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成丑男后他被暴君缠上了小说[且拂]在线试读

  • 时间:
  • 来源:阅文林语
点击阅读

第3章 从天之骄子到明珠蒙尘,也只是朝夕间。宣平侯怔愣:“世侄你……”众人被这张脸晃神一下,无论看多少次都忍不住看痴看呆,等终于回神,定睛瞧着镇国公府裴世子那双无神的凤眸,只叹可惜。众人大概没想到裴世子会开口,皆是一愣,毕竟从三年前这位世子落马瞎了眼之后就隐居后方,几乎没怎么露面。他都这么说了,宣平侯自然不会不给这个面子:“那劳烦世侄了。”谢彦斐听到声音看过去,也忍不住眼前一亮:总算有个长得顺眼的了。

穿成丑男后他被暴君缠上了小说章节试读

《穿成丑男后他被暴君缠上了》作者:且拂【完结】

原名《反派真的不能撩吗?》

谢彦斐穿进了一本书里,成了一个二百多斤的丑胖子,因为被下毒丑绝人寰,被封为大谢国第一丑,为了小命他包袱款款跟了未来的大反派如今的小可怜瞎眼世子。

世子是个眼瞎的,每次都对着谢彦斐深情款款:殿下是世间最美的。

谢·丑绝人寰·斐:世子啊,该喝药了,这是真瞎啊。

后来谢彦斐为了给裴世子挡劫一命呜呼了,却没死成,昏迷三年还因机遇瘦了回去,成了绝世大美男。

谢彦斐还没欣赏够自己的盛世美颜,就因美貌被敲晕献给了如今统一四国残暴狠毒的大反派前世子。

大殿上,谢彦斐被压着跪在大反派脚下,还没等说出自己的身份,大反派金口一开:丑拒。

谢·盛世美颜·斐:???这是还瞎着呢?

CP:前丑绝人寰后绝世大美男受X前真瞎心善后恢复黑心反派攻

内容标签: 甜文 穿书 爽文

搜索关键字:主角:谢彦斐 ┃ 配角: ┃ 其它

作者简评:

谢彦斐穿进一本书里,成了一个二百多斤的丑胖子,因为被下毒丑绝人寰,被封为大谢第一丑,为了小命他包袱款款跟了未来的大反派如今的小可怜瞎眼世子。后来谢彦斐为了给裴世子挡劫一命呜呼,却没死成,昏迷三年还因为机遇瘦了回去,成了绝世大美男,却在之后因美貌被敲晕献给如今统一四国的暴君前世子,也因此让两人重逢。本文从主角穿成丑皇子被下药陷害为起始展开,一个个揭露藏在权势下的那些阴谋算计,将那些掩饰极好的恶人暴露,使其得到惩罚,主角们也在斗智斗勇中相互救赎,感情得到升华。文风诙谐轻松,行文流畅,人物个性鲜明。

====================================================

第1章

谢彦斐盯着面前的酒盏很久了,酒水清澈,味道甘醇,是一杯酒中极品佳酿。

可喝与不喝,却是个问题。

毕竟,这样的美酒里,下了情药。

他探口气,换了个姿势撑着头,顺便掀开宽袖,露出一只肥嘟嘟的小肉手,上面五个手窝,白腻腻得泛着油光。

因为太肥,手腕完全没有,往上蔓延都是肉肉肉。

原本手掌与胳膊连接处的腕骨被一根黑线替代,黑得他眼晕。

这就是他不想喝还必须得喝的原因。

三天前他从这个身体醒来,这根黑线还没出现。

直到他意识到自己穿进了一本书中还妄图改变剧情时,这条黑线就出现了。

随之而来的,是脑海里一个声音。

【检测到宿主意图改变原书主线剧情,好感值-1,总好感值为-1,三天内需增加好感值+1消除黑线,否则,开启一级惩罚:自宫。】

谢彦斐当时的淡定与无动于衷被后两个字打得七零八落。

自宫?当太监?

这特么比杀了他还痛苦。

于是,为了保住二两肉的谢彦斐来了,在明知道这场宣平侯府的寿宴上自己将作为炮灰被渣还是义无反顾的来了。

而这杯酒,就是他魂穿的这书中炮灰悲剧开始。

酒里被下了情药,按照书中剧情,原身会喝下这杯酒,后被忽悠离开宴席,偶遇同样被下药骗过来的女主,原身紧接着会因药效作用,意乱情迷扑过去占了女主便宜。

虽说没占到实质性的,可搂搂抱抱被算计者引着宴会里的人赶来时刚好目睹。

女主被退了婚。

顺理成章,原身与被退婚的女主订了婚。

再然后,大婚之夜,原身这个炮灰被男主给杀了。

谢彦斐内心日了狗,带动面上嘴角抽了抽,导致他脸上的横肉和大大小小的黑斑扭曲在一起,狰狞丑陋可怕无人能敌。

谢彦斐亲眼目睹对面女席上有姑娘不经意瞥见他没忍住吐了出来。

谢彦斐:“……”

这日子没发过了!

他穿书前的盛世美颜,他的无数迷妹,他的好身材,到了这该死的书里全没了。

谢彦斐后悔他没事瞎看什么书?结果看到一半昏了,等再醒来,他就成了书中那个大谢国丑绝人寰同名同姓的五皇子谢彦斐。

谢彦斐再次叹了口气,闭了闭眼,义无反顾把这下了药的酒一饮而尽。

离三日之期还有最后一个时辰,得不到女主那一个好感值,不能把好感值刷到平衡线0,他会直接变成太监。

太监与混剧情之间,他果断选后者。

毕竟他穿来之后是不能改原书剧情的。

但他本身是个异端能改自身的,所以他宁愿费点心思,也不想被咔嚓。

随着他喝下那杯酒,这书中的主线剧情开启,另一边女席里长得最好看的一个小姑娘也同时被下了药。

小姑娘就是书中女主,宣平侯府的嫡三姑娘杜香妩,真正的名门贵女,只可惜被算计,原身死了她成了寡妇。

再后来被迫和亲,好在有女主光环,最后结局还算好,却也历经苦难。

杜香妩不知自己的茶水里被下了药,她喝下没多久被庶妹身边的丫鬟妙灵喊去,说是四姑娘不好了。

她匆匆起身离开。

谢彦斐瞧着这一幕,故意装作发热扯了扯领口,露出脖子下的一片肥肉,按照原剧情让身后小厮给他扇风倒茶水。

最后怒骂两句,晃晃悠悠去吹风顺便放水。

他走到一半,身后的小厮被宣平侯府的家丁喊走,他装作头痛谷欠裂浑身乏力的模样继续往前晃悠,偷偷将袖口里藏着的解药吞了。

浑身的热意顷刻间涤荡干净,神清气爽。

他继续装作中药不得发泄的模样往前晃悠。

跟着他的人这才放了心去回禀,让妙灵引女主过来偶遇。

等人走了,谢彦斐迅速站直,眯着眼瞅着那家丁离开的方向,撇了撇嘴,脚下一转,从另一个方向绕近路去堵女主。

三天前知道自己穿来回不去不得不走剧情开始,谢彦斐让人拿来宣平侯府地图研究。

对女主被下药这段了如指掌。

时辰,地点也都拿捏好。

比那丫鬟能快半柱香。

谢彦斐把这一切都算准了,唯独忘了自己肥嘟嘟的身材以及不堪一击的体力,跑了没两步开始喘,再跑,再喘,等他终于赶到女主的位置,差点累成一条死狗。

因为途中耽搁太久,等谢彦斐到的时候,离家丁过来也就剩下一眨眼的功夫了。

谢彦斐想向女主解释来龙去脉是没时间了,他只能躲在假山后速战速决。

女主一出现,他上去就捂住嘴,拖到假山后,把解药塞她嘴里一气呵成。

意外发生的太快,女主杜香妩吓坏了,死命挣扎,觉得刚才过来时体内的热意更加剧烈翻腾,等发现被喂了东西,更是泪眼婆娑。

完了,她完了。

她脑海里只有一个想法,是不是有歹人借着寿宴混进府,想对她图谋不轨?

绝望让她拼了命挣扎,谢彦斐被她剧烈地挣扎间踹到小腿,疼得他差点嗷出来,也没松手。

他盯着女主把药咽下去,这么一耽搁,跟着的丫鬟脚步声已经逼近。

谢彦斐看了看怀里还挣扎的女主,直接一个手刀砍晕了,放好,趁着丫鬟来之前,晃着一身肥肉死命往来时的路狂奔。

那里是事发的点,他得过去守着,敢陷害他,不能就这么算了。

这笔账,他们得好好算一算。

而在谢彦斐走后,丫鬟妙灵匆匆赶来,她刚刚借口离开让三姑娘自己先往这边走到了这里等着,她其实是候着一处等五皇子那边的信儿,等确定五皇子上钩,她再来带三姑娘前去。

否则哪里能刚好让两人偶遇?

妙灵得到那边的信儿,就赶紧过来,本来以为三姑娘会在这里,她只需重新引着三姑娘去如今五皇子待着的地方即可。

等到了那里,五姑娘就会被发作的五皇子给……

可妙灵环顾四周?三姑娘呢?三姑娘怎么没在这里?

小丫鬟疑惑,难道太担心姑娘,所以继续往前走了?

她跺跺脚咬牙,却也只能匆匆追去。

而丫鬟一离开,身后另一处的假山石后,有细微的动静传来。

与此同时,一道颀长的身影走出,露出了一张脸俊美无双的面容,凤眸狭长,瞳仁漆黑如曜石,薄唇天生上扬,给人一种温润如水的错觉。

裴泓此刻一双眼冷漠望着前方,如同悬崖孤壁上的一朵雪莲,冷得骨子里都沁着寒。

裴泓皱着眉盯着前方一处,正是杜香妩昏迷藏身的假山,他面无表情走过去,如履平地。

可偏偏他眼睛并无任何焦距,很显然是有眼疾之人,可即使如此,他依然能如同寻常人般,轻松避开所有的障碍。

只是细看之下,唯一不同的地方,大概就是走得有些慢。

裴泓到了杜香妩近前,从她呼吸的方位,精准辨别出她的所在,蹲下身,抬起手在她身体上方三寸处停下调准方位,到了一处,落下,按上杜香妩手腕。

只是等搭上脉搏,结果却让裴泓诧异:没问题?

可之前五皇子下的药又是什么?

他能听音辨位,以之前那位的脚步声的沉重以及力道,这重量整个宴席上,也独五皇子一人,他本来只是经过这里,没想到会遇到这一幕。

本想若是五皇子真的敢做不妥的事,他会出手,没想到这五皇子又匆匆离开。

他原本以为是听到动静没来得及做什么,可既然喂了东西,这位姑娘并无任何异样是为何?

那这五皇子做这一切,原因呢?何必多此一举?

裴泓疑惑不解地收回手,皱眉沉思。

不多时,他耳朵动了动,听到后方有动静,他从怀里掏出一个药瓶,凑到杜香妩鼻息间让她嗅了嗅,做完这一切,他直起身,离开此处。

裴泓往相反的方向走了几十步,刚好遇到前来寻他的小厮:“世子爷,您怎么跑这里来了?国公爷在寻您了,快随小的过去参加宴席吧,要迟了。”

裴泓垂眼将眼底的情绪全部遮住,面无表情嗯了声,之前行如流水的动作都变成木讷的笨拙,像是一尊精致的陶瓷人,被小厮搀扶着慢吞吞离开。

而他们离开后不久,假山后的杜香妩动了动,揉着发疼的后颈醒来了。

另一边,谢彦斐重新回到之前的地方,他又重新吃了一枚之前酒里药效一样的情药,这才坐在地上大喘气。

可累死他了,等这件事了了,得先把这身体给瘦下去,再这样来一次,他没被敌人整死,先心悸早衰亡了。

谢彦斐这样喘了几下,药效发作,开始面色潮红,气息不匀起来。

他算着时辰晃悠起身,脱掉外袍,往一旁的灌木丛里一扔,揉吧揉吧露出一截,再蹬掉一只靴子,脚底朝外横放在灌木丛外面。

最后把自己身上的衣服揉乱,弓着腰预备着。

身后很快有凌乱的脚步声传来,他算着距离猛地一回头,猩红的眼、狰狞的面容、急促的喘气、凌乱的衣服,加上他体格大,挡住几乎所有的视线。

只露出衣服衣角和那只靴子。

“滚!!!”他沙哑着嗓音喘着粗气像是被打扰到。

丫鬟妙灵吓得一屁股蹲坐在地上,回过神爬起来就跑。

跑到一半才从惊吓中缓过来,想到刚刚看到的画面,狡猾的一笑,喜不自禁去报信:事成了。

谢彦斐瞪着眼珠,蹬掉另一只靴子,吞了半颗解药。

药效没解,却不至于理智丧失。

他往前一趴,把灌木丛压垮一个巨坑。

不到一炷香,身后再次有脚步声匆匆传来,喊着抓刺客,很快把他这片灌木丛围了起来。

等家丁一靠近傻了眼,刺客没抓到,怎么遇到这种事?

身后的宣平侯一行人本来在宴席上,突然就听到一声尖叫,说是五皇子遇到刺客性命不保,他们哪里还有心思喝酒,赶紧带人赶过来。

这会儿宣平侯怕五皇子死在他府上,跟上来之后,一把推开碍事的家丁,喘着气往前一看,还没等嘴里的“五皇子”喊出来,一看这情况也傻了眼。

身后齐刷刷跟了一群的宾客也到齐了,不过他们却没宣平侯这么着急,听说五皇子遇刺,纯粹就是来看热闹的。

那个丑到让人看一眼就吐的五皇子会遇刺?谁这么替天行道啊?

结果等到了近前看到灌木丛中这一幕,倒吸一口气:“这五皇子不会是醉酒祸祸谁家小姑娘了吧?”

这次来为宣平侯府老夫人贺寿的可不少贵女!

宣平侯本来还在懵,一听到这,脸色一变,气得眼睛都直了。

要是五皇子在他府上霍霍了别家贵女,他这个主人家也脱不开干系被连累!

为了将事态的严重性降低到最低,宣平侯赶紧给五皇子善后,笑着转过身挡住想要继续往前冲的客人:“哈哈哈,都是误会误会,看来是五皇子醉酒睡在这儿了,哪有什么刺客?交给下人处理就行了,诸位先跟本侯继续回去喝酒……”

众人对视一眼,这话说出来宣平侯自己信吗?

当他们瞎啊?

这哪里是五皇子一个人,这明明五皇子身下还压着一个呢。

可这五皇子不受宠不假,还是个不着调的,可再不怎怎么样,那身份也摆在那里,再混账上不了台面,那也是皇子。

他们是想看热闹,可也要看完之后不惹一身腥,众人对视一眼,哈哈哈干笑两声,算是给宣平侯个面子,打算先离开。

后面本来打算看好戏的一个女子刚得意不已,看到这一幕,一听宣平侯要和稀泥,想了想,一咬牙,眼神里闪过怨毒的光,突然一声哭泣冲过去:“三姐!三姐你怎么了?你是不是被欺负了?这杀千刀的,我给你拼了!让你欺负我三姐!”

她速度太快,宣平侯回神想让人拉,愣是没拉住。

不止宣平侯傻了,众人也傻眼了。

有认出女子的,正是宣平侯府庶出的四姑娘杜香骊。

她嘴里喊着三姐,那被五皇子祸害的,岂不是……宣平侯府的嫡三姑娘?

众人被这一幕给震的又惊又热血沸腾,有从中瞧出八卦的,刷的一下把视线转向身后一位俊俏的公子哥。

——相府于家的二公子于容琅,宣平侯嫡三小姐杜香妩的未婚夫。

于容琅本是随着众人来看热闹,突然一顶绿帽子就这么毫无预警地砸下来:“???”

第2章

众人没想到参加个寿宴还能看到这刺激的,有相熟的,一脸同情又看热闹不嫌事大地拍了拍于容琅的肩膀以示安抚:看开啊,那可是五皇子,虽然睡了你未婚妻,可……还是节哀顺变吧。

这些都是在一瞬间发生的,而就在众人脑洞乱开的时候,那个冲过去的四姑娘还没靠近,却被一脚踹飞了。

踹飞她的,是一个从天而降的侍卫。

一时间整个后花园静得出奇,而下一瞬,一道长长的打哈欠声音传来,带着沙哑的不郁:“哪个打扰本王睡觉?找死啊。”

懒洋洋拖长的音调,众人瞧见五皇子翻了个身。

又把灌木丛压出一个坑。

他们的视线直觉看向之前压着的地方,等看清楚,傻了眼,那里哪是什么姑娘,只是一件外袍,至于那靴子,也只是刚好挂在那,因为角度问题还以为是个人平躺着一只脚伸出来,脚底对着他们。

谢彦斐好整以暇瞧着这一幕,看来刚刚好。

他是掐着时辰在事发之前让身边的侍卫去一品斋买点心,他趴在那没多久侍卫就回来了。

找到他之后,也没现身,就那么守着醉酒的谢彦斐没动,职责所在,他这侍卫只护他安危,别的一概不管。

不过倒挺省事。

谢彦斐猜到宣平侯会和稀泥,书中也是这么写的,可之后被这杜香骊,也就是书中恶毒女配一嗓子给破坏。

当时原身被吵醒爬起来,露出身下被压晕的杜香妩。

这杜香妩被原身这一下直接压得内出血,昏迷三日,等清醒过来,在她不知道的时候,已经经历了被退婚,被重新订婚,最后原身这个五皇子大婚夜惨死,女主杜香妩成了寡妇。

完结穿越重生小说作者且拂《穿成丑男后他被暴君缠上了》点评:生动有趣,全文结构紧凑,完整故事情节具有吸引力,人设丰满,力荐阅读!

精彩推荐

猜你喜欢

戏精老攻不安分[快穿]小说[斫染]在线试读

向寒急着离开,很快借道谢缓解尴尬,接着又询问诊费。说着他还递出一张名片,眨眨眼道:“我也是开宠物医院的,洗澡、护理、做造型都行,对了,我给宠物修毛的技术还不错。”泽维尔忽然有些不安,用爪子戳戳向寒,提醒他赶紧回神,同时在心中暗想:主角受是不是在勾搭小寒?看来跟着穿过来果然是对的。虽说无缘故的,温宁并不会把他怎么样,但在知道后续剧情的情况下,是人心里都会有些不适应。“不用,这可不是我的诊所,顺便而已。”温宁连连摆手,见向寒执意要给,又开玩笑道:“丁先生若是实在过意不去,日后可以多照顾我的生意。”温宁指了指嘴...

2019-09-03 07:37:06

七年之痒后,我重生踹飞了渣攻小说[青灯如昼]在线试读

38:12全场几乎都在呐喊。两人眼神穿过人群,在金色的阳光中相遇了。暖暖的柔风依旧轻轻的牵起略带栗色的发梢,关风月觉得有些痒,将头发撩至耳后,想着对方给的那个沙包,于是礼貌性的挥手朝他露出了一个浅浅的微笑。方新阙随手将线条流畅结实健硕的手臂举过头顶,踮脚站在三分线外,轻松又洒脱的将篮球精准投入框中。方新阙所在队伍获得压倒性的胜利,关风月眯起了眼睛,盯着方新阙的动作,手指忍不住轻柔的摩挲着扶手。作者有话要说:我可能是个猪吧,存稿箱时间设置错了,这章都没修就被发出来了。“男人,你竟然敢拒绝我。”...

2019-09-03 07:37:06

恶毒男配拒绝洗白[穿书]小说[燃香抚琴]在线试读

“小王爷,这些侍卫每一个都是绝顶高手,和咱们府内的有的一比。”全淼看着那些人脚下的砖块,都有些灰尘飞扬,小声的对赵时煦道。还未到大厅,他便听见他父王跟人的客套之声,他加快脚下的步伐,却在走到大厅门口时忽然就住了脚,然后盯着那和他父王并排坐在上位的男子,一脸的无语。“时煦,过来见过楚公子。”赵王朝赵时煦招了下手。看到这样的阵势,赵时煦很是纳闷儿,什么样的人才能带这样一支队伍,该不会是个生的五大三粗,壮如山的男人吧。赵时煦抬了抬眉,不知道为什么,心里有种说不清道不明的感觉。赵王面上看不出喜怒,只重复道:“快过...

2019-09-03 07:37:06

穿越之我被王爷拐回府小说[老嘢]在线试读

“没有什么,我就是无聊得很,出去透透气。”余风莫名其妙。“我都这么大一个人了,会看好自己的。”余风用力掰开陈小紧扣住自己的手。余风不明所以,“不是,我就出去转转,不会惹麻烦的,你们堵我干嘛啊。”陈小阻拦着,说:“不是,你没事出去干嘛啊。”“别啊,出去不好。”陈小左右为难,“外面坏人多,万一出什么事情了怎么办。”余风无奈,只得作罢,转身就往书房的方向闯。老天!...

2019-09-03 07:37:06

太子殿下组队中[PUBG]小说[阿爸家的丸子]在线试读

两个大男生住一间宿舍有什么奇怪的。“而且我们都是一个队的,你要配合我打双排或四排,大家住一起也是为了培养默契,这是很正常的分配。”等规规矩矩躺好了,这才想起来问今天一些一直听到的陌生词汇,诸如青训营、一队,双排、四排、游戏ID之类的,有些能从字面意思理解一二,有些就特别陌生了,很显然是只属于这个新世界的。“不不不,我睡这边。”蓝沉被逗得差点卡壳,三步并作两步上了床,连谦称都忘了用,又手忙脚乱拉好了被子,这才想起来解释,“臣的意思是说,担心殿下会不方便。”高弋大致知道他的顾虑,却也有自己的理由,“青训营那边...

2019-09-03 07:37:06

全面晋升小说[焦糖冬瓜]在线试读

“我现在也有点期待了。”袁浅笑着说。黄世宏一拍手,音乐响起,第一组服装秀开始。袁浅只抬头看了一眼,就把面前的矿泉水打翻了!而且要真能hold住这些“奇装异服”,肯定能给观众留下深刻印象。“那我们就省略主持人环节,直接开始T台秀!”大红色羽毛交织成的长裙,每个从袁浅面前走过的选手都尽量让自己看起来自信,这种自信让她们……就像一只有一只洋洋得意的火鸡。杀鸡,拔毛,炖汤哟喂!...

2019-09-03 07:37:06

重生后和渣攻的白月光HE了小说[虞弥生]在线试读

有趣。说实话许纯现在也有些忐忑,王导可是出了名的严苛,虽然他在宋野这个角色上花了不少功夫,但心里还是没有底。听到这话许纯的心渐渐下沉,上一世便是这样,让他回去的等通知,结果等到了被pass的结果。方才他的气场完全被许纯压住了,一举一动都由许纯掌控。他回过神来,视线追随着许纯的一举一动,自记事以来,还是第一次遇见能让自己处于下风的人,这让他也多少也收起了些许玩乐的心思。“下午你还要去一趟剧组,今天有你的戏份。“苏丽很好的掩饰了自己的内心想法,用公事公办的语气通知着他。上一世苏丽作为他的经纪人,前期确实是尽心...

2019-09-03 07:37:06

无限离婚循环小说[软炸团子]在线试读

“变身!”小姑娘做了个很威武的动作,这才朝他摆摆手,跟着妈妈离开。“离开!”紧接着,又跳出一行——祝时祺只好苦笑。与此同时,那场跟不知名黑客的交锋已经落幕,祝时祺无奈地看着自己的数据被入侵,终端跳出两个字——祝时祺耸耸肩,两个小时吗?好吧,两个小时后,决一雌雄!...

2019-09-03 07:37:06

嫁给前任他叔[穿书]小说[简容]在线试读

秦易阳被秦延东这不软不硬的话说的脸色一僵,忍不住就看向了白清。像秦易阳这种有颗圣父心的暖男,要是不及时撇清关系,白清怕就算自己不作不闹,但以后遇到主角受还是会躺枪。大家都没觉得白清有什么不对劲,相反相反还都觉得有点尴尬。他似笑非笑的看着秦易阳,“我和清清是夫妻,我怎么样他自然会清楚,就算是发脾气也不过是夫妻间的情趣而已。”白清不理会秦易阳的视线,只对着秦延东的方向笑了一下,然后说道,“对,我和阿东的事情就不牢侄子操心了。”这种关系搁谁那里都尴尬,估计避嫌都来不及,谁知道秦易阳现在还要上赶着搭话。他虽然好像...

2019-09-03 07:37:06

穿越小能手和他的奇葩雇主们小说[好大一卷卫生纸]在线试读

“我说你对自己下手可真狠,差点就救不回来了。”喂他喝完水,又扶他躺下,给他掖过被角,“有什么话等伤好了再说,躺好别乱动,我去端药,马上回来。“第4章 千机烛光勾勒出清俊的剪影,持着一卷泛黄的书册,眼里似有淡淡的笑意,见到来人,从容起身微微颔首:“见过殿下。”“你醒了,先别说话,喝口水。”那人说罢轻轻扶起他,小心避过他胸前的伤口。燕泗想问的话又咽了回去,罢了,死都死过一次了,身在何处真有那么重要么。看着那人背影,莫名觉得安心。“殿下可愿对弈一局?“沐雨置棋奉茶,退在一边。...

2019-09-03 07:37:0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