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穿之幸福世界小说[肉饼好吃]在线试读

  • 时间:
  • 来源:阅文林语
点击阅读

444终于听到季康问关于任务的事了,颇是欣慰。宿主之前的人也并不会回来了,因为在进入之前原主就是不幸之人,宿主能够进入原主身体也是因为原主已死。“没有硬性要求?也就是说只要我完成任务目标,又合理的崩人设就行了吧?”季康跟着汪小天走了不知道多久,终于在六楼停了下来。万一这些非目标人物以后还做些其他事,影响他做任务怎么办?或许他多少应该有点表示。“宿主完成任务时会有一个任务条,目前进度是0,当到达10的时候身体就会进入死亡倒计时。444第一次遇到这种情况,想了想它回答:“如果合理的话。”汪小天将季康的行李放在

快穿之幸福世界小说章节试读

《快穿之幸福世界》作者:肉饼好吃【完结+番外】

文案:

季康被系统要求去做任务,说是做完任务他就可以回去了。

可是谁能来告诉他,为什么每个任务目标总是有些相似?

季康:为什么他们总喜欢戳眉心。

系统:因为他们有天眼。

季康:为什么他们总是在我表白后好感大增。

系统:因为爱情使人幸福。

季康:为什么他们看我的表情都像要吃了我一样。

系统:因为……对不起,我编不下去了,请你把你老婆接走吧。

这是一个受越来越智障也越来越戏精,而攻一直默默守护的故事。

系统:欢迎进入幸福世界,444很高兴为你服务。

季康:看着你的名字我就觉得好不幸。

系统:宝贝调整心态,你就是最幸福的。

季康:心态炸裂。

[一个文案]

季康以为自己死了的时候,被系统拉着做任务去了。

系统:你的任务就是让目标人物获得幸福。

本以为去拯救别人的他后来才知道,真正在世界里获得幸福的,其实是他。

内容标签: 情有独钟 系统 甜文 快穿

搜索关键字:主角:季康 ┃ 配角:太多了|444 ┃ 其它:

1章 不能被标记的O(一)

病房里机器传达出的心率声渐弱,整个室内弥漫着浓厚的悲伤。

被大家注视着病床上一脸笑意,虚弱苍白的脸上只有那双眼睛还算透亮,只是此刻他已经说不出一句话了。

伴随着机器“滴——”的一声,男人的眼睛也随之闭上,一切似乎就此结束。

下一秒季康发现自己身处在一片碧绿的空间,冷冰冰的机器声突然出现。

“欢迎进入幸福世界,工号444很高兴为你服务。”

季康耿直道:“幸福世界居然允许有这么不幸的编号吗?”

444:“……”

系统很想爆锤眼前这位宿主的头,但是职业素养让它耐下性子接着说道:“系统检测到宿主已经死亡,自动开启任务,现在正在为宿主匹配世界中。”

季康问:“匹配世界?做任务干什么?”

444:“……”

巧了,员工新手培训时这个问题的答案它背过。

“宿主的任务是让目标人物获得幸福,具体任务会在分配到世界后才知道。”

季康眨巴眨巴眼睛笑道:“好的,明白了。”

这回轮到444奇怪了:“你不问为什么要做任务?”

“不问。”季康摸了摸自己的头,“我这样要是真能做让人幸福的事,也挺好的,对吧?”

……

“嗯。”

444没想到自己的宿主居然还有这么善良的一面,正对他刮目相看了几分就听对方说:“毕竟我活了二十多年做什么别人都生气。”

444:“……”

444想把刮目相看改成眼保健操的轮刮眼眶,好好擦亮眼睛看清楚眼前的宿主究竟如何智障,并为之后的任务担心了起来。

“匹配成功,正在为宿主传输记忆……”

季康只觉得眼前一片白茫茫的,等他眼前再次能看见东西时,发现自己正撑着木板倒在地上,而地板有一滩水渍湿成一片。

神奇的是地板上方还有水在一点一点滴落,季康摸了摸发现自己的脸上也一片湿润,而水似乎是从自己眼睛里来的。

他在脑内叫道:“444你在吗?我的眼睛好像在漏水。”

“……”444感觉自己带的不是宿主,是个智障儿子,“那是你的眼泪,你在哭。”

“我在哭?”季康又擦了擦自己眼角的眼泪,发现还是有新的泪水渗出来,“是哦,这是我在哭。”

444:“……”要不是它的编号不好,它才不来接手这个智障宿主。

季康正在感叹自己的身体怎么这么能哭,甚至担心身体会不会因此缺水时,就听到头顶一个声音不耐烦说道。

“行了,你就算哭死在这里,我们的婚约也是一定要解除的。”

季康抬起头,这才发现自己周围站了一圈人,而说话的人是一个穿着礼服的陌生男人,与此同时季康开始查看脑内资料。

他身体原主人叫纪存心,是一个Omega,眼前这个白色礼服的男人叫石门是一个Alpha,纪存心和石门刚生出来就定下了娃娃亲,石门因为纪存心的外貌和珍贵的Omega身份对他一直很好,纪存心也渐渐被对方的体贴关怀融化爱上了石门。

青梅竹马的剧情本来走的挺好,然而在纪存心十七岁体质觉醒的时候,被医院检查出是一个残废的Omega。所谓的残废不是身体的残疾,而是纪存心他——无法被标记。

纪存心无法被任何的Alpha标记,这意味着他不会在实质上属于任何人。无法被标记则意味着不贞,不仅石门无法接受,连纪存心的家族都无法接受。

这样的纪存心在学校被人嘲笑,回来被家人嫌弃。石门在冷落了纪存心一年后,终于在纪存心成年之日向他提出了退婚,并且向纪存心的姐姐纪存蕊——一个Beta提出了订婚。

纪存心的成人礼,从头到尾都是个笑话,而他本来就是个爱哭的人,于是竟就这么哭死了。

季康突然觉得不会哭真是件好事。

“怎么了纪存心,”纪存蕊说话了,“你以为你哭成这样,阿门就会怜惜你了?”

“噗。”阿门?他还阿前一颗葡萄树呢!

纪存蕊显然没反应过来对方笑了:“你疯了?”

季康看了她一眼,问系统:“任务目标不是石门吧?”

444:“不是。”

“那就好。”

季康将身体撑起整个人站了起来,起身后又虚晃了几步,最后扶着阶梯扶手才堪堪站稳。即使在场的人再怎么觉得纪存心可笑,却还是因为他的脸和虚弱产生了几分怜惜,觉得这个Omega也挺可怜。

季康将擦拭脸庞直到眼眶停止流泪才虚弱道:“不会的,既然阿前……阿门这样优秀的身世还能选择Beta的姐姐,说明姐姐和阿……不,是姐夫的感情比我们之前还深厚,弟弟……当然祝福了。”

纪存蕊脸色有所好转,觉得这不听话的弟弟总算开窍了,然而石门听了却脸色骤变,周围的宾客也开始议论纷纷。

确实以石门的条件,就算纪存心的omega体质有问题,解除婚约也还有大把的优质Omega可以选,怎么会选到纪存蕊这个Beta身上呢?

以感情深厚为理由,可这么想来说不定石门在纪存心还没被查出问题的时候就早已和纪存蕊暗度陈仓了。想到这点宾客们看着纪存心那瘦削颤抖的身体眼神中多了几分怜悯。

季康还沉浸在自己的弱小卑微中:“弟弟感觉不是很舒服,就先走了。”

“嗯。”今天名义上是季康的成年礼,实际上纪存蕊才是主角,她见到弟弟如此识相心情大好也不再为难对方,季康朝众人行了告别礼就扶着楼梯艰难一步步走回自己房间去了,好几次对方差点踩空却又努力站住脚跟的模样让众人更是唏嘘。

好在季康回房到一半的时候,似乎有什么大人物进场,周围又开始哄闹了起来,季康趁着骚乱顺便拿了点吃的偷溜回了房。

回到房间后,季康脸上已经干得差不多,为了干净他还是洗了把脸。

444见到季康这样忍不住夸了句:“想不到宿主还挺厉害的。”

“我看过这种桥段,照搬而已。”季康笑了一下,问道,“对了,刚刚我就想问了,Alpha、Beta和Omega是什么东西?”

444:“宿主真的不知道?”

“不知道。”说着他开始吃起了刚从餐车顺走的三明治,“这不是不知道才问你?我是明知故问的人吗?”

444十分无语,勉强给季康科普了起ABO世界的几大分类及世界观,季康听完啧啧称叹:“这么复杂?我还只是个孩子,居然就要承受发情期这么刺激的东西?”

“不是。”444解释道,“omega是有发情期,但纪存心作为残废的omega,无法被标记,也很难拥有发情期。”

“哦……这样啊。”季康没了回应,迅速解决掉晚餐开始翻找起了纪存心的房间。

“怎么感觉宿主你有点失望?”不太愿意相信幸福世界有这样宿主的系统说出了自己心中的疑惑。

季康否认:“我?失望?不存在的。”

444想想也是,据自己所知宿主是单身二十五年的特殊人群,不大可能会想那种事情。

在系统的注视下,它看到季康找出了纪存心的课本和作业,随后端坐在书桌前开始……学习?

444:“宿主你在干什么?”

季康看着和自己世界差不多难度的数学,和完全处于知识盲点的机甲书答道:“学习,看不出来吗?”

系统当然看出来了宿主在学习,但是它不明白一个连现今情况都没有搞清楚的宿主,为什么突然进入了学习阶段:“宿主你觉得现在开始学习合适吗?”

“你没听过一句话,叫做读书可以改变人的一生吗?”季康又开始翻纪存心的书柜,终于找到了他小学时候的书,“我的任务是要让目标人物获得幸福对吧?”

“是。”

“所以啊,我至少自己得读个好点的学校吧,这些知识又是我的知识盲区……对了,我的目标人物在哪?”

“这个等宿主遇到就知道了,现在还不能透露。”444说完又提醒道,“宿主记住不可以做出崩人设的行为,不然会……”

系统迟疑了一下没说完,季康接话:“会怎样?”

“总之会很严重就是了。”系统支支吾吾,季康也不在意:“知道了,反正这种眼睛会掉水的性格还挺好玩的。”

444:“……”把爱哭说成眼睛掉水的宿主,果然是智障宿主。

其实这个世界的东西完全可以通过系统来告诉对方,但看宿主看得开心系统也就懒得说,反正到时候必要时出事了它再出手就好了。

季康看到半夜才把书本收起来,伸了个懒腰:“可以了,勉强跟上进度了,照这个进度两个月后的学院考应该不会有什么问题了。”

系统这才想起来它根本没问宿主这么努力学习是要考去哪里,现在季康提起才想起:“宿主是想去圣骑学院?”

“嗯。”季康起身拿了套换洗衣物走进浴室,“圣骑学院是这个世界最好的学院,如果从那毕业肯定能给目标人物带来你所谓的幸福生活了吧。”

系统提醒道:“宿主你是Omega。”

他是三类人群中最柔弱的omega,即使纪存心是个残缺的O,若是开始锻炼,效果会比普通的O好很多,但起初纪存心并不知道这些,原主也一直把自己当做普通的Omega一样生活着,并不常锻炼,现在的他的身体比一些优质的O还差。

“我知道。”季康摸了摸自己平坦的小腹,“所以系统你明早4点叫我。”

“要做什么?”444边问边定下闹钟,其实一般系统是不用过问这些的,但是它真的很想知道他的智障宿主下一步会有什么动作。

“还能干嘛?当然是跑步锻炼身体。”

“哈?”

系统还想和季康交流一下,却被对方以要专心洗澡给拒绝了,洗完澡季康就直接躺到床上就睡了过去,好歹是一个差点哭死的身体,能清醒到现在身体已经超负荷了。

系统最后还是没有再说话,开始慢慢修复起纪存心的身体。

第2章 不能被标记的O(二)

第二天季康准时被系统叫醒,换了身衣服就出门跑步去了。

事实上跑步并不能让纪存心的体质得到突飞猛进的进步现在不过是在增加耐久度。

不能崩人设,意味着纪家那群人不能看到他突然改变的行为,家族的训练场地也就无法使用。

方便自己锻炼又能保持人设的地方,思来想去只有学校了。

季康跑了会儿就回来洗漱,下楼准备出门时正巧遇见了纪家的人准备吃早餐。

纪父扫到季康拉着的行李箱皱眉:“你这是打算干什么?”

纪父严厉的话语直接吓哭了纪存心,眼泪又开始漱漱下落:“我、我真想和父亲母亲申请,我现在身份特殊没法接着顺读焰火学院,所以想为了毕业考冲刺一把。”

“冲刺一把跟你搬行李有什么关系?”纪父显然不认同,“你现在搬出去别人会以为我们纪家亏待了你。”

“住宿可以有更多的时间待在学校练习,也能找到跟beta们请教,毕竟我这种身份早晚都要适应新生活。”

即使季康满脸泪水,可他的语气却依旧那么理智,让纪父一时不知道怎么反驳。

“爸爸,我觉得存心说的有道理,学校那边只要我们安排妥当,没人会多想的。”

“对呀老公,存心早晚要适应的,学校那边我去安排,让存心住的安安稳稳的,不让外人说闲话。”

纪存蕊和继母帮着说话是季康意料之中的,他虽然不懂感情却懂得权衡利弊,纪存心不在纪家对她们利益更大。

纪存蕊可以得到更多和未婚夫相处的时间,还可以少被别人说闲话。

当然,将残废的omega丢到学校,遭受更多的嘲笑和屈辱,她自然乐见其成。

纪父最后还是被说服同意了寄宿,季康擦了擦眼泪随口找了个借口先行离开了。

刚进入学院季康就去图书馆坐着学习,直到快上课才去到教室,谁知躲了一早晨的同学们还是在

第一节课后立马围拥过来,送来了她们的“亲切问候”。

“纪存心,听说你未婚夫和你解除婚约了?”

“听说和你姐姐在一起了呢,还是个beta?”

“纪存心你也太倒霉了吧,去年被查出残废今年就被解除婚约,你说你这么倒霉还能进入本校大学部吗?”

焰火学院从高中部会直升大学也得通过测试,一般更多选择就读的是Omega,因此学校对omega的测试也更加宽松。

她们在嘲笑季康没有omega的特权,可季康想去的是圣骑学院,也不需要这些特权,所以他软软糯糯地说了句:“可能……进不了吧。”

周围的人又是一笑:“你倒是有自知之明。”

得到回到后恶劣者们还不进行,就将季康围在中间当做受伤的小狗一样戏弄,左一句残废右一句没人要。

季康本来是在看书恶补这个世界的知识,懒得理会这群NPC,谁知看着看着就发现有水“啪嗒”落在书页上,模糊了字眼。

他摸了摸脸发现眼睛又开始掉水了:“系统,这个哭,我不能控制?”

“不能,当你的大脑觉得委屈觉得应该掉眼泪时就会自动开始,而且加上纪存心本来就爱哭,所以就更容易觉得委屈。”

“好吧。”

既然是设定,季康选择接受,他淡然从包里拿出纸,擦了擦眼泪接着看书。

季康向来不喜欢与无聊的人计较,在他看来胡乱适当感情的人和他本就不在一个世界,没必要计较,所幸原主也不是会反击的人。

因此他心安理得的选择了一种看上去很诡异的方式,一边面无表情的擦眼泪一边看书。

“这就是你们焰火学院学生的素质吗?”

季康还在神游就听到了一阵训斥,前一刻还喧闹的教室瞬间安静。

季康抬起头看向帮他解围的人,那人一身白色军装贴身,身子挺得笔直,面目算这个世界见过的上等。

美丽的人应该是和善的,可这人在赏心悦目的同时释放出的威压,让人有些喘不过气。

与此同时季康的脑子叮了一声:“目标人物出现。”

目标叫石桦,是石门的表哥。

他称得上是顶尖Alpha,也是整个国家里最年轻的少将。

石桦跟石门他们家接触并不多,在之前的十多年里纪存心也只远远见过三四次,多数时候他只是出现在各类小道消息中。

季康不知道这样一位目标,为什么会在此时出现在这里。

石桦旁边站着的是机甲理论知识的钱老师,她尴尬回应点头,随后冲着季康周围的几人板着张脸:“你们还在干什么!不知道上课了?”

完结+番外穿越重生小说作者肉饼好吃《快穿之幸福世界》点评:情节跌宕起伏紧扣人心故事完整,文章整体流畅,故事情节具有吸引力,人设丰满,力荐阅读!

精彩推荐

猜你喜欢

戏精老攻不安分[快穿]小说[斫染]在线试读

向寒急着离开,很快借道谢缓解尴尬,接着又询问诊费。说着他还递出一张名片,眨眨眼道:“我也是开宠物医院的,洗澡、护理、做造型都行,对了,我给宠物修毛的技术还不错。”泽维尔忽然有些不安,用爪子戳戳向寒,提醒他赶紧回神,同时在心中暗想:主角受是不是在勾搭小寒?看来跟着穿过来果然是对的。虽说无缘故的,温宁并不会把他怎么样,但在知道后续剧情的情况下,是人心里都会有些不适应。“不用,这可不是我的诊所,顺便而已。”温宁连连摆手,见向寒执意要给,又开玩笑道:“丁先生若是实在过意不去,日后可以多照顾我的生意。”温宁指了指嘴...

2019-09-03 07:36:49

七年之痒后,我重生踹飞了渣攻小说[青灯如昼]在线试读

38:12全场几乎都在呐喊。两人眼神穿过人群,在金色的阳光中相遇了。暖暖的柔风依旧轻轻的牵起略带栗色的发梢,关风月觉得有些痒,将头发撩至耳后,想着对方给的那个沙包,于是礼貌性的挥手朝他露出了一个浅浅的微笑。方新阙随手将线条流畅结实健硕的手臂举过头顶,踮脚站在三分线外,轻松又洒脱的将篮球精准投入框中。方新阙所在队伍获得压倒性的胜利,关风月眯起了眼睛,盯着方新阙的动作,手指忍不住轻柔的摩挲着扶手。作者有话要说:我可能是个猪吧,存稿箱时间设置错了,这章都没修就被发出来了。“男人,你竟然敢拒绝我。”...

2019-09-03 07:36:49

恶毒男配拒绝洗白[穿书]小说[燃香抚琴]在线试读

“小王爷,这些侍卫每一个都是绝顶高手,和咱们府内的有的一比。”全淼看着那些人脚下的砖块,都有些灰尘飞扬,小声的对赵时煦道。还未到大厅,他便听见他父王跟人的客套之声,他加快脚下的步伐,却在走到大厅门口时忽然就住了脚,然后盯着那和他父王并排坐在上位的男子,一脸的无语。“时煦,过来见过楚公子。”赵王朝赵时煦招了下手。看到这样的阵势,赵时煦很是纳闷儿,什么样的人才能带这样一支队伍,该不会是个生的五大三粗,壮如山的男人吧。赵时煦抬了抬眉,不知道为什么,心里有种说不清道不明的感觉。赵王面上看不出喜怒,只重复道:“快过...

2019-09-03 07:36:49

穿越之我被王爷拐回府小说[老嘢]在线试读

“没有什么,我就是无聊得很,出去透透气。”余风莫名其妙。“我都这么大一个人了,会看好自己的。”余风用力掰开陈小紧扣住自己的手。余风不明所以,“不是,我就出去转转,不会惹麻烦的,你们堵我干嘛啊。”陈小阻拦着,说:“不是,你没事出去干嘛啊。”“别啊,出去不好。”陈小左右为难,“外面坏人多,万一出什么事情了怎么办。”余风无奈,只得作罢,转身就往书房的方向闯。老天!...

2019-09-03 07:36:49

太子殿下组队中[PUBG]小说[阿爸家的丸子]在线试读

两个大男生住一间宿舍有什么奇怪的。“而且我们都是一个队的,你要配合我打双排或四排,大家住一起也是为了培养默契,这是很正常的分配。”等规规矩矩躺好了,这才想起来问今天一些一直听到的陌生词汇,诸如青训营、一队,双排、四排、游戏ID之类的,有些能从字面意思理解一二,有些就特别陌生了,很显然是只属于这个新世界的。“不不不,我睡这边。”蓝沉被逗得差点卡壳,三步并作两步上了床,连谦称都忘了用,又手忙脚乱拉好了被子,这才想起来解释,“臣的意思是说,担心殿下会不方便。”高弋大致知道他的顾虑,却也有自己的理由,“青训营那边...

2019-09-03 07:36:49

全面晋升小说[焦糖冬瓜]在线试读

“我现在也有点期待了。”袁浅笑着说。黄世宏一拍手,音乐响起,第一组服装秀开始。袁浅只抬头看了一眼,就把面前的矿泉水打翻了!而且要真能hold住这些“奇装异服”,肯定能给观众留下深刻印象。“那我们就省略主持人环节,直接开始T台秀!”大红色羽毛交织成的长裙,每个从袁浅面前走过的选手都尽量让自己看起来自信,这种自信让她们……就像一只有一只洋洋得意的火鸡。杀鸡,拔毛,炖汤哟喂!...

2019-09-03 07:36:49

重生后和渣攻的白月光HE了小说[虞弥生]在线试读

有趣。说实话许纯现在也有些忐忑,王导可是出了名的严苛,虽然他在宋野这个角色上花了不少功夫,但心里还是没有底。听到这话许纯的心渐渐下沉,上一世便是这样,让他回去的等通知,结果等到了被pass的结果。方才他的气场完全被许纯压住了,一举一动都由许纯掌控。他回过神来,视线追随着许纯的一举一动,自记事以来,还是第一次遇见能让自己处于下风的人,这让他也多少也收起了些许玩乐的心思。“下午你还要去一趟剧组,今天有你的戏份。“苏丽很好的掩饰了自己的内心想法,用公事公办的语气通知着他。上一世苏丽作为他的经纪人,前期确实是尽心...

2019-09-03 07:36:49

无限离婚循环小说[软炸团子]在线试读

“变身!”小姑娘做了个很威武的动作,这才朝他摆摆手,跟着妈妈离开。“离开!”紧接着,又跳出一行——祝时祺只好苦笑。与此同时,那场跟不知名黑客的交锋已经落幕,祝时祺无奈地看着自己的数据被入侵,终端跳出两个字——祝时祺耸耸肩,两个小时吗?好吧,两个小时后,决一雌雄!...

2019-09-03 07:36:49

嫁给前任他叔[穿书]小说[简容]在线试读

秦易阳被秦延东这不软不硬的话说的脸色一僵,忍不住就看向了白清。像秦易阳这种有颗圣父心的暖男,要是不及时撇清关系,白清怕就算自己不作不闹,但以后遇到主角受还是会躺枪。大家都没觉得白清有什么不对劲,相反相反还都觉得有点尴尬。他似笑非笑的看着秦易阳,“我和清清是夫妻,我怎么样他自然会清楚,就算是发脾气也不过是夫妻间的情趣而已。”白清不理会秦易阳的视线,只对着秦延东的方向笑了一下,然后说道,“对,我和阿东的事情就不牢侄子操心了。”这种关系搁谁那里都尴尬,估计避嫌都来不及,谁知道秦易阳现在还要上赶着搭话。他虽然好像...

2019-09-03 07:36:49

穿越小能手和他的奇葩雇主们小说[好大一卷卫生纸]在线试读

“我说你对自己下手可真狠,差点就救不回来了。”喂他喝完水,又扶他躺下,给他掖过被角,“有什么话等伤好了再说,躺好别乱动,我去端药,马上回来。“第4章 千机烛光勾勒出清俊的剪影,持着一卷泛黄的书册,眼里似有淡淡的笑意,见到来人,从容起身微微颔首:“见过殿下。”“你醒了,先别说话,喝口水。”那人说罢轻轻扶起他,小心避过他胸前的伤口。燕泗想问的话又咽了回去,罢了,死都死过一次了,身在何处真有那么重要么。看着那人背影,莫名觉得安心。“殿下可愿对弈一局?“沐雨置棋奉茶,退在一边。...

2019-09-03 07:36:4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