半生逍遥小说[玄笺]在线试读

  • 时间:
  • 来源:阅文林语
点击阅读

“那,现在是否需要将名单呈上,还有临江仙的账务,楼主需要查看么?”唐叔打量着面前年轻的楼主,果然是鬼母的传人,她的冷漠倒是都继承下来了,甚至更甚,心下纳闷:听说上上代楼主还挺平易近人,怎么落到后面就越来越冷漠了呢?只不过衣食住行,住排在第三位。相比一楼与二楼,莫青璃是喜欢三楼的,三楼并没有繁复的装饰,也没有低调的奢华,而是真正的简朴,而且这上面十分安静。其实要打探消息红袖负责的赤堂专司于此,临江仙只是提供另一条途径而已,本来莫青璃并不打算借助临江仙来打探消息,并不是觉得唐叔不可信,只是她不想太多人知道她在

半生逍遥小说章节试读

[GL百合] 《半生逍遥(GL)》作者:玄笺【完结+番外】

文案

莫青璃:“喂,谁允许你抱本楼主的?”

钟离珞:“你不是冷?我依约前来暖被窝。”

莫青璃:“喂,谁允许你亲本楼主的?”

钟离珞:“难道不是你么?我的楼主大人。”

莫青璃:“谁允许你停下来的?”

钟离珞:“是你,我的楼主大人。”

莫青璃:“谁又允许你把手伸进本楼主衣服里的?”

钟离珞:“是你。”

女人声音低柔而蛊惑,仿若天边月光倾泻而下,她说:我很想你。

PS:温柔淡定腹黑御姐攻VS外冷内热傲娇魔化受~

☆、第1章 楔子

此时正值盛夏。

当白日照到这长街上,这一条街静静的像在作午睡,甚么地方柳树桐树上有新蝉单纯而又倦人的声音,许多小小的屋子里,屋子外,追逐打闹的孩子们相继安静了下来,皆爬到凉席上,或伏在母亲身上睡着了。

一座小小的城镇,有一条安然的长街。

风摇树动,窗外的桐树摇摇的树身,向天直矗,狭长叶片扬条在阳光下泛着微微的银光。

我百无聊赖的趴在桌上,天气太热,望着桌上的茶点一点食欲也没有,捂着嘴打了个哈欠,微微眯起了眼。

这是一座客栈,再普通不过的客栈。

几张老桌,十数把椅。

唯一支撑着人们不睡过去的,就是堂前正唾沫飞溅的说书人。

一身青布长衫,两撇乌黑短胡。

“众位客官可知道最近这天下闹得沸沸扬扬的事是甚么?”

堂下有好事者答:“那自然是钟离老丞相告老还乡一事了,而且三个儿子也统统卸去官职,自此不问朝政。”

“这位相公说得对,俗话说君子之泽,五世而斩,我大晋开国百年,至钟离丞相已是四世,急流勇退谓之知机,自此皇权最盛。”说书人醒木一拍,接着道:“不过今日小人要说的可是十六年前左相请辞、靖王平反一事……”

我翻了个白眼,对身旁坐着的女子道:“拜托,这两件事隔了十六年,中间有一点联系没有,这样转折会不会太突兀啊?”

正巧,说书先生停了下来,喝口茶准备润润嗓子,大讲特讲,盛夏时日大家都懒得说话,整间客栈万籁俱寂,于是我这声抱怨显得格外清晰。

老先生翘起来的胡子僵住了,上面还沾着一片湿湿的茶叶。

身旁的女子嘴角抽了抽,坐得离我远了一些,避之唯恐不及。

我站起身向众人抱个拳,连说对不住对不住,老先生继续。

说书先生把胡子上的茶叶拈下来,继续道:“说到这里必须解释一下靖王何许人也,靖王,子书晏。继开国君主子书赤之后第二个神话,晋世子子书赤杀伐天下,建立大晋,一统中原,安定百年后,朝政稳定,边缘小国却开始联合起来频频侵犯,子书晏奉皇命征战四方,百战百胜,时人称为‘战神’。”

二十二年前,靖王府以意图谋反一罪满门抄斩,七年后,终于沉冤昭雪,当年之事不过是先皇听信佞臣谗言,白白使得王府三十七口亡于刀下。

桌上一壶凉茶已经喝尽。

只听得说书人醒木一声收,提高了声调,似是到了尾声:“你待怎么着,这长安王莫青璃正巧是靖王爷当年收的义子,踏入仕途正是为王爷平反而来。”

我说:“不是义子,是遗女。”

旁边女子秀眉拧了拧。

说书先生叹了口气:“他年纪轻轻,机心如此,若是留在朝堂,恐怕会是第二个左相,国之栋梁啊,不过,莫青璃志不在此,很快与右相千金隐居世外,自此不见影踪。”

我凑过去,低声笑道:“没隐居,现在她们俩还在江湖上蹦跶。”

“砰”的一声响,她手里的茶杯重重磕在桌上,旁边几桌的客人都望着看过来,我嘴角弧度咧得越来越大,就是没有笑出声,反正也不怕她看见。

想也是,若是你听一段故事,你不知道那是假的,津津有味的听下去,假的也成了真的。若是有个人时不时在旁边打扰你,说“这里是假的”、“那里也是假的”,不管真假,故事总归听不下去。

我是故意惹她生气的,这人惧热得很,我跟了她这些时日,只要坐下来,胳膊上一直敷着冰袋,一天半句话也不说,旅途漫漫,没有个人说话,无聊得很。

“信不信我给你下药,毒哑你的嘴?”

我:“……”

谁告诉我自己是大夫,医者仁心的!

“白日天热,今晚入夜之后后院凉亭,你在那等我,把你知道的故事说给我听。”她坐下来,把冰袋重新敷好,让小二续了壶凉茶。

我:“……”

玩火*,把自己坑进去了。

……

夏日天长,很久才入夜。我提着一壶陈年花雕忐忑地去后院凉亭找她,假装自己根本没有心存杂念,只是为了赴约而已,至于带酒,只是因为说故事嘛,总是要来些酒助兴。

月夜皎洁,她坐在凉亭的石凳上乘凉,石桌上布了三两酒具,是在自斟自饮。我蹭过去,把提来的花雕轻轻放在一旁,坐在她对面:“来了许久?”

她摇头,淡道:“刚到,开始罢。”

我提了提她壶中的酒,晃了晃,空了大半,看来她对听故事执着的很,我跟着她数日,从不曾见她对甚么有兴趣,当然,也可能是天气燥热,她又惧热,没有那个心情。

心里正琢磨着从哪里开始,对面的女子已经在催促:“故事!”

凉亭周围被老板娘种满了木槿花,大片大片沐浴在月光之下,由白渐红,一路漫开,像云里裹了烟霞,我抬眸看着初音,眉目清秀难得好看的一张脸,双眸乌黑却无神,许久不曾言语。

我替她和自己一人斟了一盏酒,缓慢开口:“这是一个很长……”

时光微凉,那一场远去的往事被春水浸泡,秋风吹拂,早已洗去铅华,清绝明净。以为历经人生匆匆聚散,尝过尘世种种烟火,应该承担岁月带给我们的沧桑。可流年分明安然无恙,而山石草木是这样毫发无伤。只是曾经许过地老天荒的城,在细雨中越发地清瘦单薄。青梅煎好的茶水,还是当年的味道;而我们等候的人,不会再来。

人生不如意事十之八.九,我身边的人和事,或生离,或死别,或江湖两忘。

而我终于明白,原来逍遥,只得半生。

她嘴里含着酒,偏头含糊了一声:“嗯?”

“一个很长,很长的故事。”

☆、第2章 近乡

午后,太阳隐到了云后面,乌云层层叠叠涌上来,那朦朦胧胧的亮光黯淡的消失在了乌黑的天际,大地刹那间一片漆黑。

大雨倾盆而下。

年幼的身子在雨里拼命奔跑。

“小郡主。”

“跑快些,再跑快些,箭就要射到你背上了,哈哈”

“左边。”

急促的呼吸使肺中的空气似被抽空,喘息声越来越重,一阵阵晕眩袭击着她的神经,眼前开始一片一片的发黑,心脏处甚至蔓上麻木的感觉,腿脚却只凭着本能在奔跑。

父王,娘亲,快来救我。

后面杂乱的脚步声和戏谑的声音随着吹来的风送进耳里,心中一震,却不敢回头看,女孩怕看了就再也没有勇气往前跑了。

“嗖!”

一道劲风从左方袭至,贴着她的脸颊擦了过去。

“笃!”劲风插.进她右侧的圆木柱上,余光瞥过去,原来是一支长箭,箭尾的黑翎羽不住颤动。

直到她再也支撑不住,先是双膝跪地,跟着由于止不住前进的趋势向前扑去,脸颊枕着冰冷湿润的泥土,原本带着青草芳香的空气中满是令人作呕的血腥味。

女孩双肘撑地,一咬牙,爬了起来,摇摇晃晃的站定身子,回过身来对着他们。

干净整洁的雪白锦袍上早已脏污不堪,左脸上一道箭风刮过的血痕,渗出来的血很快被大雨冲刷干净。

子书晏的女儿,宁愿站着死,也不跪着生。

“一剑杀了我!”

银灰色的闪电劈下来,孩子抬头仰望着面前比她高出太多的男子,黑衣蒙面,锐如鹰隼的眸子略带些玩味,手里拿着根长蛇鞭,鞭尾的倒钩还滴着血水,鞭身已经被血浸成了暗红的颜色。

“好胆量,只不过,用错了地方”。

他两步跨到了女孩面前,两指捏起她的下巴,力气大得有些可怕,孩子双脚悬空起来,在空中无力的蹬着。

“这么水灵的小姑娘,呵,真是,可惜了呢……”男子目光轻佻,上下打量着面前的孩子,就像说着甚么好笑的事情,丝毫不见怜悯,眼底晃出朦胧嗜血的红光。

轰隆轰隆,浓密的黑云翻滚着从天边压过来。

雨越下越大,浇下来的雨水狠狠地打在她的脸上。

女孩费力睁开被雨水模糊而刺疼的眼睛,努力弯起嘴角,勾出嘲讽的弧度:“呸,狗贼,有本事,你杀了我。”

“狗贼?我喜欢,倒是没有人这么叫过我,郡主,我这便成全你”,男子阴恻恻笑起来,右手举起来长鞭,在雨幕中划出暗红色的闪电。

孩子安然闭上眼。

正当她以为必死无疑时,一片玄青色突然笼罩而下,就像雨过天晴云破,苍穹从高处压下,一个身影挡在女孩面前,挥手截住了那根长鞭,一收一放,鞭子打着旋儿转了回去。

女孩吐出了一口血水,右手抹了一把脸上的雨水,在云雾朦胧的雨幕中,看见面前的人身材修长,玄青色长袍裹身,一枚银黑色面具从鼻梁上方将半张脸齐额遮住,面具之下嘴唇抿成了一条线,下颔弧线美好。

如天神一般,或者,是另一个恶魔。

有片刻的寂静。

天空劈下一道蓝色的闪电,仿若天将的银枪划破了沉寂的黑暗。

“我带你走,可愿意?”

女孩抬头紧盯着她冷酷面具下的半张脸,声音稚嫩清脆:“我凭什么相信你?”

“你最好不相信。可是,你没得选择。”女子面具下唇角冷冷的弯了弯:“死,或者跟我走。”

“我选跟你走”。

她长而宽大的袖子一挥,将孩子揽在她的怀里,急速向天边掠去,朗声道:“这个孩子,我带走了。”

空气中不知道哪里传来的声音,雌雄莫辩,似有悲戚之意。

“好”。

非城是晋国的都城,非城的夏日刚刚过去,空气中的燥热慢慢被凉爽取代,路旁常绿的松柏,繁华的街道,鳞次栉比的房屋,年代久远的石阶,组成了这个天下最为繁荣的国都。

非城南面百里的官道上,一辆外表简朴、内里暗藏乾坤的马车疾驰着。

车内的暗色软榻上侧卧着一个少女,身材纤长却单薄,精致宽大的黑色长袍覆在身上,乌黑长发不扎不束,流水般随意散在榻上,些许发丝垂到了软榻边缘,掩藏其中的面容仿佛清泉涤荡过一般,十分的干净漂亮。

“青衣,还需多久?”帘子后面传来一道低低的嗓音。

少女睁开眼睛,澄澈若琉璃的眸子本该如天上的星辰一般耀眼,瞧去竟如深山幽湖般沉寂,那张本来漂亮到极致的脸孔蓦地便散发出了一股严峻的冷意,生生让人忽略了本来的妖魅。

“天色已经不早,今晚尚需露宿一晚,明日一早可以进城。”马车外传来一道清越的声音,驾车的是面容清俊的年轻男子。

“驾。”

年轻男子看了一眼西边已经泛出红光的太阳,挥了下手中的马鞭,加快了速度。

有些人的冷是天生的,而有些人是后天形成的,莫青璃属于后者。

很多时候,冷漠是一种特殊的保护色,一般人生遭遇过重大打击的人,性格大变,绝大部分会有两种选择,一是用冷漠隔绝自己;二是用放纵忘记自己。

莫青璃坐起身来,斜斜倚靠着车厢,素手将长发向后拢了拢,用红色发绳随意绑了,掀开了深蓝色的车帘,暮色渐深,远方日头也似不堪重负,就要往天边坠下去。

远处的村庄已现出缕缕青色的炊烟,扯成一片朦胧的轻雾。

“停下”,莫青璃忽然道。

“吁~”年轻男子将将缰绳一扯,白色骏马前蹄腾空,发出一声长嘶,停在了原地。

“阿璃?”

“啊?”莫青璃难得愣了愣,“明日中午再进城吧”。

莫青璃捡了些枯枝,点了篝火,炽热的火舌随风舞动,上面架着青衣打来的一只野兔,已经洗净剥皮,空气中逐渐散发出诱人的香味。

她寻了棵树随意靠坐着,从包袱里拿出一柄精致的短剑,那短剑刃极薄,形状诡异,护手处雕着镂空的暗红色花纹,映着火光,远远望去就像在火中舞蹈的蔷薇花。

莫青璃屈起左腿,左手握着剑柄枕在左腿上,右手捉了一块白色的织云锦,细细、缓慢地擦拭着。

来来回回,一遍又一遍。

像是对待举世无双的珍宝,又像是对情人的轻声呢喃。

青璃。

她说。

“阿璃”,那边的猎物已然烤好,青衣撕了一只兔子腿递给青璃,莫青璃这才停下手里的动作,轻声道了句多谢。

“青衣,楼里的人安排到京都了么?”莫青璃小口地咬着手中的兔子肉,优雅得像贵族的公主,但速度却并不见慢。

近十年的皇族教育让莫青璃保持着良好的涵养,而六年在外的生活也锻炼着她的危机意识。

“已经安排到了,但是楼里基本都是在江湖活动,在朝廷的根基并不深,如果要调查那些事情,还需要更多的时日。”

“不急,这么多年都等了,不在乎这几个月。”莫青璃打开身边放着的羊皮水袋,喝了一口水,怎么觉得今夜的食物这么难以下咽。

青衣在心里暗道:不急?不急这几日日夜兼程,连马儿都换了好几匹,这还不急?若说急,为何今夜又歇得这么早?

篝火烧得越来越旺,莫青璃的半边脸在火光的照耀下通透得有些苍白。

“阿璃”。

“嗯?”

“怎么今日歇得这般早?”

莫青璃一直都受青衣照顾,两人虽然名义上是主仆,但实际上青衣可以算得上是莫青璃的兄长了,所以青衣平时并不称呼她为“主上”,问这个问题倒也不算逾矩。

莫青璃勉力吞下了最后一口兔肉,喝了一大口水,却被呛住,咳了好一会儿才停住,她抬头望了望明朗的夜空,星辰璀璨,静夜无声,从远处飘来的不知名花香,那是故园的味道。

她对着正北方的星星闭上了眼睛,眼角因为咳嗽明显泛红。

“大抵是,近乡情怯吧。”

☆、第3章 宿命

第二日午时,二人按时进了国都非城。

日子如流水,看似缓慢而平静地自身边流淌而去,并不能看到水面下的波涛暗涌。

这街道似乎比六年前更宽阔一些,人也多了一些,原来的孩子成了大人,原来的大人也在慢慢变老,原来卖豆腐的春生小哥如今也是三个孩子的爹了。岁月无情,不变的,是这京都一如既往的繁荣。

熙熙攘攘的街道上,一个黑色华服的少年背负着双手,漫无目的的走着,似乎在寻找些甚么,离他三步的距离,跟着一个身着青衣的清俊男子。

“青衣,这京都我已不大熟,带我去临江仙罢。”

莫青璃沉默了一路忽然开口。

她离开京都的时候只得十岁,一个孩子能够指望她记住了多少东西,她记得家恨,记得深仇,已经足够沉重。

临江仙是鬼楼名下的产业,当然在世人眼里它只是开遍了全天下的有名酒楼而已,鬼楼隶属江湖,而且基本上已然避于世外,莫青璃是现任的鬼楼楼主,自然首先要去见见楼里在京都的负责人——临江仙的大掌柜唐叔。

只不过,今日似乎是哪个公子佳人成婚的日子,远远的莫青璃便听见锣鼓的声音,原来只是有些喧闹的街道一瞬间便像炸开了一样。

完结+番外GL百合小说作者玄笺《半生逍遥》点评:情节生动,文章有波澜震撼人心.故事情节具有吸引力,人设丰满,力荐阅读!

精彩推荐

猜你喜欢

凤凰结小说[公路飞行]在线试读

“惠妃娘娘日安,什么风把姐姐吹到咱们衍庆宫来了。”宁妃落落大方地问道。宁妃知道,这事怕是瞒不住了,也难怪,苏铭玥姿容秀丽,国色天香,底下的宫女太监对于这位新来的姑娘怎么可能不议论?尤其还是惠妃娘娘的胞妹,难免将两个人的容貌做比较,两朵牡丹花,苏铭玥仿佛娇羞淡雅的银月当空,而苏静贤就是猩红张扬的血色朝阳。她名唤静贤,其实即不静,也不贤,是个专爱呼风唤雨兴风作浪的主。“听说这嫦娥还是魏常在迎到衍庆宫的,不如问问魏常在可有这事?”惠妃调转矛头,直至年幼的魏向晚。魏向晚放下笔,绕到几案前,向惠妃行了万福。惠妃环顾...

2019-07-23 10:05:32

重生之品如的诱惑小说[冯灵钰]在线试读

“艾莉,你够了,别胡闹了。先别说我跟洪世贤之间没有发生过什么、就算是我们之间真的发生过什么,恐怕也轮不到你来过问吧。是吗?”带着一丝的试探和迟疑,林品如还是把心中的疑惑问出了口,然后静静地等待艾莉的回答。“姐姐,我只是在想,你真的是一个虚伪的人。明明是那样随便的人,可是表面上非要装成一副纯洁天真的样子。你这样的举动,真让我感到恶心。”艾莉再次抬起头来,面上已经恢复了平静。虽然她的眼神依然有些闪躲,可是却站直了身子,一副理所当然、天经地义的样子让人不容怀疑她话语的真实性。也是,她自己想得太多了。难道上辈子艾...

2019-07-23 10:05:32

新时代帝姬,绝不离婚小说[金色的saber]在线试读

微生非常为难,没想到柔若拂柳的夏影后,性子竟然如此的刚烈……微生拿着放大镜:“启禀殿下,没有。”微生又仔细瞧了瞧:“殿下,没有呀,真的没有。”帝姬殿下的伤口过于暧昧,叫人如何是好?南门夜纱:“没有咬到颈动脉吧?”微生扶了扶黑框眼镜,殿下的问题应该去问夏小姐才对。夏小姐和我们的帝姬殿下,真是爱的深沉!...

2019-07-23 10:05:32

黑白gl小说[烟小雨]在线试读

手术室里。“我知道了。”沅梓绵没有再多说一句话,把口罩带好,看着安静的躺在手术台上的洛语含,严肃至极。“病人大出血,拿止血剂来。”沅梓绵说着,手上的动作不停。沫漓用可以说是冷漠的眼神看着洛氏夫妇,点点头,和平常时那可爱迷糊的样子完全联系不上来。“你们来了,病人已经麻醉了。梓绵,尽力就好。”程海递上一把手术刀给沅梓绵,他虽然不希望这次手术失败,但是也不能给沅梓绵太大压力。嘴角挂着一抹微笑,手上的动作又快又准,让周围的其他医生赞叹不已,不愧是梓绵,好厉害!……………………...

2019-07-23 10:05:32

影后说她没对象小说[酥酒]在线试读

真见了人才发现他是真的很年轻,看起来也就二十三四的模样,明明太阳也没有多毒,愣是要架一副墨镜在脸上,于是隐约透露出了一股中二的气息。“我是陈导介绍的那个,试如娘的演员。”云锦时愈发觉得他不靠谱了。云锦时本来以为他是不满意,紧接着就听到青年道:“是我瞎了吗?还是这年头娱乐圈的审美变了我没跟上?让她演如娘,丰雪演素云?”云锦时这才见到导演,上一个剧组的导演说新导演很年轻,本来以为是一种夸张的说法,毕竟三十来岁的导演在这一行里,但凡有一点小成就,就可以被夸成年轻新锐导演了。云锦时一过来,还没说话,青年突然道:“...

2019-07-23 10:05:32

笔底山河,因你存活小说[又秋]在线试读

未知联系人:盛来,关机?人呢?最后一条未知联系人的短信只有两个字——盛来拿着手机的手在看见这两个字时,猛然一抖,瞳仁这时候也跟着一块儿缩了缩。从心底来讲,盛来知道自己是有点害怕跟陈笛有丁点联系,所以像是这几年一直相隔两地,互不联系是最好的。但是现在这么不凑巧,陈笛竟然从千里之外的西城来了她在这边生活了好几年的榕城,还这么意外又带着无限巧合相遇。半杯凉水下去,盛来觉得更冷。她将枕边的手机关掉飞行模式,很快接收到新号的电话就跳出来许多的消息。又好几条短信,是陌生的号码,盛来点开看了看。未知联系人:看见消息回我...

2019-07-23 10:05:32

当鬼是门技术活小说[言家阿爸]在线试读

“夏锦,你还在吗”“嗯,我在。”夏锦闻声扭头,却呼吸一窒。夏锦快速转回头,过分了过分了。( ω ) 夏锦揉揉眉,唉,真是操碎了心。没办法,谁让我喜欢她。林奚才刚刚洗完澡,只简单穿了吊带和小裤裤。几缕黑发安分的贴在肩处,水滴恰好经过锁骨滑下。☆、第 4 章因为那样就可以触碰到它了,光明正大赖着它。...

2019-07-23 10:05:32

白色的谎言小说[兔子的疑惑]在线试读

可是,他发生了什么事,她毫无头绪。是不是有点隐情瞒着她?☆、第十二章唯一可以确定的,是她的父亲出事了。她也奇怪,为何张雅琪三缄其口,不愿她提起父亲?五月已经降临,疫情依然没有退却,继续在这城市里肆虐。疫情至今已经超过二十万人染病,接近三万五千人死亡。...

2019-07-23 10:05:32

烟雨梨花梦小说[夜续]在线试读

竹径野竹自成径,绕溪三里馀。日落见林静,风行知谷虚。虽然四周危机重重,但我觉得上天待我还是不薄的。诺大的一个府邸,有山有水,花香鸟语,清风、细雨、斜柳、琼花,是一个修养身心的好地方。我想在这,美不胜收景色的的熏陶下人的品格似乎都会高尚起来。抬头望着屋舍前面,暖阳下青翠欲滴的竹,春风缓缓温凉如水,此情此景不禁诗意大发想要赋诗一首,遗憾的是只有才情没有才华,只能借借古人的才能赋诗一首了:李德裕临摹的古诗,真实的感情。既然想要附庸风雅一翻,现在只能硬着头皮把一首诗写完,对小侍低得不能再低的头自我催眠的忽视。还好...

2019-07-23 10:05:32

[英美]绝对炽热小说[焦糖白茶]在线试读

Root清晰的意识到了这件事,在她的身上,有什么事情变化了。某种屏障被打破了。Root看着Shaw的眼睛,她的眼睛和她的精神世界一样,是一片浩瀚的深海。有什么事情变化了。她对Shaw有了占有欲。这种念头本不该出现在她身上,不该出现在任何一个仿生人身上,她理应冷酷无情,对所有人类一视同仁。她们坐在同一张沙发上,分享着一包薯片,那种微醺感还没有消失,在临时标记的作用下,Root得以进入Shaw的精神世界,与她共享同一片海洋。谁都知道一场战争即将爆发,但谁都没有说话。...

2019-07-23 10:05:3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