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里同风小说[江一水]在线试读

  • 时间:
  • 来源:阅文林语
点击阅读

“嗯。”小孩点头,吐字清晰道:“麦秀两岐的麦。”此词意为丰收之兆,想来是喜爱农事的中州王能取出来的乳名。顾思源点点头,说道:“思源,顾思源,这一个。”这名字对钟离然来说可能有些难念,她就记住了中间最好念的那一个字。顾思源惊讶于她的模仿天赋,一时不察,就让她一直喊了“思思”好多年。顾思源楞了一下,反问道:“麦麦?”这是个十分复杂的成语,但小孩子能够说出来,就说明有人和她解释过。顾思源很快就反应了过来,麦麦应该是她的乳名,取自麦秀两岐。说是顾家学堂,其实也不然。顾大家见她聪明,明面上说着在顾家学堂上课,私底下

千里同风小说章节试读

[GL百合] 《千里同风》作者:江一水【完结+番外】

文案:甜文,相差九岁的青梅竹马的小皇帝大皇后的日常。

楚历七百二十一年,皇太孙钟离然继位。太皇太后辅朝,在权臣的虎视眈眈下极力稳住朝纲,权臣没有办法,就打起了新帝后宫的主意。

年仅十一岁的新帝,在登基不过一年后,便面临了大婚的局面。

顾思源就是在此时到达帝京,为了弘文馆那一馆藏书,也为了不用面临家中议亲的局面,她索性入了中宫,给新帝充当一个无甚用的大皇后。

理想很丰满,现实很骨感。小皇帝也有长大的一天,就算是女帝,在楚国这个女帝层出不鲜的国度里,顾思源也得侍寝。

小时候教她学问,教她百家事,却没想到竟然有一天,连床上的事情都要教。

这就算了,说好的小皇帝呢,到底是什么时候长成的大灰狼。

顾思源觉得很亏,可是小皇帝年轻力强,认真比划了一下,倒也亏不起了。

惟愿千里同风,万里江山与你遍览。

内容标签:年下 青梅竹马 婚恋 甜文

搜索关键字:主角:钟离然,顾思源 ┃ 配角:无 ┃ 其它:帝后

第1章 一.1

始元二年春,繁花开遍源州城。太皇太后下旨,于盛源宫设宴,邀请源州城所有年轻贵女一同赏花。

这一日,春雨如薄雾般弥漫了整座盛源宫。花团锦簇的后花园中,来了一群锦衣华服的年轻贵女。侍人们打着伞,领着这群贵女们在曲折小径中慢悠悠地走。

清一色的竹制青伞下,半遮半掩露出了少女们的容颜,在烟雨朦胧中比这院子中的任何一朵鲜花都还要娇艳。

不远处的廊下,立着一个年约十一岁的小少年。虽不满十二岁,却早已散了孩童双髻,将发丝束进了玉冠中,俨然一副成人模样。小少年一袭绯衣,立在长廊转角处,在少女们察觉不到的地方暗暗打量着她们。

小少年板着脸,背着手遥望那一行远去的贵女,她目光幽深,直勾勾地落在了走在最末尾的那一个年轻女子身上。

那女子年约双十,身穿一袭湖蓝衣衫,跟在婷婷袅袅的众贵女身后目不斜视地往前走。与前头那些赏着花轻声交谈的贵女们相比,与她们足有一人相隔的女子实在是过于沉静了些。

其实也不怪这女子沉静,实则是在场的诸位贵女她都不太熟。

女子名叫顾思源,乃是户部侍郎顾廷生次女,之前一直随着祖母居住在中州老家。去岁冬日,她通过弘文馆的考核,成为了馆中的史学讲师,这才回到源州,与父母团聚。

顾思源的祖母乃国中大儒,她跟在祖母身边从小耳濡目染,喜爱读书,贪清净,轻易不会出门。此次若不是太皇太后下旨,要让她在这春雨缠绵的天气出门,是绝无可能的。

可皇恩在上,即使这春雨缠绵惹人烦,即使这娇花在雨露中垂头丧气,顾思源还是裹上薄衫,行走在这春寒雨幕中。

她站在侍人伞下,在雾雨朦胧中穿过后花园的姹紫嫣红。细雨飘散,濡湿了她蓝衫的衣摆,在她精致的鞋面上落下一线湿痕。这样的湿润感觉,让顾思源稍微有些不适,她的脚步也就更慢了些。

很快,那一行贵女踏上回廊,在慢声细语中穿过了长长回廊走入了下一个院子。顾思源意识到自己落了后,脚步加快了些,就在此时,一个坠着玄色流苏的鹿皮“鞠”被抛到了她的面前。

球在顾思源的眼前翻滚,朝着长长的回廊滚去。一个身穿赤衣的侍人弓着腰,踩着快快的小碎步追上了滚动的球,俯身拾起抱在怀里,往回廊的尽头走去。

顾思源的目光跟着侍人走去,看到了站在走廊尽头的绯衣小少年,顿时停下了脚步。

那小少年一袭绯衣,束着成人样式的玉冠,负手立于廊下,板着一张小脸,通身贵气。拾球侍人小跑到小少年身边,恭敬地将球递了过去。小少年接过球,没有说话,只抬眸直勾勾地望着顾思源。

顾思源很快就反应过来,立马躬身行礼,唤道:“微臣拜见陛下。”她乃弘文馆讲师,自然是当今天子的臣。

站在回廊下的孩童,正是两年前继位的少年天子钟离然。钟离然抱着球,歪着脑袋仔细地打量眼前的女子。她看了一会,单手楼球,一言不发地转身离去。

顾思源站在原地,望着小少年离去的背影,向来平静的双眸泛起了一丝波澜。很快,她同样转身,在身边侍人的指引下,跟上了那一年轻贵女。

盛源宫极大,偏殿无数,哪怕是逛了一整个下午,一行人也未将宫殿逛完。春色早暮,众人很快散去,顾思源乘着马车回到了家中。

晚膳过后,她前往书房整理教案,预备明日的课程。她原本是不想来帝都的,可祖母觉得她双十年华,正当年轻,总在家里与她一起编书不太合适,就令她去岁秋日入源州城,参加了弘文馆考核。

谁知一考就上,顾思源就留在了弘文馆做了个教书先生。

她初入弘文馆,教的学生都是十一二岁的半大少年,正值青春懵懂时,因此少不得要尽些心力。教案备了大半,母亲就带了两名侍女敲了书房的门。

顾思源起身,开门将母亲迎进来。她扭头一看,见母亲身后跟着的两个侍女,一个端着一盅汤,一个端着艾盒,低低叹了一声。

顾母拉着她的手,将她牵到小榻,让侍女将汤盅放到小案上,这才说道:“忙累了吧,阿娘给你熬了碗参汤,快点趁热喝。”

顾母说着,开了汤盅的盖子,给顾思源舀了一小碗汤,递到了她面前。顾思源接过手,忙道:“多谢阿娘。”她说着,拿着汤匙舀了一口,放在唇边轻轻吹凉。

顾母见状,冲身旁的侍女招手,将艾盒取了过了,一边打开艾盒,一边说道:“你今日在盛源宫走了一日,想必是累了。明日还要到弘文馆任职,阿娘给你做个艾灸。”

顾思源放下了汤碗,说道:“阿娘,不妨事的。我随祖母在中州编书时,日日与她一起打几套拳,身体很是康健的。阿娘在医馆操劳一日,应该好好休息才是,不用一回家就为我操心。”

顾母在太医院下的帝都医馆供职,是个小有名气的大夫。

顾母闻言,嗔了她一眼,说道:“如今医馆都是你大姐操劳,我就照看一些贵人,哪里会忙。倒是你,入了弘文馆整日劳心,是该好好灸一下。”她虽是这么说,可到底还是听了顾思源的话,不再勉强她,将怀中的艾盒合上了盖子。

顾思源笑笑,说道:“我晓得阿娘这是疼我。”

顾思源虽少时就随着祖母居于中州,与父母离居,可却没有因为距离与父母亲生分。反倒是常年不见,顾母心中记挂她,对她也多有疼爱。

顾思源说着,舀了一勺吹凉递到了顾母唇边,轻声道:“这汤很甜,阿娘也喝一口。”

顾母嗔她,“我看是你嘴甜。”这么说着,含笑喝下了顾思源递过来的汤。

母女间一片融融,顾母见女儿欢喜,便问她:“你今日进宫,可曾见到了太皇太后?”

顾思源答道:“见到了,太皇太后身体康健,与我们同行了一路,至午后才离去,让我们自行赏花。”

这位太皇太后,便是先帝楚明帝的皇后。明帝为女子,又只好女色,宫中前后只立了两位皇后。先皇后乃明帝发妻,不到而立之年便逝去了。明帝不惑之年时,又立了一位皇后,那就是如今的太皇太后。

明帝无嗣,也未曾过继子嗣。三年前,明帝下旨,令大司命祭祀东皇,叩问神旨,立下了已逝中州王的嫡女钟离然为皇太孙。至此,楚国才有了储君。

一年后,明帝驾崩,皇太孙钟离然继位,成为了楚国的新帝。

又因新帝年幼,明帝便立下遗诏,立云中王钟离回为摄政王,与太皇太后,左右丞相一同把持朝政。

太皇太后还未到不惑之年,正当年青,有她把持朝政,新帝也就渐渐立了起来。只是朝廷之势相互牵制,加之去岁入冬时,太皇太后病了一场,朝廷政局未免动荡。也因此,顾母才会问了这句话。

顾母点点头,又问道:“那,可曾见到陛下?”

顾思源手微顿,说道:“似乎,远远见了一面。”

听她这么说,顾母神情略有些微妙,忙问道:“你觉得陛下如何?风姿如何?你父亲说陛下沉稳庄重,可是如此?”

顾母这么问,倒是让顾思源想起了钟离然小时候的模样。她们第一次见面时,钟离然只有三岁。小小的孩子,抱着一个小鞠躲在假山里呜呜的哭。那是顾思源唯一一次见过她哭的样子,后来再大一些她就没有见钟离然哭过了。

钟离然似乎总是这个样子,板着脸,眉头微皱,不太说话。看起来清贵疏离,实则十分别扭。

四年不见,那孩子虽然长高了许多,可她身上透出来的冷清别扭劲似乎从来都没变过。深宫幽冷,也不知道她是如何过来的。

这个念头一起,顾思源没由来的觉得有些难过。她略微沉吟了一番,含糊道:“应当就是父亲说的那样吧。”

顾母看了她一眼,说道:“陛下幼时居于中州,在你祖母身旁求了几年学,与你同吃同住许久。她什么样子,你不知道啊。”

顾思源有些无奈,“阿娘,陛下幼时还只是中州王嗣子。可如今过了四年,她已经长大了,成为一国之君了,女儿哪里知晓她是个什么性子。”

顾母看着她手里的汤,想了片刻,“暂不说陛下了,我且问问你,下次休沐,你可有空。你父亲有个学生,与你年纪相当,且都为婚配。你要是有时间,下个休沐就与他见上一面。”

顾思源一听这话,放下手中汤碗赶忙说道:“阿娘,下个休沐我还要整理书籍呢。春日明媚,我得在家晒晒书。”

顾母嗔她,“晒什么书,你的书我会帮你晒。下个休沐,你就和你父亲那个学生见上一面。”

顾思源不太爱出门,更不爱出门与人相亲。

楚国民风开化,嫁娶自由。因开国始帝瑾立了亲妹妹的公主为皇太女后,楚国连续出了许多女帝。又因着楚人爱美,就偏有爱女色的女皇帝,一来二去就有了女帝皇后。于是由上至下,男风女风盛行,喜欢的人是男是女皆不重要了。

至于繁衍后代子嗣继承一事,楚国皇室也有了很好的榜样。有喜欢生育的亲王公主,生了一大波孩子。不喜欢的,若有爵位继承就从宗室过继一个,若是没有就没有吧。反正死后都是被太一观的道人一把火烧了,随风散去,无牵无挂。

可偏偏,这些洒脱的楚人中,总会有些不太洒脱的。顾思源的母亲,就属于不太洒脱的那一类。她总觉得姻缘一事,还是要有的好。

于是顾思源这么个洒脱的楚人,在母亲再三念叨下,只能无奈应承了。

作者有话要说:无脑甜文,无脑甜文!

黑芝麻馅的少年皇帝和温柔可亲的大皇后。

真青梅竹马系列。

第2章 一.2

到了休沐那一日,天朗气清,惠风和畅,顾思源穿上了一袭水绿色纱裙,乘着马车出了门。马车载着顾思源沿着东大道出发,一路驶向了城东的梅花庄。

源州城北靠山,南向水,有苍茫的太白山脉横贯东西,盛产温泉。城东的梅花庄,就是源州城最大的一座温泉庄子。庄子四周栽满了梅树,每到冬日,白雪纷飞之时,那一林氤氲在水汽朦胧中的粉白花朵,便是这凛凛寒冬中的唯一美景。

至春日到来,梅花飘落,风一吹,梅花庄便是满林绿色。处处生机底下,春草逐渐抽芽,春花渐渐烂漫,处处充满了生机,又是另一番景象。

无论冬春,梅花庄于帝都的年轻男女来说,都是一个好去处。

顾思源自然不是去梅花庄泡温泉的,只她母亲说今日要见的人与她在梅花庄碰头,因此不得不早早坐了马车前往梅花庄。

马车行了一个多时辰,在梅花庄的远山脚下停了好一会。端坐在车里的顾思源久等不见马车往前一步,于是开口,隔了一道车帘询问驾车的女卫,“为何在此处停了许久?”

楚国有女帝,官场自然也会有女子,民间自然也会有女夫子,女护卫等等。顾思源瞧着手无缚鸡之力,所以顾家配给她的都是心思较为细腻的女卫。

女卫回话:“二小姐,今日休沐,前往太一观烧香的人有些多,加之前方起了些许纠纷,就在此处堵了一会。”

顾思源想了想,起身走了几步,掀开了车帘。明媚的阳光直直地打在她脸上,她微眯着,好一会才缓解强光带来的刺痛感,看清了眼前的事物。

一队长长的马车列在前方,朝着远方山径不断平缓蜿蜒而上,最终隐没在幽幽绿林中。许多身穿轻薄纱衣的年轻男女下了马车,行走在马车右侧,形成了一条蜿蜒彩带朝山径深处进发。

顾思源抬头遥望,只见远处山顶群峰之间落了几座巍峨的道观,略略思量了片刻,说道:“你就送我到这里吧,我自行下车,走到梅花庄就行了。”

女卫拧起了眉头,显然很不同意她的做法,“二小姐,大人让我跟着你护你周全的,我们还是再等一会……”

顾思源摇摇头,掀帘出来,利落地跳下马车,这才与她说道:“听我的,今日休沐,来太一观烧香的人不知几何,恐怕要堵上好一会呢。我约了人,总不好让人等我。你且驾着马车,到不远处那个停车驿馆,放了马车你去做什么都行,只要寅时前回来即可。”

“我寅正会回到停车驿馆,你放心。这里是太一观脚下,有侍卫和太一观道人守着的,没有歹人能伤到我。去吧,你。听话。”

她这般讲道理,又好似哄孩子般说了一通。女卫知道自己拿她没办法,只好说道:“那二小姐小心些,早点回来。”

“嗯。”顾思源点点头,言罢动身,没入了向山进发的人群中。

顾思源体力很好,脚程也比周围的年轻男女要快上一些,不过两刻钟,她就越过了阳光猛烈之地,进入了幽深的梅林中。

盛春时节,梅子结满枝头。茂林之下,喜阴的山花开遍,处处姹紫嫣红。见此美景,顾思源不禁放慢了脚步,行走在斑驳的光影中,欣赏着一林春色。

很快,她走到了马车列队的尽头,看到一群身穿青衣的侍卫。他们展开了一排草席,挡住了四周行人的视野。行人绕开了铺好青石板的山径,向左右两边前行。

顾思源走向了左边的梅林,偶尔瞥了一眼被封了二十米左右的山径,慢腾腾地走到了尽头。尽头之处,围了一群青衣侍卫。他们握着腰间挎着的刀,围成一圈,似乎在守着什么人。

顾思源看了一眼,绕着他们前行了十几米。有脚步声匆匆在身后响起,顾思源听人喊道:“顾二先生,顾二先生……”

顾思源停下了脚步,扭头朝身后望去,有些诧异地看着朝她奔来的青衣女护卫。她转身,看着对方,问道:“可是阁下唤我?有何要事?”

青衣护卫在她身前停下脚步,躬身说道:“顾二先生,我家主人有请。”她言罢,摊开手掌,“就在那边,请。”

说是请,那青衣护卫的态度却很强硬。顾思源顺着她的手,看到了十几名护卫围成圈的那处,沉吟了片刻,于是点点头,跟在那护卫身后走了过去。

她一来,围成圈的护卫挪出了一个口,让她走了进去。她一进去,就看到了那个坐在地上蒲团之上的少年皇帝。

小皇帝仍旧和以前一样,板着脸,抱着她心爱的鹿皮小“鞠”。只她今日稍显狼狈,玉冠散了,几缕额发落在脸上,轻轻刮着她青紫一片的左额。她嘴角还有伤,似乎是哪里裂了一样,透着紫红色的血迹。

顾思源见此,心头一跳,竟是连行礼都忘了。

她站在钟离然面前,仔细端详着她的面容,目露关切,“陛下……”

钟离然抱着球,看了她一眼,拍了拍身边的蒲团,没有说话。顾思源明白她的意思,旋即坐在了她身旁,扭头端详她脸上的伤,“这是……怎么回事?”

完结+番外GL百合小说作者江一水《千里同风》点评:理清晰,构思新颖,题材独具匠心,寓意深刻,情节跌宕起伏紧扣人心故事完整,文章整体流畅,推荐阅读

精彩推荐

猜你喜欢

凤凰结小说[公路飞行]在线试读

“惠妃娘娘日安,什么风把姐姐吹到咱们衍庆宫来了。”宁妃落落大方地问道。宁妃知道,这事怕是瞒不住了,也难怪,苏铭玥姿容秀丽,国色天香,底下的宫女太监对于这位新来的姑娘怎么可能不议论?尤其还是惠妃娘娘的胞妹,难免将两个人的容貌做比较,两朵牡丹花,苏铭玥仿佛娇羞淡雅的银月当空,而苏静贤就是猩红张扬的血色朝阳。她名唤静贤,其实即不静,也不贤,是个专爱呼风唤雨兴风作浪的主。“听说这嫦娥还是魏常在迎到衍庆宫的,不如问问魏常在可有这事?”惠妃调转矛头,直至年幼的魏向晚。魏向晚放下笔,绕到几案前,向惠妃行了万福。惠妃环顾...

2019-07-25 10:03:00

重生之品如的诱惑小说[冯灵钰]在线试读

“艾莉,你够了,别胡闹了。先别说我跟洪世贤之间没有发生过什么、就算是我们之间真的发生过什么,恐怕也轮不到你来过问吧。是吗?”带着一丝的试探和迟疑,林品如还是把心中的疑惑问出了口,然后静静地等待艾莉的回答。“姐姐,我只是在想,你真的是一个虚伪的人。明明是那样随便的人,可是表面上非要装成一副纯洁天真的样子。你这样的举动,真让我感到恶心。”艾莉再次抬起头来,面上已经恢复了平静。虽然她的眼神依然有些闪躲,可是却站直了身子,一副理所当然、天经地义的样子让人不容怀疑她话语的真实性。也是,她自己想得太多了。难道上辈子艾...

2019-07-25 10:03:00

新时代帝姬,绝不离婚小说[金色的saber]在线试读

微生非常为难,没想到柔若拂柳的夏影后,性子竟然如此的刚烈……微生拿着放大镜:“启禀殿下,没有。”微生又仔细瞧了瞧:“殿下,没有呀,真的没有。”帝姬殿下的伤口过于暧昧,叫人如何是好?南门夜纱:“没有咬到颈动脉吧?”微生扶了扶黑框眼镜,殿下的问题应该去问夏小姐才对。夏小姐和我们的帝姬殿下,真是爱的深沉!...

2019-07-25 10:03:00

黑白gl小说[烟小雨]在线试读

手术室里。“我知道了。”沅梓绵没有再多说一句话,把口罩带好,看着安静的躺在手术台上的洛语含,严肃至极。“病人大出血,拿止血剂来。”沅梓绵说着,手上的动作不停。沫漓用可以说是冷漠的眼神看着洛氏夫妇,点点头,和平常时那可爱迷糊的样子完全联系不上来。“你们来了,病人已经麻醉了。梓绵,尽力就好。”程海递上一把手术刀给沅梓绵,他虽然不希望这次手术失败,但是也不能给沅梓绵太大压力。嘴角挂着一抹微笑,手上的动作又快又准,让周围的其他医生赞叹不已,不愧是梓绵,好厉害!……………………...

2019-07-25 10:03:00

影后说她没对象小说[酥酒]在线试读

真见了人才发现他是真的很年轻,看起来也就二十三四的模样,明明太阳也没有多毒,愣是要架一副墨镜在脸上,于是隐约透露出了一股中二的气息。“我是陈导介绍的那个,试如娘的演员。”云锦时愈发觉得他不靠谱了。云锦时本来以为他是不满意,紧接着就听到青年道:“是我瞎了吗?还是这年头娱乐圈的审美变了我没跟上?让她演如娘,丰雪演素云?”云锦时这才见到导演,上一个剧组的导演说新导演很年轻,本来以为是一种夸张的说法,毕竟三十来岁的导演在这一行里,但凡有一点小成就,就可以被夸成年轻新锐导演了。云锦时一过来,还没说话,青年突然道:“...

2019-07-25 10:03:00

笔底山河,因你存活小说[又秋]在线试读

未知联系人:盛来,关机?人呢?最后一条未知联系人的短信只有两个字——盛来拿着手机的手在看见这两个字时,猛然一抖,瞳仁这时候也跟着一块儿缩了缩。从心底来讲,盛来知道自己是有点害怕跟陈笛有丁点联系,所以像是这几年一直相隔两地,互不联系是最好的。但是现在这么不凑巧,陈笛竟然从千里之外的西城来了她在这边生活了好几年的榕城,还这么意外又带着无限巧合相遇。半杯凉水下去,盛来觉得更冷。她将枕边的手机关掉飞行模式,很快接收到新号的电话就跳出来许多的消息。又好几条短信,是陌生的号码,盛来点开看了看。未知联系人:看见消息回我...

2019-07-25 10:03:00

当鬼是门技术活小说[言家阿爸]在线试读

“夏锦,你还在吗”“嗯,我在。”夏锦闻声扭头,却呼吸一窒。夏锦快速转回头,过分了过分了。( ω ) 夏锦揉揉眉,唉,真是操碎了心。没办法,谁让我喜欢她。林奚才刚刚洗完澡,只简单穿了吊带和小裤裤。几缕黑发安分的贴在肩处,水滴恰好经过锁骨滑下。☆、第 4 章因为那样就可以触碰到它了,光明正大赖着它。...

2019-07-25 10:03:00

白色的谎言小说[兔子的疑惑]在线试读

可是,他发生了什么事,她毫无头绪。是不是有点隐情瞒着她?☆、第十二章唯一可以确定的,是她的父亲出事了。她也奇怪,为何张雅琪三缄其口,不愿她提起父亲?五月已经降临,疫情依然没有退却,继续在这城市里肆虐。疫情至今已经超过二十万人染病,接近三万五千人死亡。...

2019-07-25 10:03:00

烟雨梨花梦小说[夜续]在线试读

竹径野竹自成径,绕溪三里馀。日落见林静,风行知谷虚。虽然四周危机重重,但我觉得上天待我还是不薄的。诺大的一个府邸,有山有水,花香鸟语,清风、细雨、斜柳、琼花,是一个修养身心的好地方。我想在这,美不胜收景色的的熏陶下人的品格似乎都会高尚起来。抬头望着屋舍前面,暖阳下青翠欲滴的竹,春风缓缓温凉如水,此情此景不禁诗意大发想要赋诗一首,遗憾的是只有才情没有才华,只能借借古人的才能赋诗一首了:李德裕临摹的古诗,真实的感情。既然想要附庸风雅一翻,现在只能硬着头皮把一首诗写完,对小侍低得不能再低的头自我催眠的忽视。还好...

2019-07-25 10:03:00

[英美]绝对炽热小说[焦糖白茶]在线试读

Root清晰的意识到了这件事,在她的身上,有什么事情变化了。某种屏障被打破了。Root看着Shaw的眼睛,她的眼睛和她的精神世界一样,是一片浩瀚的深海。有什么事情变化了。她对Shaw有了占有欲。这种念头本不该出现在她身上,不该出现在任何一个仿生人身上,她理应冷酷无情,对所有人类一视同仁。她们坐在同一张沙发上,分享着一包薯片,那种微醺感还没有消失,在临时标记的作用下,Root得以进入Shaw的精神世界,与她共享同一片海洋。谁都知道一场战争即将爆发,但谁都没有说话。...

2019-07-25 10:03: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