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年之痒后,我重生踹飞了渣攻小说[青灯如昼]在线试读

  • 时间:
  • 来源:阅文林语
点击阅读

38:12全场几乎都在呐喊。两人眼神穿过人群,在金色的阳光中相遇了。暖暖的柔风依旧轻轻的牵起略带栗色的发梢,关风月觉得有些痒,将头发撩至耳后,想着对方给的那个沙包,于是礼貌性的挥手朝他露出了一个浅浅的微笑。方新阙随手将线条流畅结实健硕的手臂举过头顶,踮脚站在三分线外,轻松又洒脱的将篮球精准投入框中。方新阙所在队伍获得压倒性的胜利,关风月眯起了眼睛,盯着方新阙的动作,手指忍不住轻柔的摩挲着扶手。作者有话要说:我可能是个猪吧,存稿箱时间设置错了,这章都没修就被发出来了。“男人,你竟然敢拒绝我。”

七年之痒后,我重生踹飞了渣攻小说章节试读

《七年之痒后,我重生踹飞了渣攻》 作者:青灯如昼【完结+番外】

文案

友情提示,本文高甜,正文完结。

关风月与沈清平相识于大学,在对方锲而不舍的浪漫追求中答应了结婚,熟料一切的爱都是沈清平精心伪装出来的假象。

就在第八年的结婚纪念日当天,关风月在房间里自杀了,等到他在睁开眼时,发现自己回到了八年前。

——换攻

渣攻沈清平

正牌攻方新阙

另外,千万不要将文中内容代入现实哦~

内容标签: 情有独钟 天作之合 重生 甜文

搜索关键字:主角:关风月 ┃ 配角:方新阙 ┃ 其它:沈清平,穆友鄻

第1章

“最近感觉怎么样?头疼和其他不舒服的状态是否有所好转?”

唐医生抬头望向面前从外表上,丝毫看不出得了抑郁症的关风月,眼睛仔细辨别了会他的脸色,在心里组织好语言,随后语气温和的问了句。同时低下头,右手握住一支黑色钢笔在纸上落了几行字。

偏锐利的笔尖触上纸张发出轻微的声响,夹带着询问声,思绪突然间被扰乱,连着门外投进的阳光与柔风一同化作破碎的斑驳。关风月轻揉略微发红额角,神色迷茫的抬起头,望向桌后坐着的心理医生,呡唇深呼吸了一口气,接着捧起桌上的塑料杯将里面的温水一饮而尽,直到回过神后才轻轻应了一句:“还行,就那样。”

接着将一次性的塑料杯扔进脚边的垃圾桶里,手腕上的佛珠随着动作摆动,不经意的会外露出浅白的疤痕。

“好的,我前几天给你开的药应该吃的差不多了吧……”唐医生重新给他开了个方子,笔尖一顿,减轻服用量后将纸递过去,不忘细心叮嘱道:“用药按照纸上边的来,记得要按时吃,有什么不良反应随时和我联系。”

“多少钱?”

关风月没看纸上边的内容,神色漠然的直接将纸叠成方形后收进口袋,低头应了声好,接着拿出手机打算转帐。

“不用了,您的先生已经提前付过帐了。”唐医生忙冲他摆手,“下次来之前记得提前和我说一声。”

“是吗,那我一个星期后再过来。”

关风月愣了下,想到了些往事,略带嘲讽性的低低呵笑了一声,起身拉开椅子后冲他挥了下手,“再见。”

唐医生跟着起身送他出去,同样笑着回应了声:“再见。”

*

关风月离开唐医生的私人诊所后接了个电话,是他雇佣的私人侦探打来的,谈话内容关于沈清平。

沈清平是和他从相爱到结婚,时间已经有八年的爱人。只不过近些年应当是拜他那作天作地,时不时一哭二闹三上吊,一心只想要孙子的老母亲所赐,原本平日在家一向安分如死狗的沈清平,如今已偷偷在外背着关风月竖起了数不清的彩旗。

关风月压着性子在电话里应了几句,表明自己已经看过了他寄过来的那几份资料,挂掉电话后低头看了眼时间,稍作思索后直接开车去了沈清平公司附近的超市。

他前几天心情不愉快,把沈清平私底下新养着的一个小情妇揍了一顿,结果人家转身就跑到他妈面前哭了个痛快,差点没给老人家心脏病气的发作,惹的沈清平回家后难得的和关风月大吵了一架,好几天都没回家。趁着今天是他和沈清平在一起的第八个结婚纪念日,关风月准备买些菜,之后接沈清平一起回家,打算同对方谈谈离婚的事情。

沈清平那边有没有离婚的念头关风月不知道,但是他有。

他俩结婚了这么些年,随着年纪的增长和手中资产的增多,眼界开阔之后一切的想法也都发生了变化。

年轻时疯狂的追求又怎样,爱是爱过了,死去活来才求得的感情又如何。

在关风月的眼中看来,他们两个现在的感情就像一条死而未僵的长虫,时不时的会挣扎的动弹两下腿,只为了证明自己还没有死透罢了。

沈清平性格狡诈阴狠,外表开朗内心偏执又倔强,百出花样才将外冷内热的关风月追到手,出大学后就借着对方手上的钱财成了一名商人,贼精贼精的,平日犯了错就躲,也不怎么和关风月吵闹。

但是耐不住沈清平暗地里的几个对象不靠谱,时不时的蹬鼻子上脸,总是要各种挑衅一下。关风月应付这种事多了,便开始感到很烦躁,对沈清平也没有了当初的那种感情,外加最近精神压力太大,抑郁症也有复发的症状,觉得与其继续和沈清平纠缠下去,还不如彻彻底底的分开为好。

关风月手指紧紧的握住方向盘,等过了一个红绿灯之后,要去的目的地便到了。他将车停在了地下车库,锁好车门后坐电梯走进了超市。

两人最后的一顿晚餐,估计买的东西会有点多,于是关风月投了一块硬币,随手在超市入口处拉了一辆小推车。

沈清平最讨厌吃鱼,关风月无视了周边人打量的惊艳目光,将齐肩的长发用黑绳挽起,眼神平淡漠然的推着车走到了生鲜区。

他选了一条自己爱吃的无骨鱼,接着又选了十来条那种刺特别多的小鲫鱼,还买了些肉和骨头,接着挑了许多自己以前想要吃,却被沈清平管着一直未曾买过的零食。

结账处人有些多,关风月推着车走进人群,随意的朝周边看了两眼,结果也真是巧,刚好眼神望过去的时候,正好就看到了沈清平穿着一身运动服在别处排队。

他推着车,正准备上前去打一声招呼,忽然发现对方身边还站着一个身材高挑,模样清纯的女生,两人不时会低头耳语,样子看上去很亲密。

关风月收回视线,符合着应了声收银员,一脸平静的掏出手机付款,随后提着两个大袋子,递票检查时才走过去,做不经意的用袋子将沈清平身边那人轻轻撞了一下。

女生脚步一跄,哎呀一声,很是会抓住机会的顺势倒进了沈清平的怀里,一脸羞红的抬头娇嗔道:“真是的,你这人怎么走路的。”

“不好意思,我刚没注意到。”关风月冷眼道了声歉,顺势抬起头,望向沈清平时故意做惊讶状的笑了起来,随后学着那女孩的动作噘嘴撒娇道:“真巧,还是熟人,这是和对象出来买东西呢?打算什么时候请我吃酒?”

沈清平心头一颤,立即挥手将女生推开,眉头顿时就柔下来了,一脸宠溺又无奈的望向关风月。

他总是这样,关风月早就已经习惯了,也不出声,眼神冷冷的看着他做戏。

那女生见他们相识,很识相的也不出声了,只是默默的站在沈清平的身边,手指紧紧的抓住他的手臂,眼神含情脉脉的看着沈清平的侧脸。

“没有的事,你误会了。”

沈清平不动声色又暗地用力将手从女孩手指中抽出,见关风月这样子,顿感头疼模样的揉了下太阳穴,努力舒展开眉头,也没给两人做介绍,直接朝前走上一步弯腰接过关风月手中的塑料袋,一脸温柔的问道:“你怎么买了这么多东西,有开车过来吗?”

“开了。”

关风月应了声,从口袋中掏出车钥匙,四平八稳的歪过头问,“你现在要送我回去吗?”

沈清平连忙顺势点头应下,提着两个大塑料袋就往地下车库的方向走,见关风月还停在原地不动,忙不迭的侧头喊了句,“还不走?”

“走啊,怎么不走?”

关风月迈开长腿跟上去,还不忘侧头冲那个女孩子挥挥手道:“抱歉,我是他前夫,家里还有孩子在等着吃饭。”

沈清平脚步一顿,心头莫名涌起了一种不好的预感,左手拧过两个袋子,右手用力抓住关风月的胳膊就往车库跑。

关风月跟在他后面,安静的坐上副驾驶的位置,车开后才双手环抱,斜过眼冷幽幽的嗤了声,看着沈清平的侧脸说:“看不出来你挺行啊,我前才打走一个叫没有脸的,这才过了几天,又一小姑娘又被你迷的神魂颠倒的。”

“没有的事。”

沈清平刚想辩解人家叫穆友连,但是硬生生的忍下来了,若无其事的看了眼后视镜,将手机摁成关机状态后侧头对关风月道:“记得把安全带套上。”

关风月翻了个白眼,将安全带随意往身上一套。

沈清平揉了下额头,他开车的技术快又稳,没一会就到家了。

“我先把东西拿下去。”

沈清平先一步下车,摸了下口袋,背脊悄然缩起,提着两袋东西在门口等着关风月开门。

关风月若有所思的看了他一眼,从口袋掏出钥匙打开门,临进门去时冷不丁的问了句:“你的钥匙呢?”

沈清平心虚的侧过头,“掉了,赶明儿把你的拿去给我配一把。”

“不错。”

关风月拍了下手心夸奖道:“这么大人了,连家里的钥匙都能掉,不过我记得你昨天出去时,穿的好像不是这一身衣服吧?”

沈清平没接嘴,开灯后提着两袋东西走进客厅,侧头问了句,“今天是什么日子,你怎么想到去我公司附近买东西了?”

“这话说的,不去怎么能看到你和别人亲亲我我呢?”关风月走过去给自己倒了杯茶,抬头看着他的眼睛问,“你难道不记得今天是什么日子了吗?”

沈清平最近事儿多,真不记得今天时什么特殊的日子,习惯性的接过关风月手中的茶呡了一口,结果被烫的缩了下嘴,忍不住爽问:“是什么日子?”

“你马上就知道了。”

关风月也没恼,拿干净杯子给自己重新倒了杯茶,接着跑进房间拿来一张离婚协议书,上边已经签了他自己的名字。

沈清平接过来一看,眉头紧皱:“你什么意思?”

“纸上不是写的清清楚楚吗?”关风月呡了口茶,“不过是我打算和你离婚而已,就是这么个意思。”

“胡闹。”

沈清平原本温柔的脸色顿时间冷了下来,直接将纸撕了,随即暴怒,“我不可能签的。”

“没事。”关风月转身再次回到房间,搬出来一叠离婚协议书,还一边道,“我早知道你会撕,特地备了好多份。”

“关风月!”

沈清平急的喊了句他的名字。

“喊什么喊,我就在你旁边呢。”

关风月站起身,偏浅色的瞳仁冷漠又疏离的看着他,随后将新签过字的纸重新递过去,“快签啊。”

沈清平没接,“你又在发什么神经?唐医生开的药你都吃完了吗?”

“我怎么就发神经了?我有没有病难道我自己不清楚?”

关风月烦躁的将纸往他脸上一甩,指着沈清平的鼻尖骂道,“你他妈签不签,不签老子今天和你没完,好聚好散的事何必纠缠不清。”

“我不会签的。”

这还是沈清平第一次见他发这么大的脾气,咬牙将脸上的纸扔掉,转身就往外走。

关风月神经一抽,气的抓起桌上的一叠纸往他背上砸去,沈清平被砸的脚步一停,没有回头,手心握拳用力的甩了下门。

数不清数量的签有关风月名字的A4纸从空中散落,最后掉下来一张照片和一份亲子鉴定书,以及一份财产转让书。

照片上的人是沈清平,怀中抱着一个小孩,和他的模样几乎有6分相似。

关风月眼眶发红的望向被关上的房门,思绪有些混乱的直行回到了房间,身心疲惫的从抽屉里掏出一个小白瓶,拧开盖,自杀性的将里边剩下的几颗白丸连着颗安眠药一口气全部吞下。

他才没病,只是眼瞎而已,不然当初怎么会看上沈清平这个狗东西。

作者有话要说:小修了下剧情,我决定温柔虐渣

第2章

沈清平说关风月有病,这点的确没错,上大学前关风月就已经患上了很多年的抑郁症,病症的源头来自于他的父母。

在关风月十岁时,他曾亲眼目睹了自己的父母双双遇难离世,刚成年的兄长关归期强忍悲痛,放弃学业挑起了家业的重担,实在分不出多少时间去陪伴年幼的关风月。以至于等到他察觉到关风月有病发自杀的倾向时,已经为时过晚。

那段时间内关风月封闭了自我内心,同时遗忘了许多记忆,而且患上抑郁症的同时,他还患上了轻度的肌肤饥渴症。

后来在关归期放弃部分家业,抽出时间用于陪伴以及医生的疏导下,关风月的抑郁症开始逐渐稳定。一直到上大学时,他才摆脱病情能开始适应正常人的生活。

至于沈清平能顺利的与关风月交往,一是靠着厚脸皮,二则是靠着打听来的消息,正确利用了关风月的病情。

也许是那些药的效果太足,连着好些时日都失眠多梦精神衰弱的关风月,这一次倒是难得的睡了一个好觉。只是隐隐约约间,仿佛总听到耳边有人在低声交谈的声音,对于长期没睡好的人来说可能有些吵,但即使如此,关风月依旧闭着眼睛不愿睁开,以至于他被一阵耳熟的电铃声吵醒时,还以为自己这一次自杀又失败了。

窗外的朦胧初升日光温柔的刺破云层,透过半敞开的窗照进屋,微风似手温柔拂过帘摆,捎来石楠开花时独有的微妙味道。

肌肤在发烫,额头滑落着汗珠,整个人像是深处于极度缺水的旱地中,关风月觉得喉咙干涩发哑,疼的着实难受。他努力的咽了咽喉,躺在床上用力的吸了下鼻子,却不小心被呛得连连打了好几个喷嚏。

睡在他铺对面的人已经洗漱完毕,换上了一身运动服,正在将被套叠整齐,是个模样极为秀气的男生,南方人。他头发不长,脖颈与脸颊皮肤白皙通透,眉清目秀眼尾带翘,眼神明亮含情,是关风月大一时的室友,名字叫余知味。他见关风月喷嚏不停,连忙放下叠好的被子转过头去,语调软绵温柔的问了句:“阿月啊,怎么了?昨晚睡觉时没有盖好被子吗?”

听到了余知味的询问声,关风月神色略微迷茫的抬起头望向对面,没睡好的眼眶有些微微发红。直到他认清对面人是谁时,还以为自己抑郁症发作的同时又患上了臆想症,以至于连青天白日下都能发病,居然梦到了自己的大学室友。

“阿月?”

余知味没有得到回应,见关风月只是愣着望向自己也不出声,忙不迭的扶着梯子从上铺跳下,踩着拖鞋跑过去踮起脚,伸手在他的床铺上拍了一下,眉眼间充满关切的继续问道:“怎么了?是人不舒服吗?要不要我陪你去校医那里看看?”

“没,没什么。”

关风月随着他手的动作眨了下眼,神色懵懵的样子有些可爱,意识还没回过神,倒是下意识的摇头道:“不了,我没事。”

末尾还礼貌性的加了句谢谢。

他的脾气其实一向很好,只是因为眼睛偏近视的缘故,从外表上看着有些高冷不好接近,若是被沈清平逼的太急时,很难得的才会骂上两句脏话。

余知味心思细腻,偏琥珀色的瞳仁溜溜的转了两下,心底觉得室友一觉醒来后有些不对劲。他揉了下自己的耳尖,语调依旧软软的问:“那你今天有课吗?没课的话要不要在休息会?”

“课?”

关风月沉默了,片刻后声音沙哑的问:“今天周几?”

余知味回了句,“今天周四。”

关风月记得自己以前住宿舍时,总会在靠床的墙上贴一张纸。这些年过去了,他早已忘记以前课程表上的内容,倒是以为自己还在梦中,当他试探性的转过头去时,却发现纸上边清楚的记着时间和课程。

靠近门的墙上挂着钟,这是他们寝室人集资买的,关风月看了眼时间,现在是7点整,又侧头往墙上望去,找到周四所在的地方,按着纸上边的课程回了句,“我九点的课,现在还早。”

他们俩虽然住同一个宿舍,但不在同一个班。余知味见他不像是生了大病的模样,于是轻轻嗯了声,冲他摆摆手道:“老大已经去训练了,你没事的话那我现在先去教室了,拜拜,晚上见啦。”

四人宿舍总共只住了三个人,关风月念的是一所融合了多个学校为一体的一本野鸡大学,音乐系学生,平时不追求成绩。刚才和他交谈的余知味是美术生,年纪小他几个月,擅长画人体,性格柔中带刚。至于他口中的老大叫扶城,宿舍中年纪最大,是体育生,每天都要早起集训。

完结+番外穿越重生小说作者青灯如昼《七年之痒后,我重生踹飞了渣攻》点评:构思新颖,题材独具匠心文章整体流畅,故事情节具有吸引力推荐阅读

精彩推荐

猜你喜欢

戏精老攻不安分[快穿]小说[斫染]在线试读

向寒急着离开,很快借道谢缓解尴尬,接着又询问诊费。说着他还递出一张名片,眨眨眼道:“我也是开宠物医院的,洗澡、护理、做造型都行,对了,我给宠物修毛的技术还不错。”泽维尔忽然有些不安,用爪子戳戳向寒,提醒他赶紧回神,同时在心中暗想:主角受是不是在勾搭小寒?看来跟着穿过来果然是对的。虽说无缘故的,温宁并不会把他怎么样,但在知道后续剧情的情况下,是人心里都会有些不适应。“不用,这可不是我的诊所,顺便而已。”温宁连连摆手,见向寒执意要给,又开玩笑道:“丁先生若是实在过意不去,日后可以多照顾我的生意。”温宁指了指嘴...

2019-09-03 07:38:13

七年之痒后,我重生踹飞了渣攻小说[青灯如昼]在线试读

38:12全场几乎都在呐喊。两人眼神穿过人群,在金色的阳光中相遇了。暖暖的柔风依旧轻轻的牵起略带栗色的发梢,关风月觉得有些痒,将头发撩至耳后,想着对方给的那个沙包,于是礼貌性的挥手朝他露出了一个浅浅的微笑。方新阙随手将线条流畅结实健硕的手臂举过头顶,踮脚站在三分线外,轻松又洒脱的将篮球精准投入框中。方新阙所在队伍获得压倒性的胜利,关风月眯起了眼睛,盯着方新阙的动作,手指忍不住轻柔的摩挲着扶手。作者有话要说:我可能是个猪吧,存稿箱时间设置错了,这章都没修就被发出来了。“男人,你竟然敢拒绝我。”...

2019-09-03 07:38:13

恶毒男配拒绝洗白[穿书]小说[燃香抚琴]在线试读

“小王爷,这些侍卫每一个都是绝顶高手,和咱们府内的有的一比。”全淼看着那些人脚下的砖块,都有些灰尘飞扬,小声的对赵时煦道。还未到大厅,他便听见他父王跟人的客套之声,他加快脚下的步伐,却在走到大厅门口时忽然就住了脚,然后盯着那和他父王并排坐在上位的男子,一脸的无语。“时煦,过来见过楚公子。”赵王朝赵时煦招了下手。看到这样的阵势,赵时煦很是纳闷儿,什么样的人才能带这样一支队伍,该不会是个生的五大三粗,壮如山的男人吧。赵时煦抬了抬眉,不知道为什么,心里有种说不清道不明的感觉。赵王面上看不出喜怒,只重复道:“快过...

2019-09-03 07:38:13

穿越之我被王爷拐回府小说[老嘢]在线试读

“没有什么,我就是无聊得很,出去透透气。”余风莫名其妙。“我都这么大一个人了,会看好自己的。”余风用力掰开陈小紧扣住自己的手。余风不明所以,“不是,我就出去转转,不会惹麻烦的,你们堵我干嘛啊。”陈小阻拦着,说:“不是,你没事出去干嘛啊。”“别啊,出去不好。”陈小左右为难,“外面坏人多,万一出什么事情了怎么办。”余风无奈,只得作罢,转身就往书房的方向闯。老天!...

2019-09-03 07:38:13

太子殿下组队中[PUBG]小说[阿爸家的丸子]在线试读

两个大男生住一间宿舍有什么奇怪的。“而且我们都是一个队的,你要配合我打双排或四排,大家住一起也是为了培养默契,这是很正常的分配。”等规规矩矩躺好了,这才想起来问今天一些一直听到的陌生词汇,诸如青训营、一队,双排、四排、游戏ID之类的,有些能从字面意思理解一二,有些就特别陌生了,很显然是只属于这个新世界的。“不不不,我睡这边。”蓝沉被逗得差点卡壳,三步并作两步上了床,连谦称都忘了用,又手忙脚乱拉好了被子,这才想起来解释,“臣的意思是说,担心殿下会不方便。”高弋大致知道他的顾虑,却也有自己的理由,“青训营那边...

2019-09-03 07:38:13

全面晋升小说[焦糖冬瓜]在线试读

“我现在也有点期待了。”袁浅笑着说。黄世宏一拍手,音乐响起,第一组服装秀开始。袁浅只抬头看了一眼,就把面前的矿泉水打翻了!而且要真能hold住这些“奇装异服”,肯定能给观众留下深刻印象。“那我们就省略主持人环节,直接开始T台秀!”大红色羽毛交织成的长裙,每个从袁浅面前走过的选手都尽量让自己看起来自信,这种自信让她们……就像一只有一只洋洋得意的火鸡。杀鸡,拔毛,炖汤哟喂!...

2019-09-03 07:38:13

重生后和渣攻的白月光HE了小说[虞弥生]在线试读

有趣。说实话许纯现在也有些忐忑,王导可是出了名的严苛,虽然他在宋野这个角色上花了不少功夫,但心里还是没有底。听到这话许纯的心渐渐下沉,上一世便是这样,让他回去的等通知,结果等到了被pass的结果。方才他的气场完全被许纯压住了,一举一动都由许纯掌控。他回过神来,视线追随着许纯的一举一动,自记事以来,还是第一次遇见能让自己处于下风的人,这让他也多少也收起了些许玩乐的心思。“下午你还要去一趟剧组,今天有你的戏份。“苏丽很好的掩饰了自己的内心想法,用公事公办的语气通知着他。上一世苏丽作为他的经纪人,前期确实是尽心...

2019-09-03 07:38:13

无限离婚循环小说[软炸团子]在线试读

“变身!”小姑娘做了个很威武的动作,这才朝他摆摆手,跟着妈妈离开。“离开!”紧接着,又跳出一行——祝时祺只好苦笑。与此同时,那场跟不知名黑客的交锋已经落幕,祝时祺无奈地看着自己的数据被入侵,终端跳出两个字——祝时祺耸耸肩,两个小时吗?好吧,两个小时后,决一雌雄!...

2019-09-03 07:38:13

嫁给前任他叔[穿书]小说[简容]在线试读

秦易阳被秦延东这不软不硬的话说的脸色一僵,忍不住就看向了白清。像秦易阳这种有颗圣父心的暖男,要是不及时撇清关系,白清怕就算自己不作不闹,但以后遇到主角受还是会躺枪。大家都没觉得白清有什么不对劲,相反相反还都觉得有点尴尬。他似笑非笑的看着秦易阳,“我和清清是夫妻,我怎么样他自然会清楚,就算是发脾气也不过是夫妻间的情趣而已。”白清不理会秦易阳的视线,只对着秦延东的方向笑了一下,然后说道,“对,我和阿东的事情就不牢侄子操心了。”这种关系搁谁那里都尴尬,估计避嫌都来不及,谁知道秦易阳现在还要上赶着搭话。他虽然好像...

2019-09-03 07:38:13

穿越小能手和他的奇葩雇主们小说[好大一卷卫生纸]在线试读

“我说你对自己下手可真狠,差点就救不回来了。”喂他喝完水,又扶他躺下,给他掖过被角,“有什么话等伤好了再说,躺好别乱动,我去端药,马上回来。“第4章 千机烛光勾勒出清俊的剪影,持着一卷泛黄的书册,眼里似有淡淡的笑意,见到来人,从容起身微微颔首:“见过殿下。”“你醒了,先别说话,喝口水。”那人说罢轻轻扶起他,小心避过他胸前的伤口。燕泗想问的话又咽了回去,罢了,死都死过一次了,身在何处真有那么重要么。看着那人背影,莫名觉得安心。“殿下可愿对弈一局?“沐雨置棋奉茶,退在一边。...

2019-09-03 07:38: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