信仰收割者[快穿GL]小说[沈日十]在线试读

  • 时间:
  • 来源:阅文林语
点击阅读

她得先将身体养好再说。小木屋里的床,说是床,其实不过是块木板,用几块高度相差无几的大石头垫了起来。“虎兄,晚安。”她想要帮助林明珠报仇没错,但不提她现在还是犯人的身份,就说林明珠当下这幅身体,哪怕有她的神力支撑,一旦出现在旁人面前,也是受人摆弄的份,别提报仇了,能不能活下来还是个未知数。她已经查探过,这个世界应该是没有神鬼一类修士的,意味着她的神仙手段估计使不上多大的作用,毕竟每个世界有着每个世界不同的规则,若不想被规则驱逐,就不能凌驾于规则之上。既然这个世界没有修士出现,她就得少使用修士的手段,尽量用凡

信仰收割者[快穿GL]小说章节试读

[GL百合] 《信仰收割者[快穿GL]》作者:沈日十【完结】

文案

『她本是高高在上的神明,却愿为信徒披荆斩棘』

1.28v,请支持,多谢。

邪神套路多,正神伤不起。

这个邪神把宿主打造成玛丽苏——男男女女都爱我;

那个邪神把宿主打造成超级学霸——我抽烟喝酒混社会,但我是个好女生;

除此之外,还有音乐之神,绘画之星,星际的宠儿……

身为正神,当邪神作祟,祸乱世间,应匡扶正义,清理天下。

成神前,沈朝夕打击歪门邪道就一个字——杀。

成神后,她当神棍,做学霸,学演戏,去唱歌……

这世道,终究邪不胜正。

【神道修士沈朝夕,穿梭各个世界,拯救信徒,收割信仰的故事。】

入坑指南:

1.主攻,1v1;

2.日更,更新时间见文章列表;

内容标签:女强 复仇虐渣 逆袭 古代幻想

搜索关键字:主角:沈朝夕,赵晚宸 ┃ 配角: ┃ 其它:

第一卷 : 嫡女不甘心

第1章 嫡女不甘心(一)

夏日已过,秋老虎的威力却仍旧不俗,被烈日灼烤了一日的大地,热的烫脚,押送流犯的官兵一个二个垂头耷脑,被这太阳晒得发不出脾气。

“这他妈都是什么鬼天气…… ”

有人抱怨道。

队伍中间的流犯比起官兵,更加看不出几分精神,一个个面如死灰,眼神迷离,若非手脚都被麻绳绑在了一起,相互搀扶着走路,恐怕早有人半途就倒了下去,此时也不过是强撑着的行尸走肉罢了。

额头的汗水已经从大滴大滴的液珠,变成了细密的水点,林明珠走着走着,眼前越发的模糊不清。

迈腿已然成了机械性的动作,原本纤细白嫩的手腕早已被勒得通红,甚至于磨下几层皮来,她无意识地舔了舔嘴唇,然而唾液没有润湿唇瓣,反倒因为刮动死皮,渗出了血丝。

她张开嘴,发出的声音若有似无。

“信女愿永生永世信奉朝夕娘娘,求娘娘助信女报得家仇……”

言罢,她轰然倒地。

无人注意到,在她紧握的手心中,一枚精致细腻的玉佩,突然化作了齑粉,从她指缝中流出。

“小姐——”

林明珠的倒下,宛如一颗投入死水当中的石头,掀起了层层波澜。

最先反应过来的是站在她身边的春夏——林明珠曾经的大丫鬟。

她跪伏在地,试探着去触林明珠的鼻息,手指止不住的哆嗦。

旁边人或是木然的看着,或是别过头,目光不忍。

死在流放途中的人太多,林明珠不是第一个,也不是最后一个。

“小姐,小姐你醒醒,我们就快到了,小姐——”

“你们救救小姐,救救她啊——”

“小姐——”

一声接着一声。

春夏声嘶竭力的呼喊,好像杜鹃啼血的哀鸣。

然而她的小姐双目紧闭,已经听不到她的呼唤。

官兵的反应总是慢半拍,听到嘈杂的哭喊才不耐烦地走过来,“怎么了?”

见到躺在地上的人,眉头紧皱,司空见惯般唾了一口,“又死一个,晦气,李五,张四,过来把人拖下去找个地方扔了。”

“不不不——你们不能动我的小姐——”听到他们的话,春夏死死抱住林明珠的身体,死活不愿意分开,她面露哀求,“求求你们,行行好,给我一点时间,让我给小姐挖个坟——”

“小丫头倒是衷心,行,大家都走累了,那就停下来休息会儿吧。”叼着草根的官兵冷笑一声,不知道是在嘲讽还是赞扬,只是不等春夏露出喜色,他一脚就踹向了她的心口,直接将人踢得老远,随即呵令道:“人都死了还端着小姐派头呢,把人给我拖下去,有多远扔多远,最好扔在林子里,这个时候的豺狼虎豹,正缺吃的呢。”

“不——”

……

沈朝夕醒来时,浑身都疼得厉害。

她勉强睁开眼,正好对上一双黄澄澄的眼睛。

眼睛的主人仿佛没想到她竟然会醒来,受了惊,下意识地朝后退去,这才叫她看清了对方的身形。

雪白毛发,夹杂着黑色斑纹,额头隐约可见一个王字。

不是白虎又是什么。

似乎是感受到了威胁,白虎上半身微微降低,露出攻击的姿态,喉咙里也不断发出警告的低吼。

沈朝夕忙着接收这具身体的记忆,没时间逗猫玩,拧着眉呵斥了一句别闹后,便自顾自的闭上了眼睛。

竟是全然不将眼前庞然大物般的老虎放在眼里。

仿佛试图对她发动进攻的,不过是一只娇俏可爱的小猫咪,而她是那个暂时没有耐心的主人。

身为万兽之王,兽类的本能向白虎叫嚣着眼前人的危险,然而白虎通灵,冥冥中的感觉却又叫它在原地烦躁地转了两圈之后,留了下来。

它看着不远处衣衫褴褛,身形瘦弱,宛如一幅骨架子,却连闭着眼都能散发出庞大的令人窒息的威压的生物,甩了甩鞭子似的尾巴。

“吼——”

在虎啸声中,沈朝夕渐渐明了了自己被召唤过来的原因。

说到召唤,就不得不提一提沈朝夕的身份。

神道修士,以信仰为修炼手段的修士。

世间常能听到一种说法,先有信仰,再有神明。

说的是世间一切神仙的手段,皆是由信众奉与。

这话用来形容神道修士,再合适不过。

不同于一般的道修或者魔修,或通过修炼心境,或通过打磨筋骨,从而汲取灵气或者魔气,化为己用,神道修士的一切根本,依托于信众的信仰。

若信众繁茂,信仰昌盛,哪怕是初窥门径的神道修士,亦能够翻手为云覆手为雨,操天地于掌心之间。

——然而信仰何其难得!

天下神道修士不知凡几,生灵数目却是有限,无论如何瓜分仍旧难以满足所有人的需求。

更何况,神道修士依托信仰而生,却也依托信仰而死,若是无人信仰,失去供奉,神道修士的陨落,不过是早晚的问题。

偏偏神道对于大多数选修此道的修士来说,还不是一个可选项,而是强迫中奖。

沈朝夕就是这样一个“幸运儿”。

她本是一国将军,为保家卫国战死沙场,百姓感恩她的行径,得知她战死后,纷纷立长生牌,早晚各一炷香,硬生生将本应该去地府转生的沈朝夕,从鬼门关拉了回来。她只觉得自己混混沌沌睡了一觉,谁知道一觉醒来,就被迫坐上了神坛。

见鬼的神道修士。

因为是信仰起的跟脚,沈朝夕甚至不能够转修鬼道,百姓信奉她一日,她这个神道修士就得活下去一日,受一日的香火。

一开始的时候,沈朝夕很乐意为自己国家的百姓提供庇护,有她保佑的人民总是风调雨顺,战事上无往不利,奈何朝代更迭,时过境迁,她这个将军渐渐在人们脑海中淡去,越来越多的人取代了她的地位,成为了百姓们新的神明,新的精神寄托——她这个老将军,将要散去。

她本无所谓生死,否则也不会心甘情愿战死在沙场。

信仰凋零,沈朝夕亦无意挽留,她放任自己一日十二个时辰,昏迷的时间比醒来的时间更多,带着几分期许静待着消亡的那一刻。

谁知道浑浑噩噩之间,竟然感受到了来自信徒的召唤。

神道修士的信徒千万起数,能够召唤他们的,十不存一。

非的是有大信念的人不可。

话说回来,信念得大到什么程度才能让神道修士感召到呢?

不仅是奉献今生的生死,更是生生世世的追随。

林明珠正是在死前用满腔的绝望许下了这样的承诺,才将沈朝夕召唤来。

她或许未必有多么的相信这个由母亲戴在她脖子上的朝夕娘娘,只是生命燃烧到了最后一刻,不信也得信。

人总得为自己找个支撑的地方。

为何会有雕刻着自己模样的玉佩流落到此方世界的问题,暂且不在沈朝夕的思考范围之内。

她的眉头随着接收的记忆,拧的越发紧起来。

这具身体的主人叫做林明珠。

明珠二字,取自掌上明珠之意。

林明珠,顾名思义,林家的掌上明珠。

林家,是一个传奇的世家。

林家祖,历经三朝,均官拜宰相,得皇帝信重。

林父,青出于蓝而胜于蓝,官至宰相一日,比其父还要小上那么一些。

更别提林家出色的子弟,各个都是芝兰玉树,文武兼备。

林明珠是林父生了三个儿子之后盼来的女儿,打一出生,便是要星星不给月亮,呵护如同掌中宝,心尖肉。

林父这份呵护并没有被辜负。

林明珠生的端庄明艳,性格更是落落大方,为人处世进退得宜,全京城找不出一个比她更优秀的贵女来,不是林父自夸,怕是皇室养大的公主,也未必有女儿的半分好。

更莫提她虽未女子,才智却不输于三位兄长,哪怕是林父,也时常感叹,可惜了我儿一身文韬武略,却身为女儿身,不能卖与帝王家。

这是一份标准的人生赢家剧本。

林家人聪明,绝不站队,效忠的人从来都只有坐在龙椅上的皇上,林家女有教养,各个才华横溢,宜室宜家。

朝中的太子虽已长成,有夺权之势,然而皇帝年轻力胜,尚未形成父弱子强的局面,朝堂可谓是和风细雨,再平稳不过。

如无意外,林明珠会在父亲的挑选下,嫁给一位优秀的青年才俊,从此同丈夫举案齐眉,夫妻同心。

可惜这世间最不缺的就是意外。

于林明珠而言,一切的变数,都是从她庶妹落水那日出现的。

她这个庶妹林慎微的出生并不光鲜。

林家有训,三十无子方可纳妾,林夫人一进门,便接二连三的生下三个公子,自然是触不到这条家训的。

林父或许不是什么多情才子,却对自己的原配敬重有加,更深知后院管理的重要性,因此哪怕是下属送上来的小妾,也是转手赠予别人,从不多留。

林家的和睦与林父的自律密不可分。

然而架不住林父实在是年少有为,才华横溢,既招蜜蜂,也招苍蝇。

林夫人爱怜怙恃皆失的可怜表妹,接入家中,谁能料到十三岁的孩子竟然有胆量爬上姐夫的床,并一举怀上孩子。

这个年龄产子,自然是十死无生,表妹死了,孩子还留着,林夫人虽然心里堵得厉害,到底将人留了下来,林府不差一口饭吃,而林父,看他给孩子取得名字就能明白——

林慎微。

不仅是提醒林慎微,在这个家里要谨小慎微,也是提醒他自己,做事要谨小慎微,切莫再在这种地方栽跟头。

谁又能够想到,十三年前,林慎微母亲坑了林父那一次,让他同妻子夫妻离心,更是间接地导致了林夫人的病亡。

十三年后,林慎微坑他这一次,直接坑进去了整个林家。

七岁以上男子斩首,以下流放,女子……皆充营为妓。

前来宣旨的太监尖锐而又刺耳的声音仿佛再度在耳边响起,沈朝夕捂住胸口,大滴大滴的泪水,情不自禁地从眼眶里涌了出来。

沈朝夕不会哭。

这是林明珠的哀鸣。

林家,何等鼎盛的世家,竟然落得如此下场!

不过一夕之间,不过一夕之间……

沈朝夕放任自己痛哭。

判决下达时,林明珠没有哭。

父亲兄长被推出去斩首时,林明珠没有哭。

死亡在眼前闪现,时日无多时,林明珠没有哭。

直到此时,沈朝夕接管了她的身体,接替了她的身份,这具身体里曾经压抑着的,隐藏着的愤怒,痛苦,才一股脑地涌出来。

像是在山间积压堵塞已久的河流,终于冲破了阻碍,找到了奔流的方向。

“你放心,”明明眼中还在不断涌出泪水,沈朝夕的神情已然是再平静不过,她捂着胸口,像是在对谁承诺一样,轻声道:“林家所受冤屈,我必报之。”

作者有话要说:日更,我努力把更新时间维持在11点左右QAQ

欢迎大家去追我的旧文:《小白花拯救计划》《白莲花与白月光》《漂亮的女配》

第2章 嫡女不甘心(二)

林明珠本是再聪明不过的女子,家中发生的变故,也许当时未曾察觉,但流放边关的这一路上,也多多少少琢磨出了不对劲的地方。

林家女子皆被打入贱籍,连未满三岁的幼女都不例外,这其中却有一人逃脱了责罚。

那就是林慎微。

在林府出事前三日,她恰好被七皇子以一顶小轿,急匆匆地抬进王府,做了他的侧妃。

那个时候林明珠还想着,林慎微未免太不过自爱,皇子府的侧妃,说的再好听也是妾室,林家出来的姑娘,哪怕是庶出,也多是嫁给合适人家做正妻,万没有像林慎微这般赶着上门做妾的,还是如此不光鲜、不体面的妾。

要知道,七皇子府里的另一个侧妃,虽然成亲时场面比不上正妃,却也是正儿八经地拜了天地,请了宴席,过了明路的。

林慎微这种做法,不像是娶了个侧妃,倒像是什么抬了个见不得人的外室。

事后回想起来,林明珠才察觉到,林慎微的这场出嫁,避难意味有多重。

她怕是早已经料到了林家的落败,才匆匆忙忙地将自己给嫁了出去。

但这件事情,别说是林明珠,就连她那在官场的父亲和兄长们,都未曾察觉。

林慎微又是从何得知?

林明珠更倾向于,这件事情本身或许就有林慎微的参与。

沈朝夕很容易就在脑海中找到了林慎微落水那日的记忆。

这件事情发生的并不远,就在一年以前。

那个时候林明珠入宫参加皇后举办的赏菊宴,回来就听到了庶妹落水,又被救起来的消息。

林家人虽然都恶心于林慎微的出身,但到底个个朗月清风,不屑于将母亲做下的错事,牵连到无辜的孩子身上,因此对林慎微虽然谈不上疼爱,却也绝无苛刻的地方,对比那些在家中受尽磋磨的庶女,林慎微过得日子虽然同林明珠比起来远远不如,比下却是绰绰有余。

听闻她落水后昏迷不醒,林明珠还差人拿父亲的帖子,给她请了太医。

察觉到不对劲是林明珠在她醒来后去看她那日。

林明珠比林慎微大不了几岁,意味着林慎微的母亲爬床时,她还很小。

林母自然不会将这些龌龊事情讲给自己的幼女听。

因此虽然知道林慎微的来历,林明珠对自己这个庶妹,并无多少厌恶,只是也谈不上多亲近罢。

林明珠对这个庶妹,记忆最深的,大概就是她永远抬不起来的头,和佝偻着的身子。

也不知道将她抚养长大的乳母对她说了些什么,养成了个怯懦无能的性子,幼时林明珠寻觅玩伴,试图同她一起玩闹,不过是玩游戏的时候争了两句嘴,发了些小孩子脾气,林明珠说完就忘,自己都不记得自己说了些什么,林慎微回去就生了一场大病,被吓得连床都起不来。

顿时就打消了林明珠带着妹妹玩的乐趣。

之后的十来年里,林慎微给林明珠的印象也多是胆小,懦弱,上不得台面。

就连林父,对自己这个庶女都感到十分失望,平日和家人谈起,也只说让她低嫁一个普通人家,免得受到欺负。

直到那一日。

林明珠前脚进门,后脚就听见躺在床上的林慎微,语调虚弱的朝她告罪,说自己身体虚弱,起不来床,万望姐姐莫要介意。

这话放在寻常人家,自然是没什么不对,但放在林慎微身上,就显得格外奇怪起来。

且不说在进门前,林明珠就细细问过看诊的太医,林慎微虽然呛了水,但抢救回来后身体已无大碍,最多是在秋日落水受了些风寒,可能会不舒服一段日子,但绝没有到需要卧病在床的地步,就说林慎微对林明珠的态度——以她以往谨小慎微的性子来看,只要不是瘫痪在床,哪怕真的虚弱到需要躺在床上,听见林明珠进门的声音,她也绝对会爆发最后的求生欲挣扎着下床给她请安。

完结GL百合小说作者沈日十《信仰收割者[快穿GL]》点评:主题凝炼,集中,议论深刻,有力,震撼人心情节生动,构思新颖,题材独具匠心,推荐阅读

精彩推荐

猜你喜欢

信仰收割者[快穿GL]小说[沈日十]在线试读

她得先将身体养好再说。小木屋里的床,说是床,其实不过是块木板,用几块高度相差无几的大石头垫了起来。“虎兄,晚安。”她想要帮助林明珠报仇没错,但不提她现在还是犯人的身份,就说林明珠当下这幅身体,哪怕有她的神力支撑,一旦出现在旁人面前,也是受人摆弄的份,别提报仇了,能不能活下来还是个未知数。她已经查探过,这个世界应该是没有神鬼一类修士的,意味着她的神仙手段估计使不上多大的作用,毕竟每个世界有着每个世界不同的规则,若不想被规则驱逐,就不能凌驾于规则之上。既然这个世界没有修士出现,她就得少使用修士的手段,尽量用凡...

2019-09-03 07:26:54

双世恋甜[穿书]小说[楼细雨]在线试读

夏芒果:“......吃鱼也行的。”肉,她所爱也,鱼,亦她所爱也!君雨茶给她准备的是一套奶白色的及膝连衣裙,锁骨边缘还缀着几颗粉色小珍珠,换上新衣服,不照镜子,夏芒果都觉得自己瞬间变成了一个美得冒泡的小仙女。夏芒果差点要泪奔,这女总裁简直不要太贴心,幸好自己是个女人,不然定是要......为她疯,为她狂,为她哐哐砸大墙。“我惯吃素。”君雨茶将口红盖子阖上,随意扔在座椅一角,又浅浅笑了笑,“喜欢吃肉啊,那我们就去吃水煮鱼吧。”两人愉快的达成协定,君雨茶又以餐厅里人多,夏芒果要是做一个直立行走的女酒鬼会让她颇...

2019-09-03 07:26:54

比昨天更爱你一点小说[许家二哥哥]在线试读

……“啊?什么?”我费力地挣扎着醒神,眨了眨眼睛,有滴泪水顺着眼角滑下。“没事没事,是我睡昏了,已经下课了吗?那得换教室了。”难怪每次分别时溱老师总是要调侃我!溱老师整理好的我的衣物后,抱着我浏览着笔记本上面的数据道“擦擦眼泪,这三天是去听课的,很枯燥无聊的,你到时候可不能说要回家,也不能动不动就哭了,知道么?”“简安,简安,醒醒啦,下课好久了!”朋友推了推我,试图把我从睡梦中唤醒,“怎么睡得这么沉?诶,梦见什么了怎么眼睛湿湿的?没事吧?”所以每次只要我们不能待在一起,她都得花好一段时间来哄我、安慰我,试...

2019-09-03 07:26:54

金色星途gl小说[叫我小清新]在线试读

人生嘛,难得糊涂,对有些事情揣着明白装糊涂比较好。只是对着镜子抹着颜鸢的护肤品时,她又会思考,自己对颜鸢究竟是什么感情,为什么似乎和以前不太一样了。是感动,感激,还是因为什么别的?愣了会儿神的楚汐微笑开门:“怎么了?”楚汐拿了睡衣就去洗澡,没管背后蓝霜叶的目光。浴室里水流哗啦啦,楚汐熟门熟路从柜子里找出一次性杯子和牙刷洗漱,再换上一次性内裤,穿上颜鸢为她准备的睡衣,幸福感满满。楚汐拿毛巾擦着头发:“我有那么娇弱嘛,我又不是林黛玉,要担心也是我担心你。”哭笑不得的楚汐结结巴巴道:“那,那不是没吃早饭嘛,平时...

2019-09-03 07:26:54

穿越之王爷心凉薄小说[若花辞树]在线试读

“两位姑娘自便就是。”姜恪侧开身子,彬彬有礼道。当晚睡了一夜,第二天醒来,腰酸背痛腿抽筋三样全占遍了,华婉让菲絮好好的捏了捏,休息了一日,到第三天按照计划,修整了行装,回府。菲絮掀开窗帘的一角,向外看了一眼,官道上车马往来,见到侯府的车驾,都识趣的远远避让。她放下窗帘,回头道:“小姐您也不怕,万一那伙贼人再来一次可怎么好?”华婉将书本放到一边,笑道:“不是有这些个护卫么?”按照腾远侯思川这庶女的疼爱,派来的护卫恐怕都是平日里自己使的贴身精兵,电视里说,这种士兵的战斗力都是一个顶两的。何况,那伙人刺伤了侯爷...

2019-09-03 07:26:54

窈窕淑女,伊人好逑小说[若花辞树]在线试读

烟绰看她焦急的样子,突然觉得,若她是男子必定是世上最好的男子,若她他日有了王妃,她的王妃必定是最有福气的。宝亲王在街上策马狂奔,路人纷纷退到边上避让,后面老远还跟了一大群王府的侍卫小厮,京城的百姓皆是有眼界见过世面的,看这阵仗,都道是发生了什么大事。众人见洵晏来了,都下跪行礼道:“参见宝亲王。”“对,对,母子平安,母子平安。”洵晏依旧走来走去,口里念叨:“佛祖保佑,保她平安,保我即墨家子孙平安。”小德子一出现在门口,洵晏不等他开口,几大步跨了过去,一面道:“备好了?”一面就匆匆往楼下走去。洵晏才想起在古代...

2019-09-03 07:26:54

秘密小说[若花辞树]在线试读

汇报完后,林默抬眼看向后视镜,放缓了声音,说:“董事长,我联系了一家殡葬公司,顾小姐的后事放在哪里办?灵堂可以提前布置起来了。”沈眷的睫毛动了动,顾树歌感觉到她的悲伤,像血液一样流淌在她的脉络中。于是顾树歌的心也跟着揪作一团。司机原先安静得像是不存在,这时熟练地启动汽车,平稳地开了出去。不到五分钟,就敲定了一个私家侦探,还跟上司汇报了这名侦探的履历。随着这句话,车里瞬间低沉了下来。顾树歌有点着急了,她瞪着林默,想他随便说点什么都好,不要让沈眷一个人沉浸在悲伤里。可是林默收敛起欲言又止的神色,谨守本分地拿出...

2019-09-03 07:26:54

抓鬼的手,微微颤抖小说[杜锦鲤]在线试读

再次醒来她却出现在了自己的床上。已经快要七点,她该收拾收拾去学校了。她草草地吃了两口,然后直接背上书包出了门。……叫醒她的是她提前定好的闹钟。六月如果能把她送回卧室又何必等她自己开门?难道晚上的一切都是她做的一场梦?根本就没有六月,也没有天台之约?...

2019-09-03 07:26:54

被撩日常[快穿]小说[凡尘慕风]在线试读

屈艺:“……”屈艺:“………………”她就这么被赶出来了?“没有。”陆瑾之停顿了片刻,再度开口:“我的要求只有这一个,如果屈小姐没有其他问题,就请回吧。”遭受到了如此冷遇,屈艺对陆瑾之的好印象瞬间当然无存。而且,而且居然还给她了这么一个棘手的设计难题!简直过分,说具体一点会死么!...

2019-09-03 07:26:54

所以我成了最废勇者小说[镜实]在线试读

泽娜丝还提及到了安娜贝丝的七个哥哥,七个哥哥个个都是数一数二的妹控,从小就对安娜贝丝过分宠爱。听说她家惩罚儿子不是让他们下跪或是禁足这种毫无特色的的方式,而是罚他们不允许见安娜贝丝。泽娜丝,你为啥这么要把这么重要的日记放在另一个抽屉里?你让我现在怎么解决吗?她的语气相当平淡:“我没想到他们还会让我回家。”申明!以上言论全部摘自勇者泽娜丝的私人日记,我绝对没有一点添油加醋!越想我越觉得危险,他们一大家子都有杀掉我的理由。尽管血族已经和人类达成和平共处条约已有五十年,但是为了安娜贝丝,他们真可能重新开战!“你...

2019-09-03 07:26:5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