说好的白手起家呢[重生]小说[西瓜炒肉]在线试读

  • 时间:
  • 来源:阅文林语
点击阅读

“妈的,放开我,老子去揍他!”“放开我!姜华强这个王八蛋!我非得让他跪下叫我爷爷!”陆温礼突然停下脚步,看了他一眼。他伸出另一只手,想要掰开陆温礼,可是他用尽了力气,那只手却仍旧俨然不动,它的主人也只是轻松地站在那里,似乎毫不费力。“……”陆温礼不再说话,他拽着晏原的手臂,缓步拉着公司的会议室走去。对方高大的身躯没有动,轻而易举地接住了他,陆温礼还好整以暇地伸出手,帮他整了整衣领。陆温礼帮他整衣领了!

说好的白手起家呢[重生]小说章节试读

《说好的白手起家呢[重生]》作者:西瓜炒肉【完结】

文案:晏原含着金汤匙出生,身价不菲,自带光环。

可上一辈子的他偏偏坚持净身出户,凭借自己一双手,和暗恋对象打拼出了一片天地。

直到死于一个炮灰设计的车祸那一刻,晏原这才幡然醒悟,恨不得拽着自己的衣领问自己为什么要操白手起家、草根出身的人设。

“晏先生,听说您为了拿下这个项目决定拜访十七家相关公司——”

“你误会了,是收购十七家相关公司。”

“我们流动资金可能不够。”

晏原:“我已经买完了。”

……

陆温礼出生在科研世家,是个五岁就会推微积分的杰克苏型天才。

可他偏偏看上了一个一无所有白手起家、痛恨富二代的男人。

没办法,身为杰克苏型天才的陆温礼只好隐瞒身份,在对方的公司当起了小小的技术总监。

公司遇到危机。

晏原:“我们需要独一无二的技术才能翻盘。”

陆温礼:“我有三十九项未使用的专利,你选一个?”

——我们一起说好的白手起家呢?

内容标签:强强 豪门世家 重生 爽文

搜索关键字:主角:晏原 陆温礼 ┃ 配角: ┃ 其它:

第1章

尖锐的刹车声响起。

好痛——

烈火浓烟,晏原随着车翻了个跟头,粘稠的鲜血同他的眼眸混杂在一起,将眼前本就燃烧着的画面染得更加猩红。

该死的!

想到昨晚酒店走廊里,姜华清离去前那凶狠而别有意味的眼神,晏原心中悔恨难当。

他居然死在了这么一个名不见经传的人手中!

他还没有和与他冷战了几年的父母和好,还没有和陆温礼……说一声“我喜欢你”。

意识在混沌朦胧的灼热和疼痛中沉浮,晏原闭上了眼睛。

……

好痛啊。

原来车玻璃扎进心脏、汽油燃烧带来的灼热是这么难受。

他感觉自己的头有些晕乎乎,却不是鲜血直流的痛楚,而是酒精冲上脑的感觉。他微微阖着眼,不用特意去闻,就可以闻到弥漫在四周的浓稠酒味。

周围的人似乎都在告别,有人走上前,对他说:“晏总,多谢今晚的请客!”

是他创立的远光公司的员工。

晏原脑子里一个激灵,脑子还有些发晕,面前的场景却对应上了记忆里已经发生过的一幕。

直到所有人都一一道别,酒席散场,一行人朝着酒店门口走去,晏原这才用自己喝醉了酒的脑子,浑浑噩噩间,缓缓回忆了起来。

他重生了。

这是……他出车祸前的一个晚上。

晏原恍惚间,众人已经走到了酒店门口。公司的员工们纷纷上前,道:“晏总,陆总监,明天签合同顺利!”

“咱们这次可是和业内龙头合作,以后肯定会越来越好的!”

“那个走过来的是之前和我们竞争这个合同的姜华清吗?”

“……”

晏原记得,当天下午,他们公司和姜华清的公司进行竞争,赢得了与业内龙头合作的机会,他就直接在酒店请客,犒劳员工。

晚上,离开酒店时,他和姜华清错身而过,只看见了姜华清目光中的狠戾和怨毒。

但是他当时醉着酒,又以为姜华清只是因为竞争输给了自己,没当回事,

可是第二日,他却出了车祸,死在去签合同的路上。再次睁眼,却回到了车祸前晚。

车子是突然刹车失灵的。

晏原头昏昏沉沉的,心中却惊涛骇浪,愤恨而庆幸。

都是他自己,非要执着于依靠自己,绝不借用家族一丝一毫,让所有人都把他当成一个无依无靠的普通人,最终居然死在姜华清这么一个没有名头的人手上!

如果不是上天眷顾,他死的何其冤枉!

他再也不管什么狗屁的白手起家了!要想上天入地、翻云覆雨,身世、人脉、金钱、能力,哪个不是他自己的?

以前的自己真是傻子。

他看着面前的员工逐渐离开了,只剩下零星几个人还在等车。他的暗恋对象陆温礼还站在他的身边,如往常一样,一言不发。

酒店门口,姜华清的身影越来越近。

重生前,晏原只是和姜华清对视了一眼,没理他。

重生后,看着姜华清怨毒的眼神,晏原突然冷笑了一声,在车祸的心有余悸、死亡的悔恨和如今的酒精作用下,他说话丝毫不留情面:“哟,这不是能力没有,就会走邪门歪道的姜导吗?怎么,竞争失败,来买醉了?”

眼见姜华清愣了一下,随即嘴角抽了抽,恶狠狠地对他说:“你得意什么?合同没签,还不一定花落谁家。”

晏原瞥了他一眼。

想到这,晏原看到姜华清的脸都想吐。

他如今头晕得很,等明日酒醒了,他一定不会放过这个心思歹毒的人。

姜华清见晏原根本不理会他的狠话,瞪了晏原一眼,语气冲冲地道:“你等着吧,不知道从哪个山沟里来的小杂种,真以为有点成绩就可以和我叫板了?”

晏原头也没回,正打算让他滚,身边还没离去的员工上来拦住他,低声说:“晏总,姜华清似乎有点背景,我们惹不起……”

闻言,晏原耻笑了一声,声音更大了一些:“就他?跪着叫我爷爷,我都不认他这个孙子!”

姜华清瞬间被他气红了脸:“你————”

晏原侧过脸,只看了他一眼,笑了笑,笑容带着一些酒意,肆意张扬。他本来就是个暴脾气,难道还要在自己上辈子的杀身仇人面前好言好语?

姜华清梗着脖子看了他一会,似乎是担心他们这边人多,最终还是没有走上前,大步大步地扭头走了。

晏原知道他在想什么——等着他死呢。

殊不知,他已经不会再犯之前错误了。

待到姜华清的身影消失在了他的视线中,转过头去,看向站在另一边的陆温礼。

男人还穿着白日里工作的西装,带着银框眼镜,在身前昏暗的夜色和身后明亮耀眼的酒店灯光中站着,身姿挺拔,双眸幽深。

陆温礼就那样站在那里,带着一身清冷。

真好看。

晏原下意识笑了出来,脸颊两侧浮现出深深的酒窝。

刚笑了一会,此刻酒意突然上来了:“操!好晕!”

他眼前天旋地转的,脚下没站稳,就要往一边倒去。

陆温礼十分及时地接住了他。

分明喝了一宿的酒,他眼前地覆天翻,接住他的男人却没人敢灌,一杯酒都没喝,此刻仍旧挺直着脊背,神情平静,淡茶色的双眸一片清明。

陆温礼扶着他,没有说话,只是迈开步子要朝停车场走去。

晏原赶紧整个人扒拉上陆温礼,绯红的脸颊靠在对方宽大的肩膀上,醉醺醺地说:“不回去!车……不能开车……”

男人停顿了片刻,继续往停车场走去。

车不能开。

晏原实在晕的厉害,脑子里只剩下这个念头,他步履蹒跚地被陆温礼扶着,继续道:“不回去!不回去……求求你了,不回去……”

陆温礼的脚步在听到“求求你了”这四个字的时候停了下来。

余光中,晏原似乎模模糊糊地瞥到对方镜片后的双眼,眼尾狭长,似乎带着一丝笑意。

不可能的,陆温礼从来不笑。

他被对方扶到了前台,迷迷糊糊地看着陆温礼不疾不徐地同酒店前台人员要了一间房。

即便一手扶着他,陆温礼仍然站得挺直,举手投足间带着一股子清冷贵气。银色的镜框在酒店明亮的灯光下微微泛着光,将他刀削斧凿的冷硬轮廓遮挡了些许,反倒增添了些许斯文。

看得前台的小姑娘都脸红心跳的。

连费用都不问,陆温礼便掏出了自己的卡。

“不行、不行!”他赶紧双手都攀上陆温礼拿着钱包的手臂,拦住了对方付钱的手。

他隐约记得,这家酒店的单人间十分昂贵。

陆温礼当初身无分文地和他一起打拼,连买车的钱都是他给开的奖金,干了几年还不容易有点积蓄,他怎么能让陆温礼给他付钱!

他紧紧握着对方的手臂:“你没钱,我来付!”

说着就往自己口袋里掏。只是他现在醉得太厉害了,站都站不稳,颠来倒去的,摸了半天,连自己裤兜的口袋都摸不到。

一声清冽而富有磁性的声音在他耳边响起:“你也没钱。”陆温礼的声音像是流过石堆的清泉一般,锋利如刀,冰凉如霜,听在他耳中,却清爽舒适。

眼看着陆温礼将卡递给前台工作人员,他自己半天却没找到自己的卡,嘟囔着:“我有钱,我其实很有钱的……”

对方只当他喝醉了。

夜晚的酒店反倒十分热闹,电梯中,人流来来往往的,四面的镜子都显映出晏原和陆温礼的身影,夹杂在许多人的影像中。

即便是在有些变形的镜像里,陆温礼仍旧是人群中最出尘的那一个。

晏原被对方扶着,对方掌心的温度像是温水一般,一点一点让他卸下防备,让他毫无意识地沉浸其中。

他想和陆温礼说车祸的事情、说重生的事情、说姜华清不是好东西,可他又觉得对方肯定不相信,支支吾吾了半晌,一句话没说出来,眨眼间就被陆温礼扔到了单人房的床上。

房门没关,刚把他放下,陆温礼便转身,不疾不徐地朝着门口走去。他的速度很慢,并不像是一个打算离开的人。

晏原喊住了他:“你……去哪啊?”

陆温礼侧过头,侧脸的轮廓完美无瑕。他薄唇微动:“回家。”

“回什么家啊?”晏原在床上翻了个身,他困得很,已经完全不知道自己在说什么了。

尖锐的刹车上,临死前出现在他脑海里的陆温礼的脸,还有死亡来临的那一刻,一个人独自闭上眼的无边黑暗。

他才不想一个人睡觉。

晏原朝站在门口的人喊着:“别走……”

门口的男人没有动,他眼尾微微上扬了一些,神情仍旧没有变化,只是淡茶色的瞳仁中参杂了一些似笑非笑。

半晌没有听到动静,晏原又嘟囔道:“俩男人睡一间房又没什么,磨磨唧唧是不是男人啊?”

闻言,陆温礼眸光一闪,解开西装外套的扣子,抬手关上了房门。

第2章

晏原觉得有些凉。

似乎他自己踢开了被子,空调的凉气窜进他的心窝。他动了动,想找被子给自己盖上,刚一翻身,身体触碰到了躺在一旁的温热,明显是另一个人的身体。

又过了一会。

晏原突然一个激灵,从睡意朦胧间清醒了过来。

嗯?

温度?被子?空调?……还有一个人???

“……操!哪个王八羔子睡在我床上!!!”

他气势汹汹猛地睁开眼睛,下一瞬,那浮现在他死前的面孔再次出现在了他的眼中,晏原咽了咽口水,所有的气焰都瞬间消散了。

方才面露凶狠的他,在看到躺在自己身侧的男人的一瞬间,瞬间变成了个怂货。

是陆温礼。

他的双眼逐渐恢复焦距,在看清陆温礼淡漠表情的那一刻,他漏掉了男人方才似笑非笑的神情,还有那隐藏在镜片下的……

势在必得和占有欲。

只是这一切都在晏原视线汇聚的那一刻,被陆温礼很好地掩藏了起来。

晏原只看到陆温礼躺在他身侧,无言地看着他,他一愣,低头看了看。

他此刻正躺在……酒店的床上?!

他不需要转头,余光中便可以瞥见,陆温礼正穿着酒店的白色浴袍,靠在枕头上,微微侧着身,嘴唇展平,眼尾收敛下所有精心算计,连半靠在床上这样的姿势,都带着一股优雅和淡漠。

深邃的双眼像是幽深的大海一般,看不见底,摸不着边。

“我、我们怎么会……?”晏原实在太懵了。

陆温礼的声音很淡,又带着点清晨刚起的沙哑,像是在说什么平常的事一般:“昨晚,你非要我陪。”

晏原:“……?!”

晏原眼睛睁得更大了一些,呼吸都停滞了一下,就差没有把不可思议写在脸上了。

“我——”晏原深吸了一口气,还没完全从自己没死以及重新醒来就和陆温礼在一张床上的震撼中脱离。

这一切是怎么回事?怎么还和陆温礼躺在了一张床上?

如果不是面前这个人正巧是他暗恋多年的陆温礼,他恐怕早就不顾形象地喊出声了。

陆温礼那双眼睛看着晏原,没有一言一语,只有晏原的倒影。

晏原其实并不知道陆温礼对自己有没有那方面的感情。

他和陆温礼一起打拼了这么久,陆温礼一直都是这样,戴着眼镜,基本不笑,所有的情绪都敛在那双眸子中,淡漠而疏离。

他们一起彻夜工作过,一起辛苦过成功过,他却没有和陆温礼说过一次越过界限的事情。

陆温礼总是直挺挺地坐在电脑前,电脑的蓝光打在他刀削斧凿的脸上,带出天赐一般的轮廓。这人只是认真地看着屏幕,表情波澜不惊,手下的键盘啪嗒啪嗒的。

但是他们怎么会跑到酒店的床上?

晏原刚打算问点什么,脑海中,一切记忆汹涌而来。他恍惚了一下,这才想起来……

昨晚确实是他让陆温礼不要走的。

要命!

晏原看了一眼明显被人换上了浴袍的自己,还有躺在他身侧从容地看着他的、同样穿着一身白色浴袍的陆温礼,突然有些血气上涌,浑身都燥热了起来。

他本来就肤质偏白,这么一红,直接从脖子红到了耳朵,晏原不用看镜子,光是感受到他自己脸颊的热度,就知道他现在肯定红了。

不仅红了,他现在要是随便挺一下身子……恐怕被子就会有一个凸起的地方了。

操!

他憋了憋,终于还是忍不住问出口:“……衣服是我自己换的吗?”

陆温礼正从一旁的小沙发上拿起西装走向卫生间,听到他的问题,这人脚步顿了一下。

晏原抬眼看去,这人向来透露着淡漠与疏离的眸子中闪过一丝戏谑,随即不疾不徐地对他说:“难道还有别人?”

还有你啊。

晏原差点脱口而出。

只不过这个想法只是出来了那么一瞬间就被他压了下去。或许他确实只是喝断片了,自己给自己换了衣服却没有记忆了而已。

陆温礼怎么可能帮他换衣服?

晏原眼珠动了动,随意说点什么转移自己的窘迫:“昨晚谢谢你!”

他看着陆温礼,想从这人的表情中读出点什么。

可是陆温礼只是如往常一般,薄唇展平,深邃的双眼比星辰大海还要浩瀚难懂。

只是照顾了好朋友一夜而已吧。

是他这个本来心思就歪的人,才会对两个男人共处一室产生一些遐思。

陆温礼见他没说话,拿着衣服进了卫生间,晏原也赶紧从床上坐起。

他的身上还有着淡淡的酒味,应该是昨晚换完衣服后就睡得不省人事了。经过一个晚上的休息,酒也醒了,他还有一些宿醉过后的疲倦感,再没有其他的感觉,绝对没有发生他想和陆温礼发生的那档子事。

晏原看了一圈仍然十分整齐的客房,所有的物品似乎都没有使用过,他的衣服放在床头,衬衫整整齐齐地叠放在西装外套上,领带也规规矩矩地躺在黑色的衬衫上。

完全不像是喝醉到不省人事的他折叠好的。

晏原眨了眨眼,总觉得哪里不对。

他盯着应该是自己折叠好的衣物看了一会,门把转动的声音自身后传来,陆温礼已经换好衣服走了出来。

晏原下意识循声转过头去,方才还穿着浴袍让他想入非非的男人此刻已经穿上了浅灰色的西装,领口挺立,衣服上没有一点褶皱,丝毫不像是在外面玩了一宿的样子。

完结穿越重生小说作者西瓜炒肉《说好的白手起家呢[重生]》点评:故事情节具有吸引力生动有趣,全文结构紧凑,完整,文笔也较流畅推荐阅读!

精彩推荐

猜你喜欢

戏精老攻不安分[快穿]小说[斫染]在线试读

向寒急着离开,很快借道谢缓解尴尬,接着又询问诊费。说着他还递出一张名片,眨眨眼道:“我也是开宠物医院的,洗澡、护理、做造型都行,对了,我给宠物修毛的技术还不错。”泽维尔忽然有些不安,用爪子戳戳向寒,提醒他赶紧回神,同时在心中暗想:主角受是不是在勾搭小寒?看来跟着穿过来果然是对的。虽说无缘故的,温宁并不会把他怎么样,但在知道后续剧情的情况下,是人心里都会有些不适应。“不用,这可不是我的诊所,顺便而已。”温宁连连摆手,见向寒执意要给,又开玩笑道:“丁先生若是实在过意不去,日后可以多照顾我的生意。”温宁指了指嘴...

2019-09-03 07:28:10

七年之痒后,我重生踹飞了渣攻小说[青灯如昼]在线试读

38:12全场几乎都在呐喊。两人眼神穿过人群,在金色的阳光中相遇了。暖暖的柔风依旧轻轻的牵起略带栗色的发梢,关风月觉得有些痒,将头发撩至耳后,想着对方给的那个沙包,于是礼貌性的挥手朝他露出了一个浅浅的微笑。方新阙随手将线条流畅结实健硕的手臂举过头顶,踮脚站在三分线外,轻松又洒脱的将篮球精准投入框中。方新阙所在队伍获得压倒性的胜利,关风月眯起了眼睛,盯着方新阙的动作,手指忍不住轻柔的摩挲着扶手。作者有话要说:我可能是个猪吧,存稿箱时间设置错了,这章都没修就被发出来了。“男人,你竟然敢拒绝我。”...

2019-09-03 07:28:10

恶毒男配拒绝洗白[穿书]小说[燃香抚琴]在线试读

“小王爷,这些侍卫每一个都是绝顶高手,和咱们府内的有的一比。”全淼看着那些人脚下的砖块,都有些灰尘飞扬,小声的对赵时煦道。还未到大厅,他便听见他父王跟人的客套之声,他加快脚下的步伐,却在走到大厅门口时忽然就住了脚,然后盯着那和他父王并排坐在上位的男子,一脸的无语。“时煦,过来见过楚公子。”赵王朝赵时煦招了下手。看到这样的阵势,赵时煦很是纳闷儿,什么样的人才能带这样一支队伍,该不会是个生的五大三粗,壮如山的男人吧。赵时煦抬了抬眉,不知道为什么,心里有种说不清道不明的感觉。赵王面上看不出喜怒,只重复道:“快过...

2019-09-03 07:28:10

穿越之我被王爷拐回府小说[老嘢]在线试读

“没有什么,我就是无聊得很,出去透透气。”余风莫名其妙。“我都这么大一个人了,会看好自己的。”余风用力掰开陈小紧扣住自己的手。余风不明所以,“不是,我就出去转转,不会惹麻烦的,你们堵我干嘛啊。”陈小阻拦着,说:“不是,你没事出去干嘛啊。”“别啊,出去不好。”陈小左右为难,“外面坏人多,万一出什么事情了怎么办。”余风无奈,只得作罢,转身就往书房的方向闯。老天!...

2019-09-03 07:28:10

太子殿下组队中[PUBG]小说[阿爸家的丸子]在线试读

两个大男生住一间宿舍有什么奇怪的。“而且我们都是一个队的,你要配合我打双排或四排,大家住一起也是为了培养默契,这是很正常的分配。”等规规矩矩躺好了,这才想起来问今天一些一直听到的陌生词汇,诸如青训营、一队,双排、四排、游戏ID之类的,有些能从字面意思理解一二,有些就特别陌生了,很显然是只属于这个新世界的。“不不不,我睡这边。”蓝沉被逗得差点卡壳,三步并作两步上了床,连谦称都忘了用,又手忙脚乱拉好了被子,这才想起来解释,“臣的意思是说,担心殿下会不方便。”高弋大致知道他的顾虑,却也有自己的理由,“青训营那边...

2019-09-03 07:28:10

全面晋升小说[焦糖冬瓜]在线试读

“我现在也有点期待了。”袁浅笑着说。黄世宏一拍手,音乐响起,第一组服装秀开始。袁浅只抬头看了一眼,就把面前的矿泉水打翻了!而且要真能hold住这些“奇装异服”,肯定能给观众留下深刻印象。“那我们就省略主持人环节,直接开始T台秀!”大红色羽毛交织成的长裙,每个从袁浅面前走过的选手都尽量让自己看起来自信,这种自信让她们……就像一只有一只洋洋得意的火鸡。杀鸡,拔毛,炖汤哟喂!...

2019-09-03 07:28:10

重生后和渣攻的白月光HE了小说[虞弥生]在线试读

有趣。说实话许纯现在也有些忐忑,王导可是出了名的严苛,虽然他在宋野这个角色上花了不少功夫,但心里还是没有底。听到这话许纯的心渐渐下沉,上一世便是这样,让他回去的等通知,结果等到了被pass的结果。方才他的气场完全被许纯压住了,一举一动都由许纯掌控。他回过神来,视线追随着许纯的一举一动,自记事以来,还是第一次遇见能让自己处于下风的人,这让他也多少也收起了些许玩乐的心思。“下午你还要去一趟剧组,今天有你的戏份。“苏丽很好的掩饰了自己的内心想法,用公事公办的语气通知着他。上一世苏丽作为他的经纪人,前期确实是尽心...

2019-09-03 07:28:10

无限离婚循环小说[软炸团子]在线试读

“变身!”小姑娘做了个很威武的动作,这才朝他摆摆手,跟着妈妈离开。“离开!”紧接着,又跳出一行——祝时祺只好苦笑。与此同时,那场跟不知名黑客的交锋已经落幕,祝时祺无奈地看着自己的数据被入侵,终端跳出两个字——祝时祺耸耸肩,两个小时吗?好吧,两个小时后,决一雌雄!...

2019-09-03 07:28:10

嫁给前任他叔[穿书]小说[简容]在线试读

秦易阳被秦延东这不软不硬的话说的脸色一僵,忍不住就看向了白清。像秦易阳这种有颗圣父心的暖男,要是不及时撇清关系,白清怕就算自己不作不闹,但以后遇到主角受还是会躺枪。大家都没觉得白清有什么不对劲,相反相反还都觉得有点尴尬。他似笑非笑的看着秦易阳,“我和清清是夫妻,我怎么样他自然会清楚,就算是发脾气也不过是夫妻间的情趣而已。”白清不理会秦易阳的视线,只对着秦延东的方向笑了一下,然后说道,“对,我和阿东的事情就不牢侄子操心了。”这种关系搁谁那里都尴尬,估计避嫌都来不及,谁知道秦易阳现在还要上赶着搭话。他虽然好像...

2019-09-03 07:28:10

穿越小能手和他的奇葩雇主们小说[好大一卷卫生纸]在线试读

“我说你对自己下手可真狠,差点就救不回来了。”喂他喝完水,又扶他躺下,给他掖过被角,“有什么话等伤好了再说,躺好别乱动,我去端药,马上回来。“第4章 千机烛光勾勒出清俊的剪影,持着一卷泛黄的书册,眼里似有淡淡的笑意,见到来人,从容起身微微颔首:“见过殿下。”“你醒了,先别说话,喝口水。”那人说罢轻轻扶起他,小心避过他胸前的伤口。燕泗想问的话又咽了回去,罢了,死都死过一次了,身在何处真有那么重要么。看着那人背影,莫名觉得安心。“殿下可愿对弈一局?“沐雨置棋奉茶,退在一边。...

2019-09-03 07:28: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