所以我成了最废勇者小说[镜实]在线试读

  • 时间:
  • 来源:阅文林语
点击阅读

泽娜丝还提及到了安娜贝丝的七个哥哥,七个哥哥个个都是数一数二的妹控,从小就对安娜贝丝过分宠爱。听说她家惩罚儿子不是让他们下跪或是禁足这种毫无特色的的方式,而是罚他们不允许见安娜贝丝。泽娜丝,你为啥这么要把这么重要的日记放在另一个抽屉里?你让我现在怎么解决吗?她的语气相当平淡:“我没想到他们还会让我回家。”申明!以上言论全部摘自勇者泽娜丝的私人日记,我绝对没有一点添油加醋!越想我越觉得危险,他们一大家子都有杀掉我的理由。尽管血族已经和人类达成和平共处条约已有五十年,但是为了安娜贝丝,他们真可能重新开战!“你

所以我成了最废勇者小说章节试读

[GL百合] 《所以我成了最废勇者》作者:镜实【完结】

文案

在睡梦中和平行宇宙的第一勇者达成协议互换灵魂。可......我不是在做梦么?不算不算,我才不要当勇者!诶?当勇者有车有房还有妹子?那我勉强接受吧。

打魔王和撩妹两不误,从此愿走上人生巅峰。

总攻(伪)勇者赵清璃,今日起在异世界开始一段全新的经历!

作者可怜学生党,更新不定,有人看就绝不弃坑。不要怀疑本篇的糖,这里管饱。

内容标签:奇幻魔幻 穿越时空 女强 现代架空

搜索关键字:主角:泽娜丝赵清璃 ┃ 配角: ┃ 其它:

序 我与勇者本人的第一次友好会晤

自我介绍下,我叫赵清璃,刚那个步入高三,喜好打游戏、看漫画。优秀的共产主义接班人。长相安全,学习一般,至今单身,最讨厌麻烦的事情。

高三的生活十分简单:起床、学习、学习、学习、学习、学习、睡觉。每天周而复始,每天都充满了乏味。不过这样的日子倒是方便了我浑水摸鱼。

又是一夜挑灯夜战,当我洗完澡,无比疲倦的躺在床上后,长长的叹了口气,很快就进入了梦乡。

“你好,我叫泽娜丝 雷伯德。这次拜访略显突兀,还望见谅。我是来自异世界的勇者,我有一事相求。”

勇者?我发觉自己悬于一片黑暗之中,眼前只有她一人。这梦可够不真实的。她既没有穿夸张的盔甲,身上也没有类似“阐释者”那样的神器。但是她身上散发出的压迫感是相当的真切。她二十岁左右,留着干练的黑色短发,有着相当冷峻的灰色眸子,像是有暴风雨在其中肆虐。我眯起了眼,问:“有啥事?”

“我在追捕一个危险的人物,她大概逃到了这个世界。我没办法以自己的身躯传送到这里,我只能找到你。”

“找我?”

“我们的灵魂构造是最相近的,这样我们灵魂互换后身体不会出现太大的排斥反应。”

“哦。”

她看起来越发着急:“我没有太多时间了!你愿意和我互换灵魂么?”

我突然想起来明天早读有英语听写,糟了,得早起了。

“哎呀你要干什么随便,我要睡觉了。”

“啊?”她疑惑地望着我,我可没心思再在这个十分虚假的梦境中浪费时间了。抓经时间切换说不定能梦见我的佳彤。

“那我就当你同意了。好,我现在开始施法了。有几件事先说清楚:第一,千万不要对任何人泄露你的真实身份,就算是安娜贝尔也不可以。

第二,我的日记在书桌的抽屉里,所有的东西都在里面,你有什么不懂的一定要看。

第三……”她说到这里的时候顿了顿“我不会让你死,你也千万不要让我死。”

(一)勇者中最危险的女子

“泽娜丝,起床了!泽娜丝,你今天必须得去总部!你天天窝在家里算什么屠龙勇者?”

她将窗帘一拉,刺眼的阳光直直射到我的脸上。我极不耐烦地将被子拉过头顶。她生气的走到我的床边,一把掀开我的被子。

“起来!”

“烦死了!你怎么和老妈子一个样?”我眯着眼,望着一脸怒气的她:“我可是你的主人,就不能友善点?”

“你看看你现在什么样?”她将干净的衣服扔到我的脸上:“快点,我已经准备好早餐了。”

我十分不情愿的起身,望着周围渐渐熟悉的一切,才意识到到今天为止,我已经来到这个异世界已有整整一个月。我已经适应了这个新身体,也充分了解了这个唤作“伊斯亚特”的平行世界的地球。七大洲、四大洋,这些地球的基本构造伊斯亚特上也都有。但是她的发展历程和地球完全不同。魔法一直没有在这个星球上消亡,而是和科技一同促进着人类历史的前进;各个国家也完全与地球不同;魔族、妖兽都还在;而且,亚特兰蒂斯也没有沉没。

保护人类不被魔族侵略的,便是勇者。

“你在外面稍微正经点。”安娜贝丝一遍为我扣上披风的扣子,一遍嘱托道。

“我不正经?”

她抬头望了望我:“我知道那件事对你不好受,但你也不能一直消沉下去。”

我明白她的意思。她那么关心原勇者大人让我有些感动,但她不知道,她面前的人已经变了。我只能无奈的说:“我知道了。”

专车已在别墅门口等待着我。我上了车,摇下车窗向安娜贝丝挥手作别。

啊,多么美好的一天,也许当勇者是一件好事。

车停在勇者联盟总部——赫洛多的停车场里。我几乎和她同时下车,我俩面面相觑。她很不情愿的向我打了招呼,声音小到几乎听不见。我点了点头:“早上好希莉亚。”紧接着从她的身边走过。

太好了,看来今天不用忍受她那傲慢的态度了。

“泽娜丝!”她突然叫住我,我意识到我还是把生活想的太美好了。“你连续十三天都没来总部报道,你想干什么?”

“有什么事不能打我手机么?”

“只是你的职责,你要对的起你身上的纯白披风!你再这么无故缺勤,我只能报告上级扣你工资了!”

呵,扣工资。我在乎工资么?

我转过身,挤出一个“友善”的微笑:“我明白了,我会注意的。”

好吧,谁愿意和钱过意不去呢?

赫洛多的广场占地约有一公顷,广场的东南西北分别立四座着二十米高的白色大理石雕像:身披重甲的战士、马上持枪的骑士、手拿长弓的游侠、身着长袍的魔法师。广场中央的一块古老的黑色石碑上记载着历史上所有伟大的勇者和他们的丰功伟绩。我穿过广场,走进大厦。一路上到处都是向我打招呼的人。泽娜丝真的是全球公认的大英雄,到哪里都是正义的象征,搞得我自己都有点不好意思了。

进入二楼的办事处,巨大的显示屏跃入我的眼中。赏金任务在不断的滚动着,而右下角的勇者排名几乎没变过。泽娜丝 雷伯德一直在榜首,积分足足有八位数,第二名离这个分数还有两个零的差距。

“看,那不是泽娜丝吗?我好久都没在总部看到她了。”

“她不是去出任务了吗?”

“怎么可能?她明明去与魔族高层官员交涉科林卡亚问题了!”

“我怎么不知道?”

“人家做什么你怎么能知道?你看她的积分一点都没变,不肯定是去外交了么!”

我瞥了边上两个窃窃私语的文员。她们注意到我的目光,不再说活,回到了各自工作岗位。我叹了口气,我怎么能告诉她们我是在家窝了一个月?

“抓住你了!猜猜我是谁!”

一个清脆并且略显青涩的女声在身后响起,我被一双纤细而又温润的手捂住了双眼。我能感知到她的体温个呼出的薄荷的气息。

这场景在他人眼中一定很纯情,当勇者之前可从来没发生在我的身上。

“别闹了,这可是在公共场合。”我违心的说道。

“嗯……泽娜姐姐还是这么认真。”她松开了我,转而出现在我的面前,我这才瞧见这活泼的女孩。她一头耀眼的金色直发披在肩上,碧绿的瞳中闪着狡黠。她比我要矮一个头,不知为何她能让我想起另一个世界里某一个我很在乎的人。她没有穿披风,取而代之的是白色的配有金色流苏的长袍——高级魔法师。但她看起来绝没有超过十五岁。难道他就是泽娜丝在日记里写到的天才炼金术师伊莎贝尔?

她摇晃着我的左手:“泽娜姐姐,好久都没见到你了,人家在野外可天天在想念你呢!你有没有想小伊莎呢?”

我没有回答。她果真是伊莎贝尔……她真是伊莎贝尔……那我现在应该赶紧脱身才对!可你教我 怎么拒绝这样一个如同瓷娃娃般精致的女孩?

“泽娜姐姐,人家可带回来好多东西要给你试试呢,你和我来么……”

好,我豁出去了。我可是勇者,我的抗毒性也是A+呀。

我被她带进了她的实验室。这里空无一人,有的只是里面有花花绿绿的液体的玻璃仪器,这里实在是让我不安了。

“那么泽娜姐姐,先试试这个吧!”

她递给我一个装着粉红色液体的试管,我有些迟疑的接过:“这是什么。”

“和姐姐你讲你也不一定懂。”她漫不经心的玩弄着自己的发梢:“我保证不难喝,姐姐快点吧。”

我皱着眉头,可事已至此,我已没有退路。我拔开塞子,一饮而尽。她所言不假,这东西合起来像草莓奶昔,让我非常意外。

“有感觉吗?有感觉吗?”她着急的问道。我摇了摇头,本来想回答没事,但是眼前忽然一黑, 我失去了平衡,跌倒在了地上。她的声音像是在千里之外:“泽娜姐姐……泽娜姐姐……我们才开始啊!”

我突然像刷一刷五三,回到刻苦的高三生活。

“欢迎回来……唉?你怎么了?”安娜贝丝将脸色苍白的我扶下车。我向她摆了摆手。我完全感知不到舌头的存在,胃也像是经历了海啸,眼前红橙黄绿青蓝紫各种颜色在交替。我终于意识到日记里那句“她是我见过最危险的女人” 的意思了。

今天的勇者大人:

好了,左眼的隐形眼镜带好了。我深吸了一口气,举起右手。

我可是屠过龙的勇者,怎么会败在这小小的隐形眼镜上?

差一点!还差一点!等……怎么掉了?掉哪里了?不会掉水池了吧?在哪,到底在哪!

(二)紧急任务总是充满了惊喜

登上飞机时我还是十分混沌的,半眯着眼,看着窗外的一片漆黑,以为自己还在梦中。

“这次的任务紧急,我只能现在再来解释。”希莉亚的声音从广播中传来:“有一支三百人的人形武器在瑞莱出现,当地的勇者们已经支撑不住了,因此召集你们。”

边上的伊莎贝尔嘟起了嘴,抱怨道:“反正召集我们用什么理由都可以。”她望着我,嫣然一笑:“反正我和泽娜姐姐在一起就可以了!”

她这一笑,我算是惊醒了大半。

飞机上共有六人,三男三女。除了伊莎贝尔是我熟知的人,其他人我连面都没混熟。我怎么能在这次任务中不露馅?

“此次任务的队长定为泽娜丝。”

“啊?”

我和我后排的一个女声同时发出质疑。但是我已经猜到了这个结果,于是乖乖地闭上了嘴,那个女声质问道:“为什么不是我?”

“泽娜丝更有经验……”

“如果不给我机会,我怎么也不会有经验!”

我转过头,看着这个自信的女孩,投去赞许的目光。她注意到我,连忙转移视线,面颊变得微红。伊莎贝尔对她的不满颇为不屑:“你还想和泽娜姐姐比吗?”

“我怎么不能和她比?”

气氛开始变得微妙起来,我可不想放弃这个让自己从麻烦中脱身的好机会:“年轻人当然需要机会历练。我愿意让她当队长。”

“呵呵,这里还轮不到她说话吧?”坐在飞机后方的一个精瘦的男人冷不丁的开口。

“人家泽娜丝都没意见,你还有什么意见”前排的一位彪形大汉反问道:“难道你也想当队长?”

“好了!”希莉亚的富有质感的声音又传来。其实光听这声,真的会怀疑她是个美丽动人善解人意的主。“奥娜是队长,不要再吵了。这次任务没有你们想象中那么简单,希望你们武运昌隆。光明与正义。”

“光明与正义。”

那个叫奥娜的女孩,我想起原勇者在日记里对她的描述:“自信,天赋异禀,鲁莽,一直把我当做竞争对象。”

无所谓啦,我这么废,她一定会很快超过我,然后世界和平。

飞机降落前,大家都在调试着自己的武器。一直没说话的个子不高的青年手中的精致的□□实在是太引人注目,精瘦的男人给自己的双枪上了膛,将其好好擦拭了一番。大汉和我一样是战士,他的大剑有伊莎贝尔高,看起来相当沉重,挥舞起来一定不方便。我调试着蓝牙,这玩意戴着真麻烦,时不时要防止它掉出来。

“泽娜姐姐,这个给你。”伊莎贝尔交给我一瓶红色药水:“把这个涂在剑上,与人形武器接触时可以干扰他们的魔力供给,使它们失效。”

“这么有用?要不要给他们也来一点。”

伊莎贝尔冲我甜甜的笑着:“你是在开玩笑吧?”

我不再说话了。

我们在战场的边缘的一座已经废弃的机场降落。我们当前的目标是先救出一队被困的勇者小分队。

要先击中力量去拯救现存的力量,再一起反攻,她的战术几乎和我所想一样。毕竟我们这个小队代表了总部的最高战力,重新编排两人一组去展开营救也未尝不可。

“你准备去哪?”伊莎贝尔反问奥娜:“你把我们分成三队,可你自己一个人自成一队,准备去哪?”

“我是骑兵,我需要去了解情况。”

精瘦的男人冷笑了一声:“你是队长,真有意思。”

奥娜不理会他,跨上了她的那辆“爱驹。”

那可是辆十分拉风的机车。是我跟不上时代了,还以为骑兵会骑马。她手中的骑士□□,没有我所见过的那么笨重,枪被改造过,充满着现代艺术。枪尖不知道是用了魔法还是科技,像是激光,红色的枪时隐时现。这样无需担心过大的冲击使使用者受伤或是折断□□。即便她有这般武器,她的腰间还是挂了一把备用的长剑。在巨大的引擎轰鸣声后,她消失在一片尘土之后。

好了,我们也要开始干活了。

对奥娜很有意见的男人叫做李科,他与我们一队。

“她这样是要吃亏的。”李科感慨道。

“她怎么会吃亏呢?”伊莎贝尔依旧伴在我的左右:“她就算吃亏也不会承认。”

李科点了点头,表示赞同。

我们进了一个学校。它让我想起本该属于我的正常生活。这座学校不算大,但在小学中算是标配。我们要支援的勇者显示就在这学校里,但是一路上我们遭遇的人偶不算多。面对那些类似机器人但长得十分抽象的人形武器们,我都还没发现,李科和伊莎贝尔便先一步将其解决。他们以为我是不屑出手,其实我是真没看清。

“为什么你对奥娜的意见这么大?”我问李科。

进了学校的教学楼,周围静的出奇。就像是什么也没发生,学生和老师下课回到家,结束了平淡的一天,开始步入梦乡。但是处处散发的敌意让人汗毛倒立。从进入这座学校以来,便感觉身后有有一只半睁得眼睛在窥探着我。他两却对此毫不在意。

李科叹了口气,理了理自己上面绣着淡蓝长弓的白色围巾:“告诉泽娜丝你也没关系吧,她是我的女儿。”

“啊?”

伊莎贝尔听我的惊呼十分不以为然:“泽娜姐姐不知道?我以为你早就知道了才同意让她当队长。”

听到此话,我只能尴尬的笑笑。李科接着说道:“我是勇者,从小到大几乎没给过她该有的陪伴。她母亲和我离过婚后她就再也没见过我,直到她被调到总部我才知道她原来成为了个了不起的勇者。但是她表现的太张扬了,总是想尽一切办法证明自己,想去争那个第一。可当勇者怎么不将维护世界和平放在第一位呢?她根本不愿听我的一句话……”

“她凭什么要听你的?”我打断他冠冕堂皇的话:“你一个没有好好尽父亲职责的家伙想去教别人怎么去当勇者?勇者就得牺牲小我去拯救大我?”

“这不是我们该做的么?”

好气,相当气。我要好好告诉这个失职的父亲,他错的有多么离谱。“要是一个人……”我的话刚刚说一半,一声闷响从前方的走廊传来。敌人来袭。

“烦死了,你们真会挑时间啊!”

完结GL百合小说作者镜实《所以我成了最废勇者》点评:构思新颖,题材独具匠心寓意深刻,情节跌宕起伏紧扣人心故事完整推荐阅读!

精彩推荐

猜你喜欢

凤凰结小说[公路飞行]在线试读

“惠妃娘娘日安,什么风把姐姐吹到咱们衍庆宫来了。”宁妃落落大方地问道。宁妃知道,这事怕是瞒不住了,也难怪,苏铭玥姿容秀丽,国色天香,底下的宫女太监对于这位新来的姑娘怎么可能不议论?尤其还是惠妃娘娘的胞妹,难免将两个人的容貌做比较,两朵牡丹花,苏铭玥仿佛娇羞淡雅的银月当空,而苏静贤就是猩红张扬的血色朝阳。她名唤静贤,其实即不静,也不贤,是个专爱呼风唤雨兴风作浪的主。“听说这嫦娥还是魏常在迎到衍庆宫的,不如问问魏常在可有这事?”惠妃调转矛头,直至年幼的魏向晚。魏向晚放下笔,绕到几案前,向惠妃行了万福。惠妃环顾...

2019-07-23 10:05:27

重生之品如的诱惑小说[冯灵钰]在线试读

“艾莉,你够了,别胡闹了。先别说我跟洪世贤之间没有发生过什么、就算是我们之间真的发生过什么,恐怕也轮不到你来过问吧。是吗?”带着一丝的试探和迟疑,林品如还是把心中的疑惑问出了口,然后静静地等待艾莉的回答。“姐姐,我只是在想,你真的是一个虚伪的人。明明是那样随便的人,可是表面上非要装成一副纯洁天真的样子。你这样的举动,真让我感到恶心。”艾莉再次抬起头来,面上已经恢复了平静。虽然她的眼神依然有些闪躲,可是却站直了身子,一副理所当然、天经地义的样子让人不容怀疑她话语的真实性。也是,她自己想得太多了。难道上辈子艾...

2019-07-23 10:05:27

新时代帝姬,绝不离婚小说[金色的saber]在线试读

微生非常为难,没想到柔若拂柳的夏影后,性子竟然如此的刚烈……微生拿着放大镜:“启禀殿下,没有。”微生又仔细瞧了瞧:“殿下,没有呀,真的没有。”帝姬殿下的伤口过于暧昧,叫人如何是好?南门夜纱:“没有咬到颈动脉吧?”微生扶了扶黑框眼镜,殿下的问题应该去问夏小姐才对。夏小姐和我们的帝姬殿下,真是爱的深沉!...

2019-07-23 10:05:27

黑白gl小说[烟小雨]在线试读

手术室里。“我知道了。”沅梓绵没有再多说一句话,把口罩带好,看着安静的躺在手术台上的洛语含,严肃至极。“病人大出血,拿止血剂来。”沅梓绵说着,手上的动作不停。沫漓用可以说是冷漠的眼神看着洛氏夫妇,点点头,和平常时那可爱迷糊的样子完全联系不上来。“你们来了,病人已经麻醉了。梓绵,尽力就好。”程海递上一把手术刀给沅梓绵,他虽然不希望这次手术失败,但是也不能给沅梓绵太大压力。嘴角挂着一抹微笑,手上的动作又快又准,让周围的其他医生赞叹不已,不愧是梓绵,好厉害!……………………...

2019-07-23 10:05:27

影后说她没对象小说[酥酒]在线试读

真见了人才发现他是真的很年轻,看起来也就二十三四的模样,明明太阳也没有多毒,愣是要架一副墨镜在脸上,于是隐约透露出了一股中二的气息。“我是陈导介绍的那个,试如娘的演员。”云锦时愈发觉得他不靠谱了。云锦时本来以为他是不满意,紧接着就听到青年道:“是我瞎了吗?还是这年头娱乐圈的审美变了我没跟上?让她演如娘,丰雪演素云?”云锦时这才见到导演,上一个剧组的导演说新导演很年轻,本来以为是一种夸张的说法,毕竟三十来岁的导演在这一行里,但凡有一点小成就,就可以被夸成年轻新锐导演了。云锦时一过来,还没说话,青年突然道:“...

2019-07-23 10:05:27

笔底山河,因你存活小说[又秋]在线试读

未知联系人:盛来,关机?人呢?最后一条未知联系人的短信只有两个字——盛来拿着手机的手在看见这两个字时,猛然一抖,瞳仁这时候也跟着一块儿缩了缩。从心底来讲,盛来知道自己是有点害怕跟陈笛有丁点联系,所以像是这几年一直相隔两地,互不联系是最好的。但是现在这么不凑巧,陈笛竟然从千里之外的西城来了她在这边生活了好几年的榕城,还这么意外又带着无限巧合相遇。半杯凉水下去,盛来觉得更冷。她将枕边的手机关掉飞行模式,很快接收到新号的电话就跳出来许多的消息。又好几条短信,是陌生的号码,盛来点开看了看。未知联系人:看见消息回我...

2019-07-23 10:05:27

当鬼是门技术活小说[言家阿爸]在线试读

“夏锦,你还在吗”“嗯,我在。”夏锦闻声扭头,却呼吸一窒。夏锦快速转回头,过分了过分了。( ω ) 夏锦揉揉眉,唉,真是操碎了心。没办法,谁让我喜欢她。林奚才刚刚洗完澡,只简单穿了吊带和小裤裤。几缕黑发安分的贴在肩处,水滴恰好经过锁骨滑下。☆、第 4 章因为那样就可以触碰到它了,光明正大赖着它。...

2019-07-23 10:05:27

白色的谎言小说[兔子的疑惑]在线试读

可是,他发生了什么事,她毫无头绪。是不是有点隐情瞒着她?☆、第十二章唯一可以确定的,是她的父亲出事了。她也奇怪,为何张雅琪三缄其口,不愿她提起父亲?五月已经降临,疫情依然没有退却,继续在这城市里肆虐。疫情至今已经超过二十万人染病,接近三万五千人死亡。...

2019-07-23 10:05:27

烟雨梨花梦小说[夜续]在线试读

竹径野竹自成径,绕溪三里馀。日落见林静,风行知谷虚。虽然四周危机重重,但我觉得上天待我还是不薄的。诺大的一个府邸,有山有水,花香鸟语,清风、细雨、斜柳、琼花,是一个修养身心的好地方。我想在这,美不胜收景色的的熏陶下人的品格似乎都会高尚起来。抬头望着屋舍前面,暖阳下青翠欲滴的竹,春风缓缓温凉如水,此情此景不禁诗意大发想要赋诗一首,遗憾的是只有才情没有才华,只能借借古人的才能赋诗一首了:李德裕临摹的古诗,真实的感情。既然想要附庸风雅一翻,现在只能硬着头皮把一首诗写完,对小侍低得不能再低的头自我催眠的忽视。还好...

2019-07-23 10:05:27

[英美]绝对炽热小说[焦糖白茶]在线试读

Root清晰的意识到了这件事,在她的身上,有什么事情变化了。某种屏障被打破了。Root看着Shaw的眼睛,她的眼睛和她的精神世界一样,是一片浩瀚的深海。有什么事情变化了。她对Shaw有了占有欲。这种念头本不该出现在她身上,不该出现在任何一个仿生人身上,她理应冷酷无情,对所有人类一视同仁。她们坐在同一张沙发上,分享着一包薯片,那种微醺感还没有消失,在临时标记的作用下,Root得以进入Shaw的精神世界,与她共享同一片海洋。谁都知道一场战争即将爆发,但谁都没有说话。...

2019-07-23 10:05:2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