信仰收割者[快穿GL]小说[沈日十]在线试读

  • 时间:
  • 来源:阅文林语
点击阅读

她得先将身体养好再说。小木屋里的床,说是床,其实不过是块木板,用几块高度相差无几的大石头垫了起来。“虎兄,晚安。”她想要帮助林明珠报仇没错,但不提她现在还是犯人的身份,就说林明珠当下这幅身体,哪怕有她的神力支撑,一旦出现在旁人面前,也是受人摆弄的份,别提报仇了,能不能活下来还是个未知数。她已经查探过,这个世界应该是没有神鬼一类修士的,意味着她的神仙手段估计使不上多大的作用,毕竟每个世界有着每个世界不同的规则,若不想被规则驱逐,就不能凌驾于规则之上。既然这个世界没有修士出现,她就得少使用修士的手段,尽量用凡

信仰收割者[快穿GL]小说章节试读

[GL百合] 《信仰收割者[快穿GL]》作者:沈日十【完结】

文案

『她本是高高在上的神明,却愿为信徒披荆斩棘』

1.28v,请支持,多谢。

邪神套路多,正神伤不起。

这个邪神把宿主打造成玛丽苏——男男女女都爱我;

那个邪神把宿主打造成超级学霸——我抽烟喝酒混社会,但我是个好女生;

除此之外,还有音乐之神,绘画之星,星际的宠儿……

身为正神,当邪神作祟,祸乱世间,应匡扶正义,清理天下。

成神前,沈朝夕打击歪门邪道就一个字——杀。

成神后,她当神棍,做学霸,学演戏,去唱歌……

这世道,终究邪不胜正。

【神道修士沈朝夕,穿梭各个世界,拯救信徒,收割信仰的故事。】

入坑指南:

1.主攻,1v1;

2.日更,更新时间见文章列表;

内容标签:女强 复仇虐渣 逆袭 古代幻想

搜索关键字:主角:沈朝夕,赵晚宸 ┃ 配角: ┃ 其它:

第一卷 : 嫡女不甘心

第1章 嫡女不甘心(一)

夏日已过,秋老虎的威力却仍旧不俗,被烈日灼烤了一日的大地,热的烫脚,押送流犯的官兵一个二个垂头耷脑,被这太阳晒得发不出脾气。

“这他妈都是什么鬼天气…… ”

有人抱怨道。

队伍中间的流犯比起官兵,更加看不出几分精神,一个个面如死灰,眼神迷离,若非手脚都被麻绳绑在了一起,相互搀扶着走路,恐怕早有人半途就倒了下去,此时也不过是强撑着的行尸走肉罢了。

额头的汗水已经从大滴大滴的液珠,变成了细密的水点,林明珠走着走着,眼前越发的模糊不清。

迈腿已然成了机械性的动作,原本纤细白嫩的手腕早已被勒得通红,甚至于磨下几层皮来,她无意识地舔了舔嘴唇,然而唾液没有润湿唇瓣,反倒因为刮动死皮,渗出了血丝。

她张开嘴,发出的声音若有似无。

“信女愿永生永世信奉朝夕娘娘,求娘娘助信女报得家仇……”

言罢,她轰然倒地。

无人注意到,在她紧握的手心中,一枚精致细腻的玉佩,突然化作了齑粉,从她指缝中流出。

“小姐——”

林明珠的倒下,宛如一颗投入死水当中的石头,掀起了层层波澜。

最先反应过来的是站在她身边的春夏——林明珠曾经的大丫鬟。

她跪伏在地,试探着去触林明珠的鼻息,手指止不住的哆嗦。

旁边人或是木然的看着,或是别过头,目光不忍。

死在流放途中的人太多,林明珠不是第一个,也不是最后一个。

“小姐,小姐你醒醒,我们就快到了,小姐——”

“你们救救小姐,救救她啊——”

“小姐——”

一声接着一声。

春夏声嘶竭力的呼喊,好像杜鹃啼血的哀鸣。

然而她的小姐双目紧闭,已经听不到她的呼唤。

官兵的反应总是慢半拍,听到嘈杂的哭喊才不耐烦地走过来,“怎么了?”

见到躺在地上的人,眉头紧皱,司空见惯般唾了一口,“又死一个,晦气,李五,张四,过来把人拖下去找个地方扔了。”

“不不不——你们不能动我的小姐——”听到他们的话,春夏死死抱住林明珠的身体,死活不愿意分开,她面露哀求,“求求你们,行行好,给我一点时间,让我给小姐挖个坟——”

“小丫头倒是衷心,行,大家都走累了,那就停下来休息会儿吧。”叼着草根的官兵冷笑一声,不知道是在嘲讽还是赞扬,只是不等春夏露出喜色,他一脚就踹向了她的心口,直接将人踢得老远,随即呵令道:“人都死了还端着小姐派头呢,把人给我拖下去,有多远扔多远,最好扔在林子里,这个时候的豺狼虎豹,正缺吃的呢。”

“不——”

……

沈朝夕醒来时,浑身都疼得厉害。

她勉强睁开眼,正好对上一双黄澄澄的眼睛。

眼睛的主人仿佛没想到她竟然会醒来,受了惊,下意识地朝后退去,这才叫她看清了对方的身形。

雪白毛发,夹杂着黑色斑纹,额头隐约可见一个王字。

不是白虎又是什么。

似乎是感受到了威胁,白虎上半身微微降低,露出攻击的姿态,喉咙里也不断发出警告的低吼。

沈朝夕忙着接收这具身体的记忆,没时间逗猫玩,拧着眉呵斥了一句别闹后,便自顾自的闭上了眼睛。

竟是全然不将眼前庞然大物般的老虎放在眼里。

仿佛试图对她发动进攻的,不过是一只娇俏可爱的小猫咪,而她是那个暂时没有耐心的主人。

身为万兽之王,兽类的本能向白虎叫嚣着眼前人的危险,然而白虎通灵,冥冥中的感觉却又叫它在原地烦躁地转了两圈之后,留了下来。

它看着不远处衣衫褴褛,身形瘦弱,宛如一幅骨架子,却连闭着眼都能散发出庞大的令人窒息的威压的生物,甩了甩鞭子似的尾巴。

“吼——”

在虎啸声中,沈朝夕渐渐明了了自己被召唤过来的原因。

说到召唤,就不得不提一提沈朝夕的身份。

神道修士,以信仰为修炼手段的修士。

世间常能听到一种说法,先有信仰,再有神明。

说的是世间一切神仙的手段,皆是由信众奉与。

这话用来形容神道修士,再合适不过。

不同于一般的道修或者魔修,或通过修炼心境,或通过打磨筋骨,从而汲取灵气或者魔气,化为己用,神道修士的一切根本,依托于信众的信仰。

若信众繁茂,信仰昌盛,哪怕是初窥门径的神道修士,亦能够翻手为云覆手为雨,操天地于掌心之间。

——然而信仰何其难得!

天下神道修士不知凡几,生灵数目却是有限,无论如何瓜分仍旧难以满足所有人的需求。

更何况,神道修士依托信仰而生,却也依托信仰而死,若是无人信仰,失去供奉,神道修士的陨落,不过是早晚的问题。

偏偏神道对于大多数选修此道的修士来说,还不是一个可选项,而是强迫中奖。

沈朝夕就是这样一个“幸运儿”。

她本是一国将军,为保家卫国战死沙场,百姓感恩她的行径,得知她战死后,纷纷立长生牌,早晚各一炷香,硬生生将本应该去地府转生的沈朝夕,从鬼门关拉了回来。她只觉得自己混混沌沌睡了一觉,谁知道一觉醒来,就被迫坐上了神坛。

见鬼的神道修士。

因为是信仰起的跟脚,沈朝夕甚至不能够转修鬼道,百姓信奉她一日,她这个神道修士就得活下去一日,受一日的香火。

一开始的时候,沈朝夕很乐意为自己国家的百姓提供庇护,有她保佑的人民总是风调雨顺,战事上无往不利,奈何朝代更迭,时过境迁,她这个将军渐渐在人们脑海中淡去,越来越多的人取代了她的地位,成为了百姓们新的神明,新的精神寄托——她这个老将军,将要散去。

她本无所谓生死,否则也不会心甘情愿战死在沙场。

信仰凋零,沈朝夕亦无意挽留,她放任自己一日十二个时辰,昏迷的时间比醒来的时间更多,带着几分期许静待着消亡的那一刻。

谁知道浑浑噩噩之间,竟然感受到了来自信徒的召唤。

神道修士的信徒千万起数,能够召唤他们的,十不存一。

非的是有大信念的人不可。

话说回来,信念得大到什么程度才能让神道修士感召到呢?

不仅是奉献今生的生死,更是生生世世的追随。

林明珠正是在死前用满腔的绝望许下了这样的承诺,才将沈朝夕召唤来。

她或许未必有多么的相信这个由母亲戴在她脖子上的朝夕娘娘,只是生命燃烧到了最后一刻,不信也得信。

人总得为自己找个支撑的地方。

为何会有雕刻着自己模样的玉佩流落到此方世界的问题,暂且不在沈朝夕的思考范围之内。

她的眉头随着接收的记忆,拧的越发紧起来。

这具身体的主人叫做林明珠。

明珠二字,取自掌上明珠之意。

林明珠,顾名思义,林家的掌上明珠。

林家,是一个传奇的世家。

林家祖,历经三朝,均官拜宰相,得皇帝信重。

林父,青出于蓝而胜于蓝,官至宰相一日,比其父还要小上那么一些。

更别提林家出色的子弟,各个都是芝兰玉树,文武兼备。

林明珠是林父生了三个儿子之后盼来的女儿,打一出生,便是要星星不给月亮,呵护如同掌中宝,心尖肉。

林父这份呵护并没有被辜负。

林明珠生的端庄明艳,性格更是落落大方,为人处世进退得宜,全京城找不出一个比她更优秀的贵女来,不是林父自夸,怕是皇室养大的公主,也未必有女儿的半分好。

更莫提她虽未女子,才智却不输于三位兄长,哪怕是林父,也时常感叹,可惜了我儿一身文韬武略,却身为女儿身,不能卖与帝王家。

这是一份标准的人生赢家剧本。

林家人聪明,绝不站队,效忠的人从来都只有坐在龙椅上的皇上,林家女有教养,各个才华横溢,宜室宜家。

朝中的太子虽已长成,有夺权之势,然而皇帝年轻力胜,尚未形成父弱子强的局面,朝堂可谓是和风细雨,再平稳不过。

如无意外,林明珠会在父亲的挑选下,嫁给一位优秀的青年才俊,从此同丈夫举案齐眉,夫妻同心。

可惜这世间最不缺的就是意外。

于林明珠而言,一切的变数,都是从她庶妹落水那日出现的。

她这个庶妹林慎微的出生并不光鲜。

林家有训,三十无子方可纳妾,林夫人一进门,便接二连三的生下三个公子,自然是触不到这条家训的。

林父或许不是什么多情才子,却对自己的原配敬重有加,更深知后院管理的重要性,因此哪怕是下属送上来的小妾,也是转手赠予别人,从不多留。

林家的和睦与林父的自律密不可分。

然而架不住林父实在是年少有为,才华横溢,既招蜜蜂,也招苍蝇。

林夫人爱怜怙恃皆失的可怜表妹,接入家中,谁能料到十三岁的孩子竟然有胆量爬上姐夫的床,并一举怀上孩子。

这个年龄产子,自然是十死无生,表妹死了,孩子还留着,林夫人虽然心里堵得厉害,到底将人留了下来,林府不差一口饭吃,而林父,看他给孩子取得名字就能明白——

林慎微。

不仅是提醒林慎微,在这个家里要谨小慎微,也是提醒他自己,做事要谨小慎微,切莫再在这种地方栽跟头。

谁又能够想到,十三年前,林慎微母亲坑了林父那一次,让他同妻子夫妻离心,更是间接地导致了林夫人的病亡。

十三年后,林慎微坑他这一次,直接坑进去了整个林家。

七岁以上男子斩首,以下流放,女子……皆充营为妓。

前来宣旨的太监尖锐而又刺耳的声音仿佛再度在耳边响起,沈朝夕捂住胸口,大滴大滴的泪水,情不自禁地从眼眶里涌了出来。

沈朝夕不会哭。

这是林明珠的哀鸣。

林家,何等鼎盛的世家,竟然落得如此下场!

不过一夕之间,不过一夕之间……

沈朝夕放任自己痛哭。

判决下达时,林明珠没有哭。

父亲兄长被推出去斩首时,林明珠没有哭。

死亡在眼前闪现,时日无多时,林明珠没有哭。

直到此时,沈朝夕接管了她的身体,接替了她的身份,这具身体里曾经压抑着的,隐藏着的愤怒,痛苦,才一股脑地涌出来。

像是在山间积压堵塞已久的河流,终于冲破了阻碍,找到了奔流的方向。

“你放心,”明明眼中还在不断涌出泪水,沈朝夕的神情已然是再平静不过,她捂着胸口,像是在对谁承诺一样,轻声道:“林家所受冤屈,我必报之。”

作者有话要说:日更,我努力把更新时间维持在11点左右QAQ

欢迎大家去追我的旧文:《小白花拯救计划》《白莲花与白月光》《漂亮的女配》

第2章 嫡女不甘心(二)

林明珠本是再聪明不过的女子,家中发生的变故,也许当时未曾察觉,但流放边关的这一路上,也多多少少琢磨出了不对劲的地方。

林家女子皆被打入贱籍,连未满三岁的幼女都不例外,这其中却有一人逃脱了责罚。

那就是林慎微。

在林府出事前三日,她恰好被七皇子以一顶小轿,急匆匆地抬进王府,做了他的侧妃。

那个时候林明珠还想着,林慎微未免太不过自爱,皇子府的侧妃,说的再好听也是妾室,林家出来的姑娘,哪怕是庶出,也多是嫁给合适人家做正妻,万没有像林慎微这般赶着上门做妾的,还是如此不光鲜、不体面的妾。

要知道,七皇子府里的另一个侧妃,虽然成亲时场面比不上正妃,却也是正儿八经地拜了天地,请了宴席,过了明路的。

林慎微这种做法,不像是娶了个侧妃,倒像是什么抬了个见不得人的外室。

事后回想起来,林明珠才察觉到,林慎微的这场出嫁,避难意味有多重。

她怕是早已经料到了林家的落败,才匆匆忙忙地将自己给嫁了出去。

但这件事情,别说是林明珠,就连她那在官场的父亲和兄长们,都未曾察觉。

林慎微又是从何得知?

林明珠更倾向于,这件事情本身或许就有林慎微的参与。

沈朝夕很容易就在脑海中找到了林慎微落水那日的记忆。

这件事情发生的并不远,就在一年以前。

那个时候林明珠入宫参加皇后举办的赏菊宴,回来就听到了庶妹落水,又被救起来的消息。

林家人虽然都恶心于林慎微的出身,但到底个个朗月清风,不屑于将母亲做下的错事,牵连到无辜的孩子身上,因此对林慎微虽然谈不上疼爱,却也绝无苛刻的地方,对比那些在家中受尽磋磨的庶女,林慎微过得日子虽然同林明珠比起来远远不如,比下却是绰绰有余。

听闻她落水后昏迷不醒,林明珠还差人拿父亲的帖子,给她请了太医。

察觉到不对劲是林明珠在她醒来后去看她那日。

林明珠比林慎微大不了几岁,意味着林慎微的母亲爬床时,她还很小。

林母自然不会将这些龌龊事情讲给自己的幼女听。

因此虽然知道林慎微的来历,林明珠对自己这个庶妹,并无多少厌恶,只是也谈不上多亲近罢。

林明珠对这个庶妹,记忆最深的,大概就是她永远抬不起来的头,和佝偻着的身子。

也不知道将她抚养长大的乳母对她说了些什么,养成了个怯懦无能的性子,幼时林明珠寻觅玩伴,试图同她一起玩闹,不过是玩游戏的时候争了两句嘴,发了些小孩子脾气,林明珠说完就忘,自己都不记得自己说了些什么,林慎微回去就生了一场大病,被吓得连床都起不来。

顿时就打消了林明珠带着妹妹玩的乐趣。

之后的十来年里,林慎微给林明珠的印象也多是胆小,懦弱,上不得台面。

就连林父,对自己这个庶女都感到十分失望,平日和家人谈起,也只说让她低嫁一个普通人家,免得受到欺负。

直到那一日。

林明珠前脚进门,后脚就听见躺在床上的林慎微,语调虚弱的朝她告罪,说自己身体虚弱,起不来床,万望姐姐莫要介意。

这话放在寻常人家,自然是没什么不对,但放在林慎微身上,就显得格外奇怪起来。

且不说在进门前,林明珠就细细问过看诊的太医,林慎微虽然呛了水,但抢救回来后身体已无大碍,最多是在秋日落水受了些风寒,可能会不舒服一段日子,但绝没有到需要卧病在床的地步,就说林慎微对林明珠的态度——以她以往谨小慎微的性子来看,只要不是瘫痪在床,哪怕真的虚弱到需要躺在床上,听见林明珠进门的声音,她也绝对会爆发最后的求生欲挣扎着下床给她请安。

完结GL百合小说作者沈日十《信仰收割者[快穿GL]》点评:主题凝炼,集中,议论深刻,有力,震撼人心情节生动,构思新颖,题材独具匠心,推荐阅读

精彩推荐

猜你喜欢

凤凰结小说[公路飞行]在线试读

“惠妃娘娘日安,什么风把姐姐吹到咱们衍庆宫来了。”宁妃落落大方地问道。宁妃知道,这事怕是瞒不住了,也难怪,苏铭玥姿容秀丽,国色天香,底下的宫女太监对于这位新来的姑娘怎么可能不议论?尤其还是惠妃娘娘的胞妹,难免将两个人的容貌做比较,两朵牡丹花,苏铭玥仿佛娇羞淡雅的银月当空,而苏静贤就是猩红张扬的血色朝阳。她名唤静贤,其实即不静,也不贤,是个专爱呼风唤雨兴风作浪的主。“听说这嫦娥还是魏常在迎到衍庆宫的,不如问问魏常在可有这事?”惠妃调转矛头,直至年幼的魏向晚。魏向晚放下笔,绕到几案前,向惠妃行了万福。惠妃环顾...

2019-09-03 07:26:54

重生之品如的诱惑小说[冯灵钰]在线试读

“艾莉,你够了,别胡闹了。先别说我跟洪世贤之间没有发生过什么、就算是我们之间真的发生过什么,恐怕也轮不到你来过问吧。是吗?”带着一丝的试探和迟疑,林品如还是把心中的疑惑问出了口,然后静静地等待艾莉的回答。“姐姐,我只是在想,你真的是一个虚伪的人。明明是那样随便的人,可是表面上非要装成一副纯洁天真的样子。你这样的举动,真让我感到恶心。”艾莉再次抬起头来,面上已经恢复了平静。虽然她的眼神依然有些闪躲,可是却站直了身子,一副理所当然、天经地义的样子让人不容怀疑她话语的真实性。也是,她自己想得太多了。难道上辈子艾...

2019-09-03 07:26:54

新时代帝姬,绝不离婚小说[金色的saber]在线试读

微生非常为难,没想到柔若拂柳的夏影后,性子竟然如此的刚烈……微生拿着放大镜:“启禀殿下,没有。”微生又仔细瞧了瞧:“殿下,没有呀,真的没有。”帝姬殿下的伤口过于暧昧,叫人如何是好?南门夜纱:“没有咬到颈动脉吧?”微生扶了扶黑框眼镜,殿下的问题应该去问夏小姐才对。夏小姐和我们的帝姬殿下,真是爱的深沉!...

2019-09-03 07:26:54

黑白gl小说[烟小雨]在线试读

手术室里。“我知道了。”沅梓绵没有再多说一句话,把口罩带好,看着安静的躺在手术台上的洛语含,严肃至极。“病人大出血,拿止血剂来。”沅梓绵说着,手上的动作不停。沫漓用可以说是冷漠的眼神看着洛氏夫妇,点点头,和平常时那可爱迷糊的样子完全联系不上来。“你们来了,病人已经麻醉了。梓绵,尽力就好。”程海递上一把手术刀给沅梓绵,他虽然不希望这次手术失败,但是也不能给沅梓绵太大压力。嘴角挂着一抹微笑,手上的动作又快又准,让周围的其他医生赞叹不已,不愧是梓绵,好厉害!……………………...

2019-09-03 07:26:54

影后说她没对象小说[酥酒]在线试读

真见了人才发现他是真的很年轻,看起来也就二十三四的模样,明明太阳也没有多毒,愣是要架一副墨镜在脸上,于是隐约透露出了一股中二的气息。“我是陈导介绍的那个,试如娘的演员。”云锦时愈发觉得他不靠谱了。云锦时本来以为他是不满意,紧接着就听到青年道:“是我瞎了吗?还是这年头娱乐圈的审美变了我没跟上?让她演如娘,丰雪演素云?”云锦时这才见到导演,上一个剧组的导演说新导演很年轻,本来以为是一种夸张的说法,毕竟三十来岁的导演在这一行里,但凡有一点小成就,就可以被夸成年轻新锐导演了。云锦时一过来,还没说话,青年突然道:“...

2019-09-03 07:26:54

笔底山河,因你存活小说[又秋]在线试读

未知联系人:盛来,关机?人呢?最后一条未知联系人的短信只有两个字——盛来拿着手机的手在看见这两个字时,猛然一抖,瞳仁这时候也跟着一块儿缩了缩。从心底来讲,盛来知道自己是有点害怕跟陈笛有丁点联系,所以像是这几年一直相隔两地,互不联系是最好的。但是现在这么不凑巧,陈笛竟然从千里之外的西城来了她在这边生活了好几年的榕城,还这么意外又带着无限巧合相遇。半杯凉水下去,盛来觉得更冷。她将枕边的手机关掉飞行模式,很快接收到新号的电话就跳出来许多的消息。又好几条短信,是陌生的号码,盛来点开看了看。未知联系人:看见消息回我...

2019-09-03 07:26:54

当鬼是门技术活小说[言家阿爸]在线试读

“夏锦,你还在吗”“嗯,我在。”夏锦闻声扭头,却呼吸一窒。夏锦快速转回头,过分了过分了。( ω ) 夏锦揉揉眉,唉,真是操碎了心。没办法,谁让我喜欢她。林奚才刚刚洗完澡,只简单穿了吊带和小裤裤。几缕黑发安分的贴在肩处,水滴恰好经过锁骨滑下。☆、第 4 章因为那样就可以触碰到它了,光明正大赖着它。...

2019-09-03 07:26:54

白色的谎言小说[兔子的疑惑]在线试读

可是,他发生了什么事,她毫无头绪。是不是有点隐情瞒着她?☆、第十二章唯一可以确定的,是她的父亲出事了。她也奇怪,为何张雅琪三缄其口,不愿她提起父亲?五月已经降临,疫情依然没有退却,继续在这城市里肆虐。疫情至今已经超过二十万人染病,接近三万五千人死亡。...

2019-09-03 07:26:54

烟雨梨花梦小说[夜续]在线试读

竹径野竹自成径,绕溪三里馀。日落见林静,风行知谷虚。虽然四周危机重重,但我觉得上天待我还是不薄的。诺大的一个府邸,有山有水,花香鸟语,清风、细雨、斜柳、琼花,是一个修养身心的好地方。我想在这,美不胜收景色的的熏陶下人的品格似乎都会高尚起来。抬头望着屋舍前面,暖阳下青翠欲滴的竹,春风缓缓温凉如水,此情此景不禁诗意大发想要赋诗一首,遗憾的是只有才情没有才华,只能借借古人的才能赋诗一首了:李德裕临摹的古诗,真实的感情。既然想要附庸风雅一翻,现在只能硬着头皮把一首诗写完,对小侍低得不能再低的头自我催眠的忽视。还好...

2019-09-03 07:26:54

[英美]绝对炽热小说[焦糖白茶]在线试读

Root清晰的意识到了这件事,在她的身上,有什么事情变化了。某种屏障被打破了。Root看着Shaw的眼睛,她的眼睛和她的精神世界一样,是一片浩瀚的深海。有什么事情变化了。她对Shaw有了占有欲。这种念头本不该出现在她身上,不该出现在任何一个仿生人身上,她理应冷酷无情,对所有人类一视同仁。她们坐在同一张沙发上,分享着一包薯片,那种微醺感还没有消失,在临时标记的作用下,Root得以进入Shaw的精神世界,与她共享同一片海洋。谁都知道一场战争即将爆发,但谁都没有说话。...

2019-09-03 07:26:5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