所以我成了最废勇者小说[镜实]在线试读

  • 时间:
  • 来源:阅文林语
点击阅读

泽娜丝还提及到了安娜贝丝的七个哥哥,七个哥哥个个都是数一数二的妹控,从小就对安娜贝丝过分宠爱。听说她家惩罚儿子不是让他们下跪或是禁足这种毫无特色的的方式,而是罚他们不允许见安娜贝丝。泽娜丝,你为啥这么要把这么重要的日记放在另一个抽屉里?你让我现在怎么解决吗?她的语气相当平淡:“我没想到他们还会让我回家。”申明!以上言论全部摘自勇者泽娜丝的私人日记,我绝对没有一点添油加醋!越想我越觉得危险,他们一大家子都有杀掉我的理由。尽管血族已经和人类达成和平共处条约已有五十年,但是为了安娜贝丝,他们真可能重新开战!“你

所以我成了最废勇者小说章节试读

[GL百合] 《所以我成了最废勇者》作者:镜实【完结】

文案

在睡梦中和平行宇宙的第一勇者达成协议互换灵魂。可......我不是在做梦么?不算不算,我才不要当勇者!诶?当勇者有车有房还有妹子?那我勉强接受吧。

打魔王和撩妹两不误,从此愿走上人生巅峰。

总攻(伪)勇者赵清璃,今日起在异世界开始一段全新的经历!

作者可怜学生党,更新不定,有人看就绝不弃坑。不要怀疑本篇的糖,这里管饱。

内容标签:奇幻魔幻 穿越时空 女强 现代架空

搜索关键字:主角:泽娜丝赵清璃 ┃ 配角: ┃ 其它:

序 我与勇者本人的第一次友好会晤

自我介绍下,我叫赵清璃,刚那个步入高三,喜好打游戏、看漫画。优秀的共产主义接班人。长相安全,学习一般,至今单身,最讨厌麻烦的事情。

高三的生活十分简单:起床、学习、学习、学习、学习、学习、睡觉。每天周而复始,每天都充满了乏味。不过这样的日子倒是方便了我浑水摸鱼。

又是一夜挑灯夜战,当我洗完澡,无比疲倦的躺在床上后,长长的叹了口气,很快就进入了梦乡。

“你好,我叫泽娜丝 雷伯德。这次拜访略显突兀,还望见谅。我是来自异世界的勇者,我有一事相求。”

勇者?我发觉自己悬于一片黑暗之中,眼前只有她一人。这梦可够不真实的。她既没有穿夸张的盔甲,身上也没有类似“阐释者”那样的神器。但是她身上散发出的压迫感是相当的真切。她二十岁左右,留着干练的黑色短发,有着相当冷峻的灰色眸子,像是有暴风雨在其中肆虐。我眯起了眼,问:“有啥事?”

“我在追捕一个危险的人物,她大概逃到了这个世界。我没办法以自己的身躯传送到这里,我只能找到你。”

“找我?”

“我们的灵魂构造是最相近的,这样我们灵魂互换后身体不会出现太大的排斥反应。”

“哦。”

她看起来越发着急:“我没有太多时间了!你愿意和我互换灵魂么?”

我突然想起来明天早读有英语听写,糟了,得早起了。

“哎呀你要干什么随便,我要睡觉了。”

“啊?”她疑惑地望着我,我可没心思再在这个十分虚假的梦境中浪费时间了。抓经时间切换说不定能梦见我的佳彤。

“那我就当你同意了。好,我现在开始施法了。有几件事先说清楚:第一,千万不要对任何人泄露你的真实身份,就算是安娜贝尔也不可以。

第二,我的日记在书桌的抽屉里,所有的东西都在里面,你有什么不懂的一定要看。

第三……”她说到这里的时候顿了顿“我不会让你死,你也千万不要让我死。”

(一)勇者中最危险的女子

“泽娜丝,起床了!泽娜丝,你今天必须得去总部!你天天窝在家里算什么屠龙勇者?”

她将窗帘一拉,刺眼的阳光直直射到我的脸上。我极不耐烦地将被子拉过头顶。她生气的走到我的床边,一把掀开我的被子。

“起来!”

“烦死了!你怎么和老妈子一个样?”我眯着眼,望着一脸怒气的她:“我可是你的主人,就不能友善点?”

“你看看你现在什么样?”她将干净的衣服扔到我的脸上:“快点,我已经准备好早餐了。”

我十分不情愿的起身,望着周围渐渐熟悉的一切,才意识到到今天为止,我已经来到这个异世界已有整整一个月。我已经适应了这个新身体,也充分了解了这个唤作“伊斯亚特”的平行世界的地球。七大洲、四大洋,这些地球的基本构造伊斯亚特上也都有。但是她的发展历程和地球完全不同。魔法一直没有在这个星球上消亡,而是和科技一同促进着人类历史的前进;各个国家也完全与地球不同;魔族、妖兽都还在;而且,亚特兰蒂斯也没有沉没。

保护人类不被魔族侵略的,便是勇者。

“你在外面稍微正经点。”安娜贝丝一遍为我扣上披风的扣子,一遍嘱托道。

“我不正经?”

她抬头望了望我:“我知道那件事对你不好受,但你也不能一直消沉下去。”

我明白她的意思。她那么关心原勇者大人让我有些感动,但她不知道,她面前的人已经变了。我只能无奈的说:“我知道了。”

专车已在别墅门口等待着我。我上了车,摇下车窗向安娜贝丝挥手作别。

啊,多么美好的一天,也许当勇者是一件好事。

车停在勇者联盟总部——赫洛多的停车场里。我几乎和她同时下车,我俩面面相觑。她很不情愿的向我打了招呼,声音小到几乎听不见。我点了点头:“早上好希莉亚。”紧接着从她的身边走过。

太好了,看来今天不用忍受她那傲慢的态度了。

“泽娜丝!”她突然叫住我,我意识到我还是把生活想的太美好了。“你连续十三天都没来总部报道,你想干什么?”

“有什么事不能打我手机么?”

“只是你的职责,你要对的起你身上的纯白披风!你再这么无故缺勤,我只能报告上级扣你工资了!”

呵,扣工资。我在乎工资么?

我转过身,挤出一个“友善”的微笑:“我明白了,我会注意的。”

好吧,谁愿意和钱过意不去呢?

赫洛多的广场占地约有一公顷,广场的东南西北分别立四座着二十米高的白色大理石雕像:身披重甲的战士、马上持枪的骑士、手拿长弓的游侠、身着长袍的魔法师。广场中央的一块古老的黑色石碑上记载着历史上所有伟大的勇者和他们的丰功伟绩。我穿过广场,走进大厦。一路上到处都是向我打招呼的人。泽娜丝真的是全球公认的大英雄,到哪里都是正义的象征,搞得我自己都有点不好意思了。

进入二楼的办事处,巨大的显示屏跃入我的眼中。赏金任务在不断的滚动着,而右下角的勇者排名几乎没变过。泽娜丝 雷伯德一直在榜首,积分足足有八位数,第二名离这个分数还有两个零的差距。

“看,那不是泽娜丝吗?我好久都没在总部看到她了。”

“她不是去出任务了吗?”

“怎么可能?她明明去与魔族高层官员交涉科林卡亚问题了!”

“我怎么不知道?”

“人家做什么你怎么能知道?你看她的积分一点都没变,不肯定是去外交了么!”

我瞥了边上两个窃窃私语的文员。她们注意到我的目光,不再说活,回到了各自工作岗位。我叹了口气,我怎么能告诉她们我是在家窝了一个月?

“抓住你了!猜猜我是谁!”

一个清脆并且略显青涩的女声在身后响起,我被一双纤细而又温润的手捂住了双眼。我能感知到她的体温个呼出的薄荷的气息。

这场景在他人眼中一定很纯情,当勇者之前可从来没发生在我的身上。

“别闹了,这可是在公共场合。”我违心的说道。

“嗯……泽娜姐姐还是这么认真。”她松开了我,转而出现在我的面前,我这才瞧见这活泼的女孩。她一头耀眼的金色直发披在肩上,碧绿的瞳中闪着狡黠。她比我要矮一个头,不知为何她能让我想起另一个世界里某一个我很在乎的人。她没有穿披风,取而代之的是白色的配有金色流苏的长袍——高级魔法师。但她看起来绝没有超过十五岁。难道他就是泽娜丝在日记里写到的天才炼金术师伊莎贝尔?

她摇晃着我的左手:“泽娜姐姐,好久都没见到你了,人家在野外可天天在想念你呢!你有没有想小伊莎呢?”

我没有回答。她果真是伊莎贝尔……她真是伊莎贝尔……那我现在应该赶紧脱身才对!可你教我 怎么拒绝这样一个如同瓷娃娃般精致的女孩?

“泽娜姐姐,人家可带回来好多东西要给你试试呢,你和我来么……”

好,我豁出去了。我可是勇者,我的抗毒性也是A+呀。

我被她带进了她的实验室。这里空无一人,有的只是里面有花花绿绿的液体的玻璃仪器,这里实在是让我不安了。

“那么泽娜姐姐,先试试这个吧!”

她递给我一个装着粉红色液体的试管,我有些迟疑的接过:“这是什么。”

“和姐姐你讲你也不一定懂。”她漫不经心的玩弄着自己的发梢:“我保证不难喝,姐姐快点吧。”

我皱着眉头,可事已至此,我已没有退路。我拔开塞子,一饮而尽。她所言不假,这东西合起来像草莓奶昔,让我非常意外。

“有感觉吗?有感觉吗?”她着急的问道。我摇了摇头,本来想回答没事,但是眼前忽然一黑, 我失去了平衡,跌倒在了地上。她的声音像是在千里之外:“泽娜姐姐……泽娜姐姐……我们才开始啊!”

我突然像刷一刷五三,回到刻苦的高三生活。

“欢迎回来……唉?你怎么了?”安娜贝丝将脸色苍白的我扶下车。我向她摆了摆手。我完全感知不到舌头的存在,胃也像是经历了海啸,眼前红橙黄绿青蓝紫各种颜色在交替。我终于意识到日记里那句“她是我见过最危险的女人” 的意思了。

今天的勇者大人:

好了,左眼的隐形眼镜带好了。我深吸了一口气,举起右手。

我可是屠过龙的勇者,怎么会败在这小小的隐形眼镜上?

差一点!还差一点!等……怎么掉了?掉哪里了?不会掉水池了吧?在哪,到底在哪!

(二)紧急任务总是充满了惊喜

登上飞机时我还是十分混沌的,半眯着眼,看着窗外的一片漆黑,以为自己还在梦中。

“这次的任务紧急,我只能现在再来解释。”希莉亚的声音从广播中传来:“有一支三百人的人形武器在瑞莱出现,当地的勇者们已经支撑不住了,因此召集你们。”

边上的伊莎贝尔嘟起了嘴,抱怨道:“反正召集我们用什么理由都可以。”她望着我,嫣然一笑:“反正我和泽娜姐姐在一起就可以了!”

她这一笑,我算是惊醒了大半。

飞机上共有六人,三男三女。除了伊莎贝尔是我熟知的人,其他人我连面都没混熟。我怎么能在这次任务中不露馅?

“此次任务的队长定为泽娜丝。”

“啊?”

我和我后排的一个女声同时发出质疑。但是我已经猜到了这个结果,于是乖乖地闭上了嘴,那个女声质问道:“为什么不是我?”

“泽娜丝更有经验……”

“如果不给我机会,我怎么也不会有经验!”

我转过头,看着这个自信的女孩,投去赞许的目光。她注意到我,连忙转移视线,面颊变得微红。伊莎贝尔对她的不满颇为不屑:“你还想和泽娜姐姐比吗?”

“我怎么不能和她比?”

气氛开始变得微妙起来,我可不想放弃这个让自己从麻烦中脱身的好机会:“年轻人当然需要机会历练。我愿意让她当队长。”

“呵呵,这里还轮不到她说话吧?”坐在飞机后方的一个精瘦的男人冷不丁的开口。

“人家泽娜丝都没意见,你还有什么意见”前排的一位彪形大汉反问道:“难道你也想当队长?”

“好了!”希莉亚的富有质感的声音又传来。其实光听这声,真的会怀疑她是个美丽动人善解人意的主。“奥娜是队长,不要再吵了。这次任务没有你们想象中那么简单,希望你们武运昌隆。光明与正义。”

“光明与正义。”

那个叫奥娜的女孩,我想起原勇者在日记里对她的描述:“自信,天赋异禀,鲁莽,一直把我当做竞争对象。”

无所谓啦,我这么废,她一定会很快超过我,然后世界和平。

飞机降落前,大家都在调试着自己的武器。一直没说话的个子不高的青年手中的精致的□□实在是太引人注目,精瘦的男人给自己的双枪上了膛,将其好好擦拭了一番。大汉和我一样是战士,他的大剑有伊莎贝尔高,看起来相当沉重,挥舞起来一定不方便。我调试着蓝牙,这玩意戴着真麻烦,时不时要防止它掉出来。

“泽娜姐姐,这个给你。”伊莎贝尔交给我一瓶红色药水:“把这个涂在剑上,与人形武器接触时可以干扰他们的魔力供给,使它们失效。”

“这么有用?要不要给他们也来一点。”

伊莎贝尔冲我甜甜的笑着:“你是在开玩笑吧?”

我不再说话了。

我们在战场的边缘的一座已经废弃的机场降落。我们当前的目标是先救出一队被困的勇者小分队。

要先击中力量去拯救现存的力量,再一起反攻,她的战术几乎和我所想一样。毕竟我们这个小队代表了总部的最高战力,重新编排两人一组去展开营救也未尝不可。

“你准备去哪?”伊莎贝尔反问奥娜:“你把我们分成三队,可你自己一个人自成一队,准备去哪?”

“我是骑兵,我需要去了解情况。”

精瘦的男人冷笑了一声:“你是队长,真有意思。”

奥娜不理会他,跨上了她的那辆“爱驹。”

那可是辆十分拉风的机车。是我跟不上时代了,还以为骑兵会骑马。她手中的骑士□□,没有我所见过的那么笨重,枪被改造过,充满着现代艺术。枪尖不知道是用了魔法还是科技,像是激光,红色的枪时隐时现。这样无需担心过大的冲击使使用者受伤或是折断□□。即便她有这般武器,她的腰间还是挂了一把备用的长剑。在巨大的引擎轰鸣声后,她消失在一片尘土之后。

好了,我们也要开始干活了。

对奥娜很有意见的男人叫做李科,他与我们一队。

“她这样是要吃亏的。”李科感慨道。

“她怎么会吃亏呢?”伊莎贝尔依旧伴在我的左右:“她就算吃亏也不会承认。”

李科点了点头,表示赞同。

我们进了一个学校。它让我想起本该属于我的正常生活。这座学校不算大,但在小学中算是标配。我们要支援的勇者显示就在这学校里,但是一路上我们遭遇的人偶不算多。面对那些类似机器人但长得十分抽象的人形武器们,我都还没发现,李科和伊莎贝尔便先一步将其解决。他们以为我是不屑出手,其实我是真没看清。

“为什么你对奥娜的意见这么大?”我问李科。

进了学校的教学楼,周围静的出奇。就像是什么也没发生,学生和老师下课回到家,结束了平淡的一天,开始步入梦乡。但是处处散发的敌意让人汗毛倒立。从进入这座学校以来,便感觉身后有有一只半睁得眼睛在窥探着我。他两却对此毫不在意。

李科叹了口气,理了理自己上面绣着淡蓝长弓的白色围巾:“告诉泽娜丝你也没关系吧,她是我的女儿。”

“啊?”

伊莎贝尔听我的惊呼十分不以为然:“泽娜姐姐不知道?我以为你早就知道了才同意让她当队长。”

听到此话,我只能尴尬的笑笑。李科接着说道:“我是勇者,从小到大几乎没给过她该有的陪伴。她母亲和我离过婚后她就再也没见过我,直到她被调到总部我才知道她原来成为了个了不起的勇者。但是她表现的太张扬了,总是想尽一切办法证明自己,想去争那个第一。可当勇者怎么不将维护世界和平放在第一位呢?她根本不愿听我的一句话……”

“她凭什么要听你的?”我打断他冠冕堂皇的话:“你一个没有好好尽父亲职责的家伙想去教别人怎么去当勇者?勇者就得牺牲小我去拯救大我?”

“这不是我们该做的么?”

好气,相当气。我要好好告诉这个失职的父亲,他错的有多么离谱。“要是一个人……”我的话刚刚说一半,一声闷响从前方的走廊传来。敌人来袭。

“烦死了,你们真会挑时间啊!”

完结GL百合小说作者镜实《所以我成了最废勇者》点评:构思新颖,题材独具匠心寓意深刻,情节跌宕起伏紧扣人心故事完整推荐阅读!

精彩推荐

猜你喜欢

所以我成了最废勇者小说[镜实]在线试读

泽娜丝还提及到了安娜贝丝的七个哥哥,七个哥哥个个都是数一数二的妹控,从小就对安娜贝丝过分宠爱。听说她家惩罚儿子不是让他们下跪或是禁足这种毫无特色的的方式,而是罚他们不允许见安娜贝丝。泽娜丝,你为啥这么要把这么重要的日记放在另一个抽屉里?你让我现在怎么解决吗?她的语气相当平淡:“我没想到他们还会让我回家。”申明!以上言论全部摘自勇者泽娜丝的私人日记,我绝对没有一点添油加醋!越想我越觉得危险,他们一大家子都有杀掉我的理由。尽管血族已经和人类达成和平共处条约已有五十年,但是为了安娜贝丝,他们真可能重新开战!“你...

2019-07-23 10:05:27

谈情送菜gl小说[涩青梅]在线试读

手指上沐浴着桑榆热辣辣的目光,那种炙热的灼烧感仿佛从指尖一点点蔓延到了心尖,又随着血液循环渗透到了全身的毛细血管,顾青时难得有些不好意思了,她动了动手指,面上却依旧是一脸面无表情的高冷,“唔?还有事?”“就我一个。”顾青时打断了她的话,又强调了一遍,“我一个人住。”顾青时挑了挑眉,算作回答。“不客气。”桑榆摇了摇头,看着对方骨节分明的手指捏住了自己手上的塑料袋,一时有些发怔,她还是头一次看到女人会有这么一双帅气的手了。“没,没事了。”桑榆仓皇地收回视线,注意到对方的一只手放到了门边上,似乎准备要关门了,她...

2019-07-23 10:05:27

她今天又在套路我小说[议棋]在线试读

一切发生的太过突然,方想眼睁睁看着那暖水瓶飞过茶几,直朝着她砸来,脑子里一片空白,竟连躲都忘了。两个人的重量同时压来,方想脚下不稳,一下踉跄,连同刘余琳一起仰倒在沙发上。刘余琳趴在她身上,像是还没从刚刚的事故中回神,整个人都贴在了她身上,几乎负距离,全身都是僵硬的,抱着她的手臂更是越收越紧。“老子受够了!”等她反应过来的时候,眼前一阵的天旋地转,刘余琳纤瘦的身影极其敏捷的就扑了过来,毫无保留地挡在了她前面。枕着她的声音,刘余琳渐渐放松下来,可还是没有松开搂着她的手。看着这一地残局,方想的心莫名地颤抖了一下...

2019-07-23 10:05:27

只想撩师父小说[日暮霜骨]在线试读

话音刚落,她看见林宜诺眼睛里的光熄灭了。她的确,没有想过这个。如果师父钢管直……“这就是你天真了吧。”庄雨一副情场老手的样子,有模有样地分析起来,“首先,别人说的话不一定可信,其次,就算她单身,如狼似虎的年纪怎么可能没有床伴……最后,你忽略了一个最重要的问题,性取向。”那团嚼碎的鱿鱼肉卡在喉咙里,林宜诺被哽得说不出话,愣愣地看着闺蜜,突然抓起杯子猛灌了一大口酒。“说不定她是弯的呢……”林宜诺喃喃着,心里抱着一丝侥幸。这盆兜头冷水的透心凉程度,丝毫不亚于中午舒清亲手泼的。...

2019-07-23 10:05:27

重生之死对头总是在套路我小说[红瓷千川]在线试读

“那个……不好意思,这里好像是情侣专座吧!”简泠泠忍不住抓狂。“你觉得呢,意萧?”“您看,您身边这位美女都完全不介意呢。”服务员小姐掩着嘴很娇俏地笑,“八折哦~只有这一次机会。”她这才注意到这里被一扇古朴的木制屏风隔开了,看起来就像一个为情侣专门准备的小隔间。“恩?有什么问题吗?”服务员小姐笑眯眯地解释道:“现在是午间用餐高峰期,只剩这个位置空着了,您要是介意的话……要不我给您个内部消费价,打个八折?”有几个吃完饭的男生看到了这一幕,不由得暗暗感叹。啧啧啧,世风日下,这么好看的两个大美女居然是那什么……咳...

2019-07-23 10:05:27

和有钱老女人相亲之后小说[白日葵]在线试读

柳宜一道:“我知道了。”柳宜一端着杯子走进厨房,将里面的牛奶尽数倒进下水道里,洗干净杯子后,她也上了楼。今晚她要和施诗去酒吧,约的十二点在酒吧门口见。柳迟镇合上皮夹子:“宋总那里有消息了,你立即告诉我啊。”柳迟镇不再说话,回身上楼。银色小亮片,灯光一照,明晃晃的夺目。柳宜一看着镜子里自己的长腿,不想露得太多,到时候进了酒吧,别人顺手就摸了,而且还不能知道是谁干的。...

2019-07-23 10:05:27

重生之觉醒GL小说[无聊到底]在线试读

他重新坐回桌前,望着手里这本兵书,一时只觉刚被驱散的困意又袭了上来,挣扎了好一会儿,一个没忍住,直接一头栽倒在了书里。长笙走在前方,蒋筝打着哈欠紧随其后。“我不跟着你,我又能做什么?”蒋筝理直气壮地摊了摊手,说罢,背手笑道:“打扰你们姐弟重聚了?”听话的弟弟小鸡啄米似的点着头,待姐姐走出书房后,又趴在窗口目送她走了好远,这才松了那一口气。***蒋筝道:“你是记得三年后发生过什么,但别人不知道,演技好一点,别做出奇奇怪怪的举动,说出奇奇怪怪的话。”蒋筝说着,伸出手来,拍了拍长笙的肩,虽是什么都没拍到,却搞得...

2019-07-23 10:05:27

掌温之猎心小说[锦风/醉风林]在线试读

还未完全进入打拳的状态,便觉得身体发软,头也跟着发晕。“没事吧?”教练担忧地问,“你脸色不好哎,严法官。”忽然感到有人走近,但因为在拳击社,常有人走动,便没有在意。直到听见一个声音在自己跟前响起,“你是不是低血糖犯了?”接踵而来的事端,形成重压,扑面而来。严文钦疲惫一天,便去了boxing工作室,想释放压力,只是今日的她,又忘记自己没有吃饭。她并非生活不规律之人,只是忙碌之后,总忘记还有吃饭这回事。“我休息会,今天状态不佳。”因为锻炼,她大汗淋漓,汗水却在身体划出完美的弧线,就连脖子挂着的毛巾,在她身上也...

2019-07-23 10:05:27

[古穿今]你那么妖娆小说[玄笺 ]在线试读

薛离衣又是一揖,感激道:“有劳姑娘。”那女孩把薛离衣送到公交站就离开了,时间还早,站牌只有稀稀落落的几个人,或站或倚,只在刚开始抬眼好奇地打量了一会儿,然后继续划拉着屏幕做低头族。薛离衣的大脑在慢慢处理从昨夜醒来到现在接受到的信息,她被灵修小师叔不小心炸晕了,这应该就是师父所说的外面的世界了吧。比山上的房屋高,比山上的人多,比山上看起来繁华,可她怎么看怎么觉得还是满山的鸡豚狗彘、豺狼虎豹看着顺眼,眼前这些人说不上什么感觉,好像身上都有一层无形的隔膜,无声且冷漠的拒绝着靠近。还有这满地跑的大铁盒子是怎么回事...

2019-07-23 10:05:27

林视狼顾小说[玄笺]在线试读

她这几个月都瞒着父母去参加海选,一次一次过关,现在就等最终通知了。如果真的过了,她要怎么样才能说服爸妈让她去走一条和他们安排好的截然不同的路?她拉过颈下的被子,遮住眼睛,没多久顺利睡着了。按了按自己的太阳穴,林阅微下到了最后一节楼梯,眼角余光捕捉到一道不同的颜色。林阅微强迫自己睡着,让思绪落到正事上。一边是布满惊险不知道是成是败的未知,一边是前途光辉的公司继承人,但凡是个正常人,都知道要趋利避害,可林阅微偏不。厨房里煮了红豆薏米粥,不嫌弃的话,可以试用一二。林阅微弯了弯唇,打了个哈欠,没去厨房,先去找冰箱...

2019-07-23 10:05:2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