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角赚钱养反派[反穿书]小说[萧小歌]在线试读

  • 时间:
  • 来源:阅文林语
点击阅读

月清流看了一眼现在的位置,对慕寒道:“这个位置就差不多了开始吧!”“这个炼体之法是妖族的基础炼体之法,第一步是锻炼你的防御力。”月清流露出一个不怀好意的笑容,“简单说就是锻炼你的抗打能力!”这让他想起几年前他刚刚家破人亡流离失所时,就因为不小心碰到了一个大家少爷的衣角,然后就被那个性格暴戾的少爷狠狠抽了十几鞭子。若非当时那个少爷有事离开了,只怕他能被活活抽死。也是因为月清流在知道慕寒能够看见他后,就再也没有元神虚化了,一直保持元神实体化状态,在慕寒看来就跟正常人没什么区别,一时间都快忘了身边这位是个失去肉

主角赚钱养反派[反穿书]小说章节试读

《主角赚钱养反派[反穿书]》作者:萧小歌【完结+番外】

文案:月清流是个终极反派大BOSS,在主角最后爆人品之前,谁也不是他的对手。

但有一天,他发现自己竟然在闭关时毫无察觉的就被一个凡人给夺舍了!

然后他就只能眼睁睁看着这个嘴里念叨着‘穿越成反派了肿么破’的夺舍者去拿着他辛辛苦苦收集来的宝贝讨好一个穷光蛋,把他的宝物全部送给穷光蛋……

终于有一天,他发现自己能够回到自己的身体里了。

月清流毫不犹豫的夺回身体,得到了夺舍者的记忆,然后他知道了一个大秘密……

他看向那个还人模狗样的穷光蛋,唇角缓缓的勾起一抹笑——拿了本座的都给本座还回来,吃了本座的都给本座吐出来!

邪魅貔貅BOSS攻X痴汉忠犬主角受

主角人设:冷静聪明多疑,略带M属性,对反派痴汉忠犬。

反派人设:邪魅冷酷财迷,谁敢跟他要钱他就敢跟谁拼命。

PS:文中有各种知道部分剧情的穿书者重生者金手指炮灰出没。

修炼等级:练气九层→筑基九台→金丹九转→元神九练→悟道九重天→登仙三步→成仙

内容标签: 天之骄子 穿书 爽文 升级流

搜索关键字:主角:月清流,慕寒 ┃ 配角:各种穿越者、重生者、金手指外挂携带者…… ┃ 其它:升级流、穿书、反穿书、爽文

第1章

元神离体是个什么感觉?

月清流如今已是登仙境大能,天下间少有敌手,但他如今却在不知情的情况下被迫元神离体了?

元神出窍他懂,可是元神出窍与元神离体的感觉完全不同,前者是主动出窍,元神随时能顺着元神与肉身之间的吸引力回到肉身中,而后者却是与肉身脱离了联系。

月清流不知道是怎么回事,他堂堂登仙境大能,竟然在一次半寐半修炼中突然元神离体了。

他的元神与肉身还有三分联系,但这三方联系就如同风中残烛,时隐时现。

他看着自己盘膝而坐的肉身,正打开重新回去时,却赫然发现肉身自己睁开眼了。

月清流元神紧紧盯着自己的身体,仔细找了半天才发现一个弱小得他吹口气就能灭掉的普通人灵魂竟然在一股神秘的力量保护下占据了他的肉身。

这是怎么回事?夺舍?居然有人能夺舍他?

月清流盯着那个正对眼前发生的一切不敢置信的无名之辈,心里冷静了下来。

“一个普通人肯定没夺舍我的本事,难道是其他几位登仙境大能联手暗算本座?”

月清流看着那个占据了他的肉身后嘴里念念叨叨的家伙:“完了完了,穿越了,不知道穿成谁了,这人穿着打扮看起来好像个古代的王孙贵族,但这环境怎么这么简陋……而且我还没有原主记忆,难道要用失忆蒙混过去?”

月清流听不懂穿越是个什么意思,但联系上下语境,还是猜得出大概是夺舍的意思。

他的元神不在肉身内,没有被吞噬,这个夺舍他的家伙自然不会拥有他的记忆。

月清流担心时间耽搁久了会导致元神与肉身的那点若隐若现的联系也断掉了,顾不得思索太多,朝自己的肉身扑了过去,试图将占据他肉身的那道灵魂给解决掉。

然而意外发生了,他这个正牌原装的元神竟然在触碰到自己肉身时被弹飞了,根本无法进入自己的肉身中了。

明明他肉身中的那道弱小灵魂根本就没发现他的元神存在,也没出手阻止他,但就仿佛冥冥之中有一股力量阻止他回到自己肉身里……

月清流脸色阴沉的飘在自己肉身的背后,目光冰冷的盯着这个到处摸索试图发现点什么有用讯息的家伙。

此处乃是月清流的闭关之所,除了一张他用清心玉炼制出的玉床之外,别无他物。

所以这个夺舍者将这处不大的闭关静室摸索了一遍,没有任何收获。

月清流静静的站在他的旁边盯着他,这个夺舍者全然不懂修炼,自然也不懂如何打开闭关静室的禁制离开这里,只能闭关静室里百般聊赖的消耗时间,甚至寂寞得抓狂。

不知过了多少时日,躺着睡觉的夺舍者忽然惊醒了,一脸震惊的自言自语道:“该死,老子竟然穿成了小说《登仙之路》里的反派**oss?!”

因为他孤身一人待在封闭环境中,为了不被逼疯,就养成了自言自语的习惯。阿飘状态的月清流听到了他的喃喃自语,心中奇怪不已。

只见夺舍者苦恼的抓着头发,将他那原本一丝不苟束好的发冠弄掉了,还把发型弄成鸡窝头,一副颓废的样子:“我竟然穿成了小说后期要征服整个世界的反派**oss月清流,怎么办?我可不想征服世界失败然后被主角封印在无尽幽海的海底无数年不得出。现在被困在这里才几天我就快疯了,要是被封印,那我非得自杀不可。”

月清流心中一震,不敢置信的看着夺舍者。

他刚刚说什么?反派?封印?他怎么知道自己是月清流的?

月清流心中越发觉得自己被夺舍的背后有着天大的阴谋了,甚至他感觉有一只无形的 幕后黑手在操控着这一切。

明明自己元神离体,那只是一具肉身而已,即使夺舍者占据了他的肉身,也不可能获得他的记忆。

这几日夺舍者什么也不知道就可以证明这一点,但他为什么忽然一觉睡醒就知道他的身份了?而且这个灵魂弱小如凡人的夺舍者,竟然还能知道‘未来’?

征服世界的计划目前还只是在他心中产生了初稿,他还没来得及落于实处,就连他的心腹都不知道他有心征服整个世界,这个夺舍者怎么会知道他要征服世界?而且竟然还知道他未来会因征服世界失败而被封印在无尽幽海的海底?

还有主角是谁?这个来历神秘的夺舍者显然是知道很多的,他口中的主角是谁?未来竟能将自己封印?

月清流虽然对夺舍者说的话并没有完全相信,但碍于这个夺舍者来历实在神秘,竟然能以凡人灵魂挤走他这个登仙境大能的元神,他不敢小觑。

所以,宁可信其有,不可信其无。

不过想到自己现在的境况,月清流面露苦笑,不管他信是不信,现在他什么都做不了。

他不是没尝试过对夺舍者动手,但他却发现夺舍者竟能免疫他的攻击,而那弱小的灵魂上也有一股奇异的护身能量保护,他根本奈何不了这家伙。

接下来几天,月清流就眼睁睁看着夺舍者每一次睡醒后,都会对他肉身掌控多几分,虽然发挥不出全部实力,但却能引导出他这具肉身的本能。

然后夺舍者就依靠他肉身的本能行为,打开了闭关静室的禁制,离开了这里。

月清流的元神也跟着他一起出去了。

<<<<<<<<<<<<<<<

出了闭关静室,夺舍者就遇见了守在外面的青衣守卫,不过他还算镇定,半点不慌,冷着脸无视了守卫朝外走去。

青衣守卫单膝跪下恭送他的离去,没有一个人发现他的不对劲。

月清流冷冷的看了一眼这些青衣守卫。

这些青衣守卫都是诞生了灵智的傀儡,控制权在他的手中,按理说被他烙印了元神印记的傀儡守卫应该能察觉到刚刚出去的人不是他们的主人,但它们却毫无所觉,甚至他想命令它们,也命令不了。

明明傀儡守卫的元神印记他还能感应到,但就是失效了,就好像有一股冥冥之中的力量在将他的一切都转移到那个夺舍者身上。

这让月清流心中产生了极大的忌惮。

他的元神离奇的无法被人看到以及察觉,月清流就一直继续跟在夺舍者身后做一个背后灵,眼睁睁看着夺舍者进入他的宝库。

夺舍者看着宝库中的无数宝物,惊叹道:“啧啧,原主真不愧是反派**oss,身家丰厚啊!”即使他不知道这些宝物的作用和来头,但光是看着宝物绽放的宝光就知道都不是普通宝物。

他一挥手将他宝库中所有宝物都席卷一空:“有了这些宝物,我也算有自保之力了,也能更方便的接近主角慕寒。”

月清流看着夺舍者将自己的宝库洗劫一空,气得咬牙切齿,恨意浓重的盯着自己肉身中那道弱小的灵魂。

然后他就看到夺舍者迅速离开了他的老巢,也不给他的手下留个音讯,就一直往大陆最偏僻贫瘠的西边飞去,一直飞到西大陆的一个居民大多数都是凡人的小镇上。

月清流跟在他身后,心里很奇怪,怎么感觉这个夺舍者目的地很明确……他知道这个夺舍者来这个西大陆的小镇是为了找所谓的主角慕寒,但他就很奇怪,这家伙只知道慕寒在西大陆的一个名为西悠镇的小镇上,但也没看到这家伙进行推算,那他是怎么就知道西悠镇在哪里呢!

就好像有一股冥冥之中的力量在帮助这个夺舍者去寻找那个叫慕寒的人,而且他还半点没有 察觉到其中的不合理之处。

月清流越想越觉得毛骨悚然。

夺舍者嘴里念叨着:“按照小说中的剧情,主角慕寒开篇就是在西悠镇的一个小巷子里乞讨被打,那个小巷子应该是在……”

然后他就在冥冥之中的力量引导下很快就找到了那个小巷子,而小巷子里也的确有一个衣衫褴褛的小乞丐正蜷缩着被一群小混混暴打。

月清流一看到夺舍者要找的那个小乞丐,就顿时明白了主角意味着什么。

因为这个主角身上的气运之光几乎要闪瞎他的元神之眼。

这分明就是个气运之子啊!

气运之子就是天道宠儿,奇遇遍地,遇到危险永远伴随着机缘,被追杀永远都死不了最后还能反杀,修炼速度飞一般的上升。

哪怕气运之子落入泥淖,也很快就会遇到机遇飞速崛起,在天道的护持下一路平步青云。帮助气运之子的人不一定有好下场,但与气运之子作对的人绝对没有好下场。

月清流看着那个还处于低谷期的气运之子,忽然就明白了夺舍者之前说的‘主角’‘反派**oss’是什么意思了。

原来他将来会成为与气运之子作对的最强反派,最终落得个封印无尽幽海海底的下场?

第2章

月清流沉思的时候,夺舍者已经在气运之子面前正式出场了。

他一拂袖,将那群殴打小乞丐的混混们都给扇飞了,不过他没杀人,那些小混混也知道这是遇到高人了,连忙爬起来跑掉了。

夺舍者走到小乞丐的面前,语气温和的道:“你还好吗?”

小乞丐抬起头来,露出一张长得很俊朗的面容,他的脸很干净,只是衣服太破旧并且因刚刚被殴打而弄得身上灰扑扑的,才让人觉得他是个脏兮兮的小乞丐。

但其实他是个爱干净的十来岁少年,不过他瘦弱得有些可怜,看起来才十三四岁的样子。

“你叫什么名字?”

少年迟疑答道:“我叫慕寒。”

夺舍者听到他的名字后,脸上露出志得意满的笑容,他说道:“我叫岳青,你可以称我为老师。”

“老师?”慕寒抬眸看着他。

岳青笑着道:“难道你不愿意做我的弟子么?”

慕寒其实刚刚有看到眼前这个男人轻易打飞那群小混混的,他知道这个说愿意收他做弟子的男人肯定是个修行者。

但他并没有因此激动且受宠若惊,而是平静的道:“前辈,我资质很差,无法感应到气感。”

修行境界划分为七个大境界,分别是:练气九层→筑基九台→金丹九转→元神九练→悟道九重天→登仙三步→成仙

慕寒见识不多,眼界不大,只知道练气筑基金丹三个境界,他所在的吴国,最强者也就是金丹境界。至于金丹之上的境界他并不清楚。

但他的父母都是修行者,哪怕只是刚刚筑基的修士,在吴国这个小地方也是一方高手了。

慕寒在他父母去世前也是接触过修行的,只可惜他资质极差,连最基本的练气入门都达不到,这辈子只能怀着仇恨与遗憾做个凡人。

在岳青出现之前,慕寒做过很多努力,试图踏上修行之路,但可惜一直没有效果。如今慕寒早已不是曾经那个轻易被人几句话就能忽悠得头脑发热的孩子了。

岳青面对慕寒的大实话,却只是笑了笑:“你做了我的弟子,我自然能让你在两年内踏入修行之路。”作为主角,慕寒又岂会真是个不能修炼的废柴?只是他身负传说中的浑源仙体,在仙体觉醒之前,他是无法产生气感的。

岳青很清楚,眼前这个看起来才十三四岁的少年,实际上都十六岁了,要不了两年,慕寒就会在十八岁生辰那日自主觉醒浑源仙体,从此修行一日千里,扶摇直上,远超那些比他提前踏入修行之路的天才们。

月清流凑近过来打量着慕寒这个气运之子,虽然如今他是元神之体,还离奇的被岳青身上的神秘力量所隔离,变成不可视、不可闻、不可触的状态,但他的境界和眼力却还在那里。

以他登仙第三步的境界,自然看得出来慕寒的体质与众不同,忍不住啧啧两声:“没想到竟然是传说中的浑源仙体,难怪这个家伙这么有信心。”

他可不认为半路夺舍啥也不懂的岳青知道怎么让一个凡人废柴拥有修行之资,只怕是岳青早就知道这个气运之子体质非凡,迟早会觉醒,所以才敢说出这个保证。

月清流还要继续查看气运之子的情况时,忽然发现这小子的眼神和情绪有点不对劲,他意识到了什么,弯腰低头凑到慕寒的面前,与他脸贴脸:“你看得见我?”

慕寒的表情依旧保持着之前的平静,但月清流却看到他眼中蕴含的恐惧之色。

“哈哈!”月清流高兴的站直身大笑了起来,“你真的看得见本座!终于有人能看见本座了!”

他的笑声欢喜又洪亮,但除了他自己以及低着头不敢露出异样的慕寒,无人能听见。

慕寒被月清流的大笑声震得耳膜剧痛,脑袋嗡嗡作响,整个人都懵了。

<<<<<<<<<<<<<<<

岳青半点没察觉到月清流的存在以及慕寒的异样,他只是奇怪慕寒怎么不回答他,一直低着头不知道在思考什么。

等了半晌都没等到主角欢喜主动拜师的岳青,有点尴尬的再次开口问道:“你还有什么顾虑吗?如果你肯拜我为师,我还能帮你报仇。”

主角父母是牵扯进某个秘密当中被人随手干掉灭口的,可以说是无妄之灾了。但仇家势大,主角一直修炼到金丹期才报仇的。

岳青很清楚自己目前的实力,虽然只能发挥原主的本能,但一个登仙境大能的本能**力量也绝对能轻易拍死一片金丹期。

然而在慕寒耳中,他的话语完全被月清流的笑声给掩盖了下去,根本听不清他在说什么。

月清流却听清了,他停下笑声,来到慕寒身边,沉声道:“答应他!假装拜他为师!”

慕寒身子微微颤抖,他即使是主角,是气运之子,即使在家破人亡颠沛流离后早熟很多,在遇到这种情况也忍不住心生恐惧。

他是知道鬼怪的存在的,但他完全想不明白,为什么眼前这个强大的岳前辈看不到的鬼怪,他却能看到呢?而且这个鬼怪的气息令他感到恐惧,就好像弱小的孩童遇见顶级妖兽,那种生命层次的压制让他怎么都按捺不下心中的恐惧。

月清流看着慕寒颤抖的身体,忽然意识到了什么,主动收敛了自己的元神威压,“这家伙虽然没有什么本事,对你心思不纯,但暂时也不会害你。答应他,留在他身边,本座会教你如何修炼变强。”

慕寒张了张嘴,想说些什么,但他抬头看了看正期待看着他的岳青,终究还是没有将月清流的存在说出来,而是轻声道:“弟子拜见老师!”

虽然这个拜师太含糊简陋了,但岳青本就不是什么注重仪式的人,听到慕寒拜师后马上就露出喜色,满心都是自己穿成反派**oss后马上就能够洗白的欢喜。

岳青伸手将地上的慕寒扶起来,温和的安慰道:“你别怕,以后有什么事情只管找为师!”

完结+番外穿越重生小说作者萧小歌《主角赚钱养反派[反穿书]》点评:文章文采盎然,寓意深刻故事情节具有吸引力,人设丰满,力荐阅读!

精彩推荐

猜你喜欢

戏精老攻不安分[快穿]小说[斫染]在线试读

向寒急着离开,很快借道谢缓解尴尬,接着又询问诊费。说着他还递出一张名片,眨眨眼道:“我也是开宠物医院的,洗澡、护理、做造型都行,对了,我给宠物修毛的技术还不错。”泽维尔忽然有些不安,用爪子戳戳向寒,提醒他赶紧回神,同时在心中暗想:主角受是不是在勾搭小寒?看来跟着穿过来果然是对的。虽说无缘故的,温宁并不会把他怎么样,但在知道后续剧情的情况下,是人心里都会有些不适应。“不用,这可不是我的诊所,顺便而已。”温宁连连摆手,见向寒执意要给,又开玩笑道:“丁先生若是实在过意不去,日后可以多照顾我的生意。”温宁指了指嘴...

2019-09-03 07:37:21

七年之痒后,我重生踹飞了渣攻小说[青灯如昼]在线试读

38:12全场几乎都在呐喊。两人眼神穿过人群,在金色的阳光中相遇了。暖暖的柔风依旧轻轻的牵起略带栗色的发梢,关风月觉得有些痒,将头发撩至耳后,想着对方给的那个沙包,于是礼貌性的挥手朝他露出了一个浅浅的微笑。方新阙随手将线条流畅结实健硕的手臂举过头顶,踮脚站在三分线外,轻松又洒脱的将篮球精准投入框中。方新阙所在队伍获得压倒性的胜利,关风月眯起了眼睛,盯着方新阙的动作,手指忍不住轻柔的摩挲着扶手。作者有话要说:我可能是个猪吧,存稿箱时间设置错了,这章都没修就被发出来了。“男人,你竟然敢拒绝我。”...

2019-09-03 07:37:21

恶毒男配拒绝洗白[穿书]小说[燃香抚琴]在线试读

“小王爷,这些侍卫每一个都是绝顶高手,和咱们府内的有的一比。”全淼看着那些人脚下的砖块,都有些灰尘飞扬,小声的对赵时煦道。还未到大厅,他便听见他父王跟人的客套之声,他加快脚下的步伐,却在走到大厅门口时忽然就住了脚,然后盯着那和他父王并排坐在上位的男子,一脸的无语。“时煦,过来见过楚公子。”赵王朝赵时煦招了下手。看到这样的阵势,赵时煦很是纳闷儿,什么样的人才能带这样一支队伍,该不会是个生的五大三粗,壮如山的男人吧。赵时煦抬了抬眉,不知道为什么,心里有种说不清道不明的感觉。赵王面上看不出喜怒,只重复道:“快过...

2019-09-03 07:37:21

穿越之我被王爷拐回府小说[老嘢]在线试读

“没有什么,我就是无聊得很,出去透透气。”余风莫名其妙。“我都这么大一个人了,会看好自己的。”余风用力掰开陈小紧扣住自己的手。余风不明所以,“不是,我就出去转转,不会惹麻烦的,你们堵我干嘛啊。”陈小阻拦着,说:“不是,你没事出去干嘛啊。”“别啊,出去不好。”陈小左右为难,“外面坏人多,万一出什么事情了怎么办。”余风无奈,只得作罢,转身就往书房的方向闯。老天!...

2019-09-03 07:37:21

太子殿下组队中[PUBG]小说[阿爸家的丸子]在线试读

两个大男生住一间宿舍有什么奇怪的。“而且我们都是一个队的,你要配合我打双排或四排,大家住一起也是为了培养默契,这是很正常的分配。”等规规矩矩躺好了,这才想起来问今天一些一直听到的陌生词汇,诸如青训营、一队,双排、四排、游戏ID之类的,有些能从字面意思理解一二,有些就特别陌生了,很显然是只属于这个新世界的。“不不不,我睡这边。”蓝沉被逗得差点卡壳,三步并作两步上了床,连谦称都忘了用,又手忙脚乱拉好了被子,这才想起来解释,“臣的意思是说,担心殿下会不方便。”高弋大致知道他的顾虑,却也有自己的理由,“青训营那边...

2019-09-03 07:37:21

全面晋升小说[焦糖冬瓜]在线试读

“我现在也有点期待了。”袁浅笑着说。黄世宏一拍手,音乐响起,第一组服装秀开始。袁浅只抬头看了一眼,就把面前的矿泉水打翻了!而且要真能hold住这些“奇装异服”,肯定能给观众留下深刻印象。“那我们就省略主持人环节,直接开始T台秀!”大红色羽毛交织成的长裙,每个从袁浅面前走过的选手都尽量让自己看起来自信,这种自信让她们……就像一只有一只洋洋得意的火鸡。杀鸡,拔毛,炖汤哟喂!...

2019-09-03 07:37:21

重生后和渣攻的白月光HE了小说[虞弥生]在线试读

有趣。说实话许纯现在也有些忐忑,王导可是出了名的严苛,虽然他在宋野这个角色上花了不少功夫,但心里还是没有底。听到这话许纯的心渐渐下沉,上一世便是这样,让他回去的等通知,结果等到了被pass的结果。方才他的气场完全被许纯压住了,一举一动都由许纯掌控。他回过神来,视线追随着许纯的一举一动,自记事以来,还是第一次遇见能让自己处于下风的人,这让他也多少也收起了些许玩乐的心思。“下午你还要去一趟剧组,今天有你的戏份。“苏丽很好的掩饰了自己的内心想法,用公事公办的语气通知着他。上一世苏丽作为他的经纪人,前期确实是尽心...

2019-09-03 07:37:21

无限离婚循环小说[软炸团子]在线试读

“变身!”小姑娘做了个很威武的动作,这才朝他摆摆手,跟着妈妈离开。“离开!”紧接着,又跳出一行——祝时祺只好苦笑。与此同时,那场跟不知名黑客的交锋已经落幕,祝时祺无奈地看着自己的数据被入侵,终端跳出两个字——祝时祺耸耸肩,两个小时吗?好吧,两个小时后,决一雌雄!...

2019-09-03 07:37:21

嫁给前任他叔[穿书]小说[简容]在线试读

秦易阳被秦延东这不软不硬的话说的脸色一僵,忍不住就看向了白清。像秦易阳这种有颗圣父心的暖男,要是不及时撇清关系,白清怕就算自己不作不闹,但以后遇到主角受还是会躺枪。大家都没觉得白清有什么不对劲,相反相反还都觉得有点尴尬。他似笑非笑的看着秦易阳,“我和清清是夫妻,我怎么样他自然会清楚,就算是发脾气也不过是夫妻间的情趣而已。”白清不理会秦易阳的视线,只对着秦延东的方向笑了一下,然后说道,“对,我和阿东的事情就不牢侄子操心了。”这种关系搁谁那里都尴尬,估计避嫌都来不及,谁知道秦易阳现在还要上赶着搭话。他虽然好像...

2019-09-03 07:37:21

穿越小能手和他的奇葩雇主们小说[好大一卷卫生纸]在线试读

“我说你对自己下手可真狠,差点就救不回来了。”喂他喝完水,又扶他躺下,给他掖过被角,“有什么话等伤好了再说,躺好别乱动,我去端药,马上回来。“第4章 千机烛光勾勒出清俊的剪影,持着一卷泛黄的书册,眼里似有淡淡的笑意,见到来人,从容起身微微颔首:“见过殿下。”“你醒了,先别说话,喝口水。”那人说罢轻轻扶起他,小心避过他胸前的伤口。燕泗想问的话又咽了回去,罢了,死都死过一次了,身在何处真有那么重要么。看着那人背影,莫名觉得安心。“殿下可愿对弈一局?“沐雨置棋奉茶,退在一边。...

2019-09-03 07:37:2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