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成丑男后他被暴君缠上了小说[且拂]在线试读-穿越重生-阅文林语

穿成丑男后他被暴君缠上了小说[且拂]在线试读

  • 时间:
  • 来源:阅文林语
点击阅读

第3章 从天之骄子到明珠蒙尘,也只是朝夕间。宣平侯怔愣:“世侄你……”众人被这张脸晃神一下,无论看多少次都忍不住看痴看呆,等终于回神,定睛瞧着镇国公府裴世子那双无神的凤眸,只叹可惜。众人大概没想到裴世子会开口,皆是一愣,毕竟从三年前这位世子落马瞎了眼之后就隐居后方,几乎没怎么露面。他都这么说了,宣平侯自然不会不给这个面子:“那劳烦世侄了。”谢彦斐听到声音看过去,也忍不住眼前一亮:总算有个长得顺眼的了。

穿成丑男后他被暴君缠上了小说章节试读

《穿成丑男后他被暴君缠上了》作者:且拂【完结】

原名《反派真的不能撩吗?》

谢彦斐穿进了一本书里,成了一个二百多斤的丑胖子,因为被下毒丑绝人寰,被封为大谢国第一丑,为了小命他包袱款款跟了未来的大反派如今的小可怜瞎眼世子。

世子是个眼瞎的,每次都对着谢彦斐深情款款:殿下是世间最美的。

谢·丑绝人寰·斐:世子啊,该喝药了,这是真瞎啊。

后来谢彦斐为了给裴世子挡劫一命呜呼了,却没死成,昏迷三年还因机遇瘦了回去,成了绝世大美男。

谢彦斐还没欣赏够自己的盛世美颜,就因美貌被敲晕献给了如今统一四国残暴狠毒的大反派前世子。

大殿上,谢彦斐被压着跪在大反派脚下,还没等说出自己的身份,大反派金口一开:丑拒。

谢·盛世美颜·斐:???这是还瞎着呢?

CP:前丑绝人寰后绝世大美男受X前真瞎心善后恢复黑心反派攻

内容标签: 甜文 穿书 爽文

搜索关键字:主角:谢彦斐 ┃ 配角: ┃ 其它

作者简评:

谢彦斐穿进一本书里,成了一个二百多斤的丑胖子,因为被下毒丑绝人寰,被封为大谢第一丑,为了小命他包袱款款跟了未来的大反派如今的小可怜瞎眼世子。后来谢彦斐为了给裴世子挡劫一命呜呼,却没死成,昏迷三年还因为机遇瘦了回去,成了绝世大美男,却在之后因美貌被敲晕献给如今统一四国的暴君前世子,也因此让两人重逢。本文从主角穿成丑皇子被下药陷害为起始展开,一个个揭露藏在权势下的那些阴谋算计,将那些掩饰极好的恶人暴露,使其得到惩罚,主角们也在斗智斗勇中相互救赎,感情得到升华。文风诙谐轻松,行文流畅,人物个性鲜明。

====================================================

第1章

谢彦斐盯着面前的酒盏很久了,酒水清澈,味道甘醇,是一杯酒中极品佳酿。

可喝与不喝,却是个问题。

毕竟,这样的美酒里,下了情药。

他探口气,换了个姿势撑着头,顺便掀开宽袖,露出一只肥嘟嘟的小肉手,上面五个手窝,白腻腻得泛着油光。

因为太肥,手腕完全没有,往上蔓延都是肉肉肉。

原本手掌与胳膊连接处的腕骨被一根黑线替代,黑得他眼晕。

这就是他不想喝还必须得喝的原因。

三天前他从这个身体醒来,这根黑线还没出现。

直到他意识到自己穿进了一本书中还妄图改变剧情时,这条黑线就出现了。

随之而来的,是脑海里一个声音。

【检测到宿主意图改变原书主线剧情,好感值-1,总好感值为-1,三天内需增加好感值+1消除黑线,否则,开启一级惩罚:自宫。】

谢彦斐当时的淡定与无动于衷被后两个字打得七零八落。

自宫?当太监?

这特么比杀了他还痛苦。

于是,为了保住二两肉的谢彦斐来了,在明知道这场宣平侯府的寿宴上自己将作为炮灰被渣还是义无反顾的来了。

而这杯酒,就是他魂穿的这书中炮灰悲剧开始。

酒里被下了情药,按照书中剧情,原身会喝下这杯酒,后被忽悠离开宴席,偶遇同样被下药骗过来的女主,原身紧接着会因药效作用,意乱情迷扑过去占了女主便宜。

虽说没占到实质性的,可搂搂抱抱被算计者引着宴会里的人赶来时刚好目睹。

女主被退了婚。

顺理成章,原身与被退婚的女主订了婚。

再然后,大婚之夜,原身这个炮灰被男主给杀了。

谢彦斐内心日了狗,带动面上嘴角抽了抽,导致他脸上的横肉和大大小小的黑斑扭曲在一起,狰狞丑陋可怕无人能敌。

谢彦斐亲眼目睹对面女席上有姑娘不经意瞥见他没忍住吐了出来。

谢彦斐:“……”

这日子没发过了!

他穿书前的盛世美颜,他的无数迷妹,他的好身材,到了这该死的书里全没了。

谢彦斐后悔他没事瞎看什么书?结果看到一半昏了,等再醒来,他就成了书中那个大谢国丑绝人寰同名同姓的五皇子谢彦斐。

谢彦斐再次叹了口气,闭了闭眼,义无反顾把这下了药的酒一饮而尽。

离三日之期还有最后一个时辰,得不到女主那一个好感值,不能把好感值刷到平衡线0,他会直接变成太监。

太监与混剧情之间,他果断选后者。

毕竟他穿来之后是不能改原书剧情的。

但他本身是个异端能改自身的,所以他宁愿费点心思,也不想被咔嚓。

随着他喝下那杯酒,这书中的主线剧情开启,另一边女席里长得最好看的一个小姑娘也同时被下了药。

小姑娘就是书中女主,宣平侯府的嫡三姑娘杜香妩,真正的名门贵女,只可惜被算计,原身死了她成了寡妇。

再后来被迫和亲,好在有女主光环,最后结局还算好,却也历经苦难。

杜香妩不知自己的茶水里被下了药,她喝下没多久被庶妹身边的丫鬟妙灵喊去,说是四姑娘不好了。

她匆匆起身离开。

谢彦斐瞧着这一幕,故意装作发热扯了扯领口,露出脖子下的一片肥肉,按照原剧情让身后小厮给他扇风倒茶水。

最后怒骂两句,晃晃悠悠去吹风顺便放水。

他走到一半,身后的小厮被宣平侯府的家丁喊走,他装作头痛谷欠裂浑身乏力的模样继续往前晃悠,偷偷将袖口里藏着的解药吞了。

浑身的热意顷刻间涤荡干净,神清气爽。

他继续装作中药不得发泄的模样往前晃悠。

跟着他的人这才放了心去回禀,让妙灵引女主过来偶遇。

等人走了,谢彦斐迅速站直,眯着眼瞅着那家丁离开的方向,撇了撇嘴,脚下一转,从另一个方向绕近路去堵女主。

三天前知道自己穿来回不去不得不走剧情开始,谢彦斐让人拿来宣平侯府地图研究。

对女主被下药这段了如指掌。

时辰,地点也都拿捏好。

比那丫鬟能快半柱香。

谢彦斐把这一切都算准了,唯独忘了自己肥嘟嘟的身材以及不堪一击的体力,跑了没两步开始喘,再跑,再喘,等他终于赶到女主的位置,差点累成一条死狗。

因为途中耽搁太久,等谢彦斐到的时候,离家丁过来也就剩下一眨眼的功夫了。

谢彦斐想向女主解释来龙去脉是没时间了,他只能躲在假山后速战速决。

女主一出现,他上去就捂住嘴,拖到假山后,把解药塞她嘴里一气呵成。

意外发生的太快,女主杜香妩吓坏了,死命挣扎,觉得刚才过来时体内的热意更加剧烈翻腾,等发现被喂了东西,更是泪眼婆娑。

完了,她完了。

她脑海里只有一个想法,是不是有歹人借着寿宴混进府,想对她图谋不轨?

绝望让她拼了命挣扎,谢彦斐被她剧烈地挣扎间踹到小腿,疼得他差点嗷出来,也没松手。

他盯着女主把药咽下去,这么一耽搁,跟着的丫鬟脚步声已经逼近。

谢彦斐看了看怀里还挣扎的女主,直接一个手刀砍晕了,放好,趁着丫鬟来之前,晃着一身肥肉死命往来时的路狂奔。

那里是事发的点,他得过去守着,敢陷害他,不能就这么算了。

这笔账,他们得好好算一算。

而在谢彦斐走后,丫鬟妙灵匆匆赶来,她刚刚借口离开让三姑娘自己先往这边走到了这里等着,她其实是候着一处等五皇子那边的信儿,等确定五皇子上钩,她再来带三姑娘前去。

否则哪里能刚好让两人偶遇?

妙灵得到那边的信儿,就赶紧过来,本来以为三姑娘会在这里,她只需重新引着三姑娘去如今五皇子待着的地方即可。

等到了那里,五姑娘就会被发作的五皇子给……

可妙灵环顾四周?三姑娘呢?三姑娘怎么没在这里?

小丫鬟疑惑,难道太担心姑娘,所以继续往前走了?

她跺跺脚咬牙,却也只能匆匆追去。

而丫鬟一离开,身后另一处的假山石后,有细微的动静传来。

与此同时,一道颀长的身影走出,露出了一张脸俊美无双的面容,凤眸狭长,瞳仁漆黑如曜石,薄唇天生上扬,给人一种温润如水的错觉。

裴泓此刻一双眼冷漠望着前方,如同悬崖孤壁上的一朵雪莲,冷得骨子里都沁着寒。

裴泓皱着眉盯着前方一处,正是杜香妩昏迷藏身的假山,他面无表情走过去,如履平地。

可偏偏他眼睛并无任何焦距,很显然是有眼疾之人,可即使如此,他依然能如同寻常人般,轻松避开所有的障碍。

只是细看之下,唯一不同的地方,大概就是走得有些慢。

裴泓到了杜香妩近前,从她呼吸的方位,精准辨别出她的所在,蹲下身,抬起手在她身体上方三寸处停下调准方位,到了一处,落下,按上杜香妩手腕。

只是等搭上脉搏,结果却让裴泓诧异:没问题?

可之前五皇子下的药又是什么?

他能听音辨位,以之前那位的脚步声的沉重以及力道,这重量整个宴席上,也独五皇子一人,他本来只是经过这里,没想到会遇到这一幕。

本想若是五皇子真的敢做不妥的事,他会出手,没想到这五皇子又匆匆离开。

他原本以为是听到动静没来得及做什么,可既然喂了东西,这位姑娘并无任何异样是为何?

那这五皇子做这一切,原因呢?何必多此一举?

裴泓疑惑不解地收回手,皱眉沉思。

不多时,他耳朵动了动,听到后方有动静,他从怀里掏出一个药瓶,凑到杜香妩鼻息间让她嗅了嗅,做完这一切,他直起身,离开此处。

裴泓往相反的方向走了几十步,刚好遇到前来寻他的小厮:“世子爷,您怎么跑这里来了?国公爷在寻您了,快随小的过去参加宴席吧,要迟了。”

裴泓垂眼将眼底的情绪全部遮住,面无表情嗯了声,之前行如流水的动作都变成木讷的笨拙,像是一尊精致的陶瓷人,被小厮搀扶着慢吞吞离开。

而他们离开后不久,假山后的杜香妩动了动,揉着发疼的后颈醒来了。

另一边,谢彦斐重新回到之前的地方,他又重新吃了一枚之前酒里药效一样的情药,这才坐在地上大喘气。

可累死他了,等这件事了了,得先把这身体给瘦下去,再这样来一次,他没被敌人整死,先心悸早衰亡了。

谢彦斐这样喘了几下,药效发作,开始面色潮红,气息不匀起来。

他算着时辰晃悠起身,脱掉外袍,往一旁的灌木丛里一扔,揉吧揉吧露出一截,再蹬掉一只靴子,脚底朝外横放在灌木丛外面。

最后把自己身上的衣服揉乱,弓着腰预备着。

身后很快有凌乱的脚步声传来,他算着距离猛地一回头,猩红的眼、狰狞的面容、急促的喘气、凌乱的衣服,加上他体格大,挡住几乎所有的视线。

只露出衣服衣角和那只靴子。

“滚!!!”他沙哑着嗓音喘着粗气像是被打扰到。

丫鬟妙灵吓得一屁股蹲坐在地上,回过神爬起来就跑。

跑到一半才从惊吓中缓过来,想到刚刚看到的画面,狡猾的一笑,喜不自禁去报信:事成了。

谢彦斐瞪着眼珠,蹬掉另一只靴子,吞了半颗解药。

药效没解,却不至于理智丧失。

他往前一趴,把灌木丛压垮一个巨坑。

不到一炷香,身后再次有脚步声匆匆传来,喊着抓刺客,很快把他这片灌木丛围了起来。

等家丁一靠近傻了眼,刺客没抓到,怎么遇到这种事?

身后的宣平侯一行人本来在宴席上,突然就听到一声尖叫,说是五皇子遇到刺客性命不保,他们哪里还有心思喝酒,赶紧带人赶过来。

这会儿宣平侯怕五皇子死在他府上,跟上来之后,一把推开碍事的家丁,喘着气往前一看,还没等嘴里的“五皇子”喊出来,一看这情况也傻了眼。

身后齐刷刷跟了一群的宾客也到齐了,不过他们却没宣平侯这么着急,听说五皇子遇刺,纯粹就是来看热闹的。

那个丑到让人看一眼就吐的五皇子会遇刺?谁这么替天行道啊?

结果等到了近前看到灌木丛中这一幕,倒吸一口气:“这五皇子不会是醉酒祸祸谁家小姑娘了吧?”

这次来为宣平侯府老夫人贺寿的可不少贵女!

宣平侯本来还在懵,一听到这,脸色一变,气得眼睛都直了。

要是五皇子在他府上霍霍了别家贵女,他这个主人家也脱不开干系被连累!

为了将事态的严重性降低到最低,宣平侯赶紧给五皇子善后,笑着转过身挡住想要继续往前冲的客人:“哈哈哈,都是误会误会,看来是五皇子醉酒睡在这儿了,哪有什么刺客?交给下人处理就行了,诸位先跟本侯继续回去喝酒……”

众人对视一眼,这话说出来宣平侯自己信吗?

当他们瞎啊?

这哪里是五皇子一个人,这明明五皇子身下还压着一个呢。

可这五皇子不受宠不假,还是个不着调的,可再不怎怎么样,那身份也摆在那里,再混账上不了台面,那也是皇子。

他们是想看热闹,可也要看完之后不惹一身腥,众人对视一眼,哈哈哈干笑两声,算是给宣平侯个面子,打算先离开。

后面本来打算看好戏的一个女子刚得意不已,看到这一幕,一听宣平侯要和稀泥,想了想,一咬牙,眼神里闪过怨毒的光,突然一声哭泣冲过去:“三姐!三姐你怎么了?你是不是被欺负了?这杀千刀的,我给你拼了!让你欺负我三姐!”

她速度太快,宣平侯回神想让人拉,愣是没拉住。

不止宣平侯傻了,众人也傻眼了。

有认出女子的,正是宣平侯府庶出的四姑娘杜香骊。

她嘴里喊着三姐,那被五皇子祸害的,岂不是……宣平侯府的嫡三姑娘?

众人被这一幕给震的又惊又热血沸腾,有从中瞧出八卦的,刷的一下把视线转向身后一位俊俏的公子哥。

——相府于家的二公子于容琅,宣平侯嫡三小姐杜香妩的未婚夫。

于容琅本是随着众人来看热闹,突然一顶绿帽子就这么毫无预警地砸下来:“???”

第2章

众人没想到参加个寿宴还能看到这刺激的,有相熟的,一脸同情又看热闹不嫌事大地拍了拍于容琅的肩膀以示安抚:看开啊,那可是五皇子,虽然睡了你未婚妻,可……还是节哀顺变吧。

这些都是在一瞬间发生的,而就在众人脑洞乱开的时候,那个冲过去的四姑娘还没靠近,却被一脚踹飞了。

踹飞她的,是一个从天而降的侍卫。

一时间整个后花园静得出奇,而下一瞬,一道长长的打哈欠声音传来,带着沙哑的不郁:“哪个打扰本王睡觉?找死啊。”

懒洋洋拖长的音调,众人瞧见五皇子翻了个身。

又把灌木丛压出一个坑。

他们的视线直觉看向之前压着的地方,等看清楚,傻了眼,那里哪是什么姑娘,只是一件外袍,至于那靴子,也只是刚好挂在那,因为角度问题还以为是个人平躺着一只脚伸出来,脚底对着他们。

谢彦斐好整以暇瞧着这一幕,看来刚刚好。

他是掐着时辰在事发之前让身边的侍卫去一品斋买点心,他趴在那没多久侍卫就回来了。

找到他之后,也没现身,就那么守着醉酒的谢彦斐没动,职责所在,他这侍卫只护他安危,别的一概不管。

不过倒挺省事。

谢彦斐猜到宣平侯会和稀泥,书中也是这么写的,可之后被这杜香骊,也就是书中恶毒女配一嗓子给破坏。

当时原身被吵醒爬起来,露出身下被压晕的杜香妩。

这杜香妩被原身这一下直接压得内出血,昏迷三日,等清醒过来,在她不知道的时候,已经经历了被退婚,被重新订婚,最后原身这个五皇子大婚夜惨死,女主杜香妩成了寡妇。

完结穿越重生小说作者且拂《穿成丑男后他被暴君缠上了》点评:生动有趣,全文结构紧凑,完整故事情节具有吸引力,人设丰满,力荐阅读!

精彩推荐

猜你喜欢

我在校草文里只能活三章小说[糖山月]在线试读

“这是什么?”他没理班主任的呵斥,仍然看着林深。“你弄错了。”林深也低声回道。写完考试试卷后还有时间,林深的思绪已然放飞。墨爵城的手却依然按在他的草稿纸上。然后用只有两个人能听到的声音冷冷说道:“苏甜甜?你是不是不想在星尚待下去了?”难道就因为自己做了那个梦?!在很长一段时间里,他对总是能在他失落时,给予他温暖安慰的言朔确实很依赖。...

2019-09-03 07:37:06

没有人相信我是穿越的小说[渔小乖乖]在线试读

“他口味比较重,喜欢吃咸的辣的,吃不了酸,也不爱吃甜。”喻柏凯不假思索地说,“他还喜欢吃肉,但鱼肉要挑刺,鸡翅鸡爪都是骨头需要啃,他就不爱吃,他嫌麻烦。”“对啊!他不吃葡萄,因为嫌吐皮麻烦,小时候还不爱吃西瓜,因为嫌吐籽麻烦……”“那是现在,现在市面上有无籽瓜,你就变得爱吃西瓜了。你小时候在老家那边,那边没有无籽瓜卖,除非大人把西瓜切块,帮你把瓜籽全都挑出去,否则你是根本不碰的……”越维新故作不好意思地笑了,忙说:“喻叔叔,那喻临喜欢吃什么,也喜欢甜食吗?”“嫌麻烦?”第二天,喻柏凯领着两个孩子出门了。他...

2019-09-03 07:37:06

快穿之幸福世界小说[肉饼好吃]在线试读

444终于听到季康问关于任务的事了,颇是欣慰。宿主之前的人也并不会回来了,因为在进入之前原主就是不幸之人,宿主能够进入原主身体也是因为原主已死。“没有硬性要求?也就是说只要我完成任务目标,又合理的崩人设就行了吧?”季康跟着汪小天走了不知道多久,终于在六楼停了下来。万一这些非目标人物以后还做些其他事,影响他做任务怎么办?或许他多少应该有点表示。“宿主完成任务时会有一个任务条,目前进度是0,当到达10的时候身体就会进入死亡倒计时。444第一次遇到这种情况,想了想它回答:“如果合理的话。”汪小天将季康的行李放在...

2019-09-03 07:37:06

穿越古代养夫郎小说[海毓秀]在线试读

赵小鱼脸涨得通红,要把手抽出来,“你,你,放开我。”赵小鱼立刻老实了。进了树林,原野拉着赵小鱼坐在一颗横倒的枯树干上,然后拿出包裹里的糕点给他吃。“跟我来。”原野拉过他的手向树林那边走。“你再磨蹭下去有人过来了。”原野说道。“怎么不吃?这是我的谢礼。”原野摸了摸鼻子,被自己喜欢的人嫌弃身子不好什么的,真是让人高兴不起来。现在这身体一米八左右,看起来虽然瘦,但常年劳作全身都是结实的肌肉,如果不是之前累太狠病倒,怎么看都是挺壮实一汉子。...

2019-09-03 07:37:06

被迫上进的日子小说[奉孝男神]在线试读

顾行止继续包扎,没有抬眼看她,“营里的老军医说治不好了,以后这腿也就这样了,走路要慢点走,不能太快了。”顾行止对她扯了一个笑容没说话,顾青青看着顾行止没有笑意的眼睛吓的打了个哆嗦,心道自己这不是说废话嘛,人家好好的人,又有一把子力气,听说在村里姑娘心中人气很高的,偏偏原主不知听了谁说,顾二郎天生神力,正是当大将军的好料子,原主一时虚荣,想当将军的妹妹,就把人家坑成了这样。她诺诺的道:“你放心,我肯定会帮你把腿给治好的。”顾青青从一旁看到他那狰狞的伤口,吓了一跳,原主这还真是作孽啊,犹豫了一下,她还是走了上...

2019-09-03 07:37:06

奇形怪状的他小说[龟缩世界]在线试读

系统:好呀,好呀,给你,加油。系统:我不是给你加油又让你能见鬼了吗。胖子:有用呀,你不是见到我了吗,我很有用的(  ̄ ▽ ̄)o╭╯顾正:我要对付刘现,系统大大给我点金手指吧。顾正:????金手指在哪呢?第四章 趁着夜黑天高,顾正决定带着鬼胖子去干点大事(搞事情)。...

2019-09-03 07:37:06

想刚我的都被我刚了小说[常念君]在线试读

北戎一直有个狼民族的称呼,乌力措胸前纹的图案也是狼,偏偏刚才他遇见狼的样子,反而恨不得当场扒下那几批狼的皮毛。危云白反应不及,不受控制的前仰,乌力措眼疾手快的握住他的手腕,将危云白牢牢钉在原地。乌力措微微眯着眼,不着痕迹的在腕上的皮肤上摩擦,在危云白反应过来之前,又正儿八经的松手退后。他左胸前纹着一只栩栩如生的狼头图案,随着他的动作起起伏伏,好像要活过来一样,夺目逼人。危云白朝他胸前只是轻飘飘看了一眼,乌力措抓的正好,他低低一笑,有力的左手抓住危云白的缰绳,猛力一收,就硬生生的让两匹马瞬间停了下来。危云白...

2019-09-03 07:37:06

气运之子[快穿]小说[mijia]在线试读

于是,守着空空荡荡的别墅,原身就这么安安静静、冷冷清清的慢慢长大。“私生子”这个标签,是他身上永远都揭不下来的原罪。原身与曲莹莹上着一样的幼儿园、一样的小学、初中、高中,瑟缩着躲在嘲笑与冷漠的阴影下,看着自己的妹妹风光无限、骄傲肆意。唯一值得“庆幸”的,就是他身上还流着豪门“曲家”的血液,头上还挂着“曲家唯一一个男孩”的名号,所以即使生活在校园冷暴力之下,却也没有人当真敢于在他身上留下无法磨灭的伤痕。在原身进了几次医院后,他的父亲曲先生终于明白自己的私生子与妻女都永远不可能和平共处。为了保证自己这根“独苗...

2019-09-03 07:37:06

您的世界已登出小说[千军月破]在线试读

(九十七)(九十八)结果,在晚上吃夜宵的时候,我假装随口问问:“听说之前那帮女生搞的那个什么校草投票……”我这是在帮助她们。当时有人还@宋溯光了,他只是发了两个哭笑不得的表情,然后说,没事,我不关心这个。然后,我看他一边拿着烤鱿鱼,一边似笑非笑的看着我说:“可别让我知道那人是谁,不然我非要把他撕皮拆骨地把他给生吃了。”于是,已经快要说出口的坦白就没了,换成了我怏怏的:“这样的吗……”...

2019-09-03 07:37:06

女装大佬打脸日常[穿书]小说[小a家的少少]在线试读

走出主治医生房间,泠奕辰低着头沉思着。【你没事吧?】系统小心翼翼的问道。【我没搞错的话,这本小说应该是你的妹妹写的吧……】系统有些无语道,【你没看?】【好吧,那我就大发慈悲的告诉你好了。】系统道,【姜煜曾经喜欢过一个渣男,这你知道吧。不过,这个渣男,其实是“泠奕辰”的双胞胎弟弟——泠奕轩。】“好。”泠奕辰点点头道。“没事,我就是在想,这本书的剧情到底是个什么样子,我要怎么才能让姜煜的人生回到正轨上。”【可能这就是传说中的亲妹妹吧。】系统感叹道,【我猜你现实中肯定还渣过谁,不然你妹妹怎么可能对你那么大的怨气...

2019-09-03 07:37:0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