说好的白手起家呢[重生]小说[西瓜炒肉]在线试读

  • 时间:
  • 来源:阅文林语
点击阅读

“妈的,放开我,老子去揍他!”“放开我!姜华强这个王八蛋!我非得让他跪下叫我爷爷!”陆温礼突然停下脚步,看了他一眼。他伸出另一只手,想要掰开陆温礼,可是他用尽了力气,那只手却仍旧俨然不动,它的主人也只是轻松地站在那里,似乎毫不费力。“……”陆温礼不再说话,他拽着晏原的手臂,缓步拉着公司的会议室走去。对方高大的身躯没有动,轻而易举地接住了他,陆温礼还好整以暇地伸出手,帮他整了整衣领。陆温礼帮他整衣领了!

说好的白手起家呢[重生]小说章节试读

《说好的白手起家呢[重生]》作者:西瓜炒肉【完结】

文案:晏原含着金汤匙出生,身价不菲,自带光环。

可上一辈子的他偏偏坚持净身出户,凭借自己一双手,和暗恋对象打拼出了一片天地。

直到死于一个炮灰设计的车祸那一刻,晏原这才幡然醒悟,恨不得拽着自己的衣领问自己为什么要操白手起家、草根出身的人设。

“晏先生,听说您为了拿下这个项目决定拜访十七家相关公司——”

“你误会了,是收购十七家相关公司。”

“我们流动资金可能不够。”

晏原:“我已经买完了。”

……

陆温礼出生在科研世家,是个五岁就会推微积分的杰克苏型天才。

可他偏偏看上了一个一无所有白手起家、痛恨富二代的男人。

没办法,身为杰克苏型天才的陆温礼只好隐瞒身份,在对方的公司当起了小小的技术总监。

公司遇到危机。

晏原:“我们需要独一无二的技术才能翻盘。”

陆温礼:“我有三十九项未使用的专利,你选一个?”

——我们一起说好的白手起家呢?

内容标签:强强 豪门世家 重生 爽文

搜索关键字:主角:晏原 陆温礼 ┃ 配角: ┃ 其它:

第1章

尖锐的刹车声响起。

好痛——

烈火浓烟,晏原随着车翻了个跟头,粘稠的鲜血同他的眼眸混杂在一起,将眼前本就燃烧着的画面染得更加猩红。

该死的!

想到昨晚酒店走廊里,姜华清离去前那凶狠而别有意味的眼神,晏原心中悔恨难当。

他居然死在了这么一个名不见经传的人手中!

他还没有和与他冷战了几年的父母和好,还没有和陆温礼……说一声“我喜欢你”。

意识在混沌朦胧的灼热和疼痛中沉浮,晏原闭上了眼睛。

……

好痛啊。

原来车玻璃扎进心脏、汽油燃烧带来的灼热是这么难受。

他感觉自己的头有些晕乎乎,却不是鲜血直流的痛楚,而是酒精冲上脑的感觉。他微微阖着眼,不用特意去闻,就可以闻到弥漫在四周的浓稠酒味。

周围的人似乎都在告别,有人走上前,对他说:“晏总,多谢今晚的请客!”

是他创立的远光公司的员工。

晏原脑子里一个激灵,脑子还有些发晕,面前的场景却对应上了记忆里已经发生过的一幕。

直到所有人都一一道别,酒席散场,一行人朝着酒店门口走去,晏原这才用自己喝醉了酒的脑子,浑浑噩噩间,缓缓回忆了起来。

他重生了。

这是……他出车祸前的一个晚上。

晏原恍惚间,众人已经走到了酒店门口。公司的员工们纷纷上前,道:“晏总,陆总监,明天签合同顺利!”

“咱们这次可是和业内龙头合作,以后肯定会越来越好的!”

“那个走过来的是之前和我们竞争这个合同的姜华清吗?”

“……”

晏原记得,当天下午,他们公司和姜华清的公司进行竞争,赢得了与业内龙头合作的机会,他就直接在酒店请客,犒劳员工。

晚上,离开酒店时,他和姜华清错身而过,只看见了姜华清目光中的狠戾和怨毒。

但是他当时醉着酒,又以为姜华清只是因为竞争输给了自己,没当回事,

可是第二日,他却出了车祸,死在去签合同的路上。再次睁眼,却回到了车祸前晚。

车子是突然刹车失灵的。

晏原头昏昏沉沉的,心中却惊涛骇浪,愤恨而庆幸。

都是他自己,非要执着于依靠自己,绝不借用家族一丝一毫,让所有人都把他当成一个无依无靠的普通人,最终居然死在姜华清这么一个没有名头的人手上!

如果不是上天眷顾,他死的何其冤枉!

他再也不管什么狗屁的白手起家了!要想上天入地、翻云覆雨,身世、人脉、金钱、能力,哪个不是他自己的?

以前的自己真是傻子。

他看着面前的员工逐渐离开了,只剩下零星几个人还在等车。他的暗恋对象陆温礼还站在他的身边,如往常一样,一言不发。

酒店门口,姜华清的身影越来越近。

重生前,晏原只是和姜华清对视了一眼,没理他。

重生后,看着姜华清怨毒的眼神,晏原突然冷笑了一声,在车祸的心有余悸、死亡的悔恨和如今的酒精作用下,他说话丝毫不留情面:“哟,这不是能力没有,就会走邪门歪道的姜导吗?怎么,竞争失败,来买醉了?”

眼见姜华清愣了一下,随即嘴角抽了抽,恶狠狠地对他说:“你得意什么?合同没签,还不一定花落谁家。”

晏原瞥了他一眼。

想到这,晏原看到姜华清的脸都想吐。

他如今头晕得很,等明日酒醒了,他一定不会放过这个心思歹毒的人。

姜华清见晏原根本不理会他的狠话,瞪了晏原一眼,语气冲冲地道:“你等着吧,不知道从哪个山沟里来的小杂种,真以为有点成绩就可以和我叫板了?”

晏原头也没回,正打算让他滚,身边还没离去的员工上来拦住他,低声说:“晏总,姜华清似乎有点背景,我们惹不起……”

闻言,晏原耻笑了一声,声音更大了一些:“就他?跪着叫我爷爷,我都不认他这个孙子!”

姜华清瞬间被他气红了脸:“你————”

晏原侧过脸,只看了他一眼,笑了笑,笑容带着一些酒意,肆意张扬。他本来就是个暴脾气,难道还要在自己上辈子的杀身仇人面前好言好语?

姜华清梗着脖子看了他一会,似乎是担心他们这边人多,最终还是没有走上前,大步大步地扭头走了。

晏原知道他在想什么——等着他死呢。

殊不知,他已经不会再犯之前错误了。

待到姜华清的身影消失在了他的视线中,转过头去,看向站在另一边的陆温礼。

男人还穿着白日里工作的西装,带着银框眼镜,在身前昏暗的夜色和身后明亮耀眼的酒店灯光中站着,身姿挺拔,双眸幽深。

陆温礼就那样站在那里,带着一身清冷。

真好看。

晏原下意识笑了出来,脸颊两侧浮现出深深的酒窝。

刚笑了一会,此刻酒意突然上来了:“操!好晕!”

他眼前天旋地转的,脚下没站稳,就要往一边倒去。

陆温礼十分及时地接住了他。

分明喝了一宿的酒,他眼前地覆天翻,接住他的男人却没人敢灌,一杯酒都没喝,此刻仍旧挺直着脊背,神情平静,淡茶色的双眸一片清明。

陆温礼扶着他,没有说话,只是迈开步子要朝停车场走去。

晏原赶紧整个人扒拉上陆温礼,绯红的脸颊靠在对方宽大的肩膀上,醉醺醺地说:“不回去!车……不能开车……”

男人停顿了片刻,继续往停车场走去。

车不能开。

晏原实在晕的厉害,脑子里只剩下这个念头,他步履蹒跚地被陆温礼扶着,继续道:“不回去!不回去……求求你了,不回去……”

陆温礼的脚步在听到“求求你了”这四个字的时候停了下来。

余光中,晏原似乎模模糊糊地瞥到对方镜片后的双眼,眼尾狭长,似乎带着一丝笑意。

不可能的,陆温礼从来不笑。

他被对方扶到了前台,迷迷糊糊地看着陆温礼不疾不徐地同酒店前台人员要了一间房。

即便一手扶着他,陆温礼仍然站得挺直,举手投足间带着一股子清冷贵气。银色的镜框在酒店明亮的灯光下微微泛着光,将他刀削斧凿的冷硬轮廓遮挡了些许,反倒增添了些许斯文。

看得前台的小姑娘都脸红心跳的。

连费用都不问,陆温礼便掏出了自己的卡。

“不行、不行!”他赶紧双手都攀上陆温礼拿着钱包的手臂,拦住了对方付钱的手。

他隐约记得,这家酒店的单人间十分昂贵。

陆温礼当初身无分文地和他一起打拼,连买车的钱都是他给开的奖金,干了几年还不容易有点积蓄,他怎么能让陆温礼给他付钱!

他紧紧握着对方的手臂:“你没钱,我来付!”

说着就往自己口袋里掏。只是他现在醉得太厉害了,站都站不稳,颠来倒去的,摸了半天,连自己裤兜的口袋都摸不到。

一声清冽而富有磁性的声音在他耳边响起:“你也没钱。”陆温礼的声音像是流过石堆的清泉一般,锋利如刀,冰凉如霜,听在他耳中,却清爽舒适。

眼看着陆温礼将卡递给前台工作人员,他自己半天却没找到自己的卡,嘟囔着:“我有钱,我其实很有钱的……”

对方只当他喝醉了。

夜晚的酒店反倒十分热闹,电梯中,人流来来往往的,四面的镜子都显映出晏原和陆温礼的身影,夹杂在许多人的影像中。

即便是在有些变形的镜像里,陆温礼仍旧是人群中最出尘的那一个。

晏原被对方扶着,对方掌心的温度像是温水一般,一点一点让他卸下防备,让他毫无意识地沉浸其中。

他想和陆温礼说车祸的事情、说重生的事情、说姜华清不是好东西,可他又觉得对方肯定不相信,支支吾吾了半晌,一句话没说出来,眨眼间就被陆温礼扔到了单人房的床上。

房门没关,刚把他放下,陆温礼便转身,不疾不徐地朝着门口走去。他的速度很慢,并不像是一个打算离开的人。

晏原喊住了他:“你……去哪啊?”

陆温礼侧过头,侧脸的轮廓完美无瑕。他薄唇微动:“回家。”

“回什么家啊?”晏原在床上翻了个身,他困得很,已经完全不知道自己在说什么了。

尖锐的刹车上,临死前出现在他脑海里的陆温礼的脸,还有死亡来临的那一刻,一个人独自闭上眼的无边黑暗。

他才不想一个人睡觉。

晏原朝站在门口的人喊着:“别走……”

门口的男人没有动,他眼尾微微上扬了一些,神情仍旧没有变化,只是淡茶色的瞳仁中参杂了一些似笑非笑。

半晌没有听到动静,晏原又嘟囔道:“俩男人睡一间房又没什么,磨磨唧唧是不是男人啊?”

闻言,陆温礼眸光一闪,解开西装外套的扣子,抬手关上了房门。

第2章

晏原觉得有些凉。

似乎他自己踢开了被子,空调的凉气窜进他的心窝。他动了动,想找被子给自己盖上,刚一翻身,身体触碰到了躺在一旁的温热,明显是另一个人的身体。

又过了一会。

晏原突然一个激灵,从睡意朦胧间清醒了过来。

嗯?

温度?被子?空调?……还有一个人???

“……操!哪个王八羔子睡在我床上!!!”

他气势汹汹猛地睁开眼睛,下一瞬,那浮现在他死前的面孔再次出现在了他的眼中,晏原咽了咽口水,所有的气焰都瞬间消散了。

方才面露凶狠的他,在看到躺在自己身侧的男人的一瞬间,瞬间变成了个怂货。

是陆温礼。

他的双眼逐渐恢复焦距,在看清陆温礼淡漠表情的那一刻,他漏掉了男人方才似笑非笑的神情,还有那隐藏在镜片下的……

势在必得和占有欲。

只是这一切都在晏原视线汇聚的那一刻,被陆温礼很好地掩藏了起来。

晏原只看到陆温礼躺在他身侧,无言地看着他,他一愣,低头看了看。

他此刻正躺在……酒店的床上?!

他不需要转头,余光中便可以瞥见,陆温礼正穿着酒店的白色浴袍,靠在枕头上,微微侧着身,嘴唇展平,眼尾收敛下所有精心算计,连半靠在床上这样的姿势,都带着一股优雅和淡漠。

深邃的双眼像是幽深的大海一般,看不见底,摸不着边。

“我、我们怎么会……?”晏原实在太懵了。

陆温礼的声音很淡,又带着点清晨刚起的沙哑,像是在说什么平常的事一般:“昨晚,你非要我陪。”

晏原:“……?!”

晏原眼睛睁得更大了一些,呼吸都停滞了一下,就差没有把不可思议写在脸上了。

“我——”晏原深吸了一口气,还没完全从自己没死以及重新醒来就和陆温礼在一张床上的震撼中脱离。

这一切是怎么回事?怎么还和陆温礼躺在了一张床上?

如果不是面前这个人正巧是他暗恋多年的陆温礼,他恐怕早就不顾形象地喊出声了。

陆温礼那双眼睛看着晏原,没有一言一语,只有晏原的倒影。

晏原其实并不知道陆温礼对自己有没有那方面的感情。

他和陆温礼一起打拼了这么久,陆温礼一直都是这样,戴着眼镜,基本不笑,所有的情绪都敛在那双眸子中,淡漠而疏离。

他们一起彻夜工作过,一起辛苦过成功过,他却没有和陆温礼说过一次越过界限的事情。

陆温礼总是直挺挺地坐在电脑前,电脑的蓝光打在他刀削斧凿的脸上,带出天赐一般的轮廓。这人只是认真地看着屏幕,表情波澜不惊,手下的键盘啪嗒啪嗒的。

但是他们怎么会跑到酒店的床上?

晏原刚打算问点什么,脑海中,一切记忆汹涌而来。他恍惚了一下,这才想起来……

昨晚确实是他让陆温礼不要走的。

要命!

晏原看了一眼明显被人换上了浴袍的自己,还有躺在他身侧从容地看着他的、同样穿着一身白色浴袍的陆温礼,突然有些血气上涌,浑身都燥热了起来。

他本来就肤质偏白,这么一红,直接从脖子红到了耳朵,晏原不用看镜子,光是感受到他自己脸颊的热度,就知道他现在肯定红了。

不仅红了,他现在要是随便挺一下身子……恐怕被子就会有一个凸起的地方了。

操!

他憋了憋,终于还是忍不住问出口:“……衣服是我自己换的吗?”

陆温礼正从一旁的小沙发上拿起西装走向卫生间,听到他的问题,这人脚步顿了一下。

晏原抬眼看去,这人向来透露着淡漠与疏离的眸子中闪过一丝戏谑,随即不疾不徐地对他说:“难道还有别人?”

还有你啊。

晏原差点脱口而出。

只不过这个想法只是出来了那么一瞬间就被他压了下去。或许他确实只是喝断片了,自己给自己换了衣服却没有记忆了而已。

陆温礼怎么可能帮他换衣服?

晏原眼珠动了动,随意说点什么转移自己的窘迫:“昨晚谢谢你!”

他看着陆温礼,想从这人的表情中读出点什么。

可是陆温礼只是如往常一般,薄唇展平,深邃的双眼比星辰大海还要浩瀚难懂。

只是照顾了好朋友一夜而已吧。

是他这个本来心思就歪的人,才会对两个男人共处一室产生一些遐思。

陆温礼见他没说话,拿着衣服进了卫生间,晏原也赶紧从床上坐起。

他的身上还有着淡淡的酒味,应该是昨晚换完衣服后就睡得不省人事了。经过一个晚上的休息,酒也醒了,他还有一些宿醉过后的疲倦感,再没有其他的感觉,绝对没有发生他想和陆温礼发生的那档子事。

晏原看了一圈仍然十分整齐的客房,所有的物品似乎都没有使用过,他的衣服放在床头,衬衫整整齐齐地叠放在西装外套上,领带也规规矩矩地躺在黑色的衬衫上。

完全不像是喝醉到不省人事的他折叠好的。

晏原眨了眨眼,总觉得哪里不对。

他盯着应该是自己折叠好的衣物看了一会,门把转动的声音自身后传来,陆温礼已经换好衣服走了出来。

晏原下意识循声转过头去,方才还穿着浴袍让他想入非非的男人此刻已经穿上了浅灰色的西装,领口挺立,衣服上没有一点褶皱,丝毫不像是在外面玩了一宿的样子。

完结穿越重生小说作者西瓜炒肉《说好的白手起家呢[重生]》点评:故事情节具有吸引力生动有趣,全文结构紧凑,完整,文笔也较流畅推荐阅读!

精彩推荐

猜你喜欢

说好的白手起家呢[重生]小说[西瓜炒肉]在线试读

“妈的,放开我,老子去揍他!”“放开我!姜华强这个王八蛋!我非得让他跪下叫我爷爷!”陆温礼突然停下脚步,看了他一眼。他伸出另一只手,想要掰开陆温礼,可是他用尽了力气,那只手却仍旧俨然不动,它的主人也只是轻松地站在那里,似乎毫不费力。“……”陆温礼不再说话,他拽着晏原的手臂,缓步拉着公司的会议室走去。对方高大的身躯没有动,轻而易举地接住了他,陆温礼还好整以暇地伸出手,帮他整了整衣领。陆温礼帮他整衣领了!...

2019-09-03 07:28:10

嫁给暴君的男人[穿书]小说[乔陛]在线试读

别别扭扭用了会儿餐,方天灼的手突然开始在他身上滑动,嘴唇也开始频繁的触碰他的脖子,何筝扭了扭头,忽然想到:“陛下,我想去文渊阁看书,多学习知识……我爸……爹的确没怎么教育好我,我想以后在您身边,做一个懂事儿的,讨您喜欢的人。”如何?何筝点头,乖乖道:“我饱了。”饱暖思淫·欲,这方天灼大抵是吃饱了撑得,何筝被迫‘午睡’,再次醒来的时候天都擦黑了。他没留意到自己又忘了尊称,方天灼轻笑一声,也没有计较。他眼神真诚,腰肢僵硬,方天灼弯着唇吻他,轻笑道:“筝儿吃的如何?”第二天方天灼按时上朝,何筝便迫不及待的跑去了...

2019-09-03 07:28:10

撩完总裁后我带球跑了[穿书]小说[七箩]在线试读

“小帅哥,别走啊。”那个男人起身想要追,被司桉拦住了。酒吧门口,霍白衍靠在一辆黑色的兰博基尼超跑上向他招手。小奶猫再凶,依旧还是软绵绵的,没有丝毫威胁性。“拜。”黎言拍了下他的肩膀,祝他玩的愉快。黎言的身影很快消失在了酒吧的灯红酒绿中。“不用。”黎言拒绝得干脆,“我自己可以打车。”“嗯?”霍白衍挑眉,“为什么?”...

2019-09-03 07:28:10

他超凶超可爱[快穿]小说[吃鸡]在线试读

今天的咪咪也依旧没有施舍给顾钊一个眼神。顾钊一连打了好几个喷嚏,脸色铁青。将猫放下来,陈嘉禾眉目平和道:“二少随便找个地方坐一坐,我先去收拾一下。”人看着温温和和,不争不闹,猫却凶得很。陈嘉禾家住在二楼,打开屋门,铺天盖地的灰尘迎面扑来。顾钊站在门口,脸色不好看道:“谁是你远房亲戚了,我今天来不是找你的,陈嘉禾,你少自作多情。”陈嘉禾没有什么太大反应,没再搭理顾钊,陈嘉禾进屋该扫地扫地,该收拾收拾。...

2019-09-03 07:28:10

苏断他的腰小说[凭胸]在线试读

在没有官兵的带领下,少年一步步准确无误地走到了李家家眷堆里。官兵同情地看着那单薄的背影,说:“啧,又疯了一个。”恋爱智脑正在科普:“据查到的资料,抄家即是没收财产,远古时代确实有这一惩罚。并且有连坐一说,所以身为罪犯的子女,也被视为罪犯一并入狱。”格格不入的少年,单薄的白衣映衬出暖光,让人不由得定定地看着他走出来。被抄了家入牢狱还这么合作的人……即使有点不爽。这惊心动魄的一晚,从官兵进来后,秦香玉便一直在张望着自己儿子的身影,这会子看见了,忍不住便向他飞身扑去。...

2019-09-03 07:28:10

全职兽魂师小说[萝卜精]在线试读

听到弟弟的怒吼,这个兽人也怒了,这人类果然卑鄙,必须要活撕了他。“哥,我怎么看不见了?”随后只听那个小的兽人怒吼了一声:“有毒!”“吼……”但很快他的眼前漆黑一片。封锦鸿拼着最后一口力气。把儿子给抱出来往外跑。就在他下一秒就跑出屋子的时候。轰然那大的兽人倒下已经死了,那小兽人虽然失明但仿佛意识到了什么。吼叫了一声,随后准确的扑了过来!“喵。”...

2019-09-03 07:28:10

穿越后我靠手艺吃饭小说[枯绿萝]在线试读

从韩家院子前经过时,董传林特意又瞧了一眼,果不其然,韩松在家。见韩松还能悠闲认真在家看书,董传林突发奇想,可以让他去面摊帮忙呐!董传林的想法并非随口胡诌。忽地,他想起前几日看见韩松在种菜,眼神不自觉地往韩家的菜地里瞥,宽阔的菜地空无一人。他坐在院子里的石凳上,手拿着一本破旧的书在看,高大健硕的身躯和英挺黝黑的脸庞本与看书写字不搭,可韩松举止洒脱的随性样,到与运筹帷幄的大将军有些相似。韩伯是在黛山深处打猎时与野兽搏斗去世的,当时韩松也在场,他运气好捡回一条命。打猎可以,但不能进深山,只能到半山腰等安全的位置...

2019-09-03 07:28:10

穿到狗血文里是什么体验小说[EveZ]在线试读

陆祁没受到他的影响,一边开车一边回答道:“买了,不过还没装修完,昨天去的是先前长租的公寓。我在这边开一家公司,以后就常驻n市了。”“你才大学毕业就直接开公司了?”“哦”,沈晨安还想再问,见路上车开始多了,没再问下去,说:“你先开车,到餐厅再说吧。”不怪沈晨安惊讶,陆祁以前每年来不了n市几次,他要么住酒店要么住在陆昆海家,怎么突然就想起来买房子了?沈晨安这次收到的冲击更大了,买个房子可以不住这边,开公司那就彻底要呆在n市了。陆祁停好车,一进门就知道这家餐厅肯定不错,大厅里的座位全满,门口还有不少等座的客人。...

2019-09-03 07:28:10

全世界都想我学习小说[呱补天]在线试读

见过不要脸的,没见过这么不要脸的。任肖点头。“干什么!”警察叔叔吼道,“还想打架吗?给我蹲下。你来说。”任肖恶人先告状:“警察叔叔,我和我几个兄弟约着去打棒球,路上遇见了他们俩,宁浩远看我不顺眼,直接就上手打人了。”宁浩远怒不可遏,骂道:“你放屁,我们俩个人打你们六个人?还是带着东西的,脑子有病吗!”“对,就是你。”多么理直气壮,多么不知悔改。...

2019-09-03 07:28:10

穿书后被豪门男配盯上了小说[棠叶月]在线试读

想必那些担忧是有点自作多情,更别说到秘书部也不代表能见到楼岳霖。他们身在秘书部,头衔只是助理,还是秘书的助理。关贺笑着想,见不到最好了,最好就是见不到。就算这次是楼总亲自过问实习生的事情,那也是有因有果,决然与他本人没什么关系。关贺第二天去报道的时候,新同事们也印证这个说法。在秘书部关贺度过忙碌的一周。这天派下来两个任务,一个是核对部门报表,一个是去分公司取文件。...

2019-09-03 07:28: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