炮灰兄长作死日常小说[一枝明月]在线试读

  • 时间:
  • 来源:阅文林语
点击阅读

“公子。”外面的明觉轻轻敲了敲门,随后又蹑手蹑脚地端着盆进了来,见周锦言眼底的黑眼圈愣了愣,随后立即满脸担忧地扑了过来,“哎呦我可怜的公子呦,今天居然这样憔悴,看到公子这样我真是心如刀割,是不是沈公子又扰了公子清净,奴才这就拿刀砍了那伪君子去!”说着说着带了哭腔。心里又急又气,早在心里把沈琢那野种骂了千儿八百遍,恨不得立即拿了刀砍了那不要脸的小子。明觉这名字还是母亲在世给他取的,取自清净明觉,名字是顶顶好听,只是这人越长越丑。许是八岁那年快饿死时买进了府,进了府拼命的吃拼命地吃,可还是一副瘦骨嶙峋,干如枯

炮灰兄长作死日常小说章节试读

《炮灰兄长作死日常》作者:一枝明月【完结】

文案一: 总部图书馆的系统007收到了一个特殊的任务。

挽回《傲视群雄》中作天作地却又貌美无比的美人男配。

007心道阻止炮灰男配作死还不简单吗?把下场一说,周锦言肯定吓得立马跪舔。

结果——

“你是说那废物是主角?”周锦言懒洋洋托腮。

“是啊是啊!”系统007疯狂点头,苦口婆心,“快对他好点吧!”

周锦言微笑。

“琢儿,这斟酒布菜的小厮也不知去了哪儿,不如你代劳吧?”周锦言眸眼泛着不怀好意的笑,不是贯会装模作样吗?看你怎么继续装。

沈琢怔愣,半晌往日毫无波澜的面上泛红。

“琢儿,你一个废…闲人,也没什么重要的事情做,不如以后伺候我起居?”周锦言变本加厉,笑的两眼弯弯。还挺能忍?看你能忍到何时。

沈琢觉得自己还没喝酒,就已经醉了。只能拼命握紧手心,不让自己过于兴奋露出丑态。

周锦言瞄了眼他紧握的手,呵~忍不住了吧?

007要哭了,“宿主!不作死就不会死啊!”

周锦言:“作死一时爽,一直作一直爽。”

007:“……”

文案二: 一直追《傲视群雄》更新的读者们:

【1楼】:“这周锦言实在是歹毒,竟然让男主干这种下人做的活儿!”

【2楼】:“等着看这周锦言以后怎么死!”

………

【342楼】:“竟然让男主给他按摩背,周锦言你不是人!”

【343楼】:“惊了!文中按摩的时候男主拼命掩藏的异物是什么???”

【344楼】:“……身为男人吧…我觉得可能是…”

【345楼】:“不、不会吧!现在又回去看了几眼,感觉心里好害怕!”

【346楼】:“诸位不要方!那异物肯定是匕首!男主这样有仇必报的性子,肯定日日夜夜想要杀了他!”

【347楼】:“没错没错,顿时放下心了呢!一定是匕首!”

周锦言眯了眯眼:“他还想杀了我???科科。”

007:……以我多年的经验,我觉得不是.......

作天作地攻x痴迷暗恋受~苏苏苏宠宠宠小甜饼~

食用直男:1.主攻,1V1,酥炸!2.欢迎收藏文章和专栏!么么哒!3.微博号:撒糖的一枝明月小姐姐

内容标签: 情有独钟 系统 穿书 爽文

搜索关键字:主角:周锦言,沈琢

第一章

觥筹交错,推杯交盏。靡靡丝竹声不绝于耳,坐在宴会前座的几位衣着矜贵的公子正笑着行酒令,诗词歌赋,样样出彩。才情出众,口吐锦绣莲花,俨然是宴会的主角。

京中名门望族的几位公子都聚集在此,此时更是各不相让,有意在宴会主人的面前展示一二。几位才俊有意为之,再加上本身就不是个甘愿被忽视的,整场宴会格外的精彩。

也有人毫无奉迎的心思,坐在末尾不起眼的角落偷得一时清闲。只是他自以为不起眼的很,那群名门望族热烈吟诗解词的公子余光却是按捺不住看几眼。

整场宴会的焦点并不在侃侃而谈的几位贵公子身上,而在角落那一处席位上。坐在末尾处的青年俊美精致的让人难以忽视,一身浅蓝色锦袍,衣摆袖口勾勒出华丽旖旎的朱雀腾飞图案,一只玉白的手从那银丝勾勒的袖口中伸出轻端酒杯,时不时抿一口清酒。

此时正视线低垂,眸眼含笑,眼底泛着浅浅的波澜,众人杂乱的视线不约而同落在他殷红的唇上面,又纷纷掩饰般移开视线。

那几个贵公子“不经意”般打听着那人的身份,有意无意地将话题往那人身上引过去。

不止是他们在悄悄打量着,一直坐在宴席桌子上的系统007也在打量。

007是总部图书馆晋江文学城分部的一个系统,平时就只要负责录入一些更新章节就可以了。这一次总部突然派他来挽回一本小说中炮灰男配的生命。

这位被女读者强烈要求拯救结局的炮灰男配周锦言,前期十分喜欢羞辱男主,还很爱找茬挑事儿,这当然是男主必经之路。不被打压欺负的男主还能叫男主吗?

这骄纵恶毒的周锦言一开始是被所有人厌恶的,《傲视群雄》的评论区几乎每天都要发几篇小论文诅咒他,结果发展到二十章出现了一些意外。男读者一如既往的咒骂,一小部分女读者倒是有些心疼起来了。

007盯了他半天忍不住吸了一口气,怪不得《傲视群雄》的女读者拼命上诉要求改结局。

这周锦言实在是长得忒好看了点,难怪《傲视群雄》的每一章都要用上几百个字来形容这位炮灰的美貌。

总部要求挽回他的生命还不简单吗?只要提前让周锦言知道得罪男主就得死,这周锦言还不得拼命讨好男主?

这样想着,飞快地奔向周锦言,一头扎进周锦言正在喝的清酒里。

周锦言坐在角落无聊地端着酒杯抿了口酒水,这宴会上诸位粉墨登场,都是个能耐的角儿。可这种场合对于周锦言来说实在是煎熬。

周锦言心里清楚,这场宴会本就是禹王想要拉拢人心办的,周家不过是商贾之家,商户贱籍本不配坐在这儿,若是前段时间父亲四处散财,弥补国库空虚,得了皇帝的青眼,接了一些差事,自己也不会被请过来。

左右两侧虚晃灯光映在他的酒盅里,泛着莹莹波澜,周锦言指尖碰了碰杯壁,杯中莹莹灯光晃了晃。

再一眨眼,酒杯里忽然多了些东西,周锦言盯着酒杯有些疑惑,难道是这酒水不干净?怎么突然多了一个白团子的汤圆?

正想着,这汤圆突然动了起来,慢慢从酒水里面扑腾出来趴在杯壁上。

周锦言:?????

【尊敬的宿主:

你好!恭喜您解锁《傲视群雄》剧情,我是您的顾问系统007……】

耳边忽然传出一个陌生的声音,这个成精的团子说了什么乱七八糟的东西,自己一个都没听懂,周锦言拧眉,晃了晃头看向别处,慢慢露出一个笑,“我累了,我需要休息一下,出现幻觉了。”

“宿主!宿主你别走啊!我真的不是幻觉!”007连忙伸出手,“你听我解释一下啊!”见周锦言半信半疑地坐下来,007快速道,“你是不是叫周锦言?男,二十岁,九月初四出生?”

“你到底是什么东西?”周锦言惊讶,凑近问道。

007被他瞬间放大的美色怔了怔,随后狠狠掐了自己一把让自己清醒过来,小声道,“这个事情解释起来比较复杂,你是古人,解释起来就更不容易了……”

“古人?”周锦言端着酒杯不解。

“这个不重要。”007开始噼里啪啦讲起剧情,“你可能不相信啊,其实这个世界是一本小说世界…”

007简单介绍了大纲,大纲十分的简单,只是交代了一些背景情况,炮灰周锦言是富商周明辉的嫡子,幼年时母亲又怀男胎,可惜难产而死,一尸两命。后周明辉续弦柳氏,柳氏带来一外甥名为沈琢,周明辉视为亲子,外人都道这沈琢就是周明辉的亲生儿子。周锦言听信谣言,对沈琢厌恶至极,多年来对沈琢毫无好脸色,总是冷眼相对。

周锦言眯着眼睛仔细听这个汤圆妖精说话,听着听着越发惊心,“这个书的内容,为什么就是我们身边发生的事情?”

“…你发现了啊…”007挠了挠头。

“所以你的意思是,我们都是这本书的角色?”周锦言觉得简直比那狐妖魅人的话本子还要扯。

“对,是这个意思。”007点头,“我刚讲到哪儿了?对了,沈琢找到了自己的亲生父亲,但是又因为在周府有未完成的事情,一直没有离开……”

接下来的剧情简直让周锦言忍不住瞪大眼睛,语气满是质疑,“你说我们周家全都杀了?沈琢竟然偷偷拥立敬王,不但没死还封官加爵?”

“对……”007眨着无辜的大眼睛。

“荒谬,实在是荒谬。”周锦言脸色冷了下来,闷闷盯着别处 。

“这不是结束…既然是男主,肯定要历经波折后成为第一人的,这沈琢就是这样的人,龙傲天本天。”

“呵,荒谬。”周锦言微笑,“假的,都是假的,你也是假的。”

“宿主,你别着急啊,其实这本书本来就是以沈琢为男主的,男主总是会逢凶化吉的。”007连忙拉住他的手,“只要你对男主好,他肯定也会对你好的。只要抱上男主的大腿,不但不会死,还能飞黄腾达呢!”

“呵呵?讨好他?”周锦言微微转眸看了眼身侧的青年,冷哼,“想都不要想。”

007有些惊讶,怎么会有人听到自己必死的结局还这么淡定?难道不应该拼命讨好吗???

“而且,既然他是男主,我只是个炮灰,你为什么来帮我?”周锦言挑眉,“让我去死不就行了。”

007整个球都是懵的,它之前确实也没想着要救周锦言,主要还是被总部要求的,要迎合读者的需求啊!

现在剧情越来越过分了啊,每一章都要花费八百个字来形容周锦言不染尘埃、冰雪通透的外貌,连通身优雅贵气的气势也要花费三百个字描述。导致一群颜粉整日拼命在下面评论不要让周锦言死在刀下,总部收到的邮件都堆满了。

剧情推进越来越快,下面的男性读者和女性读者吵得越凶,总部非常重视这个现象,特意找了系统007去挽救美貌的周锦言。

只是这小公子根本不配合啊!不仅不配合,俨然还一副继续作死的模样。

“哼,我就知道你是来糊弄我的,既然沈琢是男主,说不定你是图书馆派来维护男主的。这才要我对男主惟命是从,让他少一些波折。”周锦言眯了眯眼,“就算他是男主又怎么样,让我惺惺作态地恭维他,讨好他?绝对不可能。”

“……”完蛋了,总感觉好像越来越棘手了呢…

第二章

周锦言理了理袖口,心道果然不错,沈琢心中恨透了自己,不过是为了维护兄友弟恭的虚伪表面才装作一副恭敬模样。

这样最好,周锦言眼底不悦,自己厌恶透了柳氏和沈琢。恶心而又做作的白莲花,贯会做些可怜模样让父亲心疼,母亲在府中的气息越来越浅,周家是商贾,母亲受尽了苦楚,柳氏却来享用母亲的富贵,占了母亲的位置。

这沈琢竟然还是世界的男主,未来有的是荣华富贵,而自己,死在二十二岁的雪夜了。

让我去讨好那个被柳氏带来的野小子?还不如死在二十二岁的雪夜里。周锦言不屑。

宴会上依旧热闹极了,耳边是几位公子吟诗作词的声音,周锦言坐在角落,无人注意,也无人愿意凑过来搭话。周锦言托着下巴坐在席位上,眼底不知在想什么。

沈琢坐在旁边细细看了许久,身边的周锦言刚刚还无聊地看着些舞女跳舞,突然低头看着酒杯不说话了。皱眉不语,看起来不太高兴。不知道是不是无聊了。

宴会的灯光昏黄,半明半昧之间,只看得周锦言的侧脸朦胧。沈琢往日从未靠得这样近过,若是一直能离得这样近就好了……

“青韵,这斟酒布菜的小厮也不知去了哪儿,不如你代劳吧?”周锦言眸眼泛着不怀好意地笑,偏偏一张漂亮的脸即使这幅坏模样,也让人甘愿上当。

不是贯会装模作样吗?周锦言心道,看你怎么继续装。

沈琢怔愣,半晌往日毫无波澜的面上泛红。他没想到周锦言会突然看向自己,更没想到周锦言会忽然再次喊出这个名字,提这样的要求,沈琢惊愕地抬起头看着他,手中的酒都快泼了。满脸都写着难以置信。

周锦言把他的反应看在眼里,心里冷哼,果然是这样啊,掩饰不住了吧?被当成下等小厮看待,确实羞辱到他了。

“二…二公子怎么突然……”沈琢心里有些压制不住地欢喜,手指微微颤着。

往日周锦言什么时候冲他笑过,对自己总是冷言冷语,话都说不过两句就甩袖子冷脸离开,自己虽然有心和周锦言亲密,可周锦言根本不屑与他说话,更别提斟酒这样亲密的事情。

今日…今日竟然让自己亲自斟酒,难道是周锦言有心缓解关系?

“怎么?青韵不愿意?”周锦言笑意更深。

“不,不是。”沈琢连忙站起身走到他身侧在他的旁边,低着头为他斟酒,眸眼深处隐藏着浓烈的欢喜。整个人都是僵的,小心地把斟满的酒杯推到周锦言面前。

周锦言一只手随意端起酒盅抿了口酒,目光散漫游离在场内抱着琵琶翩翩起舞的妩媚舞娘身上。

沈琢见他漫不经心地端着酒杯,品尝着自己倒得酒水,又见他粉唇还沾着水珠,饱满的酒水残存在微带笑意的唇上,不自在地收回目光,可没过多久又忍不住小心抬起头看向他。

周锦言丝毫没有注意到沈琢在偷偷看着自己,依旧在恍惚走神,毕竟两年后要死全家这个结局实在是难以接受。

沈琢见周锦言一直盯着那妩媚的琵琶女,甚至那琵琶女也发现了,反过来抛着娇媚的媚眼,而周锦言依旧直直地看着。沈琢握着酒壶的手紧了紧,随即微微笑着拿了一双筷子给周锦言夹菜。“公子……”

周锦言果然回过神儿来,没有再直直盯着那舞女。沈琢紧紧握的发白的手指慢慢放松,这些年虽然接触的少,但是每次与周锦言来之不易的同处机会沈琢都格外珍惜,心里一直牢牢记得清楚周锦言喜欢什么,此时为他仔细布菜,一丝都不敢走神。

“宿主,你别这样,你这样真的会被男主恨上的。”007心中绝望,它清楚记得男主还有一个有仇必报的属性。说好听叫有仇必报,说难听点就是超级记仇。

“有什么不好?”周锦言舒适地半眯着眼睛,“他自己说他愿意的。”

“以我混迹晋江多年的经验告诉你,你这样以后肯定会死的很惨的……”007绝望。

周锦言长睫晃了晃,面上神情丝毫不改,心道有什么好担心的,若是不知道才应该担心。既然提前知道了,到时候卷铺盖逃到海外经商,再也不管京中夺位的事,不会有事的。

沈琢见周锦言乖乖吃着自己布的菜,丝毫没有挑剔,眸中深处泛着隐隐的光,嘴角微微上翘。甚至看到周锦言舒服地半眯着眼睛的模样,手差点忍不住伸出去摸他的头。

两人这模样还是引起别人的注意,众人望着周锦言的视线更为大胆了些,几位瞧不上周锦言身份的纨绔公子语气不善。

“这周公子倒是个脾气大的,往日听说也有些才气,怎么不知待人以礼的道理?”

“是啊,竟让他身边那位公子为他斟酒布菜,实在是不像话!呵,商贾到底是商贾,总觉得家里有几个臭钱就能随意使唤别人。”

“诸位,按照常理,那位该尊称周锦言一声哥哥,是他那继母带来的。对外说是继母闺阁好友的孩子,那好友孤身去世,继室心软,收养了他。但是这话说着就是骗骗外人吧?估计就是那位周大人的私生子,因为周锦言不同意,一直没入宗谱,甚至连姓氏都没改过来呢。”

“那私生子倒是和周公子一样相貌出众,那位周大人倒是厉害。”

“周大人?他也配称周大人?”

说完一阵嘲笑声,似是挑衅,又似是…引起某人注意。

周锦言确实注意到了,抬起头正对上笑的最大声的那位,勾唇微微笑了笑。

那牙尖嘴利的纨绔小公子一梗,顿时面红耳赤起来,紧紧闭上了嘴,不仅是他,其余几位也识趣的闭了嘴。

气氛一时古怪,暗波汹涌。之后宴会上周锦言依旧谁也不理会,无论是好声好气地问候还是讽刺嘲笑,这位周公子只端坐在后面席位,并不愿融入其中,一些人也歇了与他搭讪的心思。

一直到宴会结束,周锦言推开面前沈琢推过来的酒水,一旁的小厮明觉立即上前跟在他身后,见他心情不好,也没有多问些什么。

到了王府外头,周锦言上了马车,见沈琢一副要和他一同乘车的模样,微微拧眉,“你不要跟着我。”

宴席上的小小温情瞬间消散的一干二净,沈琢有些不知所措,看向周锦言的目光带了些忐忑,“我……青韵照顾着你吧,你吃醉了。”

完结穿越重生小说作者一枝明月《炮灰兄长作死日常》点评:题材独具匠心,文章文采盎然,寓意深刻故事情节具有吸引力,人设丰满,力荐阅读!

精彩推荐

猜你喜欢

这可是官宣啊[娱乐圈]小说[似黛]在线试读

他想要的更多,他想要的是朝朝暮暮,生生世世。他抬起手,将笛子放在唇边,悠扬清越的声音立刻响起,不是传统的曲调,而是一首《生日快乐》。很英俊。不够。仅仅是年年有今日,岁岁有今朝根本不够。“你等我一下,”钟昇说完这句话,便转身从茶几上打开一个狭长的盒子,从中取出一支碧玉色的笛子。陆释之在心中暗暗地想,眼神温柔。“谢谢。”陆释之一边感谢一边将蛋糕切分,取了两小块分别放入两个碟子内并插上叉子,然后将其中一碟递给钟昇。“晚上不能吃太多,你是歌手也要保持身材。”...

2019-09-03 07:31:49

和豪门总裁一起重生了小说[不是风动]在线试读

医生按键输入的手有点抖,像是也不理解为什么会听见这句话似的。云秋说:“我告诉你一个秘密,他是个坏人,我现在一点都不喜欢他啦。”云秋曾经很喜欢萧问水。【萧:他说什么?】云秋干净清亮的声音在他耳边回荡,说的是一句悄悄话,是萧问水的坏话。萧寻秋还没被送走的时候,和萧问水尝试了许多后期干预的办法。这些办法大多数是带有奖励性质的,比如云秋一旦能正确组合一本连环画册,晚饭后就能多吃一颗糖果,反之亦然。云秋的思路是这样的:他只知道自己想吃糖果,但是萧寻秋拒绝了他。他脑海中的反馈机制没有建立完全,也无法理解萧寻秋的意思是...

2019-09-03 07:31:49

影帝的对象毛绒绒[重生]小说[孟冬十五]在线试读

江帆的隐藏属性不受控制地发作了,两只大手把小小的一团拢住,捏面团似的揉啊揉。江帆勾了勾唇,点点他黑乎乎的小鼻头,“就这两颗小乳牙,还想咬人?”江帆从它身上闻到了淡淡的酒气。小家伙却并不领情,奋力地扭着四肢,想要挣脱。小家伙似乎怒了,小小的嘴巴努力张大,啊唔一口咬住江帆的手指头。似乎是感受到温暖的气息,小家伙乖顺了些,软软的爪子抱着他的胳膊,肚子一鼓一鼓。看上去不过刚足月,雪白的毛,细细的四肢,短短的尾巴,圆圆的脑袋,看身子像是小狗,看脑袋又像头小狮子。...

2019-09-03 07:31:49

我渣过的四个男人都找上门了小说[杜十四娘]在线试读

江梓念在外头悠悠转了几日,却仍是不敢回去。正当他一面担忧被月红煜找到,一面又忧愁他家中那些花草时,他却在街头碰到了白鸿卿座下的那名侍者。江梓念见他此刻正跟着其余几个白衣修士一起,似是在外出执行什么任务。*他只得在外露宿。那侍者点了点头,便也信了。“仙尊园中有几样仙草,这几日却不知为何竟全然快要枯萎了,仙尊很是忧心,便想着让我来问问您,可否请你去元明宗看看?”...

2019-09-03 07:31:49

反派们重生后都爱上了我小说[即墨遥]在线试读

纪凌失神的看着天空,卡洛斯和景隋的矛盾由来已久,具体还得从这本书的设定说起。而面对宇宙中的各种智慧生命和强大物种,人类之所以能站稳脚跟并且拥有如今的地位,和一项伟大的发明离不开。面对浩茫的宇宙,人类不甘心自己始终如此渺小,虽然能够借助外力,但自身的脆弱依旧令他们在宇宙中难以生存,无法应对各种恶劣的生存环境,在其他物种面前也显得不堪一击。那是帝星的九大人造卫星,每一颗都有一个小型星球大小,尽管从这里看如此美丽无害,实际上是可以毁天灭地的战争武器,足以抵御任何攻击,将所有敌人化为尘埃。是保护首都帝星安全,维护...

2019-09-03 07:31:49

失忆龙傲天的炮灰师尊[穿书]小说[果度]在线试读

林青珩过去看了他几回,见他一边疗伤一边修炼,也就不打扰他。原主刚来就给魔尊殿一番大整,怎么高调奢华怎么来,到处都是他这几年来搜刮的奇珍异宝,弄进来伺候的下人们足足上百个,把魔尊殿原本的阴沉低调的风格破坏得一干二净,完完全全把自己当成了这里的主人。林青珩心想,来了。纪无刃这次的伤不轻,毕竟林青珩的绝招不可能只让他失个忆。第二天他吩咐好黑傀儡和七长老后,让人重整一下魔尊殿。一个年轻的公子迈入大殿,向林青珩走来,微笑一礼:“主上今日有什么开心事吗?”“延吝公子才是,你轻易就挑起了魔族各方争斗,如今却安然无恙站在...

2019-09-03 07:31:49

纨绔打脸逆袭中[穿书]小说[糖太咸]在线试读

第3章 家里新来得阿姨手艺也太好了,特别是那道土豆炖鸡,不知道阿姨用了什么秘制配方,汤汁浓香醇厚,浸足了鸡肉的鲜香,而鸡肉鲜嫩软烂,土豆与酱料的味道完美的激发出鸡肉的鲜美,好吃到恨不能吞了舌头。靳南更是自己一个人就吃了大半只鸡,直撑得肚子溜圆走不动路。靳南乐得清闲,想想明早还能吃到新来阿姨做的饭,他觉得非常完美。那是一桌子丰盛的饭菜。靳南撑得直打嗝。靳南没忍住夸了阿姨,阿姨笑得见牙不见眼,“哦呦,就是随便做做的喽,哪有森么秘密法子,就是凭感觉,凭感觉喽。”阿姨不知道从哪里翻出个gucci的纸袋,把保鲜盒小...

2019-09-03 07:31:49

我被敌营大佬看上了[穿书]小说[砂糖糕]在线试读

“清闲,你这做的是什么好吃的?真香!”管清闲凝视着鸡蛋饼与李大娘相接的地方半晌,对方仍没有松开,他只好默默往回收了下筷子,委婉道:“哎呀不烫,一点都不烫!”余光瞥见来了一位主顾,管清闲精神一振,正想迎上去推销一番,突然手里的鸡蛋饼被一只斜旁插来的手揪住。李大娘站在管清闲身旁,一手挎着菜篮,一手正揪在鸡蛋饼的边缘。“大娘、嘶……替你尝尝!”“鸡蛋饼十文钱一张……”...

2019-09-03 07:31:49

穿成豪门Alpha的反派弃夫[穿书]小说[秋憬]在线试读

简语棠看着他笑,柯峻的目光飘向了别处避开了与他的对视:“都说了我也是被害的,你总算是相信了,我相信以你的能力想抓到他应该很简单。他将卖药人的通讯号发给了柯峻,没有说是继母给的,以免柯峻认为他是要往齐桐身上扯。但简语棠知道,齐桐一定安排好了后路,他如果扯到齐桐只会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柯峻脸色难看,他沉思许久,最后与简语棠直视:“我暂且相信你说的话,但人没抓到一切定论还要等人抓到再说。”他顿了顿:“我答应你的要求,在查清真相之前你可以继续留下。”我把我知道的信息告诉你,我只跟他做过两次交易,一次是在十年前,昨...

2019-09-03 07:31:49

穿越之宅在荒野平原过日子小说[慕容离白]在线试读

在不知道第几次被藤蔓绊倒并试图将他拉走后,陈启火了,在阿泽将捆着他脚裸的藤蔓撕成两段后,陈启拿起一块石头将那截还在挪动的部分砸的稀巴烂,完了还从口袋里摸出一个打火机将那藤蔓烧成灰烬。“为什么它们不袭击你?”陈启依旧愤愤不平地说。......弱小?好吧,他只是一个普通人。陈启塌拉下肩默默安慰自己。在多拉平原,植物远远比动物危险的多。阿泽还是第一次看见那么暴躁的雄子,看对方盯着已经熄灭的灰烬由不解气,提议道:“这一片是食人藤的领地,它们习惯躲在草丛中伏击猎物,如果你不介意的话我可以背着你走,我速度很快。”看出...

2019-09-03 07:31:4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