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之年差小说[九九和]在线试读

  • 时间:
  • 来源:阅文林语
点击阅读

鸦抽出她衣包里的那张“死神”,说:“烧掉‘死神’,我就会出现。”又把塔罗牌放回去。“再买一套塔罗牌。”“还有问题吗?”严子澄抓着头发想哭,“我怎么找您啊大魔法师?!”“这张烧掉了下次怎么办?”鸦叹一口气,给了她一千块的现金,“喏。”“不要就算了。”

穿越之年差小说章节试读

[GL百合] 《穿越之年差》作者:九九和【完结+番外】

文案:秦少雅穿回了过去。

回到过去后,她本想改造过去落魄的自己,可万万没想到她被过去的自己看上了!

28的我,与13的你。28的你,与13的我。

我是你的我,还是你是我的你?

100%的相似,完美的重合,敢说一句不是故意?

——“秦少雅,你觉得搞自己很爽是吧?”

——“老娘就觉得全天下只有自己的脸看着最high最起劲!”

【食用指南】

1.自攻自受,1v1HE~

2.文中无脑夸张内容仅为搞笑,请勿深究

内容标签:都市情缘 穿越时空 魔法幻情

搜索关键字:主角:严子澄 ┃ 配角:秦少雅 ┃ 其它:自攻自受

第1章 IL CORVO

“完蛋完蛋要完蛋!”六号床的小赵攥着一张被揉皱的纸,三步并作两步,嘭的从上铺跳下来。

“咋了?”趴桌上看书的三号床阿蓉转过身,看着小赵瞪眼,“是澡堂停水了,还是食堂断电了?哎你慢着!慢着点儿,注意脚边儿上!”

小赵跳下床撞了什么,趔趄两步,一脚插了一只拖鞋,左红右绿,也不管哪只是谁的,扶着墙边蹦跶过去,回头看到床梯旁的小凳上摆着一个金鱼缸,里边的水连着小金鱼晃来晃去,她都担心给金鱼晃出脑震荡了。

“我C,蓉,你咋又把金鱼缸子摆我床梯脚了,把我磕的,疼......万一打碎扎我脚咋整!”

阿蓉哼笑一声,“得,我担心你?我只怕我的金鱼被你踩死了。”

“你俩别吵吵,赵,快说什么要完蛋,别吊人胃口。”站在阳台洗眼镜的寝室长不耐烦道。

小赵拍一下脑袋,拉开一凳子坐下,把手里的纸片拍在桌上,上身前倾,神情凝重,手指戳着纸片,压低了声音说:“你们可都听好嘞,今儿个,教务系统上的监考安排名单出来了,咱所有考场的监考老师我都记下了,喏,全在这上边写着。”

嘶——

寝室里,其他五颗脑袋齐齐回头,两眼圆睁,倒吸一口凉气,屏息凝神盯着小赵。

小赵咽了一口唾沫,眉头微皱,舔了舔爆皮儿的下唇,一字一顿道:“货币银行学,‘老驴腚’监考。”

“老驴腚?有什么问题吗?”阿蓉满脸困惑地转过头。

“你个没眼力界儿的!”寝室长立马钳住阿蓉下巴把她脸转了回去,“商院四大名捕啊亲!”

寝室里一片哀嚎。

小赵啧一声,一脚踩在凳子上,手指头抖着说:“老驴腚监考,去年,工商二班的市场营销,全班三十九个人,挂了十七个。”

“咿~”五人一阵恶寒。

小赵狠狠甩一下头,“前年,工商四班的微积分,四十一个人,挂了二十三个。”

“咿~”五人抱着肩膀浑身起鸡皮疙瘩。

小赵俯下身,手肘支在桌上,挨个儿把室友看了个遍,“咱寝室,六个人,全院倒数排了四个,还有俩年年挂科的,危机,你们的危机感呢!”

五人瘫倒。

危机感?有啊!可学渣啊,能咋整?!

寝室里陷入焦虑的沉默。

只一门之隔,寝室外有一个人已经站了一小会了,把里面六人的对话全部听的清清楚楚,明明白白。

“呵。”她摸了摸牛仔帽的帽檐,点了下羽毛耳环,微抬起头,扬着下巴,露出颈部优美的曲线,精致的锁骨边垂着黑色的绳索,胸前吊着一枚浅紫色六棱柱萤石,上身侧倾,抬手敲了敲门。

小赵正在郁闷头上,听到敲门声有些烦躁地问:“谁啊?”

秦少雅勾了勾嘴角,说:“同学,做兼职吗?”

寝室里的人听到她的声音都微微怔了一下,外面这个女人的声音......有着一种说不出来的酥媚感。

小赵很快回过神来,大声回道:“不做不做,没看着外边门贴着‘大三考研,推销勿扰’吗!”

秦少雅低笑一声,屈起食指抬了抬鼻梁上的墨镜,“那......我这有历年本校教师的授课习惯记录,还有本年各科的考试重点答案汇总以及透......”

不等秦少雅说完,小赵已经风一般地拉开了门,随即,六双金光闪闪的眼睛直愣愣地盯着她,仿佛眼前的不是一个普通女人,而是一尊镀金的观世音菩萨。

秦少雅笑了一下,接着把剩下的话说完,“透明版的缩印考点。”说着,她略微侧头,捋过耳旁的碎发,取下墨镜,露出高挺的鼻梁和一双细长有神的媚眼。

六人看着她的容貌,又是微微一怔。

秦少雅司空见惯地放下挎包,不紧不慢地拉开拉链,说:“你们......”嘴角勾笑,目光从六人身上慢慢扫过,“都需要什么?”

“货币银行学,货币银行学的考点缩印!”小赵急忙道。

秦少雅说:“别着急,同学。我这有透明处理过的胶纸版,考试前贴在桌子抽屉的上部内面,等确认监考老师杀鸡儆猴以后,就可以撕下来贴在桌上慢慢参考了。”

阿蓉说:“透明版的我见过,确实比一般的纸条好用,可是要是被抓住了怎么办?”

秦少雅看着她,微微一笑,“同学,‘撑死胆大的,饿死胆小的’,找我问这些的,都是平日里爱享乐的,到了期末横竖都是死,为什么不挣扎一下,没准活了呢?”

阿蓉当场呆住,小赵神情凝重地拍了拍她的肩膀。

寝室长往前走了一步,有点结巴地说:“姐姐,我还想要下学期选课老师的教学记录,有的老师总点名,作业多,还不给划重点......”

秦少雅从包里抽出两张打印纸,“我知道。你们工商的是吧,下学期所有的必修,平台和专业选修,教师记录都在上边,有的还有详细住址和联系方式,必要的话可以......”她瞄了六个小妹妹一眼,轻咳一声,“尽尽人事。”

小赵拿过打印纸把上面的资料迅速扫描一遍,下巴都快掉下来了,“我C!牛逼!”

秦少雅又从侧包拿出六份透明的胶纸缩印,“喏,货币银行学的考点缩印,工商一班李红玉同学整理的,还有重点例题解析。”

六人齐呼:“李红玉!年级第一的大学神啊!”

秦少雅抱胸低头,无声地笑了笑。

寝室长兴奋地问:“姐姐,一份资料加六份缩印,一共多少钱?”

秦少雅掀了掀眼皮,看着她,手指比了个三,轻飘飘道:“一口价,三百块。”

“三百?!!!”

秦少雅说:“教师记录一份一百元,透明缩印一份三十元,六份一百八,再加上二十元的人工费和信息费,总共三百元整。”

六人震惊,三百?怎么不去抢啊!

秦少雅扫了她们一眼,耸一下肩,把资料和缩印收回包里,“我时间很紧的,预订的人也很多,剩下的货没几份了,你们没需要的话,我就......”

眼看秦少雅背上包就要走出寝室门了,六人急忙上前将她拉住,一咬牙,一闭眼,道:“姐!我们买!”

秦少雅勾了勾嘴角,缓缓转过身,声音轻快道:“成交。”

交易成功后,秦少雅戴上墨镜下楼,弹了弹手里的三张毛爷爷,轻轻吹了声口哨。

走到一楼的时候,秦少雅的下腹一阵痉挛,疼痛接踵而至,她急忙跑进楼梯拐角地公共厕所,以解燃眉之急。

正当如厕的时候,秦少雅的手机响了,屏幕上亮起来电显示,来电人昵称是“罗医生”,头像是秦少雅亲吻另一个女人的照片。

秦少雅心烦意乱,等音乐前奏响完了才按下接听键,“喂,罗毓琳。”

电话那边传来钢笔敲击桌面的嗒嗒声,一个冷清性感的声音说:“秦少雅,我想好了,我们分吧。”

秦少雅自嘲地笑了一下,回道:“罗毓琳,我说三个原因你看有没有错啊。第一,我是个穷光蛋;第二,我是‘骗子’;第三,我干过公关。哈,你看,多恶心啊?怎么,你终于想通了,要把我撇干净啰?”

罗毓琳面无表情地看着手里的温度计,回道:“三个都没有错,但都不是根本原因。”

“你的根本原因是什么?”

罗毓琳说:“我想分,这就是根本原因。”

秦少雅嗤笑一声。

罗毓琳毫无感情起伏的声音有条不紊地说着:“秦少雅,你除了长得好点声音媚点,其他都是垃圾。”

秦少雅皱起眉。

罗毓琳说:“就这样吧,以后别跟我联系了,我买了新手机,下午就换号。不拜拜了,永别吧,祝你好运,三十岁生日别在警-察-局。”

秦少雅握着手机的手不住发抖,悲愤的心情久久不能平息。

厕所门抖了一下,外面有人踢门,问道:“里面的同学没事吧!蹲半小时了都!”

秦少雅抹了把脸,收起手机打开门走了出去。

踢门的女生看着她一怔,问朋友:“她不是咱们这栋的吧,没见过这么漂亮的学姐。”

另一个女生忙不迭点头,“估计是来看亲戚的。”

常言道,福无双至,祸不单行。老天爷爱捉弄人,在你蹲茅坑的时候跳闸,还偏偏没了手纸,这种欲哭无泪的感受秦少雅今天算是明白了。

刚闹完肚子,边痛边被“前女友”,然出宿舍楼的时候又被蹲点的雷子盯上了。

秦少雅刚走出宿舍楼大门口就隐隐觉得有些不对,从她身边走过的学生都偷偷地瞄了她一眼,然后又不自然地往楼外的花坛瞟,但都匆匆跑走了。

常年的逃亡生活让秦少雅立马提高了警惕,往下压了压帽子,低头加快步伐从门外左边绕了出去。

埋伏在花坛后面的便衣警察朝后面勾了勾手,示意大家不要轻举妄动。跟在警察身旁的学院书记紧张兮兮地问:“警察同志,是那个女人吗?”

警察眯了眯眼睛,悄声说:“没错,就是她,跟照片上一模一样。她是个惯犯了,最早做公关的时候就是个诈骗师,犯了不少案子。后来转了行,专门搞兼职中介和作弊生意,骗了学生不少钱。”

“啊?”学院书记慌张地望了望,“警察同志,这实在是太过分了,严重危害学生的安全,破坏学校纪律,这种社会的害虫,就应该把她绳之以法!”

警察嘘了一声,给后面的同伴使了个眼色,后者心领神会,立马跟上秦少雅。警察对书记说:“好了,人我们已经找到了,你放心,很快就能逮捕归案,现在请你马上通知附近的学生留在宿舍里,在外的撤离,以免等会发生意外。”

书记急忙点头,“诶好,我现在就去。”

警察嗯一声,躲在树后面,看好秦少雅跑的方向,快步跟了过去。

另一边,秦少雅先开始快步走着,后来快出校门时,确定后面有人盯梢,立马拔腿开跑。

M的,雷子!

警察也注意到秦少雅的变化,快步追上。

“对不起借过!”秦少雅挤进校外熙攘的人群,此时正值中午,饭点的时间,人山人海,对她来说是有利的,人越多地形越复杂就越好逃走。

人群边上的几个被秦少雅推开有些不悦,没想后面又风风火火跑来三个,这才意识到哪里不对,小声嘀咕道:“那女的惹啥事儿了吧?”

“不知道......”

秦少雅一路狂奔,跑进旅馆扎堆的胡同里,后面的警察穷追不舍,边跑边喊:“站住!别跑!”

别跑?傻子才等着被你抓呢!

秦少雅猛地往前一冲,撞倒一位刚走出门端着水盆的大妈,大妈哎哟一声,水盆打翻,脏水溅了一地。

“对不起!”秦少雅大声叫道,转身冲进右手边的暗巷里。

大妈旁边坐了个七八来岁的小女娃,正扒在小木桌上玩卡片,结果刚才大妈一倒连着把她也撞到了,踢翻了小桌子,桌上的卡片蹦了起来,在空中打了两个旋儿又落到地上,其中一张好巧不巧卡在了秦少雅T恤外套的帽子里。

大妈把女娃抱起来,心疼道:“哎哟我的乖女女,屁股摔痛了卟?”

女娃看着满地被脏水泡软的卡片嚎啕大哭:“哇——爸爸给我买的塔罗牌,爸爸给我买的塔罗牌!”

秦少雅在暗巷里疯狂地奔跑着,窄巷里回荡着急匆匆的脚步声,当然不止她一个人地,还有身后三个警察的。

忽然,秦少雅停住了脚,面露惧色。

CAO!死胡同!

她的前面是一堵爬满苔藓的红砖墙。

“站住!秦少雅!你被捕了!”

慌乱之中,秦少雅眼睛一瞥,发现砖墙的左面有一辆废弃的摩托车,摩托车上面是个矮雨棚,翻过雨棚可以跳到对面街上去。

哈哈,天无绝人之路!

十一年前的车祸没让她秦少雅死绝,大难不死必有后福,今天她才不会那么容易交待在这儿呢!

“站住!你被捕了!”

秦少雅跳上摩托,沿着砖墙面的凹槽爬上雨棚,快速翻了过去。

警察也不是吃素的,两三步也跟着跳了上去,边跑边喊:“秦少雅你别跑!你已经跑不掉了!”

秦少雅哼了一声,纵身跳下雨棚,快步窜上大街。

“嘀嘀——”

突然,背后响起震耳欲聋的鸣笛,秦少雅猛然转头,惊恐地长大双眼,瞳孔迅速扩散,迎面飞驰而来一辆蓝皮大卡,轰的一声撞了上来。

顿时天旋地转,一片昏暗。

站在雨棚上看到全过程的两名警察也惊恐地瞪大了眼睛。

在蓝皮大卡撞向秦少雅的瞬间,从秦少雅的外套帽子里旋转着飞出一张卡片,卡片中心发出暗沉的紫光,形成一道光柱,迅速窜进她胸前的六棱萤石里,萤石漂浮而起发出浅紫光芒,与卡片交相辉映。

只见围绕秦少雅的紫光愈来愈强,最后嗞啦一声,秦少雅整个人在紫光中消失了。

仿佛什么都没有发生一般,蓝皮大卡飞快地冲过了街口,围观的路人眼神一滞,旋即没事人一样地走开了,雨棚上的两位警察也忽然迷糊起来,眼前一黑陷入了梦境,等另一位警察叫醒他们时,他们已经什么都不记得了。

-----------------

啧,痛。

秦少雅浑身酸痛无力,连喘气鼻腔都齁齁的响。

M的,点儿真是背!

她这是在哪儿啊?被人送医院了?还是被雷子逮回警局了?

哈!秦少雅笑了一声,她该不会死了吧!

动了动眼皮,秦少雅慢慢睁开眼,映入眼帘的是黄昏飘满乌云的天空,远处传来教堂的钟声,一群漆黑的乌鸦扑棱翅膀落到了枯树枝上,偏着脑袋一瞬不瞬地看着她。

秦少雅脑子一空,茫然地看向四周,一片垃圾堆成的山,高低起伏,连绵不断,在沉寂萧瑟的冷空气里一阵阵散发着难闻的气味。

呆愣片刻,秦少雅放肆地笑:“哈哈哈哈哈哈!罗毓琳,你说的没错,我就是个垃圾,你看,垃圾死了以后,到的地狱都是垃圾!哈哈哈哈哈哈!”

树上的一只乌鸦偏转头看着她,忽然仰起脑袋啊啊叫了两声,张开翅膀飞了下去。

“嗯?”秦少雅跟着它抬头去看,不由再次愣住。

距离她只有十步之远的小空地上,静静立着一个十三四岁左右的少女。她留着一头梦幻的紫银色卷发,五官小巧精致,双目水灵,额间印着一枚深紫的符文,穿了一条蓬蓬的洛丽塔裙,肩上披了一条画满魔法阵的黑色斗篷,手里提着青色荧光灯,正垂着幽深的雪青眸子安静看着她,刚才那只飞下的乌鸦正乖巧地停在她的肩头。

“呃。”秦少雅一惊,语无伦次,“你是......”

“鸦。”

秦少雅打了个激灵,“这里是......”

鸦轻轻呼出一小口气,声音空灵,“垃圾场。”

秦少雅语塞,胸中憋了一膛子闷气,在听到“垃圾”两个字的时候终于忍不住爆发了,嚎叫道:“我C!又是垃圾!”

鸦提着青灯慢慢走到她面前,矮下身,目光落到秦少雅胸前的六棱萤石上,问:“这个,你从哪里拿到的?”

完结+番外GL百合小说作者九九和《穿越之年差》点评:条理清晰,构思新颖,题材独具匠心故事情节具有吸引力,推荐阅读!

精彩推荐

猜你喜欢

凤凰结小说[公路飞行]在线试读

“惠妃娘娘日安,什么风把姐姐吹到咱们衍庆宫来了。”宁妃落落大方地问道。宁妃知道,这事怕是瞒不住了,也难怪,苏铭玥姿容秀丽,国色天香,底下的宫女太监对于这位新来的姑娘怎么可能不议论?尤其还是惠妃娘娘的胞妹,难免将两个人的容貌做比较,两朵牡丹花,苏铭玥仿佛娇羞淡雅的银月当空,而苏静贤就是猩红张扬的血色朝阳。她名唤静贤,其实即不静,也不贤,是个专爱呼风唤雨兴风作浪的主。“听说这嫦娥还是魏常在迎到衍庆宫的,不如问问魏常在可有这事?”惠妃调转矛头,直至年幼的魏向晚。魏向晚放下笔,绕到几案前,向惠妃行了万福。惠妃环顾...

2019-07-26 20:02:47

重生之品如的诱惑小说[冯灵钰]在线试读

“艾莉,你够了,别胡闹了。先别说我跟洪世贤之间没有发生过什么、就算是我们之间真的发生过什么,恐怕也轮不到你来过问吧。是吗?”带着一丝的试探和迟疑,林品如还是把心中的疑惑问出了口,然后静静地等待艾莉的回答。“姐姐,我只是在想,你真的是一个虚伪的人。明明是那样随便的人,可是表面上非要装成一副纯洁天真的样子。你这样的举动,真让我感到恶心。”艾莉再次抬起头来,面上已经恢复了平静。虽然她的眼神依然有些闪躲,可是却站直了身子,一副理所当然、天经地义的样子让人不容怀疑她话语的真实性。也是,她自己想得太多了。难道上辈子艾...

2019-07-26 20:02:47

新时代帝姬,绝不离婚小说[金色的saber]在线试读

微生非常为难,没想到柔若拂柳的夏影后,性子竟然如此的刚烈……微生拿着放大镜:“启禀殿下,没有。”微生又仔细瞧了瞧:“殿下,没有呀,真的没有。”帝姬殿下的伤口过于暧昧,叫人如何是好?南门夜纱:“没有咬到颈动脉吧?”微生扶了扶黑框眼镜,殿下的问题应该去问夏小姐才对。夏小姐和我们的帝姬殿下,真是爱的深沉!...

2019-07-26 20:02:47

黑白gl小说[烟小雨]在线试读

手术室里。“我知道了。”沅梓绵没有再多说一句话,把口罩带好,看着安静的躺在手术台上的洛语含,严肃至极。“病人大出血,拿止血剂来。”沅梓绵说着,手上的动作不停。沫漓用可以说是冷漠的眼神看着洛氏夫妇,点点头,和平常时那可爱迷糊的样子完全联系不上来。“你们来了,病人已经麻醉了。梓绵,尽力就好。”程海递上一把手术刀给沅梓绵,他虽然不希望这次手术失败,但是也不能给沅梓绵太大压力。嘴角挂着一抹微笑,手上的动作又快又准,让周围的其他医生赞叹不已,不愧是梓绵,好厉害!……………………...

2019-07-26 20:02:47

影后说她没对象小说[酥酒]在线试读

真见了人才发现他是真的很年轻,看起来也就二十三四的模样,明明太阳也没有多毒,愣是要架一副墨镜在脸上,于是隐约透露出了一股中二的气息。“我是陈导介绍的那个,试如娘的演员。”云锦时愈发觉得他不靠谱了。云锦时本来以为他是不满意,紧接着就听到青年道:“是我瞎了吗?还是这年头娱乐圈的审美变了我没跟上?让她演如娘,丰雪演素云?”云锦时这才见到导演,上一个剧组的导演说新导演很年轻,本来以为是一种夸张的说法,毕竟三十来岁的导演在这一行里,但凡有一点小成就,就可以被夸成年轻新锐导演了。云锦时一过来,还没说话,青年突然道:“...

2019-07-26 20:02:47

笔底山河,因你存活小说[又秋]在线试读

未知联系人:盛来,关机?人呢?最后一条未知联系人的短信只有两个字——盛来拿着手机的手在看见这两个字时,猛然一抖,瞳仁这时候也跟着一块儿缩了缩。从心底来讲,盛来知道自己是有点害怕跟陈笛有丁点联系,所以像是这几年一直相隔两地,互不联系是最好的。但是现在这么不凑巧,陈笛竟然从千里之外的西城来了她在这边生活了好几年的榕城,还这么意外又带着无限巧合相遇。半杯凉水下去,盛来觉得更冷。她将枕边的手机关掉飞行模式,很快接收到新号的电话就跳出来许多的消息。又好几条短信,是陌生的号码,盛来点开看了看。未知联系人:看见消息回我...

2019-07-26 20:02:47

当鬼是门技术活小说[言家阿爸]在线试读

“夏锦,你还在吗”“嗯,我在。”夏锦闻声扭头,却呼吸一窒。夏锦快速转回头,过分了过分了。( ω ) 夏锦揉揉眉,唉,真是操碎了心。没办法,谁让我喜欢她。林奚才刚刚洗完澡,只简单穿了吊带和小裤裤。几缕黑发安分的贴在肩处,水滴恰好经过锁骨滑下。☆、第 4 章因为那样就可以触碰到它了,光明正大赖着它。...

2019-07-26 20:02:47

白色的谎言小说[兔子的疑惑]在线试读

可是,他发生了什么事,她毫无头绪。是不是有点隐情瞒着她?☆、第十二章唯一可以确定的,是她的父亲出事了。她也奇怪,为何张雅琪三缄其口,不愿她提起父亲?五月已经降临,疫情依然没有退却,继续在这城市里肆虐。疫情至今已经超过二十万人染病,接近三万五千人死亡。...

2019-07-26 20:02:47

烟雨梨花梦小说[夜续]在线试读

竹径野竹自成径,绕溪三里馀。日落见林静,风行知谷虚。虽然四周危机重重,但我觉得上天待我还是不薄的。诺大的一个府邸,有山有水,花香鸟语,清风、细雨、斜柳、琼花,是一个修养身心的好地方。我想在这,美不胜收景色的的熏陶下人的品格似乎都会高尚起来。抬头望着屋舍前面,暖阳下青翠欲滴的竹,春风缓缓温凉如水,此情此景不禁诗意大发想要赋诗一首,遗憾的是只有才情没有才华,只能借借古人的才能赋诗一首了:李德裕临摹的古诗,真实的感情。既然想要附庸风雅一翻,现在只能硬着头皮把一首诗写完,对小侍低得不能再低的头自我催眠的忽视。还好...

2019-07-26 20:02:47

[英美]绝对炽热小说[焦糖白茶]在线试读

Root清晰的意识到了这件事,在她的身上,有什么事情变化了。某种屏障被打破了。Root看着Shaw的眼睛,她的眼睛和她的精神世界一样,是一片浩瀚的深海。有什么事情变化了。她对Shaw有了占有欲。这种念头本不该出现在她身上,不该出现在任何一个仿生人身上,她理应冷酷无情,对所有人类一视同仁。她们坐在同一张沙发上,分享着一包薯片,那种微醺感还没有消失,在临时标记的作用下,Root得以进入Shaw的精神世界,与她共享同一片海洋。谁都知道一场战争即将爆发,但谁都没有说话。...

2019-07-26 20:02:4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