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今天又在套路我小说[议棋]在线试读

  • 时间:
  • 来源:阅文林语
点击阅读

一切发生的太过突然,方想眼睁睁看着那暖水瓶飞过茶几,直朝着她砸来,脑子里一片空白,竟连躲都忘了。两个人的重量同时压来,方想脚下不稳,一下踉跄,连同刘余琳一起仰倒在沙发上。刘余琳趴在她身上,像是还没从刚刚的事故中回神,整个人都贴在了她身上,几乎负距离,全身都是僵硬的,抱着她的手臂更是越收越紧。“老子受够了!”等她反应过来的时候,眼前一阵的天旋地转,刘余琳纤瘦的身影极其敏捷的就扑了过来,毫无保留地挡在了她前面。枕着她的声音,刘余琳渐渐放松下来,可还是没有松开搂着她的手。看着这一地残局,方想的心莫名地颤抖了一下

她今天又在套路我小说章节试读

[GL百合] 《她今天又在套路我》作者:议棋【完结+番外】

文案

只要套路深,钢筋弯成曲别针~

她喜欢她,喜欢了整整二十年,终于决定要……掰弯她!

一次不行来两次,两次不行来三次!

她准备了一百种套路,誓要把她弯成曲别针!

套路一:跳楼自杀装被渣。

刘余琳:嘤嘤嘤,别拦我,老公外遇,我不要活了!(没老公怎么破?找个男闺蜜顶上!)

方想:丫的王大海,你找屎!(╯‵□′)╯︵┻━┻

王大海:无辜脸.jpg

套路二:哄到身边,温水煮青蛙。

刘余琳:呜呜呜,他天天逼我离婚,我一个人住害怕。

方想:我陪你住!

套路三:渣男再渣我爱他,陪我练习么么哒技巧追回他!

刘余琳:眼泪汪汪.jpg,你是我最~好的闺蜜,我只能拜托你了。

方想:好……吧。

表面软萌戏精腹黑t×表面冷艳单纯迟钝p

小t假!结!婚!请放心食用!

内容标签:情有独钟 近水楼台 青梅竹马 甜文

搜索关键字:主角:方想,刘余琳 ┃ 配角:王大海;时青果;高茜;庄妍 ┃ 其它:

第1章 跳楼直播

作者有话要说:改得心力交瘁……希望宝宝们能喜欢~QAQ~

“刘余琳!你冷静一点!你跳楼了你爸妈怎么办?!”

凌晨两点半,十二层的高楼阳台,刘余琳跨坐在冰冷的铝合金窗框上,冷风从她身后灌进,舞动她打着公主卷的长发,不时掩映一下她挂满泪痕的小脸。

方想焦躁地徘徊在阳台门口,想过去又怕她情绪激动再有个什么闪失,只能绞尽脑汁继续劝。

“就算你不考虑爸妈,你想想,你要真没了,那个表子绝对高兴疯了,她肯定一分钟也等不了,麻溜的就搬进这房子。这房子,可是你跟王大海一起买的,你甘心你爸妈的钱就这么白白便宜她吗?”

一提那个小三,刘余琳突然情绪激动地挥着胳膊怒骂:“凭什么?!这房子是我的,那个表子凭什么过来住?!”

意料之外的收获,方想赶紧趁热打铁,“你说凭什么?你和王大海是合法夫妻,你死了这房子的一大半就是王大海的,你爸妈即便打官司也要不走!到时候,那表子不仅会睡你男人,住你房子,肯定还得气你爸妈!你爸可是有高血压,到时候真气出什么毛病……”

“别说了!我不想听!”刘余琳情绪越来越激动,抱头捂着耳朵不停摇着头,纤瘦的身子也跟着不停的晃着。

我的姐姐!这可是十二楼啊!

看着她那摇来晃去的一副随时都能侧翻到楼下的样子,方想一阵的心惊胆战!

她也顾不得那么多了,一咬牙,不管三七二十一的就猛扑了过去,一把抱住了刘余琳!

刘余琳一惊,“你干什么?!”

方想扑得太猛,两人竟一起朝着窗外歪了过去!

刘余琳反应极快,窄小的背瞬间绷紧,两手猛地撑在前后窗棂,两条腿更是使尽了全身的力气拼命地夹住阳台墙!

幸而她练过跆拳道,胳膊多少有些力,两人摇晃了几下,总算勉强稳住了身形,只是跨在窗外的脚没绷住,布拖甩出去一只,还好是深更半夜,大抵是不会砸到什么倒霉蛋。

刘余琳刚想松口气,搂在她腰上的那只不知死活的方想,突然向后一仰身。

刘余琳来不及惊呼,眼前一阵的天旋地转,轰咚一下,两人齐齐摔到了地上!

阳台有些窄,这一下正磕在墙上,磕的方想晕头转向,半天眼前都是黑的。

有了她这个人形肉垫儿,刘余琳倒是没摔着跌着,就是锋利的窗框蹭的她腿根火辣辣的疼。

她咬牙忍着刺痛爬了起来,刚想怼方想两句,一看她窝着脖子斜躺在地上,那样子说不出的狼狈,滚到嘴边的话硬生生又咽了回去。

她起身小心地把方想拉坐起来。

“摔着哪儿没?”

方想眼前还冒着金星呢,可还是晕头转向地摇了摇头,“我,没事……”

说着,就要起身。

刘余琳皱眉按住她,轻轻撩开她脑后的长发,仔细地看了看,越看眸色越沉,见方想还挣扎着要起来,轻斥道:“别动!头不晕吗你!在这儿等着!”

说罢,趿拉着仅剩的一只布拖,深一脚浅一脚地回了屋。

方想不放心她离开视线,忍着后脑勺的跳痛和天旋地转的难受,挣扎着爬了起来,先把窗户给关上。

关好窗户,她刚想转身去追刘余琳,一条毛毯突然披在了她肩头,刘余琳的声音凶巴巴地响在耳畔,震得她的脑袋更晕了。

“怎么说什么你从没听过?!头不晕吗?!刚撞过头不能马上动知道吗?!”

方想捂着太阳穴,惊讶地微张着薄薄的嘴唇,不可思议地看着刘余琳沉着脸给她裹紧毯子,又抬手把她散乱的额发挂在耳后,这才拎着个香油瓶,牵着她回了卧室。

夜深人静,万籁俱寂,安静的房间只有墙上的哥特式挂钟滴答滴答的响着,剩下的只有两人单调的脚步声,深夜让人寂寞,也让人迷离,方想突然有种飘渺的不真实感,刚刚惊悚的跳楼就像是一场梦。

就在今晚之前,她无论如何也不可能想到碾压她整整二十多年的刘余琳居然会去跳楼!

她可不是别人,她是刘余琳啊!

是那个以高考状元进的政法大学,又以第一名的成绩保送法学硕士,刚毕业就进了业界知名的律师事务所的刘余琳啊!

这样一个智商情商全都点满,颜值还赛高,追她的男的双手双脚全用上都数不过来的刘余琳,怎么就会轻易的去跳楼?!

难道还真是越是天之骄子越是禁不起一点挫折?

不就是老公劈腿?让他净身出户滚蛋不就完了,至于拿自己的命开玩笑?

要知道,她可是从小学一年级开始就被刘余琳全方位碾压,学习没她好,颜值没她高,就连她初恋的学霸都跑去跟她告白!

她要是跟她一样,那还不早气死八百回了?

她被刘余琳按坐在床边,仰头望着她,有点适应不了刘余琳态度的突然转变。

“你……”不跳楼了?

话未说完,刘余琳抬眸瞪了她一眼,“低头!”

大抵她是想瞪出点凌厉的气势,可惜她天生就长着一张略带婴儿肥的脸,眼角眉梢又流转着软萌的气息,就连抿紧的嘴唇都粉嘟嘟的,就算再怎么瞪也和“凌厉”两个字沾不上边,反而更像是撒娇。

即便没有半点威慑力,方想还是乖乖就低下了头。

这年头,谁惨谁有理,跳楼的都是姑奶奶,别说她,就算警察来了都得哄着,她可不敢在这节骨眼儿上跟刘余琳呛声。

刘余琳似乎很满意她的听话,再次撩开她的长发,约莫着找了下位置,拿出棉签蘸着香油,轻轻给她抹着。

“嘶!疼!轻点儿!”

这可是真疼,那墙可不是纸糊的,为了证明她俩的友谊她容易吗她?!

方想扁着嘴歪头瞄了一眼刘余琳,和刘余琳不同,她脸型清瘦,凤眼狭长,嘴唇微薄,连下巴都是尖的,用她妈的话说,她天生刻薄像,一看就不是个好相处的。

那可是她亲妈呀,怎么能这么埋汰她,有时候她真怀疑自己说不定真是她妈充话费送的。

还是爸好,跟刘余琳说了一样的话,说她这不叫刻薄,叫冷艳!

为了响应他俩的这个“冷”字,她已经多少年不在别人面前笑了,说起来都是一把辛酸泪。

刘余琳瞥了她一眼,抿了抿唇,语气依然凶巴巴的,可手下的动作却明显更轻柔了几分,“疼死你活该,谁让你干这么危险的事儿!”

方想瞬间泪目QAQ,明明刚刚要死要活要跳楼的是你,怎么好像我才是无理取闹的那个?

腹诽归腹诽,方想可不敢再刺激她。

她小心翼翼地观察着刘余琳的脸色,试探道:“琳琳,那对狗男女特可恨了,咱绝对不能就这么便宜了他们!”

抹药的手顿了一下,刘余琳垂眸,半天才低喃出一句。

“你愿意帮我吗?”

“帮你什么?”

“把王大海……抢回来!”

第2章 请君入坑

“抢回来?!”方想忍不住提高了嗓门,“那种渣男你还抢回来干嘛?留着过年呢?”

刘余琳不语,卷起袖子直接上手,轻轻帮她揉按着伤处,加速香油的吸收。

“刘余琳?”方想疑惑地望向她。

只一眼,她怔住了。

刘余琳低着头,长发滑落,掩映着她微颤的睫毛,还有那咬的隐隐有些发白的唇。

她,她哭了,她竟然哭了!

刘余琳在哭,眼泪悬在眼眶,眼看就要滑落,却依然坚持含着,哭得隐忍而又可怜。

方想别的不怕,最见不得人哭,尤其还是刘余琳这么软萌的妹子,真的是随便一滴眼泪都能把她哭化了。

“别哭,你这都哭了大半夜了,再哭眼真能瞎了!”顿了顿,她又违心道:“我也不是说不帮你,要是你坚持的话,我……我也不是不肯。”

刘余琳吸了吸鼻子,抬眸看向她,“真的?没骗我?”

“当,当然是真的。”

刘余琳转身拉开床头柜翻出包湿巾,抽出一张擦了擦手,又抽出一张擦了擦眼泪,这才返身坐到她旁边。

“你知道吗,王大海说那个女的什么都比我好,比我好看,比我工作好,还比我性|感有趣,一个吻就能让他神魂颠倒。他还说,我连她一根头发都比不上,说他……非她不娶,一定要跟我离婚!”

这最后的“离婚”二字是刘余琳咬着牙挤出来的,说话的时候,不仅声音在抖,就连攥紧了搁在膝盖的手都在微微颤着,那样子说不出的可怜。

方想拼命地隐忍,拼命地忍!

她现在只想骂人。

王大海你个世纪大渣!这种话都说的出口,怎么不去死!

这会儿王大海要是敢出现在她面前,她绝对会抡起阳台角落那个12磅重的哑铃一铃子锤得他到泰国当人|妖去。

“这种渣男你都为他寻死觅活,还要抢回来!你傻?亏你还是个职业律师,这种时候就该想法子告的他连裤子都穿不起,让他光PG滚蛋!”

刘余琳低着头,瘦削的肩膀随着抽泣微微耸动着,真是又可怜又可气。

“可是,可是我真的很爱他,我不甘心,我不想离婚……”

都到这种地步了,还爱?!

方想现在不只是想锤死王大海,她还想掐死这个不争气的刘余琳!

全世界男人都死绝了吗?非要吊死在这一棵歪脖子树上?

方想深呼吸了一口气,勉强冷静下来保持住自己高贵冷艳的人设不崩裂。

“离婚吧!这种人渣根本不值得你为他要死要活的!”

“我,我……我不离。”

刘余琳始终低着头,声音细若蚊蝇,却又丝毫不肯让步。

方想真恨不得揪着她直接扔进冰水混合物里,让她好好清醒清醒!

照理说大家都是劝和不劝分,她不该撺掇刘余琳离婚,如果今天这事儿换成别人,方想绝对是往和里劝。

可刘余琳不一样,她那么优秀,又那么单纯,不该受这种委屈。

就算将来刘余琳埋怨她,甚至跟她绝交,她也认了,只要她能离开那个渣男!

“就算你不想离婚,可他已经变心了,你再怎么挽留也没用,只会让自己看起来更惨。现在你唯一能做的就是,尽自己最大的努力把伤害降到最低。我知道放手很难,可……”

不等她说完,刘余琳突然抬头望向她,咖色的眸子深不见底,眼神更是说不出的古怪,像是拼命在隐忍着什么。

“很难?何止是很难!这么多年了,你以为我没试过吗?如果我能放手的话早就放手了!还用等到今天?”

方想一动不动地回望着她,原本还激愤的心随着这句话一点一点沉入了谷底。

就算是刚刚刘余琳要死要活闹跳楼,她也没觉得她有多爱王大海,只觉得她是一时气不过而已,毕竟从小到大刘余琳都是众星捧月的,几乎从来没被人拒绝过,更何况是被甩。

可此时此刻,她却突然觉得,或许她一开始就错了,刘余琳是真的很爱那个渣男,爱到了骨子里。

因为,人的情绪可以隐藏,唯有眼睛不能,刘余琳刚才的眼神,是她认识她这二十年来,从未见过的。

这种时候,她还能说什么?

她只能忍着胸口翻涌的心疼,无奈道:“我知道现在说什么都没用,不如你先去我那儿住,等过一段时间彼此都冷静下来再说。”

刘余琳摇了摇头,眼中浮出一丝绝望:“不要,我不要离开这儿!”

看着她那没出息的样儿,方想勉强压下心头的难受,恨铁不成钢地狠狠戳了一下她的眉心,戳得她不由自主地向后仰了一下,这才恨恨道:“你不暂时搬出去,王大海天天回来找事怎么办?”

刘余琳捂着被戳痛的眉心,黯然道:“我要搬出去,他带着那个女的回来住怎么办?”

“……”

方想无话可说,照目前这状况来看,王大海还真能干出这么不要脸的事儿来!

刘余琳见她不语,又小心翼翼地问道:“你能陪我住这儿吗?起码你在的话,王大海不敢带那女的回来。”

看着她瘦削的身形,哭红的鼻子,还有眼角那抹未干的眼泪,方想突然无力到了极点。

她该拒绝她的,她很清楚,留在这儿只会让刘余琳更难走出阴影,可她还是咬牙切齿的挤出一句:“住!我陪你住!我倒要看看那王大海能有多嚣张!”

“真的?”

方想正急火攻心,压根没注意到刘余琳的尾音有点奇怪的上扬,“真的!我陪你住两天,先镇住他了再说。”

“两天……”刘余琳低喃了一句便没有再言语。

方想叹了口气,抬眸睨了她一眼,却没想到她也正望着她。

台灯暖黄的光淡淡地撒在刘余琳的身后,将她的神情全都笼在暗影之中,只能隐约看到那双温润的眸子,依稀闪烁着幽暗的流光。

第3章 避而不谈

工作日总是过的很慢,好不容易熬到下班,一进门,扑面而来的是一阵排骨香。

一下班就有饭吃,本来该是件相当幸福的事,可方想却一点也高兴不起来。

她已经在这儿住了整整一个礼拜了,头几天还时刻提高警惕,防备着王大海打不开新换的门锁,破门而入。

可日子一天一天过去,王大海连个人影都没有,刘余琳的心情也明显好了很多,她就试着继续劝她离婚,或是暂时搬去她那儿住,省得整天还得提心吊胆。

可只要她一提这话题,刘余琳立马就变了脸,再多说两句,眼泪就悬在眼眶,要哭不哭的,看得她别提多难受了。

她真是拿刘余琳没辙,可也不能就这么稀里糊涂下去,起码劝她换个环境,先搬去她那儿住两天,省的睹物思人,给自己添堵。

打定主意,她抬首刚想开口,一双粉嫩嫩的兔耳拖鞋就摆在了她脚边。

“穿这个吧。”

方想看了一眼那拖鞋,新崭崭的,明显是刚买的。

“那个,琳琳……”

“嗯?”

“就是之前我跟你说的那个……”

不等她说完,刘余琳突然抢过她手里的小挎包,“有什么等会再说,菜凉了就不好吃了。”

“哦……”

脱掉脚上的黑色小高跟,方想抬头又偷瞄了刘余琳一眼。

刘余琳正低着头往角柜里放挎包,灯光自她头顶倾泻而下,勾勒着她天鹅般优美的颈部线条。

她穿着翻领大毛衣,窄腿的休闲裤,一身秋冬装,却搭配着一双不合时宜的凉拖鞋。

刘余琳之前穿的布拖跳楼时光荣就义了,这双凉拖还是前两天临时翻出来的。

她自己都没鞋穿,却想起来给她买……

完结+番外GL百合小说作者议棋《她今天又在套路我》点评:条理清晰,构思新颖,题材独具匠心人设丰满,力荐阅读!

精彩推荐

猜你喜欢

凤凰结小说[公路飞行]在线试读

“惠妃娘娘日安,什么风把姐姐吹到咱们衍庆宫来了。”宁妃落落大方地问道。宁妃知道,这事怕是瞒不住了,也难怪,苏铭玥姿容秀丽,国色天香,底下的宫女太监对于这位新来的姑娘怎么可能不议论?尤其还是惠妃娘娘的胞妹,难免将两个人的容貌做比较,两朵牡丹花,苏铭玥仿佛娇羞淡雅的银月当空,而苏静贤就是猩红张扬的血色朝阳。她名唤静贤,其实即不静,也不贤,是个专爱呼风唤雨兴风作浪的主。“听说这嫦娥还是魏常在迎到衍庆宫的,不如问问魏常在可有这事?”惠妃调转矛头,直至年幼的魏向晚。魏向晚放下笔,绕到几案前,向惠妃行了万福。惠妃环顾...

2019-07-23 10:05:15

重生之品如的诱惑小说[冯灵钰]在线试读

“艾莉,你够了,别胡闹了。先别说我跟洪世贤之间没有发生过什么、就算是我们之间真的发生过什么,恐怕也轮不到你来过问吧。是吗?”带着一丝的试探和迟疑,林品如还是把心中的疑惑问出了口,然后静静地等待艾莉的回答。“姐姐,我只是在想,你真的是一个虚伪的人。明明是那样随便的人,可是表面上非要装成一副纯洁天真的样子。你这样的举动,真让我感到恶心。”艾莉再次抬起头来,面上已经恢复了平静。虽然她的眼神依然有些闪躲,可是却站直了身子,一副理所当然、天经地义的样子让人不容怀疑她话语的真实性。也是,她自己想得太多了。难道上辈子艾...

2019-07-23 10:05:15

新时代帝姬,绝不离婚小说[金色的saber]在线试读

微生非常为难,没想到柔若拂柳的夏影后,性子竟然如此的刚烈……微生拿着放大镜:“启禀殿下,没有。”微生又仔细瞧了瞧:“殿下,没有呀,真的没有。”帝姬殿下的伤口过于暧昧,叫人如何是好?南门夜纱:“没有咬到颈动脉吧?”微生扶了扶黑框眼镜,殿下的问题应该去问夏小姐才对。夏小姐和我们的帝姬殿下,真是爱的深沉!...

2019-07-23 10:05:15

黑白gl小说[烟小雨]在线试读

手术室里。“我知道了。”沅梓绵没有再多说一句话,把口罩带好,看着安静的躺在手术台上的洛语含,严肃至极。“病人大出血,拿止血剂来。”沅梓绵说着,手上的动作不停。沫漓用可以说是冷漠的眼神看着洛氏夫妇,点点头,和平常时那可爱迷糊的样子完全联系不上来。“你们来了,病人已经麻醉了。梓绵,尽力就好。”程海递上一把手术刀给沅梓绵,他虽然不希望这次手术失败,但是也不能给沅梓绵太大压力。嘴角挂着一抹微笑,手上的动作又快又准,让周围的其他医生赞叹不已,不愧是梓绵,好厉害!……………………...

2019-07-23 10:05:15

影后说她没对象小说[酥酒]在线试读

真见了人才发现他是真的很年轻,看起来也就二十三四的模样,明明太阳也没有多毒,愣是要架一副墨镜在脸上,于是隐约透露出了一股中二的气息。“我是陈导介绍的那个,试如娘的演员。”云锦时愈发觉得他不靠谱了。云锦时本来以为他是不满意,紧接着就听到青年道:“是我瞎了吗?还是这年头娱乐圈的审美变了我没跟上?让她演如娘,丰雪演素云?”云锦时这才见到导演,上一个剧组的导演说新导演很年轻,本来以为是一种夸张的说法,毕竟三十来岁的导演在这一行里,但凡有一点小成就,就可以被夸成年轻新锐导演了。云锦时一过来,还没说话,青年突然道:“...

2019-07-23 10:05:15

笔底山河,因你存活小说[又秋]在线试读

未知联系人:盛来,关机?人呢?最后一条未知联系人的短信只有两个字——盛来拿着手机的手在看见这两个字时,猛然一抖,瞳仁这时候也跟着一块儿缩了缩。从心底来讲,盛来知道自己是有点害怕跟陈笛有丁点联系,所以像是这几年一直相隔两地,互不联系是最好的。但是现在这么不凑巧,陈笛竟然从千里之外的西城来了她在这边生活了好几年的榕城,还这么意外又带着无限巧合相遇。半杯凉水下去,盛来觉得更冷。她将枕边的手机关掉飞行模式,很快接收到新号的电话就跳出来许多的消息。又好几条短信,是陌生的号码,盛来点开看了看。未知联系人:看见消息回我...

2019-07-23 10:05:15

当鬼是门技术活小说[言家阿爸]在线试读

“夏锦,你还在吗”“嗯,我在。”夏锦闻声扭头,却呼吸一窒。夏锦快速转回头,过分了过分了。( ω ) 夏锦揉揉眉,唉,真是操碎了心。没办法,谁让我喜欢她。林奚才刚刚洗完澡,只简单穿了吊带和小裤裤。几缕黑发安分的贴在肩处,水滴恰好经过锁骨滑下。☆、第 4 章因为那样就可以触碰到它了,光明正大赖着它。...

2019-07-23 10:05:15

白色的谎言小说[兔子的疑惑]在线试读

可是,他发生了什么事,她毫无头绪。是不是有点隐情瞒着她?☆、第十二章唯一可以确定的,是她的父亲出事了。她也奇怪,为何张雅琪三缄其口,不愿她提起父亲?五月已经降临,疫情依然没有退却,继续在这城市里肆虐。疫情至今已经超过二十万人染病,接近三万五千人死亡。...

2019-07-23 10:05:15

烟雨梨花梦小说[夜续]在线试读

竹径野竹自成径,绕溪三里馀。日落见林静,风行知谷虚。虽然四周危机重重,但我觉得上天待我还是不薄的。诺大的一个府邸,有山有水,花香鸟语,清风、细雨、斜柳、琼花,是一个修养身心的好地方。我想在这,美不胜收景色的的熏陶下人的品格似乎都会高尚起来。抬头望着屋舍前面,暖阳下青翠欲滴的竹,春风缓缓温凉如水,此情此景不禁诗意大发想要赋诗一首,遗憾的是只有才情没有才华,只能借借古人的才能赋诗一首了:李德裕临摹的古诗,真实的感情。既然想要附庸风雅一翻,现在只能硬着头皮把一首诗写完,对小侍低得不能再低的头自我催眠的忽视。还好...

2019-07-23 10:05:15

[英美]绝对炽热小说[焦糖白茶]在线试读

Root清晰的意识到了这件事,在她的身上,有什么事情变化了。某种屏障被打破了。Root看着Shaw的眼睛,她的眼睛和她的精神世界一样,是一片浩瀚的深海。有什么事情变化了。她对Shaw有了占有欲。这种念头本不该出现在她身上,不该出现在任何一个仿生人身上,她理应冷酷无情,对所有人类一视同仁。她们坐在同一张沙发上,分享着一包薯片,那种微醺感还没有消失,在临时标记的作用下,Root得以进入Shaw的精神世界,与她共享同一片海洋。谁都知道一场战争即将爆发,但谁都没有说话。...

2019-07-23 10:05: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