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赐我一株木棉小说[卫斯琳]在线试读

  • 时间:
  • 来源:阅文林语
点击阅读

法做出的,她只好解释说:“并不是。”“我很感谢你对我的赏识,我是一名自由摄影师,我有自己的工作室,所以目前我并不打算只特“不!”维多利亚有种被羞辱的感觉,从小到大,她没有得不到的东西,只要她想要,爸爸妈妈和身边的很多人都会帮她获取,这一次她也绝对不能例外,“你听我说,你还没知道我开出的条件,你不可以这么快拒绝!”蔡睿嘉有些为难,她看得出维多利亚真的很渴望,对于一个帮助了她的人,太强硬的拒绝她是无“那是什么?”还没等蔡睿嘉说完,维多利亚杏眼圆睁,“不!我就要你!”维多利亚此时在心里已经将签约蔡睿嘉上升到了尊

天赐我一株木棉小说章节试读

[GL百合] 《天赐我一株木棉》作者:卫斯琳【完结+番外】

文案

蒋宇心:我们才在一起一年,我就跟你结婚了!!!

蔡睿嘉:因为你是我的天赐良缘。

我必须是你身边的一株木棉,作为树的形象和你站在一起。根,紧握在地下;叶,相触在云里。我们分担寒潮、风雷、霹雳;我们共享雾霭、流岚、虹霓。仿佛永远相离,却又终身相依,这才是伟大的爱情。

蒋宇心想了想,点点头:对!你是我的天赐木棉^_^

作者:这篇文已经写完了,大家请放心入坑,多多指点,不胜感激。

内容标签:情有独钟 因缘邂逅都市情缘 甜文

搜索关键字:主角:蔡睿嘉、蒋宇心┃ 配角:黎杰、维多利亚、莫飞、李睦音 ┃ 其它:

☆、相遇

蒋宇心低头打开保温盒,蔡睿嘉看了一眼,依然是满当当的花粥,分明还是三个人的量,暗叹一声,落花有意,流水无情。

蒋宇心这份多出来的花粥是给前夫莫飞准备的,两人离婚半年,上周莫飞瞒着蒋宇心带着5岁的儿子莫宇君去爬山,来伦敦旅游的蔡睿嘉当时碰巧也去了,不是什么险山,唯独称得上险的也就那半路上会经过的500米小陡道,其实天气好的时候那也不算什么。莫飞很喜欢极限运动,当初离婚也是这事成了□□,那天天气预报晴朗,他觉得君君可以早点见见世面,就带着儿子来挑战这小陡道,可是好死不死,走了不到一半,天突降大暴雨,没多久路就滑了,很快意外发生,那天堵在那里的人好几个,往回走的跟往前走的相碰面时,有人摔了,连环效应,莫飞挡住前边倒过来的人时,没法顾及君君,还好当时蔡睿嘉在君君后面,抱着君君护住了他,饶是如此,三个人还是都扭伤了脚,一同住进这家医院。

蒋宇心来感谢蔡睿嘉时,惊讶发现她们竟然是大学同学,只是毕业后就没联系了,得知蔡睿嘉是自己过来旅游,蒋宇心便自住院那天起,连带着一起照顾蔡睿嘉。

虽然因为瞒着她带儿子爬山的事跟莫飞不愉快了一下,但蒋宇心也想一起照顾莫飞,奈何贝拉每次都带粥来,而莫飞每次也都只吃贝拉带来的,贝拉就是把莫飞带入极限运动世界的人,当初离婚,也有因为对他们关系的猜忌,然而,他们是清白的,但莫飞变了不也是因为这个女人带他去做那些极限运动么。

更让她伤心的是,她有一次在莫飞的病房前听到两人的谈话,原来贝拉为了不想她难堪本不想带粥过来的,但是莫飞却要求贝拉一定带过来,说就是不想给她留太多念想。

就那么讨厌她吗?

蒋宇心越想,脸色就越差。

蔡睿嘉忍不住又暗叹一声,默默把君君吃剩下的粥全吃了。

蒋宇心看着吃空的保温盒,心里庆幸,还好有睿嘉在,睿嘉跟她说过自己很爱运动,吃得特别多,思及此蒋宇心又有些内疚,这些粥毕竟不是特地为蔡睿嘉带的,自己只是借着蔡睿嘉做幌子,盼着哪天莫飞能喝一口,可惜都临要出院了,莫飞还是那样。

第二天,蒋宇心边走去前台办理君君和蔡睿嘉的出院手续,边寻思着,睿嘉后天飞回国,这两天就把她接到家里吧。这时,一个眼熟的护士走过,护士正跟一起走的护士聊天,没看到蒋宇心,“你知道吗,319号房的那个女病人啊,明明胃就不好每天还吃得那么撑,昨晚竟然闹急性肠胃炎了,搞得临出院了还打了个点滴......”

319号的女病人,不就是睿嘉吗?原来......蒋宇心像是明白了什么,垂下眼眸,这个傻瓜,为了不让我难堪竟然......

蒋宇心回到病房,只见蔡睿嘉已经收拾好了衣物,正在和君君聊天,看到她进来,抬起头冲她温和一笑,仿佛昨晚什么都没发生。

蒋宇心眼眸暗了暗,旋即又扯起笑容,她走过去,“你后天回国,不如今明两天就住我家里吧。”

“我取消班机了,临时有场摄影比赛。”蔡睿嘉说。

“摄影比赛?”

“嗯。”蔡睿嘉点点头,向蒋宇心解释。这场赛事由英国著名时尚杂志《UNIQUE》联合英国摄影大师协会主办,主题为“异国人”,拍摄内容指定为异国人民在英国生活的点滴,展现出异国人民对英国的情怀,换而言之:美与英国情。这场赛事投稿时间截止在两星期后,审核需要一星期,审核结束就颁奖举行摄影展。

这场赛事对全球摄影师来说无疑是重磅炸弹,若是能在这场赛事崭露头角就能一夜成名,更别提签约《UNIQUE》这个国际时尚杂志了。

“那你这段时间就住我家吧,我可以照顾你,毕竟你伤还没有好全。”她想借此机会感谢蔡睿嘉。

蔡睿嘉笑了笑,已经看出蒋宇心的意图,她点点头,“好,嗯......能不能再拜托你一件事?”

“你说。”蒋宇心飞快答道。

“能不能让君君和你做我的模特,我想用你们的照片参加比赛。”

“好啊好啊。”君君一听,觉得极为有趣,自己先答应了。

蒋宇心想了想大赛的主题,异国人......唔,她和君君做模特的话就真的很贴切了,点点头,“好的。”

☆、抚养权

过了一星期,这段时间,蔡睿嘉拍了好多蒋宇心和君君的照片,蒋宇心发现,蔡睿嘉拍照片都是出其不意的抓拍,从来没要求过她们特地摆什么姿势。其中最好的就是蒋宇心在花店点花和蒋宇心母子玩积木的两组照片。

当时在花店,蒋宇心正在点花,作为一个爱花人,她点花时总是小心翼翼,不经意就会流露出花仙子的美,蔡睿嘉忍不住拿起相机对着她拍,她察觉到,便回过头,冲蔡睿嘉笑了一下,桃之夭夭,灼灼其华,蔡睿嘉便拍下了,她转回身子继续点花,她没发现,待她转身后,蔡睿嘉看着她的背影愣了数秒。

母子积木照片是在周末,君君不用去上课,蒋宇心交代好花店的伙计,就陪君君在家里玩,当时搭好了一个小宝塔,君君仰头与她对视,两人笑得很开心,配合着从窗户打进来的阳光,整个画面充满暖意,蔡睿嘉又抓拍了下来。

“就这几张吧,拍得真的好好!”蒋宇心忍不住赞叹,她明白为什么蔡睿嘉从来不要求她们去摆什么姿势了,有感情的美才是真的美。

蔡睿嘉点点头,她中意的也是这两组照片,点击按钮,发给了主办方。

这时,蒋宇心的手机响了,是莫飞的来电,蒋宇心接起电话。

“明天见?可以啊,怎么了?......”蒋宇心听不到几句,脸色大变,“你这话什么意思?......抚养权你想都别想!明天见就明天见,你最好带上律师,还有,现在我马上过去接君君!”话到后面,因为激动,蒋宇心的声音都尖了起来。

蒋宇心挂了电话,看到蔡睿嘉关切地看着自己,才意识到自己方才失态了,可她现在顾不了解释那么多,“睿嘉,不好意思,我有些事先出去一下。”说完也不管蔡睿嘉有没有想说的话便匆匆出门,她拨通律师的电话,“安妮,是这样的......”

蔡睿嘉在门口无奈看着蒋宇心驱车离去,思索了一下,回去拿了钥匙也出去了。

蒋宇心把车停在莫飞家,走到门口,“扣扣扣!”“扣扣扣!”

莫飞打开门,蒋宇心带着怒火的脸就出现在他面前。

蒋宇心瞥了莫飞一眼,话都不想跟莫飞说,大踏步就要往里面走去,莫飞拉住了她,刻意压低声音对她说,“注意你的情绪。”

蒋宇心这才想起,自己脸上的神色并不好,万一吓到君君就不好了,她甩开莫飞的手,深呼吸了一下,换了一副轻松些的表情走进客厅,君君已经拿着行李端坐在沙发上,看见蒋宇心便跑过去。

蒋宇心蹲下抱住儿子,心里才稍稍踏实了一些,莫飞站在一旁看着,心里有些不忍,可一想起昨天的事,纵使不忍他也要压下。

“妈妈,你怎么了?”君君感觉到蒋宇心的异样,这跟以前蒋宇心来接他的气氛不太同。

蒋宇心忙又调整了一下心情,松开儿子,笑着说:“妈妈就是太想君君了。”

“那我马上回去陪妈妈好不好。”君君伸手摸摸蒋宇心的脸,然后抬头对莫飞说:“爸爸,我要回去陪妈妈了,就不陪你咯。”

“好,乖儿子。”莫飞摸了摸君君的头。

蒋宇心便不再多说,拎起君君的行李,便带君君回家。

莫飞看着蒋宇心的车消失在转弯口,蹙眉摇摇头,转身回家之际,有人叫住了他,他一看,竟然是蔡睿嘉。两人自打一起扭脚进医院就有私下联系,加上贝拉也对摄影感兴趣,因此三人私交还不错,有几次,趁着蒋宇心去花店上班,蔡睿嘉还帮他们的团队拍了不少照片。

两人在沙发坐下,蔡睿嘉摸着面前装满热茶的水杯,抬眼看向莫飞,“我今天是为宇心来的。”

“猜到了。”莫飞笑了笑,“她应该不知道你来吧。”

蔡睿嘉摇摇头,宇心是个很要面子的人,让她知道,恐怕自己就来不了了。“我想劝你不要跟宇心争君君的抚养权。”

莫飞低头,喝了口茶,“昨天接君君回来的时候,我给他办了个小聚会,聚会上他的朋友对我说,他们已经很久没有跟君君这样玩了,君君在一旁听到还阻止他的朋友说下去。”说到这莫飞摇头一笑,“这傻小子,为了自己妈妈竟然”莫飞叹了口气,看向蔡睿嘉,“你说,我能不心疼吗?”

蔡睿嘉已经明白莫飞为什么想从蒋宇心手上拿抚养权了,她想了想在蒋宇心家住的这段日子,蒋宇心除了工作就是君君,至于她隐藏了的重心想必就是莫飞了。平常跟邻里也不怎么往来,因为时差的关系,国内的朋友也不见她怎么联系,除了偶尔卡着点跟父母视讯一下,便再也没有什么其他生活。

莫飞见蔡睿嘉沉默,自己便继续说了起来,“半年了,她变成这样,君君还小,再”

“莫飞,”蔡睿嘉抬眸看向莫飞,莫飞收住话,“当初一毕业,宇心就跟着你移民英国结婚对吧?”

莫飞点点头,有点不太理解蔡睿嘉为什么突然说这个。

“她人生地不熟,跟你来了英国,全部身心都在你跟君君身上,她在英国的朋友圈也基于你,半年前你放下了,可以轻松地继续你的生活,可是她还没有,而你一直故意跟她保持距离。”

莫飞沉默,这段婚姻,归根结底,是他先忽略了蒋宇心和君君。贝拉是他老板的女儿,是个极限运动爱好者,游历回来后就在自家的办公大楼楼顶办了个业余极限运动团队,他一参加进去就深陷其中,而且他很有天分,贝拉直接引荐他去参加机车大赛,拿了很好的名次。蒋宇心一直很不乐意,毕竟他们已经有了君君,而极限运动太危险,但他没有听,加上训练把工作之余的时间都塞得满满的,他们交流的时间就更少,久而久之,蒋宇心和他的分歧越来越大,最后终究离婚。离婚后,他的确发现蒋宇心并没有放下,可是他执着地认为,两个人思想已经不统一,再继续对谁都不好,于是他就一直往后退。

“你也许觉得宇心应该自己去调整,可你想想,你充斥了她全部的生活,然后你一下子抽离,她的生活几乎一下子空白,她还放不下你,她没法去触碰那些跟你共有的人事,在这样的窘境下,她很难填补那些空白,她只有君君,而你现在又想要从她身边带走君君,这未免无情了。”

“那她为什么不说呢?她说了,我”莫飞却我不出什么来,现在想想,自己的确过分了,自以为对彼此都好,却没想到只是对他自己一个人好。

蔡睿嘉伸手拍拍莫飞的肩膀,“你不是无情的人,只是你害怕如果你接近,她这样执拗的人反而更放不开。”

“谢谢。”莫飞说,谢谢你能理解。

蔡睿嘉点点头,她明白莫飞谢她什么,“半年已经可以了,可以跟她好好谈一次了,其实你应该相信她,她的确很执拗,但是这样执拗的人,一旦醒悟,要恢复起来不会太久,而且这半年,她把君君也照顾得很好,你真的不必拿走君君的抚养权。”

良久,莫飞点了点头。

☆、不争了

次日上午,莫飞来到蒋宇心家,蔡睿嘉一早就说有事便出去,蒋宇心当时也舒了口气,毕竟她也不好意思开口赶蔡睿嘉。

安妮坐在蒋宇心旁边,对面的莫飞竟然连律师都没有带。

看着蒋宇心气氛难过的表情,莫飞想起了昨天蔡睿嘉跟他说的话,他暗叹一口气,“安妮,你先回去吧,我想单独跟宇心聊聊,我暂时不会争抚养权。”

蒋宇心愣住,怎么不争了?

安妮看向蒋宇心,“宇心?”蒋宇心点点头,让安妮回去了。

“莫飞,你到底想干嘛?”

莫飞沉吟片刻,“昨晚睿嘉找我聊了。”

睿嘉?蒋宇心想起来,昨天她回去的时候,发现蔡睿嘉的确出去过,原来是去找莫飞了,看来睿嘉什么都看出来了。

莫飞跟蒋宇心讲述了昨晚蔡睿嘉与他的谈话。

“对不起,我一直欠你一个道歉。”莫飞低着头,不敢面对蒋宇心,“当初是我辜负了你,这半年,我也没有很好地体谅过你。”

听完这话,蒋宇心的泪水一下子涌了出来,她把头偏向窗外,狠狠抹了一把自己的泪水,她的伪装,她的倔强在此刻土崩瓦解,自打离婚,她放不下,不管是执拗也好,不甘心也好,爱也好,她就是放不下,用工作塞,死命塞,陪着君君的时候就更害怕连君君也会失去,无限死循环,钻牛角尖,把自己磨成了这样。

“可是半年了宇心,你该醒过来了,君君生性就喜欢热闹,你这样,他”莫飞察觉到自己的语气变得有些急了,停下缓了口气,“抚养权我暂时不跟你争,但是,为了君君,你真的要好好想想。”

蒋宇心没有回话,只是流着眼泪,她何尝不明白,可她就是不想跟莫飞说,她不想亲口对莫飞承认这半年她用错了方法。

莫飞也没有再呆下去,话到这份上,剩下的就只能是蒋宇心自己想明白。

蒋宇心就这样坐在沙发,委屈、不甘、懊悔好多好多情绪在她心里肆虐,眼泪抹了又流,流了又抹。

不懂过了多久。

“仔细擦伤了。”一张纸巾递了过来,蒋宇心抬眼看,是蔡睿嘉,心情如此复杂的她连蔡睿嘉回来了都没发现。莫飞打了电话让蔡睿嘉回来。

蔡睿嘉在蒋宇心旁边坐下,才坐下,蒋宇心就紧紧抱着蔡睿嘉,整个人塞进了蔡睿嘉怀里,在莫飞面前所有压抑的情绪此刻她完全爆发出来。

蔡睿嘉垂眸,抱着蒋宇心无言,良久,等蒋宇心稍微平复了一些后,蔡睿嘉才缓缓摸着蒋宇心的发丝,动作很轻,犹如对待一件稀世珍宝,“我记得,第一次见的你,很率直很豪气,二院的女神,辩论队的最佳辩手。”

蒋宇心怔了一下,是啊,当年的自己,意气风发,同学里的大姐大,辩论队里的名嘴,现在怎么就这样了......

“我知道那个你才是真的你,你现在只是一时迷糊,需要个人点你一下,我会帮你,陪着你,你会做回那个率直豪气的你,没有了谁都能过得很好,也肯定能照顾得好君君。”

君君......我的儿子......他对我这么好,我怎么可以......

“对吗?”蔡睿嘉低声问。.

现在上帝派了蔡睿嘉闯进自己的生活,也许这是旨意,那就试着放下吧,想到这,蒋宇心的心骤

然一痛,可为了君君,她忍住这份痛,“嗯”了一声。

蔡睿嘉终于松了口气,伸手拍了拍蒋宇心的后背。

☆、摄影展(1)

自那天起,蔡睿嘉就会陪着蒋宇心重新去跟邻里往来,鼓励蒋宇心去跟朋友聊天,多接触外界,蒋宇心发现,似乎并没有想象中的怜悯,大家都没有提及过去,原来,只是她一个人太沉湎于从前了。

其中,有一家邻居对她们尤其热情,就是蒋宇心对面的安吉一家。

安吉太太又拿了些新摘的蔬菜给蒋宇心,安吉太太是全职太太,自己辟了一片园地种菜,“蒋小姐,这些是我新摘的,做沙拉特别好吃。”

“安吉太太,快请进来。”蒋宇心忙招呼安吉太太进来,两人在沙发坐下,蒋宇心看着那盆新鲜脆嫩的蔬菜,心里很暖,这班邻居亲自接触下来真的都好好,“安吉太太,你每次都送蔬菜来,我都不好意思了。”

3部完结+番外GL百合小说作者卫斯琳《天赐我一株木棉》点评:条理清晰,构思新颖,题材独具匠心人设丰满,力荐阅读!

精彩推荐

猜你喜欢

天赐我一株木棉小说[卫斯琳]在线试读

法做出的,她只好解释说:“并不是。”“我很感谢你对我的赏识,我是一名自由摄影师,我有自己的工作室,所以目前我并不打算只特“不!”维多利亚有种被羞辱的感觉,从小到大,她没有得不到的东西,只要她想要,爸爸妈妈和身边的很多人都会帮她获取,这一次她也绝对不能例外,“你听我说,你还没知道我开出的条件,你不可以这么快拒绝!”蔡睿嘉有些为难,她看得出维多利亚真的很渴望,对于一个帮助了她的人,太强硬的拒绝她是无“那是什么?”还没等蔡睿嘉说完,维多利亚杏眼圆睁,“不!我就要你!”维多利亚此时在心里已经将签约蔡睿嘉上升到了尊...

2019-07-24 10:02:18

摸骨gl小说[兮木萧萧]在线试读

她只摸索了一阵,就有气无力地靠在一个角落里,她的体温还很高,头昏昏沉沉的,额头上冒着细汗。辜玥白在原地休息了一下,她心里想的都是摸骨,那个很冷淡的女人,居然会在她昏迷后,给她喂血,不然以她的体质,恐怕是无法醒来。她们同样饿了这么久,再加上失血,她真的还好吗?虽然被摸骨喂过血,可辜玥白并没有恢复什么力气,反而又饥又渴。眼皮也在一点点地往下拉,不知道是不是高烧的原因,她特别困,而且浑身无力,只要多走两步路就觉得头痛难忍。她的手上沾满了灰尘,却连一点线索都找不到,顿时感到很无力。就在辜玥白快要放弃的时候,她终于...

2019-07-24 10:02:18

老板请捂好你的马甲小说[禾婵]在线试读

背景仍然是图书馆,像是看见了谁,她的眼睛一下子就亮起来了,仿佛藏着日月星辰一般。笑容更加真实,干净得让人想起夏天解暑喝的,加了冰橙子味的水果茶。极度温柔,就像是隔着屏幕触碰到了真人一般。又是一声轻叹。壁纸也是她不知道什么时候拍的姜识妍,比她放在办公室的那张更加让人惊为天人。温楚颜伸出手,轻轻碰了碰壁纸上,姜识妍扬起的右手手指。……不知道滚了多久,她终于停下来,垂着眼睫,气息略微不稳。...

2019-07-24 10:02:18

我娘子她不矜持小说[木木的卢]在线试读

我还是老老实实的晚上九点十点更新吧苏清明依旧勤勤恳恳的背着楚云歌,步子不急不缓,让楚云歌很是惬意的眯着眸子。主子怕是真的遇到了心里的那个人了,要不然,怎就对苏姑娘那般亲密,更遑论说让苏姑娘背着主子?可是,主子性子虽然霸道了点,别扭了点,可是苏姑娘怕也是不肯服输的性子,瞧着好说话,其实心里坏透了。主子以后怕是会在下边,被压的抬不起头罢。侍夏睁大了双眼直直的瞧着主子服服帖帖的趴在苏姑娘的背上,满脑的姬情四起。作者有话要说:昨天的话……当我没说过……第4章楚云歌好好的趴在苏清明的背上,安安稳稳的很是欢喜,可是,...

2019-07-24 10:02:18

种田之抽卡创世小说[一桶墨水]在线试读

忽而,旁边的树丛中传来响动,狄问立即警觉了起来。一手紧握木棍,还蹲下用另一手抓起了一块刚撬出来的大石头。“嘘!到我身后。”狄问转头瞪了树一眼,让他不要说话。曾经在末世做过任务的狄问一戒备起来浑身就散发着令人恐惧的气息,使得树紧紧地闭住了嘴,并迅速挪到了她身后。狄问见状,暗自摇头——数据不好技能不明还胆小,真不知这孩子以后能干什么。如果就狄问一个人,只要不是狼那种成群结队的野兽,就算是一头熊她也不怵,大不了打不过就跑。可问题就是现在还带着一个跑估计都跑不快的助手,必须得找个地方藏身才行。“族长……”树也听到...

2019-07-24 10:02:18

度化全世界[穿书]小说[小清新的喵]在线试读

一听那守将大人,秀白面色已经煞白,手指绞紧了衣角,连呼吸都不由自主地停止了。“守将那里自有我□□,与你何干?”秀白绞紧的手指终于松开,心中的感激都洋溢到了眼睛里。“仙长……仙长看上秀白是秀白的福气,老身我也不是不愿卖,只是那守将大人……那守将大人先前就说了要买了……”不等杜画回答先前那人,那个女人已经勉强缓了口气,开始哭天喊地。杜画好笑地看了他一眼,又不好直接让他喘气,只好说些能让他放心的话,免得他先把自己憋死过去。【主线任务一——度化芝兰。任务目标:度化芝兰,阻止芝兰迫害沈家上下。...

2019-07-24 10:02:18

半生逍遥小说[玄笺]在线试读

“那,现在是否需要将名单呈上,还有临江仙的账务,楼主需要查看么?”唐叔打量着面前年轻的楼主,果然是鬼母的传人,她的冷漠倒是都继承下来了,甚至更甚,心下纳闷:听说上上代楼主还挺平易近人,怎么落到后面就越来越冷漠了呢?只不过衣食住行,住排在第三位。相比一楼与二楼,莫青璃是喜欢三楼的,三楼并没有繁复的装饰,也没有低调的奢华,而是真正的简朴,而且这上面十分安静。其实要打探消息红袖负责的赤堂专司于此,临江仙只是提供另一条途径而已,本来莫青璃并不打算借助临江仙来打探消息,并不是觉得唐叔不可信,只是她不想太多人知道她在...

2019-07-24 10:02:18

所以我成了最废勇者小说[镜实]在线试读

泽娜丝还提及到了安娜贝丝的七个哥哥,七个哥哥个个都是数一数二的妹控,从小就对安娜贝丝过分宠爱。听说她家惩罚儿子不是让他们下跪或是禁足这种毫无特色的的方式,而是罚他们不允许见安娜贝丝。泽娜丝,你为啥这么要把这么重要的日记放在另一个抽屉里?你让我现在怎么解决吗?她的语气相当平淡:“我没想到他们还会让我回家。”申明!以上言论全部摘自勇者泽娜丝的私人日记,我绝对没有一点添油加醋!越想我越觉得危险,他们一大家子都有杀掉我的理由。尽管血族已经和人类达成和平共处条约已有五十年,但是为了安娜贝丝,他们真可能重新开战!“你...

2019-07-24 10:02:18

谈情送菜gl小说[涩青梅]在线试读

手指上沐浴着桑榆热辣辣的目光,那种炙热的灼烧感仿佛从指尖一点点蔓延到了心尖,又随着血液循环渗透到了全身的毛细血管,顾青时难得有些不好意思了,她动了动手指,面上却依旧是一脸面无表情的高冷,“唔?还有事?”“就我一个。”顾青时打断了她的话,又强调了一遍,“我一个人住。”顾青时挑了挑眉,算作回答。“不客气。”桑榆摇了摇头,看着对方骨节分明的手指捏住了自己手上的塑料袋,一时有些发怔,她还是头一次看到女人会有这么一双帅气的手了。“没,没事了。”桑榆仓皇地收回视线,注意到对方的一只手放到了门边上,似乎准备要关门了,她...

2019-07-24 10:02:18

她今天又在套路我小说[议棋]在线试读

一切发生的太过突然,方想眼睁睁看着那暖水瓶飞过茶几,直朝着她砸来,脑子里一片空白,竟连躲都忘了。两个人的重量同时压来,方想脚下不稳,一下踉跄,连同刘余琳一起仰倒在沙发上。刘余琳趴在她身上,像是还没从刚刚的事故中回神,整个人都贴在了她身上,几乎负距离,全身都是僵硬的,抱着她的手臂更是越收越紧。“老子受够了!”等她反应过来的时候,眼前一阵的天旋地转,刘余琳纤瘦的身影极其敏捷的就扑了过来,毫无保留地挡在了她前面。枕着她的声音,刘余琳渐渐放松下来,可还是没有松开搂着她的手。看着这一地残局,方想的心莫名地颤抖了一下...

2019-07-24 10:02: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