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后和渣攻的白月光HE了小说[虞弥生]在线试读

  • 时间:
  • 来源:阅文林语
点击阅读

有趣。说实话许纯现在也有些忐忑,王导可是出了名的严苛,虽然他在宋野这个角色上花了不少功夫,但心里还是没有底。听到这话许纯的心渐渐下沉,上一世便是这样,让他回去的等通知,结果等到了被pass的结果。方才他的气场完全被许纯压住了,一举一动都由许纯掌控。他回过神来,视线追随着许纯的一举一动,自记事以来,还是第一次遇见能让自己处于下风的人,这让他也多少也收起了些许玩乐的心思。“下午你还要去一趟剧组,今天有你的戏份。“苏丽很好的掩饰了自己的内心想法,用公事公办的语气通知着他。上一世苏丽作为他的经纪人,前期确实是尽心

重生后和渣攻的白月光HE了小说章节试读

《重生后和渣攻的白月光HE了》作者:虞弥生【完结+番外】

文案一:在渣攻和白月光之间都有一个炮灰替身,为他们情比金坚的爱情助力,之后再黯然退场。

许纯便是那个炮灰替身,被渣攻虐的身心受损,没想到上天眷顾,给了他重生的机会。

从此许纯走向一心为事业奋斗的励志道路,却没想到渣攻的白月光看他的眼神有些奇怪。

谢见原:“我们俩长得有点像。”

许纯心里咯噔一声:到底还是来了吗

谢见原:“难怪对着自己的时候最有感觉。”

许纯:“……”

文案二:谁不知道小鲜肉谢见原刚出道的时候,打的是影帝“小许纯”的名号,

对于这种蹭热度的行为,圈里人都以为两人水火不容。

哪里知道有一天有人偶然撞见“小许纯”将许纯按在墙上亲吻。

众人:这哪里是水火不融,是水火交融啊各位!

内容标签: 情有独钟 娱乐圈 重生 甜文

搜索关键字:主角:许纯 ┃ 配角: ┃ 其它:

第1章 重生

许纯看着面前的人,神情陷入了恍惚,眼前坐的人五官俊朗,身材高大,正是他一直熟悉的面孔。

任谁都能看出蒋修严此时的心不在焉,他现在的心思都放在桌上搁的手机上,许纯知道他现在在和谁发信息,心中不由微微刺痛,低头看着咖啡杯中自己脸的倒影,看着自己和那个人七分相似的脸,不由有些自嘲的勾了勾唇角。

“咖啡快凉了。”

等他收拾好自己的心情,再抬头时,又恢复了往日温和的模样,柔声说道。

蒋修严微微一怔,随即低声“恩”了一声,朝他露出了个抱歉的微笑,拿起咖啡杯轻抿了一口。

许纯又笑了笑,神情云淡风轻的说出那个名字,“是谢见原吗?”

蒋修严听到这个名字,神情瞬间有了变化,眉头蹙了起来,许纯和他在一起这么久,一直小心翼翼,从来没有像现在这样大胆的用这种语气问过他的事,这让他有些不耐,但还是很好的克制住了。

“怎么忽然提起他。”

许纯抿了抿唇,没有再说话,气氛又恢复了沉默。

似是因为那句话的缘故,蒋修严最后还是放下了手机,看了一眼许纯,又点了一份黑森林蛋糕,然后朝许纯说:“我记得你喜欢吃这个。”

许纯心中微微刺痛,喜欢吃的不是他,而是那个人,蒋修严一直把他的爱好强加在自己的身上。

比起运动他更喜欢的是看电影,比起喝咖啡更喜欢喝茶……

可蒋修严似乎丝毫没有注意到他的爱好,或者说是完全不在意,毕竟自己只是个代替品,又谁会在意替身的爱好呢。

许纯一动不动的盯着眼前的咖啡杯,忽然轻声说了一句。

“我不喜欢吃。”

蒋修严没有预料到他会拒绝,难得的愣了愣,随即很快反应过来,笑了笑:“那是我记错了,抱歉。”

今天的许纯有些奇怪,往常他不是这么多话的人,安静温和,也是因为这个他才会把他留在自己身边这么久。

两人就在这样奇怪沉默的氛围中吃完饭,最后结账的时候,许纯无意瞥见钱包里放的整整齐齐的照片,瞳孔不由一缩。

只见照片上的青年笑容阳光,背后是一望无垠的蓝色大海。

正是谢见原。

这样仔细看谢见原的脸确实和他有几分相似,但是细看还是能看出不同,许纯五官线条便柔和干净,谢见原的脸部轮廓则俊美深邃。

最不相似的便是那双眼。

许纯的眼睛瞳孔颜色极淡,在阳光下是漂亮的浅色,而且眼神一向安静温和,而谢见原瞳色的则是深不见底的漆黑,即使笑着也难以琢磨他的想法。

许纯收回视线,看了一眼玻璃窗外,只见不知何时已经下起了淅淅沥沥的小雨。

“回去吧。”

蒋修言看着明显发呆的许纯,不由蹙了蹙眉,沉声说道。

许纯转过头,视线笔直的注视着他的脸,不知在想些什么,忽然静静的开口问了一句。

“我们在一起多久了。”

被忽然这么冷不丁一问,蒋修严斟酌着语气,有些不确定说:“一两年吧。”

许纯笑了笑:“是三年零八个月。”

“这么久了吗?”蒋修言有些意外的挑了挑眉。

许纯又笑了笑,是啊,都这么久了。

他是个天生的同性恋,而蒋修严不管是长相家世气质都是上佳,再加上当初对他对自己穷追猛打,很难让他不动心。

他不愿意给他们这段感情归为包养与被包养的关系,至少在他看来,只是谈个恋爱那么简单,再说许纯这么些年来事业已经开始走下坡路,因为蒋修严不喜欢他出去抛头露面,一开始他以为只是恋人的占有欲,现在想想自己实在是傻的可怜。

这分明是他怕自己对谢见原的发展产生阻碍,因为他俩不仅脸相近,戏路也相近,注定会成为竞争对手。

而现在他已经错过了发展的黄金时期,逐渐迈入过气男星的行列。

不过他没想到的是自己付出这么多,最后却落得如此狼狈的下场,遇到这种狗血替身的事情。

原来到头来自己只是蒋修严求而不得白月光的替代品,他看中的只是自己这张脸而已。

蒋修严真正喜欢的是谢家的独子谢见原,两人家世相当,在国外留学时认识,蒋修严暗恋了谢见原整整七年,却一直不敢开口。

因为谢见原他是个笔直的直男,是绝对不会对男人动心,况且谢家那一关他也过不了,如果知道他有拐了谢见原的打算,谢家的人不会善罢甘休,所以他才会找上自己。

许纯沉默的看着蒋修严半晌,随即露出了个温和的笑容。

“我们分手吧。“

他的语气轻松自然,仿佛就是在讨论天气好坏那么简单,却让蒋修严神情一变,怔忡了片刻,才找回自己的声音。

“为什么?”

许纯目光淡淡的看着他,一字一句道:“没什么,只是不想当赝品了。”

蒋修严听他话里带刺,皱了皱眉:“你什么时候知道的?”

许纯笑了笑:“那不重要了。”

蒋修严看他神情,知道事情已经无法挽回,叹了口气说:“随你。”顿了顿,又看了一眼许纯发旧的袖口,继续说:“我会往你卡上打一笔钱,你之后好好过吧。”

许纯笑了笑,笑着笑着似是眼泪都笑出来了,他抹了一把脸,又恢复了往常温和的模样,只不过眼睫上还挂着晶莹的泪珠。

下一秒他便做出了个出乎蒋修严意料的举动。

只见许纯朝他竖起中指,笑容温和的朝自己无声的说了几个字。

“你是个傻逼”。

许纯何时说过骂人的话,何况是做出这么不雅的手势,不该即使如此,他的脸上依旧挂着招牌的温和笑容,看起来却没有什么违和感。

蒋修严自然读出了他的唇形,脸上露出了震惊错愕的神情,不过只一瞬间便恢复了常色,还没来得及说什么,便看见许纯起身站了起来,头也不回的走出了咖啡厅。

外面依旧下着淅淅沥沥的小雨,许纯仿佛察觉不到雨滴打湿衣衫一般,背影笔直□□的朝前方走去。

直到走到没有人的地方,许纯才微微顿住脚步,最终蹲在地上将头深深埋入胳膊,像被抛弃的小孩,无声的哭了出来。

***

“许哥?许哥?醒醒。”

许纯睁开眼睛,才发现自己竟然在化妆时不知不觉的睡着了,化妆师在自己面前晃动了半天手,才把自己喊醒。

“抱歉。”许纯揉了揉眼睛,朝化妆师露出了个温和的笑容,他笑起来左边脸颊上有个浅浅的酒窝,十分好看。

“没事啦,许哥和我还这么客气干什么。”化妆师忍不住红了脸,再看了一眼许纯的脸,心中还是不禁感叹,童星出道的就是不一样,简直是从小帅到大。

许纯笑了笑没说话,视线落在镜子里的自己身上,神情有几分恍惚。

他刚才又梦见了前世的事了。

前世他和蒋修严提出分手后,然后打算退圈去散心旅行,没想到却在登山时遇见了雪崩,自己被埋在了深雪之下,本以为必死无疑,没想到再睁开眼时,竟然重生回到了四年前的时候。

四年前他刚刚满二十四岁,还没遇见蒋修严,正是人气巅峰时期,大牌广告资源接到手软,圈中人看见他谁都要叫声许哥,就算是知名导演也要看他几分薄面,而不像自己之后过气的时候,任谁都爱答不理,为了一个配角在寒风中等大半天。

上天让他回到这个时间点,肯定是知道了他的不甘,既然给了他一次重来的机会,那他就要好好珍惜。

不过为什么会忽然梦见前世的事,难道是有什么预兆吗?

想到这里他瞳孔猛的一缩。

“今天是多少号?”

只见他猛的抓住化妆师的手,脸色有几分苍白。

“今天是十七号,怎么了许哥。”化妆师有些不明所以,但还是规规矩矩的回答了。

许纯微微阖上眼睛,没错,他记得清清楚楚,就是在今天他遇到了蒋修严。

当初正在拍戏的时候,他注意到导演身边站着的一个西装革履的男人,一直在盯着自己的脸看,沉默不语的抽着烟。

自己一拍完戏,他便过来邀请自己吃饭,当时面对如此突然的邀请,他自然拒绝的,不过之后蒋修严仿佛着了魔般,一直往他这里跑,最终自己还是心软,答应了陪他吃饭。

没想到这踏出的第一步后,是万丈深渊。

“你进这里干什么,这不是你的化妆间。”

许纯听到头顶上方忽然响起化妆师的声音,只见她朝着门口的身影说话,语气里带着些许不易察觉的嫌弃。

“抱歉,我走错了。”那个人连忙低着头唯唯诺诺的开口说。

许纯觉得那个人有些熟悉,微微皱了皱眉,温声道:“你抬起头来。”

那个人浑身一僵,似乎以为惹恼了大人物,战战兢兢的不敢说话。

许纯眉头蹙的更紧了,旁边的化妆师以为他想要教训这个冒冒失失的新人,正准备帮许纯说话,忽然一道低沉而富有磁性的嗓音响起。

“抱歉,他有些胆小,希望前辈能原谅他。”

说话帮解围的人来了之后站在门口,只见他身材修长挺拔,五官俊美深邃,那张脸和许纯有七分相似。

赫然便是谢见原。

许纯只觉一道晴天霹雳而下,好半天没有回过神,上一世他和谢见原见面的次数只有寥寥几次,基本上没说过话。

而他记得清清楚楚,如果按照前世来说,他今天根本不会碰见谢见原,包括这个低着头的小新人。

难道是因为自己重生后产生的蝴蝶效应吗?

那这样的话,今天是不是就不会碰见蒋修严了,不知为何这个想法,莫名的让他松了口气。

“许哥。”旁边的化妆师见他发呆,连忙扯了扯他的衣袖。

许纯这才回过神来,看着谢见原,这才发觉他的眼中竟然隐隐带着敌意。

敌意?为什么?

等想清楚缘由时,许纯有些哭笑不得,刚才那场景,他肯定是把自己当作欺压新人,脾气不好的前辈。

这个误会许纯也没有急着澄清,他对谢见原的情感有些复杂,这样误会也好,以后相处的机会会少一些。

第2章 试镜

“没事。”

许纯看着化妆师脸上担忧的神情,看来自己现在的脸色确实不好,他摇了摇头示意她不必担心,然后转头朝谢见原淡淡点了点头,算是打了招呼。

谢见原盯着他看了一会,然后笑着说:“前辈应该不会和新人计较吧。”

许纯微微一怔,视线落在他身旁唯唯诺诺的男孩身上,他终于知道为什么会觉得他眼熟了,这个人可是蒋修严的眼中钉肉中刺。

陆闲。

这个人可和他外表看上去不一样,内里野心勃勃,有手段有耐心够狠,拼了命朝金字塔上面爬,上一世最后可是跻身为一线大咖,接手了不少原本属于自己的大牌资源。

而之所以说他是蒋修严的眼中钉肉中刺是因为他时时黏在谢见原身边。

谢见原这个人有个毛病,对弱者有种天生的责任感,会忍不住想要保护他,而陆闲是个典型利己主义者,会利用自己身边一切可靠的资源,这种资源当然也包括人。

心思回转过来,许纯露出了个笑容,不过这些又和他有什么关系呢,他这辈子不打算和蒋修严相关的人或者事扯上关系,这些就由着他们几人折腾吧。

“没事,你们走吧。”

许纯坐在转椅上,视线在两人身上打了个转,微微一笑,似毫不在意。

谢见原蹙眉看了他一会,然后微微鞠躬算是道别,随即便转身离开了,陆闲见状便赶忙跟了我上去。

“许哥,现在的新人太没有礼貌了。”

门关上后,化妆师似乎还有些替许纯愤愤不平,一边帮他整理造型一边絮絮叨叨说。

许纯一边看着接下来的台词本一边笑着回答:“现在的新人可不一般,我也不能多说什么。”

“这是哪里的话,有谁不敢给许哥面子。”

许纯不置可否的笑了笑,他虽说是童星出道,这些年也演过不少大红大紫的电视剧,也算是在一线男星行列,圈里也有不少人脉。

不过娱乐圈更新换代速度极快,今天你有可能还在人前无比风光,可能后天便被人抛之脑后无人问津。

上一世自己便是落的如此落魄的下场。

而他这样说不仅是因为这个原因,更重要的是谢见原他可是一个货真价实的富二代。

演戏对他来说只是玩票性质,属于不红就要回去继承家业的类型,但即使如此,他的人脉资源也比自己好不容易搏来的要好上几倍。

世界便是这么不公平,自己咬牙拼了这么久好不容易到达的位置,等到了才发现原来有人便出生在自己无法触及的高度。

再说这边谢见原和陆闲离开后,两人并肩走在走廊上。

陆闲咬了咬嘴唇,嗫嚅片刻,鼓起勇气说:“谢谢你。”

谢见原满不在乎的摆摆手,随即推开了面前的门,“举手之劳,不用放在心上。”

进屋后他便看见自己的好友魏嘉禾吊儿郎当的在撩女生,女生看起来有些面生,应该是和自己一样刚进圈没多久的新人。

“原哥你来了。”魏嘉禾探头看了一眼外面,只看得见刚好转身离开的陆闲,“你和谁一起来的?”

谢见原拍了拍他的胳膊,示意他让个位置,嘴上随口答道:“没什么,看样子也是公司的新人,无意间看见他闯错了化妆间,顺手帮他解了个围。”

魏嘉禾啧啧了几句:“这也太冒冒失失了吧,要是遇见脾气不好的同行,那可就记恨上了,这种事也不是没有发生过,之前不就是有个女演员把误闯的后辈骂得狗血淋头吗?对了,说了这么久,他闯进了谁的化妆间了?”

谢见原闻言脑海里浮现出那张和自己七分相似的脸,不动声色的皱了皱眉。

“许纯。”

“是他?!”魏嘉禾似乎被吓了一跳,夸张的叫了起来,“他也来试戏了,完了完了,你知道他试的是哪个角色吗?”

许纯的演技可是没话说,年纪轻轻便凭借几部完成度极高的作品在圈里站稳了脚跟,再加上童星出道,可以说是国民度极高的一名演员。

如今他也跑来试戏,也就是意味着多了一个强有力的竞争对手。

谢见原思考了一会,然后回答说:“我瞥了一眼他的台词本,应该是打算试男主的戏吧。”

魏嘉禾露出了个“完了”的表情,他虽说靠着之前的仙侠古装大IP红起来了,但是并不意味着能争的过这种资历高的前辈演员。

一旁的女新人笑着捂着嘴说:“不过说回来,如果是许纯哥的话,应该不会为难后辈,他很照顾新人的。“

完结+番外穿越重生小说作者虞弥生《重生后和渣攻的白月光HE了》点评:全文结构紧凑,完整文笔较流畅思新颖,题材独具匠心推荐阅读!

精彩推荐

猜你喜欢

戏精老攻不安分[快穿]小说[斫染]在线试读

向寒急着离开,很快借道谢缓解尴尬,接着又询问诊费。说着他还递出一张名片,眨眨眼道:“我也是开宠物医院的,洗澡、护理、做造型都行,对了,我给宠物修毛的技术还不错。”泽维尔忽然有些不安,用爪子戳戳向寒,提醒他赶紧回神,同时在心中暗想:主角受是不是在勾搭小寒?看来跟着穿过来果然是对的。虽说无缘故的,温宁并不会把他怎么样,但在知道后续剧情的情况下,是人心里都会有些不适应。“不用,这可不是我的诊所,顺便而已。”温宁连连摆手,见向寒执意要给,又开玩笑道:“丁先生若是实在过意不去,日后可以多照顾我的生意。”温宁指了指嘴...

2019-09-03 07:37:45

七年之痒后,我重生踹飞了渣攻小说[青灯如昼]在线试读

38:12全场几乎都在呐喊。两人眼神穿过人群,在金色的阳光中相遇了。暖暖的柔风依旧轻轻的牵起略带栗色的发梢,关风月觉得有些痒,将头发撩至耳后,想着对方给的那个沙包,于是礼貌性的挥手朝他露出了一个浅浅的微笑。方新阙随手将线条流畅结实健硕的手臂举过头顶,踮脚站在三分线外,轻松又洒脱的将篮球精准投入框中。方新阙所在队伍获得压倒性的胜利,关风月眯起了眼睛,盯着方新阙的动作,手指忍不住轻柔的摩挲着扶手。作者有话要说:我可能是个猪吧,存稿箱时间设置错了,这章都没修就被发出来了。“男人,你竟然敢拒绝我。”...

2019-09-03 07:37:45

恶毒男配拒绝洗白[穿书]小说[燃香抚琴]在线试读

“小王爷,这些侍卫每一个都是绝顶高手,和咱们府内的有的一比。”全淼看着那些人脚下的砖块,都有些灰尘飞扬,小声的对赵时煦道。还未到大厅,他便听见他父王跟人的客套之声,他加快脚下的步伐,却在走到大厅门口时忽然就住了脚,然后盯着那和他父王并排坐在上位的男子,一脸的无语。“时煦,过来见过楚公子。”赵王朝赵时煦招了下手。看到这样的阵势,赵时煦很是纳闷儿,什么样的人才能带这样一支队伍,该不会是个生的五大三粗,壮如山的男人吧。赵时煦抬了抬眉,不知道为什么,心里有种说不清道不明的感觉。赵王面上看不出喜怒,只重复道:“快过...

2019-09-03 07:37:45

穿越之我被王爷拐回府小说[老嘢]在线试读

“没有什么,我就是无聊得很,出去透透气。”余风莫名其妙。“我都这么大一个人了,会看好自己的。”余风用力掰开陈小紧扣住自己的手。余风不明所以,“不是,我就出去转转,不会惹麻烦的,你们堵我干嘛啊。”陈小阻拦着,说:“不是,你没事出去干嘛啊。”“别啊,出去不好。”陈小左右为难,“外面坏人多,万一出什么事情了怎么办。”余风无奈,只得作罢,转身就往书房的方向闯。老天!...

2019-09-03 07:37:45

太子殿下组队中[PUBG]小说[阿爸家的丸子]在线试读

两个大男生住一间宿舍有什么奇怪的。“而且我们都是一个队的,你要配合我打双排或四排,大家住一起也是为了培养默契,这是很正常的分配。”等规规矩矩躺好了,这才想起来问今天一些一直听到的陌生词汇,诸如青训营、一队,双排、四排、游戏ID之类的,有些能从字面意思理解一二,有些就特别陌生了,很显然是只属于这个新世界的。“不不不,我睡这边。”蓝沉被逗得差点卡壳,三步并作两步上了床,连谦称都忘了用,又手忙脚乱拉好了被子,这才想起来解释,“臣的意思是说,担心殿下会不方便。”高弋大致知道他的顾虑,却也有自己的理由,“青训营那边...

2019-09-03 07:37:45

全面晋升小说[焦糖冬瓜]在线试读

“我现在也有点期待了。”袁浅笑着说。黄世宏一拍手,音乐响起,第一组服装秀开始。袁浅只抬头看了一眼,就把面前的矿泉水打翻了!而且要真能hold住这些“奇装异服”,肯定能给观众留下深刻印象。“那我们就省略主持人环节,直接开始T台秀!”大红色羽毛交织成的长裙,每个从袁浅面前走过的选手都尽量让自己看起来自信,这种自信让她们……就像一只有一只洋洋得意的火鸡。杀鸡,拔毛,炖汤哟喂!...

2019-09-03 07:37:45

重生后和渣攻的白月光HE了小说[虞弥生]在线试读

有趣。说实话许纯现在也有些忐忑,王导可是出了名的严苛,虽然他在宋野这个角色上花了不少功夫,但心里还是没有底。听到这话许纯的心渐渐下沉,上一世便是这样,让他回去的等通知,结果等到了被pass的结果。方才他的气场完全被许纯压住了,一举一动都由许纯掌控。他回过神来,视线追随着许纯的一举一动,自记事以来,还是第一次遇见能让自己处于下风的人,这让他也多少也收起了些许玩乐的心思。“下午你还要去一趟剧组,今天有你的戏份。“苏丽很好的掩饰了自己的内心想法,用公事公办的语气通知着他。上一世苏丽作为他的经纪人,前期确实是尽心...

2019-09-03 07:37:45

无限离婚循环小说[软炸团子]在线试读

“变身!”小姑娘做了个很威武的动作,这才朝他摆摆手,跟着妈妈离开。“离开!”紧接着,又跳出一行——祝时祺只好苦笑。与此同时,那场跟不知名黑客的交锋已经落幕,祝时祺无奈地看着自己的数据被入侵,终端跳出两个字——祝时祺耸耸肩,两个小时吗?好吧,两个小时后,决一雌雄!...

2019-09-03 07:37:45

嫁给前任他叔[穿书]小说[简容]在线试读

秦易阳被秦延东这不软不硬的话说的脸色一僵,忍不住就看向了白清。像秦易阳这种有颗圣父心的暖男,要是不及时撇清关系,白清怕就算自己不作不闹,但以后遇到主角受还是会躺枪。大家都没觉得白清有什么不对劲,相反相反还都觉得有点尴尬。他似笑非笑的看着秦易阳,“我和清清是夫妻,我怎么样他自然会清楚,就算是发脾气也不过是夫妻间的情趣而已。”白清不理会秦易阳的视线,只对着秦延东的方向笑了一下,然后说道,“对,我和阿东的事情就不牢侄子操心了。”这种关系搁谁那里都尴尬,估计避嫌都来不及,谁知道秦易阳现在还要上赶着搭话。他虽然好像...

2019-09-03 07:37:45

穿越小能手和他的奇葩雇主们小说[好大一卷卫生纸]在线试读

“我说你对自己下手可真狠,差点就救不回来了。”喂他喝完水,又扶他躺下,给他掖过被角,“有什么话等伤好了再说,躺好别乱动,我去端药,马上回来。“第4章 千机烛光勾勒出清俊的剪影,持着一卷泛黄的书册,眼里似有淡淡的笑意,见到来人,从容起身微微颔首:“见过殿下。”“你醒了,先别说话,喝口水。”那人说罢轻轻扶起他,小心避过他胸前的伤口。燕泗想问的话又咽了回去,罢了,死都死过一次了,身在何处真有那么重要么。看着那人背影,莫名觉得安心。“殿下可愿对弈一局?“沐雨置棋奉茶,退在一边。...

2019-09-03 07:37:4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