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里同风小说[江一水]在线试读

  • 时间:
  • 来源:阅文林语
点击阅读

“嗯。”小孩点头,吐字清晰道:“麦秀两岐的麦。”此词意为丰收之兆,想来是喜爱农事的中州王能取出来的乳名。顾思源点点头,说道:“思源,顾思源,这一个。”这名字对钟离然来说可能有些难念,她就记住了中间最好念的那一个字。顾思源惊讶于她的模仿天赋,一时不察,就让她一直喊了“思思”好多年。顾思源楞了一下,反问道:“麦麦?”这是个十分复杂的成语,但小孩子能够说出来,就说明有人和她解释过。顾思源很快就反应了过来,麦麦应该是她的乳名,取自麦秀两岐。说是顾家学堂,其实也不然。顾大家见她聪明,明面上说着在顾家学堂上课,私底下

千里同风小说章节试读

[GL百合] 《千里同风》作者:江一水【完结+番外】

文案:甜文,相差九岁的青梅竹马的小皇帝大皇后的日常。

楚历七百二十一年,皇太孙钟离然继位。太皇太后辅朝,在权臣的虎视眈眈下极力稳住朝纲,权臣没有办法,就打起了新帝后宫的主意。

年仅十一岁的新帝,在登基不过一年后,便面临了大婚的局面。

顾思源就是在此时到达帝京,为了弘文馆那一馆藏书,也为了不用面临家中议亲的局面,她索性入了中宫,给新帝充当一个无甚用的大皇后。

理想很丰满,现实很骨感。小皇帝也有长大的一天,就算是女帝,在楚国这个女帝层出不鲜的国度里,顾思源也得侍寝。

小时候教她学问,教她百家事,却没想到竟然有一天,连床上的事情都要教。

这就算了,说好的小皇帝呢,到底是什么时候长成的大灰狼。

顾思源觉得很亏,可是小皇帝年轻力强,认真比划了一下,倒也亏不起了。

惟愿千里同风,万里江山与你遍览。

内容标签:年下 青梅竹马 婚恋 甜文

搜索关键字:主角:钟离然,顾思源 ┃ 配角:无 ┃ 其它:帝后

第1章 一.1

始元二年春,繁花开遍源州城。太皇太后下旨,于盛源宫设宴,邀请源州城所有年轻贵女一同赏花。

这一日,春雨如薄雾般弥漫了整座盛源宫。花团锦簇的后花园中,来了一群锦衣华服的年轻贵女。侍人们打着伞,领着这群贵女们在曲折小径中慢悠悠地走。

清一色的竹制青伞下,半遮半掩露出了少女们的容颜,在烟雨朦胧中比这院子中的任何一朵鲜花都还要娇艳。

不远处的廊下,立着一个年约十一岁的小少年。虽不满十二岁,却早已散了孩童双髻,将发丝束进了玉冠中,俨然一副成人模样。小少年一袭绯衣,立在长廊转角处,在少女们察觉不到的地方暗暗打量着她们。

小少年板着脸,背着手遥望那一行远去的贵女,她目光幽深,直勾勾地落在了走在最末尾的那一个年轻女子身上。

那女子年约双十,身穿一袭湖蓝衣衫,跟在婷婷袅袅的众贵女身后目不斜视地往前走。与前头那些赏着花轻声交谈的贵女们相比,与她们足有一人相隔的女子实在是过于沉静了些。

其实也不怪这女子沉静,实则是在场的诸位贵女她都不太熟。

女子名叫顾思源,乃是户部侍郎顾廷生次女,之前一直随着祖母居住在中州老家。去岁冬日,她通过弘文馆的考核,成为了馆中的史学讲师,这才回到源州,与父母团聚。

顾思源的祖母乃国中大儒,她跟在祖母身边从小耳濡目染,喜爱读书,贪清净,轻易不会出门。此次若不是太皇太后下旨,要让她在这春雨缠绵的天气出门,是绝无可能的。

可皇恩在上,即使这春雨缠绵惹人烦,即使这娇花在雨露中垂头丧气,顾思源还是裹上薄衫,行走在这春寒雨幕中。

她站在侍人伞下,在雾雨朦胧中穿过后花园的姹紫嫣红。细雨飘散,濡湿了她蓝衫的衣摆,在她精致的鞋面上落下一线湿痕。这样的湿润感觉,让顾思源稍微有些不适,她的脚步也就更慢了些。

很快,那一行贵女踏上回廊,在慢声细语中穿过了长长回廊走入了下一个院子。顾思源意识到自己落了后,脚步加快了些,就在此时,一个坠着玄色流苏的鹿皮“鞠”被抛到了她的面前。

球在顾思源的眼前翻滚,朝着长长的回廊滚去。一个身穿赤衣的侍人弓着腰,踩着快快的小碎步追上了滚动的球,俯身拾起抱在怀里,往回廊的尽头走去。

顾思源的目光跟着侍人走去,看到了站在走廊尽头的绯衣小少年,顿时停下了脚步。

那小少年一袭绯衣,束着成人样式的玉冠,负手立于廊下,板着一张小脸,通身贵气。拾球侍人小跑到小少年身边,恭敬地将球递了过去。小少年接过球,没有说话,只抬眸直勾勾地望着顾思源。

顾思源很快就反应过来,立马躬身行礼,唤道:“微臣拜见陛下。”她乃弘文馆讲师,自然是当今天子的臣。

站在回廊下的孩童,正是两年前继位的少年天子钟离然。钟离然抱着球,歪着脑袋仔细地打量眼前的女子。她看了一会,单手楼球,一言不发地转身离去。

顾思源站在原地,望着小少年离去的背影,向来平静的双眸泛起了一丝波澜。很快,她同样转身,在身边侍人的指引下,跟上了那一年轻贵女。

盛源宫极大,偏殿无数,哪怕是逛了一整个下午,一行人也未将宫殿逛完。春色早暮,众人很快散去,顾思源乘着马车回到了家中。

晚膳过后,她前往书房整理教案,预备明日的课程。她原本是不想来帝都的,可祖母觉得她双十年华,正当年轻,总在家里与她一起编书不太合适,就令她去岁秋日入源州城,参加了弘文馆考核。

谁知一考就上,顾思源就留在了弘文馆做了个教书先生。

她初入弘文馆,教的学生都是十一二岁的半大少年,正值青春懵懂时,因此少不得要尽些心力。教案备了大半,母亲就带了两名侍女敲了书房的门。

顾思源起身,开门将母亲迎进来。她扭头一看,见母亲身后跟着的两个侍女,一个端着一盅汤,一个端着艾盒,低低叹了一声。

顾母拉着她的手,将她牵到小榻,让侍女将汤盅放到小案上,这才说道:“忙累了吧,阿娘给你熬了碗参汤,快点趁热喝。”

顾母说着,开了汤盅的盖子,给顾思源舀了一小碗汤,递到了她面前。顾思源接过手,忙道:“多谢阿娘。”她说着,拿着汤匙舀了一口,放在唇边轻轻吹凉。

顾母见状,冲身旁的侍女招手,将艾盒取了过了,一边打开艾盒,一边说道:“你今日在盛源宫走了一日,想必是累了。明日还要到弘文馆任职,阿娘给你做个艾灸。”

顾思源放下了汤碗,说道:“阿娘,不妨事的。我随祖母在中州编书时,日日与她一起打几套拳,身体很是康健的。阿娘在医馆操劳一日,应该好好休息才是,不用一回家就为我操心。”

顾母在太医院下的帝都医馆供职,是个小有名气的大夫。

顾母闻言,嗔了她一眼,说道:“如今医馆都是你大姐操劳,我就照看一些贵人,哪里会忙。倒是你,入了弘文馆整日劳心,是该好好灸一下。”她虽是这么说,可到底还是听了顾思源的话,不再勉强她,将怀中的艾盒合上了盖子。

顾思源笑笑,说道:“我晓得阿娘这是疼我。”

顾思源虽少时就随着祖母居于中州,与父母离居,可却没有因为距离与父母亲生分。反倒是常年不见,顾母心中记挂她,对她也多有疼爱。

顾思源说着,舀了一勺吹凉递到了顾母唇边,轻声道:“这汤很甜,阿娘也喝一口。”

顾母嗔她,“我看是你嘴甜。”这么说着,含笑喝下了顾思源递过来的汤。

母女间一片融融,顾母见女儿欢喜,便问她:“你今日进宫,可曾见到了太皇太后?”

顾思源答道:“见到了,太皇太后身体康健,与我们同行了一路,至午后才离去,让我们自行赏花。”

这位太皇太后,便是先帝楚明帝的皇后。明帝为女子,又只好女色,宫中前后只立了两位皇后。先皇后乃明帝发妻,不到而立之年便逝去了。明帝不惑之年时,又立了一位皇后,那就是如今的太皇太后。

明帝无嗣,也未曾过继子嗣。三年前,明帝下旨,令大司命祭祀东皇,叩问神旨,立下了已逝中州王的嫡女钟离然为皇太孙。至此,楚国才有了储君。

一年后,明帝驾崩,皇太孙钟离然继位,成为了楚国的新帝。

又因新帝年幼,明帝便立下遗诏,立云中王钟离回为摄政王,与太皇太后,左右丞相一同把持朝政。

太皇太后还未到不惑之年,正当年青,有她把持朝政,新帝也就渐渐立了起来。只是朝廷之势相互牵制,加之去岁入冬时,太皇太后病了一场,朝廷政局未免动荡。也因此,顾母才会问了这句话。

顾母点点头,又问道:“那,可曾见到陛下?”

顾思源手微顿,说道:“似乎,远远见了一面。”

听她这么说,顾母神情略有些微妙,忙问道:“你觉得陛下如何?风姿如何?你父亲说陛下沉稳庄重,可是如此?”

顾母这么问,倒是让顾思源想起了钟离然小时候的模样。她们第一次见面时,钟离然只有三岁。小小的孩子,抱着一个小鞠躲在假山里呜呜的哭。那是顾思源唯一一次见过她哭的样子,后来再大一些她就没有见钟离然哭过了。

钟离然似乎总是这个样子,板着脸,眉头微皱,不太说话。看起来清贵疏离,实则十分别扭。

四年不见,那孩子虽然长高了许多,可她身上透出来的冷清别扭劲似乎从来都没变过。深宫幽冷,也不知道她是如何过来的。

这个念头一起,顾思源没由来的觉得有些难过。她略微沉吟了一番,含糊道:“应当就是父亲说的那样吧。”

顾母看了她一眼,说道:“陛下幼时居于中州,在你祖母身旁求了几年学,与你同吃同住许久。她什么样子,你不知道啊。”

顾思源有些无奈,“阿娘,陛下幼时还只是中州王嗣子。可如今过了四年,她已经长大了,成为一国之君了,女儿哪里知晓她是个什么性子。”

顾母看着她手里的汤,想了片刻,“暂不说陛下了,我且问问你,下次休沐,你可有空。你父亲有个学生,与你年纪相当,且都为婚配。你要是有时间,下个休沐就与他见上一面。”

顾思源一听这话,放下手中汤碗赶忙说道:“阿娘,下个休沐我还要整理书籍呢。春日明媚,我得在家晒晒书。”

顾母嗔她,“晒什么书,你的书我会帮你晒。下个休沐,你就和你父亲那个学生见上一面。”

顾思源不太爱出门,更不爱出门与人相亲。

楚国民风开化,嫁娶自由。因开国始帝瑾立了亲妹妹的公主为皇太女后,楚国连续出了许多女帝。又因着楚人爱美,就偏有爱女色的女皇帝,一来二去就有了女帝皇后。于是由上至下,男风女风盛行,喜欢的人是男是女皆不重要了。

至于繁衍后代子嗣继承一事,楚国皇室也有了很好的榜样。有喜欢生育的亲王公主,生了一大波孩子。不喜欢的,若有爵位继承就从宗室过继一个,若是没有就没有吧。反正死后都是被太一观的道人一把火烧了,随风散去,无牵无挂。

可偏偏,这些洒脱的楚人中,总会有些不太洒脱的。顾思源的母亲,就属于不太洒脱的那一类。她总觉得姻缘一事,还是要有的好。

于是顾思源这么个洒脱的楚人,在母亲再三念叨下,只能无奈应承了。

作者有话要说:无脑甜文,无脑甜文!

黑芝麻馅的少年皇帝和温柔可亲的大皇后。

真青梅竹马系列。

第2章 一.2

到了休沐那一日,天朗气清,惠风和畅,顾思源穿上了一袭水绿色纱裙,乘着马车出了门。马车载着顾思源沿着东大道出发,一路驶向了城东的梅花庄。

源州城北靠山,南向水,有苍茫的太白山脉横贯东西,盛产温泉。城东的梅花庄,就是源州城最大的一座温泉庄子。庄子四周栽满了梅树,每到冬日,白雪纷飞之时,那一林氤氲在水汽朦胧中的粉白花朵,便是这凛凛寒冬中的唯一美景。

至春日到来,梅花飘落,风一吹,梅花庄便是满林绿色。处处生机底下,春草逐渐抽芽,春花渐渐烂漫,处处充满了生机,又是另一番景象。

无论冬春,梅花庄于帝都的年轻男女来说,都是一个好去处。

顾思源自然不是去梅花庄泡温泉的,只她母亲说今日要见的人与她在梅花庄碰头,因此不得不早早坐了马车前往梅花庄。

马车行了一个多时辰,在梅花庄的远山脚下停了好一会。端坐在车里的顾思源久等不见马车往前一步,于是开口,隔了一道车帘询问驾车的女卫,“为何在此处停了许久?”

楚国有女帝,官场自然也会有女子,民间自然也会有女夫子,女护卫等等。顾思源瞧着手无缚鸡之力,所以顾家配给她的都是心思较为细腻的女卫。

女卫回话:“二小姐,今日休沐,前往太一观烧香的人有些多,加之前方起了些许纠纷,就在此处堵了一会。”

顾思源想了想,起身走了几步,掀开了车帘。明媚的阳光直直地打在她脸上,她微眯着,好一会才缓解强光带来的刺痛感,看清了眼前的事物。

一队长长的马车列在前方,朝着远方山径不断平缓蜿蜒而上,最终隐没在幽幽绿林中。许多身穿轻薄纱衣的年轻男女下了马车,行走在马车右侧,形成了一条蜿蜒彩带朝山径深处进发。

顾思源抬头遥望,只见远处山顶群峰之间落了几座巍峨的道观,略略思量了片刻,说道:“你就送我到这里吧,我自行下车,走到梅花庄就行了。”

女卫拧起了眉头,显然很不同意她的做法,“二小姐,大人让我跟着你护你周全的,我们还是再等一会……”

顾思源摇摇头,掀帘出来,利落地跳下马车,这才与她说道:“听我的,今日休沐,来太一观烧香的人不知几何,恐怕要堵上好一会呢。我约了人,总不好让人等我。你且驾着马车,到不远处那个停车驿馆,放了马车你去做什么都行,只要寅时前回来即可。”

“我寅正会回到停车驿馆,你放心。这里是太一观脚下,有侍卫和太一观道人守着的,没有歹人能伤到我。去吧,你。听话。”

她这般讲道理,又好似哄孩子般说了一通。女卫知道自己拿她没办法,只好说道:“那二小姐小心些,早点回来。”

“嗯。”顾思源点点头,言罢动身,没入了向山进发的人群中。

顾思源体力很好,脚程也比周围的年轻男女要快上一些,不过两刻钟,她就越过了阳光猛烈之地,进入了幽深的梅林中。

盛春时节,梅子结满枝头。茂林之下,喜阴的山花开遍,处处姹紫嫣红。见此美景,顾思源不禁放慢了脚步,行走在斑驳的光影中,欣赏着一林春色。

很快,她走到了马车列队的尽头,看到一群身穿青衣的侍卫。他们展开了一排草席,挡住了四周行人的视野。行人绕开了铺好青石板的山径,向左右两边前行。

顾思源走向了左边的梅林,偶尔瞥了一眼被封了二十米左右的山径,慢腾腾地走到了尽头。尽头之处,围了一群青衣侍卫。他们握着腰间挎着的刀,围成一圈,似乎在守着什么人。

顾思源看了一眼,绕着他们前行了十几米。有脚步声匆匆在身后响起,顾思源听人喊道:“顾二先生,顾二先生……”

顾思源停下了脚步,扭头朝身后望去,有些诧异地看着朝她奔来的青衣女护卫。她转身,看着对方,问道:“可是阁下唤我?有何要事?”

青衣护卫在她身前停下脚步,躬身说道:“顾二先生,我家主人有请。”她言罢,摊开手掌,“就在那边,请。”

说是请,那青衣护卫的态度却很强硬。顾思源顺着她的手,看到了十几名护卫围成圈的那处,沉吟了片刻,于是点点头,跟在那护卫身后走了过去。

她一来,围成圈的护卫挪出了一个口,让她走了进去。她一进去,就看到了那个坐在地上蒲团之上的少年皇帝。

小皇帝仍旧和以前一样,板着脸,抱着她心爱的鹿皮小“鞠”。只她今日稍显狼狈,玉冠散了,几缕额发落在脸上,轻轻刮着她青紫一片的左额。她嘴角还有伤,似乎是哪里裂了一样,透着紫红色的血迹。

顾思源见此,心头一跳,竟是连行礼都忘了。

她站在钟离然面前,仔细端详着她的面容,目露关切,“陛下……”

钟离然抱着球,看了她一眼,拍了拍身边的蒲团,没有说话。顾思源明白她的意思,旋即坐在了她身旁,扭头端详她脸上的伤,“这是……怎么回事?”

完结+番外GL百合小说作者江一水《千里同风》点评:理清晰,构思新颖,题材独具匠心,寓意深刻,情节跌宕起伏紧扣人心故事完整,文章整体流畅,推荐阅读

精彩推荐

猜你喜欢

千里同风小说[江一水]在线试读

“嗯。”小孩点头,吐字清晰道:“麦秀两岐的麦。”此词意为丰收之兆,想来是喜爱农事的中州王能取出来的乳名。顾思源点点头,说道:“思源,顾思源,这一个。”这名字对钟离然来说可能有些难念,她就记住了中间最好念的那一个字。顾思源惊讶于她的模仿天赋,一时不察,就让她一直喊了“思思”好多年。顾思源楞了一下,反问道:“麦麦?”这是个十分复杂的成语,但小孩子能够说出来,就说明有人和她解释过。顾思源很快就反应了过来,麦麦应该是她的乳名,取自麦秀两岐。说是顾家学堂,其实也不然。顾大家见她聪明,明面上说着在顾家学堂上课,私底下...

2019-07-25 10:03:00

娱乐圈萌宝宠翻天[娱乐圈]小说[名代江山1314]在线试读

“铭,铭,你别担心,希希会没事的。”傲雪和王妈跟着两声声音响起后,也跟着跑进了屋里。就赶紧亲自叫人去叫医生,又对着屋里的下人好一番警告后,这才率先拿着南宫家平时的备用医疗箱上了楼。而后面直到这时候,才咋呼呼的跟着一圈想上前关心的人。“啊,小姐,我去烧热水。”毫无气息的躺在柔软的大床上,他一心慌下,就准备俯身给做人工呼吸。尤其看着此时,即便双唇泛着苍白,依然难掩其中的粉色的时候,他喉头一紧。...

2019-07-25 10:03:00

女主,求你正经点[快穿]小说[名字丢了]在线试读

从反派左护法咄咄逼人的架势来看,整个故事很有可能是女主拍死奸邪权臣,然后一统魔界的爽文。而且紫琉璃好像格外的不好相处,这才见了第一面,就忽冷忽热,一会儿笑着和她互通姓名,一会儿就冷若冰霜甚至差点直接一剑刺死她。万一真被砍了,她的任务就要失败了,就真的要把小命交代在这里了。到时候别说热乎的盒饭,她连口凉水都要喝不着了。何遇忍不住看了看窗外一片漆黑的天空,半颗星星都没有。再次确认了一下这个故事世界的背景:魔界。这种故事里基本上无论是男是女,只要得罪了女主,就铁定没有好下场。真要说区别的话,大概就只有要是死得早...

2019-07-25 10:03:00

女主,请放过白月光小说[木子箐]在线试读

他的声音在林夏的怒视下,越来越小,直至消声。之前小声嘀咕的混混忍不住噗哧一声,揶揄道:“咱们林姐不是一直敢作敢当吗,怎么这个时候竟然怂起来了,不然林姐,你自己劳心劳累的做好事,不说出来,人家咋能知道呢。”“啊,死了,要死了!”被踹的小混混捂住胸口往地上一趟,装模作样的哀嚎惨叫,不知道还以为。“不是你家的,你还上赶着逼我们一起拔草。”其中一个小混混小小声的嘀咕:“还非要中午拔完,这要不是讨好心上人,我就把自己脑袋……”林夏臭着脸,将嘴里那根草吐掉:“等过几天了,请你们吃顿好的。”顿了下,林夏警告的扫了他们一...

2019-07-25 10:03:00

爱情公寓之菲澜小说[茶蘼蘼蘼蘼蘼]在线试读

宛瑜:“这就是你们说的神秘人?”她只看得到两人衣服有区别的小点在晃动。悠悠靠在关谷怀中,享受地吃着关谷投喂的水果:“大侄子,你这让我们怎么看。”子乔推开展博:“我来看。”关谷、悠悠、宛瑜、美嘉只看到了两个模糊的人影在争执着。美嘉表情也是古怪:“这个……是有点看不清楚,吕子乔,你行不行啊?”爱情公寓四人看着放大版的两个点,一阵沉默。美嘉:“见过画质渣的,没见过有比这画质更渣更烂的。”...

2019-07-25 10:03:00

天赐我一株木棉小说[卫斯琳]在线试读

法做出的,她只好解释说:“并不是。”“我很感谢你对我的赏识,我是一名自由摄影师,我有自己的工作室,所以目前我并不打算只特“不!”维多利亚有种被羞辱的感觉,从小到大,她没有得不到的东西,只要她想要,爸爸妈妈和身边的很多人都会帮她获取,这一次她也绝对不能例外,“你听我说,你还没知道我开出的条件,你不可以这么快拒绝!”蔡睿嘉有些为难,她看得出维多利亚真的很渴望,对于一个帮助了她的人,太强硬的拒绝她是无“那是什么?”还没等蔡睿嘉说完,维多利亚杏眼圆睁,“不!我就要你!”维多利亚此时在心里已经将签约蔡睿嘉上升到了尊...

2019-07-25 10:03:00

摸骨gl小说[兮木萧萧]在线试读

她只摸索了一阵,就有气无力地靠在一个角落里,她的体温还很高,头昏昏沉沉的,额头上冒着细汗。辜玥白在原地休息了一下,她心里想的都是摸骨,那个很冷淡的女人,居然会在她昏迷后,给她喂血,不然以她的体质,恐怕是无法醒来。她们同样饿了这么久,再加上失血,她真的还好吗?虽然被摸骨喂过血,可辜玥白并没有恢复什么力气,反而又饥又渴。眼皮也在一点点地往下拉,不知道是不是高烧的原因,她特别困,而且浑身无力,只要多走两步路就觉得头痛难忍。她的手上沾满了灰尘,却连一点线索都找不到,顿时感到很无力。就在辜玥白快要放弃的时候,她终于...

2019-07-25 10:03:00

老板请捂好你的马甲小说[禾婵]在线试读

背景仍然是图书馆,像是看见了谁,她的眼睛一下子就亮起来了,仿佛藏着日月星辰一般。笑容更加真实,干净得让人想起夏天解暑喝的,加了冰橙子味的水果茶。极度温柔,就像是隔着屏幕触碰到了真人一般。又是一声轻叹。壁纸也是她不知道什么时候拍的姜识妍,比她放在办公室的那张更加让人惊为天人。温楚颜伸出手,轻轻碰了碰壁纸上,姜识妍扬起的右手手指。……不知道滚了多久,她终于停下来,垂着眼睫,气息略微不稳。...

2019-07-25 10:03:00

我娘子她不矜持小说[木木的卢]在线试读

我还是老老实实的晚上九点十点更新吧苏清明依旧勤勤恳恳的背着楚云歌,步子不急不缓,让楚云歌很是惬意的眯着眸子。主子怕是真的遇到了心里的那个人了,要不然,怎就对苏姑娘那般亲密,更遑论说让苏姑娘背着主子?可是,主子性子虽然霸道了点,别扭了点,可是苏姑娘怕也是不肯服输的性子,瞧着好说话,其实心里坏透了。主子以后怕是会在下边,被压的抬不起头罢。侍夏睁大了双眼直直的瞧着主子服服帖帖的趴在苏姑娘的背上,满脑的姬情四起。作者有话要说:昨天的话……当我没说过……第4章楚云歌好好的趴在苏清明的背上,安安稳稳的很是欢喜,可是,...

2019-07-25 10:03:00

种田之抽卡创世小说[一桶墨水]在线试读

忽而,旁边的树丛中传来响动,狄问立即警觉了起来。一手紧握木棍,还蹲下用另一手抓起了一块刚撬出来的大石头。“嘘!到我身后。”狄问转头瞪了树一眼,让他不要说话。曾经在末世做过任务的狄问一戒备起来浑身就散发着令人恐惧的气息,使得树紧紧地闭住了嘴,并迅速挪到了她身后。狄问见状,暗自摇头——数据不好技能不明还胆小,真不知这孩子以后能干什么。如果就狄问一个人,只要不是狼那种成群结队的野兽,就算是一头熊她也不怵,大不了打不过就跑。可问题就是现在还带着一个跑估计都跑不快的助手,必须得找个地方藏身才行。“族长……”树也听到...

2019-07-25 10:03: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