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律失常小说[毛毛不是胖胖]在线试读

  • 时间:
  • 来源:阅文林语
点击阅读

“姐姐们,我先去巡房了,午饭见。”青钰雯也不知道为什么,她觉得刚才那一幕特别扎眼,于是她赶紧找了个理由回到了办公室。“知道,怎么了,李医生。”青钰雯略微有些不解,李想打听陈倩楠的住处做什么?“哦,这样啊,我微信把地址发给你好了。”青钰雯虽然觉得李想有点小题大做,却还是乖乖把地址发给了她。末了还说了一句“生煎有多好吃?我怎么没吃过。”“还是小青有想法,姻缘天注定的。你们看,VIP病房里那个陈小姐真是好福气,自己含着金汤匙出生,连男朋友都是那么帅气多金。”众人随着她手指的方向看去,一个穿着得体的,架着眼镜,一

心律失常小说章节试读

[GL百合] 《心律失常》作者:毛毛不是胖胖【完结】

文案

一个是年轻气盛的外科医生,一个是成熟内敛的集团掌权人。

她们之间会擦出怎样的火花?又会有怎样的坎坷在等着她们。

内容标签: 年下 情有独钟 因缘邂逅 天作之合

搜索关键字:主角:青玉文+陈美君 ┃ 配角:陈倩楠+黄恩茹+陈珂+欧阳凌+田姝丽 ┃ 其它:

☆、救死扶伤是不分贵贱的

“李医生,麻烦您先看一下我们陈总。”刘倩急匆匆地给主治医师塞上了一个大红包,却被对方拒绝了。

“对不起,救死扶伤是不分贵贱的,在我眼里你们陈总也不过是个普通病人,我必须要先医治受伤更严重的病人。”于是这位李医生义正严辞地走开了,此刻刘倩手里拿着大红包不知所措。忽然她的手里一空,红包已经被一个穿着白大褂的人拿走了,那个人径直走向了VIP病房。刘倩赶忙跟了上去,总算是有人愿意去看看她家陈总了。

“你倒是不怕流言。”陈美君仔细打量着这个扎着高马尾身材修长的女医生,对于她的到来有些意外。

只见对方从左边口袋掏出一个鼓鼓的大红包,然后满脸戏谑道:“人为财死,鸟为食亡。”

“青医生,院长说让您去手术室…”小护士急匆匆地跑进了病房,手里还拿着一些急救药品。

“知道了,稍后就到。”青钰雯又当着所有的人面把红包塞回了口袋。

“可是…”小护士还打算说点什么,却被青钰雯打断了,“正好,你把手里的东西拿过来。”看着小护士愣在原地,出声提醒道:“现在耽误时间的可不是我哦,院长要是怪罪…”小护士一听赶紧把手里的东西呈了上去。

青钰雯细心地帮陈美君处理外伤,然后又用听诊器检查了一下脏器,在确定确实没有大碍后,嘱咐刘倩:“秘书小姐,让你们陈总里里外外好好做个检查。”

说着,她就带着小护士走了出去,“对了,记得预约最贵的检查套餐”然后青钰雯对着刘倩挑了一下眉“我怕医院低端的套餐怠慢了陈总。那太对不起陈总给我的大红包了。”刘倩被她这个英气的挑眉勾了魂,一脸花痴地点了点头。

手术室。

“你怎么才来?”陈倩楠看到正在洗手的青钰雯气不打一出来,这个大学室友真的是,老是依着自己的性子来,也不分轻重缓急。

“手术不是没开始吗?”青钰雯不以为然地戴着手套。

“手术刀”“显微镜”“插管”“引流”“复位”“缝合”,青钰雯主刀,陈倩楠做第一助手,两人在大学期间培养的默契让手术进行地十分顺利。

大约过了两个小时,手术灯熄灭了,站在手术室外的家属看着被推出来的病人,听到护士长说手术非常成功,已经脱离危险了,悬着的心总算是放下了。

青钰雯摘下了口罩,脱掉了白大褂,随手拿过了早就准备好的可乐喝了起来,却被告知院长让她去一趟院长室,虽然心里万分不愿,但她还是只能服从命令了。

院长室。

“你放下危急重症患者先去替VIP病人处理了伤势?”院长语气十分严肃,对于别的医生关于青钰雯所作所为的汇报,以及刚刚在监控中看到的景象让他气不打一处来。

“是这样。”青钰雯随意地坐在了沙发上,还不忘夸赞一句:“院长室的沙发就是软。”

“你的职业操守呢?就因为你收了人家红包?!”院长激动地从椅子上站了起来,却发现青钰雯根本无动于衷,甚至开始吃他茶几上摆放的水果。

“那没有,您在开大会的时候不也说救死扶伤是不分贵贱的吗?”青钰雯吃了一口香蕉,突然露出了灿烂的笑容,“那个时候重伤患者正在进行术前麻醉,我去了也只能干等着,还不如趁这个时间处理一下小伤患。”

“小伤患?你知不知道为什么今天有那么多病患?还有,那个病患明明在VIP病房却无人问津!”院长恨铁不成钢地打开了电视,各大电视台新闻里正在放着同一件事:“陈氏集团所投资的原光房产封顶之时发生部分坍塌,人员伤亡惨重,初步推测是使用不合格材料所导致,目前已认筹业主正在声讨当中。”

“你今天抛下重症患者所处理的“小病患”就是陈氏集团的总经理,她现在是媒体争相曝光的黑心老板,所有的旗帜都倒向工人和业主,你居然在大庭广众收她的红包,你…”院长还想要说些什么,却看到青钰雯已经从沙发上站起来,正打算走“还有事吗?没事我先走了。”

“你和你娘一样为了金钱不择手段,满身的铜臭味,你不配当医生。”院长骂骂咧咧的声音还在继续着,青钰雯赶紧戴上了耳机,她很喜欢听音乐,她觉得只有这一刻世界是属于她自己的。但是当她走过护士站时却发现VIP病房门口围着很多人,甚至出动了保安和警卫来维护医院的秩序。

“陈小姐,你不打算说点什么吗?”

“陈小姐,对于此次事件你是怎么看的?”

“陈小姐,陈氏集团目前陷入了经济危机是吗?”

“陈小姐,你们使用的原材料是否是为了获取更大经济利益?”

“陈小姐,你们罔顾他人性命以次充好对得起信任原光的各个业主吗?

“陈小姐,请你正面回答我们的问题。”记者们虽然在警卫和保安的拦截下,却依旧不能阻挡他们想要获得一手资料的热情。

“这里是医院,请你们保持安静。”青钰雯拿过护士站的广播话筒,发出了对于此种行为的不满,到底谁才是为了利益罔顾他人的人,这些人为了获得一手资料,既不顾及他们口中陈小姐的安慰,更是为此打扰了医院中所有的需要静养病人。“如果你们执意如此,我们医院不介意再报一次警。”

记者也都是有分寸的人,确实在医院进行采访也并不合适,如果这件事闹大对他们的名誉也是一种损伤,只能等陈美君出院的时候再进行采访了。不多时,记者们怏怏散去了。医院又恢复了平静。

下午,青钰雯在巡房的时候看到此次事件受伤最严重的丁逸一家人都在重症监护室门口无助地望着透明窗内,虽说手术成功了,患者也脱离危险,但是还要观察48小时,这四十八小时也是至关重要的。她走上前去,作为主治医师,说了一些宽慰的话,又把左口袋里的大红包拿给了家属“这是那边病房的陈小姐要我转交给你们的,她不方便出来,她也希望丁逸早日康复,这点钱你们先拿去给丁逸治疗。”家属接过钱,对青钰雯千恩万谢,青钰雯摆了摆手,离开了这里,因为她想起来自己好像还有半瓶可乐没喝掉。

“小青,我先走了。”陈倩楠已经换好了衣服,今天她约了科室里的麻醉师李想一起看电影,本来想叫青钰雯一起,忽然想起今天青钰雯值班,她就自己去赴约了。

“走吧走吧,别让人李想等着急,哈哈哈。”青钰雯早就习惯了她这个室友重色轻友的模样,从大学开始就一直这样,和谁都暧昧,但也只是暧昧。

一般值班是没有什么事情的,只要没有紧急病患或着医院中的病患病情突然恶化。所以青钰雯就按照原来的习惯,躺到走廊的空病床上去睡了,和她一起搭档值班的护士小树是知道她这个习惯的,也能在第一时间找到她。

而今夜,仿佛不是那么平静。

“青医生,重症监护室那个病人情况恶化了”小树喊醒了青钰雯。

“立刻准备手术室,联系麻醉师,我要李想,务必让她赶过来。”青钰雯眼睛恢复了清明,边嘱咐小树边往手术室赶去。

“医生你一定要救救我老公。”丁逸的妻子满脸的泪水,怀里还圈着两个差不多八岁大的孩子,好似是龙凤胎。

“我一定尽力而为。”青钰雯抬头看了时间,凌晨两点十八分,“两个孩子第二天还要上学吧,你先让他们去休息。”

“我要在这里陪着爸爸。”小女孩目光灼灼地看着青钰雯“阿姨,你会医好我爸爸的对吗?”

“恩,会的会的,一定会的,等我救了你爸爸,你能不能答应我一个条件。”青钰雯做医生以来见惯了生死,有人寿终正寝,有人突然暴毙,她也见惯了生死离别,有失去伴侣,失去双亲,失去子孙的,但是她从来没有像今夜这般被一个女孩子的目光所感动。

“恩!”小女儿十分肯定地回答。

她正打算进手术室,却看见白日里那个被记者围堵的陈总正站在一边,她披肩的长发,有些苍白的脸,冷漠的表情,一身白的病号服,象高高在上的高傲的神穿过芸芸众生,不屑给凡夫俗子一个正眼,却在这样晃如白昼的过道里吸引了她的目光。“陈总,你这么晚不睡,是想给我送钱吗?”青钰雯觉得她有话要对自己说,却不知道如何开口,就先出声打开了话匣子。

陈美君没有接她的话,拿出了一张支票,开了一个不大不小的数字给青钰雯,“请你务必救他。”陈美君是一个生意人,她从白天的事情判断青钰雯是一个“拿人钱财□□”的“实在”医生,于是用了最简单的方式想和她达成协议。

果然,青钰雯毫不犹豫地接过了她手里的支票,眼里还含着笑,完全像是被这张支票逗开心了的模样。下一刻,青钰雯突然靠近了陈美君,几乎是贴着她的耳朵说的一句话“我会尽力的,陈总真是我的财神爷。”耳边突如其来的热气,让陈美君在惊讶之余全身颤栗,从来没有人这样靠近过她,就算是自己大学时就一直在一起的男朋友,两人也都只是止乎于礼,从未有越矩的行为。现在这个女医生的行为,让她一阵悸动。

在她还没有反应过来的时候,青钰雯已经走到了丁逸妻子旁边,将手里的支票给了她,“陈总说是这是近期的医药费。”说着头也不转地走进了手术室。

丁逸妻子看到手里的支票时,眼中闪过了感激,赶忙走到了陈美君的旁边,“陈总,谢谢您又给我们老丁送医药费来。”

“又?”陈美君疑惑地看着她,试图从中找到答案。

“您下午送来的钱还在我口袋里呢。”说着她从口袋里拿出了那个鼓鼓的红包,陈美君看到的时候已经知道这是下午她秘书给青钰雯那个。原来…她抬头看着“手术中”的灯牌,脑子里闪过那个时而俏皮时而严肃时而单纯的女医生。

“陈总,其实您不必这样,老丁一直都和我们说,在陈氏工作是他最开心的事,您对下属很照顾,此次事情肯定是意外,我们都相信您。”丁逸的妻子十分真诚地表达对陈美君的信任与感谢。

“目前,最重要的是丁逸的身体,你们放心给他治疗吧,一切费用由陈氏承担,这次的坍塌事件我也会彻查,还你们一个公道。”陈美君冷淡的语气响起,两个小孩子忍不住往母亲的身后躲了过去。

之后她们就一起坐在门口的等候椅上,等着结果。陈美君时不时刷着手机,看着网上对这件事的评论,陷入了沉思,为什么正好在陈氏和林氏争夺城南那块地标时出了事情,而且这么巧,坍塌的地方就在他们封顶剪彩的后方,晚上的评论明显是有人在引导暗示。这次真的是大意了,她本以为林氏是没有资格和争夺城南的,毕竟差距摆在那,可现在,她不得不重新审视自己的判断。

手术室灯灭了,丁逸又一次被安全地推出了手术室。无论是陈美君还是丁逸的家人都松了一口气。

“小家伙,你还记不记得你要答应我一个条件。”青钰雯在小女孩身边蹲下来,人畜无害地微笑着问她。

“记得!谢谢你,阿姨。”小女儿开心地亲了青钰雯一口。

“我的条件就是,你不准喊我“阿姨”,你要喊我“姐姐”,或者医生也可以。”青钰雯十分认真地说道,她才21岁,也就刚开始奔三,被人叫阿姨真的很忧伤。

“恩,医生姐姐。”小女孩本以为是很难的事情,没想到这么简单,立刻露出了灿烂的笑容,刚刚在换牙期,让她显得特别搞笑。

青钰雯宠溺地摸了摸她的头,“你该谢谢这个阿姨,她帮你爸爸把医药费都交了,医生姐姐才能给你爸爸用最好的药。”

小女孩十分乖巧地走过去,“谢谢阿姨。”说了这样一句以后陈美君本来就很冷的气质,明显一下子降到了冰点,小女孩赶紧退回了妈妈的身边。

“折腾了半夜,快带两个孩子去休息吧。”在青钰雯的劝慰下,丁逸的妻子带着孩子们回去了。

“陈总,您也早点去休息吧,别忘了你现在还是个病人。”说着青钰雯脱下了白大褂,把自己的衬衫外套披在了陈美君身上,“您不会是为了给我送钱,故意把自己冻感冒,然后让我来给您治疗的?可是这个感冒我也不好意思收大红包啊。”青钰雯露出了苦恼的表情,确实如此,自己是个外科医生好像对于治疗感冒没什么大的用处。

“我有那么老吗?”陈美君纠结于刚刚青钰雯让小女孩叫阿姨的事情,明明她自己是姐姐,怎么到了她这里要变成阿姨。

“你这个严肃的表情始终让人感觉你就是阿姨。”青钰雯十分诚恳地说:“如果你不介意,我也想叫你阿姨。”小女孩叫自己姐姐,叫她阿姨,从辈份上讲确实也该叫她阿姨。

“你…”陈美君正想发做些什么,却没来由得打了一个喷嚏。

“陈总您还是快回病房去吧,感冒的红包太小,我真的看不上。”青钰雯其实是蛮担心她的,她猜陈美君多多少少因为今天一天的事劳心劳力了不少,而且还有几处被砸到的外伤。“而且您确实年轻也不小了,都本命年了,不象我们年轻人能熬夜…”

“啪。”清脆的巴掌声响起,本来青钰雯说她老,她已经很不开心了,现在她说她本命年,一定是给她检查身体的时候看了她的红内裤,这个臭流氓。

青钰雯捂着脸,不知所以,在看到陈美君的红了的脸颊以后,回顾了一下自己的话,立刻意识了问题所在。

“别误会,我是看了你的病历卡才知道的。”青钰雯觉得自己太委屈了,一天做了好几台手术没有觉睡不说,还要被这个女人打,看在她漂亮的份上就不和她计较了。

走过陈美君,她从后面的贩卖机买了两罐热可可,一罐用来敷脸,一罐给了陈美君让她烘手。“你刚刚打我的手冰冰凉的,暖一暖促进血液循环,关节疼痛好得快。”抛下这样一句,青钰雯就回到了那张病床上,呼呼大睡了起来,几个小时的手术,她太累了。

陈美君犹豫了一会儿,还是走到了她躺的病床前,帮她盖上了被子,其实她不知道,在她转身离开的时候,青钰雯的嘴角微微上扬了起来。

☆、青医生,我脸上的粉好吃吗

第二天一早陈倩楠就来换班了。看着青钰雯满脸憔悴赶忙催促她早点回去休息,青钰雯也不推辞,收拾了一下就打道回府了。

“倩楠,早饭。”李想把鸡蛋饼和豆浆拿给了陈倩楠,陈倩楠开心地说着谢谢,然后狼吞虎咽吃了起来,李想看她这副模样,在一旁偷笑。

“哎,不对啊,你怎么今天上班比我早。”陈倩楠嘴里还又未吃完的鸡蛋饼,声音有些含糊。往常李想都是比她晚上班的,今天倒是稀奇了。

“昨天晚上三号重症监护室的那个患者突发情况,小青连夜动了手术,钦点了我做那台手术的麻醉师。”李想一脸无奈地解释着。

“小青这个人自己喜欢熬夜就算了,她以为别人都和她一样啊,真是…而且,你是我的专属麻醉师,她怎么能招之即来挥之即去。”陈倩楠开玩笑地说;“下次不准去。”

李想还沉浸在“专属”两个字中,对后面的话没怎么听清,笑着回了一句:“还不是看在小青是你同学兼大学室友的份上。”

“那还差不多。”陈倩楠又专心地吃起了鸡蛋饼,她之前吃过一次李想家附近这个鸡蛋饼,那个美味让她至今回味无穷,昨天在和李想闲聊的时候提到这个,没想到这么快就安排上了,心情瞬间就好了。

陈美君正在和来看望她的黄恩茹讨论关于此事事件的解决方法,陈黄两家本就是世交,但是由于两家涉及领域不同,鲜少有过合作,而这次原光房产算是作为新一代继承人的首次合作,也是两个家族的第一次碰撞与交流,两人都万分重视,本来这次封顶大吉是要由两家负责人共同出席的,只是黄恩茹正巧在广州出差,便由陈美君代劳了,本身原光的牵头人也是陈家,没想到出了这档子事,这让身在广州的黄恩茹十分担忧,既担忧事件对于家族信誉的损伤和担忧好友的身体情况,如今看来好友身体还算并无大碍,只是这件事目前比较棘手。

完结GL百合小说作者毛毛不是胖胖《心律失常》点评:构思新颖,题材独具匠心,文章文采盎然,寓意深刻,情节跌宕起伏紧扣人心故事完整,文章整体流畅,故事情节具有吸引力,人设丰满,力荐阅读!

精彩推荐

猜你喜欢

心律失常小说[毛毛不是胖胖]在线试读

“姐姐们,我先去巡房了,午饭见。”青钰雯也不知道为什么,她觉得刚才那一幕特别扎眼,于是她赶紧找了个理由回到了办公室。“知道,怎么了,李医生。”青钰雯略微有些不解,李想打听陈倩楠的住处做什么?“哦,这样啊,我微信把地址发给你好了。”青钰雯虽然觉得李想有点小题大做,却还是乖乖把地址发给了她。末了还说了一句“生煎有多好吃?我怎么没吃过。”“还是小青有想法,姻缘天注定的。你们看,VIP病房里那个陈小姐真是好福气,自己含着金汤匙出生,连男朋友都是那么帅气多金。”众人随着她手指的方向看去,一个穿着得体的,架着眼镜,一...

2019-09-03 07:27:00

信仰收割者[快穿GL]小说[沈日十]在线试读

她得先将身体养好再说。小木屋里的床,说是床,其实不过是块木板,用几块高度相差无几的大石头垫了起来。“虎兄,晚安。”她想要帮助林明珠报仇没错,但不提她现在还是犯人的身份,就说林明珠当下这幅身体,哪怕有她的神力支撑,一旦出现在旁人面前,也是受人摆弄的份,别提报仇了,能不能活下来还是个未知数。她已经查探过,这个世界应该是没有神鬼一类修士的,意味着她的神仙手段估计使不上多大的作用,毕竟每个世界有着每个世界不同的规则,若不想被规则驱逐,就不能凌驾于规则之上。既然这个世界没有修士出现,她就得少使用修士的手段,尽量用凡...

2019-09-03 07:27:00

双世恋甜[穿书]小说[楼细雨]在线试读

夏芒果:“......吃鱼也行的。”肉,她所爱也,鱼,亦她所爱也!君雨茶给她准备的是一套奶白色的及膝连衣裙,锁骨边缘还缀着几颗粉色小珍珠,换上新衣服,不照镜子,夏芒果都觉得自己瞬间变成了一个美得冒泡的小仙女。夏芒果差点要泪奔,这女总裁简直不要太贴心,幸好自己是个女人,不然定是要......为她疯,为她狂,为她哐哐砸大墙。“我惯吃素。”君雨茶将口红盖子阖上,随意扔在座椅一角,又浅浅笑了笑,“喜欢吃肉啊,那我们就去吃水煮鱼吧。”两人愉快的达成协定,君雨茶又以餐厅里人多,夏芒果要是做一个直立行走的女酒鬼会让她颇...

2019-09-03 07:27:00

比昨天更爱你一点小说[许家二哥哥]在线试读

……“啊?什么?”我费力地挣扎着醒神,眨了眨眼睛,有滴泪水顺着眼角滑下。“没事没事,是我睡昏了,已经下课了吗?那得换教室了。”难怪每次分别时溱老师总是要调侃我!溱老师整理好的我的衣物后,抱着我浏览着笔记本上面的数据道“擦擦眼泪,这三天是去听课的,很枯燥无聊的,你到时候可不能说要回家,也不能动不动就哭了,知道么?”“简安,简安,醒醒啦,下课好久了!”朋友推了推我,试图把我从睡梦中唤醒,“怎么睡得这么沉?诶,梦见什么了怎么眼睛湿湿的?没事吧?”所以每次只要我们不能待在一起,她都得花好一段时间来哄我、安慰我,试...

2019-09-03 07:27:00

金色星途gl小说[叫我小清新]在线试读

人生嘛,难得糊涂,对有些事情揣着明白装糊涂比较好。只是对着镜子抹着颜鸢的护肤品时,她又会思考,自己对颜鸢究竟是什么感情,为什么似乎和以前不太一样了。是感动,感激,还是因为什么别的?愣了会儿神的楚汐微笑开门:“怎么了?”楚汐拿了睡衣就去洗澡,没管背后蓝霜叶的目光。浴室里水流哗啦啦,楚汐熟门熟路从柜子里找出一次性杯子和牙刷洗漱,再换上一次性内裤,穿上颜鸢为她准备的睡衣,幸福感满满。楚汐拿毛巾擦着头发:“我有那么娇弱嘛,我又不是林黛玉,要担心也是我担心你。”哭笑不得的楚汐结结巴巴道:“那,那不是没吃早饭嘛,平时...

2019-09-03 07:27:00

穿越之王爷心凉薄小说[若花辞树]在线试读

“两位姑娘自便就是。”姜恪侧开身子,彬彬有礼道。当晚睡了一夜,第二天醒来,腰酸背痛腿抽筋三样全占遍了,华婉让菲絮好好的捏了捏,休息了一日,到第三天按照计划,修整了行装,回府。菲絮掀开窗帘的一角,向外看了一眼,官道上车马往来,见到侯府的车驾,都识趣的远远避让。她放下窗帘,回头道:“小姐您也不怕,万一那伙贼人再来一次可怎么好?”华婉将书本放到一边,笑道:“不是有这些个护卫么?”按照腾远侯思川这庶女的疼爱,派来的护卫恐怕都是平日里自己使的贴身精兵,电视里说,这种士兵的战斗力都是一个顶两的。何况,那伙人刺伤了侯爷...

2019-09-03 07:27:00

窈窕淑女,伊人好逑小说[若花辞树]在线试读

烟绰看她焦急的样子,突然觉得,若她是男子必定是世上最好的男子,若她他日有了王妃,她的王妃必定是最有福气的。宝亲王在街上策马狂奔,路人纷纷退到边上避让,后面老远还跟了一大群王府的侍卫小厮,京城的百姓皆是有眼界见过世面的,看这阵仗,都道是发生了什么大事。众人见洵晏来了,都下跪行礼道:“参见宝亲王。”“对,对,母子平安,母子平安。”洵晏依旧走来走去,口里念叨:“佛祖保佑,保她平安,保我即墨家子孙平安。”小德子一出现在门口,洵晏不等他开口,几大步跨了过去,一面道:“备好了?”一面就匆匆往楼下走去。洵晏才想起在古代...

2019-09-03 07:27:00

秘密小说[若花辞树]在线试读

汇报完后,林默抬眼看向后视镜,放缓了声音,说:“董事长,我联系了一家殡葬公司,顾小姐的后事放在哪里办?灵堂可以提前布置起来了。”沈眷的睫毛动了动,顾树歌感觉到她的悲伤,像血液一样流淌在她的脉络中。于是顾树歌的心也跟着揪作一团。司机原先安静得像是不存在,这时熟练地启动汽车,平稳地开了出去。不到五分钟,就敲定了一个私家侦探,还跟上司汇报了这名侦探的履历。随着这句话,车里瞬间低沉了下来。顾树歌有点着急了,她瞪着林默,想他随便说点什么都好,不要让沈眷一个人沉浸在悲伤里。可是林默收敛起欲言又止的神色,谨守本分地拿出...

2019-09-03 07:27:00

抓鬼的手,微微颤抖小说[杜锦鲤]在线试读

再次醒来她却出现在了自己的床上。已经快要七点,她该收拾收拾去学校了。她草草地吃了两口,然后直接背上书包出了门。……叫醒她的是她提前定好的闹钟。六月如果能把她送回卧室又何必等她自己开门?难道晚上的一切都是她做的一场梦?根本就没有六月,也没有天台之约?...

2019-09-03 07:27:00

被撩日常[快穿]小说[凡尘慕风]在线试读

屈艺:“……”屈艺:“………………”她就这么被赶出来了?“没有。”陆瑾之停顿了片刻,再度开口:“我的要求只有这一个,如果屈小姐没有其他问题,就请回吧。”遭受到了如此冷遇,屈艺对陆瑾之的好印象瞬间当然无存。而且,而且居然还给她了这么一个棘手的设计难题!简直过分,说具体一点会死么!...

2019-09-03 07:27: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