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三途上小说[青衣成白]在线试读

  • 时间:
  • 来源:阅文林语
点击阅读

王仪一口气泄了,茫然看着父亲。很多话他没有和王仪说过。王俸虽然只是他二弟的婢出子,他也依旧将他计入排行,准备以后给他一份正经家业。第十章王俸“他想爬的是你的床!”王晔没好气,王俸又不是瞎子,分不清平遥和王仪,他要真想勾=搭平遥,就王仪不定能发现呢。王晔叹了口气,轻柔的摸了摸他的头。虽然王晔不介意他的出身,但他看重的是他能不能为王家效力;和他年龄相仿的嫡兄,其他堂兄弟们,嫡母伯母叔母蔑视嘲讽却是少不了的,他们根本不用掩饰,露出□□裸的看不起。王晔对他当然不错,但他也不过王晔众多侄子侄女中的一个,王晔会照顾他

[穿越]三途上小说章节试读

《[穿越]三途上》作者:青衣成白【完结】

文案:

我不饮忘川之水,陪你浪尽三生繁华。

王仪X平遥

内容标签: 宫廷侯爵 豪门世家 天之骄子 平步青云

搜索关键字:主角:王仪,平遥 ┃ 配角:孙裘、顾怜 ┃ 其它:

☆、第 1 章

第一章夫夫

平遥看了一眼心不在焉盯着帘布的丈夫,眼睛里露出温柔的笑意来。

王仪觉察到平遥的目光,回过头朝平遥大大的一笑。

平遥眼睛中笑意更深。

王仪更加高兴,蹭的站起来疾步走到平遥身边抱着他在他脸上亲了一口。

平遥轻轻点了点他的眉心,轻轻道:“坐好,不然我生气了。”

他语气带着一点嗔怒,但官他表情,分明没有一点怪罪的意思。

景阳候呵呵干笑了数声,连连道:“护国公性情率真,我辈之人楷模。”

平遥轻笑了一声,不置可否。

别看这些人一个个嘴上说的好听,但心里还是把王仪当作傻子罢了。

碍于他的权势,为了不叫他的面子难看,也没有人敢当着他的面说王仪傻的,当然,聪明点的连傻这个字也不会当着他的面说的。

因为有着王仪捣乱,景阳候的来意被打断好几次,最后讪讪告辞而去。

景阳候告辞的时候,王仪不掩饰他的高兴欢欢喜喜的将他送走了。

景阳候上轿的时候还能听到这位世家圈有名的大傻子抱怨的对平遥说道:“阿遥,我不喜欢那个老头。”

景阳候气了个半死。

平遥放松的靠入王仪怀里。

王仪高高兴兴的一把抱起平遥,也不避着阖府的人,往他们的院落走了。

平遥第一次被他这样唐突的时候可是羞愤交加,感觉面子里子都掉光了。但被这样抱多了,他也脸厚了——都成婚十年了,不可能不习惯。

王仪一路上在他脸上啾了好几口,平遥纵容的抚了抚他的脸。

平遥会嫁给王仪这个众所周知的傻子,自然是有原因的。

这倒没有人逼他,只不过当时的情形,他只要不想死,只有嫁给王仪这一条路。

好死不如赖活,他自然选择了嫁给王仪。

他那时候怀着怎样的心情呢?

悲怆且无可奈何。

但实际上这桩婚事完全没有他以为的那样差。

或者说,格外的适合他。

“阿遥,我想——。”王仪根本不知道什么叫做掩饰,也不顾后面跟着一大群婢子丫鬟,拉长声音撒娇。

平遥原本就不是循规蹈矩之人,没什么不能“白日宣-淫的戒律,夫夫多年,脸皮早被这一惊一乍的丈夫锻炼的奇厚无比,笑眯眯的说道:“好啊。”

扶风王氏乃是当世第一等世家,王仪这个大傻子又是王氏最金贵的宝贝儿,住的院子异常的大,又处处别致,足可媲美自然景观的那种。

当然,这等美景放在连审美观都没有的王仪这里,那真是说浪费都太客气了。平遥文人心性,对这院子是喜欢的不得了。王家那么大,王仪抱着平遥这么个大男人却轻轻松松,毫无勉强之色,早就甩开婢子早先回来了。

王夫人眼睁睁的看着儿子抱着儿媳妇一阵风的跑了,脸黑的不像话。

王晔懒得劝慰王夫人,当作没看见。

“真是将他惯坏了。”她皱眉头说了一句。

王夫人是脸上难看的很。

但她说王仪,王仪根本不懂,白费她一片心意。

时间长了,她也就不说了。

☆、第 2 章

第二章往事

平遥出身寒门。

他即使有再大的能耐,他的出身将他限制的死死的。他一向很有些上进心,自然不甘心如此的。他原本是打算娶一个世家女,由此进阶青云路。

他本来已经经营的不错,自己的能耐也已经显示给晋王,他当然也不敢肖想那些大家族嫡女,也不过一个四品世家女而已,谁想原本和他海誓山盟的吴女突然翻脸,将他打入万劫不复之地。

他原本以为晋王会拉他一把——晋王一向对他看重,但未曾想,一向看重他的晋王选择了默然旁观。

他不过是个小小的寒门士子,他虽然倚重他的才干,却从来不肖他这个人。

原来,至始至终都是他自视甚高。

最后是扶风王氏向他伸出了手。

这个当时一等一的世家,他根本想都不敢想。

王氏的当任家主王晔亲自见了他。

他救他只有一个条件:服下育果,嫁给王仪。

平遥答应了。

王氏是他唯一的浮木。

更何况,他搭吴家这样的四品世家都被嫌弃,如今一品世家向他伸出橄榄枝,他怎能不接住?

虽说从娶吴氏女改成嫁王氏子,那也区别不大,王家子是个傻子那是更妙不过了。

至于生孩子——服下育果他就一定要生孩子?生不生还不是由得他自己。

王仪从表面上看,是看不出一点傻气的。

他生的非常的好。

王仪一身白衣,大袖飘飘,不嗔不笑看着他,眼睛清澈。

说实话,平遥一开始真没看出他是哪里傻了。

但很快,他就意识到这位年仅十四岁的小丈夫确实是个傻子了。

王仪先是拨弄他自己的衣服半天也没有解开,又不耐烦婢子上前,直接上手将自己衣服一撕两瓣,然后三下五除二搞定里衣把自己脱得光=溜=溜的便来拽平遥的衣服。

可怜平遥一个书生,新婚之夜差点被这个傻丈夫弄死在床上。

平遥为此昏迷了三天。

当然,这件事情也是有好处的,自那之后王仪就听他话的不得了,他说东王仪不敢西的那种。夫夫床笫之间的事情,要是平遥不愿意,他也是不敢硬来的。

平遥也没有因为新婚的乌龙事情怪罪王仪——王仪明显是个傻子,和傻子计较他岂不是也是个傻子?

王仪莫名喜欢平遥,跟在平遥身后小尾巴一样。平遥年轻时候好投机,自己不肯早早听人摆布成婚,总想娶个让自己青云直上的贵女,结果耽搁到二十五,嫁给了才十四岁的王仪。

王仪表面上一时看不出好歹,但不用一炷香他绝对原形毕露。

虽然世家都叫王仪大傻子,就连他亲爹亲娘都觉得他傻到无可救药,但实际上平遥觉得他没有大家说的那样傻。

王仪于人情世故上一窍不通,天真如同初生稚子,好恶由心,但这并不是说他不懂别人的情绪,他懂,但他不知道如何处理这种情绪。

若用一个比较官方比较后现代的说法,就是这娃情商低的让人发指。

与之相对的是不他的智商高的不像话。

☆、第 3 章

第三章亲密

王仪几乎是过目不忘,看一遍书就能记住——当然,以他的情商,记住了也不见得能理解其中的深意,所以这个用处不太大。他最让惊异的是他的军=事天分,天生的统帅型人才。他只要一上战场,就感觉换了个人一样。

但时下世家子一个个爱惜羽毛的很,谁乐意跑去打仗?更有谁乐意被冠上将帅一类的官职?

若是在太平盛世,王仪的才能也许就被埋没了,可谁让这个世道不好呢。

先帝心大,坚持着嫡长制度将皇位传给了他的嫡长子,问题是他的嫡长子是个比王仪还傻的傻子,这就难以服众了。

先帝的兄弟、叔叔一起不服了,先帝的其他儿子更不服了。

要说当下本来就不比前朝疆域辽阔,加上九王之乱,马氏诸王内斗不休,再仙的人也要吃饭,乱世开始人人鄙薄的将军又变得香饽饽起来。

王仪就是如此脱颖而出。

当然,没人叫个傻子去领兵的,王仪的初衷也不过是要保护平遥。

保护平遥的不过是王氏私兵,战斗力也就那样,偏偏王仪带着这三百私兵斩匈奴骑兵七百。

王仪一战成名。

此后,他也是屡战屡胜,战无不胜。

这虽然是个傻子,但他一上战场,就换了个人一样。

当然,战场不光是打仗,若是有人使绊子,也讨不了好是不是?但问题是有一个精明强干的平遥,更有偌大一个王家支撑着,谁敢给他使绊子?

王仪就这样一路升官,年不过二十便被封为骠骑大将军,更是被当今加封为护国公,位高权重可见一斑。

当然,王仪属于有权不会用的人,他的权力自然属于平遥。

平遥的的人生终于像他的名字一样,平步青云,扶摇直上。

王仪急轰轰的撕扯平遥的衣服,眼睛含着一种燥热的红意,身体不自觉的在平遥身上磨蹭。

平遥见多了他这副野兽模样,早就不吃惊了,含笑点了点他的眉心。

“急什么急,是你的终究是你的。”

王仪喃喃的叫平遥的名字:“阿遥……。”

平遥一边替他脱衣服,一边吻住他的唇。

王仪是个野兽派,又天真懵懂,对这种事情根本不知道节制,这事全靠平遥的自制力。

平遥大多数时候还是自制力很好的,但偶尔也有脱缰的时候,例如现在。

肌肤相近,唇齿相接,确实太过美妙,更为美妙的是,这个人是自己名正言顺的丈夫,独属于他的。

平遥没有阻止王仪,相反,他纵容了王仪。

等结束的时候他浑身上下都充满了酸痛无力,整个人昏昏沉沉的,想睡睡不着,迷迷糊糊的枕在王仪胸口。

“阿遥……。”

“嗯?”

“你是属于我的。”王仪喃喃的说道:“谁也别想把你抢走?”

平遥凝视他。

很多人都说王仪傻,但平遥知道王仪有多敏锐。

他在不安。

他有什么好不安的呢?他们之间,从来不是王仪离不开他,而是他离不开王仪。

“我不会离开你的。”

☆、第 4 章

第四章心仪

平遥哄睡了王仪,自己却干瞪了半天眼,迷迷糊糊睡着的时候天已经黑了。

他再醒过来的时候已经第二天中午,等他收拾好自己,他的心腹婢女便照常端了一碗汤过来。

平遥没有像平常那样饮下,而是示意她放在案上。

他沉思了好一会儿,碗在唇边又放下好几次,直到王仪兴冲冲的跨步进来。

夏日的太阳太过猛烈,透过纱窗照在平遥脸上,让他连笑容都恍惚了起来。

王仪心中不知怎么的一惊,几乎是跳到他跟前将他抱到怀里。

他的动作太过鲁莽,案几被他撞得一晃,放在边上的药盅掉到地上,哐当一声摔得粉碎。

一股子草药味弥漫出来。

王仪不顾自己被撞得生疼,连忙问平遥:“阿遥你病了吗?你为何要吃药?是不是我弄的你不舒服?”

他只见平遥吃过一次药,那就是他新婚鲁莽造成的,自那次之后他从没见过平遥吃药。

平遥看到他脸色发白,害怕将这个宝贝吓出个好歹,连忙安抚他:“不是,我没病。”

王仪眼巴巴的看着他,眼底仍然担忧害怕。

王仪的眼中映着他的身影,只他一个人占满了他的瞳孔。

平遥心中柔软的不行,突然之间一点都不可惜地上那碗药了。

“疼不疼?”平遥揉了揉他被案几撞到的地方,轻柔的问道。

王仪愣愣的摇头。

“别担心。”平遥轻轻抚了抚他的脸,凝视他的眼睛,认真的说道:“我没事。”

“那为何吃药?”王仪先是懵懂问了一句,然后很快的说道:“我叫绿荷给你另煎一碗。”

“我没事。”王仪含笑亲了亲他的脸:“我不是生病才吃药的,我寻常也吃,不过你没见过罢了。”

王仪想了想那些苦药,不解他没病为什么要吃。

“为什么?”

“我吃这药是为了避孕。”

“避孕?”王仪八哥一样重复了一遍:“这是什么?”

“就是不想生孩子。”

王仪恍然。

“我也不想生。”王仪低声说道:“眉娘生孩子都死了。”

“说傻话。”

平遥亲昵的点他,他当然知道王仪对孩子什么的没有感觉,但王夫人有多急躁他是知道的。

他已经三十五岁了,眼看他没有生子的打算,王仪身边的美貌婢子世家贵女越来越多,以王仪如日中天,多得是人粘上来。

他要么大方一回,将王仪让给别人染指,让别人替王家生儿子;要么,就是自己松口生个儿子;要么干脆自请下堂算了。

当然,这是王家方面的想法,若是他完全翻脸不配合他们也很难办。

平遥大方不了,让他把王仪让出去,那做梦。他也不想生什么儿子,更不想给后来人让位。

他对世家阶层的所有喜欢都给了王仪,他把所有的温柔心软都给了王仪,能让他却步,能让他改变主意的只有王仪。

这世间,唯一个王仪能让他动容。

☆、第 5 章

第五章皇后

平遥也是在今天的药汤上来的时候,突然想起了一个问题。他大王仪十多岁,身体一向又不是十分好,将来只怕是要比王仪走的早许多。

他走了,王仪怎么办?

他今天一直在想这个问题。

他心中矛盾的不得了,一个声音说,什么怎么办,你都死了,他根本不需要活着,生随死殉,这才是正道。而另一个声音说道,我希望他好好的活下去,享人生百年。

他正在犹豫的当口,王仪鲁莽的撞翻了药盅,仿佛亲手为他的犹豫画下句号。

他心中主意已定。

他没有再理会这件事,和王仪一道用了午膳,便去忙自己的事情去了。

最近朝堂上闹着给皇帝娶妻,便是盛世十分这些世家都不大将皇家放在眼里,等闲世家女不会入宫,更别说这个朝堂动荡,自己也傻的够厉害的皇帝了,而且这个皇后还是继皇后。

扶风王氏这样的大世家,他们的痴傻嫡长子也只能娶寒门所出的平遥,皇帝这个婚事更是大难题。给他娶个寒门女,这也太打脸——打的不是傻皇帝的脸,而是满朝文武的脸。

景阳候昨日来找他也为的是这事——他想让他的嫡亲妹妹,和皇帝同岁的平三娘嫁给皇帝。

平遥没说行没说不行,一直和景阳候打太极,最后是王仪将景阳候臊走了。

平遥心里当然是否决的。

平三娘是什么样的人,他当然清楚。

平家虽然是寒门,但也只是寒门而已,和贫穷落魄毫无关系,他既然素有青云之志,他的兄弟姐妹都不例外。

一个寒门女要是能当上皇后,平遥能想到平三娘兴风作浪的未来,平遥不会因为她受惠,只会倒霉。

平三娘能当上皇后,当然因为她哥哥是平遥。

丞相的妹妹,这身份已经很不低了,更别说平遥已经嫁入王氏多年,平三娘这身份也能勉强算是沾着一点士族的边了,配皇帝倒不是显得特别磕碜。

平遥根本不会对平家或者平三娘提半句皇后这回事,省的一家人跟着做青天白日梦。倒是王家家主,还是有些赞同他妹妹嫁给皇帝,王氏好浑水摸鱼。

平遥微微笑。

他目光柔和,声音也是恭敬温顺:“我年轻时候也是心比天高之辈,我妹妹比之我,心性更甚,只怕难当大任。”

平遥年轻时候干过什么事情?

他去勾引吴氏女,差点连自己搭进去,最后才嫁给王仪。那时候平遥已经二十五岁了,还干出这等不知天高地厚之事,平三娘才十五岁,说不定干出的事情更加脑残吧?

王晔缓和了一下脸色,轻声安抚了他几句,便让他走了。

☆、第 6 章

第六章王夫人

“你家郎主呢?”平遥未免有些奇怪,往常这个时候王仪要不在他们院子里练武,要不就是在摆弄他那一堆小玩意,或者看看军防图。

完结穿越重生小说作者青衣成白《[穿越]三途上》点评:情节生动,文章有波澜文结构紧凑,完整文笔流畅推荐阅读!

精彩推荐

猜你喜欢

戏精老攻不安分[快穿]小说[斫染]在线试读

向寒急着离开,很快借道谢缓解尴尬,接着又询问诊费。说着他还递出一张名片,眨眨眼道:“我也是开宠物医院的,洗澡、护理、做造型都行,对了,我给宠物修毛的技术还不错。”泽维尔忽然有些不安,用爪子戳戳向寒,提醒他赶紧回神,同时在心中暗想:主角受是不是在勾搭小寒?看来跟着穿过来果然是对的。虽说无缘故的,温宁并不会把他怎么样,但在知道后续剧情的情况下,是人心里都会有些不适应。“不用,这可不是我的诊所,顺便而已。”温宁连连摆手,见向寒执意要给,又开玩笑道:“丁先生若是实在过意不去,日后可以多照顾我的生意。”温宁指了指嘴...

2019-09-03 07:37:10

七年之痒后,我重生踹飞了渣攻小说[青灯如昼]在线试读

38:12全场几乎都在呐喊。两人眼神穿过人群,在金色的阳光中相遇了。暖暖的柔风依旧轻轻的牵起略带栗色的发梢,关风月觉得有些痒,将头发撩至耳后,想着对方给的那个沙包,于是礼貌性的挥手朝他露出了一个浅浅的微笑。方新阙随手将线条流畅结实健硕的手臂举过头顶,踮脚站在三分线外,轻松又洒脱的将篮球精准投入框中。方新阙所在队伍获得压倒性的胜利,关风月眯起了眼睛,盯着方新阙的动作,手指忍不住轻柔的摩挲着扶手。作者有话要说:我可能是个猪吧,存稿箱时间设置错了,这章都没修就被发出来了。“男人,你竟然敢拒绝我。”...

2019-09-03 07:37:10

恶毒男配拒绝洗白[穿书]小说[燃香抚琴]在线试读

“小王爷,这些侍卫每一个都是绝顶高手,和咱们府内的有的一比。”全淼看着那些人脚下的砖块,都有些灰尘飞扬,小声的对赵时煦道。还未到大厅,他便听见他父王跟人的客套之声,他加快脚下的步伐,却在走到大厅门口时忽然就住了脚,然后盯着那和他父王并排坐在上位的男子,一脸的无语。“时煦,过来见过楚公子。”赵王朝赵时煦招了下手。看到这样的阵势,赵时煦很是纳闷儿,什么样的人才能带这样一支队伍,该不会是个生的五大三粗,壮如山的男人吧。赵时煦抬了抬眉,不知道为什么,心里有种说不清道不明的感觉。赵王面上看不出喜怒,只重复道:“快过...

2019-09-03 07:37:10

穿越之我被王爷拐回府小说[老嘢]在线试读

“没有什么,我就是无聊得很,出去透透气。”余风莫名其妙。“我都这么大一个人了,会看好自己的。”余风用力掰开陈小紧扣住自己的手。余风不明所以,“不是,我就出去转转,不会惹麻烦的,你们堵我干嘛啊。”陈小阻拦着,说:“不是,你没事出去干嘛啊。”“别啊,出去不好。”陈小左右为难,“外面坏人多,万一出什么事情了怎么办。”余风无奈,只得作罢,转身就往书房的方向闯。老天!...

2019-09-03 07:37:10

太子殿下组队中[PUBG]小说[阿爸家的丸子]在线试读

两个大男生住一间宿舍有什么奇怪的。“而且我们都是一个队的,你要配合我打双排或四排,大家住一起也是为了培养默契,这是很正常的分配。”等规规矩矩躺好了,这才想起来问今天一些一直听到的陌生词汇,诸如青训营、一队,双排、四排、游戏ID之类的,有些能从字面意思理解一二,有些就特别陌生了,很显然是只属于这个新世界的。“不不不,我睡这边。”蓝沉被逗得差点卡壳,三步并作两步上了床,连谦称都忘了用,又手忙脚乱拉好了被子,这才想起来解释,“臣的意思是说,担心殿下会不方便。”高弋大致知道他的顾虑,却也有自己的理由,“青训营那边...

2019-09-03 07:37:10

全面晋升小说[焦糖冬瓜]在线试读

“我现在也有点期待了。”袁浅笑着说。黄世宏一拍手,音乐响起,第一组服装秀开始。袁浅只抬头看了一眼,就把面前的矿泉水打翻了!而且要真能hold住这些“奇装异服”,肯定能给观众留下深刻印象。“那我们就省略主持人环节,直接开始T台秀!”大红色羽毛交织成的长裙,每个从袁浅面前走过的选手都尽量让自己看起来自信,这种自信让她们……就像一只有一只洋洋得意的火鸡。杀鸡,拔毛,炖汤哟喂!...

2019-09-03 07:37:10

重生后和渣攻的白月光HE了小说[虞弥生]在线试读

有趣。说实话许纯现在也有些忐忑,王导可是出了名的严苛,虽然他在宋野这个角色上花了不少功夫,但心里还是没有底。听到这话许纯的心渐渐下沉,上一世便是这样,让他回去的等通知,结果等到了被pass的结果。方才他的气场完全被许纯压住了,一举一动都由许纯掌控。他回过神来,视线追随着许纯的一举一动,自记事以来,还是第一次遇见能让自己处于下风的人,这让他也多少也收起了些许玩乐的心思。“下午你还要去一趟剧组,今天有你的戏份。“苏丽很好的掩饰了自己的内心想法,用公事公办的语气通知着他。上一世苏丽作为他的经纪人,前期确实是尽心...

2019-09-03 07:37:10

无限离婚循环小说[软炸团子]在线试读

“变身!”小姑娘做了个很威武的动作,这才朝他摆摆手,跟着妈妈离开。“离开!”紧接着,又跳出一行——祝时祺只好苦笑。与此同时,那场跟不知名黑客的交锋已经落幕,祝时祺无奈地看着自己的数据被入侵,终端跳出两个字——祝时祺耸耸肩,两个小时吗?好吧,两个小时后,决一雌雄!...

2019-09-03 07:37:10

嫁给前任他叔[穿书]小说[简容]在线试读

秦易阳被秦延东这不软不硬的话说的脸色一僵,忍不住就看向了白清。像秦易阳这种有颗圣父心的暖男,要是不及时撇清关系,白清怕就算自己不作不闹,但以后遇到主角受还是会躺枪。大家都没觉得白清有什么不对劲,相反相反还都觉得有点尴尬。他似笑非笑的看着秦易阳,“我和清清是夫妻,我怎么样他自然会清楚,就算是发脾气也不过是夫妻间的情趣而已。”白清不理会秦易阳的视线,只对着秦延东的方向笑了一下,然后说道,“对,我和阿东的事情就不牢侄子操心了。”这种关系搁谁那里都尴尬,估计避嫌都来不及,谁知道秦易阳现在还要上赶着搭话。他虽然好像...

2019-09-03 07:37:10

穿越小能手和他的奇葩雇主们小说[好大一卷卫生纸]在线试读

“我说你对自己下手可真狠,差点就救不回来了。”喂他喝完水,又扶他躺下,给他掖过被角,“有什么话等伤好了再说,躺好别乱动,我去端药,马上回来。“第4章 千机烛光勾勒出清俊的剪影,持着一卷泛黄的书册,眼里似有淡淡的笑意,见到来人,从容起身微微颔首:“见过殿下。”“你醒了,先别说话,喝口水。”那人说罢轻轻扶起他,小心避过他胸前的伤口。燕泗想问的话又咽了回去,罢了,死都死过一次了,身在何处真有那么重要么。看着那人背影,莫名觉得安心。“殿下可愿对弈一局?“沐雨置棋奉茶,退在一边。...

2019-09-03 07:37: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