摸骨gl小说[兮木萧萧]在线试读

  • 时间:
  • 来源:阅文林语
点击阅读

她只摸索了一阵,就有气无力地靠在一个角落里,她的体温还很高,头昏昏沉沉的,额头上冒着细汗。辜玥白在原地休息了一下,她心里想的都是摸骨,那个很冷淡的女人,居然会在她昏迷后,给她喂血,不然以她的体质,恐怕是无法醒来。她们同样饿了这么久,再加上失血,她真的还好吗?虽然被摸骨喂过血,可辜玥白并没有恢复什么力气,反而又饥又渴。眼皮也在一点点地往下拉,不知道是不是高烧的原因,她特别困,而且浑身无力,只要多走两步路就觉得头痛难忍。她的手上沾满了灰尘,却连一点线索都找不到,顿时感到很无力。就在辜玥白快要放弃的时候,她终于

摸骨gl小说章节试读

[GL百合] 《摸骨gl》 作者:兮木萧萧【完结】

盲女辜玥白遭遇绑架,

在黑漆漆的密室里,

遇上同样被绑的“哑女”,

然而没等她心生同情,那人早已朝她伸出了魔爪……

高冷病娇攻x温柔盲女受

ps:此文不长

此摸骨非彼摸骨

之前的文被替换了,收藏的小天使非常抱歉

内容标签: 都市情缘 情有独钟 甜文 悬疑推理

搜索关键字:主角:辜玥白,摸骨 ┃ 配角: ┃ 其它:绑架,密室

摸骨小姐

第一章 深夜绑架

夜城的夜并没有夜,处处灯红酒绿,车水马龙。

辜玥白从电视台下班后,一个人走在这繁华的都市里,却看不见任何事物,年少的车祸让她双目失明,从此与光明无缘。

耳边的喧嚣,眼里的黑暗,以及人心的险恶让辜玥白每走一步都小心翼翼的,尽管这个城市的每一个角落她都曾去过。

刺骨的寒风呼呼地刮着,吹响了衣服,奏出了一曲别样的乐章。

辜玥白无疑是一个有魅力的女人,自从生命中没有颜色后,她便爱上了黑色,黑色的大衣,黑色的头发,黑色的皮鞋。

黑色装点了她的世界,却也让她堕入黑夜。

辜玥白的家离电视台很近,自从找到工作后,她都是一个人独居。

快到家的时候,她突然听到身后有异样,没等她做出任何反应,一块带着浓烈异香的布料覆在了她的口鼻处。

她来不及挣扎,甚至来不及发出一点声响,就感到脑袋一阵眩晕,紧接着彻底昏厥了过去。

“咳咳咳……”

再醒来时,辜玥白只觉得太阳穴处发出阵痛,眼前发晕,感觉世界都在转动。

她想伸手支撑着自己站起来,却发现四肢无法动弹,双手双脚都被绳索捆绑着。

多年的失明让辜玥白的触觉、听觉、嗅觉都十分敏锐,她能感受到绑着她手脚的不是绳索,而是一种柔滑的布料,那种布料让她虽然被勒紧着不能动,却也不会太疼。

而她如今身处的这个地方空气十分潮湿,地底散出阴冷的湿气,鼻尖还隐有霉味,周围却异常的安静,辜玥白当下断定这是一个偏僻得不能再偏僻的角落。

月黑风高夜,杀人放火天。

辜玥白知道自己这是被绑架了,对方既然选择绑架,那她暂时就还没有生命危险,可绑架她的动机呢?

或许现在最重要的是如何逃脱。

作为一个后天性盲人,辜玥白经历了太多,曾经的种种,让她即使身在困境中,却依旧能够表现得十分镇定,就如现在,她反而能够很淡定去思考该如何自救。

“唔唔……”

在辜玥白思考该怎么行动的当头,另一边的角落里突然传出了一个女人痛苦的□□声,那声音很小,但还是引起了辜玥白的注意,她的脑海里突然冒出了一个想法,绑匪这是在拐卖妇女?

因为长期失明,并且治愈的可能性微乎其微,所以辜玥白平时的娱乐项目很少,她除了学习盲人该如何生存之外,也更加关注民生,关注时事,关注这个社会的阴险与黑暗。

那些被拐到偏远山村的妇女的悲惨命运让她发怵,她心底起了波澜,面上却显得无比镇定。

至少这儿不止她一个人,她们可以一起想办法自救。

“喂,你没事吧?”

辜玥白的声音清脆婉转,在这宁静的黑暗中,显得尤为突兀,而她正是因为声音好听,又不想一直被当作残疾人对待,这才不顾家里反对,坚持在电视台上班,当一个小小的播音主持。

声音像是被湮没在这黑暗里,对方并没有做出任何回应,辜玥白以为对方是不想搭理自己,她也安静了下来。

坐以待毙不是她的风格,可她现在能做的就只有坐以待毙。

周边的温度越来越低,辜玥白咬着唇,如泼墨般的黑暗她不惧怕,她怕的是这无声的寂静和刺骨的寒冷。

不知过了多久,她忍不住又问了一次:“小姐,你没事吧?”

她的话再一次像是石头沉入大海,没有得到一丝一毫的回应。

辜玥白禁不住多想,对方不会是个哑巴吧?

残疾人协会?

她不想那唯一的一点希望就此磨灭,不死心地问道:“如果你是哑……”

话到嘴边她又换了个说法,作为一个残疾人,最怕的就是被别人说出心底的痛处。

“如果你不能说话,那请你稍微动一动,发出一点声音好吗?我过来帮你。”

这一次终于得到了回应,那个角落里发出了类似布料的摩擦声。

辜玥白心底的大石慢慢落下,她又问:“你能移动吗?我……我看不见。”

这次没等辜玥白说明白,角落里的的女人开始慢慢移动着,是那种在地上摩擦的移动。

看来对方也和自己一样是被绑着的,她等了大概十分钟,鼻尖有一股淡淡的香味袭来,这香味有些熟悉,好像是上好的茶叶和桂花的结合。

她以前用这两种东西做过香囊,只是自从发生了那件事以后,她就再没有碰过。

辜玥白想起以前的事,不由得失神,直到身边有一团温热靠近,是那个女人挪到她的身边了,她这才回过神来。

她什么都看不见,偏偏对方又不肯说话,或者说是不能说话,两个人坐在一起,却连最基本的交流做不到,辜玥白渐渐有些气馁。

又是不知道多少时间过去,辜玥白觉得越来越冷,身体微微颤抖,这腊月的天果然是冷,这儿应该是一处屋内,虽然密不透风,却挡不住地底下的湿冷地气。

在她哆嗦着快要沉沉睡去的时候,那淡淡的香味再一次变得清晰,辜玥白听到耳边又有了之前那种“唔唔”的含糊声音,她正惊疑对方应该不是个哑巴,嘴边就触到了一块类似毛巾的布料。

辜玥白皱眉不解,过了一会才反应过来,对方应该是被人用布料堵了嘴,怪不得不能说话。

她迟疑了半晌,才微启嘴唇,咬住那布料的一侧,两人的距离应该很近,因为她能清楚地感受到对方的鼻息正打在自己的脸上。

这像接吻一样的姿势让她有些不自在,可在这关键关头,她顾不上姿势是否不雅,猛地向后用劲,把那人嘴里的布料给撕扯出来。

辜玥白吐掉布料,第三次问道:“小姐,你没事吧?”

这一次她终于听到了回答,那是一个略为清冷的声音:“没事。”

光听声音就猜出对方应该是一个比较高冷的人,辜玥白脑中突然闪现出一个身穿白衣的美艳女子,她嗤笑一声,连东西都看不见,怎么还脑补人家是不是美女呢?

当务之急是怎么自救。

她问道:“请问这儿是个什么地方?”

“这是一个密室,也是一个囚牢。”女人的声音依旧平平淡淡,冷冷清清,没有一丝一毫的起伏。

“……”辜玥白的心一沉,说:“小姐,你能具体描述一下周围的环境吗?或者说有没有什么……”可以出去的办法。

“我们逃不出去。”

辜玥白:“……”

她霎时产生一种身旁的女人一点都不想出去的错觉,或许这人挪过来,只是为了让自己帮她扯掉堵在嘴里的布料,方便说话,而不是为了逃出去。

辜玥白顿时有些失落,仍旧问道:“那小姐能不能……”

她话还没说完,又一次被打断,那女人吐出了两个字:“摸骨。”

辜玥白听清楚了“摸骨”两字,却不知道其中含义,还以为自己听错了,有些疑惑,说:“什么?”

摸骨还是蘑菇?

“我的名字。”

居然是名字,辜玥白哑口无言,接着介绍自己道:“你好蘑菇,我叫辜玥白。”

“是摸骨。”那女人的声音听起来有些愠怒,继续说:“抚摸的摸,头盖骨的骨,你千万别忘了。”

“好的……摸骨小姐。”

辜玥白突然觉得瘆得慌,没事摸什么头盖骨?而且还是抚摸。

作者有话要说:

辜玥白:瑟瑟发抖.jpg

之前收藏的小天使,很抱歉,文文半路夭折了,我换了一个短篇

敏感的手

第二章出不去

辜玥白只觉周围的空气更冷了,不只是生理上的那种冷,更多的是心理上的冷。

这个叫摸骨的女人给她一种很奇怪的感觉,可具体是什么感觉又说不清楚。

不过眼下不是好奇的时候,她接着之前的话题,问:“那你知道你为什么会被绑架到这儿吗?或者你有没有怀疑的对象?”

她是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被绑架,但这个……摸骨小姐也许会清楚。

辜玥白说完竖起耳朵,注意力全部集中在摸骨身上,担心自己会听漏了什么。

只听身边的女人轻哼一声,略带玩味地说道:“你知道?还是说你有怀疑对象?”

辜玥白顿时感觉身上冷飕飕的,又打了个寒战,说:“………我不知道,所以才问你是否知道………”

不然她有病,才会主动和一个动不动就抚摸头盖骨的女人打交道。

摸骨凝眉似乎思考了一下,在辜玥白心中燃起希望的时候,冷淡地说:“不知道。”

辜玥白:“………”真是个一问三不知的怪女人。

话题暂且被搁下,周围又一次安静下来,这种阴森森的安静并不怎么讨喜。

辜玥白一时不知道该怎么办,她能感觉到这个叫摸骨的女人明显很不乐意和自己说话,她总不能再厚着脸皮问下去。

在她闷头准备自己想办法的时候,突然意识到一个问题。

她下班时已经是九点,中间再兜兜转转,到现在已经不知道是什么时间,但可以确定是在夜间。

既然这儿是一个密室,那就不可能有多余的光线,所以这是一个正常人来了也会相当于盲人的地方?

辜玥白不知道自己猜得对不对,她虽然双目失明,可对光线的感知还在,她在这儿的确感知不到任何强烈的光线。

这说明这儿是一个光线很暗的僻静的角落,那么那个叫摸骨女人和自己一比,根本占不了什么优势。

既然如此,求人不如求己。

辜玥白勉强动了动身体,想把身上的束缚解开。

意料之中,她的手脚都被那布料捆得很扎实,越挣扎越紧。

她想用嘴帮上一点忙,却又羞于身边还有另一个女人,虽然光线暗,可只要摸骨是一个视力正常的人,给她足够的时间适应黑暗后,总能够看到密室里正发生着什么。

所以辜玥白的嘴怎么都下不下去。

她只好继续一点点地凭着感觉扭动着手腕,试图将手挣脱出来,可直到手腕被布料勒紧,火辣辣地疼,一切都还是徒劳无功。

就在她心灰意冷的时候,身边渐渐有了动静。

辜玥白凝神一听,是衣料在地上的拖动声,接着就是布料与某种坚硬物质的摩擦声。

她能猜到这是摸骨在解绳子,心里终于放松了一点。

整个摩擦的过程都很平静,摸骨也很有耐心,仿佛没有丝毫慌乱,而密室周围像是死水一样,没有任何波澜。

大约过了三四分钟,辜玥白终于听到了布料绷断的声音,想来是布料被某种坚硬物质磨断了。

她顿时有了希望,却也不敢发出太大的响动,生怕绑架者就在密室外,说不定她们的一举一动都在绑架者的眼皮底下发生着。

这样想着,辜玥白刚刚生出的那种希望瞬间减少了不少,不过她到底还是欣喜的。

大概是觉得摸骨既然能够解开绳子,那应该就是想逃出去的,她静静地坐着,等摸骨忙完后来帮自己松绑。

结果辜玥白听到摸骨把脚上的束缚也解开了,甚至还听到她在地上轻轻跺脚,活动筋骨的声音,可紧接着又是一阵安静。

摸骨并没有要帮助自己的意思。

这个想法浮现在脑海中时,辜玥白莫名有些生气,可又非常清楚摸骨帮自己是情分,不帮才是本分,她们不过是碰巧被绑架的两个陌生人。

辜玥白的双腿因为直接坐在地上,天气寒冷,又有地气的侵蚀,很快就变得十分冰冷,甚至快没了知觉。

她想请摸骨帮忙,可嘴巴张了又张,却不知道该怎么说。

她一向独立,很少有求于人,每当实在不行的时候,都是强撑下去的,况且……摸骨好像并不是很愿意帮忙,不然为什么不动?

既然摸骨能解开,那自己也能解开。

辜玥白突然生出这样的想法,她想学摸骨一样找到某种坚硬的物质来摩擦,却发现她根本挪不动身体。

犹豫了一下,她缓缓低头朝自己两腕之间的结靠近,正要动嘴解结,冷得快没知觉的手背上冷不丁触上了一滑嫩的肌肤,她的手猛地一缩。

“别动!”有些告诫意味的声音突然在头顶响起。

辜玥白乖乖地不动,由着摸骨给自己慢慢解那被当作绳索使用的布料。

整个过程中,免不了会有肌肤相触。

辜玥白学过盲文,并且精通盲文,而盲文的主要精髓就是靠摸,靠感觉,所以她的双手特别敏感。

以至于只要摸骨一不小心触到她的手,就会痒得不像话。

明明只有几息的工夫,却被辜玥白生生过出了数十分钟的错觉。

等手上的束缚一松,她马上开口道:“下面我自己来。”

她一说完就觉得表述不对,摸骨的话马上就验证了哪儿不对。

“辜小姐,我并没有说要帮你弄下面。”

“下面”这两个字被摸骨咬得特别重,总感觉别有意味。

“………”

辜玥白感到脸上有些烫,没有答摸骨的话,忙自己摸索着去解捆住脚的布料。

虽然打了死结,但由于布料比较光滑,所以很快就被解开了。

她坐在冰冷的地面上,如释重负,感觉离逃出去又近了一步,等腿上的血液慢慢流通,麻木感褪去,她才慢慢站了起来。

辜玥白站起来后,双手摸在墙上,这才发现墙上有些凹凸不平,顿时明白了,怪不得摸骨能够借此磨断那布料。

她循着墙壁走了一圈,发现这里是一个只有十多平米的密室,奇怪的是这儿连门都没有,更别谈找出口出去。

辜玥白又气馁地摸索着回去,在摸骨的身边坐下。

听到摸骨的气息平稳,仿佛对身处困境并不在乎,她又硬着头皮问道:“摸骨小姐,你不一起想办法出去吗?”

摸骨的声音一如既往地淡。

“那辜小姐找到出去的办法了吗?”

辜玥白:“………没有。”

密室里再一次安静下来,静悄悄的,只能听到两人细微的呼吸声。

不知道过去了多久,辜玥白有些困倦,却不敢睡。

她虽然不能看见,却能够想像得到摸骨静静地坐在漆黑的密室里,一脸淡然的情形,这种情况下她怎么敢打盹?

想离开,可这儿什么都没有,只有空气,连逃出去的工具都没有。

对了,空气!

这儿的空气流畅,说明有出口。

辜玥白欣喜道:“摸骨小姐,你能看看这儿有窗户吗?”

摸骨似乎知道她在想什么,不紧不慢地说:“有一个天窗,在约四米高的地方。”

辜玥白:“………”这儿真的是密室?

希望再一次破灭,她无精打采地坐着,知道暂时是出不去的,只能等绑匪出现时,看能不能有一丝希望,最可笑的是她连绑架者是谁都不知道!

辜玥白有些崩溃,她虽然看透了这个世界,但并不是不珍惜生命的人,她还有父母,还有亲人朋友,哦,还有个不知长什么样的未婚夫,她不想不明不白地死在这!

随着时间的消逝,应该是凌晨的时候,周围的气温越来越低。

辜玥白甚至感觉身上的衣衫像是被冷冻过的生铁,不但不能起到御寒的作用,反而让她更冷了,冷意顺着地面一直钻进她的骨子里。

完结GL百合小说作者兮木萧萧《摸骨gl》点评:章文采盎然,寓意深刻,情节跌宕起伏紧扣人心故事完整推荐阅读!

精彩推荐

猜你喜欢

摸骨gl小说[兮木萧萧]在线试读

她只摸索了一阵,就有气无力地靠在一个角落里,她的体温还很高,头昏昏沉沉的,额头上冒着细汗。辜玥白在原地休息了一下,她心里想的都是摸骨,那个很冷淡的女人,居然会在她昏迷后,给她喂血,不然以她的体质,恐怕是无法醒来。她们同样饿了这么久,再加上失血,她真的还好吗?虽然被摸骨喂过血,可辜玥白并没有恢复什么力气,反而又饥又渴。眼皮也在一点点地往下拉,不知道是不是高烧的原因,她特别困,而且浑身无力,只要多走两步路就觉得头痛难忍。她的手上沾满了灰尘,却连一点线索都找不到,顿时感到很无力。就在辜玥白快要放弃的时候,她终于...

2019-07-23 10:05:58

老板请捂好你的马甲小说[禾婵]在线试读

背景仍然是图书馆,像是看见了谁,她的眼睛一下子就亮起来了,仿佛藏着日月星辰一般。笑容更加真实,干净得让人想起夏天解暑喝的,加了冰橙子味的水果茶。极度温柔,就像是隔着屏幕触碰到了真人一般。又是一声轻叹。壁纸也是她不知道什么时候拍的姜识妍,比她放在办公室的那张更加让人惊为天人。温楚颜伸出手,轻轻碰了碰壁纸上,姜识妍扬起的右手手指。……不知道滚了多久,她终于停下来,垂着眼睫,气息略微不稳。...

2019-07-23 10:05:58

我娘子她不矜持小说[木木的卢]在线试读

我还是老老实实的晚上九点十点更新吧苏清明依旧勤勤恳恳的背着楚云歌,步子不急不缓,让楚云歌很是惬意的眯着眸子。主子怕是真的遇到了心里的那个人了,要不然,怎就对苏姑娘那般亲密,更遑论说让苏姑娘背着主子?可是,主子性子虽然霸道了点,别扭了点,可是苏姑娘怕也是不肯服输的性子,瞧着好说话,其实心里坏透了。主子以后怕是会在下边,被压的抬不起头罢。侍夏睁大了双眼直直的瞧着主子服服帖帖的趴在苏姑娘的背上,满脑的姬情四起。作者有话要说:昨天的话……当我没说过……第4章楚云歌好好的趴在苏清明的背上,安安稳稳的很是欢喜,可是,...

2019-07-23 10:05:58

种田之抽卡创世小说[一桶墨水]在线试读

忽而,旁边的树丛中传来响动,狄问立即警觉了起来。一手紧握木棍,还蹲下用另一手抓起了一块刚撬出来的大石头。“嘘!到我身后。”狄问转头瞪了树一眼,让他不要说话。曾经在末世做过任务的狄问一戒备起来浑身就散发着令人恐惧的气息,使得树紧紧地闭住了嘴,并迅速挪到了她身后。狄问见状,暗自摇头——数据不好技能不明还胆小,真不知这孩子以后能干什么。如果就狄问一个人,只要不是狼那种成群结队的野兽,就算是一头熊她也不怵,大不了打不过就跑。可问题就是现在还带着一个跑估计都跑不快的助手,必须得找个地方藏身才行。“族长……”树也听到...

2019-07-23 10:05:58

度化全世界[穿书]小说[小清新的喵]在线试读

一听那守将大人,秀白面色已经煞白,手指绞紧了衣角,连呼吸都不由自主地停止了。“守将那里自有我□□,与你何干?”秀白绞紧的手指终于松开,心中的感激都洋溢到了眼睛里。“仙长……仙长看上秀白是秀白的福气,老身我也不是不愿卖,只是那守将大人……那守将大人先前就说了要买了……”不等杜画回答先前那人,那个女人已经勉强缓了口气,开始哭天喊地。杜画好笑地看了他一眼,又不好直接让他喘气,只好说些能让他放心的话,免得他先把自己憋死过去。【主线任务一——度化芝兰。任务目标:度化芝兰,阻止芝兰迫害沈家上下。...

2019-07-23 10:05:58

半生逍遥小说[玄笺]在线试读

“那,现在是否需要将名单呈上,还有临江仙的账务,楼主需要查看么?”唐叔打量着面前年轻的楼主,果然是鬼母的传人,她的冷漠倒是都继承下来了,甚至更甚,心下纳闷:听说上上代楼主还挺平易近人,怎么落到后面就越来越冷漠了呢?只不过衣食住行,住排在第三位。相比一楼与二楼,莫青璃是喜欢三楼的,三楼并没有繁复的装饰,也没有低调的奢华,而是真正的简朴,而且这上面十分安静。其实要打探消息红袖负责的赤堂专司于此,临江仙只是提供另一条途径而已,本来莫青璃并不打算借助临江仙来打探消息,并不是觉得唐叔不可信,只是她不想太多人知道她在...

2019-07-23 10:05:58

所以我成了最废勇者小说[镜实]在线试读

泽娜丝还提及到了安娜贝丝的七个哥哥,七个哥哥个个都是数一数二的妹控,从小就对安娜贝丝过分宠爱。听说她家惩罚儿子不是让他们下跪或是禁足这种毫无特色的的方式,而是罚他们不允许见安娜贝丝。泽娜丝,你为啥这么要把这么重要的日记放在另一个抽屉里?你让我现在怎么解决吗?她的语气相当平淡:“我没想到他们还会让我回家。”申明!以上言论全部摘自勇者泽娜丝的私人日记,我绝对没有一点添油加醋!越想我越觉得危险,他们一大家子都有杀掉我的理由。尽管血族已经和人类达成和平共处条约已有五十年,但是为了安娜贝丝,他们真可能重新开战!“你...

2019-07-23 10:05:58

谈情送菜gl小说[涩青梅]在线试读

手指上沐浴着桑榆热辣辣的目光,那种炙热的灼烧感仿佛从指尖一点点蔓延到了心尖,又随着血液循环渗透到了全身的毛细血管,顾青时难得有些不好意思了,她动了动手指,面上却依旧是一脸面无表情的高冷,“唔?还有事?”“就我一个。”顾青时打断了她的话,又强调了一遍,“我一个人住。”顾青时挑了挑眉,算作回答。“不客气。”桑榆摇了摇头,看着对方骨节分明的手指捏住了自己手上的塑料袋,一时有些发怔,她还是头一次看到女人会有这么一双帅气的手了。“没,没事了。”桑榆仓皇地收回视线,注意到对方的一只手放到了门边上,似乎准备要关门了,她...

2019-07-23 10:05:58

她今天又在套路我小说[议棋]在线试读

一切发生的太过突然,方想眼睁睁看着那暖水瓶飞过茶几,直朝着她砸来,脑子里一片空白,竟连躲都忘了。两个人的重量同时压来,方想脚下不稳,一下踉跄,连同刘余琳一起仰倒在沙发上。刘余琳趴在她身上,像是还没从刚刚的事故中回神,整个人都贴在了她身上,几乎负距离,全身都是僵硬的,抱着她的手臂更是越收越紧。“老子受够了!”等她反应过来的时候,眼前一阵的天旋地转,刘余琳纤瘦的身影极其敏捷的就扑了过来,毫无保留地挡在了她前面。枕着她的声音,刘余琳渐渐放松下来,可还是没有松开搂着她的手。看着这一地残局,方想的心莫名地颤抖了一下...

2019-07-23 10:05:58

只想撩师父小说[日暮霜骨]在线试读

话音刚落,她看见林宜诺眼睛里的光熄灭了。她的确,没有想过这个。如果师父钢管直……“这就是你天真了吧。”庄雨一副情场老手的样子,有模有样地分析起来,“首先,别人说的话不一定可信,其次,就算她单身,如狼似虎的年纪怎么可能没有床伴……最后,你忽略了一个最重要的问题,性取向。”那团嚼碎的鱿鱼肉卡在喉咙里,林宜诺被哽得说不出话,愣愣地看着闺蜜,突然抓起杯子猛灌了一大口酒。“说不定她是弯的呢……”林宜诺喃喃着,心里抱着一丝侥幸。这盆兜头冷水的透心凉程度,丝毫不亚于中午舒清亲手泼的。...

2019-07-23 10:05:5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