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主,求你正经点[快穿]小说[名字丢了]在线试读

  • 时间:
  • 来源:阅文林语
点击阅读

从反派左护法咄咄逼人的架势来看,整个故事很有可能是女主拍死奸邪权臣,然后一统魔界的爽文。而且紫琉璃好像格外的不好相处,这才见了第一面,就忽冷忽热,一会儿笑着和她互通姓名,一会儿就冷若冰霜甚至差点直接一剑刺死她。万一真被砍了,她的任务就要失败了,就真的要把小命交代在这里了。到时候别说热乎的盒饭,她连口凉水都要喝不着了。何遇忍不住看了看窗外一片漆黑的天空,半颗星星都没有。再次确认了一下这个故事世界的背景:魔界。这种故事里基本上无论是男是女,只要得罪了女主,就铁定没有好下场。真要说区别的话,大概就只有要是死得早

女主,求你正经点[快穿]小说章节试读

[GL百合] 《女主,求你正经点[快穿]》作者:名字丢了【完结+番外】

文案:为了拯救岌岌可危的故事世界,何遇这个倒霉蛋的任务就是劝着女主继续当女主,维持世界平衡。

可是谁知,女主们一个比一个难伺候!

魔界女圣君媚眼轻挑:与我饮了这杯合欢酒,我就乖乖听话当女主。

霸道影后下颌微抬:先跟我把结婚证领了,不然让我当女主的事,免谈!

傲娇长公主斜眼觑她:虽然我不是那么喜欢你,但你要是答应嫁给我,我也不是不能答应你当女主。

人气学霸笑容可掬:今晚陪我复习生物,不然明天考试挂科之后没法当女主了,我可不负责。

何遇欲哭无泪,只能苦苦哀求:女主,世界都要崩塌了,你能不能正经点!

每个世界的女主为同一人,但没有上一个世界的记忆。

1v1, 非np

内容标签:甜文 快穿 穿书 爽文

搜索关键字:主角:何遇 ┃ 配角: ┃ 其它:

第一卷 魔界圣君

第一章 背景板何遇

魔界,万血殿内。

何遇有些局促地站在大殿的角落里,身子绷得笔直,紧张让她的手脚都有些麻木。听着左护法在大殿中央洋洋得意,半是炫耀,半是试探的言辞。

“圣君,鬼魄一族已经自愿称臣,鬼魄主进贡了天下奇珍之首的荒原血酒,聊表忠心。”左护法说着话,斟了一杯酒,翠绿的酒盏将鲜红的液体映衬得更加艳丽。

女圣君兴致缺缺,懒洋洋地斜坐在圣君宝座上,睥睨着左护法的动作。

何遇看着左护法手中的酒盏,眉心没由来的一突。

“圣君,请饮下这杯荒原血酒。”左护法的举着就手中的酒盏,昂首看着陛阶上的女圣君,“以彰您对鬼魄一族的浩荡洪恩。”

女圣君款款从宝座上移步下来,站到左护法面前,轻轻一笑,接过了酒盏,放到鼻尖轻轻嗅了嗅:“确实好酒。荒原血酒果然名不虚传。”话虽是这么说着,手上却又要把酒盏放下。

何遇抬手揉了揉眉心,悄悄的松了一口气。

“圣君,请饮下这杯酒。”左护法上前一步,逼近圣君,目光灼灼,有咄咄逼人的态势,“当今血海局势未定,鬼魄一族自愿归附,实属难得,陛下应多加抚慰,以免再生他变。”

何遇揉着眉心的手尚未放下,听到这么一句,心又提了起来。

女圣君将酒盏在手中转了一圈,微微笑着:“左护法,以后朝堂之上,就有劳你了。”

左护法神色一变,张开口就要辩解,女圣君只是摆了摆手,举起手中的酒盏,就要仰头喝下。

何遇看着女圣君把翠绿的酒盏靠近她娇艳的唇边,鲜红的液体顺着酒盏缓缓流动,她仓皇回头四顾,她身边的人都还忠实地执行着身为背景板的职责,一动也不动。她眉心突突跳着,手心也出了汗,黏糊糊的。

左护法紧紧盯着圣君的动作,嘴边勾起阴鸷的笑容。

何遇的眉心越跳越快,简直像是要冲破她的皮肤。

鲜红色的液体已经随着酒盏的倾斜,缓缓流动到了酒盏的边缘,即将要被女圣君一饮而尽。

何遇再次回头四顾,可女圣君周围的人都还镇定自若,完全处在状况之外。

来不及再去思索,身体已经一个箭步冲了出去,手指和手臂竭尽全力伸长。

【警告,警告。故事女主出现危机,请立刻前去解救。重复,故事女主出现危机,请立刻前去解救。】

在系统聒噪的提示音中,酒盏被何遇一把推开。荒原血酒被打翻在空中,鲜红色的液体在大殿顶上夜明珠的照耀下,泛出晶莹的光泽。

何遇只觉鼻尖充斥着一种淡淡的清香,和女圣君妖冶的外表格格不入,让她忍不住回头看向女圣君。

四目相对。

女圣君的眸子中,似是藏着几分促狭的笑意。

“呵,女人。”何遇忍不住吐槽。

【危机已解除,请继续任务。重复,危机已解除,请继续任务。】

在系统的聒噪声中,何遇重重地摔到了用血玉铺就的地面上,沿着光滑的地面直冲向了大殿的柱子。

这都是什么坑爹系统。这是何遇的脑袋撞到柱子上失去意识前,最后的想法。

猩红色的荒原血酒洒到了地上,立刻和血玉中的魔界本源力量冲撞,滋滋作响,化作一团血色雾气。

左护法见计划败露,眉头一皱,立刻单膝跪地,伏身请罪:“圣君,属下一时不察,竟被鬼魄主蒙蔽过去,将毒酒敬献给圣君,请圣君降罪!”

女圣君只是挥挥手,示意左护法起来:“左护法不必过于自责,鬼魄一族在血海那等蛮荒之地称霸多年,定然奸猾狡诈,你一时不防备被骗,也是情有可原,快快起身吧。”

言毕,女圣君已经重回宝座之上,依旧是之前那副慵懒的模样,斜坐在宝座上,动作和角度都和她下来之前一模一样,仿佛她从未走下过宝座。

左护法已经站起身来,低头看向已经昏厥在地面上的何遇,眼神狠戾,握紧了拳头。

女圣君眯着眼,将左护法的一举一动都收入眼底,抬了抬手指,指着何遇说道:“这个人,送到幽夜宫吧,正好我的舞剑侍女还缺一个。”

【提示,获得接近故事女主的机会。】

系统完全不理会何遇已经彻底失去意识,仍旧尽忠职守地发出了聒噪的提示声。

何遇在昏迷中,仿佛重新回到了她朝九晚五的舒适生活。

新来的实习生又闯了祸,连累得她也一起被项目经理叫到办公室里挨了一顿训。

未经世事的实习生拉着她的手臂,哭着对她道歉。

她一如既往的小心躲开所有肢体接触,一边安慰着实习生,一边想着下班后的安排。

下班后,她该去看看那几只野猫的。绝育手术之后就被她重新放归在小区附近,也不知道怎么样了。

还有楼下那家烧烤店的小龙虾,她好像一周没吃过了。

她才刚刚付过一年房租的那套房子,虽然小,但隔音很好,可以让她在躲开所有无意义的社交活动后,有一块安静的乐土。

要是赶快能回去就好了。

【宿主精神状态检测。】

【检测完毕,宿主精神状态良好。开始唤醒。】

何遇睁开眼的时候,入眼的是一片漆黑。一瞬间,她甚至以为她已经重新回到了原本的世界。可是系统的聒噪声毫不留情的把她拉回了现实。

【宿主已经苏醒,请问是否要查看任务进度。】

随着系统的声音,何遇面前浮现出两个发着微光的按钮。

一个写着“是”,一个写着“确认”。

进入故事世界前,何遇就已经被这个坑爹系统折腾得彻底没了脾气,一巴掌拍在自己的前额,挡着眼睛,随便点了一个。

她的眼前出现了两行字:

任务描述:接近并劝说故事世界的女主继续当女主。

任务进度:1/4(详细进度,请咨询系统。)

随手一挥,关掉了任务进度提示。何遇忍不住想要长长的叹息一声,她这到底是招谁惹谁了,怎么非抓着她来做这种差事呢。

【故事世界已经接近崩塌,无法再加载多余反派或配角人物。只能选择和故事世界中背景板角色相符的人进入,您又刚好出了车祸,所以就选定您为我的宿主。】

何遇一声叹息刚叹道一半,被系统这么一句话给噎得半天说不出话来。

说谁背景板呢!

【说宿主您。】

何遇这下彻底没了声。得,背景板就背景板吧。

反正只要完成任务能让她重回原本的世界就行,其他的事情她也懒得计较。

正在何遇想要研究下怎么接近这个故事世界的女主时,忽的听到外面传来一个声音。

“从万血殿送过来的那个人醒了吗?圣君刚才又问了。”

“我方才听到里面有动静,好像在叹气,应该是醒了。”

两人的声音由远及近,房门吱呀一声被推开,让外面夜明珠的光亮洒了进来。何遇被突如其来的光芒刺痛眼睛,急忙扭头闭眼。

两个人来到她面前,看着她见到光还会躲,互相笑着说道:“还真醒了。快起来吧,圣君叫你过去呢。”

何遇被两人半扶半架着重新送到了女圣君面前。两人把何遇往幽夜宫大殿中央一放,对着圣君行礼之后就退下去了。

离开的时候,甚至还把宫殿大门也给带上了。

何遇回头见到宫殿厚重的大门也被关上了,忍不住皱了皱眉头。

女圣君斜躺在她宽大的圣君宝座上,手上拈着一个精致的琉璃盏,琥珀色的液体随着圣君的动作在琉璃盏中来回晃动。

沉默了半晌之后,女圣君终于开口:“你叫什么?”

【提示:该身体为背景板,没有名字。请宿主自行决定姓名。】

何遇此时也顾不得吐槽系统不冷不淡的电子音听了让人直起鸡皮疙瘩,开口答道:“何遇。”

女圣君挑了挑眉毛:“和玉?怎么不干脆叫和田玉呢?”

何遇何遇满头黑线,只能解释:“是何必遇见的何遇。”

女圣君:“啧,你爹妈这么不待见你呀?”

何遇被噎得说不出话来,低头默然不语。

女圣君款款从尊座上下来,聘聘婷婷的来到何遇面前,挑起她的下巴,逼着她抬起头来:“没关系,我待见你。”

何遇不动声色的撤了撤身子,躲开了女圣君挑着她下巴的手指,装傻道:“啊?”

女圣君见何遇明明被她触及皮肤,眼神仍旧清明,不见有丝毫迷乱,反而还躲开了她的接触,轻哼了一声,没有说话。

何遇鼻尖再次充斥着那种淡淡的清香,冷而不冽,沁人心脾。

和女圣君妖冶中带着傲然王者之气的容貌搭配起来,显得有些违和。

何遇还沉浸在这种违和感中,纳罕这故事里的女圣君到底是个什么设定。

女圣君却已经又重新回到了她的圣君宝座,又拈起琉璃盏,一双丹凤眼似笑非笑的看着何遇,自报姓名:“我叫紫琉璃。”

【提示,已获取故事女主姓名,解锁故事女主好感度功能,紫琉璃好感度:-999。】

第二章 不识好歹的玩意儿

-999的好感度让何遇一瞬间有种头重脚轻的晕眩感,这么低的好感度,紫琉璃别是正琢磨着怎么才能一巴掌拍死她还不弄脏手呢吧。

她偷偷觑着紫琉璃脸上的神色,正见着紫琉璃用玩味的目光盯着她。那模样,活脱脱像是猫在看着被按在爪下的老鼠。

何遇忍不住打了个寒颤,感觉后脊梁在刷刷地冒凉气。

这坑爹系统,给她的都是什么烂差事!

虽然心中抱怨不断,但任务完不成她就没法回家,只能硬着头皮上了。

何遇深呼吸了一口气,调整了一下表情,露出了她经常用来应付同事的标准微笑脸,随口胡扯道:“圣君的名字可真好,听着就动人心神。”

“是吗?”紫琉璃听到何遇的话,调整了一下姿势,用一只手撑着头,半躺在宽大的宝座上,另一只手仍旧拈着琉璃盏轻轻摇动,“那你叫我一声来听听。”

何遇正琢磨着怎么提升好感度呢,听她主动开口,立刻从善如流:“紫琉璃。”

“哎……”紫琉璃应了一声,妖娆妩媚的声音在大殿中回荡,眉眼间的笑意似乎是要涌动出来,将瞧见这一幕的人都淹没在其中。

何遇听着这声音,心肝都一颤一颤的,赶紧低下头,不敢再盯着紫琉璃看了。

【提示,紫琉璃好感度提升,现有好感度:999。】

何遇:???

从负999到正999就这么简单?

该不会是系统坏了吧。

说起来她这系统还用着上个世纪老古董才有的电子音,难不成是个残次品?

【检测到宿主请求,启动自检程序。】

【自检程序已启动,自检预计耗时:72小时。期间将无法为宿主提供服务,敬请谅解。】

何遇:!!!

系统竟然还是个大爷脾气,她就是暗自腹诽一下而已,竟然要下线72小时?!

她可连这个世界的故事剧情都还不知道呢!

紫琉璃停下把玩着琉璃盏的手,微微蹙着眉头看着站在大殿正中央低头发呆的何遇,忍不住顺着她的视线也往地面上看去。

幽夜宫的地面不过是寻常黑曜石,要说有什么不寻常的,无非就是用几块灵石做了些许点缀而已,何遇竟然盯着看个没完没了。

难道说那几块从人间搜集来的破灵石,比她还好看?

轻哼了一声,紫琉璃把手中的琉璃盏重重地往桌子上一放,发出“砰”的一声。

何遇被这一声惊得立刻战战兢兢地抬起头来,只见紫琉璃已经收敛了眸子中的笑意,正冷冰冰的看着她。

虽说紫琉璃的动作仍旧显得十分慵懒,但她脸上神色一变,身为魔界圣君的气势立刻就扑面而来,压迫得何遇连喘气都不敢动作太大,生怕惹怒了紫琉璃。

“说吧,你怎么知道左护法在酒里下了毒?”紫琉璃心里有些不痛快,何遇明明为了救她都敢上手打翻左护法的毒酒了,可怎么到她面前之后却一副爱理不理的模样。

难道说,何遇冲出来打翻毒酒不是为了救她?

紫琉璃忽冷忽热的态度,让何遇有些跟不上她的脑回路,愣神了两秒才反应过来,紫琉璃口中话题已经从互通姓名跳到了刚才在万血殿上发生的事情。

她哪能答出来是因为什么,就是眉心一直乱跳,她心慌,直接就冲出去了。但紫琉璃坐在上面,面色冰冷,不怒自威,比刚才似笑非笑的模样还要吓人。

何遇紧张的吞了吞口水,艰难的开口胡诌道:“左护法在圣君您面前那么咄咄逼人,说要给您敬酒,肯定没安好心……”

紫琉璃脸上冰冷的神色稍解,果然是为了救她,不过方法也太鲁莽了些。得罪了左护法,何遇这条命也不知道还能留几天。

好像有点可惜,紫琉璃在心中啧了一声。何遇其实长得还挺好看的,鹅蛋脸,桃花眼。刚才不经意间笑起来的时候,眉毛下像是生出两弯新月一般,脸上还有两个小酒窝,可爱得让人想咬一口。

【紫琉璃好感度:0。】

何遇被突然间冒出来的系统声吓了一跳,差点叫出声来。系统不是说去自检了吗,怎么突然间又冒出来了?

不过这系统是真坏了吧,好感度已经从负跳到正,又跳到了零。这都什么鬼一样的好感度。

何遇没有来得及问问系统到底怎么回事,宫殿的大门就在吱吱呀呀的声音中被重新推开了。

左护法大摇大摆地走了进来,连头都不抬,只略略拱了拱手算是行礼:“圣君。”又斜眼去看何遇,目光狠戾,用鼻子发出一声短促的哼声。

何遇见到左护法又冒出来了,心中盘算着这应该算是进入剧情了吧。按照之前的状况,这个左护法应该就是反派了。

可是紫琉璃还真的一点身为女主的自觉都没有,完全没有要打倒反派的意思,只是一副不咸不淡的模样:“左护法,可有什么事吗?”

左护法让跟在他身后的人将一大堆奏章送到女圣君面前,说道:“这些是弹劾属下的奏章,请圣君下令,将这些胡言乱语污蔑树下的人召致廷尉,拘束起来。”

何遇站在左护法身边,被他身上惹人厌恶的气息逼得悄悄往旁边挪了挪。

紫琉璃把何遇的小动作都看在了眼里,略一沉吟,对那些奏章一眼都不肯看,直接一甩袖子,对左护法说道:“以后朝中这些乱七八糟的事情,就少拿来烦我。左护法你看着办就是,不要再来搅了我的酒兴。”

左护法听到圣君这样的说,心下大喜,脸上却不露出来,反而还立刻伏身跪地,请罪道:“属下坏了圣君酒兴,请圣君恕罪。”

紫琉璃不耐烦地挥挥手,对左护法说道:“好了,你下去吧。”

完结+番外GL百合小说作者名字丢了《女主,求你正经点[快穿]》点评:理清晰,构思新颖,题材独具匠心,文章文采盎然,寓意深刻,情节跌宕起伏紧扣人心故事完整推荐阅读!

精彩推荐

猜你喜欢

女主,求你正经点[快穿]小说[名字丢了]在线试读

从反派左护法咄咄逼人的架势来看,整个故事很有可能是女主拍死奸邪权臣,然后一统魔界的爽文。而且紫琉璃好像格外的不好相处,这才见了第一面,就忽冷忽热,一会儿笑着和她互通姓名,一会儿就冷若冰霜甚至差点直接一剑刺死她。万一真被砍了,她的任务就要失败了,就真的要把小命交代在这里了。到时候别说热乎的盒饭,她连口凉水都要喝不着了。何遇忍不住看了看窗外一片漆黑的天空,半颗星星都没有。再次确认了一下这个故事世界的背景:魔界。这种故事里基本上无论是男是女,只要得罪了女主,就铁定没有好下场。真要说区别的话,大概就只有要是死得早...

2019-07-25 10:02:48

女主,请放过白月光小说[木子箐]在线试读

他的声音在林夏的怒视下,越来越小,直至消声。之前小声嘀咕的混混忍不住噗哧一声,揶揄道:“咱们林姐不是一直敢作敢当吗,怎么这个时候竟然怂起来了,不然林姐,你自己劳心劳累的做好事,不说出来,人家咋能知道呢。”“啊,死了,要死了!”被踹的小混混捂住胸口往地上一趟,装模作样的哀嚎惨叫,不知道还以为。“不是你家的,你还上赶着逼我们一起拔草。”其中一个小混混小小声的嘀咕:“还非要中午拔完,这要不是讨好心上人,我就把自己脑袋……”林夏臭着脸,将嘴里那根草吐掉:“等过几天了,请你们吃顿好的。”顿了下,林夏警告的扫了他们一...

2019-07-25 10:02:48

爱情公寓之菲澜小说[茶蘼蘼蘼蘼蘼]在线试读

宛瑜:“这就是你们说的神秘人?”她只看得到两人衣服有区别的小点在晃动。悠悠靠在关谷怀中,享受地吃着关谷投喂的水果:“大侄子,你这让我们怎么看。”子乔推开展博:“我来看。”关谷、悠悠、宛瑜、美嘉只看到了两个模糊的人影在争执着。美嘉表情也是古怪:“这个……是有点看不清楚,吕子乔,你行不行啊?”爱情公寓四人看着放大版的两个点,一阵沉默。美嘉:“见过画质渣的,没见过有比这画质更渣更烂的。”...

2019-07-25 10:02:48

天赐我一株木棉小说[卫斯琳]在线试读

法做出的,她只好解释说:“并不是。”“我很感谢你对我的赏识,我是一名自由摄影师,我有自己的工作室,所以目前我并不打算只特“不!”维多利亚有种被羞辱的感觉,从小到大,她没有得不到的东西,只要她想要,爸爸妈妈和身边的很多人都会帮她获取,这一次她也绝对不能例外,“你听我说,你还没知道我开出的条件,你不可以这么快拒绝!”蔡睿嘉有些为难,她看得出维多利亚真的很渴望,对于一个帮助了她的人,太强硬的拒绝她是无“那是什么?”还没等蔡睿嘉说完,维多利亚杏眼圆睁,“不!我就要你!”维多利亚此时在心里已经将签约蔡睿嘉上升到了尊...

2019-07-25 10:02:48

摸骨gl小说[兮木萧萧]在线试读

她只摸索了一阵,就有气无力地靠在一个角落里,她的体温还很高,头昏昏沉沉的,额头上冒着细汗。辜玥白在原地休息了一下,她心里想的都是摸骨,那个很冷淡的女人,居然会在她昏迷后,给她喂血,不然以她的体质,恐怕是无法醒来。她们同样饿了这么久,再加上失血,她真的还好吗?虽然被摸骨喂过血,可辜玥白并没有恢复什么力气,反而又饥又渴。眼皮也在一点点地往下拉,不知道是不是高烧的原因,她特别困,而且浑身无力,只要多走两步路就觉得头痛难忍。她的手上沾满了灰尘,却连一点线索都找不到,顿时感到很无力。就在辜玥白快要放弃的时候,她终于...

2019-07-25 10:02:48

老板请捂好你的马甲小说[禾婵]在线试读

背景仍然是图书馆,像是看见了谁,她的眼睛一下子就亮起来了,仿佛藏着日月星辰一般。笑容更加真实,干净得让人想起夏天解暑喝的,加了冰橙子味的水果茶。极度温柔,就像是隔着屏幕触碰到了真人一般。又是一声轻叹。壁纸也是她不知道什么时候拍的姜识妍,比她放在办公室的那张更加让人惊为天人。温楚颜伸出手,轻轻碰了碰壁纸上,姜识妍扬起的右手手指。……不知道滚了多久,她终于停下来,垂着眼睫,气息略微不稳。...

2019-07-25 10:02:48

我娘子她不矜持小说[木木的卢]在线试读

我还是老老实实的晚上九点十点更新吧苏清明依旧勤勤恳恳的背着楚云歌,步子不急不缓,让楚云歌很是惬意的眯着眸子。主子怕是真的遇到了心里的那个人了,要不然,怎就对苏姑娘那般亲密,更遑论说让苏姑娘背着主子?可是,主子性子虽然霸道了点,别扭了点,可是苏姑娘怕也是不肯服输的性子,瞧着好说话,其实心里坏透了。主子以后怕是会在下边,被压的抬不起头罢。侍夏睁大了双眼直直的瞧着主子服服帖帖的趴在苏姑娘的背上,满脑的姬情四起。作者有话要说:昨天的话……当我没说过……第4章楚云歌好好的趴在苏清明的背上,安安稳稳的很是欢喜,可是,...

2019-07-25 10:02:48

种田之抽卡创世小说[一桶墨水]在线试读

忽而,旁边的树丛中传来响动,狄问立即警觉了起来。一手紧握木棍,还蹲下用另一手抓起了一块刚撬出来的大石头。“嘘!到我身后。”狄问转头瞪了树一眼,让他不要说话。曾经在末世做过任务的狄问一戒备起来浑身就散发着令人恐惧的气息,使得树紧紧地闭住了嘴,并迅速挪到了她身后。狄问见状,暗自摇头——数据不好技能不明还胆小,真不知这孩子以后能干什么。如果就狄问一个人,只要不是狼那种成群结队的野兽,就算是一头熊她也不怵,大不了打不过就跑。可问题就是现在还带着一个跑估计都跑不快的助手,必须得找个地方藏身才行。“族长……”树也听到...

2019-07-25 10:02:48

度化全世界[穿书]小说[小清新的喵]在线试读

一听那守将大人,秀白面色已经煞白,手指绞紧了衣角,连呼吸都不由自主地停止了。“守将那里自有我□□,与你何干?”秀白绞紧的手指终于松开,心中的感激都洋溢到了眼睛里。“仙长……仙长看上秀白是秀白的福气,老身我也不是不愿卖,只是那守将大人……那守将大人先前就说了要买了……”不等杜画回答先前那人,那个女人已经勉强缓了口气,开始哭天喊地。杜画好笑地看了他一眼,又不好直接让他喘气,只好说些能让他放心的话,免得他先把自己憋死过去。【主线任务一——度化芝兰。任务目标:度化芝兰,阻止芝兰迫害沈家上下。...

2019-07-25 10:02:48

半生逍遥小说[玄笺]在线试读

“那,现在是否需要将名单呈上,还有临江仙的账务,楼主需要查看么?”唐叔打量着面前年轻的楼主,果然是鬼母的传人,她的冷漠倒是都继承下来了,甚至更甚,心下纳闷:听说上上代楼主还挺平易近人,怎么落到后面就越来越冷漠了呢?只不过衣食住行,住排在第三位。相比一楼与二楼,莫青璃是喜欢三楼的,三楼并没有繁复的装饰,也没有低调的奢华,而是真正的简朴,而且这上面十分安静。其实要打探消息红袖负责的赤堂专司于此,临江仙只是提供另一条途径而已,本来莫青璃并不打算借助临江仙来打探消息,并不是觉得唐叔不可信,只是她不想太多人知道她在...

2019-07-25 10:02:4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