嫡子有毒[重生]小说[土豆炒蛋]在线试读

  • 时间:
  • 来源:阅文林语
点击阅读

秦云深坐在梳妆台前,肘着头,笑容中带着玩味,“要的就是孙嬷嬷杀人灭口。”见她们这样,秦云深心底满是欣慰,上一世回府后,清音和芷画便对姚英红的所作所为提出质疑,要自己小心,可那个时候他被猪油蒙了心,什么都听不进去,还把清音和芷画狠狠斥责一番,想来倒是有几分愧疚,如果自己能小心些,她们也不会落得万蛇缠身的下场。秦云深微微挑眉,略显稚嫩的面容不难透出以后的风华绝代,话语间带着低低的笑意,“当然是为了回钦国侯府,他们总是我的‘家人’,我岂能一个人在庄子上苟活,总要在父亲和大夫人身边为他们尽尽孝道,这样才不枉为人子

嫡子有毒[重生]小说章节试读

《嫡子有毒「重生」》作者:土豆炒蛋【完结】

文案:前世被剥皮削骨,受尽折磨......

算计人心的端王,无情的父亲,狠毒的继母,外表光鲜亮丽,内里却心如蛇蝎的兄弟姐妹。

重活一世,他也要让他们尝尝绝望恐惧,那种无法承受的痛和恨。

嫡子毒心,有毒!有毒!

注释:

1、宅斗文,绝对逆袭,此文有毒,一旦误入,小心中毒。

2、1v1,无懈可击的攻v内心强大的受,强强,绝对有爱。

3、欢迎大家一起捉虫,摸摸,最爱你们~

内容标签: 强强 前世今生 宅斗 打脸

搜索关键字:主角:秦云深、定南王 ┃ 配角:端王、秦楚楚 ┃ 其它:宅斗、逆袭、复仇

第一章

无尽的黑暗,听不见声音找不到出路,折磨一个人并不可怕,但摧毁一个人的精神,才是真正让人崩溃绝望的。

不知过了多久,密室终于被人打开,黑暗中亮起点点星烛,走进密室的人影越来越清晰。

只见她身穿明黄色金银丝鸾鸟朝凤绣纹服,头戴凤冠,那凤冠上镶有八十一颗豆子大的深海东珠,五凤展翅齐鸣,再加上金镶玉鸾凤步摇簪,可谓是端庄大气至极。

弯弯的柳眉,灿若星辰的双眸,唇角含笑,即使不施粉黛也美得让人心醉,让人不敢直视,唯恐玷污了她的倾国容颜。

“哥哥,妹妹来看你了。”她的声音十分轻柔,似是带着情意。

秦云深躺在地上,只着一件单衣,他身下发霉的稻草是唯一取暖的地方,根本承受不住空气中侵袭的寒冷,身体哆哆嗦嗦的蜷缩在一起,尽管浑身上下传来让他窒息的痛。

“没想到芽儿死后哥哥居然还能熬到现在,可惜啊,哥哥太蠢了,啧,真是辜负了这样好的相貌。”秦楚楚蔑视着秦云深,话语里全是嘲讽,没有什么比折磨秦云深更让她开心的了。

见秦云深这副人不人鬼不鬼的模样,秦楚楚痛快极了,抚了抚自己的发鬓,举首投足之间都透着皇后的高贵,“看在你是我哥哥的份上,妹妹便告诉哥哥个好消息,殷家今日‘起兵造反’,被陛下抄家诛族,一百三十四口,一个都不少,当然除了哥哥,因为陛下亲口答应我,你任由我处置。”

“对了,你还不知道你母亲到底怎么死的吧,当年你娘风华绝代,才貌双绝,身后又有凌峰大将军撑腰,真真是名动京城,不知迷倒天下多少贵男才子,可惜所嫁却并非良人,你母亲不过是父亲上位的垫脚石而已,包括哥哥也是,当年你母亲上吊‘自尽’的时候你没看到啊,那满身的青紫斑驳,是被人侮辱了呢,而且——不止一个人,听到这哥哥作何感想?”

秦云深依旧蜷缩着身躯没有看她一眼,但压在身下的手早已狠狠攥成拳,嘴唇颤抖,幽黑的眼睛里是让人心惊肉跳的恨意。

以前他的心向着姚英红和秦楚楚,所以没有察觉到,可是在看清秦家所有人恶心的嘴脸时,他就觉得他娘当年死的有问题,怎么可能会突发疾病去世了,钦国侯府甚至有人来通知自己都没有,等他知道母亲去世的事,已经是一年之后。

秦楚楚笑的花枝乱颤,眉眼间流转着勾人的媚意,金镶玉鸾凤步摇簪也随着她的笑声四下晃动,“为了把你养熟父亲和母亲可没少下功夫,你不过是颗棋子,如今端王殿下大业已成,我也母仪天下成那后宫之主,所以你这颗棋子用不着便弃之。”

秦云深只觉喉咙腥甜,一口血喷涌而出。他恨自己当初识人不清,恨自己愚蠢至极!更恨自己是颗别人用不着便丢弃的棋子!

“哥哥既然已经什么都知道了,那就安心的去吧。”秦楚楚凤眼微眯,对着身后掌管慎刑司的太监总管扬扬眉,神情高不可攀。

太监总管连忙恭敬的点头,随后那太监总管想了想道:“请皇后娘娘移驾,剥皮太过血腥,唯恐冲撞到娘娘,如今娘娘怀着皇子更要事事注意。”

秦楚楚听到太监总管的话,眸中波光流转,全身散发着柔和的气息,是啊,如今她已经怀有身孕,要当母亲了。

“等会去本宫殿里领赏,剥皮的时候记住,不能让他死了,要让他亲眼看着自己是如何被一点一点剥下皮囊的。”

“是,奴才遵命。”

随后秦楚楚与秦云深笑着道别,“哥哥,你知道吗,端王殿下亲口告诉我,他说,每每想起你是个男人他就恶心的想吐,我的好哥哥,永别了。”

两行清泪自秦云深的眼角划落,若能重活一世他要把这些人碎尸万段,抽筋扒皮,剁碎了拿去喂狗!

待秦楚楚走后,太监总管俯身蹲在秦云深的身边,叹道:“少爷是个苦命人,可是咱们做奴才的怎么能违背主子的命令,不过看在少爷曾经替奴才说过话的份上,咱家就给少爷个痛快,咱家只能帮少爷这么多,您一路走好。”

说完便用力捂住秦云深的口鼻,不让他呼吸,想要剥下一张完整的皮又不被秦楚楚发现自己先送秦云深上的路,太监总管只能如此,不然他交不了差可就麻烦大了。

秦云深并没有挣扎,缓缓闭上双眼,没想到,最后送他一程居然是当年他无意救下的小太监。他之所以苟延残喘熬到现在,就是为了见那人一面,但终究还是没有等到...

此刻起,他再也不信人心,剥皮弑母杀子灭门之仇,不共戴天!

——

春日迟迟,卉木萋萋。仓庚喈喈,采蘩祁祁。春日里的阳光总是明媚温暖的,万物复苏暖风轻盈,生机勃勃。

另一处昏暗的内室却与外面春意盎然不同,到处都透着发霉略微腐朽的气息,就是下等丫鬟住的地方也比这干净敞亮的多。

“小姐...快点把药喝了吧。”清音看到自家小姐一副恹恹的模样,心底不禁憋了口气,明明自家小姐才是真正的主子,钦国侯府的嫡女,可如今不过是庄子上一个小小婢女,就敢把小姐推入水中,还叉腰在岸上看笑话,哎,说来说去终究是钦国侯府的人早已忘记养在庄子里的小姐,庄子上的人又惯会捧高踩低,这些年没少欺负她们。

秦云深依靠着床榻,伸手接过清音递来的药,平静的眉眼看不出喜怒。

他回来了,回到十四岁那年,这一次他要扭转乾坤,再不被人肆意的践踏在脚下,任人蹂.躏,钦国侯府和端王曾经对他做过的事情,他也要让他们尝一尝其中的各种‘滋味’。

“清音,芷画我只剩下你们了。”上辈子自己被关进密室之前,秦楚楚为了折磨他的身心,便把从小跟着他的清音和芷画扔进蛇窟,让他眼睁睁的看着清音和芷画被成百上千条毒蛇吞没,死状凄惨,这一世再也不会了...

清音和芷画听后顿时眼眶通红,跪在秦云深的面前抽泣,“都怪奴婢们没有拦住李芝,是奴婢们没有本事,不然小姐也不会受落水之苦。”

秦云深摇摇头,“这不怪你们,起来吧。”

清音和芷画这才站起身,两人不禁对视一眼,今日她们总觉得小姐和往常胆小懦弱有些不同,无悲无喜似乎经历了人间沧桑,看着根本不像个十四岁的少女,太平静了,平静的让人觉得诡异。

“小姐...奴婢怎么觉得您今天有些不一样......”清音犹豫了会,最终向秦云深问道。

秦云眯眼,目光森冷,像是碎了毒,“是吗?”

当然不一样,他现在可不是那个什么都不懂的秦云深,他是从地狱里爬出来的枯骨,从阎王殿飘回来的孤魂,老天让他重活一次,他怎么能让老天失望,这一世他要踩着那些人的骨血一步一步的往上爬,他要让那些人尝尝众叛亲离被人凌.辱剥皮的滋味。

秦云深永远不会忘记那个昏暗密室里所发生的一切,他被秦楚楚打断身上的的每一块骨头,浑身上下没有一处好的,他甚至连自尽都做不到,但是他还不想死,因为他的恨,他的不甘,还有他那一丝一毫的期望和爱。事实证明他错了,那人果然只是把他当成一个棋子利用着,他当初有多爱,现在就有多恨!

清音此刻不敢去看秦云深的眼睛,眸子里的黑暗阴森,还有浑身散发出来的冷寒戾气,仿如恶鬼一般,让人忍不住浑身颤栗。

“扶我起来,去院中走走吧。”平时缺衣少食,刁奴欺主,秦云深身上瘦的只剩皮包骨头,这次落水后秦云深更是伤了根本,一时间倒没什么力气。

“小姐,您还是躺着吧,大夫说您要多休息。”芷画连忙拦住秦云深,为了请大夫,她把家人留给自己的首饰都当了。

“无碍。”秦云深的话语里带着不容拒绝的威压。

芷画不再敢反驳秦云深的话,只能和清音一起扶着秦云深下榻,自从落水后,小姐就像换了个人,说不清楚,总归比以前凌厉有气势些。

第二章

来到院中的石椅上坐下,秦云深感受着春风拂面,深吸口气,这些不是梦,他是真的活过来了,钦国侯府,端王,别来无恙,时间还早,一切都来得及。

院外突然传来一阵子急促的脚步声,秦云深微微挑眉,他等的人来了。

“哎呦!我的小姐哎,您没事吧?听说您落水了,我吓的心肝都要跳出来喽,看您好好的坐在这,我就安心了。”

孙嬷嬷带着一众丫鬟急急忙忙的赶来,还未走到秦云深的身边,便扬着嗓子做戏,毕竟明面上秦云深还是侯府的二小姐,青天白日不好做的太过分以免落人口舌,上头的意思是表面上顾及侯府的面子,背地里再折磨羞辱秦云深。

秦云深坐在石椅上微丝不动,只是静静地瞧着孙嬷嬷不说话。孙嬷嬷心底顿时打了个突,有种不祥的感觉,她还从未见过秦云深这幅模样。

“二小姐?”孙嬷嬷只好再次喊道,说到底秦云深再不受宠她也是个主子,面上不好弄得太难看。

秦云深听后露出一抹笑容,不过这个笑容孙嬷嬷并没有感受到丝毫的暖意,反而有些不寒而栗,赶紧直了直身子,孙嬷嬷觉得一定是自己想多了,不过是个半大的丫头,能翻出什么花。

“嬷嬷叫我什么?”秦云深语气淡然,虽然听不出喜怒,可孙嬷嬷还是察觉到了不悦,如果是平常她顶多敷衍了事,但是今天的二小姐太过反常,所以脸上便堆满笑容,口气算得上尊敬,“叫二小姐啊。”

秦云深点头,突然起身,拉着孙嬷嬷的手让她也坐在石椅上。

孙嬷嬷有些愣怔,连忙站起身,故作姿态道:“主子哪有和奴才同起同坐的道理,老奴不敢僭越。”

秦云深点头,十分赞同道:“不错,奴才就是奴才,主子就是主子,尊卑贵贱,不逾次行,这个道理我想嬷嬷应该醒得,可是刚刚嬷嬷在我面前一口一个我,并没有自称奴才,你说这不是僭越是什么。”

孙嬷嬷顿时目瞪口呆,这小丫头不按常理出牌啊,她刚刚以为秦云深是在向她示好,可没想到居然是个下马威,左右刚刚自己的确说的不对,干脆不跟秦云深计较,敷衍过去算了,“哎呀,都是老奴的错,是刚刚老奴太过心急,失了分寸,还希望二小姐饶了老奴这一次。”

秦云深挑眉,慢悠悠道:“嬷嬷既然认错,就该受罚,不然别人还以为我们钦国侯府门风不严,连个奴才都调.教不好,清音,你说按照家法,不尊主子的奴才该怎么处罚。”秦云深今日并没打算息事宁人,上辈子自己就是因为太善良才落得如此下场,人不为己天诛地灭,这个道理他却是在死前的最后一刻才明白,幸好还不晚,幸好他又重活一世。再说孙嬷嬷现在可是一颗回府的重要棋子,秦云深当然要把戏演足了。

清音和芷画此时无疑是激动的,从前小姐太过软弱,任人都敢骑到小姐的头上,如今小姐终于要找这些人算账,她们怎么能不高兴,所以清音连忙挺胸抬头,掷地有声的回道:“回小姐的话,按照钦国侯府祖宗定下的家规,不敬主子者,言语有失,掌三十。”

孙嬷嬷本以为自己服软后,秦云深便会见好就收,谁知道秦云深揪着这事不放了,居然连钦国侯府的老祖宗都给搬出来压人,当下也不再伏低做小,索性破罐子破摔,碎了口吐沫,对着秦云深冷笑,“落难的凤凰不如鸡,‘您’还真以为自己是钦国侯府的二小姐?前大夫人还在的时候或许还值得奴婢我好好伺候你,可是自从前大夫人过世后,钦国侯府还有人来看过你?不过是个被钦国侯府遗忘的嫡女,恐怕就是府上的庶女也比你过得好上百倍,你说你是哪门子的二小姐?”

清音和芷画顿时怒容满面,火冒三丈,这孙嬷嬷也太不要脸,仗着自己背后的人是姚英红就如此嚣张,恶奴欺主,真是又悖论常。

秦云深听着孙嬷嬷毫无忌讳的说着母亲的死,虽然他表面上仍旧云淡风轻,可心底却是波涛汹涌,恨意滔天,蜷在袖中的手指缓缓握成了拳,想起临死时秦楚楚对他说每一句话,他的心中就燃起熊熊烈火,可是他不能表现出来,他的泪已经流干,纯净的灵魂也跟着消散,他现在只剩下一副带着仇恨的躯壳,为了复仇而来的曼陀沙华。

“孙嬷嬷的这张嘴真是巧言厉色,得了势的你就巴结顺从,失了势的你便落井下石,察言观色的本事倒不小,嬷嬷眼睛亮着呢。可惜,奴才就是个奴才,就算往高了说,你也不过是个大夫人身边见风使舵有些得宠的嬷嬷而已,自身却怎样都不会脱离一个奴字。”

秦云深话锋一转,继续道:“不过,谁又能料到每个人的以后?上一日或许还清贫如洗人人践踏,但下一日却能飞黄腾达成为人上之人,这样的事情大阎朝发生的并不少。嬷嬷,‘您’说是不是。”

孙嬷嬷此刻也不怕撕破脸皮,干脆沉着一张脸,对着秦云深恶狠狠道:“啊呸!要是别人,我觉得尚有几分可能,但是放在二小姐身上,那绝对是痴心妄想,钦国侯府已无小姐立足之地,世人只知道钦国侯府的嫡女是三小姐秦楚楚,哪里还有人晓得二小姐你的名字,老爷若是来接,早就把你们接回去享福,还留着你们在这受罪做什么,我看二小姐干脆自请出家算了,免得庄子上还养着你这位只吃不赚的闲人!”

不等秦云深开口,清音忍不住对着孙嬷嬷厉声道:“嬷嬷可是钦国侯府的奴才,怎能如此口无遮拦,我家小姐到任何时候都是钦国侯府的二小姐,不是你们这些奴才们可以编排的!”

孙嬷嬷吊起眼梢眼底划过不屑,出口讽刺道:“奴才?你不也是个奴才,说的好像谁比谁高尚一样,就算是小姐身边一等丫鬟又怎么样,还不是吃不饱穿不暖,给小姐请个大夫都要卖掉自己的首饰,我虽然只是庄子里的管事嬷嬷,可却比你家小姐过的滋润,要什么来什么,不说别的,单是月钱就足够老婆子我吃花一年的,你们有吗?恐怕几年都穿不上一件新衣服。”

孙嬷嬷一点也不怕秦云深发威,就算撕破脸皮又怎样,上头有大夫人撑着,她怕什么,再加上秦云深以往都是逆来顺受,从不敢出口怨言,孙嬷嬷平日整治秦云深来更是得心顺手,就算今天秦云深想要摆小姐的架子,她也不吃这一套,说是钦国侯府的嫡女,十几年来不闻不问,算哪门子小姐,什么玩意,而且孙嬷嬷敢肯定秦云深不会和她闹,毕竟都是府里的私事,她若在府外张扬抛头露面的给自己找公道,还能有什么好名声,这个年纪的女孩丑点不要紧,要是名声不好这辈子都完了,想要嫁个好人家做梦去吧!

清音和芷画气的瞋目切齿,哪有这么欺负主子的奴才,正要龇牙反驳孙嬷嬷的话时,却被秦云深抬手拦住了。

“不错,嬷嬷的确比其他人过的都舒坦,这些年享了不少福,可是人啊,就是太贪,过得好还想更好,这样吧,我给嬷嬷讲个故事。”

孙嬷嬷冷哼一声,抬起下巴示意秦云深讲下去,她倒要看看这个十几年来不声不响的二小姐能给她什么惊喜。

秦云深瞧着孙嬷嬷,唇角微弯,“从前有一官宦之家,米面粮食皆由自家庄子供给,那官宦家的当家主母十分信任自己身边的老嬷嬷,所以便由她看护着庄子,可是老嬷嬷明面上清清楚楚的管着庄子上的账,但是背地里却在账本上做了手脚,不仅腾下银子,还私存粮食,只为给自己和儿子多条财路。”

完结穿越重生小说作者土豆炒蛋《嫡子有毒[重生]》点评:全文结构紧凑,完整文笔流畅构思新颖,题材独具匠心推荐阅读!

精彩推荐

猜你喜欢

嫡子有毒[重生]小说[土豆炒蛋]在线试读

秦云深坐在梳妆台前,肘着头,笑容中带着玩味,“要的就是孙嬷嬷杀人灭口。”见她们这样,秦云深心底满是欣慰,上一世回府后,清音和芷画便对姚英红的所作所为提出质疑,要自己小心,可那个时候他被猪油蒙了心,什么都听不进去,还把清音和芷画狠狠斥责一番,想来倒是有几分愧疚,如果自己能小心些,她们也不会落得万蛇缠身的下场。秦云深微微挑眉,略显稚嫩的面容不难透出以后的风华绝代,话语间带着低低的笑意,“当然是为了回钦国侯府,他们总是我的‘家人’,我岂能一个人在庄子上苟活,总要在父亲和大夫人身边为他们尽尽孝道,这样才不枉为人子...

2019-09-03 07:28:28

我女装代嫁入豪门[穿书]小说[七里红妆]在线试读

碎花小衬衫加背带裤——对于女装,能穿着不出错已经到达了靳涵品味的巅峰。靳涵默默上了车,车子缓缓发动。车子在一座别墅前停下,司机开窗和门口的保安打了声招呼,然后长驱直入。靳涵低头看了看自己。“土死了,”郑新雪说,“还要找时间去给你买几套新衣服,先上来吧。”郑新雪带着靳涵进去,一个看上去像是郑母的人迎了上来,她一脸担忧,问她:“怎么样,人带来了吗?”郑母仔细地看了看靳涵,皱着眉道:“像,确实像,但你怎么能保证不穿帮?”...

2019-09-03 07:28:28

金屋里的白月光[穿书]小说[狐狸不归]在线试读

一句很含糊不清,意味难明的话。不过明面上还是敬而远之的。至少让男主能有一个普通美好的高中生活吧。走出班级门前,明野忽然说:“下次别这样了。”容见的脚步一顿,心里想:那怎么行,男主你可是我罩的人。他是从十多年后回来的,那容见呢?很单纯,很天真,很傻。...

2019-09-03 07:28:28

说好的白手起家呢[重生]小说[西瓜炒肉]在线试读

“妈的,放开我,老子去揍他!”“放开我!姜华强这个王八蛋!我非得让他跪下叫我爷爷!”陆温礼突然停下脚步,看了他一眼。他伸出另一只手,想要掰开陆温礼,可是他用尽了力气,那只手却仍旧俨然不动,它的主人也只是轻松地站在那里,似乎毫不费力。“……”陆温礼不再说话,他拽着晏原的手臂,缓步拉着公司的会议室走去。对方高大的身躯没有动,轻而易举地接住了他,陆温礼还好整以暇地伸出手,帮他整了整衣领。陆温礼帮他整衣领了!...

2019-09-03 07:28:28

嫁给暴君的男人[穿书]小说[乔陛]在线试读

别别扭扭用了会儿餐,方天灼的手突然开始在他身上滑动,嘴唇也开始频繁的触碰他的脖子,何筝扭了扭头,忽然想到:“陛下,我想去文渊阁看书,多学习知识……我爸……爹的确没怎么教育好我,我想以后在您身边,做一个懂事儿的,讨您喜欢的人。”如何?何筝点头,乖乖道:“我饱了。”饱暖思淫·欲,这方天灼大抵是吃饱了撑得,何筝被迫‘午睡’,再次醒来的时候天都擦黑了。他没留意到自己又忘了尊称,方天灼轻笑一声,也没有计较。他眼神真诚,腰肢僵硬,方天灼弯着唇吻他,轻笑道:“筝儿吃的如何?”第二天方天灼按时上朝,何筝便迫不及待的跑去了...

2019-09-03 07:28:28

撩完总裁后我带球跑了[穿书]小说[七箩]在线试读

“小帅哥,别走啊。”那个男人起身想要追,被司桉拦住了。酒吧门口,霍白衍靠在一辆黑色的兰博基尼超跑上向他招手。小奶猫再凶,依旧还是软绵绵的,没有丝毫威胁性。“拜。”黎言拍了下他的肩膀,祝他玩的愉快。黎言的身影很快消失在了酒吧的灯红酒绿中。“不用。”黎言拒绝得干脆,“我自己可以打车。”“嗯?”霍白衍挑眉,“为什么?”...

2019-09-03 07:28:28

他超凶超可爱[快穿]小说[吃鸡]在线试读

今天的咪咪也依旧没有施舍给顾钊一个眼神。顾钊一连打了好几个喷嚏,脸色铁青。将猫放下来,陈嘉禾眉目平和道:“二少随便找个地方坐一坐,我先去收拾一下。”人看着温温和和,不争不闹,猫却凶得很。陈嘉禾家住在二楼,打开屋门,铺天盖地的灰尘迎面扑来。顾钊站在门口,脸色不好看道:“谁是你远房亲戚了,我今天来不是找你的,陈嘉禾,你少自作多情。”陈嘉禾没有什么太大反应,没再搭理顾钊,陈嘉禾进屋该扫地扫地,该收拾收拾。...

2019-09-03 07:28:28

苏断他的腰小说[凭胸]在线试读

在没有官兵的带领下,少年一步步准确无误地走到了李家家眷堆里。官兵同情地看着那单薄的背影,说:“啧,又疯了一个。”恋爱智脑正在科普:“据查到的资料,抄家即是没收财产,远古时代确实有这一惩罚。并且有连坐一说,所以身为罪犯的子女,也被视为罪犯一并入狱。”格格不入的少年,单薄的白衣映衬出暖光,让人不由得定定地看着他走出来。被抄了家入牢狱还这么合作的人……即使有点不爽。这惊心动魄的一晚,从官兵进来后,秦香玉便一直在张望着自己儿子的身影,这会子看见了,忍不住便向他飞身扑去。...

2019-09-03 07:28:28

全职兽魂师小说[萝卜精]在线试读

听到弟弟的怒吼,这个兽人也怒了,这人类果然卑鄙,必须要活撕了他。“哥,我怎么看不见了?”随后只听那个小的兽人怒吼了一声:“有毒!”“吼……”但很快他的眼前漆黑一片。封锦鸿拼着最后一口力气。把儿子给抱出来往外跑。就在他下一秒就跑出屋子的时候。轰然那大的兽人倒下已经死了,那小兽人虽然失明但仿佛意识到了什么。吼叫了一声,随后准确的扑了过来!“喵。”...

2019-09-03 07:28:28

穿越后我靠手艺吃饭小说[枯绿萝]在线试读

从韩家院子前经过时,董传林特意又瞧了一眼,果不其然,韩松在家。见韩松还能悠闲认真在家看书,董传林突发奇想,可以让他去面摊帮忙呐!董传林的想法并非随口胡诌。忽地,他想起前几日看见韩松在种菜,眼神不自觉地往韩家的菜地里瞥,宽阔的菜地空无一人。他坐在院子里的石凳上,手拿着一本破旧的书在看,高大健硕的身躯和英挺黝黑的脸庞本与看书写字不搭,可韩松举止洒脱的随性样,到与运筹帷幄的大将军有些相似。韩伯是在黛山深处打猎时与野兽搏斗去世的,当时韩松也在场,他运气好捡回一条命。打猎可以,但不能进深山,只能到半山腰等安全的位置...

2019-09-03 07:28:2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