摸骨gl小说[兮木萧萧]在线试读

  • 时间:
  • 来源:阅文林语
点击阅读

她只摸索了一阵,就有气无力地靠在一个角落里,她的体温还很高,头昏昏沉沉的,额头上冒着细汗。辜玥白在原地休息了一下,她心里想的都是摸骨,那个很冷淡的女人,居然会在她昏迷后,给她喂血,不然以她的体质,恐怕是无法醒来。她们同样饿了这么久,再加上失血,她真的还好吗?虽然被摸骨喂过血,可辜玥白并没有恢复什么力气,反而又饥又渴。眼皮也在一点点地往下拉,不知道是不是高烧的原因,她特别困,而且浑身无力,只要多走两步路就觉得头痛难忍。她的手上沾满了灰尘,却连一点线索都找不到,顿时感到很无力。就在辜玥白快要放弃的时候,她终于

摸骨gl小说章节试读

[GL百合] 《摸骨gl》 作者:兮木萧萧【完结】

盲女辜玥白遭遇绑架,

在黑漆漆的密室里,

遇上同样被绑的“哑女”,

然而没等她心生同情,那人早已朝她伸出了魔爪……

高冷病娇攻x温柔盲女受

ps:此文不长

此摸骨非彼摸骨

之前的文被替换了,收藏的小天使非常抱歉

内容标签: 都市情缘 情有独钟 甜文 悬疑推理

搜索关键字:主角:辜玥白,摸骨 ┃ 配角: ┃ 其它:绑架,密室

摸骨小姐

第一章 深夜绑架

夜城的夜并没有夜,处处灯红酒绿,车水马龙。

辜玥白从电视台下班后,一个人走在这繁华的都市里,却看不见任何事物,年少的车祸让她双目失明,从此与光明无缘。

耳边的喧嚣,眼里的黑暗,以及人心的险恶让辜玥白每走一步都小心翼翼的,尽管这个城市的每一个角落她都曾去过。

刺骨的寒风呼呼地刮着,吹响了衣服,奏出了一曲别样的乐章。

辜玥白无疑是一个有魅力的女人,自从生命中没有颜色后,她便爱上了黑色,黑色的大衣,黑色的头发,黑色的皮鞋。

黑色装点了她的世界,却也让她堕入黑夜。

辜玥白的家离电视台很近,自从找到工作后,她都是一个人独居。

快到家的时候,她突然听到身后有异样,没等她做出任何反应,一块带着浓烈异香的布料覆在了她的口鼻处。

她来不及挣扎,甚至来不及发出一点声响,就感到脑袋一阵眩晕,紧接着彻底昏厥了过去。

“咳咳咳……”

再醒来时,辜玥白只觉得太阳穴处发出阵痛,眼前发晕,感觉世界都在转动。

她想伸手支撑着自己站起来,却发现四肢无法动弹,双手双脚都被绳索捆绑着。

多年的失明让辜玥白的触觉、听觉、嗅觉都十分敏锐,她能感受到绑着她手脚的不是绳索,而是一种柔滑的布料,那种布料让她虽然被勒紧着不能动,却也不会太疼。

而她如今身处的这个地方空气十分潮湿,地底散出阴冷的湿气,鼻尖还隐有霉味,周围却异常的安静,辜玥白当下断定这是一个偏僻得不能再偏僻的角落。

月黑风高夜,杀人放火天。

辜玥白知道自己这是被绑架了,对方既然选择绑架,那她暂时就还没有生命危险,可绑架她的动机呢?

或许现在最重要的是如何逃脱。

作为一个后天性盲人,辜玥白经历了太多,曾经的种种,让她即使身在困境中,却依旧能够表现得十分镇定,就如现在,她反而能够很淡定去思考该如何自救。

“唔唔……”

在辜玥白思考该怎么行动的当头,另一边的角落里突然传出了一个女人痛苦的□□声,那声音很小,但还是引起了辜玥白的注意,她的脑海里突然冒出了一个想法,绑匪这是在拐卖妇女?

因为长期失明,并且治愈的可能性微乎其微,所以辜玥白平时的娱乐项目很少,她除了学习盲人该如何生存之外,也更加关注民生,关注时事,关注这个社会的阴险与黑暗。

那些被拐到偏远山村的妇女的悲惨命运让她发怵,她心底起了波澜,面上却显得无比镇定。

至少这儿不止她一个人,她们可以一起想办法自救。

“喂,你没事吧?”

辜玥白的声音清脆婉转,在这宁静的黑暗中,显得尤为突兀,而她正是因为声音好听,又不想一直被当作残疾人对待,这才不顾家里反对,坚持在电视台上班,当一个小小的播音主持。

声音像是被湮没在这黑暗里,对方并没有做出任何回应,辜玥白以为对方是不想搭理自己,她也安静了下来。

坐以待毙不是她的风格,可她现在能做的就只有坐以待毙。

周边的温度越来越低,辜玥白咬着唇,如泼墨般的黑暗她不惧怕,她怕的是这无声的寂静和刺骨的寒冷。

不知过了多久,她忍不住又问了一次:“小姐,你没事吧?”

她的话再一次像是石头沉入大海,没有得到一丝一毫的回应。

辜玥白禁不住多想,对方不会是个哑巴吧?

残疾人协会?

她不想那唯一的一点希望就此磨灭,不死心地问道:“如果你是哑……”

话到嘴边她又换了个说法,作为一个残疾人,最怕的就是被别人说出心底的痛处。

“如果你不能说话,那请你稍微动一动,发出一点声音好吗?我过来帮你。”

这一次终于得到了回应,那个角落里发出了类似布料的摩擦声。

辜玥白心底的大石慢慢落下,她又问:“你能移动吗?我……我看不见。”

这次没等辜玥白说明白,角落里的的女人开始慢慢移动着,是那种在地上摩擦的移动。

看来对方也和自己一样是被绑着的,她等了大概十分钟,鼻尖有一股淡淡的香味袭来,这香味有些熟悉,好像是上好的茶叶和桂花的结合。

她以前用这两种东西做过香囊,只是自从发生了那件事以后,她就再没有碰过。

辜玥白想起以前的事,不由得失神,直到身边有一团温热靠近,是那个女人挪到她的身边了,她这才回过神来。

她什么都看不见,偏偏对方又不肯说话,或者说是不能说话,两个人坐在一起,却连最基本的交流做不到,辜玥白渐渐有些气馁。

又是不知道多少时间过去,辜玥白觉得越来越冷,身体微微颤抖,这腊月的天果然是冷,这儿应该是一处屋内,虽然密不透风,却挡不住地底下的湿冷地气。

在她哆嗦着快要沉沉睡去的时候,那淡淡的香味再一次变得清晰,辜玥白听到耳边又有了之前那种“唔唔”的含糊声音,她正惊疑对方应该不是个哑巴,嘴边就触到了一块类似毛巾的布料。

辜玥白皱眉不解,过了一会才反应过来,对方应该是被人用布料堵了嘴,怪不得不能说话。

她迟疑了半晌,才微启嘴唇,咬住那布料的一侧,两人的距离应该很近,因为她能清楚地感受到对方的鼻息正打在自己的脸上。

这像接吻一样的姿势让她有些不自在,可在这关键关头,她顾不上姿势是否不雅,猛地向后用劲,把那人嘴里的布料给撕扯出来。

辜玥白吐掉布料,第三次问道:“小姐,你没事吧?”

这一次她终于听到了回答,那是一个略为清冷的声音:“没事。”

光听声音就猜出对方应该是一个比较高冷的人,辜玥白脑中突然闪现出一个身穿白衣的美艳女子,她嗤笑一声,连东西都看不见,怎么还脑补人家是不是美女呢?

当务之急是怎么自救。

她问道:“请问这儿是个什么地方?”

“这是一个密室,也是一个囚牢。”女人的声音依旧平平淡淡,冷冷清清,没有一丝一毫的起伏。

“……”辜玥白的心一沉,说:“小姐,你能具体描述一下周围的环境吗?或者说有没有什么……”可以出去的办法。

“我们逃不出去。”

辜玥白:“……”

她霎时产生一种身旁的女人一点都不想出去的错觉,或许这人挪过来,只是为了让自己帮她扯掉堵在嘴里的布料,方便说话,而不是为了逃出去。

辜玥白顿时有些失落,仍旧问道:“那小姐能不能……”

她话还没说完,又一次被打断,那女人吐出了两个字:“摸骨。”

辜玥白听清楚了“摸骨”两字,却不知道其中含义,还以为自己听错了,有些疑惑,说:“什么?”

摸骨还是蘑菇?

“我的名字。”

居然是名字,辜玥白哑口无言,接着介绍自己道:“你好蘑菇,我叫辜玥白。”

“是摸骨。”那女人的声音听起来有些愠怒,继续说:“抚摸的摸,头盖骨的骨,你千万别忘了。”

“好的……摸骨小姐。”

辜玥白突然觉得瘆得慌,没事摸什么头盖骨?而且还是抚摸。

作者有话要说:

辜玥白:瑟瑟发抖.jpg

之前收藏的小天使,很抱歉,文文半路夭折了,我换了一个短篇

敏感的手

第二章出不去

辜玥白只觉周围的空气更冷了,不只是生理上的那种冷,更多的是心理上的冷。

这个叫摸骨的女人给她一种很奇怪的感觉,可具体是什么感觉又说不清楚。

不过眼下不是好奇的时候,她接着之前的话题,问:“那你知道你为什么会被绑架到这儿吗?或者你有没有怀疑的对象?”

她是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被绑架,但这个……摸骨小姐也许会清楚。

辜玥白说完竖起耳朵,注意力全部集中在摸骨身上,担心自己会听漏了什么。

只听身边的女人轻哼一声,略带玩味地说道:“你知道?还是说你有怀疑对象?”

辜玥白顿时感觉身上冷飕飕的,又打了个寒战,说:“………我不知道,所以才问你是否知道………”

不然她有病,才会主动和一个动不动就抚摸头盖骨的女人打交道。

摸骨凝眉似乎思考了一下,在辜玥白心中燃起希望的时候,冷淡地说:“不知道。”

辜玥白:“………”真是个一问三不知的怪女人。

话题暂且被搁下,周围又一次安静下来,这种阴森森的安静并不怎么讨喜。

辜玥白一时不知道该怎么办,她能感觉到这个叫摸骨的女人明显很不乐意和自己说话,她总不能再厚着脸皮问下去。

在她闷头准备自己想办法的时候,突然意识到一个问题。

她下班时已经是九点,中间再兜兜转转,到现在已经不知道是什么时间,但可以确定是在夜间。

既然这儿是一个密室,那就不可能有多余的光线,所以这是一个正常人来了也会相当于盲人的地方?

辜玥白不知道自己猜得对不对,她虽然双目失明,可对光线的感知还在,她在这儿的确感知不到任何强烈的光线。

这说明这儿是一个光线很暗的僻静的角落,那么那个叫摸骨女人和自己一比,根本占不了什么优势。

既然如此,求人不如求己。

辜玥白勉强动了动身体,想把身上的束缚解开。

意料之中,她的手脚都被那布料捆得很扎实,越挣扎越紧。

她想用嘴帮上一点忙,却又羞于身边还有另一个女人,虽然光线暗,可只要摸骨是一个视力正常的人,给她足够的时间适应黑暗后,总能够看到密室里正发生着什么。

所以辜玥白的嘴怎么都下不下去。

她只好继续一点点地凭着感觉扭动着手腕,试图将手挣脱出来,可直到手腕被布料勒紧,火辣辣地疼,一切都还是徒劳无功。

就在她心灰意冷的时候,身边渐渐有了动静。

辜玥白凝神一听,是衣料在地上的拖动声,接着就是布料与某种坚硬物质的摩擦声。

她能猜到这是摸骨在解绳子,心里终于放松了一点。

整个摩擦的过程都很平静,摸骨也很有耐心,仿佛没有丝毫慌乱,而密室周围像是死水一样,没有任何波澜。

大约过了三四分钟,辜玥白终于听到了布料绷断的声音,想来是布料被某种坚硬物质磨断了。

她顿时有了希望,却也不敢发出太大的响动,生怕绑架者就在密室外,说不定她们的一举一动都在绑架者的眼皮底下发生着。

这样想着,辜玥白刚刚生出的那种希望瞬间减少了不少,不过她到底还是欣喜的。

大概是觉得摸骨既然能够解开绳子,那应该就是想逃出去的,她静静地坐着,等摸骨忙完后来帮自己松绑。

结果辜玥白听到摸骨把脚上的束缚也解开了,甚至还听到她在地上轻轻跺脚,活动筋骨的声音,可紧接着又是一阵安静。

摸骨并没有要帮助自己的意思。

这个想法浮现在脑海中时,辜玥白莫名有些生气,可又非常清楚摸骨帮自己是情分,不帮才是本分,她们不过是碰巧被绑架的两个陌生人。

辜玥白的双腿因为直接坐在地上,天气寒冷,又有地气的侵蚀,很快就变得十分冰冷,甚至快没了知觉。

她想请摸骨帮忙,可嘴巴张了又张,却不知道该怎么说。

她一向独立,很少有求于人,每当实在不行的时候,都是强撑下去的,况且……摸骨好像并不是很愿意帮忙,不然为什么不动?

既然摸骨能解开,那自己也能解开。

辜玥白突然生出这样的想法,她想学摸骨一样找到某种坚硬的物质来摩擦,却发现她根本挪不动身体。

犹豫了一下,她缓缓低头朝自己两腕之间的结靠近,正要动嘴解结,冷得快没知觉的手背上冷不丁触上了一滑嫩的肌肤,她的手猛地一缩。

“别动!”有些告诫意味的声音突然在头顶响起。

辜玥白乖乖地不动,由着摸骨给自己慢慢解那被当作绳索使用的布料。

整个过程中,免不了会有肌肤相触。

辜玥白学过盲文,并且精通盲文,而盲文的主要精髓就是靠摸,靠感觉,所以她的双手特别敏感。

以至于只要摸骨一不小心触到她的手,就会痒得不像话。

明明只有几息的工夫,却被辜玥白生生过出了数十分钟的错觉。

等手上的束缚一松,她马上开口道:“下面我自己来。”

她一说完就觉得表述不对,摸骨的话马上就验证了哪儿不对。

“辜小姐,我并没有说要帮你弄下面。”

“下面”这两个字被摸骨咬得特别重,总感觉别有意味。

“………”

辜玥白感到脸上有些烫,没有答摸骨的话,忙自己摸索着去解捆住脚的布料。

虽然打了死结,但由于布料比较光滑,所以很快就被解开了。

她坐在冰冷的地面上,如释重负,感觉离逃出去又近了一步,等腿上的血液慢慢流通,麻木感褪去,她才慢慢站了起来。

辜玥白站起来后,双手摸在墙上,这才发现墙上有些凹凸不平,顿时明白了,怪不得摸骨能够借此磨断那布料。

她循着墙壁走了一圈,发现这里是一个只有十多平米的密室,奇怪的是这儿连门都没有,更别谈找出口出去。

辜玥白又气馁地摸索着回去,在摸骨的身边坐下。

听到摸骨的气息平稳,仿佛对身处困境并不在乎,她又硬着头皮问道:“摸骨小姐,你不一起想办法出去吗?”

摸骨的声音一如既往地淡。

“那辜小姐找到出去的办法了吗?”

辜玥白:“………没有。”

密室里再一次安静下来,静悄悄的,只能听到两人细微的呼吸声。

不知道过去了多久,辜玥白有些困倦,却不敢睡。

她虽然不能看见,却能够想像得到摸骨静静地坐在漆黑的密室里,一脸淡然的情形,这种情况下她怎么敢打盹?

想离开,可这儿什么都没有,只有空气,连逃出去的工具都没有。

对了,空气!

这儿的空气流畅,说明有出口。

辜玥白欣喜道:“摸骨小姐,你能看看这儿有窗户吗?”

摸骨似乎知道她在想什么,不紧不慢地说:“有一个天窗,在约四米高的地方。”

辜玥白:“………”这儿真的是密室?

希望再一次破灭,她无精打采地坐着,知道暂时是出不去的,只能等绑匪出现时,看能不能有一丝希望,最可笑的是她连绑架者是谁都不知道!

辜玥白有些崩溃,她虽然看透了这个世界,但并不是不珍惜生命的人,她还有父母,还有亲人朋友,哦,还有个不知长什么样的未婚夫,她不想不明不白地死在这!

随着时间的消逝,应该是凌晨的时候,周围的气温越来越低。

辜玥白甚至感觉身上的衣衫像是被冷冻过的生铁,不但不能起到御寒的作用,反而让她更冷了,冷意顺着地面一直钻进她的骨子里。

完结GL百合小说作者兮木萧萧《摸骨gl》点评:章文采盎然,寓意深刻,情节跌宕起伏紧扣人心故事完整推荐阅读!

精彩推荐

猜你喜欢

凤凰结小说[公路飞行]在线试读

“惠妃娘娘日安,什么风把姐姐吹到咱们衍庆宫来了。”宁妃落落大方地问道。宁妃知道,这事怕是瞒不住了,也难怪,苏铭玥姿容秀丽,国色天香,底下的宫女太监对于这位新来的姑娘怎么可能不议论?尤其还是惠妃娘娘的胞妹,难免将两个人的容貌做比较,两朵牡丹花,苏铭玥仿佛娇羞淡雅的银月当空,而苏静贤就是猩红张扬的血色朝阳。她名唤静贤,其实即不静,也不贤,是个专爱呼风唤雨兴风作浪的主。“听说这嫦娥还是魏常在迎到衍庆宫的,不如问问魏常在可有这事?”惠妃调转矛头,直至年幼的魏向晚。魏向晚放下笔,绕到几案前,向惠妃行了万福。惠妃环顾...

2019-07-23 10:05:58

重生之品如的诱惑小说[冯灵钰]在线试读

“艾莉,你够了,别胡闹了。先别说我跟洪世贤之间没有发生过什么、就算是我们之间真的发生过什么,恐怕也轮不到你来过问吧。是吗?”带着一丝的试探和迟疑,林品如还是把心中的疑惑问出了口,然后静静地等待艾莉的回答。“姐姐,我只是在想,你真的是一个虚伪的人。明明是那样随便的人,可是表面上非要装成一副纯洁天真的样子。你这样的举动,真让我感到恶心。”艾莉再次抬起头来,面上已经恢复了平静。虽然她的眼神依然有些闪躲,可是却站直了身子,一副理所当然、天经地义的样子让人不容怀疑她话语的真实性。也是,她自己想得太多了。难道上辈子艾...

2019-07-23 10:05:58

新时代帝姬,绝不离婚小说[金色的saber]在线试读

微生非常为难,没想到柔若拂柳的夏影后,性子竟然如此的刚烈……微生拿着放大镜:“启禀殿下,没有。”微生又仔细瞧了瞧:“殿下,没有呀,真的没有。”帝姬殿下的伤口过于暧昧,叫人如何是好?南门夜纱:“没有咬到颈动脉吧?”微生扶了扶黑框眼镜,殿下的问题应该去问夏小姐才对。夏小姐和我们的帝姬殿下,真是爱的深沉!...

2019-07-23 10:05:58

黑白gl小说[烟小雨]在线试读

手术室里。“我知道了。”沅梓绵没有再多说一句话,把口罩带好,看着安静的躺在手术台上的洛语含,严肃至极。“病人大出血,拿止血剂来。”沅梓绵说着,手上的动作不停。沫漓用可以说是冷漠的眼神看着洛氏夫妇,点点头,和平常时那可爱迷糊的样子完全联系不上来。“你们来了,病人已经麻醉了。梓绵,尽力就好。”程海递上一把手术刀给沅梓绵,他虽然不希望这次手术失败,但是也不能给沅梓绵太大压力。嘴角挂着一抹微笑,手上的动作又快又准,让周围的其他医生赞叹不已,不愧是梓绵,好厉害!……………………...

2019-07-23 10:05:58

影后说她没对象小说[酥酒]在线试读

真见了人才发现他是真的很年轻,看起来也就二十三四的模样,明明太阳也没有多毒,愣是要架一副墨镜在脸上,于是隐约透露出了一股中二的气息。“我是陈导介绍的那个,试如娘的演员。”云锦时愈发觉得他不靠谱了。云锦时本来以为他是不满意,紧接着就听到青年道:“是我瞎了吗?还是这年头娱乐圈的审美变了我没跟上?让她演如娘,丰雪演素云?”云锦时这才见到导演,上一个剧组的导演说新导演很年轻,本来以为是一种夸张的说法,毕竟三十来岁的导演在这一行里,但凡有一点小成就,就可以被夸成年轻新锐导演了。云锦时一过来,还没说话,青年突然道:“...

2019-07-23 10:05:58

笔底山河,因你存活小说[又秋]在线试读

未知联系人:盛来,关机?人呢?最后一条未知联系人的短信只有两个字——盛来拿着手机的手在看见这两个字时,猛然一抖,瞳仁这时候也跟着一块儿缩了缩。从心底来讲,盛来知道自己是有点害怕跟陈笛有丁点联系,所以像是这几年一直相隔两地,互不联系是最好的。但是现在这么不凑巧,陈笛竟然从千里之外的西城来了她在这边生活了好几年的榕城,还这么意外又带着无限巧合相遇。半杯凉水下去,盛来觉得更冷。她将枕边的手机关掉飞行模式,很快接收到新号的电话就跳出来许多的消息。又好几条短信,是陌生的号码,盛来点开看了看。未知联系人:看见消息回我...

2019-07-23 10:05:58

当鬼是门技术活小说[言家阿爸]在线试读

“夏锦,你还在吗”“嗯,我在。”夏锦闻声扭头,却呼吸一窒。夏锦快速转回头,过分了过分了。( ω ) 夏锦揉揉眉,唉,真是操碎了心。没办法,谁让我喜欢她。林奚才刚刚洗完澡,只简单穿了吊带和小裤裤。几缕黑发安分的贴在肩处,水滴恰好经过锁骨滑下。☆、第 4 章因为那样就可以触碰到它了,光明正大赖着它。...

2019-07-23 10:05:58

白色的谎言小说[兔子的疑惑]在线试读

可是,他发生了什么事,她毫无头绪。是不是有点隐情瞒着她?☆、第十二章唯一可以确定的,是她的父亲出事了。她也奇怪,为何张雅琪三缄其口,不愿她提起父亲?五月已经降临,疫情依然没有退却,继续在这城市里肆虐。疫情至今已经超过二十万人染病,接近三万五千人死亡。...

2019-07-23 10:05:58

烟雨梨花梦小说[夜续]在线试读

竹径野竹自成径,绕溪三里馀。日落见林静,风行知谷虚。虽然四周危机重重,但我觉得上天待我还是不薄的。诺大的一个府邸,有山有水,花香鸟语,清风、细雨、斜柳、琼花,是一个修养身心的好地方。我想在这,美不胜收景色的的熏陶下人的品格似乎都会高尚起来。抬头望着屋舍前面,暖阳下青翠欲滴的竹,春风缓缓温凉如水,此情此景不禁诗意大发想要赋诗一首,遗憾的是只有才情没有才华,只能借借古人的才能赋诗一首了:李德裕临摹的古诗,真实的感情。既然想要附庸风雅一翻,现在只能硬着头皮把一首诗写完,对小侍低得不能再低的头自我催眠的忽视。还好...

2019-07-23 10:05:58

[英美]绝对炽热小说[焦糖白茶]在线试读

Root清晰的意识到了这件事,在她的身上,有什么事情变化了。某种屏障被打破了。Root看着Shaw的眼睛,她的眼睛和她的精神世界一样,是一片浩瀚的深海。有什么事情变化了。她对Shaw有了占有欲。这种念头本不该出现在她身上,不该出现在任何一个仿生人身上,她理应冷酷无情,对所有人类一视同仁。她们坐在同一张沙发上,分享着一包薯片,那种微醺感还没有消失,在临时标记的作用下,Root得以进入Shaw的精神世界,与她共享同一片海洋。谁都知道一场战争即将爆发,但谁都没有说话。...

2019-07-23 10:05:5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