嫁给暴君的男人[穿书]小说[乔陛]在线试读

  • 时间:
  • 来源:阅文林语
点击阅读

别别扭扭用了会儿餐,方天灼的手突然开始在他身上滑动,嘴唇也开始频繁的触碰他的脖子,何筝扭了扭头,忽然想到:“陛下,我想去文渊阁看书,多学习知识……我爸……爹的确没怎么教育好我,我想以后在您身边,做一个懂事儿的,讨您喜欢的人。”如何?何筝点头,乖乖道:“我饱了。”饱暖思淫·欲,这方天灼大抵是吃饱了撑得,何筝被迫‘午睡’,再次醒来的时候天都擦黑了。他没留意到自己又忘了尊称,方天灼轻笑一声,也没有计较。他眼神真诚,腰肢僵硬,方天灼弯着唇吻他,轻笑道:“筝儿吃的如何?”第二天方天灼按时上朝,何筝便迫不及待的跑去了

嫁给暴君的男人[穿书]小说章节试读

《嫁给暴君的男人[穿书]》作者:乔陛【完结+番外】

文案:

何筝穿成了暴君的炮灰男宠。

仗着美貌与可生子体质,自以为与暴君日久生情使劲作死,最终被暴君亲手解决,死无全尸的那种。

最可怕的是,他正好穿到了被献给暴君的那天晚上,叫天不应,叫地不灵等着暴君的到来——

何筝:救、命!!

很久之后,暴君立后从良,修身养性,一个更让人皮紧的消息却迅速蔓延:

“你猜,这宫里谁最可怕?”

“是何皇后。你若多看他一眼,陛下就会亲手挖出你的眼睛。”

偏执阴狠占有欲爆棚暴君攻X乖巧通透小机灵鬼儿宠臣受

一句话简介:虽然害怕,但还是要作死。

*非典型宫廷甜文,狗血生子还闹心,攻宠受先动心,感情为主剧情为辅。

*不要用现代人的三观来要求攻,也不要用古人的三观来要求受。

*考究党注意,本文各种设定怎么顺手怎么来,请勿代入历史任何朝代。

*全订看不到正文的大大可以尝试app清缓存、转换wap或网页阅读,非高V记得走app订阅,可以便宜哒~

内容标签: 生子 宫廷侯爵 甜文 穿书

搜索关键字:主角:何筝、方天灼 ┃ 配角:专栏求收藏感激不尽qwq ┃ 其它:

第1章

宫城森严,刚下完雨的地面尚且带着潮湿的水渍,被十几双黑靴轻巧的踩过。

软轿上的薄纱隐隐扬起一角,露出一只洁白的、让人遐想的手。

何筝被颠簸醒的时候还有些混沌。他记得熬夜看了一本书,在跟他名字一样的炮灰挂掉之后就一下子觉得自己大脑发重,呼吸困难,意识到不妙抓起手机想坐起来拨打120的时候,陡然一阵心悸,手机因为抓不稳而落在地面。

他捂着胸口撑着昏沉的大脑去拿手机,却一下子栽倒在了地上。

意识消失的那一刻,他想的是:原来熬夜真的会猝死。

但现在……是怎么回事?

整齐的脚步声踩在地上,隐约能听到细细的踏水声。

难道是朋友凑巧来家里帮他报了120?

这个想法很快被打消。

作为一个死宅的职业游戏主播,何筝身边的几个朋友都是经常一起打游戏才好的,平时根本不会有任何走动。最重要的是,如果这会儿他躺在担架上,至少要能听到救护车独特的鸣笛声。

更不可能已经到医院,他只闻到了雨后凛冽而湿润的气息,显然这里目前还是室外。

正茫然想着,何筝恍然发现自己好像动不了,浑身无力,张嘴说话都很难,他努力睁开眼睛,映入眼帘的是飘飞的纱帐,但并不是很透,至少何筝只能从缝隙里面才能看到外面。

轿子忽然停下了,何筝都没来得及看清楚外面是什么景色,就听到有男人的说话声:“南门主管。”

“武总兵,这是……”

“为替陛下分忧,何相国特别送来大礼,此事已向陛下禀明,烦请南门主管通报一声。”

被叫南门主管的男人轻笑了一声,带着太监特有的阴柔低声道:“陛下这儿可不是什么礼都收的。”

前头那个声音带着点儿谄媚和恭敬:“有劳南门主管过目。”

陛下?礼物?何筝觉得这对话有点儿熟悉。

脚步声接近,何筝条件反射的闭上眼睛,纱帐被撩起,一股冷风吹来,何筝感觉有一道冷酷的目光刀子一样刮过自己的脸,纱帐放下,那南门主管笑吟吟道:“相国真是有心了,若真能解了皇室繁衍之忧,到时陛下赏赐,相国可莫要忘了咱家。”

“下官一定把话带到。”

轿子又颠簸了起来。

何筝思考十几秒,头皮却忽然炸开了。

他猝死之前看的一本书,里头恰恰就有这一幕。

书里有个暴君叫方天灼,这货幼年亲眼目睹母妃被皇后勒死,后来又被养在皇后名下日日遭受虐待,从身到心都极度变态,极其厌恶女人,凡是想爬他床的后妃都被他掐断了脖子,大臣们操心皇室开枝散叶的大事,整日在大殿上议论纷纷,凡是戳到方天灼痛处的,全部都被杀掉。

作者对方天灼的评价是:暴君无情,他完全不在乎这个国家会不会灭亡,只想享受玩弄权利的快感。

所以甭管你是谁,只要惹怒他,管你背后什么势力,杀就是杀,敢求情就一起去死。

本来这种人日后肯定会被推翻砍头的,但作者却给这样一个家伙加了一个无敌BUFF,还特么武功天下第一,一百个人来砍他他弹一百下手指对方就得全灭。

简直就是国产灭霸。强者独尊。

就是这样一个强势专横的家伙,他在忍无可忍之后,在大殿上说了一句话:“既然众卿家有意见,那么就为朕寻一个能够孕育的男子,朕定不吝雨露。”

“若再想方设法给朕送女人。”他警告:“朕就抄了他全家。”

大臣们自闭了。

但也有少数人开始想起了歪点子。

于是这里面推动剧情和感情双线发展的绝色炮灰,便出现了。

他,就是何相国的庶子,何筝。

意识到自己极有可能就是何相国送给暴君的“大礼”,何筝也要自闭了。

他怀疑自己是穿了,但目前还有些不敢确定,想掐自己一下,身体又软的动不了。

这事儿也太匪夷所思了,他不过就是猝死之前看了本儿破书,然后被气到胸闷气短脑出血而已,怎么就穿了?梦也有点儿太真了。

懵逼的时候,轿子又一次稳稳停下,“咱家来。”

这位南门主管开口,何筝便立刻感觉自己被人抱了起来,他想睁眼睛又不敢睁,整颗心都跳的非常快。

这是梦吧,一定是梦吧?妈的这死太监居然能一下子把一个大男人抱起来——

不对,原著里面的何筝可不是糙老爷们儿,他容颜绝世,身材纤弱,随随便便一个成年男人都能轻而易举的把他抱起来。

何筝软软的躺在床上,床帏被拉上,南门主管似乎是出去送人了。

何筝立刻睁开了眼睛,大喘气儿。

昨天才看的书,就算记错细节,情节也肯定不会错。如果此情此景真的是他穿成了书里的何筝,那么按照书里的设定和剧情来讲,今天就是暴君要对他贡献雨露的日子,也就是说,暴君很快就会过来,对他这样那样。

连续几次之后,他很快就会怀孕。

然后他会嫉妒暴君和原书主角受的感情,当发现自己在暴君心中毫无地位的时候,他开始有了野心,并准备联合自己的老情人兼亲弟弟谋反,然后在九个多月后死去。

原著怎么写的来着?

总结是:方天灼剖开了他的腹部,手伸进去,生生把已经足月的孩子拽了出来,其中因为何筝挣扎的太强烈,还砍掉了他的双腿以及踩断了两只手臂。

到最后,何筝都不乞求能活着了,想看一眼孩子都没给。

……

何筝打了个寒噤。

腹部一阵抽搐的疼。

不,他不想死!

管他真的还是做梦,他一定要逃。

何筝浑身蓦然涌出了一股力气,他猛地翻身一滚,咚的一下子从床上滚到了地上。

“嘶。”疼的微微一抽,这破床下头居然还带着台阶儿,可硌死他了。

何筝知道自己这会儿是被下了药,何锦华原本也是为了防止他逃跑。说起来这个炮灰的设定也真的是一言难尽,他是一个绝色花魁跟何相国生的孩子,何锦华出生的那一年,生病的花魁带着他找上了门,跪着请求何夫人收下了他。

刚得嫡子的何夫人如鲠在喉,对他从未有过好脸色,何相国也觉得他辱没了门楣,但是何锦华却非常喜欢他,因为他长得漂亮。

两人年纪渐长,缺爱的何筝便渐渐对何锦华有了不可言说的感情,何锦华是个城府极深的男人,一边贪慕他的美色与他不清不楚,一边又告诉他两个人有血缘关系,这样是不对的。

但事实上,他一直都知道方天灼不爱女人,想着哪天用何筝来讨好方天灼。

何锦华与何相国自打方天灼登上皇位之后,便开始密谋造反,但却一直没有准备充分,他们也不敢跟方天灼直接叫板,毕竟方天灼好像没什么弱点,又武功盖世,说要取他们性命实在太容易。

这次生子药的成功,让何锦华看到了一丝希望。何筝自然是不肯的,他虽然傻,但无论如何也不愿意被自己心爱的弟弟推过去给别的男人生孩子,也因此而看清了何锦华的真面目,绝望之中遇到了在床榻上对他呵护有致的方天灼,何筝自幼单纯,跟何锦华好的时候也从未做过这样亲密的事情,就这样跟方天灼一炮生情,以为自己能成为一个霸主的心尖宝。

理所当然的,他又失望了。

失望的何筝开始放浪,何锦华从未放弃过谋反,一而再再而三的找他,何筝便答应了跟他一起谋反,又难忍孕期寂寞跟他不清不楚,谁能想到,方天灼居然什么都知道,只是在隐忍不发,直到孩子成熟,他亲手过来把何筝剖了。

何筝努力的朝一边儿的柱子爬过去。

他记得这破药的药效好像是四个时辰,他只要能躲过今晚被方天灼那什么的命运,相信后面的日子一定会好过很多,至少不用担心自己会挺着大肚子生孩子了。

不生孩子那他对方天灼就是没用的!

到时候他就远走高飞,就算跑不出去,在宫内冷宫慢慢老死也远比被剖腹取子下场要幸福的多!

这里不得不表扬一下方天灼,何筝费劲了老半天,眼看着就要藏起来了,他居然都没有进来。

好啊,不被下半身操控的男人就是好男人。

何筝十分感动的躲到了一边儿的屏风后面,无力的趴在冰冷的地上喘息。

何锦华这个畜生。

他一边暗骂一边歇息,身上依然没什么力气,这会儿跑也不可能跑出去,何筝预备等自己恢复力气之后再见机行事。

左右已经这样了,不管是不是在做梦,他都要对目前的情况做出反应。

“都退下。”一声低沉悦耳的男声突然传来,何筝做主播的时候向来霸气自称何大筝,但粉丝都说他是温柔可爱小奶音,这会儿听到这种声音不由嫉妒。总攻声音什么的不知道他这辈子还行不行。

想完,他的心又蓦然提起来。

这货好像是方天灼!

他来了!

他的心又落下去半点儿,还好还好藏好了。

可方天灼要是在床上找不到他怎么办?

他,他要是知道自己是躲起来了,找到后会不会一怒之下拍碎自己的天灵盖?

何筝的心一松一提,屏住呼吸。

“嗯?”方天灼掀开了床帏,未曾在里面见到相国的“大礼”,眉梢顿时挑了挑。

何筝小心翼翼的呼气,再吸气。

方天灼耳朵微微动了动,转过了头。

屏风后面,一块淡青色的衣摆露出一截,被他一眼看到。

作者有话要说:——“看不到我看不到我看不到我你看不到我……”

——“嗯,朕看不到你。”

新文三更!不要被文里原著吓到~用生命保证是真的甜宠文!

第一次写固氮,真的毫无信心,希望……有人看!能疯狂鞭策我就更好了……qwq

第2章

地面冰凉,何筝却渐渐从瘫软的仿佛打了肌肉松弛剂一样的状态之中恢复过来。

方天灼一点儿动静都没有,他也不敢随便探头去看,毕竟这里可是封建主义时代,一个不小心就要横尸街头的。

一直保持一个姿势太难受,何筝手臂都被压的发麻,他吃力的撑起开始有力气的身子,小心翼翼的翻了个身。

一双狭长漆黑的凤眼,一身黑金龙袍,从紫金冠上顺着耳朵下来的金绳在胸前垂着。

俊美而年轻的男人站在他的身后,居高临下的望着他,神情看不出喜怒。

方、天、灼!

何筝半撑着身子躺在地上,瞳孔收缩,心跳加快。

脑子里闪过清宫剧里的场景,想立刻跪下喊一声皇上吉祥,但坐起来的时候却又支撑不住歪倒在一旁。

他呼吸急促,浑身都透着惊惶和无措。

他这算什么?殿前失仪?君前失礼?

方天灼凝眉,转而又舒展,他在何筝面前蹲了下来,道:“何相国倒是个敞快人。”

何筝没吭声。

他自幼在社会主义的国家长大,一时还无法适应这样的情景,觉得说什么都别扭。

最重要的是他紧张的说不出话,方天灼这个男人太可怖,喜怒无常,翻脸无情,他可以面不改色的捏碎一个女人的喉骨,也可以认认真真的把何筝活活剖开,仿佛他们不是人,而是一只鸡一只鸭或者一只讨厌的青蛙。

他听的出来方天灼的声音带着嘲讽,说到底,何筝虽然是□□生的,可也是何相国的亲子,他竟然不惜改变自己亲生儿子的生理构造送来给另一个男人生孩子,心也不是一般的狠。

何筝垂着纤细的脖颈,长睫抖如蝴蝶震翅,他唇色殷红,皮肤雪白,发如乌墨,五官端正的让人过目难忘。

原著说:他完美的遗传了母亲的美貌,甚至比那举世无双的花魁还要艳上几分。

一只骨节修长的手伸了过来,方天灼捏住他的下巴,何筝被迫跟他对视,听他问:“怕朕?”

“没……”

何筝忽然想到一件事。方天灼第一次在寝宫见何筝的时候其实对他印象还不错,美貌当然为他加了不少分,方天灼也调查过他,知道他自幼被何夫人虐待,对于两人大同小异的身世也颇有同感。

何筝渐渐不抖了。

换句话说,目前的剧情还没有发展到他结局必死的地步,如果他避开原著何筝做的那些事,或许可以留下一条命。

何筝打起了精神,身子又突然软了一下,一只有力的手臂托住了他的腰,轻轻一勾,何筝栽倒在他的怀里。

男人垂眸看他,何筝条件反射的道歉爬起:“我,我有点儿不舒服。”

方天灼双手一紧,何筝身体顿时悬空被他抱起,他低头看他,道:“朕宣太医来诊。”

难怪原著炮灰会跟他一炮生情,方天灼恶名在外,但对第一次见面的何筝却相当不错,他又是个天下难寻的俊,床上若能稍微温柔一点儿,大抵就会给人产生自己非常重要的错觉。

忽略自己未来凄惨的结局,本就喜欢男人的何筝也忍不住有点儿心动。

他脸颊微烫:“不,不用了。”

“当真不用?”

何筝点头。

床很大,何筝至少能在上面滚五圈,方天灼把他放在床上,手掌托起他的脸蛋,“告诉朕你的名字。”

“绝……”何筝差点儿咬到自己的舌头,及时把‘绝地总攻何大筝’咽下去,软声道:“何筝。”

方天灼眯眼,何筝立刻道:“我妈姓绝,叫绝情。”

方天灼皱起眉,何筝没意识到自己说了“妈”,看他皱眉就忍不住在脑子里为自己构建死法,手指不安的抠着床单,他呐呐道:“我以前,叫,叫绝筝……后来,进了相府,才改了姓氏。”

他娘外号的确是绝情娘子,因为她容颜绝色,普通人想睡根本睡不起,她也相当看不上眼。

方天灼缓缓笑了,他手指摩擦着何筝嫩嫩的脸,低声道:“有趣,那朕便唤你筝儿可好?”

何筝眼珠转了转,脑子里突然想到一起打游戏的东北老哥们儿喊他时候杀猪一般的“筝儿救命啊啊啊!筝儿啊!”的声音,他凝重的点了点头,又立刻垂下眼睫绷起嘴角防止笑场。

方天灼道:“相国将筝儿送给朕,是为解朕之繁衍重任,筝儿可知?”

这话也是在试探。

若不知,被毫无所觉的送给方天灼,倒显得好像委屈他了,若知道,他又知道多少?是不是何相国派来监视方天灼的?

原著里方天灼并未跟何筝说过这些话,他本不需要多问,送来了享用便是。

完结+番外穿越重生小说作者乔陛《嫁给暴君的男人[穿书]》点评:作者文笔流畅,让读者能够恨畅快的阅读,小说情节安排合理,能够引起读者的阅读兴趣。

精彩推荐

猜你喜欢

嫁给暴君的男人[穿书]小说[乔陛]在线试读

别别扭扭用了会儿餐,方天灼的手突然开始在他身上滑动,嘴唇也开始频繁的触碰他的脖子,何筝扭了扭头,忽然想到:“陛下,我想去文渊阁看书,多学习知识……我爸……爹的确没怎么教育好我,我想以后在您身边,做一个懂事儿的,讨您喜欢的人。”如何?何筝点头,乖乖道:“我饱了。”饱暖思淫·欲,这方天灼大抵是吃饱了撑得,何筝被迫‘午睡’,再次醒来的时候天都擦黑了。他没留意到自己又忘了尊称,方天灼轻笑一声,也没有计较。他眼神真诚,腰肢僵硬,方天灼弯着唇吻他,轻笑道:“筝儿吃的如何?”第二天方天灼按时上朝,何筝便迫不及待的跑去了...

2019-09-03 07:28:04

撩完总裁后我带球跑了[穿书]小说[七箩]在线试读

“小帅哥,别走啊。”那个男人起身想要追,被司桉拦住了。酒吧门口,霍白衍靠在一辆黑色的兰博基尼超跑上向他招手。小奶猫再凶,依旧还是软绵绵的,没有丝毫威胁性。“拜。”黎言拍了下他的肩膀,祝他玩的愉快。黎言的身影很快消失在了酒吧的灯红酒绿中。“不用。”黎言拒绝得干脆,“我自己可以打车。”“嗯?”霍白衍挑眉,“为什么?”...

2019-09-03 07:28:04

他超凶超可爱[快穿]小说[吃鸡]在线试读

今天的咪咪也依旧没有施舍给顾钊一个眼神。顾钊一连打了好几个喷嚏,脸色铁青。将猫放下来,陈嘉禾眉目平和道:“二少随便找个地方坐一坐,我先去收拾一下。”人看着温温和和,不争不闹,猫却凶得很。陈嘉禾家住在二楼,打开屋门,铺天盖地的灰尘迎面扑来。顾钊站在门口,脸色不好看道:“谁是你远房亲戚了,我今天来不是找你的,陈嘉禾,你少自作多情。”陈嘉禾没有什么太大反应,没再搭理顾钊,陈嘉禾进屋该扫地扫地,该收拾收拾。...

2019-09-03 07:28:04

苏断他的腰小说[凭胸]在线试读

在没有官兵的带领下,少年一步步准确无误地走到了李家家眷堆里。官兵同情地看着那单薄的背影,说:“啧,又疯了一个。”恋爱智脑正在科普:“据查到的资料,抄家即是没收财产,远古时代确实有这一惩罚。并且有连坐一说,所以身为罪犯的子女,也被视为罪犯一并入狱。”格格不入的少年,单薄的白衣映衬出暖光,让人不由得定定地看着他走出来。被抄了家入牢狱还这么合作的人……即使有点不爽。这惊心动魄的一晚,从官兵进来后,秦香玉便一直在张望着自己儿子的身影,这会子看见了,忍不住便向他飞身扑去。...

2019-09-03 07:28:04

全职兽魂师小说[萝卜精]在线试读

听到弟弟的怒吼,这个兽人也怒了,这人类果然卑鄙,必须要活撕了他。“哥,我怎么看不见了?”随后只听那个小的兽人怒吼了一声:“有毒!”“吼……”但很快他的眼前漆黑一片。封锦鸿拼着最后一口力气。把儿子给抱出来往外跑。就在他下一秒就跑出屋子的时候。轰然那大的兽人倒下已经死了,那小兽人虽然失明但仿佛意识到了什么。吼叫了一声,随后准确的扑了过来!“喵。”...

2019-09-03 07:28:04

穿越后我靠手艺吃饭小说[枯绿萝]在线试读

从韩家院子前经过时,董传林特意又瞧了一眼,果不其然,韩松在家。见韩松还能悠闲认真在家看书,董传林突发奇想,可以让他去面摊帮忙呐!董传林的想法并非随口胡诌。忽地,他想起前几日看见韩松在种菜,眼神不自觉地往韩家的菜地里瞥,宽阔的菜地空无一人。他坐在院子里的石凳上,手拿着一本破旧的书在看,高大健硕的身躯和英挺黝黑的脸庞本与看书写字不搭,可韩松举止洒脱的随性样,到与运筹帷幄的大将军有些相似。韩伯是在黛山深处打猎时与野兽搏斗去世的,当时韩松也在场,他运气好捡回一条命。打猎可以,但不能进深山,只能到半山腰等安全的位置...

2019-09-03 07:28:04

穿到狗血文里是什么体验小说[EveZ]在线试读

陆祁没受到他的影响,一边开车一边回答道:“买了,不过还没装修完,昨天去的是先前长租的公寓。我在这边开一家公司,以后就常驻n市了。”“你才大学毕业就直接开公司了?”“哦”,沈晨安还想再问,见路上车开始多了,没再问下去,说:“你先开车,到餐厅再说吧。”不怪沈晨安惊讶,陆祁以前每年来不了n市几次,他要么住酒店要么住在陆昆海家,怎么突然就想起来买房子了?沈晨安这次收到的冲击更大了,买个房子可以不住这边,开公司那就彻底要呆在n市了。陆祁停好车,一进门就知道这家餐厅肯定不错,大厅里的座位全满,门口还有不少等座的客人。...

2019-09-03 07:28:04

全世界都想我学习小说[呱补天]在线试读

见过不要脸的,没见过这么不要脸的。任肖点头。“干什么!”警察叔叔吼道,“还想打架吗?给我蹲下。你来说。”任肖恶人先告状:“警察叔叔,我和我几个兄弟约着去打棒球,路上遇见了他们俩,宁浩远看我不顺眼,直接就上手打人了。”宁浩远怒不可遏,骂道:“你放屁,我们俩个人打你们六个人?还是带着东西的,脑子有病吗!”“对,就是你。”多么理直气壮,多么不知悔改。...

2019-09-03 07:28:04

穿书后被豪门男配盯上了小说[棠叶月]在线试读

想必那些担忧是有点自作多情,更别说到秘书部也不代表能见到楼岳霖。他们身在秘书部,头衔只是助理,还是秘书的助理。关贺笑着想,见不到最好了,最好就是见不到。就算这次是楼总亲自过问实习生的事情,那也是有因有果,决然与他本人没什么关系。关贺第二天去报道的时候,新同事们也印证这个说法。在秘书部关贺度过忙碌的一周。这天派下来两个任务,一个是核对部门报表,一个是去分公司取文件。...

2019-09-03 07:28:04

穿书后我成了锦鲤影帝小说[鱼之水]在线试读

但现在池重乔二十岁的肉体里装着在娱乐圈里摸爬滚打了十来年的池亦,实在没法对一个还没入社会的男孩子怕起来。池重乔是童星出身,在圈子里混了十多年,见过的风浪太多,一小破孩儿还吓不到他。池重乔回忆着小说开头的那段介绍,陆父陆母偏疼长子陆卓,对陆遇舟这个打小跟老爷子亲近的儿子塑料亲情。至于陆卓……可能天赋异禀,从小就嘴甜会来事儿,爱跟陆遇舟争高低,只可惜本人不大争气,总是比陆遇舟矮一头。陆卓和池重乔同龄,比陆遇舟大三岁,他和池重乔算是初中同学,后来升高中的时候成绩差了一点,去了一所高中。在初中的时候,池重乔就挨过...

2019-09-03 07:28:0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