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限离婚循环小说[软炸团子]在线试读

  • 时间:
  • 来源:阅文林语
点击阅读

“变身!”小姑娘做了个很威武的动作,这才朝他摆摆手,跟着妈妈离开。“离开!”紧接着,又跳出一行——祝时祺只好苦笑。与此同时,那场跟不知名黑客的交锋已经落幕,祝时祺无奈地看着自己的数据被入侵,终端跳出两个字——祝时祺耸耸肩,两个小时吗?好吧,两个小时后,决一雌雄!

无限离婚循环小说章节试读

《无限离婚循环》作者:软炸团子【CP完结】

文案:身陷时间循环与婚姻危机,他们该何去何从?

祝时祺暗恋狄言整整七年,终于得偿所愿,而决定离婚,只用了短短七天。

狄言依然不爱他,哪怕他机关算尽,哪怕他卑微至此——狄言讨厌的,正是他这个样子。

既然如此,就放手吧。

他本以为自己可以离开名为狄言的漩涡,狄言也可以重获自由。却没想到,一场突如其来的意外,将他困于12小时的诡异时间循环之内。

此时祝时祺才知道,原来同样一段人与事,爱时如糖似蜜,不爱了,便是无间地狱。

第一章 第一次循环(1)

2x33年2月23日,7:30,餐厅。

“狄言,这几天我仔细想了想……我们,还是离婚吧。”

祝时祺说出这句话的时候,伴随着心头撕裂般的剧痛,却有一瞬间如释重负的轻松。

或许,他早就该这样,最好在最初爱上狄言的时候,就快点干脆地选择放弃。祝时祺向来果决,从小到大,遇事总是当断则断。只是在面对狄言的时候,他却一反常态,死死抓着不放手,终于把自己也弄到了这种可笑的境地。

就像七天前,发情期的浑浑噩噩中,他偶尔的意识清醒之时,看到狄言咬着牙打的那支抑制剂——Alpha与omega的信息素纠缠是无可抵抗的本能,偏偏狄言宁可打针,忍受针剂的副作用,也不愿屈从本能回应他。

然而,坐在餐桌另一头的狄言闻言却只是皱了皱眉。

“你又闹什么脾气。”他放下筷子,机器人管家马上递上餐巾,狄言漫不经心擦了擦嘴,好似祝时祺刚才只是开了个不怎么高明的无聊玩笑,“我告诉过你,我跟他只是——”

“我是认真的。”祝时祺打断狄言,挺直了腰。他的身体哪怕在omega中也不算很好,在身为alpha、体格健美高大的狄言面前,更是纤弱得几乎不堪一击。天性所致,Omega面对alpha时总多多少少会有些下意识的臣服,但祝时祺此刻面对狄言的态度,好像全然不受此影响。

“开什么玩笑。”虽然这么说,但狄言已经意识到祝时祺并不是在开玩笑,他拧紧眉头,似乎在考虑什么,“那你身上的标记怎么办?不是说不能动手术吗?”

“我问过医生,之前我有用意志力抵抗发情期的经验,如果按时服用药物,有很大可能将发情期带来的影响降到最低。”祝时祺说,“我这两天就会搬出去。你放心,我不会再来打扰你的生活。”

狄言“哦”了一声,轻描淡写道:“原来你什么都已经打算好了,今天只是来通知我?”

“……这段时间,委屈你了。”

“我有什么可委屈的,白玩了你整整一个发情期,我赚了才是。”狄言冷笑着站起身,向祝时祺逼近一步,却被跑过来收拾餐具的机器人管家绊了一下。他站稳身体,没有继续前进,只是狠狠盯着祝时祺,任凭小小圆圆的机器人茫然地在地上乱滚,交互窗口显示出一个疑惑的表情。

祝时祺闭了闭眼:“狄言,给你给我,都留点面子。”

“用不着你教训我!”

话音未落,铺天盖地的柠檬味已然气势汹汹地袭来,祝时祺呼吸一乱,清新悠远的檀木香气在空气中淡淡弥漫。

狄言对自己柠檬味的信息素非常在意,甚至从不愿在人前暴露,今天不管不顾地释放出来,说明实在是气得狠了。

也对,他那样高傲的人,怎么会容忍祝时祺先提出离婚呢?

祝时祺白皙的脸颊开始出现淡淡的晕红,原本挺直的腰不可避免地软了下去。他知道,再过一小会儿,自己就会失去理智,幸好——

“侦测到您的信息素异常,警告,您涉嫌对omega发放过量信息素,有致使强制发情可能。根据《人权保护法》——”

信息素抑制喷剂自动喷出,理智回笼,祝时祺按掉了机器人管家的自动警告功能。狄言低低嗤笑起来。

“够自觉的啊,已经把自己的信息素从我的机器人管家里删掉了?如果我现在不走,你会不会像上次那样,威胁要告我强奸你?”

祝时祺被刺得脸色发白,却依然挺拔地端坐着,直视狄言。

狄言如同七年前一样,帅气英俊充满活力,他像一团耀眼明亮的火,曾给予黑暗中的祝时祺以光明与温暖,让他情不自禁想要靠近,靠得再近一些。

可他并不知道自己该怎样做,只是笨拙地、又贪婪地伸出手,想将对方留在自己身边。

是他让这团明亮炽热的火焰蒙上阴翳,而这团火,也终究灼伤了他。

“对不起。”祝时祺低声道。

“说对不起就行了?”狄言咬牙,“逼我结婚的人是你,用发情期引诱我的人也是你,说摘除标记会死的人是你……今天早上没吃完饭,就说要离婚的还是你!你到底把我当什么东西?是不是觉得我——”狄言猛然闭上嘴,目光中怒火喷薄。

“侦测到您的信息素异常,建议您及时服用抑制剂。已搜索您购买过的情趣用品,有0件可用,是否接受相关产品广告?”

狄言骂了一句,涨红了脸,狠狠踹了准备在这种情况下播放情趣用品广告的机器人管家一脚,让好不容易爬起来的圆筒形机器人又一脸迷惑地在地上转起了圈圈。

祝时祺张了张嘴,却终究哑口无言。最后只轻轻地说:“你别踢它了。”

“行呀,你跟这家伙有感情了是不是?”狄言点着头,“好,这个地方,我才是多余的人。不用你搬。我走!”

咬牙切齿地说完这句话,狄言头也不回地大步离开。

祝时祺沉默地坐在原处,继续一口一口吃着早餐,直到不知多久之后,楼下传来响亮的摔门声。

筷子滚落在桌上,他满头冷汗地捂住后颈,再也无法忍住因疼痛而发出的喘息。

2x33年2月23日,9:30,卫生间。

祝时祺抹了把脸,抬起头,直视面前的镜子。

镜中人虚弱而苍白,头发湿漉漉的,一双眼睛满是疲惫,眼角却微微泛红,带着几近病态的渴求。

这是狄言最讨厌的omega的样子。

得不到所爱之人的回应,omega便会如同失去攀附的菟丝花,迅速枯萎,脆弱异常,轻轻一碰,便坠落在地化为尘埃。

他们也卑微如尘埃,失去理智,失去自我,抛弃一切只为获取一点点来自爱人的目光。

“不像个人。”狄言曾经这样简短地评论过。

祝时祺忘记自己那时是如何回答的,或许他没有回答。不过狄言接下来若有所思的低语,他记得很清楚。

“人的理智应该高于天性。因为点信息素就变成那样,未免太难看了。”

是啊,太难看了。

祝时祺几乎是严厉地瞪视着镜中的自己,一如少年时刚刚分化后那样,仿佛只要如此,就能扼杀那存在于他身上的、无法摆脱的omega天性。

房间内的温度自动升高,柔和的暖风迎面拂来,祝时祺却关闭了智能温控,又掬起一捧水,用冰冷的水温舒缓疼痛的神经。

后颈依然在隐隐作痛,被标记的腺体呼唤着alpha的触碰。祝时祺知道,自己此刻感觉到的的悲伤缘于大脑分泌的内啡肽物质减少,依旧是得不到满足的信息素在作祟。

然而,信息素也可以影响心脏、影响胃、影响全身的感官吗?

他觉得冷,觉得心痛,觉得胃部在一阵阵难受地痉挛。

祝时祺深吸一口气,强行压抑下复杂的思绪,从药柜上取下镇定贴片,自己摸索着贴在后颈。

腺体传来的锐痛立刻有所缓解,活跃的信息素被暂时压制下来,只是其他地方的疼痛却没有停止,反倒愈发鲜明。

或许,他该做一次身体检查?

祝时祺沉思着抬起手腕,想查看一下自己的身体数据,却突然感觉到腕上的智能终端发出一阵嗡鸣,有人正在向他发起全息通话请求。

柯然?

祝时祺看到终端上显示的名字,顿了顿。他现在心情不好,只想自己一个人静一静,但柯然跟他毕竟从大学时期便已经相识,考虑到这家伙不靠谱的性格,祝时祺很担心他又偷偷黑进什么不该去的地方被人抓住,为防止自己本就为数不多的朋友再次减少,终于还是允许了请求。

顶着一头乱糟糟的红毛,有着浓重黑眼圈的青年很快出现在祝时祺眼前。他此时一改往日总是睡不醒的模样,一脸激动地对祝时祺说:“出大事了!老祝,你绝对猜不到我看见了什么!”

祝时祺皱眉猜测:“你终于黑进信息安全部资料库,把自己弄进通缉犯名单了?”

“啊?”红发青年愣愣的挠了挠脑袋,然后开始傻笑,“嘿嘿,我还没想过呢。真挺有意思的嘿!”

“柯然,给你三十秒。”祝时祺顿时失去了交谈的兴趣。

“哎哎,你别着急啊。老祝你就是个急性子,想当年在学校那会儿,你就——”

“还有二十秒。”祝时祺打断他的话,隐隐听到没被完全过滤掉的背景音,有点惊讶,“你居然出门了?”

“我一年还是会出一次门好不好,不要搞得好像我一辈子都不出门了一样。”柯然兴奋地说,“之前我不是接了你弟弟公司那边一个活嘛,认识了个漂亮的小姑娘,我觉得她是beta,简直超对我胃口的!而且我黑进她终端看了看,发现她平时都不开美颜啊!你知道的——”

“我不知道。”祝时祺已经完全失去了兴趣。他觉得世人之所以会对他们这些搞信息的技术人员产生误解,一定是因为柯然这种家伙败坏了他们的形象。于是他给柯然设置起五天的访问禁止,同时准备结束通话。

“你别关啊,哎哟,别禁止我!”柯然那边手忙脚乱,一阵手舞足蹈,想要突破祝时祺的访问禁令,然而毕竟稍逊一筹,意识到自己不是祝时祺的对手,他果断停止废话,将之前被隐藏的背景画面展示在祝时祺面前——

“没骗你,真出大事了,狄言跟祝商祺在公司门口打起来了!”

第二章 第一次循环(2)

2x33年2月23日,10:00,参寥无限科技大楼前。

狄言与祝商祺其实并没有打起来,但两个顶级alpha气势全开,无需任何言语动作,已经是剑拔弩张。

周围无人敢靠近,祝时祺更清楚地看到了那两个人。

一个是他刚刚离婚的伴侣,还有一个,是他的孪生兄弟。

祝商祺同祝时祺长相极为相似,如果仅看外表,十个人里有九个人会将他们弄混。但祝时祺心里很清楚,祝商祺与自己天差地别。他的强大毋庸置疑,冷静也无需伪装,跟祝时祺这种外强中干的家伙截然不同。

如果不是因为信息素,如果不是因为祝时祺的刻意设计,这两个人……

祝时祺眼神晦暗莫名,不知在想些什么。

柯然已经贴心地给他解说起来:“哎呀,不愧是你弟弟,那句老话怎么说来着?对了,虎哥无狗弟,真是个好狗弟啊!这信息素一出来,刚才半条街的人都腿软了。就是个子没狄言高,从视觉上有点吃亏。哎,你说都是顶级alpha,狄言怎么就比你弟弟高这么多呢?哦,对了,你跟你弟弟一样高,虽然一个alpha一个omega,是不是双胞胎对这方面也有影响啊?”

原本看到狄言与祝商祺在一起,祝时祺的心内再次产生波动,但柯然这一通漫无边际的废话,成功让他暂时从伤感复杂的情绪中抽离出来。或许抑制信息素效果最好的不是药剂,而是怒气。

“他们是怎么一回事?”

柯然对祝时祺的隐隐怒意浑然不觉。他是个beta,虽然嗅不到信息素的气味,此时多少也受了点alpha气势的影响,熟练地从兜里掏出一个口罩戴在脸上,躲在负责清扫的智能机器人后面探头探脑地观望,那鬼鬼祟祟的样子,令祝时祺莫名产生了黑进公共安全系统,派俩执法机器人把他抓走的念头。

“我也不知道呢,来了就这样了。我跟人打听了一下,也都不清楚怎么回事。好像是狄言在这里守了半小时,祝商祺来了他就冲上去了。然后两个人就开始……对峙?到现在,得有三分钟了吧?”最后那句话,他歪着脑袋,好像在问谁。那个方向很快传来一个同样激动高昂的女声:“不止三分钟,这两位帅哥对视至少五分钟了!哇,他们果然在搞aa恋吧?”

“这可不能乱说啊,左边这个是我兄弟的对象,右边这个是我兄弟的兄弟,我现在正跟我兄弟说着话呢。”柯然赶紧澄清。

对方哪里数得清他到底说了几个兄弟,因为她已经兴奋地尖叫起来:“抱上了抱上了!”群众们也都在激动地呼喊:“哦哦哦!”还夹杂着几声“老板加油”的响亮马屁,肯定是祝商祺的属下喊的。

柯然抬头望去,不知看到了什么,露出十分震惊的神情。然后似乎有些尴尬,先前的好奇激动一扫而空,他取消全息模式,用手遮住终端,很快地对祝时祺说:“我这边还有事,先不跟你聊了哈。”

可祝时祺已经看到了。

那刺眼的一幕,通过柯然身后玻璃的反光,完完全全展露在他的面前——

狄言与祝商祺,正在互相拥抱。

“啧,执法机器人来了,这俩家伙当街释放信息素,估计要被抓去教育……哦,祝商祺不用了,只有狄言被带走了,等会儿你去教育中心领他的时候,咱们顺便吃个饭吧?”

“我们已经离婚了。”祝时祺回过神,慢慢地说。

“哦,离婚了啊,那就得——什么?!”柯然惊讶极了,他甚至掏了掏耳朵,还掐了自己一下,“为、为什么啊?就算狄言那小子确实有点……呃,也不至于就离婚啊?”

“我还在搬家,以后再说吧。”祝时祺打断他,语气十分平淡。

柯然看他一副无所谓的样子,脸上的神情竟然慢慢变成了敬佩:“当断则断,说真的,老祝,你真是我见过最果决的家伙。那你先忙,空了联系我。”

祝时祺应了一声,两人结束通话。

当断则断?

祝时祺不由苦笑,他明明是走投无路,是孤注一掷后的满盘皆输。

事到如今,他还能怎样做呢?

威逼利诱,他全都已经试过。甚至使用了那样卑劣下流的手段,可狄言的那支镇定剂,击碎了祝时祺所有自欺欺人的侥幸。

他已经没有任何办法了。

与其等到自己理智全失,变成狄言和自己都最看不起的样子,祝时祺如今唯一能做的,就是趁着尚还清明,维持住自己最后仅剩的一点点可笑的尊严。

等到明天,他就会进行手术。但这场手术的目的并非所谓的标记清除。祝时祺的身体条件不允许进行这样的手术,他面对的是一场更加冒险的豪赌。

70%的可能性,手术失败,他会因为失去alpha的安抚陷入疯狂;30%的可能性,手术成功,他可以保持理智,但大脑就此失去感知爱与快乐的能力,变成一滩静静的死水,毫无生气地度过余生。

但无论如何,狄言已经获得自由,不用再被胁迫,被强行绑在他身边。之后的所有事情,两人都再无关联。

2x33年2月23日,11:00,卧室。

祝时祺已经收拾好自己的所有东西。

短短一周的时间,并不足以让他在这里留下太多痕迹。更何况,他至少有三天时间都呆在卧室里,连门都没有出过。

祝时祺此时就站在卧室,望着那张大床出神。

他还记得,那一天自己是如何雀跃而欣喜。很不容易才能压抑下心底的欢欣,假装出一副淡然理智的样子。

祝时祺的生理知识学得很好,他知道沉沦于欲望的omega多么不堪入目,所以想出了一个很笨的办法。每当快要意识模糊的时候,他就会偷偷用疼痛刺激自己保持清醒,也因此,才能注意到狄言使用的针剂。

其实一开始,狄言还是很温柔的,祝时祺几乎以为他们有相爱的可能,心里开心得不得了。哪怕后颈腺体被咬得很痛,也还是一直忍着,不发出声音,以免让狄言扫兴。

完结穿越重生小说作者软炸团子《无限离婚循环》点评:情节生动,文章有波澜,读起来深受教益人物的活动描述得也具体故事情节具有吸引力,人设丰满,力荐阅读!

精彩推荐

猜你喜欢

戏精老攻不安分[快穿]小说[斫染]在线试读

向寒急着离开,很快借道谢缓解尴尬,接着又询问诊费。说着他还递出一张名片,眨眨眼道:“我也是开宠物医院的,洗澡、护理、做造型都行,对了,我给宠物修毛的技术还不错。”泽维尔忽然有些不安,用爪子戳戳向寒,提醒他赶紧回神,同时在心中暗想:主角受是不是在勾搭小寒?看来跟着穿过来果然是对的。虽说无缘故的,温宁并不会把他怎么样,但在知道后续剧情的情况下,是人心里都会有些不适应。“不用,这可不是我的诊所,顺便而已。”温宁连连摆手,见向寒执意要给,又开玩笑道:“丁先生若是实在过意不去,日后可以多照顾我的生意。”温宁指了指嘴...

2019-09-03 07:37:39

七年之痒后,我重生踹飞了渣攻小说[青灯如昼]在线试读

38:12全场几乎都在呐喊。两人眼神穿过人群,在金色的阳光中相遇了。暖暖的柔风依旧轻轻的牵起略带栗色的发梢,关风月觉得有些痒,将头发撩至耳后,想着对方给的那个沙包,于是礼貌性的挥手朝他露出了一个浅浅的微笑。方新阙随手将线条流畅结实健硕的手臂举过头顶,踮脚站在三分线外,轻松又洒脱的将篮球精准投入框中。方新阙所在队伍获得压倒性的胜利,关风月眯起了眼睛,盯着方新阙的动作,手指忍不住轻柔的摩挲着扶手。作者有话要说:我可能是个猪吧,存稿箱时间设置错了,这章都没修就被发出来了。“男人,你竟然敢拒绝我。”...

2019-09-03 07:37:39

恶毒男配拒绝洗白[穿书]小说[燃香抚琴]在线试读

“小王爷,这些侍卫每一个都是绝顶高手,和咱们府内的有的一比。”全淼看着那些人脚下的砖块,都有些灰尘飞扬,小声的对赵时煦道。还未到大厅,他便听见他父王跟人的客套之声,他加快脚下的步伐,却在走到大厅门口时忽然就住了脚,然后盯着那和他父王并排坐在上位的男子,一脸的无语。“时煦,过来见过楚公子。”赵王朝赵时煦招了下手。看到这样的阵势,赵时煦很是纳闷儿,什么样的人才能带这样一支队伍,该不会是个生的五大三粗,壮如山的男人吧。赵时煦抬了抬眉,不知道为什么,心里有种说不清道不明的感觉。赵王面上看不出喜怒,只重复道:“快过...

2019-09-03 07:37:39

穿越之我被王爷拐回府小说[老嘢]在线试读

“没有什么,我就是无聊得很,出去透透气。”余风莫名其妙。“我都这么大一个人了,会看好自己的。”余风用力掰开陈小紧扣住自己的手。余风不明所以,“不是,我就出去转转,不会惹麻烦的,你们堵我干嘛啊。”陈小阻拦着,说:“不是,你没事出去干嘛啊。”“别啊,出去不好。”陈小左右为难,“外面坏人多,万一出什么事情了怎么办。”余风无奈,只得作罢,转身就往书房的方向闯。老天!...

2019-09-03 07:37:39

太子殿下组队中[PUBG]小说[阿爸家的丸子]在线试读

两个大男生住一间宿舍有什么奇怪的。“而且我们都是一个队的,你要配合我打双排或四排,大家住一起也是为了培养默契,这是很正常的分配。”等规规矩矩躺好了,这才想起来问今天一些一直听到的陌生词汇,诸如青训营、一队,双排、四排、游戏ID之类的,有些能从字面意思理解一二,有些就特别陌生了,很显然是只属于这个新世界的。“不不不,我睡这边。”蓝沉被逗得差点卡壳,三步并作两步上了床,连谦称都忘了用,又手忙脚乱拉好了被子,这才想起来解释,“臣的意思是说,担心殿下会不方便。”高弋大致知道他的顾虑,却也有自己的理由,“青训营那边...

2019-09-03 07:37:39

全面晋升小说[焦糖冬瓜]在线试读

“我现在也有点期待了。”袁浅笑着说。黄世宏一拍手,音乐响起,第一组服装秀开始。袁浅只抬头看了一眼,就把面前的矿泉水打翻了!而且要真能hold住这些“奇装异服”,肯定能给观众留下深刻印象。“那我们就省略主持人环节,直接开始T台秀!”大红色羽毛交织成的长裙,每个从袁浅面前走过的选手都尽量让自己看起来自信,这种自信让她们……就像一只有一只洋洋得意的火鸡。杀鸡,拔毛,炖汤哟喂!...

2019-09-03 07:37:39

重生后和渣攻的白月光HE了小说[虞弥生]在线试读

有趣。说实话许纯现在也有些忐忑,王导可是出了名的严苛,虽然他在宋野这个角色上花了不少功夫,但心里还是没有底。听到这话许纯的心渐渐下沉,上一世便是这样,让他回去的等通知,结果等到了被pass的结果。方才他的气场完全被许纯压住了,一举一动都由许纯掌控。他回过神来,视线追随着许纯的一举一动,自记事以来,还是第一次遇见能让自己处于下风的人,这让他也多少也收起了些许玩乐的心思。“下午你还要去一趟剧组,今天有你的戏份。“苏丽很好的掩饰了自己的内心想法,用公事公办的语气通知着他。上一世苏丽作为他的经纪人,前期确实是尽心...

2019-09-03 07:37:39

无限离婚循环小说[软炸团子]在线试读

“变身!”小姑娘做了个很威武的动作,这才朝他摆摆手,跟着妈妈离开。“离开!”紧接着,又跳出一行——祝时祺只好苦笑。与此同时,那场跟不知名黑客的交锋已经落幕,祝时祺无奈地看着自己的数据被入侵,终端跳出两个字——祝时祺耸耸肩,两个小时吗?好吧,两个小时后,决一雌雄!...

2019-09-03 07:37:39

嫁给前任他叔[穿书]小说[简容]在线试读

秦易阳被秦延东这不软不硬的话说的脸色一僵,忍不住就看向了白清。像秦易阳这种有颗圣父心的暖男,要是不及时撇清关系,白清怕就算自己不作不闹,但以后遇到主角受还是会躺枪。大家都没觉得白清有什么不对劲,相反相反还都觉得有点尴尬。他似笑非笑的看着秦易阳,“我和清清是夫妻,我怎么样他自然会清楚,就算是发脾气也不过是夫妻间的情趣而已。”白清不理会秦易阳的视线,只对着秦延东的方向笑了一下,然后说道,“对,我和阿东的事情就不牢侄子操心了。”这种关系搁谁那里都尴尬,估计避嫌都来不及,谁知道秦易阳现在还要上赶着搭话。他虽然好像...

2019-09-03 07:37:39

穿越小能手和他的奇葩雇主们小说[好大一卷卫生纸]在线试读

“我说你对自己下手可真狠,差点就救不回来了。”喂他喝完水,又扶他躺下,给他掖过被角,“有什么话等伤好了再说,躺好别乱动,我去端药,马上回来。“第4章 千机烛光勾勒出清俊的剪影,持着一卷泛黄的书册,眼里似有淡淡的笑意,见到来人,从容起身微微颔首:“见过殿下。”“你醒了,先别说话,喝口水。”那人说罢轻轻扶起他,小心避过他胸前的伤口。燕泗想问的话又咽了回去,罢了,死都死过一次了,身在何处真有那么重要么。看着那人背影,莫名觉得安心。“殿下可愿对弈一局?“沐雨置棋奉茶,退在一边。...

2019-09-03 07:37:3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