧的酱包。

东西不多,但也不少。

唐琦挑眉,昨天就感觉出来了,这十指不沾阳春水的姑娘居然成了厨艺高手,惊讶里不免有些怅然,到底是经久未见。

未见其人,唐琦自顾自的吃起来。

吃到一半,见人从外面进来,挎着的篮子里有些新鲜带着露水的菜。

人也好,菜也好。

鲜嫩水灵。

苏海月也没看她,走到厨房将东西放好,出来看人已经吃完,便打算收拾碗筷。

唐琦伸手拦着,“我来吧!一大早就出去,还是休息一下啦。”

苏海月缩回手,见她动作不减利落的将东西收拾好,也就不拦着。

便去到院子里给菜啊花的浇水。

木制栅栏上缠绕着一些月季,左边是两棵桃树和梨树,右边便是种的一些乱七八糟的花和菜,零零散散的一块接一块,远远看着倒还是有趣。

只是凑近了看,才会知道主人是有多随意。

苏海月漫不经心的浇水,注意力却放到了屋里。

作者有话要说:短篇,非常短的短篇。

☆、第 2 章

开门声传来,苏海月收起漫不经心的心态,装模做样专注的浇水。

唐琦踩着步子慢悠悠的过来,见她脚边已经集了一大块水,眼波流转,挤到她身边。

“给我玩一下,可是好久都没碰着些了。”

苏海月身子一动,躲开她,将手里水龙头交给她。

“这里差不多了,你换个地方吧!”

水龙头递过来时两人有了短暂的触碰,唐琦有意无意的用手指抚过她的手心,对上她惊异的目光,唐琦露出一个美丽的、耐人寻味的笑容。

苏海月扭头就走,一脸平静无波,手却在微微发抖。

乡村的生活是安静无聊的,一上午在看人看花看手机里度过。

她像是个不尽责的狱警,没有紧紧的盯着犯人,只是时不时出现,并随着目不转睛的视线,只是这种时刻不长。

厨房里传来食物的香味,唐琦倒躺在沙发上,两条腿如同泅水一般一上一下的拍打空气。

“玩的开心吗?”

消息很短,她能这人是在多忙的环境里还不忘发消息关注她。

“可以啊,这里很安静,是个好去处。”

唐琦翻身,整个人极为别扭的趴在沙发上。

对面立刻回到,“你倒是好,双手一拍什么都不管走了,也不知道带上我。”

唐琦回了个拜拜,便放下手机,目光转向厨房的方向。

下巴枕在手臂上,看着厨房的身影一闪一现,伴随着一阵阵食物的香味就那么看起来。

在灼人的视线里,苏海月动作一点不含糊,反倒越发细致。

土豆红烧肉、三鲜汤、炝炒青菜、小酥肉加上玉米饭。

唐琦坐在椅子上,忍受着香味儿的勾引,眼巴巴的等着苏海月厨房东西收拾整齐后来吃饭。

“你可以先吃。”苏海月从厨房出来,见她一副着急样,忍不住说道。

这是她许久的习惯了,做饭后总是把厨房工具洗干净了再吃饭。

唐琦先喝一碗汤后,立刻又下手盛第二碗,一连喝了三碗汤后,舒了一口气。

“你在哪里学的手艺,以前不是最不耐烦这些吗?”

这话一出口唐琦便觉不好,这不是明明白白提醒她们之间相离多年吗。

“人是会变的。”

“以前觉得好的现在未必会喜欢,现在觉得好的以前不一定在意。”

苏海月目光越过唐琦,看向虚无的前方,嘴角几不可见上扬也落了下来。

唐琦垂目,岔开话题的心淡下来,轻声道,“那以前喜欢的人现在还在意吗?”

许久,未等到答案,唐琦追上苏海月目光。

却见她眼里,一成不变的平静,唐琦想探寻更多,对方却已离开。

椅子划过地板发出细微的响动,这响声在唐琦心里放大,变成石落深水般沉闷的叮咚声。

美味的午餐时光被自己一句话毁了。

但唐琦依旧坐在餐桌上,认认真真的吃饭。

尽管略有不愉快,但大部分时间都是舒适的。

待了快一周,主人与客人似乎都忘记她不是我家的与我不是她家的这事。

谁也没提出要搬走这事儿,只见屋里东西愈发齐全。

清晨,在闹钟的轰炸下,唐琦起床。

洗漱完毕,下楼只见苏海月穿戴整齐,准备出门做事了。

“等下,今天我一定要跟着你去。”唐琦叫住她。

乡村生活是安静与规律,这就表示很无聊,她不想再一个人待在家里玩手机等着吃饭,然后睡觉的生活,那不是与自己之前的日子差不多。

以前是工作结束宅在家里,到点吃饭,然后休息。

现在是吃饭,然后休息,更废了。

苏海月待在门口,看着外面一望无垠的碧蓝天空,今天是个好天气,之前洒下生菜的种子应该发芽了。

靠在门边,听着屋里传来叮叮咚咚的声音,不自觉的笑了。

弯弯曲曲的羊肠小道上,两个人影一前一后的走着。

“你刚才笑什么?”唐琦看着她。

“这鞋子穿着不好走,我是要去做农活的。”苏海月道。

唐琦走的小心翼翼,“我这不是没其他的鞋嘛!要不你带我去买一双。”

她是开玩笑的,这人不爱逛街,不喜化妆,讨厌甜食,活的像个粗糙的女人,也只有那张脸能骗过人。

当初以为是公主,谁知道后来只是个有着公主样子的骑士。

本质是粗糙与暴力的结合体。

也只有不明真相的人才会被那张骗死人不偿命的脸欺骗。

“去城里吧!村子里的东西你应该不喜欢。”

平日里按她的速度,现在应该到地里了!虽然被耽搁了,却一点没有不耐烦的感觉。

“额...什么时候去。”

唐琦说这话时往前走了几步,离前面的人不过一拳的距离。

头发被松松垮垮的扎在脑后,露出白皙的脖颈,鼻尖又嗅到馨香。

她知道那是洗发水的味道,那种几十块钱的洗发水香味在她身上成了一种与众不同,她甚至为此沉迷。

苏海月回头,见她脸上来不及收回的迷恋,双眼就被那人紧紧的锁住,让人无法移开视线。

完结GL百合小说作者城中顽固《蝶恋花》点评:构思新颖,题材独具匠心,文章文采盎然,寓意深刻,情节跌宕起伏紧扣人心故事完整,文章整体流畅,故事情节具有吸引力,重力推荐阅读

精彩推荐

猜你喜欢

凤凰结小说[公路飞行]在线试读

“惠妃娘娘日安,什么风把姐姐吹到咱们衍庆宫来了。”宁妃落落大方地问道。宁妃知道,这事怕是瞒不住了,也难怪,苏铭玥姿容秀丽,国色天香,底下的宫女太监对于这位新来的姑娘怎么可能不议论?尤其还是惠妃娘娘的胞妹,难免将两个人的容貌做比较,两朵牡丹花,苏铭玥仿佛娇羞淡雅的银月当空,而苏静贤就是猩红张扬的血色朝阳。她名唤静贤,其实即不静,也不贤,是个专爱呼风唤雨兴风作浪的主。“听说这嫦娥还是魏常在迎到衍庆宫的,不如问问魏常在可有这事?”惠妃调转矛头,直至年幼的魏向晚。魏向晚放下笔,绕到几案前,向惠妃行了万福。惠妃环顾...

2019-09-03 07:27:06

重生之品如的诱惑小说[冯灵钰]在线试读

“艾莉,你够了,别胡闹了。先别说我跟洪世贤之间没有发生过什么、就算是我们之间真的发生过什么,恐怕也轮不到你来过问吧。是吗?”带着一丝的试探和迟疑,林品如还是把心中的疑惑问出了口,然后静静地等待艾莉的回答。“姐姐,我只是在想,你真的是一个虚伪的人。明明是那样随便的人,可是表面上非要装成一副纯洁天真的样子。你这样的举动,真让我感到恶心。”艾莉再次抬起头来,面上已经恢复了平静。虽然她的眼神依然有些闪躲,可是却站直了身子,一副理所当然、天经地义的样子让人不容怀疑她话语的真实性。也是,她自己想得太多了。难道上辈子艾...

2019-09-03 07:27:06

新时代帝姬,绝不离婚小说[金色的saber]在线试读

微生非常为难,没想到柔若拂柳的夏影后,性子竟然如此的刚烈……微生拿着放大镜:“启禀殿下,没有。”微生又仔细瞧了瞧:“殿下,没有呀,真的没有。”帝姬殿下的伤口过于暧昧,叫人如何是好?南门夜纱:“没有咬到颈动脉吧?”微生扶了扶黑框眼镜,殿下的问题应该去问夏小姐才对。夏小姐和我们的帝姬殿下,真是爱的深沉!...

2019-09-03 07:27:06

黑白gl小说[烟小雨]在线试读

手术室里。“我知道了。”沅梓绵没有再多说一句话,把口罩带好,看着安静的躺在手术台上的洛语含,严肃至极。“病人大出血,拿止血剂来。”沅梓绵说着,手上的动作不停。沫漓用可以说是冷漠的眼神看着洛氏夫妇,点点头,和平常时那可爱迷糊的样子完全联系不上来。“你们来了,病人已经麻醉了。梓绵,尽力就好。”程海递上一把手术刀给沅梓绵,他虽然不希望这次手术失败,但是也不能给沅梓绵太大压力。嘴角挂着一抹微笑,手上的动作又快又准,让周围的其他医生赞叹不已,不愧是梓绵,好厉害!……………………...

2019-09-03 07:27:06

影后说她没对象小说[酥酒]在线试读

真见了人才发现他是真的很年轻,看起来也就二十三四的模样,明明太阳也没有多毒,愣是要架一副墨镜在脸上,于是隐约透露出了一股中二的气息。“我是陈导介绍的那个,试如娘的演员。”云锦时愈发觉得他不靠谱了。云锦时本来以为他是不满意,紧接着就听到青年道:“是我瞎了吗?还是这年头娱乐圈的审美变了我没跟上?让她演如娘,丰雪演素云?”云锦时这才见到导演,上一个剧组的导演说新导演很年轻,本来以为是一种夸张的说法,毕竟三十来岁的导演在这一行里,但凡有一点小成就,就可以被夸成年轻新锐导演了。云锦时一过来,还没说话,青年突然道:“...

2019-09-03 07:27:06

笔底山河,因你存活小说[又秋]在线试读

未知联系人:盛来,关机?人呢?最后一条未知联系人的短信只有两个字——盛来拿着手机的手在看见这两个字时,猛然一抖,瞳仁这时候也跟着一块儿缩了缩。从心底来讲,盛来知道自己是有点害怕跟陈笛有丁点联系,所以像是这几年一直相隔两地,互不联系是最好的。但是现在这么不凑巧,陈笛竟然从千里之外的西城来了她在这边生活了好几年的榕城,还这么意外又带着无限巧合相遇。半杯凉水下去,盛来觉得更冷。她将枕边的手机关掉飞行模式,很快接收到新号的电话就跳出来许多的消息。又好几条短信,是陌生的号码,盛来点开看了看。未知联系人:看见消息回我...

2019-09-03 07:27:06

当鬼是门技术活小说[言家阿爸]在线试读

“夏锦,你还在吗”“嗯,我在。”夏锦闻声扭头,却呼吸一窒。夏锦快速转回头,过分了过分了。( ω ) 夏锦揉揉眉,唉,真是操碎了心。没办法,谁让我喜欢她。林奚才刚刚洗完澡,只简单穿了吊带和小裤裤。几缕黑发安分的贴在肩处,水滴恰好经过锁骨滑下。☆、第 4 章因为那样就可以触碰到它了,光明正大赖着它。...

2019-09-03 07:27:06

白色的谎言小说[兔子的疑惑]在线试读

可是,他发生了什么事,她毫无头绪。是不是有点隐情瞒着她?☆、第十二章唯一可以确定的,是她的父亲出事了。她也奇怪,为何张雅琪三缄其口,不愿她提起父亲?五月已经降临,疫情依然没有退却,继续在这城市里肆虐。疫情至今已经超过二十万人染病,接近三万五千人死亡。...

2019-09-03 07:27:06

烟雨梨花梦小说[夜续]在线试读

竹径野竹自成径,绕溪三里馀。日落见林静,风行知谷虚。虽然四周危机重重,但我觉得上天待我还是不薄的。诺大的一个府邸,有山有水,花香鸟语,清风、细雨、斜柳、琼花,是一个修养身心的好地方。我想在这,美不胜收景色的的熏陶下人的品格似乎都会高尚起来。抬头望着屋舍前面,暖阳下青翠欲滴的竹,春风缓缓温凉如水,此情此景不禁诗意大发想要赋诗一首,遗憾的是只有才情没有才华,只能借借古人的才能赋诗一首了:李德裕临摹的古诗,真实的感情。既然想要附庸风雅一翻,现在只能硬着头皮把一首诗写完,对小侍低得不能再低的头自我催眠的忽视。还好...

2019-09-03 07:27:06

[英美]绝对炽热小说[焦糖白茶]在线试读

Root清晰的意识到了这件事,在她的身上,有什么事情变化了。某种屏障被打破了。Root看着Shaw的眼睛,她的眼睛和她的精神世界一样,是一片浩瀚的深海。有什么事情变化了。她对Shaw有了占有欲。这种念头本不该出现在她身上,不该出现在任何一个仿生人身上,她理应冷酷无情,对所有人类一视同仁。她们坐在同一张沙发上,分享着一包薯片,那种微醺感还没有消失,在临时标记的作用下,Root得以进入Shaw的精神世界,与她共享同一片海洋。谁都知道一场战争即将爆发,但谁都没有说话。...

2019-09-03 07:27:0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