恶毒男配拒绝洗白[穿书]小说[燃香抚琴]在线试读

  • 时间:
  • 来源:阅文林语
点击阅读

“小王爷,这些侍卫每一个都是绝顶高手,和咱们府内的有的一比。”全淼看着那些人脚下的砖块,都有些灰尘飞扬,小声的对赵时煦道。还未到大厅,他便听见他父王跟人的客套之声,他加快脚下的步伐,却在走到大厅门口时忽然就住了脚,然后盯着那和他父王并排坐在上位的男子,一脸的无语。“时煦,过来见过楚公子。”赵王朝赵时煦招了下手。看到这样的阵势,赵时煦很是纳闷儿,什么样的人才能带这样一支队伍,该不会是个生的五大三粗,壮如山的男人吧。赵时煦抬了抬眉,不知道为什么,心里有种说不清道不明的感觉。赵王面上看不出喜怒,只重复道:“快过

恶毒男配拒绝洗白[穿书]小说章节试读

《恶毒男配拒绝洗白(穿书)》作者:燃香抚琴【完结+番外】

文案:穿成恶毒男配,应该竭尽全力在书粉面前洗个白,成为书粉心中的白月光。

但赵时煦依然按照原书剧情,被男主狂撩,坑害男主官配CP,并最终成功崛起上位,走上了人生巅峰。

众书粉:“你还想不想洗白了?”

看着自己微微隆起的腹部,赵时煦黑着脸:“小爷拒绝洗白!”

穿进这本(皇权天下),赵时煦自认为自己了解这本书的内容,却唯独忽略了最重要的一点:

这特么怎么就是一本生子文!

注:心机腹黑帝王攻VS逗比英俊小王爷受!

此文慢热,后期有生子情节

此文系YY产物,文中所提内容均不可考

此文攻受双洁

内容标签: 生子 宫廷侯爵 传奇 穿书

搜索关键字:主角:赵时煦,楚轻 ┃ 配角:萧阮 ┃ 其它:

第1章 鹊桥塌了

七夕,鹊桥周围人声鼎沸,琳琅满目的漂亮花灯更是让人看的眼花缭乱,拥挤的人群中洋溢着欢声笑语,为庆佳节,不少已到嫁龄的姑娘都走出闺房,提着自己心仪的花灯在鹊桥上流连,期望遇到一个心仪之人,将花灯交到他手中。

这个习俗是南境特有的习俗,每逢七夕,鹊桥周围便热闹不已。

鹊桥是南境城外的一座拱桥,建在环绕着南境的渭河之上,据说已有几百年的历史,一直以来都是俊男靓女们求偶的好去处,为了呼应这个场景,便不知是谁为这桥命名为“鹊桥”,以此流传下来。

还有不少人说,如果想求姻缘,不必进庙求签,只要提着花灯在鹊桥走一走,你的命定之人必定会从桥的那头出现,那时你再把花灯递给他,缘分便就到了。

因着这个说法,除了七夕外,其他时候,鹊桥四周的人也是非常多的。

“所以,这就是要修缮这桥的原因?”桥边柏树下,赵时煦拿着折扇朝自己满是汗水的脖子边扇边无语道。

“呃...小王爷,这个跟修缮没什么关系吧?这桥建在渭河上,都几百年了,要是不固定修缮,万一塌了怎么办?”

赵时煦偏头睨了身旁的全淼一眼,道:“这鹊桥在城外,四周除了这渭河可供欣赏外,并没有别的去处,桥的另一头又只是通向潭山寺;也就是说,这地段并没有太大的商业来往,就景色来说,也只能说是一般般,并不值得人千里迢迢的跑来观赏。可这样这座桥十年便要修缮一次,说明了什么?”

全淼看着他,一脸的茫然。

赵时煦无奈道:“说明咱们南境恨嫁的人多,来这找良人的人多,但却没什么用,反而把桥给踏平了。”

全淼一听这解释,险些笑出声来,收到赵时煦的刀眼后才极力忍住笑意,道:“小王爷,您是心疼王爷让您用您自己的私房钱来修桥吧。”

赵时煦似乎被说中痛处,两只鼻孔重重的出着气,“父王也真是的,我不就是去了趟‘国色天香’楼,喝了几杯酒吗,至于罚的这么重吗?修缮这桥少说得几千两银子呢。”

“您还吃了水云姑娘的豆腐。”全淼冷不丁的补了一句。

赵时煦闭了闭眼,然后一把收了扇子转身揪着全淼的衣领咬牙切齿的道:“三水啊,小爷我再郑重的跟你说一遍,我没有吃水云豆腐,是她自己滑倒摔到我身上,衣裳不小心敞开露出胸部贴在了我的胸膛上。”

看着赵时煦皮笑肉不笑的脸,全淼干干的接了一句,“恰巧被进来捉您的王爷看见了。”

一提这个赵时煦就觉的自己倒了八辈子霉,原本那是成年后自己第一次走进憧憬已久的烟花之地,想要长长见识,哪知道才不过喝了几杯酒,姑娘的手都还没摸过就遇到这事故,虽说直接看到了胸,但那并不是自己愿意的。

“你再哪壶不开提哪壶试试?”赵时煦恨恨道。

全淼连连道不敢,赵时煦才一把松开他,然后转身看着桥上仍旧有些拥挤的人群以及渭河上不少的轻舟,道:“这都快过辰时了,这些人都还没有散的意思啊。”

“今日是七夕,人自然比往日多些。小王爷,那咱们回去吧,蒋公子他们还等您去喝酒呢。”

赵时煦盯着他,“父王让我明日就开工,我得看看这桥需要修缮的程度啊,好回去算算得花我多少银子。”

全淼“啊”了一声,没想到赵时煦嘴里叨咕着不乐意,但行动力却很强,愣了一会儿后才应了声,“是。”

“等下,你去买个花灯给小爷提着,不然那么多女子要是都看上小爷了,岂不麻烦,提个花灯,也好让人知道小爷已经有人了。”

全淼一听,连夸赵时煦聪慧,立刻去桥下买了一盏花灯来。

赵时煦接过,形态还不错,是个漂亮的兔子灯。

“走吧。”

全淼跟着他上桥,在脂粉香气中问道:“小王爷,您干嘛要亲自来,这种事派人来做不就好了。”

“父王让我亲力亲为,有什么办法,你以为我愿意。”

“王爷也不过是这么一说,更何况,您干嘛七夕之夜来,难不成您是想来挑个夫人?”全淼笑着打趣道。

赵时煦回头就一拳砸在他胳膊上,“你这脑袋都想些什么呢,我不得做个悔悟的样子么,看我如此上心,父王也会高兴不少,说不定最后会让我少出些私房钱。”

“您明明就是特地来看看这桥需要修葺的程度的,无关私房钱。”全淼戳破他的话。

赵时煦回头剜了他一眼。

全淼捂住嘴,不再多说什么,默默的跟上。

不过,赵时煦才上桥不久,就迎来了四面八方的视线,果然他手里的花灯起到了很大的作用。赵时煦生的足够英俊倜傥,往这上面一走,不就成了一道吸引女子的风景线么。

收到来自不少姑娘们的目光,赵时煦内心还是非常得意的,嘴角都抑制不住的要扬起来了,偏还故作没瞧见的绷着脸。

他二人走着,忽然之间,周遭都安静了不少,连渭河轻舟上的欢声笑语都静了一些。全淼还正在纳闷,大家就整齐划一的道,“参见小王爷。”

全淼略张着嘴看着他家主子僵硬的停下脚步,然后装作什么都不知道的垂下头。

赵时煦吸了几口气才忍住没有变脸,还以为是被不少姑娘看上了,没想到是...对,这才是众人会有的反应,他怎么就忘了,这南境,无论男女老少对他这张脸已经是再熟悉不过了,估计化成灰他们也能认出来。

说起来,他穿进这本叫(皇权天下)的书里,成为独霸一方的南境王之子已经五年了,这五年过的也十分惬意,他已经完完全全的适应了这里的生活,有时候都忘了自己是个穿书者了。并且在他原有的世界他只是个勤工俭学的苦逼大学生,还是个孤儿,这一朝穿越就成了小王爷,也算是命好,如果这小王爷没有最后那一点点瑕疵的话......

“小王爷?”全淼见大家行着礼,但赵时煦一直没反应,这才抬头小声唤了他一声。

赵时煦这才回过神来,“大家别拘礼啊,自己乐自己的,本王就是来看看这桥结不结实,有没有被小姐们踏平。”

姑娘们听了他的话都纷纷掩面而笑,而后又整齐划一的应了一声,“是。”便转过身各自看风景,再不管赵时煦,以至于赵时煦提着那只花灯显得分外的格格不入。

赵时煦回头瞪着全淼,全淼一副‘我也给忘了’的表情。

吐了口气,赵时煦略有些尴尬,见大家都避开他,特地给他让出一条道,郁闷的他抬手猛地砸了下一旁的护栏,哪知他不过这么一砸,那护栏居然哐的一声塌了,赵时煦便因惯性从桥上往下倒去,扑通一声跌入渭河之中。

全淼没想到护栏会突然塌掉,一时大意,没有拉住他,吓的大叫,“小王爷!”

还没等众人反应过来,因着这一块护栏塌掉,相连的整个护栏都纷纷塌掉,致使不少女子落水。

一瞬之间,原本还好好的鹊桥一下子就惊呼连连,水中不少人扑腾。好在轻舟上有不少会水性之人,一见有人落水,纷纷跳入河中救人。全淼也早就跳下去寻找赵时煦,可是这本就是夜里,水下更是不好视物,掉下的人又多,全淼竟没有在第一时间找到赵时煦。

赵时煦水性并不差,落水后扑腾扑腾就能上来的,只是恰巧上方又掉下一女子刚好砸在他身上,硬是把他刚冒出来的头给砸了下去,让他往河底不受控的落下不说还差点呛到,气的他骂都骂不出来。

不知道落了多深,赵时煦已经听不到河面的动静了,也不知道自己现在随着水流波动,是在渭河的河心还是河边还是哪儿,他只能不停的往上游往前游,只是游着游着,他看到原本漆黑一片的河里闪耀着一点儿金光。

他有些好奇,顺着那金光游过去,待靠近时伸手一握,竟是一块小金牌,而且是挂在人脖子上的小金牌。

赵时煦惊了,靠近后才发现这湖里沉着一具尸体!饶是他再如何胆大,遇到这情况也有些惊魂未定,只丢了那金牌赶紧往上游,可他才转身一游,脚踝却被什么缠住了。

赵时煦瞪大了眼睛,心里发毛,周身本就冰凉,这被东西缠住就更冰凉了。他忙用另一只脚去踢那个缠住他脚踝的东西,可是无论他怎么踢,竟都踢不掉。

无奈,赵时煦只得回头去看是什么东西缠住了他脚踝,这一看才发现竟然是那尸体的手握在了他的脚踝上!

赵时煦欲哭无泪,转过身子想用手将那尸体的手掰开,他已经快要呼吸不过来了,再不出去透透气,他就要溺毙了。

但是,那只手却怎么都掰不开,赵时煦愤怒不已,从怀里掏出匕首然后往那手背刺去,那手才终于松开,鲜红的血液在水中蔓延。

松口气,赵时煦转身游去,只是回头之际,他发现那只手没有放下,而是朝着他的方向伸展着,像是在求救一般。

赵时煦瞬间就像是被什么定住了一样,然后也不知道是为何,他鬼使神差的再次转身向那尸体游去,然后抓着他的肩膀带着他一起往湖面而去。

待再次从湖面露出脑袋时,赵时煦控制不住的大口大口的呼吸空气,真的差一点就要溺毙了。

待呼吸顺畅后,赵时煦才偏头迎着月光看向他顺势捞上来的这具尸体,原本以为对上的会是一张死白的腐烂的脸,哪知对上的却是一张虽然苍白但却足够精致俊美的脸。

赵时煦紧张的伸出手指探他的鼻息,好在虽然微弱但却有。

呼...原来是活的,不是尸体,不过,这披头散发的,这人是男的还是女的啊?

第2章 压箱底剧情

“快看,河里有人。”

岸上两个挑水的和尚对着突然从渭河里冒出来的人惊呼道。

听到声音,赵时煦回头望去,然后再看了眼怀里的家伙,出声嚷道:“师父,帮帮我们。”

两个和尚立即跳入河中帮着赵时煦把那个昏迷过去不知男女的家伙给抬上了岸。

“这位施主伤的不轻啊,快背回寺里去。”

说着,那两个和尚也没有经过赵时煦的同意便把人放在了赵时煦的背上。

赵时煦就这么被催促着将这要死不活的家伙背到了潭山寺内。

寺内,赵时煦赶紧换上了干衣裳,虽然是夏季,但夜晚的渭河还是冷的紧,而当他换好衣裳从屏风后走出来时,却见两个小和尚拿着衣物看着躺在床上的人一脸的为难。

“小师傅,怎么了,可有什么问题?”赵时煦严谨的问道。

两个小和尚看着他,其中一个有些为难道:“施主,男女有别,更何况这是佛门清净之地,我等实在无法给这位女施主宽衣解带啊。”

“女施主?”赵时煦盯着床上的人,这人约莫二十出头,但长的确是有些雌雄未变,像那个兰陵王,尤其是这披散着头发的样子。

两个小和尚并不再多言,只默默的把衣服放在一旁,然后对赵时煦起手一礼便退了出去。

赵时煦:“......”

坐在床畔,盯着人看了一会儿,赵时煦伸手将他的衣领拉下来了些,喉结十分清楚。看着那两个退出去的和尚,赵时煦摇头笑了笑。

“小子,你从里湿到外,我只有给你脱光了才能给你换衣服,别见怪啊。”

说着,赵时煦便将他抱起来坐着靠在自己身上,待将他脱的干干净净,正要给他穿干衣服时,他发现这要死不活的家伙竟微微睁开了眼睛。

那是一双十分好看的,但眼神却足够冷漠的瞳孔。

赵时煦与他对视,看着他光溜溜的身子,道:“你醒了?”

男子没有说话,紧接着又闭上了眼。

*

潭山寺的住持是个年过六旬,十分和善的老人,并且精通医术;经他诊治后,赵时煦并无大碍,但这个家伙就要麻烦些,他的腹部被人刺了一剑,伤的很厉害,而且发着高烧。

“住持,他怎么样啊?”

赵时煦开口问道,语气里带了丝关心。

住持看着他,“幸好,剑锋偏了,没有刺中要害,不过这位施主是怎么受的伤?胳膊和背上许多挂痕,像是被不少树枝挂伤所致。”

赵时煦看了眼躺在床上,脸色苍白的男子,直言道:“我也不知,我失足落水,他就已经在河底了,我是顺便将他捞了起来。”

住持瞬间了然,“若不是您救了他,再晚一点他就没命了。”

“是他求生意志强,死死的抓着我的脚。”

住持微微笑了笑,“是缘分吧。”

赵时煦抽了抽嘴角,“这种缘分也太世间少有了。”

住持未有多言,只和煦道:“老衲这就去给这位施主开方抓药,这伤药还有劳小王爷给他上了。”

“您认识我?”赵时煦略惊。

住持微微一笑,“去年小王爷施了银子给潭山寺翻修寺庙,老衲还未有当面给小王爷道谢。”

赵时煦有些不好意思,“那还要麻烦住持派人去给我父王报个平安,不然他得急了。”

“这是自然。”

******

鹊桥护栏塌了,落水之人不少,但都救了起来,可唯独赵时煦不见了踪影。全淼在渭河里找了许久都没有找到赵时煦,急的他在河里又哭又喊,众人才知道小王爷还没有救起来。

这个意识冲进人们的脑海里时,吓的他们跟自己的儿子掉进了河里一般,不用人组织,自发的竭尽所能的在渭河寻找赵时煦。

这消息也极快的传回赵王府,吓的一向沉稳自重的赵王从太师椅上一把弹起,二话不说直接冲了出去。

赵时煦不仅是赵王的心肝宝贝,也是整个南境子民的心肝宝贝。

本来一开始这小王爷并没有那么受南境子民的待见,反而还有些讨厌他,毕竟身为小王爷,之前的赵时煦,虽然小,但行为可以说是十分的横行霸道,小小年纪就欺负百姓,把人当坐骑,吃东西不给钱,跟个小坏蛋一般。

但五年前不知发生了什么,小王爷一觉睡醒竟然性情大变,不止挨家挨户的给被他欺负过的人赔礼道歉,还肃清了南境恶霸的风气,让许多纨绔子弟不再欺负百姓,而且人也变的十分亲民,没有架子,逢年过节的还会带着礼物去看贫穷人家,并且赠医赠药。

除此之外,还让赵王设了军假,为从军之人提高了福利,也允许家属在固定日子到军队中探亲,人性化了不少。而且还将南境的冤案不公之案全部重审,惩治了许多贪官污吏,让南境一下子成为了一片净土,连原本暴戾的赵王都被他捋的待人极其谦和,造福了不少百姓。

而赵时煦做这些的时候才不过十三岁,但从那以后,他的口碑便在南境来了个大逆转,且一直保持至今,虽然成日里看着还是一副玩世不恭的样子,但大家心里都清楚,小王爷是真心实意为南境的。

所以现在,他们的小王爷落了水失踪了,几乎整个南境都城的人都涌到渭河四周开始打捞了。

“王爷,没有,怎么办啊?都是属下不好。”全淼跑到赵王身旁,依然哭着道。

完结+番外穿越重生小说作者燃香抚琴《恶毒男配拒绝洗白[穿书]》点评:条理清晰,构思新颖,题材独具匠心,文章文采盎然,寓意深刻,情节跌宕起伏紧扣人心故事完整,文章整体流畅,故事情节具有吸引力推荐阅读!

精彩推荐

猜你喜欢

戏精老攻不安分[快穿]小说[斫染]在线试读

向寒急着离开,很快借道谢缓解尴尬,接着又询问诊费。说着他还递出一张名片,眨眨眼道:“我也是开宠物医院的,洗澡、护理、做造型都行,对了,我给宠物修毛的技术还不错。”泽维尔忽然有些不安,用爪子戳戳向寒,提醒他赶紧回神,同时在心中暗想:主角受是不是在勾搭小寒?看来跟着穿过来果然是对的。虽说无缘故的,温宁并不会把他怎么样,但在知道后续剧情的情况下,是人心里都会有些不适应。“不用,这可不是我的诊所,顺便而已。”温宁连连摆手,见向寒执意要给,又开玩笑道:“丁先生若是实在过意不去,日后可以多照顾我的生意。”温宁指了指嘴...

2019-09-03 07:38:08

七年之痒后,我重生踹飞了渣攻小说[青灯如昼]在线试读

38:12全场几乎都在呐喊。两人眼神穿过人群,在金色的阳光中相遇了。暖暖的柔风依旧轻轻的牵起略带栗色的发梢,关风月觉得有些痒,将头发撩至耳后,想着对方给的那个沙包,于是礼貌性的挥手朝他露出了一个浅浅的微笑。方新阙随手将线条流畅结实健硕的手臂举过头顶,踮脚站在三分线外,轻松又洒脱的将篮球精准投入框中。方新阙所在队伍获得压倒性的胜利,关风月眯起了眼睛,盯着方新阙的动作,手指忍不住轻柔的摩挲着扶手。作者有话要说:我可能是个猪吧,存稿箱时间设置错了,这章都没修就被发出来了。“男人,你竟然敢拒绝我。”...

2019-09-03 07:38:08

恶毒男配拒绝洗白[穿书]小说[燃香抚琴]在线试读

“小王爷,这些侍卫每一个都是绝顶高手,和咱们府内的有的一比。”全淼看着那些人脚下的砖块,都有些灰尘飞扬,小声的对赵时煦道。还未到大厅,他便听见他父王跟人的客套之声,他加快脚下的步伐,却在走到大厅门口时忽然就住了脚,然后盯着那和他父王并排坐在上位的男子,一脸的无语。“时煦,过来见过楚公子。”赵王朝赵时煦招了下手。看到这样的阵势,赵时煦很是纳闷儿,什么样的人才能带这样一支队伍,该不会是个生的五大三粗,壮如山的男人吧。赵时煦抬了抬眉,不知道为什么,心里有种说不清道不明的感觉。赵王面上看不出喜怒,只重复道:“快过...

2019-09-03 07:38:08

穿越之我被王爷拐回府小说[老嘢]在线试读

“没有什么,我就是无聊得很,出去透透气。”余风莫名其妙。“我都这么大一个人了,会看好自己的。”余风用力掰开陈小紧扣住自己的手。余风不明所以,“不是,我就出去转转,不会惹麻烦的,你们堵我干嘛啊。”陈小阻拦着,说:“不是,你没事出去干嘛啊。”“别啊,出去不好。”陈小左右为难,“外面坏人多,万一出什么事情了怎么办。”余风无奈,只得作罢,转身就往书房的方向闯。老天!...

2019-09-03 07:38:08

太子殿下组队中[PUBG]小说[阿爸家的丸子]在线试读

两个大男生住一间宿舍有什么奇怪的。“而且我们都是一个队的,你要配合我打双排或四排,大家住一起也是为了培养默契,这是很正常的分配。”等规规矩矩躺好了,这才想起来问今天一些一直听到的陌生词汇,诸如青训营、一队,双排、四排、游戏ID之类的,有些能从字面意思理解一二,有些就特别陌生了,很显然是只属于这个新世界的。“不不不,我睡这边。”蓝沉被逗得差点卡壳,三步并作两步上了床,连谦称都忘了用,又手忙脚乱拉好了被子,这才想起来解释,“臣的意思是说,担心殿下会不方便。”高弋大致知道他的顾虑,却也有自己的理由,“青训营那边...

2019-09-03 07:38:08

全面晋升小说[焦糖冬瓜]在线试读

“我现在也有点期待了。”袁浅笑着说。黄世宏一拍手,音乐响起,第一组服装秀开始。袁浅只抬头看了一眼,就把面前的矿泉水打翻了!而且要真能hold住这些“奇装异服”,肯定能给观众留下深刻印象。“那我们就省略主持人环节,直接开始T台秀!”大红色羽毛交织成的长裙,每个从袁浅面前走过的选手都尽量让自己看起来自信,这种自信让她们……就像一只有一只洋洋得意的火鸡。杀鸡,拔毛,炖汤哟喂!...

2019-09-03 07:38:08

重生后和渣攻的白月光HE了小说[虞弥生]在线试读

有趣。说实话许纯现在也有些忐忑,王导可是出了名的严苛,虽然他在宋野这个角色上花了不少功夫,但心里还是没有底。听到这话许纯的心渐渐下沉,上一世便是这样,让他回去的等通知,结果等到了被pass的结果。方才他的气场完全被许纯压住了,一举一动都由许纯掌控。他回过神来,视线追随着许纯的一举一动,自记事以来,还是第一次遇见能让自己处于下风的人,这让他也多少也收起了些许玩乐的心思。“下午你还要去一趟剧组,今天有你的戏份。“苏丽很好的掩饰了自己的内心想法,用公事公办的语气通知着他。上一世苏丽作为他的经纪人,前期确实是尽心...

2019-09-03 07:38:08

无限离婚循环小说[软炸团子]在线试读

“变身!”小姑娘做了个很威武的动作,这才朝他摆摆手,跟着妈妈离开。“离开!”紧接着,又跳出一行——祝时祺只好苦笑。与此同时,那场跟不知名黑客的交锋已经落幕,祝时祺无奈地看着自己的数据被入侵,终端跳出两个字——祝时祺耸耸肩,两个小时吗?好吧,两个小时后,决一雌雄!...

2019-09-03 07:38:08

嫁给前任他叔[穿书]小说[简容]在线试读

秦易阳被秦延东这不软不硬的话说的脸色一僵,忍不住就看向了白清。像秦易阳这种有颗圣父心的暖男,要是不及时撇清关系,白清怕就算自己不作不闹,但以后遇到主角受还是会躺枪。大家都没觉得白清有什么不对劲,相反相反还都觉得有点尴尬。他似笑非笑的看着秦易阳,“我和清清是夫妻,我怎么样他自然会清楚,就算是发脾气也不过是夫妻间的情趣而已。”白清不理会秦易阳的视线,只对着秦延东的方向笑了一下,然后说道,“对,我和阿东的事情就不牢侄子操心了。”这种关系搁谁那里都尴尬,估计避嫌都来不及,谁知道秦易阳现在还要上赶着搭话。他虽然好像...

2019-09-03 07:38:08

穿越小能手和他的奇葩雇主们小说[好大一卷卫生纸]在线试读

“我说你对自己下手可真狠,差点就救不回来了。”喂他喝完水,又扶他躺下,给他掖过被角,“有什么话等伤好了再说,躺好别乱动,我去端药,马上回来。“第4章 千机烛光勾勒出清俊的剪影,持着一卷泛黄的书册,眼里似有淡淡的笑意,见到来人,从容起身微微颔首:“见过殿下。”“你醒了,先别说话,喝口水。”那人说罢轻轻扶起他,小心避过他胸前的伤口。燕泗想问的话又咽了回去,罢了,死都死过一次了,身在何处真有那么重要么。看着那人背影,莫名觉得安心。“殿下可愿对弈一局?“沐雨置棋奉茶,退在一边。...

2019-09-03 07:38:0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