坚强的炮灰在古代教书小说[凤阿凤]在线试读

  • 时间:
  • 来源:阅文林语
点击阅读

蓝衣女子还嫌不够,问许珍:“刚刚你念的辞赋,知晓是什么意思吗?”她一揣测,暗自想:难道是表现的不好,就拿不到薪水?那不就白干活了?这怎么行!她说道:“知晓。”山长说不出话。许珍看了眼山长,山长对她挤眉弄眼,不知是什么暗号。黄老之学便是黄帝和老子,也就是道家学说。她一时感叹,感慨完了便干正事:“我知道。”

坚强的炮灰在古代教书小说章节试读

[GL百合] 《坚强的炮灰在古代教书》作者:凤阿凤【完结】

文案1:许珍捡到一个小叫花,百般疼爱,千方百计的对她好。

结果某一天,系统提示她:这个小叫花是大反派,而许珍这个小炮灰,迟早被反派搞死。

许珍哭了。

她迅速退开小叫花三尺远,跪地磕头:“我错了,我再也不敢让你认字写作业了,请你饶了我,让我回乡下过日子吧。”

小叫花神色冷淡,平静的告诉她:“求饶,晚了。”

文案2:荀千春出身将门,只因母亲是胡姬,导致全家被冠上私通敌国的罪名,天子令下,家中老少全部上了刑场。

唯独她,内心不甘,苟且偷生。

十四岁那年,她逃亡至江陵书坊前,一双纤弱白净的手将她扶起。

从此,她颠沛流离的人生有了定所。

她满腔霜寒的内心多了一个人的名字。

可惜最近,这个人似乎不太爱亲近她了。

她十分迷茫,想不明白,难道是自己做错了什么吗?

文案3:世人皆知,镇北王荀千春,杀伐果断,面容凶煞。虽同为女子,却与温柔善良的女太傅不对盘,时常互相针对,是个十足的恶人。

有人好奇这恶人私下什么样,便翻墙想去一探究竟。

谁知还未进去,就见一花枝招展的东西迎面冲来,开心欢呼着:“夫人~~你回来啦~~”

……

后来酒肆聊天,有人问他:“那冲过来的是镇北王的男宠?”

那人颤巍巍道:“不,是那脾气好、为人善良、端庄温婉、曾救十方百姓……”

“到底是谁?”

“女太傅,许珍。”

CP:沉默寡言汉语不好的攻 x 傻白甜话有点多的受

排雷:1.朝代架空自己搞的,由于作者不懂事,想要挑战科举+诸子百家的设定,所以自己弄了个时代,但是这个时代设定全崩了。

2.小白文,恋爱脑,剧情飞,感谢所有没喷我的读者。

3.有系统穿书等莫名其妙的设定。

4.专栏戳这里→【作者专栏】

完结百合文《娱乐圈还有这种操作》、《快穿之剑修撩妹》,点进专栏就能在线阅读~

内容标签:穿越时空 系统 甜文 穿书

搜索关键字:主角:许珍,荀千春 ┃ 配角: ┃ 其它:平千岁批试卷

作品简评:一名大学女教授穿进架空小说,成为炮灰,为了赚钱不得不重操旧业继续教书的故事。女主用现代开放式教育的方式教导古代学生,这群学生在科举上大放异彩,并在后来成为乱世霸主,拉开了世界变革之路。同时女主也和书中反派度过难关,快乐的在一起了。本文中女主用现代人的思维传达百家思想,废除儒术,强调百家争鸣百花齐放的双百方针。全文描述流畅,宣传正能量,在寒冷冬日令人热血沸腾。

第1章 一个宝贝

谷雨时节,天色略阴。

江陵下了场小雨,瓦墙被染成深灰,雨水缓缓的从缝中滴下,汇在地上流淌成河。

黑云在头顶汇聚,冷风阵阵,吹得人斗笠翻滚。

许珍趴在矮墙上看了会儿,见外头没什么人,就从家中取出一叠宣纸,对卷揣进怀中,晃晃悠悠的走到云墨坊去了。

云墨坊是一间卖书买书的店,客流量大,据说卖书很快,只要给钱,什么书都会帮忙卖。

前几日,许珍写了本花鸟鱼类的科普书,介绍了江陵常见的一些植物动物,哪些有毒,哪些能吃,在这个没有《本草纲目》的年代,算是难得一见的好书。

可惜销量并不怎么样,一共誊了二十本,最后只卖出去五本,期限一到,就被退回来了。

今日她又带了十份《科举必胜指南》,希望这种类似于现代五三的书,可以给她带来点财富。

没想到一进云墨坊,就听见吵吵闹闹的声音。

她先去坊主那托管卖书,托完后,循声朝吵闹地方走。

云墨坊后门边的小巷口,一名深蓝衣服的仆役正叉腰喊:“打!给我打!!”

“砰!砰!砰!”藤条抽打**发出声音,地上淌开了一滩暗红血迹。

许珍起先还以为是在打路边的野狗,大概是咬了人之类的,便没好意思上去阻止。

后来围着看了会儿,她猛地发现,那堆灰扑扑的不是狗毛,而是破烂衣服。

衣服里头裹着的人瘦弱不堪,脸朝下地趴着,头发像杂草一样枯黄,乱糟糟的盖在背上,下边全是血染的颜色。

挨打的竟是个似乎七八岁的小孩。

这还得了?

许珍吓得不轻,走过去抬声问:“这是怎么了?”

几人停下看她,为首指挥的仆役也没再继续指挥,瞥了许珍一眼。

见许珍眼熟,便告诉她:“这小童偷书。”

许珍道:“偷书而已,为何你们一副要她命的样子。”

仆役义正言辞道:“这小童偷了好几本,没钱还,家中也没人,这不就该拿命抵上吗!”

许珍不忍,连忙说:“停手,我帮她还钱。”

几人瞪大眼看她,似乎是没想到,世上会有这种傻逼人物。

许珍问:“多少钱?”

为首男子回神,打量许珍许久,不觉得这人是个有钱的,便伸手随口道:“十两!”

许珍差点没有晕过去。

十两?!她穿越过来快三年,好不容易才认清货币单位,靠打杂和写书攒了十两,没想到现在就要交出去?

但是她也没法放着地上小孩不管。

她看不下去是一回事,本身也需要通过救助小孩,来使自己得到好处。

——因为她并不是普通的穿越者。

而是依仗“功德点”活下去的偷渡客,一旦身上功德点变为负数,她就会丧命,并且被拽回地府批|斗。

毕竟这条命是她偷来的。

至于如何获得功德点,说起来其实很简单,就是做好事,或者让坏人改邪归正。

一般做完好事的第二天,就能收到功德点。

可惜维持生命还是非常耗费点数的。

这一个月来,她四处寻找,虽然干了不少好事,但现在的点数只有五点而已。

点数太少,若是稍微出个意外,她就会丧命。

因此这个小孩,她不得不救。

许珍正准备掏钱,忽的想到什么。

她看了眼仆役,小心翼翼问:“能不能再便宜点……”

仆役喝道:“不行!”

许珍不敢多耽误,惨兮兮掏出钱袋,从里面抓了两块泛金的大钱递给仆役。

仆役见状,愣了下,没想到许珍还能掏出钱来。

也不知这人什么来头。

他没多想,露出残缺的牙齿笑,边说女郎心肠好,边伸手来取。

许珍不舍得,拽了好久没放手。

仆役转怒,震声道:“女郎再不松手,可就继续甩鞭子了!”

许珍面容忧愁,松开手,看了好几眼终于放弃。

打人的几人拖着藤条离去。

许珍走上前,弯身探了探小女孩的气,指间感受到的气息喷洒着血沫子,灼热的能让人烧起来。

她不敢乱动,让仆役帮忙寻了医工,等处理完外伤,又往小女孩嘴里塞了不知什么草药后,这才安心。

仆役还在一旁站着。

许珍问:“她家在哪?”

仆役道:“不知晓。”

许珍思考片刻觉得不太对:“那你们是怎么知道,她家没人,没法还钱的?”

仆役收了许珍的钱,又被坊主叮嘱过几句,耐心的解答道:“坊主偶尔在废旧庙宇见过她,不像个有住处的。”

许珍表示了解,原来是个小叫花。

救人救到底,她借了个担架,让仆役帮忙,一块送到了自己家里去。

许珍借尸还魂的身体不算太穷,家里盖了瓦,外墙抹过白石灰,族里并没太多亲戚,一共三间土屋子,都是她一人在用。

这会儿多了个小叫花,许珍便想让她单独住一间。

未料刚把人放下,小叫花便猛然侧过身,呕的一声,将口中草药全吐了出来,灰绿的站在洁白被褥上,伴随一股强烈腥臭。

许珍惨叫:“我的被子!”

随后又是一口黑红的血。

许珍吓得更惨,忙说:“你可别死啊。”

她端了温水给小叫花蘸嘴唇,又拿毛巾帮忙擦了脸和身子,受伤的地方抹去尘土,重新上了药。

快到晚间,许珍正在打盹,却被沉重的呼吸声惊醒。

她揉揉眼睛,探手摸小叫花额头,差点被高温烫伤手。

她随手披了件素色长袍,慌慌张张跑药坊抓了降温的药,一点点喂给小叫花。

小叫花喝一口吐两口,嘴唇干裂,又开始渗血。

许珍很心疼,硬是灌了下去,然后跳上床给小叫花抚背:“你可是我花了十两大钱救回来的,要是不给我多送点功德,我可不会放过你。”

床上的小叫花,眉头皱的更紧了些。

三更天,窗外落暴雨。

许珍被咚咚咚的落雨声吵醒,想到了自己带回来的小叫花,便探手四处摸。

然而手臂所及范围之内,半点阻碍物都没摸到。

许珍努力的睁开眼,抬手想点蜡烛看看什么情况,刚伸出脚便踹着一个软乎乎的东西。

她大叫:“卧槽!”

地上的软物动了下,透出两道微弱的光。

许珍以为见鬼了,吓得缩回腿。

她后退好几步,缓了半天后,趁着月光打量地上的光,总算发现,原来这是一双眼睛反射出的光。

再看详细些,这对眼睛形状好看,是后世流行的桃花眼,弧度恰到好处,眼尾向上挑,可惜被好几道凌乱刀疤破坏了美感。

它现在似乎是强行撑着,目光散乱,瞧不见焦距。

许珍得知不是撞鬼,便松了口气。

她问道:“你好了?”

那小叫花不理不睬,仍旧摊着,侧头不知道在看什么。

许珍问:“你叫什么名字?”

小叫花依旧不理。

许珍并不在意,直接自我介绍道:“我叫许珍,刚刚花了十两买你,还找人给你看病,是你的恩人。”

小叫花眼皮逐渐耷拉。

许珍问:“你要睡了?你得记得,你还欠我十两钱,改日让你父母送过来。”

小叫花动了动唇。

声音太轻了,许珍只能猜测:“你是让我直接去你家取钱吗?你住哪儿?”

小叫花又动了下嘴唇。

许珍听不清楚,便凑过去问:“哪儿?”

小叫花声音极低的道:“滚。”

许珍差点没气死。

救了人还被这么对待,要不是看在那功德值,她一定直接把人丢出去。

“小白眼狼。”许珍骂,骂完后卷了被子盖到自己身上,继续睡觉。

月朗星稀,淡淡月光照下,卧室之内,空虚又漆黑,静谧的如深井。

任何微弱的声音,都能被放大无数倍,成为钉子钻入许珍耳内。

无论是蛙声,还是呼吸声。

身边,呼哧的呼吸声越来越重,越来越重,似乎故意在和许珍作对。

许珍听着心烦,骂了句,接着又翻了个身,定定的仰望夜空。

最后气不过,她坐起身,将小叫花拖到床上,盖上被子顺气,待呼吸平稳以后才敢沉沉睡去。

第二日清早,暴雨停歇,窗外蝉鸣声叫声一片。

许珍因为有心事,难得的起了个早,召唤出偷渡客系统,查看自己的功德点。

由于点数并不是每次都一样,因此查看前,许珍还有个特殊的乐趣——

猜点数。

这次打开功德点界面之前,她用力猜:十点,十点,十点!

打开一看:八点。

许珍:“……”

虽然比想象中的少,但还是个不错的数字。

毕竟平时帮人挑担子盖房子之类的,只能拿到一点或两点。

这次同样时间,能够得到好几点,已经不算亏了,只是多花了些钱。

而且八点,也就意味着自己还能够轻松活八天。

她想到自己在未来的八天,不用提心吊胆,便有些开心。

天初亮,有阳光照进来。

许珍转过头,发现小叫花一脸安静的平躺,面色已经由金纸回复白皙。

她看了会儿,发现这个小叫花身材纤细,脸颊凹陷,睫毛长,眼窝深,似乎是混了外国血统。

当朝年代虽然历史上并不存在,却也有胡人之类,分为几十个小国,和汉人南北对峙。

胡汉不相容,彼此见面定然殴打,这小叫花若是一直流亡在外,定然吃了不少苦。

她伸手去抚摸小叫花脸蛋。

刚触碰到,手下之人忽的睁开眼,眼神灼灼有光,看起来比昨日精神许多。

许珍收回手,询问:“醒了?”

小叫花不言语。

许珍问:“昨日忘了问你,你叫什么名字?”

小叫花稍微动了下,嘴唇干裂的掉下好几块皮,露出深红的肉。

许珍赶忙从旁边拿了水壶和毛巾,给她蘸嘴唇。

边蘸边说:“昨天你骂我的事,我不怪你了,你今天好好说话,行不行?”

小叫花一双眼被阴影笼罩,深沉不见底,盯着许珍看了许久,最终还是什么都没说。

许珍有些失望,摸摸她的头:“那你便在我这养身子吧,要是想走,也等身体好了再走。”

小叫花应当是有些累,眼皮低垂,似乎要闭上了。

许珍道:“小哑巴。”

回应她的,只有微弱到听不见的呼吸声。

许珍骂完后,准备出门干活。

路过自己房间时,她见到从云墨坊退回的《花鸟鱼科普大全》。要是丢了太可惜了,但是放着又没什么用。

许珍正纠结着,忽然灵机一动,拎起十本拿到集市,准备摆摊卖书。

集市已经坐了不少人。

她找角落蹲下,等待买家。

等了半天,来了个胡子灰白的老叟。

老叟颤巍巍的蹲下身,看她摊子上的书籍问:“这是,什么书啊?”

许珍怕他听不见,大声答:“种花!养鸟!养鱼的!”

老叟看她一眼,道:“我听得见。”

许珍立马压低声音,问:“那您买吗?买回去的话,保证你家花花鸟鸟鱼鱼产量翻倍!”

老叟摇摇头。

许珍叹气。

老叟继续蹲着,蹲了会儿说道:“我看不清,上面写的什么?”

许珍道:“就是花出现什么症状,该怎么办之类的——”她说到一半,见老叟指间全是泥土,问道,“叟,你在家种花吗?”

老叟点头:“有人送我不少,可我不懂这些,快把花养的不行了。”

许珍道:“不同花草有不同养法。”她翻书给老叟看,“你看这种草,不能见光,这种花的话要隔20日浇一次水,否则容易烂。”

那老叟盯着许珍画的图,有些入神,问:“还有呢?”

许珍道:“剩下的你买回去,自己看啊。”

老叟抬头看了看许珍,他经常来集市,这是第一次见到许珍,总觉得这人是个骗子,可书中内容又是在是吸引人。

他看到后面一页画着的小树苗,就是他家中种的一棵,刚刚匆匆一瞥,他只瞥见“七日浇一次水,浇透”等字样。

不知道是真是假,也不知道还有什么要注意的。

老叟犹豫片刻,问价格,得知只要三钱一本,他最终狠狠心,买了一本,离开了集市。

第2章 两个宝贝

摆摊卖书的确是不太好卖的。

许珍等了一日,又来了个年轻男子,用两块干净的胡饼换了本书,带回家研究去了。

许珍在角落蹲一整天,腰酸背痛,悔不当初,决定以后还是一切随缘吧。

之后几日,她照顾小叫花,并且尝试和小叫花聊天。

完结GL百合小说作者凤阿凤《坚强的炮灰在古代教书》点评:故事完整,文章整体流畅,故事情节具有吸引力,人设丰满,力荐阅读!

精彩推荐

猜你喜欢

坚强的炮灰在古代教书小说[凤阿凤]在线试读

蓝衣女子还嫌不够,问许珍:“刚刚你念的辞赋,知晓是什么意思吗?”她一揣测,暗自想:难道是表现的不好,就拿不到薪水?那不就白干活了?这怎么行!她说道:“知晓。”山长说不出话。许珍看了眼山长,山长对她挤眉弄眼,不知是什么暗号。黄老之学便是黄帝和老子,也就是道家学说。她一时感叹,感慨完了便干正事:“我知道。”...

2019-07-26 20:02:57

我就宠你怎么啦Gl[娱乐圈]小说[廿廿呀]在线试读

茉莉的花香味。等她把枕头压在身下,猛亲两口才意识到自己过分了,赶紧把床单拉好,抱着枕头欣赏着屋里的设计分散注意力。想完暗搓搓的拉开衣柜,见着里面挂着各种演出的戏服撇了撇嘴,她要看的可不是这个。说完还真的跑到美人的卧室里,看着屋里的大床,一个没忍住就扑了上去还美滋滋的打了个滚,滚完又抱着美人的枕头猛嗅一口。“美人,美人,我好喜欢你。”她激动的抱着枕头从床头滚到床尾,想象着此时自己抱的是美人,一个没控制住就被起来的性|欲烧红了脸。说的时候还不忘咽咽口水,目测完美人的号码,她快速的关上柜...

2019-07-26 20:02:57

穿越之年差小说[九九和]在线试读

鸦抽出她衣包里的那张“死神”,说:“烧掉‘死神’,我就会出现。”又把塔罗牌放回去。“再买一套塔罗牌。”“还有问题吗?”严子澄抓着头发想哭,“我怎么找您啊大魔法师?!”“这张烧掉了下次怎么办?”鸦叹一口气,给了她一千块的现金,“喏。”“不要就算了。”...

2019-07-26 20:02:57

千里同风小说[江一水]在线试读

“嗯。”小孩点头,吐字清晰道:“麦秀两岐的麦。”此词意为丰收之兆,想来是喜爱农事的中州王能取出来的乳名。顾思源点点头,说道:“思源,顾思源,这一个。”这名字对钟离然来说可能有些难念,她就记住了中间最好念的那一个字。顾思源惊讶于她的模仿天赋,一时不察,就让她一直喊了“思思”好多年。顾思源楞了一下,反问道:“麦麦?”这是个十分复杂的成语,但小孩子能够说出来,就说明有人和她解释过。顾思源很快就反应了过来,麦麦应该是她的乳名,取自麦秀两岐。说是顾家学堂,其实也不然。顾大家见她聪明,明面上说着在顾家学堂上课,私底下...

2019-07-26 20:02:57

娱乐圈萌宝宠翻天[娱乐圈]小说[名代江山1314]在线试读

“铭,铭,你别担心,希希会没事的。”傲雪和王妈跟着两声声音响起后,也跟着跑进了屋里。就赶紧亲自叫人去叫医生,又对着屋里的下人好一番警告后,这才率先拿着南宫家平时的备用医疗箱上了楼。而后面直到这时候,才咋呼呼的跟着一圈想上前关心的人。“啊,小姐,我去烧热水。”毫无气息的躺在柔软的大床上,他一心慌下,就准备俯身给做人工呼吸。尤其看着此时,即便双唇泛着苍白,依然难掩其中的粉色的时候,他喉头一紧。...

2019-07-26 20:02:57

女主,求你正经点[快穿]小说[名字丢了]在线试读

从反派左护法咄咄逼人的架势来看,整个故事很有可能是女主拍死奸邪权臣,然后一统魔界的爽文。而且紫琉璃好像格外的不好相处,这才见了第一面,就忽冷忽热,一会儿笑着和她互通姓名,一会儿就冷若冰霜甚至差点直接一剑刺死她。万一真被砍了,她的任务就要失败了,就真的要把小命交代在这里了。到时候别说热乎的盒饭,她连口凉水都要喝不着了。何遇忍不住看了看窗外一片漆黑的天空,半颗星星都没有。再次确认了一下这个故事世界的背景:魔界。这种故事里基本上无论是男是女,只要得罪了女主,就铁定没有好下场。真要说区别的话,大概就只有要是死得早...

2019-07-26 20:02:57

女主,请放过白月光小说[木子箐]在线试读

他的声音在林夏的怒视下,越来越小,直至消声。之前小声嘀咕的混混忍不住噗哧一声,揶揄道:“咱们林姐不是一直敢作敢当吗,怎么这个时候竟然怂起来了,不然林姐,你自己劳心劳累的做好事,不说出来,人家咋能知道呢。”“啊,死了,要死了!”被踹的小混混捂住胸口往地上一趟,装模作样的哀嚎惨叫,不知道还以为。“不是你家的,你还上赶着逼我们一起拔草。”其中一个小混混小小声的嘀咕:“还非要中午拔完,这要不是讨好心上人,我就把自己脑袋……”林夏臭着脸,将嘴里那根草吐掉:“等过几天了,请你们吃顿好的。”顿了下,林夏警告的扫了他们一...

2019-07-26 20:02:57

爱情公寓之菲澜小说[茶蘼蘼蘼蘼蘼]在线试读

宛瑜:“这就是你们说的神秘人?”她只看得到两人衣服有区别的小点在晃动。悠悠靠在关谷怀中,享受地吃着关谷投喂的水果:“大侄子,你这让我们怎么看。”子乔推开展博:“我来看。”关谷、悠悠、宛瑜、美嘉只看到了两个模糊的人影在争执着。美嘉表情也是古怪:“这个……是有点看不清楚,吕子乔,你行不行啊?”爱情公寓四人看着放大版的两个点,一阵沉默。美嘉:“见过画质渣的,没见过有比这画质更渣更烂的。”...

2019-07-26 20:02:57

天赐我一株木棉小说[卫斯琳]在线试读

法做出的,她只好解释说:“并不是。”“我很感谢你对我的赏识,我是一名自由摄影师,我有自己的工作室,所以目前我并不打算只特“不!”维多利亚有种被羞辱的感觉,从小到大,她没有得不到的东西,只要她想要,爸爸妈妈和身边的很多人都会帮她获取,这一次她也绝对不能例外,“你听我说,你还没知道我开出的条件,你不可以这么快拒绝!”蔡睿嘉有些为难,她看得出维多利亚真的很渴望,对于一个帮助了她的人,太强硬的拒绝她是无“那是什么?”还没等蔡睿嘉说完,维多利亚杏眼圆睁,“不!我就要你!”维多利亚此时在心里已经将签约蔡睿嘉上升到了尊...

2019-07-26 20:02:57

摸骨gl小说[兮木萧萧]在线试读

她只摸索了一阵,就有气无力地靠在一个角落里,她的体温还很高,头昏昏沉沉的,额头上冒着细汗。辜玥白在原地休息了一下,她心里想的都是摸骨,那个很冷淡的女人,居然会在她昏迷后,给她喂血,不然以她的体质,恐怕是无法醒来。她们同样饿了这么久,再加上失血,她真的还好吗?虽然被摸骨喂过血,可辜玥白并没有恢复什么力气,反而又饥又渴。眼皮也在一点点地往下拉,不知道是不是高烧的原因,她特别困,而且浑身无力,只要多走两步路就觉得头痛难忍。她的手上沾满了灰尘,却连一点线索都找不到,顿时感到很无力。就在辜玥白快要放弃的时候,她终于...

2019-07-26 20:02:5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