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娘子她不矜持小说[木木的卢]在线试读

  • 时间:
  • 来源:阅文林语
点击阅读

我还是老老实实的晚上九点十点更新吧苏清明依旧勤勤恳恳的背着楚云歌,步子不急不缓,让楚云歌很是惬意的眯着眸子。主子怕是真的遇到了心里的那个人了,要不然,怎就对苏姑娘那般亲密,更遑论说让苏姑娘背着主子?可是,主子性子虽然霸道了点,别扭了点,可是苏姑娘怕也是不肯服输的性子,瞧着好说话,其实心里坏透了。主子以后怕是会在下边,被压的抬不起头罢。侍夏睁大了双眼直直的瞧着主子服服帖帖的趴在苏姑娘的背上,满脑的姬情四起。作者有话要说:昨天的话……当我没说过……第4章楚云歌好好的趴在苏清明的背上,安安稳稳的很是欢喜,可是,

我娘子她不矜持小说章节试读

[GL百合] 《我娘子她不矜持》作者:木木的卢【完结+番外】

一本正经的老学究苏清明穿越了!!为了混吃的,被迫去酒楼做账房先生。

可是,

某傲娇:“我要和你睡觉!”

苏清明:“男女授受不亲!!”

某傲娇:“你是男的吗!!”

睡觉就睡觉,你干嘛脱衣服?!

某人媚眼如丝,勾着手指头:“自然是,撩你啊~”

某侍女暗中观察:卧槽,主子上啊!不能受!

内容标签:情有独钟 天作之合 穿越时空 女扮男装

搜索关键字:主角:苏清明,楚云歌 ┃ 配角:楚云城,林非晚,陆柠溪 ┃ 其它:

第一卷:初相识—海棠花开夜未眠

第一章

永宣城北城郊不过十里地,便是一溜的乱葬岗,高大茂盛的乔木将阳光遮挡的严严实实,即使在炎热的夏季,那林子里也是一片幽暗冷寂,林中冒着一股股阴冷刺骨的寒意。更别说是暮秋的夜里,重重叠叠的树叶将仅有的月光遮挡的一丝不剩,林间磕磕绊绊生了许多枯死的老树,树皮之上尽是斑驳的痕迹,模模糊糊的很是吓人。偶尔几声嗷嗷呜呜的野兽嘶叫,混合着低迷的夜色,让这个林子显得越发瘆人。

永宣城的孩童歌谣唱曰:

“永宣城,过十里,小孩小孩不要去,会有小鬼吃掉你。”

苏清明紧了紧怀里的包,阴冷的风一阵阵掠过耳畔,幽暗清冷的夜里,从远处传来几声嗷呜的叫声,苏清明不由得有些害怕,虽说老师从小就教导要有科学思想,学了这么多年的马列主义思想,党纪党章在我心中,可是,怪力乱神之说,宁可信其有,不可信其无啊。

苏清明使劲的咽了咽口水,想她作为文科中的尖子生,政治课本早已背的滚瓜烂熟,尤其是哲学这一册,唯物主义这种文章解释也是看了不少。可是,自己天不怕地不怕,就是怕阿飘,而且想象力极其丰富,在七八岁的时候,被迫看了不少关于清代阿飘的电影,自此养成一个很是可怕的习惯,独自一个人的话,每夜里必须开着灯睡觉。

忽然,一阵凉风吹过,苏清明脑子里不自觉的闪过一幕幕可怕的场景,脚下的步子不由得更加的快了,她心里急得不行,本来是开开心心的拿了一等奖学金,准备躺在床上好好休息一番的,孰料,一觉醒来,刚刚睁开眼睛,便是一片浓重的阴影,挟裹着阴凉的冷风茂盛繁密的乔木将这大大的林子遮挡的没有一丝一毫的空隙。

走了好久就是出不了这林子,苏清明脑中闪过“鬼打墙”三个可怖的字眼,心里一紧张,突然,背后的衣服好像被什么东西抓住了,我的娘啊,不要啊,苏清明僵直着身子,不敢回头,身子瑟瑟发抖,脑门上涌出一滴滴的冷汗,她一咬牙,脚下使劲一动。

“咔嚓。”

“啊!不要吃我,不要吃我,”

苏清明抱着头,身子不住的抖动着,带着浓浓鼻音的声音在凄冷的夜里显得愈发的凄楚可怜,浓厚的阴影,衬托着暮秋的夜晚越发的冰冷。

“哈哈哈。”

一阵脚步声慢慢的踱了过了,树上跳下一下水红色衣衫的貌美女子,声音清越柔媚。

“呜呜呜,大仙不要吃我,我,我的肉不好吃。”

苏清明听到一声女子的笑声,于是悄然的低着头,双手紧紧的抱着身子,瑟瑟发抖,眼角的泪水抑制不住的突然涌了出来。

“诶,我不是大仙,你,你别哭啊。”

那女子脚步逐渐靠近,苏清明忽而闻到一股淡淡的梅花香气,很是好闻,她颤着身子缓缓的抬起头,眼角我见犹怜的湿了好大一块。

寂静的夜里,苏清明有些犯花痴了,面前这女子一身水红色的衣裙,波光潋滟的眸子在暗夜里熠熠生辉,唇瓣微微嘟起,腰肢不堪一握,纤细的很,双手抱臂,露出洁白的皓腕,在夜里发出莹润的光泽。

莫非,莫非是狐狸精?苏清明脑子一顿,顿时放下心来,于是她不经意的擦拭了一下眼角的泪水,直起身子,仍旧十分慌乱的蹲在地上,张着一双不大的却极漂亮的眼睛,嘴里吞吞吐吐道:

“莫,莫非您是修炼千年的狐狸精?”

楚云歌叹了一口气,弯下身子半蹲着,香唇轻启,微微吐出一口气,幽幽的看着瑟瑟发抖的某人,凉凉道:

“是啊,我饿了。”

苏清明正要站起的身子猛地一愣怔,惊惧的眸子不安的胡乱瞟着,颤着声音道:

“我,我不,不好吃,而且,嗯,反正我还没洗澡。”

“好了,不与你开玩笑了,本姑娘是人,且抬眼好好瞧瞧本姑娘。”

楚云歌看着面前这人很是惊讶,她身上所穿的这种衣服,自己几乎从未见过。于是按捺不住内心的好奇,颇有些游移的问道:

“你,你这人怎穿的如此奇怪?”

苏清明站起身子,这才逐渐的注意到此刻情景的意外之处。于是也朝着面前的娇媚女子打量了许久,心里突然漂浮出一个想法。这,分明是,分明是古代的装束,现代人若不是cosplay或者拍戏,怎会大庭广众之下穿这样的衣服?她不敢相信自己内心的猜测,于是声音带着试探的问道:

“您,您这是在拍戏吧?还是在拍MV?我,我是不是错进了剧组了?”

““拍戏”是为何物?“剧组”又是何种解释?”

楚云歌摸着下巴,仔细的瞧了瞧眼前这人,发式倒是像个江湖人,一束青丝绑在脑后,光洁的额头甚是饱满,微微眯起的眼睛煞是好看,黑褐色瞳仁没了刚刚的惊慌失措,多了几分镇定和平和,高挺的鼻梁,五官深邃立体,没有一般凌云之国女子的温和,倒是英气的很。楚云歌脑子一转,心中一个想法油然而生。抱着手臂,秀气的眉峰轻轻皱起,缓缓说道:

“此处乃是永宣城,是凌云之国的国土。你又是何方人士?”

“永宣城?凌云之国?”

苏清明呆呆的立了半晌,心里慌乱极了,莫非自己穿,穿越了?睡了一觉,穿越?这种词在新时代唯物主义的浸染下,只有在小说和电视剧中才会出现的桥段竟然在自己身上发生?苏清明脑子像是团了一团的面糊,脑袋有些发懵。

“喂,呆子,你没事罢?”

楚云歌看了看周围的枯树,瞧着眼前这人颇有些呆愣的模样,一个在喃喃自语,怕不是个傻子吧。于是她轻轻摸了摸自己的胳膊,这风有些大了,暮秋的天气确实有些冷的很了。悄咪咪的柔声继续问道:

“诶,你这人难道不知道吗,永宣城的城郊不能随便进入吗?”

苏清明这才回过神来,嘴里碎碎的念叨着:

“永宣城?我,我,我肯定是在做梦!”

“呆子!”

楚云歌看着面前这人一脸懵懂不可置信的样子,还总是不回答自己的问题,莫非自己就如此没有魅力吗?于是心里一怒,于是伸出修长的指节,在苏清明的腰间使劲一扭。笑嘻嘻道:

“你这傻子,现在可还觉得自己是在做梦?”

“嘶,好疼。”

苏清明捂着自己的腰间那块细嫩的软肉,使劲的瞪了一眼面前这人,心里却是在细细思量着,究竟该如何回去?自己的毕业论文还未曾完成,万一毕不了业,那岂不是很惨吗?想我苏清明,清楚明了了22年,竟然在重要的关口消失了,爸爸妈妈和姐姐该怎么办啊。

“唔,你这呆子还真是呆子,又开始发呆了。”

楚云歌眼神一转,忍下心头的不悦,悄咪咪的靠近苏清明的脖颈,轻轻的吹了一口气,软软道:

“可曾思量好了?”

苏清明身子一僵,脖颈处密密麻麻出了一层的鸡皮疙瘩,淡淡的梅花香愈发的浓郁,脸上蓦地一红,于是支支吾吾道:

“不如找个避风的地方休息一下?”

楚云歌点了点头,便表示是同意了,这林子里俱是枯黄干瘪的树枝,很容易便寻到一堆的干柴,两人在一棵高大粗壮的树下堆了一堆柴火,苏清明十分庆幸自己的包里带了一个打火机,要不然这荒郊野岭的,怕是会在在冷风的照拂下,得了感冒。

透过烧的灿烈的火光,苏清明有些愣怔,想这二十多年来,自己兢兢业业,如履薄冰的面对学业、兼职,如今,为何这种事情会落在自己身上?

这古代定然没有电,没有冰箱,没有各种各样的调味料,如果有可能,甚至连自己最爱的那款轻薄丝滑的姨妈巾都没有,内衣,内裤,怕是也没有!冬天冷了怎么办?交通工具怕是骑马坐马车吧?没有水泥地,下了雨,一脚踏下去,怕是连靴子都脏了,对了,连自己最爱的靴子都没有!

苏清明鼻子有些泛酸,这林子还不知怎么出去。

“喂,女人,你知道怎么出这林子吗?我今天走了半天都没有出去。”

楚云歌伸着细白的手腕靠近火光来取暖,面前这人无趣的很,她第一次有些怀疑自己的魅力,竟然对自己叫“喂?”,还有“女人?”,楚云歌有些愤怒,还有些尴尬。于是依旧一个人静悄悄的面对火光,不说一句话。

“姑,姑娘?”

苏清明怕她听不懂自己的话,于是特意用了稍微古言的词句来问这妖媚女人。姑娘二字说出口的时候,有些尴尬。苏清明咳了两声,继续柔着声音问道:

“可曾知晓这林子如何出去吗?”

作者有话要说:元宵节快乐!

(本章节会改……)

会不会很失望,写的不好……

第2章

楚云歌拿着木棍拨拉着火堆的动作顿了顿,脸上的笑意有些僵硬,脸上忽地一红,颤着声音,吞吞吐吐道:

“我,我也不知道如何出去,应,应该是朝南走。”

“诶,那姑娘是如何进入这林子的?”

苏清明皱了皱好看的眉头,张着无辜的小眼睛,不自觉的滑过旁边人捏着木棍的手指,对上那双有些慌乱羞涩的眸子,十分不解的继续道:

“莫非姑娘对方向不是很敏感?”

苏清明将“路痴”二字小心翼翼的藏在心里,毕竟,作为21世纪的大好女青年,怎能对一个刚认识的美貌女子说出不是很雅观的词汇?况且,这女子长相甚是合自己的心意,妖而不媚,美而不俗。

楚云歌在苏清明眼神的注视下,耳根子微微的泛着不自然的红色。关于不辨方位这个事情,她确实是从小便是如此,出去游玩,都会被丫鬟看的死死的,哪里都不能去。今日好不容易趁着流璀看首饰的功夫跑了出来,好奇这永宣城城郊为何有那般吓人的歌谣,就进了这林子,谁知,却是转悠了一个下午,再也出不去了。肚子也是饿的咕咕叫。

“我亦是初次来到这永宣城,故而对这里不熟悉也是应当的。”

“等天亮了,我们再一同商讨如何出去罢。”

苏清明看着身旁女子突然有些黯淡的眸子,心里涌出一股子怜惜之情,于是将自己的包悄咪咪的打开,将包里的东西一件件的掏了出来,还好,手机还在,太阳能充电,只要有光就可以了,里面的文档应该都是在的,这可都是自己大学的精神食粮啊,比如自己最喜欢的百合作者木木的卢的《女扮男装娶青梅》,又甜又好看。尤其是番外,治愈的很。

还有一把精致的军刀,手掌大小,开了刃,锋利异常,吹毛断发,用着很是得心应手,苏清明用手指轻轻掠过那锋利的刀锋,嘴角勾起一抹轻柔的笑容,这可是自己相处多年的好友所赠,意义非凡。

苏清明将手机打开,屏幕上那人的表情很是让人心动,暗恋多年,最终还是不敢打破那层薄膜,纤细的指节一点点的触碰着屏幕上的照片,微信的聊天消息还停留在2040年9月18日20点零8分,可惜,5G网已经打不开了,一点的信号都没有。

“诶,你,你手里是何物?”

楚云歌将手里扒拉来扒拉去的棍子不经意的扔在旁边,屁股悄咪咪的往苏清明身边移了几公分,一双波光潋滟的桃花眸泛着好奇,脖子不自觉的伸长,却又带着一点点的拘谨,一双滑嫩的小手胡乱的扣弄着。

苏清明看着身旁女子的神情,心里抑制不住偷偷的笑了,面上还是一副正正经经温润如玉的样子,将手机递给楚云歌,笑吟吟道:

“这是手机,又称为移动电话,如果有信号的话,就可以通过这个,互相联系了,可惜,这里没有信号塔,也没有卫星。”

楚云歌好奇的接过那黑色的盒子,却不知如何可以将这个盒子发光,放在手里摆弄了一会儿,楚云歌便将那黑色的盒子还给了苏清明,嘴角甚是委屈,凉凉道:

“什么破盒子,黑乎乎的,难看死了。”

苏清明头上顿时出了一溜儿的黑线,于是闷不吭声的将手机打开,进入开心消消乐的界面,还特意开了音效,

一阵怪异的曲子从那黑乎乎的盒子里传来,寂静的夜里,这突如其来的声音让楚云歌吓了一大跳,她端端正正的坐着,一副端庄优雅的大家闺秀的模样,可是眼睛却是不由自主的朝苏清明手中的黑盒子乱飘,本来光滑黑亮的屏幕,如今却是靓丽异常,还有一副小画,这人手指所点之处,画面还可以变化,莫非,这便是西域奇珍吗?看不出来,这闷葫芦手里还有这等宝物。楚云歌咬碎了银牙,还是不肯松口,毕竟是自己有眼不识珠,还差点嘲笑与她。楚云歌手指不自觉的绞着,带着波光的潋滟眸子悄咪咪的往苏清明脸上一瞧,孰料,正对上那双似笑非笑的眼珠子。

“来,我教你,这个很好玩的。”

苏清明觉得面前这姑娘红扑扑的小脸蛋甚是可爱,于那人的眉眼有几分神似,尤其是自己想要某件东西,掩饰不住渴望的小眼神带着一丝丝的羞涩,小媳妇儿一样,惹人怜爱的紧。苏清明想至此,眉眼之间的清冷和调笑瞬间有些消散了,嘴角缓缓的勾起一抹淡淡的笑意,眼神愈发的柔和。

楚云歌红着脸颊,正襟危坐的身子纹丝不动,很是矜持的坐在火堆旁边,忍不住咳了两声,低低道:

“我,我就不玩了。谢谢你了。”

那眼神分明在说,快点过来,亲自递给本姑娘。

苏清明抬起屁股正要往楚云歌那边挪的动作停顿了一下,手里的手机朝楚云歌那边伸过去,听到这句话,身子猛的一停,手机在离楚云歌不过十指的距离。楚云歌纤细的手指使劲摩擦了一下轻柔的布料,咽了口口水,好不容易鼓起勇气,手举到了腰身处,正准备接过那神奇的物件。

“那,好吧。”

苏清明一脸惋惜的将手机绕过楚云歌的眼前,施施然的坐下了,声音甚是失落。

楚云歌脸上的渴望之情定定的顿了半晌,不可置信的盯着身边收回手机的手,抬在腰侧的手指僵持了片刻,眸子里几欲喷出愤怒的火焰,可是,由于自身矜持的原因,故而深深的咽到了心里。

苏清明看着身边散发着冷气的美貌女子,心里一阵开心,于是点击了开始,悄悄的把声音开的更大了,伸出手指在屏幕上随意的滑动着,之前一个人在林子里的恐惧和害怕之感早已消失的无影无踪,甚至还有一点好奇。这个女子着实有趣,尤其是红着一张漂亮的小脸蛋,眼神透着渴望,却又故作矜持的样子,真的是让人移不开眼睛。苏清明想至此,滑动着屏幕的手指更加起劲了。

“GOOd!”(好极了!)

“Unbelievable!”(不可置信!)

“perfect”(太完美了!)

楚云歌手里拿着棍子,使劲的扒拉着火堆,忽明忽暗的火光透着那人的坏笑,耳边又是一股子怪异的乐声,出奇的难听。楚云歌的心情更加烦躁了。终是忍不住开口道:

“喂!你… …”

“你好,我是苏清明。”

苏清明关了手机放进口袋里,狭长的小眼睛一本正经的看着楚云歌,幽幽道:

“还不知道姑娘如何称呼?”

楚云歌张了张嘴,觉得此时此刻心里的怒火无处发泄,其实更多的是对这人刚刚的所作所为甚是气恼,明明就是要递给自己玩,却又临时收回手去,倘若自己动作快一点,怕是更尴尬,万一停在半空中,岂不是白白被这人笑话?再退一步来说,这人难道一点都不知道谦让吗?不知道矜持是为何物吗?果然是蛮夷之地来的人,连中原的礼节都不懂得。

完结+番外GL百合小说作者木木的卢《我娘子她不矜持》点评:章文采盎然,寓意深刻,情节跌宕起伏紧扣人心故事完整,文章整体流畅,故事情节具有吸引力,人设丰满,力荐阅读!

精彩推荐

猜你喜欢

凤凰结小说[公路飞行]在线试读

“惠妃娘娘日安,什么风把姐姐吹到咱们衍庆宫来了。”宁妃落落大方地问道。宁妃知道,这事怕是瞒不住了,也难怪,苏铭玥姿容秀丽,国色天香,底下的宫女太监对于这位新来的姑娘怎么可能不议论?尤其还是惠妃娘娘的胞妹,难免将两个人的容貌做比较,两朵牡丹花,苏铭玥仿佛娇羞淡雅的银月当空,而苏静贤就是猩红张扬的血色朝阳。她名唤静贤,其实即不静,也不贤,是个专爱呼风唤雨兴风作浪的主。“听说这嫦娥还是魏常在迎到衍庆宫的,不如问问魏常在可有这事?”惠妃调转矛头,直至年幼的魏向晚。魏向晚放下笔,绕到几案前,向惠妃行了万福。惠妃环顾...

2019-07-23 10:05:48

重生之品如的诱惑小说[冯灵钰]在线试读

“艾莉,你够了,别胡闹了。先别说我跟洪世贤之间没有发生过什么、就算是我们之间真的发生过什么,恐怕也轮不到你来过问吧。是吗?”带着一丝的试探和迟疑,林品如还是把心中的疑惑问出了口,然后静静地等待艾莉的回答。“姐姐,我只是在想,你真的是一个虚伪的人。明明是那样随便的人,可是表面上非要装成一副纯洁天真的样子。你这样的举动,真让我感到恶心。”艾莉再次抬起头来,面上已经恢复了平静。虽然她的眼神依然有些闪躲,可是却站直了身子,一副理所当然、天经地义的样子让人不容怀疑她话语的真实性。也是,她自己想得太多了。难道上辈子艾...

2019-07-23 10:05:48

新时代帝姬,绝不离婚小说[金色的saber]在线试读

微生非常为难,没想到柔若拂柳的夏影后,性子竟然如此的刚烈……微生拿着放大镜:“启禀殿下,没有。”微生又仔细瞧了瞧:“殿下,没有呀,真的没有。”帝姬殿下的伤口过于暧昧,叫人如何是好?南门夜纱:“没有咬到颈动脉吧?”微生扶了扶黑框眼镜,殿下的问题应该去问夏小姐才对。夏小姐和我们的帝姬殿下,真是爱的深沉!...

2019-07-23 10:05:48

黑白gl小说[烟小雨]在线试读

手术室里。“我知道了。”沅梓绵没有再多说一句话,把口罩带好,看着安静的躺在手术台上的洛语含,严肃至极。“病人大出血,拿止血剂来。”沅梓绵说着,手上的动作不停。沫漓用可以说是冷漠的眼神看着洛氏夫妇,点点头,和平常时那可爱迷糊的样子完全联系不上来。“你们来了,病人已经麻醉了。梓绵,尽力就好。”程海递上一把手术刀给沅梓绵,他虽然不希望这次手术失败,但是也不能给沅梓绵太大压力。嘴角挂着一抹微笑,手上的动作又快又准,让周围的其他医生赞叹不已,不愧是梓绵,好厉害!……………………...

2019-07-23 10:05:48

影后说她没对象小说[酥酒]在线试读

真见了人才发现他是真的很年轻,看起来也就二十三四的模样,明明太阳也没有多毒,愣是要架一副墨镜在脸上,于是隐约透露出了一股中二的气息。“我是陈导介绍的那个,试如娘的演员。”云锦时愈发觉得他不靠谱了。云锦时本来以为他是不满意,紧接着就听到青年道:“是我瞎了吗?还是这年头娱乐圈的审美变了我没跟上?让她演如娘,丰雪演素云?”云锦时这才见到导演,上一个剧组的导演说新导演很年轻,本来以为是一种夸张的说法,毕竟三十来岁的导演在这一行里,但凡有一点小成就,就可以被夸成年轻新锐导演了。云锦时一过来,还没说话,青年突然道:“...

2019-07-23 10:05:48

笔底山河,因你存活小说[又秋]在线试读

未知联系人:盛来,关机?人呢?最后一条未知联系人的短信只有两个字——盛来拿着手机的手在看见这两个字时,猛然一抖,瞳仁这时候也跟着一块儿缩了缩。从心底来讲,盛来知道自己是有点害怕跟陈笛有丁点联系,所以像是这几年一直相隔两地,互不联系是最好的。但是现在这么不凑巧,陈笛竟然从千里之外的西城来了她在这边生活了好几年的榕城,还这么意外又带着无限巧合相遇。半杯凉水下去,盛来觉得更冷。她将枕边的手机关掉飞行模式,很快接收到新号的电话就跳出来许多的消息。又好几条短信,是陌生的号码,盛来点开看了看。未知联系人:看见消息回我...

2019-07-23 10:05:48

当鬼是门技术活小说[言家阿爸]在线试读

“夏锦,你还在吗”“嗯,我在。”夏锦闻声扭头,却呼吸一窒。夏锦快速转回头,过分了过分了。( ω ) 夏锦揉揉眉,唉,真是操碎了心。没办法,谁让我喜欢她。林奚才刚刚洗完澡,只简单穿了吊带和小裤裤。几缕黑发安分的贴在肩处,水滴恰好经过锁骨滑下。☆、第 4 章因为那样就可以触碰到它了,光明正大赖着它。...

2019-07-23 10:05:48

白色的谎言小说[兔子的疑惑]在线试读

可是,他发生了什么事,她毫无头绪。是不是有点隐情瞒着她?☆、第十二章唯一可以确定的,是她的父亲出事了。她也奇怪,为何张雅琪三缄其口,不愿她提起父亲?五月已经降临,疫情依然没有退却,继续在这城市里肆虐。疫情至今已经超过二十万人染病,接近三万五千人死亡。...

2019-07-23 10:05:48

烟雨梨花梦小说[夜续]在线试读

竹径野竹自成径,绕溪三里馀。日落见林静,风行知谷虚。虽然四周危机重重,但我觉得上天待我还是不薄的。诺大的一个府邸,有山有水,花香鸟语,清风、细雨、斜柳、琼花,是一个修养身心的好地方。我想在这,美不胜收景色的的熏陶下人的品格似乎都会高尚起来。抬头望着屋舍前面,暖阳下青翠欲滴的竹,春风缓缓温凉如水,此情此景不禁诗意大发想要赋诗一首,遗憾的是只有才情没有才华,只能借借古人的才能赋诗一首了:李德裕临摹的古诗,真实的感情。既然想要附庸风雅一翻,现在只能硬着头皮把一首诗写完,对小侍低得不能再低的头自我催眠的忽视。还好...

2019-07-23 10:05:48

[英美]绝对炽热小说[焦糖白茶]在线试读

Root清晰的意识到了这件事,在她的身上,有什么事情变化了。某种屏障被打破了。Root看着Shaw的眼睛,她的眼睛和她的精神世界一样,是一片浩瀚的深海。有什么事情变化了。她对Shaw有了占有欲。这种念头本不该出现在她身上,不该出现在任何一个仿生人身上,她理应冷酷无情,对所有人类一视同仁。她们坐在同一张沙发上,分享着一包薯片,那种微醺感还没有消失,在临时标记的作用下,Root得以进入Shaw的精神世界,与她共享同一片海洋。谁都知道一场战争即将爆发,但谁都没有说话。...

2019-07-23 10:05:4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