嫡子有毒[重生]小说[土豆炒蛋]在线试读

  • 时间:
  • 来源:阅文林语
点击阅读

秦云深坐在梳妆台前,肘着头,笑容中带着玩味,“要的就是孙嬷嬷杀人灭口。”见她们这样,秦云深心底满是欣慰,上一世回府后,清音和芷画便对姚英红的所作所为提出质疑,要自己小心,可那个时候他被猪油蒙了心,什么都听不进去,还把清音和芷画狠狠斥责一番,想来倒是有几分愧疚,如果自己能小心些,她们也不会落得万蛇缠身的下场。秦云深微微挑眉,略显稚嫩的面容不难透出以后的风华绝代,话语间带着低低的笑意,“当然是为了回钦国侯府,他们总是我的‘家人’,我岂能一个人在庄子上苟活,总要在父亲和大夫人身边为他们尽尽孝道,这样才不枉为人子

嫡子有毒[重生]小说章节试读

《嫡子有毒「重生」》作者:土豆炒蛋【完结】

文案:前世被剥皮削骨,受尽折磨......

算计人心的端王,无情的父亲,狠毒的继母,外表光鲜亮丽,内里却心如蛇蝎的兄弟姐妹。

重活一世,他也要让他们尝尝绝望恐惧,那种无法承受的痛和恨。

嫡子毒心,有毒!有毒!

注释:

1、宅斗文,绝对逆袭,此文有毒,一旦误入,小心中毒。

2、1v1,无懈可击的攻v内心强大的受,强强,绝对有爱。

3、欢迎大家一起捉虫,摸摸,最爱你们~

内容标签: 强强 前世今生 宅斗 打脸

搜索关键字:主角:秦云深、定南王 ┃ 配角:端王、秦楚楚 ┃ 其它:宅斗、逆袭、复仇

第一章

无尽的黑暗,听不见声音找不到出路,折磨一个人并不可怕,但摧毁一个人的精神,才是真正让人崩溃绝望的。

不知过了多久,密室终于被人打开,黑暗中亮起点点星烛,走进密室的人影越来越清晰。

只见她身穿明黄色金银丝鸾鸟朝凤绣纹服,头戴凤冠,那凤冠上镶有八十一颗豆子大的深海东珠,五凤展翅齐鸣,再加上金镶玉鸾凤步摇簪,可谓是端庄大气至极。

弯弯的柳眉,灿若星辰的双眸,唇角含笑,即使不施粉黛也美得让人心醉,让人不敢直视,唯恐玷污了她的倾国容颜。

“哥哥,妹妹来看你了。”她的声音十分轻柔,似是带着情意。

秦云深躺在地上,只着一件单衣,他身下发霉的稻草是唯一取暖的地方,根本承受不住空气中侵袭的寒冷,身体哆哆嗦嗦的蜷缩在一起,尽管浑身上下传来让他窒息的痛。

“没想到芽儿死后哥哥居然还能熬到现在,可惜啊,哥哥太蠢了,啧,真是辜负了这样好的相貌。”秦楚楚蔑视着秦云深,话语里全是嘲讽,没有什么比折磨秦云深更让她开心的了。

见秦云深这副人不人鬼不鬼的模样,秦楚楚痛快极了,抚了抚自己的发鬓,举首投足之间都透着皇后的高贵,“看在你是我哥哥的份上,妹妹便告诉哥哥个好消息,殷家今日‘起兵造反’,被陛下抄家诛族,一百三十四口,一个都不少,当然除了哥哥,因为陛下亲口答应我,你任由我处置。”

“对了,你还不知道你母亲到底怎么死的吧,当年你娘风华绝代,才貌双绝,身后又有凌峰大将军撑腰,真真是名动京城,不知迷倒天下多少贵男才子,可惜所嫁却并非良人,你母亲不过是父亲上位的垫脚石而已,包括哥哥也是,当年你母亲上吊‘自尽’的时候你没看到啊,那满身的青紫斑驳,是被人侮辱了呢,而且——不止一个人,听到这哥哥作何感想?”

秦云深依旧蜷缩着身躯没有看她一眼,但压在身下的手早已狠狠攥成拳,嘴唇颤抖,幽黑的眼睛里是让人心惊肉跳的恨意。

以前他的心向着姚英红和秦楚楚,所以没有察觉到,可是在看清秦家所有人恶心的嘴脸时,他就觉得他娘当年死的有问题,怎么可能会突发疾病去世了,钦国侯府甚至有人来通知自己都没有,等他知道母亲去世的事,已经是一年之后。

秦楚楚笑的花枝乱颤,眉眼间流转着勾人的媚意,金镶玉鸾凤步摇簪也随着她的笑声四下晃动,“为了把你养熟父亲和母亲可没少下功夫,你不过是颗棋子,如今端王殿下大业已成,我也母仪天下成那后宫之主,所以你这颗棋子用不着便弃之。”

秦云深只觉喉咙腥甜,一口血喷涌而出。他恨自己当初识人不清,恨自己愚蠢至极!更恨自己是颗别人用不着便丢弃的棋子!

“哥哥既然已经什么都知道了,那就安心的去吧。”秦楚楚凤眼微眯,对着身后掌管慎刑司的太监总管扬扬眉,神情高不可攀。

太监总管连忙恭敬的点头,随后那太监总管想了想道:“请皇后娘娘移驾,剥皮太过血腥,唯恐冲撞到娘娘,如今娘娘怀着皇子更要事事注意。”

秦楚楚听到太监总管的话,眸中波光流转,全身散发着柔和的气息,是啊,如今她已经怀有身孕,要当母亲了。

“等会去本宫殿里领赏,剥皮的时候记住,不能让他死了,要让他亲眼看着自己是如何被一点一点剥下皮囊的。”

“是,奴才遵命。”

随后秦楚楚与秦云深笑着道别,“哥哥,你知道吗,端王殿下亲口告诉我,他说,每每想起你是个男人他就恶心的想吐,我的好哥哥,永别了。”

两行清泪自秦云深的眼角划落,若能重活一世他要把这些人碎尸万段,抽筋扒皮,剁碎了拿去喂狗!

待秦楚楚走后,太监总管俯身蹲在秦云深的身边,叹道:“少爷是个苦命人,可是咱们做奴才的怎么能违背主子的命令,不过看在少爷曾经替奴才说过话的份上,咱家就给少爷个痛快,咱家只能帮少爷这么多,您一路走好。”

说完便用力捂住秦云深的口鼻,不让他呼吸,想要剥下一张完整的皮又不被秦楚楚发现自己先送秦云深上的路,太监总管只能如此,不然他交不了差可就麻烦大了。

秦云深并没有挣扎,缓缓闭上双眼,没想到,最后送他一程居然是当年他无意救下的小太监。他之所以苟延残喘熬到现在,就是为了见那人一面,但终究还是没有等到...

此刻起,他再也不信人心,剥皮弑母杀子灭门之仇,不共戴天!

——

春日迟迟,卉木萋萋。仓庚喈喈,采蘩祁祁。春日里的阳光总是明媚温暖的,万物复苏暖风轻盈,生机勃勃。

另一处昏暗的内室却与外面春意盎然不同,到处都透着发霉略微腐朽的气息,就是下等丫鬟住的地方也比这干净敞亮的多。

“小姐...快点把药喝了吧。”清音看到自家小姐一副恹恹的模样,心底不禁憋了口气,明明自家小姐才是真正的主子,钦国侯府的嫡女,可如今不过是庄子上一个小小婢女,就敢把小姐推入水中,还叉腰在岸上看笑话,哎,说来说去终究是钦国侯府的人早已忘记养在庄子里的小姐,庄子上的人又惯会捧高踩低,这些年没少欺负她们。

秦云深依靠着床榻,伸手接过清音递来的药,平静的眉眼看不出喜怒。

他回来了,回到十四岁那年,这一次他要扭转乾坤,再不被人肆意的践踏在脚下,任人蹂.躏,钦国侯府和端王曾经对他做过的事情,他也要让他们尝一尝其中的各种‘滋味’。

“清音,芷画我只剩下你们了。”上辈子自己被关进密室之前,秦楚楚为了折磨他的身心,便把从小跟着他的清音和芷画扔进蛇窟,让他眼睁睁的看着清音和芷画被成百上千条毒蛇吞没,死状凄惨,这一世再也不会了...

清音和芷画听后顿时眼眶通红,跪在秦云深的面前抽泣,“都怪奴婢们没有拦住李芝,是奴婢们没有本事,不然小姐也不会受落水之苦。”

秦云深摇摇头,“这不怪你们,起来吧。”

清音和芷画这才站起身,两人不禁对视一眼,今日她们总觉得小姐和往常胆小懦弱有些不同,无悲无喜似乎经历了人间沧桑,看着根本不像个十四岁的少女,太平静了,平静的让人觉得诡异。

“小姐...奴婢怎么觉得您今天有些不一样......”清音犹豫了会,最终向秦云深问道。

秦云眯眼,目光森冷,像是碎了毒,“是吗?”

当然不一样,他现在可不是那个什么都不懂的秦云深,他是从地狱里爬出来的枯骨,从阎王殿飘回来的孤魂,老天让他重活一次,他怎么能让老天失望,这一世他要踩着那些人的骨血一步一步的往上爬,他要让那些人尝尝众叛亲离被人凌.辱剥皮的滋味。

秦云深永远不会忘记那个昏暗密室里所发生的一切,他被秦楚楚打断身上的的每一块骨头,浑身上下没有一处好的,他甚至连自尽都做不到,但是他还不想死,因为他的恨,他的不甘,还有他那一丝一毫的期望和爱。事实证明他错了,那人果然只是把他当成一个棋子利用着,他当初有多爱,现在就有多恨!

清音此刻不敢去看秦云深的眼睛,眸子里的黑暗阴森,还有浑身散发出来的冷寒戾气,仿如恶鬼一般,让人忍不住浑身颤栗。

“扶我起来,去院中走走吧。”平时缺衣少食,刁奴欺主,秦云深身上瘦的只剩皮包骨头,这次落水后秦云深更是伤了根本,一时间倒没什么力气。

“小姐,您还是躺着吧,大夫说您要多休息。”芷画连忙拦住秦云深,为了请大夫,她把家人留给自己的首饰都当了。

“无碍。”秦云深的话语里带着不容拒绝的威压。

芷画不再敢反驳秦云深的话,只能和清音一起扶着秦云深下榻,自从落水后,小姐就像换了个人,说不清楚,总归比以前凌厉有气势些。

第二章

来到院中的石椅上坐下,秦云深感受着春风拂面,深吸口气,这些不是梦,他是真的活过来了,钦国侯府,端王,别来无恙,时间还早,一切都来得及。

院外突然传来一阵子急促的脚步声,秦云深微微挑眉,他等的人来了。

“哎呦!我的小姐哎,您没事吧?听说您落水了,我吓的心肝都要跳出来喽,看您好好的坐在这,我就安心了。”

孙嬷嬷带着一众丫鬟急急忙忙的赶来,还未走到秦云深的身边,便扬着嗓子做戏,毕竟明面上秦云深还是侯府的二小姐,青天白日不好做的太过分以免落人口舌,上头的意思是表面上顾及侯府的面子,背地里再折磨羞辱秦云深。

秦云深坐在石椅上微丝不动,只是静静地瞧着孙嬷嬷不说话。孙嬷嬷心底顿时打了个突,有种不祥的感觉,她还从未见过秦云深这幅模样。

“二小姐?”孙嬷嬷只好再次喊道,说到底秦云深再不受宠她也是个主子,面上不好弄得太难看。

秦云深听后露出一抹笑容,不过这个笑容孙嬷嬷并没有感受到丝毫的暖意,反而有些不寒而栗,赶紧直了直身子,孙嬷嬷觉得一定是自己想多了,不过是个半大的丫头,能翻出什么花。

“嬷嬷叫我什么?”秦云深语气淡然,虽然听不出喜怒,可孙嬷嬷还是察觉到了不悦,如果是平常她顶多敷衍了事,但是今天的二小姐太过反常,所以脸上便堆满笑容,口气算得上尊敬,“叫二小姐啊。”

秦云深点头,突然起身,拉着孙嬷嬷的手让她也坐在石椅上。

孙嬷嬷有些愣怔,连忙站起身,故作姿态道:“主子哪有和奴才同起同坐的道理,老奴不敢僭越。”

秦云深点头,十分赞同道:“不错,奴才就是奴才,主子就是主子,尊卑贵贱,不逾次行,这个道理我想嬷嬷应该醒得,可是刚刚嬷嬷在我面前一口一个我,并没有自称奴才,你说这不是僭越是什么。”

孙嬷嬷顿时目瞪口呆,这小丫头不按常理出牌啊,她刚刚以为秦云深是在向她示好,可没想到居然是个下马威,左右刚刚自己的确说的不对,干脆不跟秦云深计较,敷衍过去算了,“哎呀,都是老奴的错,是刚刚老奴太过心急,失了分寸,还希望二小姐饶了老奴这一次。”

秦云深挑眉,慢悠悠道:“嬷嬷既然认错,就该受罚,不然别人还以为我们钦国侯府门风不严,连个奴才都调.教不好,清音,你说按照家法,不尊主子的奴才该怎么处罚。”秦云深今日并没打算息事宁人,上辈子自己就是因为太善良才落得如此下场,人不为己天诛地灭,这个道理他却是在死前的最后一刻才明白,幸好还不晚,幸好他又重活一世。再说孙嬷嬷现在可是一颗回府的重要棋子,秦云深当然要把戏演足了。

清音和芷画此时无疑是激动的,从前小姐太过软弱,任人都敢骑到小姐的头上,如今小姐终于要找这些人算账,她们怎么能不高兴,所以清音连忙挺胸抬头,掷地有声的回道:“回小姐的话,按照钦国侯府祖宗定下的家规,不敬主子者,言语有失,掌三十。”

孙嬷嬷本以为自己服软后,秦云深便会见好就收,谁知道秦云深揪着这事不放了,居然连钦国侯府的老祖宗都给搬出来压人,当下也不再伏低做小,索性破罐子破摔,碎了口吐沫,对着秦云深冷笑,“落难的凤凰不如鸡,‘您’还真以为自己是钦国侯府的二小姐?前大夫人还在的时候或许还值得奴婢我好好伺候你,可是自从前大夫人过世后,钦国侯府还有人来看过你?不过是个被钦国侯府遗忘的嫡女,恐怕就是府上的庶女也比你过得好上百倍,你说你是哪门子的二小姐?”

清音和芷画顿时怒容满面,火冒三丈,这孙嬷嬷也太不要脸,仗着自己背后的人是姚英红就如此嚣张,恶奴欺主,真是又悖论常。

秦云深听着孙嬷嬷毫无忌讳的说着母亲的死,虽然他表面上仍旧云淡风轻,可心底却是波涛汹涌,恨意滔天,蜷在袖中的手指缓缓握成了拳,想起临死时秦楚楚对他说每一句话,他的心中就燃起熊熊烈火,可是他不能表现出来,他的泪已经流干,纯净的灵魂也跟着消散,他现在只剩下一副带着仇恨的躯壳,为了复仇而来的曼陀沙华。

“孙嬷嬷的这张嘴真是巧言厉色,得了势的你就巴结顺从,失了势的你便落井下石,察言观色的本事倒不小,嬷嬷眼睛亮着呢。可惜,奴才就是个奴才,就算往高了说,你也不过是个大夫人身边见风使舵有些得宠的嬷嬷而已,自身却怎样都不会脱离一个奴字。”

秦云深话锋一转,继续道:“不过,谁又能料到每个人的以后?上一日或许还清贫如洗人人践踏,但下一日却能飞黄腾达成为人上之人,这样的事情大阎朝发生的并不少。嬷嬷,‘您’说是不是。”

孙嬷嬷此刻也不怕撕破脸皮,干脆沉着一张脸,对着秦云深恶狠狠道:“啊呸!要是别人,我觉得尚有几分可能,但是放在二小姐身上,那绝对是痴心妄想,钦国侯府已无小姐立足之地,世人只知道钦国侯府的嫡女是三小姐秦楚楚,哪里还有人晓得二小姐你的名字,老爷若是来接,早就把你们接回去享福,还留着你们在这受罪做什么,我看二小姐干脆自请出家算了,免得庄子上还养着你这位只吃不赚的闲人!”

不等秦云深开口,清音忍不住对着孙嬷嬷厉声道:“嬷嬷可是钦国侯府的奴才,怎能如此口无遮拦,我家小姐到任何时候都是钦国侯府的二小姐,不是你们这些奴才们可以编排的!”

孙嬷嬷吊起眼梢眼底划过不屑,出口讽刺道:“奴才?你不也是个奴才,说的好像谁比谁高尚一样,就算是小姐身边一等丫鬟又怎么样,还不是吃不饱穿不暖,给小姐请个大夫都要卖掉自己的首饰,我虽然只是庄子里的管事嬷嬷,可却比你家小姐过的滋润,要什么来什么,不说别的,单是月钱就足够老婆子我吃花一年的,你们有吗?恐怕几年都穿不上一件新衣服。”

孙嬷嬷一点也不怕秦云深发威,就算撕破脸皮又怎样,上头有大夫人撑着,她怕什么,再加上秦云深以往都是逆来顺受,从不敢出口怨言,孙嬷嬷平日整治秦云深来更是得心顺手,就算今天秦云深想要摆小姐的架子,她也不吃这一套,说是钦国侯府的嫡女,十几年来不闻不问,算哪门子小姐,什么玩意,而且孙嬷嬷敢肯定秦云深不会和她闹,毕竟都是府里的私事,她若在府外张扬抛头露面的给自己找公道,还能有什么好名声,这个年纪的女孩丑点不要紧,要是名声不好这辈子都完了,想要嫁个好人家做梦去吧!

清音和芷画气的瞋目切齿,哪有这么欺负主子的奴才,正要龇牙反驳孙嬷嬷的话时,却被秦云深抬手拦住了。

“不错,嬷嬷的确比其他人过的都舒坦,这些年享了不少福,可是人啊,就是太贪,过得好还想更好,这样吧,我给嬷嬷讲个故事。”

孙嬷嬷冷哼一声,抬起下巴示意秦云深讲下去,她倒要看看这个十几年来不声不响的二小姐能给她什么惊喜。

秦云深瞧着孙嬷嬷,唇角微弯,“从前有一官宦之家,米面粮食皆由自家庄子供给,那官宦家的当家主母十分信任自己身边的老嬷嬷,所以便由她看护着庄子,可是老嬷嬷明面上清清楚楚的管着庄子上的账,但是背地里却在账本上做了手脚,不仅腾下银子,还私存粮食,只为给自己和儿子多条财路。”

完结穿越重生小说作者土豆炒蛋《嫡子有毒[重生]》点评:全文结构紧凑,完整文笔流畅构思新颖,题材独具匠心推荐阅读!

精彩推荐

猜你喜欢

戏精老攻不安分[快穿]小说[斫染]在线试读

向寒急着离开,很快借道谢缓解尴尬,接着又询问诊费。说着他还递出一张名片,眨眨眼道:“我也是开宠物医院的,洗澡、护理、做造型都行,对了,我给宠物修毛的技术还不错。”泽维尔忽然有些不安,用爪子戳戳向寒,提醒他赶紧回神,同时在心中暗想:主角受是不是在勾搭小寒?看来跟着穿过来果然是对的。虽说无缘故的,温宁并不会把他怎么样,但在知道后续剧情的情况下,是人心里都会有些不适应。“不用,这可不是我的诊所,顺便而已。”温宁连连摆手,见向寒执意要给,又开玩笑道:“丁先生若是实在过意不去,日后可以多照顾我的生意。”温宁指了指嘴...

2019-09-03 07:28:28

七年之痒后,我重生踹飞了渣攻小说[青灯如昼]在线试读

38:12全场几乎都在呐喊。两人眼神穿过人群,在金色的阳光中相遇了。暖暖的柔风依旧轻轻的牵起略带栗色的发梢,关风月觉得有些痒,将头发撩至耳后,想着对方给的那个沙包,于是礼貌性的挥手朝他露出了一个浅浅的微笑。方新阙随手将线条流畅结实健硕的手臂举过头顶,踮脚站在三分线外,轻松又洒脱的将篮球精准投入框中。方新阙所在队伍获得压倒性的胜利,关风月眯起了眼睛,盯着方新阙的动作,手指忍不住轻柔的摩挲着扶手。作者有话要说:我可能是个猪吧,存稿箱时间设置错了,这章都没修就被发出来了。“男人,你竟然敢拒绝我。”...

2019-09-03 07:28:28

恶毒男配拒绝洗白[穿书]小说[燃香抚琴]在线试读

“小王爷,这些侍卫每一个都是绝顶高手,和咱们府内的有的一比。”全淼看着那些人脚下的砖块,都有些灰尘飞扬,小声的对赵时煦道。还未到大厅,他便听见他父王跟人的客套之声,他加快脚下的步伐,却在走到大厅门口时忽然就住了脚,然后盯着那和他父王并排坐在上位的男子,一脸的无语。“时煦,过来见过楚公子。”赵王朝赵时煦招了下手。看到这样的阵势,赵时煦很是纳闷儿,什么样的人才能带这样一支队伍,该不会是个生的五大三粗,壮如山的男人吧。赵时煦抬了抬眉,不知道为什么,心里有种说不清道不明的感觉。赵王面上看不出喜怒,只重复道:“快过...

2019-09-03 07:28:28

穿越之我被王爷拐回府小说[老嘢]在线试读

“没有什么,我就是无聊得很,出去透透气。”余风莫名其妙。“我都这么大一个人了,会看好自己的。”余风用力掰开陈小紧扣住自己的手。余风不明所以,“不是,我就出去转转,不会惹麻烦的,你们堵我干嘛啊。”陈小阻拦着,说:“不是,你没事出去干嘛啊。”“别啊,出去不好。”陈小左右为难,“外面坏人多,万一出什么事情了怎么办。”余风无奈,只得作罢,转身就往书房的方向闯。老天!...

2019-09-03 07:28:28

太子殿下组队中[PUBG]小说[阿爸家的丸子]在线试读

两个大男生住一间宿舍有什么奇怪的。“而且我们都是一个队的,你要配合我打双排或四排,大家住一起也是为了培养默契,这是很正常的分配。”等规规矩矩躺好了,这才想起来问今天一些一直听到的陌生词汇,诸如青训营、一队,双排、四排、游戏ID之类的,有些能从字面意思理解一二,有些就特别陌生了,很显然是只属于这个新世界的。“不不不,我睡这边。”蓝沉被逗得差点卡壳,三步并作两步上了床,连谦称都忘了用,又手忙脚乱拉好了被子,这才想起来解释,“臣的意思是说,担心殿下会不方便。”高弋大致知道他的顾虑,却也有自己的理由,“青训营那边...

2019-09-03 07:28:28

全面晋升小说[焦糖冬瓜]在线试读

“我现在也有点期待了。”袁浅笑着说。黄世宏一拍手,音乐响起,第一组服装秀开始。袁浅只抬头看了一眼,就把面前的矿泉水打翻了!而且要真能hold住这些“奇装异服”,肯定能给观众留下深刻印象。“那我们就省略主持人环节,直接开始T台秀!”大红色羽毛交织成的长裙,每个从袁浅面前走过的选手都尽量让自己看起来自信,这种自信让她们……就像一只有一只洋洋得意的火鸡。杀鸡,拔毛,炖汤哟喂!...

2019-09-03 07:28:28

重生后和渣攻的白月光HE了小说[虞弥生]在线试读

有趣。说实话许纯现在也有些忐忑,王导可是出了名的严苛,虽然他在宋野这个角色上花了不少功夫,但心里还是没有底。听到这话许纯的心渐渐下沉,上一世便是这样,让他回去的等通知,结果等到了被pass的结果。方才他的气场完全被许纯压住了,一举一动都由许纯掌控。他回过神来,视线追随着许纯的一举一动,自记事以来,还是第一次遇见能让自己处于下风的人,这让他也多少也收起了些许玩乐的心思。“下午你还要去一趟剧组,今天有你的戏份。“苏丽很好的掩饰了自己的内心想法,用公事公办的语气通知着他。上一世苏丽作为他的经纪人,前期确实是尽心...

2019-09-03 07:28:28

无限离婚循环小说[软炸团子]在线试读

“变身!”小姑娘做了个很威武的动作,这才朝他摆摆手,跟着妈妈离开。“离开!”紧接着,又跳出一行——祝时祺只好苦笑。与此同时,那场跟不知名黑客的交锋已经落幕,祝时祺无奈地看着自己的数据被入侵,终端跳出两个字——祝时祺耸耸肩,两个小时吗?好吧,两个小时后,决一雌雄!...

2019-09-03 07:28:28

嫁给前任他叔[穿书]小说[简容]在线试读

秦易阳被秦延东这不软不硬的话说的脸色一僵,忍不住就看向了白清。像秦易阳这种有颗圣父心的暖男,要是不及时撇清关系,白清怕就算自己不作不闹,但以后遇到主角受还是会躺枪。大家都没觉得白清有什么不对劲,相反相反还都觉得有点尴尬。他似笑非笑的看着秦易阳,“我和清清是夫妻,我怎么样他自然会清楚,就算是发脾气也不过是夫妻间的情趣而已。”白清不理会秦易阳的视线,只对着秦延东的方向笑了一下,然后说道,“对,我和阿东的事情就不牢侄子操心了。”这种关系搁谁那里都尴尬,估计避嫌都来不及,谁知道秦易阳现在还要上赶着搭话。他虽然好像...

2019-09-03 07:28:28

穿越小能手和他的奇葩雇主们小说[好大一卷卫生纸]在线试读

“我说你对自己下手可真狠,差点就救不回来了。”喂他喝完水,又扶他躺下,给他掖过被角,“有什么话等伤好了再说,躺好别乱动,我去端药,马上回来。“第4章 千机烛光勾勒出清俊的剪影,持着一卷泛黄的书册,眼里似有淡淡的笑意,见到来人,从容起身微微颔首:“见过殿下。”“你醒了,先别说话,喝口水。”那人说罢轻轻扶起他,小心避过他胸前的伤口。燕泗想问的话又咽了回去,罢了,死都死过一次了,身在何处真有那么重要么。看着那人背影,莫名觉得安心。“殿下可愿对弈一局?“沐雨置棋奉茶,退在一边。...

2019-09-03 07:28:2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