双世恋甜[穿书]小说[楼细雨]在线试读

  • 时间:
  • 来源:阅文林语
点击阅读

夏芒果:“......吃鱼也行的。”肉,她所爱也,鱼,亦她所爱也!君雨茶给她准备的是一套奶白色的及膝连衣裙,锁骨边缘还缀着几颗粉色小珍珠,换上新衣服,不照镜子,夏芒果都觉得自己瞬间变成了一个美得冒泡的小仙女。夏芒果差点要泪奔,这女总裁简直不要太贴心,幸好自己是个女人,不然定是要......为她疯,为她狂,为她哐哐砸大墙。“我惯吃素。”君雨茶将口红盖子阖上,随意扔在座椅一角,又浅浅笑了笑,“喜欢吃肉啊,那我们就去吃水煮鱼吧。”两人愉快的达成协定,君雨茶又以餐厅里人多,夏芒果要是做一个直立行走的女酒鬼会让她颇

双世恋甜[穿书]小说章节试读

[GL百合] 《双世恋甜[穿书]》作者:楼细雨【完结】

文案:

夏芒果穿书了,清纯女主多作怪,霸总男主爱作妖,同刚出场总裁女配君雨茶:

雨濛濛情深深,爱你心,绝对真。

夏芒果:你怕不是想睡我。

君雨茶:过于真实。

*

原书男主:勾搭君总裁,屡战屡败。

原书女主:我们要不换个思路?

于是,夏芒果被两人安排着送上了君雨茶的床。

一夜春风,抵死缠绵,第二天,群记者叩开房门:

听说君总裁昨夜不可描述了新晋小花夏芒果?

君雨茶:真情实感。

群记者:是道德的沦丧还是人性的泯灭?

君雨茶淡定甩出小红本:结婚证,了解一下。

群记者&男女主:???

*

微微风簇浪,散作满河星

她纯媚如荼,她浪漫如火

微风裹着柔软,空气泛着香甜

只有此刻,只有此时

她才知道,她,是多么合适

*

甜宠穿书文,等你来看呀,喜欢的话加波作收叭!

内容标签:娱乐圈 打脸 甜文 穿书

搜索关键字:主角:夏芒果、君雨茶 ┃ 配角: ┃ 其它:

第1章 午夜穿书

深夜,狂风乍起,大雨,倾盆而下。

帝都,市中心某高层的一所公寓楼下,红色宝马车厢里,此刻正在上演靡靡艳艳的一幕。

“萱,你怎么穿着我的衬衣,好骚啊。”

“城,只要是你的东西,我都喜欢啊。”

“萱,告诉我,你只爱我。”

“城,我爱你爱你最爱你!”

听到这句话,傅南城满意地笑了笑,猛地将双唇贴了上去,肆意描绘樊雨萱的唇形,樊雨萱只是嗯哼一声,双手也很自然地围上了傅南城的脖颈,两个人如同是在沙漠遇到甘露,贪婪的咬着对方的唇,或缠绕,或追赶,默契共舞,直到唇瓣发麻发肿。

同时,傅南城的手也开始不安分起来,继续将樊雨萱攘到方向盘上,一瞬间,樊雨萱只觉得又是一阵电流流过身体,继而,开始无法自持地扭动起身体。

本页完。

夏芒果吞了一口口水,兴奋的小指尖赶紧戳着手机屏幕,翻页查看下一章。

屏幕立刻弹出一道白框:重要提示,已经到最后一页了哦,作者大大努力码字中,去书评区逛逛吧!

夏芒果瘪了瘪嘴,十分失望,但还是顺手点进了书评区。

【今天是没有更新的第99天,难过,坚持打卡。】

【作者你弃书了吗?出来坚持一下啊,只写肉也能啊。】

【到底更不更,这么久不更新是转行了吗?结婚了吗?生孩子了吗?】

【辣鸡太监狗不更新,手动右上角举报一波,管理员半夜还下场删我书评?】

【妈耶,我等的春天都来了,花儿都开了,树儿都绿了,作者你是被埋在冬天了?】

夏芒果:???

这是一本狗血霸道总裁爱上小白花的小说,作者大大叫黄多肉,书名足够天雷滚滚,《渣总追妻甜蜜蜜》,男主是个经纪公司霸道总裁,也是个渣男本渣,正赶上时下渣渣男主吃香,此书追的人还不少。

在书里,男主拥有总裁文第二大姓,傅,傅南城。女主樊雨萱,是男主第六次从别处横刀夺爱抢过来的清纯佳人小白莲,人设美强爽,在男主的帮助下撕姐踩妹虐后妈,各种上位娱乐圈,才到第五百章,就已经发展成为娱乐圈新生代顶级流量小花花。

嗯,很爽。

问题是,作者写着写着,就放飞自我完全跑偏了,行文各种不注意节奏各种持续挖坑不填,倒是在开车划船的小细节上一路狂飙,五百章里有四百章都是在亲亲抱抱举高高,常常是上一章还在打脸撕闺蜜踩姐妹,下一章男主就各种抱着女主进小树林上大床房。

饶是如此,书评区依然是一片和谐。

没有一个人骂作者三观不正剧情渣,所有人都是花式比心土豪打赏只求作者速更新。

夏芒果捂着通红的脸,满脑细胞极度兴奋,也是看得不亦乐乎,谁知道,作者越往后写越奇葩,男女主人设一团糟各种崩,配角一个一个频繁冒出头还不给逻辑,更为让人想愤愤咒骂的是,作者居然在言情小说里施展起了百合大法,一边煽情男女主,一边又一对接一对凑百合CP,真是将文作到无下限,要不是肉在那儿摆着,这作者早晚要完。

然后,令人实在忍不住要唾骂的是,在第五百九十九章,作者招呼也不打恶意断更了。

断更前,作者正写到,相当吃香的渣男男主的乡下女友,料理完他老母亲后事找上城里来了,和男主女主是一起吃饭一起喝酒,醉醺醺之下,还一块儿坐了女主的宝马车回男主家。

新角色,看文走向应该是抓奸戏码要上场,但作者连新角色名字都还没介绍,又笔头一转,写男主将女主推倒在方向盘各种摸啊各种抱,两场戏都是激动人心吊胃口,文章却戛然而止。

一贯是卖萌撒花十分和谐的书评区,终于风风火火炸开了锅,各种骂男主骂女主骂男配骂女配,尤其是强烈开炮誓要讨伐作者君。

然而,热热闹闹了几个月,作者还是没有出现。

“你们这么会杠,不打麻将真是可惜了!辣鸡太监狗,弃你妹的坑,睡觉睡觉。”又刷新了两页差评,夏芒果嘟着嘴叨叨骂了一句,果断摔了手机,扯过被子,蒙头就睡。

双眼一闭,心里实在是意难平,由于今天周末没男人约,她这才摸出手机在网上翻了这本封面非常暧昧的总裁文打发时间,她看总裁文都是习惯性的剧情随便瞅瞅,主要筛选喜欢的剧情仔仔细细看,谁知道,这看到大半夜正看到激情四射处,特么作者居然断更了。

卡肉遭雷劈,烂菊*花,吃泡面没有叉,夏芒果小手指不停的在床单上划着圈圈暗黑诅咒。

划着划着,她就睡着了。

午夜,窗外狂风骤起,电闪雷鸣,卧室的玻璃窗被大风刮得呼呼作响,大雨噼里啪啦猛往上胡乱的拍,戴着眼罩耳罩的夏芒果,安静如鸡,睡得深沉。

突然轰隆一声,一道闪光劈下,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直朝夏芒果的卧室扑去......

*

夏芒果做了个梦,梦里,她正跟睡前那本太监文的作者——黄多肉,当面在探讨人生并且直言催更,言辞之激烈,态度之暴力,谁知作者大大只是轻蔑的扫了她一眼,掏出一个晶莹透亮的小键盘,刷刷便将夏芒果的名字敲了上去。

【夏芒果,《渣总追妻甜蜜蜜》第十八个出场女配角,男主傅南城乡下女友,幼孤儿,被傅南城老母亲收养当做童养媳,一直默默在乡下为他守母守贞守真心,老母亲去世被赠获两套城里黄金地段的大别墅,孤零零进城誓要跟傅南城恩恩爱爱过好下半生,突然发现自家男人正在被大明星樊雨萱花式拱,爱情观各种观由此崩塌稀碎碎由直变弯弯。】

“哈哈哈哈哈追不上我吧,啦啦啦啦啦啦啦啦啦啦啦,哈哈哈哈哈被我打败啦,全都一起上吧我根本没在怕......”一串略显聒耳的手机铃声响起,屏幕上,弹出一个闹钟提示——坚决不熬夜坚决睡觉觉。

夏芒果跟作者不约而同扫了一眼屏幕上的此刻时间,凌晨两点五十八。

夏芒果张张嘴,想说点什么,然后又放弃了,只见作者十分沉醉的听完手机铃声,一脸淡定的摁了手机Home键,然后别过头去继续在小键盘上敲啊敲。

【夏芒果,年二十三,生日2月13,身高正常,颜值正常,不矮不矬幼孤儿,《渣总追妻甜蜜蜜》第十八个女配角,人设美弱惨。】

【十九女配大总裁,年二十六,生日2月14,身高相当标准,颜值雪岭之花,君氏集团大总裁,帝都顶级钻石白富美,多年禁欲走性冷淡风,脾性让男人捉摸不透可望但不可及,盲目喜欢夏芒果,但对芒果过敏,高段位舔狗,终其一生只想要推倒夏芒果做她的亲亲爱人。】

夏芒果心惊胆跳哭卿卿:“傅南城才是甜蜜蜜第一装逼大总裁,作者大大,求不要瞎几把写啊。”

作者摘下眼镜,抬眸对上夏芒果真诚的泪花眼,语笑嫣然,“嘿嘿,晚了哦。”

夏芒果惊出一身冷汗,猛地睁开双眼,脑袋还有些昏昏沉沉,入目是一片灰蒙蒙,待眼睛适应了黯淡的光亮,这才发现自己正处于一个狭窄逼仄的空间,她微微侧了侧脑袋,转了转眼眸,这,这不是车子的后排座椅吗?

窗外,似乎还在下雨,淅淅沥沥,噼里啪啦在玻璃上拍,滑出道道歪歪扭扭的纹路。

车里没有开灯,外面的路灯照进来一抹昏黄的光,隐隐约约嗅到一抹奇怪的味道,并且越来越刺鼻子。

突然,一道电闪雷鸣,闪光如同几百万的探照灯,将车里车外照得如同白昼。

也将驾驶座上,重叠在一起的两具身体,照得透亮清楚。

“好,好爽耶.....”夏芒果一双眼睛都瞪直了,一动不动的盯着前方,还时不时的吞了下口水。

“这是在做梦吗?天噜啦,周公今天怎么啦,居然给我发这么大的福利。”夏芒果满脸都是兴奋,甚至想坐起来好好观看的样子,要是有配瓜子可乐爆米花就更爽了。

这一动,才发现浑身毫无力气,又挣扎了下,依然无法坐起来。

前方方向盘上,那一对活跃的男女中场休息了几秒,开始说起话来。

“萱,你怎么穿着我的衬衣,好骚啊。”

“城,只要是你的东西,我都喜欢啊。”

“萱,告诉我,你只爱我。”

“城,我爱你爱你最爱你!”

男人又是激动的将女人攘到方向盘上,亲啊抱啊举高高啊。

此话一出,犹如天雷暴头,夏芒果整个人都惊呆了。

这......这不是那本狗血太监文里的台词吗?

等等......所以,这两位是?傅南城,樊雨萱?

我该不会是要疯求了!!!

夏芒果不敢置信的眨了七八次眼,这才完全确定,眼前发生的一幕,可不正是那本太监文里的场景。

难道是看文有所思,所以,午夜有所梦?

第2章 邂逅美女

一般遇到捉摸不透的场面,以夏芒果往常的惯性,都喜欢先捏一把大腿找感觉,此刻亦然,夏芒果想也没想,摊在座椅上的右手就朝着大腿上的肉猛捏去,好在人虽然起不来,手上还算有劲,这一捏,夏芒果差点没嗷嗷尖叫出声。

“艹,好痛哦。”泪花都速度跑出来在眼圈里打转。

这不是梦吗?怎么会这么疼,这痛感,也太特么真实了吧。

“一时断更一时爽,一直断更一直爽,来来来,笔给你,你来写哇。”

夏芒果正疼得牙齿打架,脑海里猛然蹦出一句话,这声音,好熟悉。

窗外的路灯在大风大雨摧残下,蓦地明明灭灭起来,也不知是不是烧到电路了。

“果然还在梦里,可为什么我在梦里还能清晰感觉到自己在做梦。”夏芒果边怀疑边喃喃的嘟囔起来。

谁知她这一发声,前方冲动中的傅南城登时就停下了腰杆。

“南城,你怎么啦?继续啊,别停啊!”樊雨萱不满的戳了一下傅南城大汗淋漓的脸。

“我好像听到她在说话?”傅南城掉过头来。

“滋——”窗外的路灯闪了闪火花,霎时熄灭了下去。

车窗里瞬间黑乎乎一片,伸手不见五指,所以傅南城也没能看到夏芒果瞪大的双眸,以及她动来动去无处安放的一双手。

“可能是在说梦话吧,她喝了那么多酒,睡得跟猪一样,怎么可能醒得过来?城,咱们继续。”樊雨萱笑眯眯的。

“雨萱,要不我们还是先上楼去,免得将她吵醒了。”傅南城话语里有些克制,窸窣响起的动作却很不老实。

“怎么,你害怕了?我们在一起都这么久了,她一出现,你就要为她负我?”樊雨萱面上一冷哭卿卿,“当初你挖我前任墙脚的时候怎么说的,爱我捧我只要我,你那时叫我小雨雨、小萱萱,还叫我小甜甜,现在这个乡下的土包子找来了,你就改口叫我名字了?呵,男人!”

“怎么会?萱萱亲亲小宝贝儿,快别闹了,她手上握着我妈赠送的遗产,我们暂时还不能让她知道我们的事,等夺回了那笔遗产,我弄不死她,么么哒,宝贝儿,我们上楼去。”

“可这是在我车上啊,我的车子我做主,我还不能跟你在这好好玩了?”

“宝贝儿,别闹。”

傅南城几下穿好衣服,打开手机灯,推了车门,见到外面在下雨,又赶紧催促樊雨萱快点上楼去。

樊雨萱无奈,只好套了衣服,一脸不情不愿的任由傅南城背下了车。

等到两人走后,夏芒果才从傅南城瞪过来的那一眼里回过神来。

这梦,似乎有点超纲了。

闭眼,睁眼,在车里;闭眼,睁眼,还在车里;闭眼,睁眼,依然在车里。

这难道不是在做梦?

嗅了嗅满身的酒气,良久,夏芒果终于坐起身来,脑袋里又蹦出了那个熟悉的声音,“来来来,笔给你,你来写哇。”

又过了良久,夏芒果猛地抬起双手啪啪拍打着车窗。

“艹,无良作者,快放我出去,快放我出去。”

并无人回应。

夏芒果胸惊胆颤,一颗惴惴不安的小心脏里,仿佛有无数只兔子疯狂在蹦跳踢她,黑暗中,她不小心摸到了车门把,猛一推,居然将车门打开了。

夏芒果立刻迈出了半只脚,然后是一双腿,踩了踩地面,触感很真实,雨声也很真实。

环顾四周,在前后一排路灯照耀里,夏芒果惶恐发现,所站处竟然是在一片高楼底下,绿化带外的不远处,稀稀拉拉有车辆呼啸而过。

掐大腿,疼;掐屁股,很疼;掐脸蛋,非常疼;狠咬一大口食指,扎心肝的疼。

冷冷的冰雨在夏芒果脸上胡乱地拍,一行暖暖的眼泪,终于忍不住的流了出来,跟凉冰冰的雨水和满身酒气混成一块。

“穿了!我竟然穿了!”夏芒果身体颤巍巍摇晃,腮帮子抖动个不停,特么的,她竟然赶上潮流穿书了,还是穿到了睡前看的那本太监总裁文里。

夏芒果站在雨里,裹着薄薄的呢大衣,很快就淋成了一只落汤鸡,哭得是嗷嗷地。

“辣鸡作者啊,你他妈倒是给我剧透一下后面的剧情啊......”

穿书不是梦,穿书是噩梦!

由于情绪一下子过于激动,喝过酒淋了雨的夏芒果,单薄的身体又湿又凉,在冷风里才走了几步,整个人就歪歪斜斜朝着绿化带扑了去。

*

夏芒果再次睁开双眼时,耀眼的阳光正晒着她的脸,暖阳缕缕里,隐隐泛着七色的光。

揉了揉还有些疼痛的脑仁,睁大眼睛瞧了几眼,又是在车里,又是在后排。

入目还有一双白白嫩嫩的纤细大长腿,再往上看......等等,怎么多了个女人?身材是真的很完美了,此刻正坐在她的身边,阖着眼眸,形容倦怠。

“亲亲,你好,我想问一下......”夏芒果推了推女人,试探性的问她。

真希望这是从太监作者的书里回到了现实,然后在床上睡觉做一个全新的梦,虽然她也想不明白,如果这是梦,梦里怎么会有女人入镜?以她这个母胎单身的尴尬情况,一般不都是小鲜肉才合情合理?

“你叫我什么?”女人被吵醒,蹙了蹙眉头,慢吞吞的睁开眼眸,身子依然斜斜的靠在椅背上,语态慵懒。

夏芒果抿了抿唇,糟糕,她做客服工作做久了,张口闭口都是“亲亲”,一下子竟然忘了改口。

“你是谁?”潜台词其实是,你是谁,这是哪?我们在干啥?

“你刚叫我什么?”女人竟然将脸凑近了过来,抬手抚摸上夏芒果的脸......边的一缕碎发,轻飘飘将它别到了她的耳后,手法之轻灵,吐息之灼人,眸光之暧昧,夏芒果瞬间脸就红成了大苹果。

完结GL百合小说作者楼细雨《双世恋甜[穿书]》点评:构思新颖,题材独具匠心,文章文采盎然,推荐阅读!

精彩推荐

猜你喜欢

凤凰结小说[公路飞行]在线试读

“惠妃娘娘日安,什么风把姐姐吹到咱们衍庆宫来了。”宁妃落落大方地问道。宁妃知道,这事怕是瞒不住了,也难怪,苏铭玥姿容秀丽,国色天香,底下的宫女太监对于这位新来的姑娘怎么可能不议论?尤其还是惠妃娘娘的胞妹,难免将两个人的容貌做比较,两朵牡丹花,苏铭玥仿佛娇羞淡雅的银月当空,而苏静贤就是猩红张扬的血色朝阳。她名唤静贤,其实即不静,也不贤,是个专爱呼风唤雨兴风作浪的主。“听说这嫦娥还是魏常在迎到衍庆宫的,不如问问魏常在可有这事?”惠妃调转矛头,直至年幼的魏向晚。魏向晚放下笔,绕到几案前,向惠妃行了万福。惠妃环顾...

2019-09-03 07:26:47

重生之品如的诱惑小说[冯灵钰]在线试读

“艾莉,你够了,别胡闹了。先别说我跟洪世贤之间没有发生过什么、就算是我们之间真的发生过什么,恐怕也轮不到你来过问吧。是吗?”带着一丝的试探和迟疑,林品如还是把心中的疑惑问出了口,然后静静地等待艾莉的回答。“姐姐,我只是在想,你真的是一个虚伪的人。明明是那样随便的人,可是表面上非要装成一副纯洁天真的样子。你这样的举动,真让我感到恶心。”艾莉再次抬起头来,面上已经恢复了平静。虽然她的眼神依然有些闪躲,可是却站直了身子,一副理所当然、天经地义的样子让人不容怀疑她话语的真实性。也是,她自己想得太多了。难道上辈子艾...

2019-09-03 07:26:47

新时代帝姬,绝不离婚小说[金色的saber]在线试读

微生非常为难,没想到柔若拂柳的夏影后,性子竟然如此的刚烈……微生拿着放大镜:“启禀殿下,没有。”微生又仔细瞧了瞧:“殿下,没有呀,真的没有。”帝姬殿下的伤口过于暧昧,叫人如何是好?南门夜纱:“没有咬到颈动脉吧?”微生扶了扶黑框眼镜,殿下的问题应该去问夏小姐才对。夏小姐和我们的帝姬殿下,真是爱的深沉!...

2019-09-03 07:26:47

黑白gl小说[烟小雨]在线试读

手术室里。“我知道了。”沅梓绵没有再多说一句话,把口罩带好,看着安静的躺在手术台上的洛语含,严肃至极。“病人大出血,拿止血剂来。”沅梓绵说着,手上的动作不停。沫漓用可以说是冷漠的眼神看着洛氏夫妇,点点头,和平常时那可爱迷糊的样子完全联系不上来。“你们来了,病人已经麻醉了。梓绵,尽力就好。”程海递上一把手术刀给沅梓绵,他虽然不希望这次手术失败,但是也不能给沅梓绵太大压力。嘴角挂着一抹微笑,手上的动作又快又准,让周围的其他医生赞叹不已,不愧是梓绵,好厉害!……………………...

2019-09-03 07:26:47

影后说她没对象小说[酥酒]在线试读

真见了人才发现他是真的很年轻,看起来也就二十三四的模样,明明太阳也没有多毒,愣是要架一副墨镜在脸上,于是隐约透露出了一股中二的气息。“我是陈导介绍的那个,试如娘的演员。”云锦时愈发觉得他不靠谱了。云锦时本来以为他是不满意,紧接着就听到青年道:“是我瞎了吗?还是这年头娱乐圈的审美变了我没跟上?让她演如娘,丰雪演素云?”云锦时这才见到导演,上一个剧组的导演说新导演很年轻,本来以为是一种夸张的说法,毕竟三十来岁的导演在这一行里,但凡有一点小成就,就可以被夸成年轻新锐导演了。云锦时一过来,还没说话,青年突然道:“...

2019-09-03 07:26:47

笔底山河,因你存活小说[又秋]在线试读

未知联系人:盛来,关机?人呢?最后一条未知联系人的短信只有两个字——盛来拿着手机的手在看见这两个字时,猛然一抖,瞳仁这时候也跟着一块儿缩了缩。从心底来讲,盛来知道自己是有点害怕跟陈笛有丁点联系,所以像是这几年一直相隔两地,互不联系是最好的。但是现在这么不凑巧,陈笛竟然从千里之外的西城来了她在这边生活了好几年的榕城,还这么意外又带着无限巧合相遇。半杯凉水下去,盛来觉得更冷。她将枕边的手机关掉飞行模式,很快接收到新号的电话就跳出来许多的消息。又好几条短信,是陌生的号码,盛来点开看了看。未知联系人:看见消息回我...

2019-09-03 07:26:47

当鬼是门技术活小说[言家阿爸]在线试读

“夏锦,你还在吗”“嗯,我在。”夏锦闻声扭头,却呼吸一窒。夏锦快速转回头,过分了过分了。( ω ) 夏锦揉揉眉,唉,真是操碎了心。没办法,谁让我喜欢她。林奚才刚刚洗完澡,只简单穿了吊带和小裤裤。几缕黑发安分的贴在肩处,水滴恰好经过锁骨滑下。☆、第 4 章因为那样就可以触碰到它了,光明正大赖着它。...

2019-09-03 07:26:47

白色的谎言小说[兔子的疑惑]在线试读

可是,他发生了什么事,她毫无头绪。是不是有点隐情瞒着她?☆、第十二章唯一可以确定的,是她的父亲出事了。她也奇怪,为何张雅琪三缄其口,不愿她提起父亲?五月已经降临,疫情依然没有退却,继续在这城市里肆虐。疫情至今已经超过二十万人染病,接近三万五千人死亡。...

2019-09-03 07:26:47

烟雨梨花梦小说[夜续]在线试读

竹径野竹自成径,绕溪三里馀。日落见林静,风行知谷虚。虽然四周危机重重,但我觉得上天待我还是不薄的。诺大的一个府邸,有山有水,花香鸟语,清风、细雨、斜柳、琼花,是一个修养身心的好地方。我想在这,美不胜收景色的的熏陶下人的品格似乎都会高尚起来。抬头望着屋舍前面,暖阳下青翠欲滴的竹,春风缓缓温凉如水,此情此景不禁诗意大发想要赋诗一首,遗憾的是只有才情没有才华,只能借借古人的才能赋诗一首了:李德裕临摹的古诗,真实的感情。既然想要附庸风雅一翻,现在只能硬着头皮把一首诗写完,对小侍低得不能再低的头自我催眠的忽视。还好...

2019-09-03 07:26:47

[英美]绝对炽热小说[焦糖白茶]在线试读

Root清晰的意识到了这件事,在她的身上,有什么事情变化了。某种屏障被打破了。Root看着Shaw的眼睛,她的眼睛和她的精神世界一样,是一片浩瀚的深海。有什么事情变化了。她对Shaw有了占有欲。这种念头本不该出现在她身上,不该出现在任何一个仿生人身上,她理应冷酷无情,对所有人类一视同仁。她们坐在同一张沙发上,分享着一包薯片,那种微醺感还没有消失,在临时标记的作用下,Root得以进入Shaw的精神世界,与她共享同一片海洋。谁都知道一场战争即将爆发,但谁都没有说话。...

2019-09-03 07:26:4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