撩完总裁后我带球跑了[穿书]小说[七箩]在线试读

  • 时间:
  • 来源:阅文林语
点击阅读

“小帅哥,别走啊。”那个男人起身想要追,被司桉拦住了。酒吧门口,霍白衍靠在一辆黑色的兰博基尼超跑上向他招手。小奶猫再凶,依旧还是软绵绵的,没有丝毫威胁性。“拜。”黎言拍了下他的肩膀,祝他玩的愉快。黎言的身影很快消失在了酒吧的灯红酒绿中。“不用。”黎言拒绝得干脆,“我自己可以打车。”“嗯?”霍白衍挑眉,“为什么?”

撩完总裁后我带球跑了[穿书]小说章节试读

《撩完总裁后我带球跑了[穿书]》作者:七箩【完结+番外】

文案:黎言看了本书,书里与自己同名同姓的恶毒炮灰以阴险的手段怀孕,后又以肚里的孩子做威胁,进了霸总家的门,一度作威作福,后来却落了个一尸两命的凄惨下场。

一觉醒来,黎言穿书了。他睁眼的时候,正躺在床上……

霸总推门而入,情势紧急,箭在弦上,不得不发……

翌日清晨,黎言一瘸一拐偷偷跑路。

一个月后,他突然发现自己怀孕了……

怎么办?他是生,还是不生?

据说霍白衍手段狠厉,性格阴晴不定,谁落到他手上都活不过明天。

黎言怕得要命,打包行李连夜逃命,可连飞机场都没到,就被霍白衍亲自抓了回去。

从那之后,圈里就有了一个传言,阴狠毒辣的霍总圈养了一个宠物。众人都在预测,那个宠物能不能活过一个月。

而在霍家别墅里,小宠物黎言握着筷子戳自己隆起的肚皮,凶巴巴地威胁,“你放我走,不然我就撑死你的崽!”

霍总将人揽到怀里,克制地亲吻,“你想走可以,把我一起带上。”

后来,霍总的小宠物不仅活过了一个月,还被霍总用盛大的婚礼娶进了门。

PS :【无脑狗血甜文,无虐,从头甜到尾,文笔死逻辑,文中全部设定都是私设,切入代入现实!!!】

【受是傲娇小可爱,不喜勿进】

内容标签: 生子 豪门世家 甜文 穿书

搜索关键字:主角:黎言,霍白衍 ┃ 配角:完结文《怀了豪门影帝的崽》 ┃ 其它:

第1章

淅淅沥沥的雨点泼洒在玻璃窗表面,滑出一条又一条湿漉漉的痕迹。

房间内的大床上,隆起的弧度里时而传出几声类似动物的呜咽。

睡梦中,黎言感觉自己浑身燥热,汗水从额头渗透出来,沾湿了他的鬓角。

他不安地把唇瓣咬得发白,缓缓睁开眼睛。

眼前一片黑暗。

黎言下意识想翻身,却发现自己全身软绵绵的,提不起一丝力气。更糟糕的是,他的双手被反剪到身后紧绑着,双脚也被并拢束缚着。

用力咬着后槽牙,黎言试探着往床边拱了拱,体内燥热不断。

不对劲,很不对劲,这种感觉是……

遭了,被下药了。

屋子里黑漆漆的,只余床上小声的低哼。

吱呀……

房门被推开,一个人影走了进来。

床上挣扎着的黎言怔住,灯已经被打开。

白色的灯光从天花板倾泻而下,瞬间驱散屋内所有的和好,照亮每一个角落。尤其是床上那个蜷缩着身体,眼角湿润泛红的少年,清晰地落入霍白衍的眼中。

霍白衍走过去,俯身扳起他的下巴,质问道:“你是谁?”

嘴巴里塞着东西,黎言一个字都说不出来,只能发出小声的呜咽。

体内的不舒服的感觉太过猛烈,他脸颊红润,鼻尖渗透出细汗,眼睛里泛着漉漉水光,像一只可怜的小猫咪,委屈地望向来往的行人,希望有人能够将他捡回家。

而现在,这只可怜的小猫咪不在大街上,而是在霍白衍的面前。

下巴被捏得生疼,黎言不舒服地挣扎了一下,豆大的泪水控制不住的从眼角滚落,掉在霍白衍的掌心里。

感觉到自己哭了的瞬间,黎言猛地愣住,极度的羞耻汹涌而来,他挣扎的愈发厉害了。

浑身软绵无力,他摆动着身体,试图远离站在床边的男人,殊不知所有的动作落在男人眼中,都像是在勾人。

今晚霍白衍心情不是很好,喝了不少酒,脑袋晕晕沉沉,意识也不是很清醒。

床上躺着一个哭泣的清秀少年,湿漉漉的眼睛令人很想狠狠蹂/躏他一番。让这双漂亮的眼睛,落出眼泪。

黎言鼻尖红红,眼尾红红,眼神里透出害怕,艰难地往后挪着。

白皙的皮肤泛着红润光泽,倒映着灯光,像是枝头鲜嫩多汁的水蜜桃,咬一口汁水四溢。

霍白衍的手掌覆上他的面颊,用指腹轻轻拭去他眼角的泪珠。

男人的手掌冰凉,黎言像是搁浅的鱼儿终于找到水源般,下意识用脸颊在他掌心里轻轻蹭了蹭。

“很难受?”霍白衍低声问。

“唔~”黎言呜咽出声,涎液顺着嘴角滑落,羞耻感再次席卷而来,他弓着后背,蜷缩起身体,想要把自己藏起来。

这样的姿势,令他后背的肩胛骨突出明显,漂亮的线条,像是一只即将展翅的蝴蝶。

霍白衍拿掉少年嘴巴里的东西,用指腹擦拭着黎言的嘴角,“别怕。”

他身上有一股淡淡的薄荷香,对此刻体内烈火灼烧的黎言而说,就像是一汪冰凉的泉水,忍不住想要靠近。

黎言下意识往他怀里拱了拱,喘息着,小声说:“帮我把手解开。”

“好。”霍白衍照做了,动作很温柔。

哪怕四肢没了束缚,黎言还是连爬下床的力气都没有,体内的热度叫嚣着,冲撞着,迫使他拽住霍白衍的衣袖。

黎言把唇瓣咬得发白,眼看着就要出血,霍白衍伸手钳住他的下颌骨,强迫他张开嘴巴,“想让我帮你吗?”

“想。”黎言难耐地蹭了蹭他的手指,强调道:“但我,上面的。”

黎言还以为要经历一翻争执,岂料霍白衍答应得干脆,“可以。”

黎言眼睛一亮,“不疼的,我会很温柔。”

霍白衍捧着他的脸,低声说:“好。”

一整夜,黎言都像是漂浮在无边际的大海上,被巨浪抛起又落下,深深沉溺在冰凉的海水里,一会儿又飞扬在云端,炙烤在火焰中。

灵魂飘摇起伏。

翌日清晨,黎言睁开眼睛的时候,外面的天色都已经大亮。

他皱着秀气的眉头,挪了下身体,才发现浑身像是快散架了般。昨晚的一切,猛地冲入脑海中,他脸上的表情僵住。

不是说好了他在上面的吗?

不对,的确是在上面,可和他想象的那个上面完全不一样啊!

黎言深觉自己实在太失策了,竟然忘记了有一种姿势叫“脐橙”。

他忿忿地吐槽着,摸了摸自己的屁股,吃力地从床上爬起来,捡起地上的衣服,一件件往身上套。

穿好后,他转过身盯着床上还睡得香的男人,面露凶光。

要不是老子屁股还疼着,一定要把你睡了报仇!

但这个想法现在能够实行的可能性不高,昨晚实在太激烈,黎言的身体酸疼得不行,走路都一瘸一拐的。

绕过床脚,他弯腰捡起一个钱包,打开翻找出男人的身份证。

黎言原本只是想记住这个强行睡了自己的男人是谁,方便以后报仇。但在看见姓名栏处那三个字的瞬间,他惊了,眼前发黑,如同五雷轰顶。

霍……霍白衍,这个男人叫霍白衍?

这不是他沉迷的那本小说里的某个男配吗?

作者在介绍这个人物的时候,还特意对他的名字进行了一翻阐述。霍白衍,等同于获白眼,初中的时候,霍白衍还因为自己的名字和家里闹翻了。

这么奇葩的名字,黎言是绝对不会记错的。

等等,那我自己现在是谁?

黎言像是摸到了烫手山芋似的,麻溜扔掉霍白衍的证件,赶忙从衣兜里拿出自己的钱包,抽出自己的身份证。

看到出生年月日那一栏的时候,黎言觉得自己一定是在做梦。

他今年明明都已经22了啊,怎么会身份证上才21?

除非……

黎言浑浑噩噩,一瘸一拐地走出了房间。

房门开启又关闭的声音响起,不一会儿,屋内又恢复了寂静。

早上八点多,霍白衍睁开眼睛,宿醉令他脑袋钝钝的疼。

霍白衍拧着眉头按了按太阳穴,情绪不高。

床头柜上的手机振动一下,是来自发小的短信:“怎么样,昨晚滋味儿不错吧,那可是我千挑万选的,听说在床上是只小妖精哦。”

小妖精……

霍白衍坐起身来,回想着昨晚的个中滋味儿,捻了捻指间,皮肤白皙细腻,身材纤瘦,腰肢柔软……

垂眸瞥了一眼身体某个地方的蠢蠢欲动,霍白衍把电话回拨了过去。

“叫什么名字?”

发小打趣道:“是不是食髓知味了,看来老板给我推荐的不错。”

霍白衍脸色一沉,“推荐?”

发小:“‘夜色’的头牌啊。”

霍白衍的脸色霎时更加阴沉了,修长的手指差点儿把手机捏碎,从唇齿间蹦出一个满含戾气的字眼,“脏!”

可怜的手机被主人暴躁地扔在地板上,摔得粉身碎骨,垂死挣扎两秒,黑屏了。

霍白衍光着走进浴室,瞥见镜子里自己肩膀上渗血的牙印,愣了一下。

昨晚那人的动作明显生疏,第一次被占有的时候,漂亮的小脸皱巴成一团,哭得眼泪汪汪的,怎么都不像是经验丰富的。

霍白衍拧着眉头,将冰凉的水浇在自己燥热的身体上。

经过一夜细雨的冲刷,街道两旁的草丛变得翠绿欲滴。

黎言站在客厅里,视线中那些熟悉的摆件,让他终于确定了一件事情。

他穿书了,穿在了书中同名同姓的骚浪贱配角身上。

书里写的是,骚浪贱配角给霍白衍下了药,他经历的却是自己被下了药。但殊途同归,结局都是黎言被睡了!

他觉得自己太苦逼了,穿书就穿书吧,为什么……

哎,等等,书里写的后面的情况是什么?

黎言眨眨眼,开始回忆。好像是配角怀了孕,然后挺着大肚子去威胁霍白衍。

顾及到他肚子的孩子,霍白衍将他安顿在一处公寓里,没想到他在胎儿八个月的时候还跑出去玩儿,最后把自己玩了个一尸两命。

黎言怔住,他发现了什么?这特么是个生子文啊!

握了个大草!

黎言蹭得一下起身,急匆匆出门买避孕药,怀孕是不可能怀孕的,生娃是不可能生娃的。

药店里,黎言鬼鬼祟祟地寻觅了好一会儿,在店员紧张得都快把他当成抢劫犯的时候,他才小声地说:“给我一盒避孕药。”

“……?”店员惊讶地看着他。

黎言连忙解释:“我给我女朋友买的。”

店员哦了一声,吐槽:“渣男!”

黎言超委屈。

“你要24小时,48小时,还是72小时的?”

黎言:“?”

他掰起指头算了算,问:“哪个比较好?”

女店员面无表情地瞪他,“都不好!办事不带套,让女朋友吃避孕药的都是渣男。”

不带套的又不是他,他才是吃避孕药的那个啊。

霍白衍,渣男!

黎言撇撇嘴,“我要24小时的。”说完,他纠结了一下,又小声补充一句:“再给我拿盒马应龙。”

女店员瞪大了眼睛,眼神诡异地看向他,明显脑补出了一场限制级大戏。

黎言懒得解释,而且也无从解释。无论是自己得了痔疮,还是被人肛了,都不是啥好事儿。

人一旦倒霉起来,连喝口水都塞牙缝。

黎言拎着药跨出药店的时候,还被不到一厘米高的门槛给绊了一下,差点儿扑倒在大街上。

往前踉跄几步,黎言稳住身形,愤愤地骂了那个男人一句。一抬头,街对面那个人影猝不及防闯入眼帘。

哪怕只有一面之缘,啊呸,是一夜之缘,呸呸呸,是一夜孽缘,他还是记住了那个男人的脸。

对面的街道旁,霍白衍正靠在车上抽烟。

黎言狠狠磨了磨后槽牙,阴魂不散!

人是渣男,但车子不是啊。

黎言很快就被霍白衍靠着的那辆车吸引了视线,骑士十五世,一辆价值八位数,车型彪悍,霸气,整个车身充满了侵略感,据说还可以防弹。

这样霸道的车,哪个男人不想拥有呢?

黎言想了想,自己买是买不起的,但近距离观察欣赏一下还是可以的吧?

霍白衍靠在车尾抽烟,还在和人讲电话,黎言神出鬼没地避开他的视线范围,靠近了车头。

这彪悍又霸气的车型,简直是黎言的梦中情人,他羡慕至极,想着既然都过来了,不摸摸实在对不起自己。

黎言激动地缓缓伸出自己的手,还没碰到,车的报警器突然响起来。

刺耳尖锐的声音,瞬间传遍整条街道。

被吓呆的黎言一愣,还没来得及收回手,视线就和转身看过来的霍白衍对上了。

作者有话要说:接档预收文《揣了前任他小叔的崽[穿书]》,求专栏点个收藏呀~

简介:

宋阳是个娇养长大的小少爷,岂料家道中落,被迫嫁给风流浪荡的渣攻。

渣攻婚后被其不屑一顾,经常带情人儿回家,还当着他的面行苟且之事。

为了钱,宋阳不愿离婚,但又耐不住寂寞,爬上了小叔的床。

而同名同姓的宋阳穿进书里的时候,刚好躺在小叔的床上。小叔推门而入,气氛骤然紧张。

宋阳慢吞吞地坐起来,一颗一颗扣好衣服,微微一笑道:“我要说我爬错了床,你信吗?”

陆寒川面沉如水,眼神冷冽,“你说呢?”

某夜,宋阳站在门外听着自己卧室里传来不堪入耳的男女混合音效,他转身走进陆寒川的房间,径自爬上他的床,“我的床太脏了,借你的床睡睡。”

灯光下,陆寒川用锐利的视线描绘他的眉眼,沉声道:“睡。”

岂料,一夜后便怀了崽。

崽可以有,但他不能说。

眼看着肚子一天天大起来,宋阳想了个法子。

陆寒川将躲着自己的小孩儿堵在楼梯上,盯着他隆起地肚子问:“怎么回事?”

大方地掀起衣服,宋阳拍拍绑在腹部的枕头,咧嘴露出两颗小虎牙,郑重其事地宣布:“我怀孕了。”

陆寒川脸色铁青:“行,不如我们来造个真的。”

宋阳还没来得及跑,就被男人抗进了房间。

翌日,宋阳浑身酸软,欲哭无泪地趴在床上,强烈控诉:“我真的有崽了!”

陆寒川翻身将人拢入怀里,咬着他的耳朵轻笑,“宝贝儿,我有那么好骗?”

后来,宋阳揣着崽跑了……

(攻:30,受:19)

(从头甜到尾的小甜饼,超级甜!!!)

喜欢的小可爱们,求去专栏点个收藏吧~

第2章

“我说不是我干的,你信吗?”黎言还没从惊吓中完全回过神来,呆呆地说。

霍白衍似笑非笑地瞟了他一眼。

一个五六岁大的小男孩儿突然从车子的右侧飞快跑出去,明显是一个刚搞完破坏,慌忙逃离现场的小屁孩儿。

黎言指了指那个小屁孩儿蹿出去的方向,淡定地说:“你看,真的不是我。”

话音落下的同时,他转身拔腿就跑。奈何身体的不适感限制了他的速度,没跑出多远,就被霍白衍抓住了。

霍白衍将他的右手反剪到身后,扣住他的肩膀,冷声道:“跑什么跑?”

“腿长在我身上,跑是我的自由。”黎言嫌弃地用力挣扎了一下,“你有本事放开我,单挑!”

单挑是不可能单挑的,只要一被放开,他绝对撒丫子继续跑。

黎言挣扎的动作太大,新买的马应龙从塑料袋里跳出来,掉落在了脚边。

两人不约而同地垂眸看去,周围的空气在这一瞬间仿佛凝固了。

几秒后,霍白衍挑了下眉,弯腰捡起地上的药盒。黎言紧张地捏住塑料袋,生怕里面装着的避孕药被发现。

扫了眼药盒,霍白衍问他,“还在疼?”

黎言很倔强,才不会承认,“没有!”

“我记得昨晚没出血。”霍白衍阅读着使用说明,手还扣着他的肩膀。

这话把黎言惊呆了。大街上胡说八道什么呢,不要脸!

完结+番外穿越重生小说作者七箩《撩完总裁后我带球跑了[穿书]》点评:条理清晰,构思新颖,题材独具匠心,文章文采盎然,寓意深刻推荐阅读!

精彩推荐

猜你喜欢

戏精老攻不安分[快穿]小说[斫染]在线试读

向寒急着离开,很快借道谢缓解尴尬,接着又询问诊费。说着他还递出一张名片,眨眨眼道:“我也是开宠物医院的,洗澡、护理、做造型都行,对了,我给宠物修毛的技术还不错。”泽维尔忽然有些不安,用爪子戳戳向寒,提醒他赶紧回神,同时在心中暗想:主角受是不是在勾搭小寒?看来跟着穿过来果然是对的。虽说无缘故的,温宁并不会把他怎么样,但在知道后续剧情的情况下,是人心里都会有些不适应。“不用,这可不是我的诊所,顺便而已。”温宁连连摆手,见向寒执意要给,又开玩笑道:“丁先生若是实在过意不去,日后可以多照顾我的生意。”温宁指了指嘴...

2019-09-03 07:27:59

七年之痒后,我重生踹飞了渣攻小说[青灯如昼]在线试读

38:12全场几乎都在呐喊。两人眼神穿过人群,在金色的阳光中相遇了。暖暖的柔风依旧轻轻的牵起略带栗色的发梢,关风月觉得有些痒,将头发撩至耳后,想着对方给的那个沙包,于是礼貌性的挥手朝他露出了一个浅浅的微笑。方新阙随手将线条流畅结实健硕的手臂举过头顶,踮脚站在三分线外,轻松又洒脱的将篮球精准投入框中。方新阙所在队伍获得压倒性的胜利,关风月眯起了眼睛,盯着方新阙的动作,手指忍不住轻柔的摩挲着扶手。作者有话要说:我可能是个猪吧,存稿箱时间设置错了,这章都没修就被发出来了。“男人,你竟然敢拒绝我。”...

2019-09-03 07:27:59

恶毒男配拒绝洗白[穿书]小说[燃香抚琴]在线试读

“小王爷,这些侍卫每一个都是绝顶高手,和咱们府内的有的一比。”全淼看着那些人脚下的砖块,都有些灰尘飞扬,小声的对赵时煦道。还未到大厅,他便听见他父王跟人的客套之声,他加快脚下的步伐,却在走到大厅门口时忽然就住了脚,然后盯着那和他父王并排坐在上位的男子,一脸的无语。“时煦,过来见过楚公子。”赵王朝赵时煦招了下手。看到这样的阵势,赵时煦很是纳闷儿,什么样的人才能带这样一支队伍,该不会是个生的五大三粗,壮如山的男人吧。赵时煦抬了抬眉,不知道为什么,心里有种说不清道不明的感觉。赵王面上看不出喜怒,只重复道:“快过...

2019-09-03 07:27:59

穿越之我被王爷拐回府小说[老嘢]在线试读

“没有什么,我就是无聊得很,出去透透气。”余风莫名其妙。“我都这么大一个人了,会看好自己的。”余风用力掰开陈小紧扣住自己的手。余风不明所以,“不是,我就出去转转,不会惹麻烦的,你们堵我干嘛啊。”陈小阻拦着,说:“不是,你没事出去干嘛啊。”“别啊,出去不好。”陈小左右为难,“外面坏人多,万一出什么事情了怎么办。”余风无奈,只得作罢,转身就往书房的方向闯。老天!...

2019-09-03 07:27:59

太子殿下组队中[PUBG]小说[阿爸家的丸子]在线试读

两个大男生住一间宿舍有什么奇怪的。“而且我们都是一个队的,你要配合我打双排或四排,大家住一起也是为了培养默契,这是很正常的分配。”等规规矩矩躺好了,这才想起来问今天一些一直听到的陌生词汇,诸如青训营、一队,双排、四排、游戏ID之类的,有些能从字面意思理解一二,有些就特别陌生了,很显然是只属于这个新世界的。“不不不,我睡这边。”蓝沉被逗得差点卡壳,三步并作两步上了床,连谦称都忘了用,又手忙脚乱拉好了被子,这才想起来解释,“臣的意思是说,担心殿下会不方便。”高弋大致知道他的顾虑,却也有自己的理由,“青训营那边...

2019-09-03 07:27:59

全面晋升小说[焦糖冬瓜]在线试读

“我现在也有点期待了。”袁浅笑着说。黄世宏一拍手,音乐响起,第一组服装秀开始。袁浅只抬头看了一眼,就把面前的矿泉水打翻了!而且要真能hold住这些“奇装异服”,肯定能给观众留下深刻印象。“那我们就省略主持人环节,直接开始T台秀!”大红色羽毛交织成的长裙,每个从袁浅面前走过的选手都尽量让自己看起来自信,这种自信让她们……就像一只有一只洋洋得意的火鸡。杀鸡,拔毛,炖汤哟喂!...

2019-09-03 07:27:59

重生后和渣攻的白月光HE了小说[虞弥生]在线试读

有趣。说实话许纯现在也有些忐忑,王导可是出了名的严苛,虽然他在宋野这个角色上花了不少功夫,但心里还是没有底。听到这话许纯的心渐渐下沉,上一世便是这样,让他回去的等通知,结果等到了被pass的结果。方才他的气场完全被许纯压住了,一举一动都由许纯掌控。他回过神来,视线追随着许纯的一举一动,自记事以来,还是第一次遇见能让自己处于下风的人,这让他也多少也收起了些许玩乐的心思。“下午你还要去一趟剧组,今天有你的戏份。“苏丽很好的掩饰了自己的内心想法,用公事公办的语气通知着他。上一世苏丽作为他的经纪人,前期确实是尽心...

2019-09-03 07:27:59

无限离婚循环小说[软炸团子]在线试读

“变身!”小姑娘做了个很威武的动作,这才朝他摆摆手,跟着妈妈离开。“离开!”紧接着,又跳出一行——祝时祺只好苦笑。与此同时,那场跟不知名黑客的交锋已经落幕,祝时祺无奈地看着自己的数据被入侵,终端跳出两个字——祝时祺耸耸肩,两个小时吗?好吧,两个小时后,决一雌雄!...

2019-09-03 07:27:59

嫁给前任他叔[穿书]小说[简容]在线试读

秦易阳被秦延东这不软不硬的话说的脸色一僵,忍不住就看向了白清。像秦易阳这种有颗圣父心的暖男,要是不及时撇清关系,白清怕就算自己不作不闹,但以后遇到主角受还是会躺枪。大家都没觉得白清有什么不对劲,相反相反还都觉得有点尴尬。他似笑非笑的看着秦易阳,“我和清清是夫妻,我怎么样他自然会清楚,就算是发脾气也不过是夫妻间的情趣而已。”白清不理会秦易阳的视线,只对着秦延东的方向笑了一下,然后说道,“对,我和阿东的事情就不牢侄子操心了。”这种关系搁谁那里都尴尬,估计避嫌都来不及,谁知道秦易阳现在还要上赶着搭话。他虽然好像...

2019-09-03 07:27:59

穿越小能手和他的奇葩雇主们小说[好大一卷卫生纸]在线试读

“我说你对自己下手可真狠,差点就救不回来了。”喂他喝完水,又扶他躺下,给他掖过被角,“有什么话等伤好了再说,躺好别乱动,我去端药,马上回来。“第4章 千机烛光勾勒出清俊的剪影,持着一卷泛黄的书册,眼里似有淡淡的笑意,见到来人,从容起身微微颔首:“见过殿下。”“你醒了,先别说话,喝口水。”那人说罢轻轻扶起他,小心避过他胸前的伤口。燕泗想问的话又咽了回去,罢了,死都死过一次了,身在何处真有那么重要么。看着那人背影,莫名觉得安心。“殿下可愿对弈一局?“沐雨置棋奉茶,退在一边。...

2019-09-03 07:27:5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