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屋里的白月光[穿书]小说[狐狸不归]在线试读

  • 时间:
  • 来源:阅文林语
点击阅读

一句很含糊不清,意味难明的话。不过明面上还是敬而远之的。至少让男主能有一个普通美好的高中生活吧。走出班级门前,明野忽然说:“下次别这样了。”容见的脚步一顿,心里想:那怎么行,男主你可是我罩的人。他是从十多年后回来的,那容见呢?很单纯,很天真,很傻。

金屋里的白月光[穿书]小说章节试读

《金屋里的白月光[穿书]》作者:狐狸不归【完结】

文案:我是一个睡了一觉就穿书的倒霉鬼,更倒霉的是,还穿成了一篇升级爽文里男主的黑月光,最后被挫骨扬灰的那种炮灰。

穿过来后我才发现,哦,原来这个黑月光不仅黑,连性别都不太对。

为了保住小命,我一边远离男主,一边兢兢业业扮演高冷女神,可我是个话痨,谁知道我心里有多苦。

有一次我见义勇为帮助女同学揍跑流氓,虽然我很会打架,但为了扮好女装,连饭都不敢多吃,生怕发育得太快,每天都饿的前胸贴后背,续航不行,打完架就咸鱼瘫在路边的长椅上了。

男主走到我面前,说要背我回去。

我虽然表面是个女装大佬,可还是个男人,被人背回去还要不要面子了?

然而在这本书中,在男主的BGM里,没人能拒绝得了男主。

我这种穿书来的非原住民都不行。

于是我被他背回了家,脚落地的时候,我问男主为什么要背我。

男主说他是我男朋友,背我是应该的。

我心想:大兄弟,咱俩好像不熟吧……

后来,我在全校同学面前说,大家好,给你们介绍一下我的男朋友——明野。

食用指南:1.文案第一人称,正文第三人称主受。

2.沙雕穿书文,男主攻和穿书受的沙雕校园恋爱故事,甜文,甜就完事。

3.明野×容见,神经病阴鸷重生男主攻×貌美话痨女装大佬受。

内容标签: 花季雨季 豪门世家 甜文 穿书

搜索关键字:主角:容见,明野 ┃ 配角: ┃ 其它:

作品简评:一觉醒来,容见穿成了男频升级流小说《恶种》里的恶毒炮灰黑月光,穿过来后他才发现这个炮灰不仅短命,甚至连性别都不太对,其实是个女装大佬。为了保住小命,容见尽量远离男主明野,可看到长大后日天日地的男主现在还是个小可怜,容见总是忍不住偷偷摸摸地在背后帮他。没料到男主也不是原装的……本文是一篇轻松有趣的校园穿书恋爱文,写了一个穿书的女装大佬受和重生男主攻的故事。文章剧情脑洞大开,恋爱轻松有趣,互动甜蜜,看文的体验如同在夏日的冰爽汽水,解渴爽口。

第一章 白月光

那是一个潮湿、闷热,才下过雨的夏日午后。

雨水还未干透,湿漉漉地黏在青石台阶上,一方雪白的裙角沾了些许泥污。

穿裙子的人是容家的“大小姐”容见。

他的个子很高,差不多有一米七五,比寻常十七八岁的女孩子要高大半个头。虽然现在是夏末,他却穿着一身雪白的长裙,披着外套,浑身上下被遮得严严实实,几乎没露出一寸皮肤。

容家人人皆知,容见是个体弱多病的美人。他的五官精致而凌厉,原本该是英气到模糊性别的漂亮,可因为肤色是近乎病态的苍白,一丝血色也没有,就显得柔弱了许多。

而这位病美人才生了场病,这是他四天以来头一回出门见阳光。

容家的宅子很大,前院种满了各色花木,还有大片大片的玫瑰花,需要很多园丁精心照料。不过因为才下过雨,院子里一个人也没有。

容见忽然停下脚步,偏头朝远处看去,玫瑰花丛的深处似乎有一个背影。

那人浑身都被淋透了,连太阳都没能将衣服晒干,只隐约能看得出是个少年的身型。

那人周围没有其他人了,容见状若无意地问:“韩姨,那是谁,怎么还在外面,刚刚没去躲雨吗?”

他的嗓音很低,且轻,比一般女孩子低沉些,却很动听。

一旁站着的韩云愣了一下,解释了句:“他在照料刚被暴雨打过的玫瑰。您不是说过,明野最会照料玫瑰了吗?”

容见听到这个名字时怔了怔,片刻后才反应过来,轻轻地“哦”了一声,很漫不经心似的。

兴许是因为容见注视了太久,久到明野察觉到了异样,他转过身来,朝容见这边看了过来。

容见微微抬头,目光落在了明野的身上。按照书中的时间线推算,明野今年应当才十八岁,是还未完全长大的少年人,个头很高,身量偏瘦,却很有力,此时是夏天还穿着长袖长裤,只是为干活方便而微微卷起的潮湿的袖子,手腕消瘦骨骼突出,眼瞳是漆黑的,容见与他对视时就像是面对寂静的深海,里头没有一丝光。

容见默默地打了个寒战。

这是他穿进《恶种》里的第四天,也是他第一次见到这本书的男主明野。

而容见穿的这个角色是个在正文里从未出场,已经死在回忆里的炮灰黑月光,还是因为给男主挡灾阴差阳错死的。

容见骤然遇到男主,就想起自己穿的这位女装大佬不仅死了,而且在正文最后连坟都被挖开了的惨状,不由一阵胆战心惊。

他早就下定决心,为了小命着想,能离男主有多远就多远,可没料到第一次出门就遇到了对方。

明野不再与容见对视,他低下头,半垂着眼,似乎在看着容见,又似乎没有,只是身上穿着的衣服被晒得半干不干,黏腻地贴在身上。

容见就有些不忍心。

无论以后男主如何呼风唤雨,遇神杀神遇佛杀佛,现在也不过是个寄人篱下,备受磋磨的十八岁少年。

虽然他并不想和男主再有任何牵扯,还是略抬高了音量,说:“你先回去吧。”

明野站在花丛深处,身边满是垂坠的玫瑰,声音很寡淡:“玫瑰还没处理完。”

容见没料到男主竟然这么有责任心,这么个炎炎夏日,才淋过一场暴雨也要遵守黑月光的嘱咐,容见陷入了沉思,在原地站了好一会儿,才找出了个借口,抿了抿唇,似乎有些不耐烦:“我想一个人在花园里看会儿花。”

明野抬起头,瞥了容见一眼,没再说话,拎着工具,从另一条小路离开了。

冷淡极了。

容见总觉得有点不对,虽然男主好像真的很听话,可是和小说里的描写好像有点不同。至少在高中时代,容见不应该是男主心里的白月光吗?对白月光就这个态度?

不过容见也没细想,毕竟他对男主没什么兴趣,对保住小命的兴致更高。

不过因为这个借口,容见现在必须顶着大太阳,穿着厚实的长裙,披着外套,在三十八度的室外看花。

他究竟是多想不开,才找了这么个愚蠢的借口。

没必要,真没必要。

容见勉强撑了十分钟,看了一圈周围没人,拎着裙角,小跑进了主宅。

只是他没看见,自己离开后,不远处的高树后走出来一个人。

是明野。

他微微眯着眼,目光停留在了容见的背影上。

而容见已经跑到了二楼的房间,合上了门。然后,这位人人皆知的病弱美人毫无形象地撩起了裙子,甩飞小皮鞋,瘫倒在了床上,回忆着书中的剧情。

《恶种》是一篇热度不错的升级流爽文。男主出身豪门,却被父亲的小三狸猫换太子,把男主和她的儿子换了个位置,自己偷偷带着男主远走高飞。小三虽然收了男主父亲给的一大笔遣散费,可她什么也不会,还花钱如流水,最后还是只能依靠出卖肉体赚钱。期间对男主非打即骂,天天幻想亲生孩子掌权后能把自己接回去。

男主十五岁时就逃离了那个不能被称作“家”的地方,在福利院待过一段时间后被容家的一个老园丁收养。

正文是从男主上大学开始的。男主虽然表面上出身贫寒,可学习非常优秀,念了最好的大学,在计算机方面是个天才,大二就自制编程软件,赚了一大笔钱,从此以后就一路遇神杀神遇佛杀佛,干翻鸠占鹊巢的小三儿子,成为一代大佬。

大约是从小生长环境的缘故,男主的性格冷酷无情,心狠手辣,做的一切事都是从利益考虑,说翻脸就翻脸,不讲任何情面。书友们都很担心男主的终身大事,只要遇到一个女性角色就想和男主配对,结果男主辣手摧花,无论男女要么被收编成为手下,要么是被男主抓到马脚送进局子再或是被逼远走海外。在男主眼里,可谓是众生平等,男女一致了。

不过作者到底还是给了书友们一点甜头,就是男主在被园丁收养的那段时间里遇到了容家大小姐,而且容大小姐貌美心善,一直帮助着男主,最后还为了给男主挡灾而死,可以说是男主心中的白月光了。

结果在结局里,反派自杀前嘲讽男主此生没有得到任何一个人的真心相待,并将白月光从前做的事全都抖了出来,原来男主少年时受的磋磨全是白月光干的。而且当初白月光也不是为了给男主挡灾而死,而是反派误以为那辆车上的人是男主,没料到白月光为了陷害男主,自己孤身坐上了车。

于是男主那个天天吹“容小姐人美心善”的小弟兼高中同学把这位前白月光的坟给扒了。

容见作为这本书的忠实读者,从开头追到这里,不由感叹了一句“作者牛逼”,存心让男主注孤生,不仅没女朋友,甚至连一点念头都不给。

不过这种升级爽文看完也就算了,容见没记在心上,倒头就睡了。

结果一觉醒来,他就非常幸运地穿成了和自己同名同姓,貌美心黑的白月光。

更加幸运的是,由于复杂的家庭恩怨,原身是个女装大佬,而他必须要兢兢业业地扮演下去,如果露出马脚,被别人知道真实性别,就会立刻狗带。

才穿过来的时候,容见在床上躺了两天,尝试过解开这个死局,没成功,还差点猝死,第三天老老实实地根据脑海中的记忆学习如何假扮一个女装大佬,比如如何用高超的化妆技术遮挡不太突出的喉结、柔化自己的面部轮廓,如何运用伪音说话,还有穿复杂繁琐的裙子,遮掩自己的身型。

他不得不含泪感叹,当女人难,当女装大佬更难。

大约因为身体有原先的记忆,容见扮演得还算成功,和往常的水平差不多,在外面转悠了一圈,没人看出来破绽。

容见在原先的世界里父母早亡,被外婆抚养长大。高考结束后,外婆因病去世,他一个人勤工俭学,把自己养活了。

他牢记外婆曾对自己说过的话,一直很惜命,即使穿到了书里,成为了另外一个人,一个命中注定只能再活一年的炮灰,他也要想方设法活下去。

而原书里,容见是为了明野而死,即使不是心甘情愿而是阴差阳错,或者说是自作自受,但他的死确实是因为这个。

容见还不知道能多大幅度地改动剧情,可为了保住小命,他还是选择尽量远离男主,不要牵扯太深。

也许是因为一直以来神经过于紧绷,容见想着《恶种》里的剧情,不知不觉地睡了过去。

他做了许多许多梦,梦里他死在了一年后,和书中三两笔带过的死法相同。

再醒过来的时候,外面的太阳已经快要落山了,澄澈的天空中堆满了粉色的云,映衬着花园里大片大片半开半合的玫瑰,是很漂亮的景色。

可容见没心情欣赏这些,他心里只有一件事。

饿。

太饿了。为了尽量减缓发育速度,保持不明显的性别特征,容见只能尽量少吃。中饭都只能吃个半饱,至于晚饭是不可能的,不存在的。

容见愁眉苦脸地叹了口气,有些人表面上是个应有尽有的富家大小姐,实际上不过是个吃不饱穿得多,连话都不能多说的女装大佬。

没人能知道他心里有多苦。

更要命的是,明天就要开学了,而他和男主是同桌。

第二章 同桌

第二天,容见很早就被韩云叫醒。他整个人还处于意识模糊的状态,就被塞进浴室。洗完脸刷完牙,坐在镜子前,看着韩云为自己化了个妆,主要是为了柔化面部和遮住不太明显的喉结。最后容见穿上了绘文中学的校服,略显宽大的外套和过膝的裙摆几乎遮掩了他身形上的男性特征。

容见一边打哈欠一边在心里吐槽,他看书这么多年,没见过像自己这么倒霉的穿书者,就算不能呼风唤雨,金手指大开,也不至于被迫扮演女装大佬,还要重温早起晚归的高中生活吧?

没必要,真没必要。

做完长达两个小时的准备工作后,容见吃了个六分饱的早饭,在韩云目光的逼视下忍痛停下筷子,坐车前往学校。

路上的时候,容见闭着眼,回忆起了学校的情况。原身一直在绘文中学读书,那是一所私立高中,学费高昂,里面的学生的家庭都挺富裕,而明野却也在这所高中念书。

这件事是原身做的。男主十五岁就离家出走,之后在福利院待过一段时间才被容家的园丁收养,早就没了学籍,想念书都念不成,还是原身把他送进绘文中学的。

不过也不是原身有多好心,而是他嫉妒男主,明明身份卑微家庭贫穷,却不卑不亢,勤奋努力,还想要继续读书。而自己却不得不小心谨慎地活着,生怕露出马脚。为了羞辱男主,让他知道自己的斤两,原身让男主去参加绘文中学的入学考试,并且承诺如果通过了考试就会想办法让男主入学。

结果自学成才的男主真的就通过了绘文中学以严格著称的入学考试,容见不愿在众人面前食言,就想着不如给男主这个机会,反正在学校里还有更多羞辱他的机会。

实际上原身也那么做了。而本来以原身的性格,绝不会和男主做同桌,可因为一个原因……

一想到这个原因,容见就头皮发麻。

他叹了口气,摸了摸鼻子,一想到昨天在花园里见过的少年明野,明明不是自己做的事,却总觉得挺对不起他的。

下一秒,容见又把自己的手用力打下来。

今时不同往日,他脸上糊了层粉,在学校脱妆就真的要命了。

容见不再多想,算了,还是先解决掉同桌问题吧。

容见走到高三(3)班的时候,教室里的人几乎已经来齐了,没剩几个空座。

他的位置应该在正中间第三排,那是最好的位置,既吃不到粉笔灰,又能看得清楚黑板。

可是今天不同,容见从前门进来,看都没看一眼原先的位置,从容地走到最后一排,将书包放到了一个趴着睡觉的女生的旁边,坐了下来。

周围的人不自觉地多看了容见两眼,传出小声的议论声。

可这议论声很快就消失了,上课铃打响,老师从门外走了进来。

容见看了眼第三排,明野还没有到。

很奇怪。

按照《恶种》里的描写,明野是那种被打断了右手,一般人痛到连话都说不清楚,他也能镇定自若地赶到谈判桌,用左手签下合同的人。

时隔四年,容见终于重新过上了痛苦的高中生活。当初他的高考成绩很好,考上了全国前三的大学,可从本质上来说容见并不是学神,只是比普通人聪明点,更多的还是靠早起晚睡的努力。可是现在,他已经把高中的大多数知识忘了,只有英语和数学好点。

于是,他强迫自己听了半节课的物理天书,直到同桌扔过来一个小纸条。

容见打开小纸条,上面写了几个大字:“别以为这样我就会原谅你!虚伪的女人!!!”

力透纸背,可以看出来写纸条的人很生气了。

容见撑着下巴,努力扒拉着原身的记忆,总算从某个小角落里找出了有关这个女同学的事。

这个女孩叫陈妍妍,家里有钱,长得漂亮,可是母亲早逝,父亲续娶,平时很孤僻,又有点中二病,不屑于和一般人交朋友。可越是这样,在女生这边的人气越高,人人都想和陈妍妍交朋友。原身不太服气,他虽然不乐意当一个女装大佬,可他既然当了,怎么能有人比他还受欢迎?

所以他就和陈妍妍交朋友去了。因为同样母亲早逝,他还真成了陈妍妍的好朋友。

然后,原身就在女生那边带节奏,说陈妍妍不过是个害怕交友的小可怜,不巧被陈妍妍听到了,立刻翻车,友谊破碎。

完结穿越重生小说作者狐狸不归《金屋里的白月光[穿书]》点评:条理清晰,构思新颖,题材独具匠心情节生动,文章有波澜,读起来深受教益,推荐阅读

精彩推荐

猜你喜欢

戏精老攻不安分[快穿]小说[斫染]在线试读

向寒急着离开,很快借道谢缓解尴尬,接着又询问诊费。说着他还递出一张名片,眨眨眼道:“我也是开宠物医院的,洗澡、护理、做造型都行,对了,我给宠物修毛的技术还不错。”泽维尔忽然有些不安,用爪子戳戳向寒,提醒他赶紧回神,同时在心中暗想:主角受是不是在勾搭小寒?看来跟着穿过来果然是对的。虽说无缘故的,温宁并不会把他怎么样,但在知道后续剧情的情况下,是人心里都会有些不适应。“不用,这可不是我的诊所,顺便而已。”温宁连连摆手,见向寒执意要给,又开玩笑道:“丁先生若是实在过意不去,日后可以多照顾我的生意。”温宁指了指嘴...

2019-09-03 07:28:16

七年之痒后,我重生踹飞了渣攻小说[青灯如昼]在线试读

38:12全场几乎都在呐喊。两人眼神穿过人群,在金色的阳光中相遇了。暖暖的柔风依旧轻轻的牵起略带栗色的发梢,关风月觉得有些痒,将头发撩至耳后,想着对方给的那个沙包,于是礼貌性的挥手朝他露出了一个浅浅的微笑。方新阙随手将线条流畅结实健硕的手臂举过头顶,踮脚站在三分线外,轻松又洒脱的将篮球精准投入框中。方新阙所在队伍获得压倒性的胜利,关风月眯起了眼睛,盯着方新阙的动作,手指忍不住轻柔的摩挲着扶手。作者有话要说:我可能是个猪吧,存稿箱时间设置错了,这章都没修就被发出来了。“男人,你竟然敢拒绝我。”...

2019-09-03 07:28:16

恶毒男配拒绝洗白[穿书]小说[燃香抚琴]在线试读

“小王爷,这些侍卫每一个都是绝顶高手,和咱们府内的有的一比。”全淼看着那些人脚下的砖块,都有些灰尘飞扬,小声的对赵时煦道。还未到大厅,他便听见他父王跟人的客套之声,他加快脚下的步伐,却在走到大厅门口时忽然就住了脚,然后盯着那和他父王并排坐在上位的男子,一脸的无语。“时煦,过来见过楚公子。”赵王朝赵时煦招了下手。看到这样的阵势,赵时煦很是纳闷儿,什么样的人才能带这样一支队伍,该不会是个生的五大三粗,壮如山的男人吧。赵时煦抬了抬眉,不知道为什么,心里有种说不清道不明的感觉。赵王面上看不出喜怒,只重复道:“快过...

2019-09-03 07:28:16

穿越之我被王爷拐回府小说[老嘢]在线试读

“没有什么,我就是无聊得很,出去透透气。”余风莫名其妙。“我都这么大一个人了,会看好自己的。”余风用力掰开陈小紧扣住自己的手。余风不明所以,“不是,我就出去转转,不会惹麻烦的,你们堵我干嘛啊。”陈小阻拦着,说:“不是,你没事出去干嘛啊。”“别啊,出去不好。”陈小左右为难,“外面坏人多,万一出什么事情了怎么办。”余风无奈,只得作罢,转身就往书房的方向闯。老天!...

2019-09-03 07:28:16

太子殿下组队中[PUBG]小说[阿爸家的丸子]在线试读

两个大男生住一间宿舍有什么奇怪的。“而且我们都是一个队的,你要配合我打双排或四排,大家住一起也是为了培养默契,这是很正常的分配。”等规规矩矩躺好了,这才想起来问今天一些一直听到的陌生词汇,诸如青训营、一队,双排、四排、游戏ID之类的,有些能从字面意思理解一二,有些就特别陌生了,很显然是只属于这个新世界的。“不不不,我睡这边。”蓝沉被逗得差点卡壳,三步并作两步上了床,连谦称都忘了用,又手忙脚乱拉好了被子,这才想起来解释,“臣的意思是说,担心殿下会不方便。”高弋大致知道他的顾虑,却也有自己的理由,“青训营那边...

2019-09-03 07:28:16

全面晋升小说[焦糖冬瓜]在线试读

“我现在也有点期待了。”袁浅笑着说。黄世宏一拍手,音乐响起,第一组服装秀开始。袁浅只抬头看了一眼,就把面前的矿泉水打翻了!而且要真能hold住这些“奇装异服”,肯定能给观众留下深刻印象。“那我们就省略主持人环节,直接开始T台秀!”大红色羽毛交织成的长裙,每个从袁浅面前走过的选手都尽量让自己看起来自信,这种自信让她们……就像一只有一只洋洋得意的火鸡。杀鸡,拔毛,炖汤哟喂!...

2019-09-03 07:28:16

重生后和渣攻的白月光HE了小说[虞弥生]在线试读

有趣。说实话许纯现在也有些忐忑,王导可是出了名的严苛,虽然他在宋野这个角色上花了不少功夫,但心里还是没有底。听到这话许纯的心渐渐下沉,上一世便是这样,让他回去的等通知,结果等到了被pass的结果。方才他的气场完全被许纯压住了,一举一动都由许纯掌控。他回过神来,视线追随着许纯的一举一动,自记事以来,还是第一次遇见能让自己处于下风的人,这让他也多少也收起了些许玩乐的心思。“下午你还要去一趟剧组,今天有你的戏份。“苏丽很好的掩饰了自己的内心想法,用公事公办的语气通知着他。上一世苏丽作为他的经纪人,前期确实是尽心...

2019-09-03 07:28:16

无限离婚循环小说[软炸团子]在线试读

“变身!”小姑娘做了个很威武的动作,这才朝他摆摆手,跟着妈妈离开。“离开!”紧接着,又跳出一行——祝时祺只好苦笑。与此同时,那场跟不知名黑客的交锋已经落幕,祝时祺无奈地看着自己的数据被入侵,终端跳出两个字——祝时祺耸耸肩,两个小时吗?好吧,两个小时后,决一雌雄!...

2019-09-03 07:28:16

嫁给前任他叔[穿书]小说[简容]在线试读

秦易阳被秦延东这不软不硬的话说的脸色一僵,忍不住就看向了白清。像秦易阳这种有颗圣父心的暖男,要是不及时撇清关系,白清怕就算自己不作不闹,但以后遇到主角受还是会躺枪。大家都没觉得白清有什么不对劲,相反相反还都觉得有点尴尬。他似笑非笑的看着秦易阳,“我和清清是夫妻,我怎么样他自然会清楚,就算是发脾气也不过是夫妻间的情趣而已。”白清不理会秦易阳的视线,只对着秦延东的方向笑了一下,然后说道,“对,我和阿东的事情就不牢侄子操心了。”这种关系搁谁那里都尴尬,估计避嫌都来不及,谁知道秦易阳现在还要上赶着搭话。他虽然好像...

2019-09-03 07:28:16

穿越小能手和他的奇葩雇主们小说[好大一卷卫生纸]在线试读

“我说你对自己下手可真狠,差点就救不回来了。”喂他喝完水,又扶他躺下,给他掖过被角,“有什么话等伤好了再说,躺好别乱动,我去端药,马上回来。“第4章 千机烛光勾勒出清俊的剪影,持着一卷泛黄的书册,眼里似有淡淡的笑意,见到来人,从容起身微微颔首:“见过殿下。”“你醒了,先别说话,喝口水。”那人说罢轻轻扶起他,小心避过他胸前的伤口。燕泗想问的话又咽了回去,罢了,死都死过一次了,身在何处真有那么重要么。看着那人背影,莫名觉得安心。“殿下可愿对弈一局?“沐雨置棋奉茶,退在一边。...

2019-09-03 07:28: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