撩完总裁后我带球跑了[穿书]小说[七箩]在线试读

  • 时间:
  • 来源:阅文林语
点击阅读

“小帅哥,别走啊。”那个男人起身想要追,被司桉拦住了。酒吧门口,霍白衍靠在一辆黑色的兰博基尼超跑上向他招手。小奶猫再凶,依旧还是软绵绵的,没有丝毫威胁性。“拜。”黎言拍了下他的肩膀,祝他玩的愉快。黎言的身影很快消失在了酒吧的灯红酒绿中。“不用。”黎言拒绝得干脆,“我自己可以打车。”“嗯?”霍白衍挑眉,“为什么?”

撩完总裁后我带球跑了[穿书]小说章节试读

《撩完总裁后我带球跑了[穿书]》作者:七箩【完结+番外】

文案:黎言看了本书,书里与自己同名同姓的恶毒炮灰以阴险的手段怀孕,后又以肚里的孩子做威胁,进了霸总家的门,一度作威作福,后来却落了个一尸两命的凄惨下场。

一觉醒来,黎言穿书了。他睁眼的时候,正躺在床上……

霸总推门而入,情势紧急,箭在弦上,不得不发……

翌日清晨,黎言一瘸一拐偷偷跑路。

一个月后,他突然发现自己怀孕了……

怎么办?他是生,还是不生?

据说霍白衍手段狠厉,性格阴晴不定,谁落到他手上都活不过明天。

黎言怕得要命,打包行李连夜逃命,可连飞机场都没到,就被霍白衍亲自抓了回去。

从那之后,圈里就有了一个传言,阴狠毒辣的霍总圈养了一个宠物。众人都在预测,那个宠物能不能活过一个月。

而在霍家别墅里,小宠物黎言握着筷子戳自己隆起的肚皮,凶巴巴地威胁,“你放我走,不然我就撑死你的崽!”

霍总将人揽到怀里,克制地亲吻,“你想走可以,把我一起带上。”

后来,霍总的小宠物不仅活过了一个月,还被霍总用盛大的婚礼娶进了门。

PS :【无脑狗血甜文,无虐,从头甜到尾,文笔死逻辑,文中全部设定都是私设,切入代入现实!!!】

【受是傲娇小可爱,不喜勿进】

内容标签: 生子 豪门世家 甜文 穿书

搜索关键字:主角:黎言,霍白衍 ┃ 配角:完结文《怀了豪门影帝的崽》 ┃ 其它:

第1章

淅淅沥沥的雨点泼洒在玻璃窗表面,滑出一条又一条湿漉漉的痕迹。

房间内的大床上,隆起的弧度里时而传出几声类似动物的呜咽。

睡梦中,黎言感觉自己浑身燥热,汗水从额头渗透出来,沾湿了他的鬓角。

他不安地把唇瓣咬得发白,缓缓睁开眼睛。

眼前一片黑暗。

黎言下意识想翻身,却发现自己全身软绵绵的,提不起一丝力气。更糟糕的是,他的双手被反剪到身后紧绑着,双脚也被并拢束缚着。

用力咬着后槽牙,黎言试探着往床边拱了拱,体内燥热不断。

不对劲,很不对劲,这种感觉是……

遭了,被下药了。

屋子里黑漆漆的,只余床上小声的低哼。

吱呀……

房门被推开,一个人影走了进来。

床上挣扎着的黎言怔住,灯已经被打开。

白色的灯光从天花板倾泻而下,瞬间驱散屋内所有的和好,照亮每一个角落。尤其是床上那个蜷缩着身体,眼角湿润泛红的少年,清晰地落入霍白衍的眼中。

霍白衍走过去,俯身扳起他的下巴,质问道:“你是谁?”

嘴巴里塞着东西,黎言一个字都说不出来,只能发出小声的呜咽。

体内的不舒服的感觉太过猛烈,他脸颊红润,鼻尖渗透出细汗,眼睛里泛着漉漉水光,像一只可怜的小猫咪,委屈地望向来往的行人,希望有人能够将他捡回家。

而现在,这只可怜的小猫咪不在大街上,而是在霍白衍的面前。

下巴被捏得生疼,黎言不舒服地挣扎了一下,豆大的泪水控制不住的从眼角滚落,掉在霍白衍的掌心里。

感觉到自己哭了的瞬间,黎言猛地愣住,极度的羞耻汹涌而来,他挣扎的愈发厉害了。

浑身软绵无力,他摆动着身体,试图远离站在床边的男人,殊不知所有的动作落在男人眼中,都像是在勾人。

今晚霍白衍心情不是很好,喝了不少酒,脑袋晕晕沉沉,意识也不是很清醒。

床上躺着一个哭泣的清秀少年,湿漉漉的眼睛令人很想狠狠蹂/躏他一番。让这双漂亮的眼睛,落出眼泪。

黎言鼻尖红红,眼尾红红,眼神里透出害怕,艰难地往后挪着。

白皙的皮肤泛着红润光泽,倒映着灯光,像是枝头鲜嫩多汁的水蜜桃,咬一口汁水四溢。

霍白衍的手掌覆上他的面颊,用指腹轻轻拭去他眼角的泪珠。

男人的手掌冰凉,黎言像是搁浅的鱼儿终于找到水源般,下意识用脸颊在他掌心里轻轻蹭了蹭。

“很难受?”霍白衍低声问。

“唔~”黎言呜咽出声,涎液顺着嘴角滑落,羞耻感再次席卷而来,他弓着后背,蜷缩起身体,想要把自己藏起来。

这样的姿势,令他后背的肩胛骨突出明显,漂亮的线条,像是一只即将展翅的蝴蝶。

霍白衍拿掉少年嘴巴里的东西,用指腹擦拭着黎言的嘴角,“别怕。”

他身上有一股淡淡的薄荷香,对此刻体内烈火灼烧的黎言而说,就像是一汪冰凉的泉水,忍不住想要靠近。

黎言下意识往他怀里拱了拱,喘息着,小声说:“帮我把手解开。”

“好。”霍白衍照做了,动作很温柔。

哪怕四肢没了束缚,黎言还是连爬下床的力气都没有,体内的热度叫嚣着,冲撞着,迫使他拽住霍白衍的衣袖。

黎言把唇瓣咬得发白,眼看着就要出血,霍白衍伸手钳住他的下颌骨,强迫他张开嘴巴,“想让我帮你吗?”

“想。”黎言难耐地蹭了蹭他的手指,强调道:“但我,上面的。”

黎言还以为要经历一翻争执,岂料霍白衍答应得干脆,“可以。”

黎言眼睛一亮,“不疼的,我会很温柔。”

霍白衍捧着他的脸,低声说:“好。”

一整夜,黎言都像是漂浮在无边际的大海上,被巨浪抛起又落下,深深沉溺在冰凉的海水里,一会儿又飞扬在云端,炙烤在火焰中。

灵魂飘摇起伏。

翌日清晨,黎言睁开眼睛的时候,外面的天色都已经大亮。

他皱着秀气的眉头,挪了下身体,才发现浑身像是快散架了般。昨晚的一切,猛地冲入脑海中,他脸上的表情僵住。

不是说好了他在上面的吗?

不对,的确是在上面,可和他想象的那个上面完全不一样啊!

黎言深觉自己实在太失策了,竟然忘记了有一种姿势叫“脐橙”。

他忿忿地吐槽着,摸了摸自己的屁股,吃力地从床上爬起来,捡起地上的衣服,一件件往身上套。

穿好后,他转过身盯着床上还睡得香的男人,面露凶光。

要不是老子屁股还疼着,一定要把你睡了报仇!

但这个想法现在能够实行的可能性不高,昨晚实在太激烈,黎言的身体酸疼得不行,走路都一瘸一拐的。

绕过床脚,他弯腰捡起一个钱包,打开翻找出男人的身份证。

黎言原本只是想记住这个强行睡了自己的男人是谁,方便以后报仇。但在看见姓名栏处那三个字的瞬间,他惊了,眼前发黑,如同五雷轰顶。

霍……霍白衍,这个男人叫霍白衍?

这不是他沉迷的那本小说里的某个男配吗?

作者在介绍这个人物的时候,还特意对他的名字进行了一翻阐述。霍白衍,等同于获白眼,初中的时候,霍白衍还因为自己的名字和家里闹翻了。

这么奇葩的名字,黎言是绝对不会记错的。

等等,那我自己现在是谁?

黎言像是摸到了烫手山芋似的,麻溜扔掉霍白衍的证件,赶忙从衣兜里拿出自己的钱包,抽出自己的身份证。

看到出生年月日那一栏的时候,黎言觉得自己一定是在做梦。

他今年明明都已经22了啊,怎么会身份证上才21?

除非……

黎言浑浑噩噩,一瘸一拐地走出了房间。

房门开启又关闭的声音响起,不一会儿,屋内又恢复了寂静。

早上八点多,霍白衍睁开眼睛,宿醉令他脑袋钝钝的疼。

霍白衍拧着眉头按了按太阳穴,情绪不高。

床头柜上的手机振动一下,是来自发小的短信:“怎么样,昨晚滋味儿不错吧,那可是我千挑万选的,听说在床上是只小妖精哦。”

小妖精……

霍白衍坐起身来,回想着昨晚的个中滋味儿,捻了捻指间,皮肤白皙细腻,身材纤瘦,腰肢柔软……

垂眸瞥了一眼身体某个地方的蠢蠢欲动,霍白衍把电话回拨了过去。

“叫什么名字?”

发小打趣道:“是不是食髓知味了,看来老板给我推荐的不错。”

霍白衍脸色一沉,“推荐?”

发小:“‘夜色’的头牌啊。”

霍白衍的脸色霎时更加阴沉了,修长的手指差点儿把手机捏碎,从唇齿间蹦出一个满含戾气的字眼,“脏!”

可怜的手机被主人暴躁地扔在地板上,摔得粉身碎骨,垂死挣扎两秒,黑屏了。

霍白衍光着走进浴室,瞥见镜子里自己肩膀上渗血的牙印,愣了一下。

昨晚那人的动作明显生疏,第一次被占有的时候,漂亮的小脸皱巴成一团,哭得眼泪汪汪的,怎么都不像是经验丰富的。

霍白衍拧着眉头,将冰凉的水浇在自己燥热的身体上。

经过一夜细雨的冲刷,街道两旁的草丛变得翠绿欲滴。

黎言站在客厅里,视线中那些熟悉的摆件,让他终于确定了一件事情。

他穿书了,穿在了书中同名同姓的骚浪贱配角身上。

书里写的是,骚浪贱配角给霍白衍下了药,他经历的却是自己被下了药。但殊途同归,结局都是黎言被睡了!

他觉得自己太苦逼了,穿书就穿书吧,为什么……

哎,等等,书里写的后面的情况是什么?

黎言眨眨眼,开始回忆。好像是配角怀了孕,然后挺着大肚子去威胁霍白衍。

顾及到他肚子的孩子,霍白衍将他安顿在一处公寓里,没想到他在胎儿八个月的时候还跑出去玩儿,最后把自己玩了个一尸两命。

黎言怔住,他发现了什么?这特么是个生子文啊!

握了个大草!

黎言蹭得一下起身,急匆匆出门买避孕药,怀孕是不可能怀孕的,生娃是不可能生娃的。

药店里,黎言鬼鬼祟祟地寻觅了好一会儿,在店员紧张得都快把他当成抢劫犯的时候,他才小声地说:“给我一盒避孕药。”

“……?”店员惊讶地看着他。

黎言连忙解释:“我给我女朋友买的。”

店员哦了一声,吐槽:“渣男!”

黎言超委屈。

“你要24小时,48小时,还是72小时的?”

黎言:“?”

他掰起指头算了算,问:“哪个比较好?”

女店员面无表情地瞪他,“都不好!办事不带套,让女朋友吃避孕药的都是渣男。”

不带套的又不是他,他才是吃避孕药的那个啊。

霍白衍,渣男!

黎言撇撇嘴,“我要24小时的。”说完,他纠结了一下,又小声补充一句:“再给我拿盒马应龙。”

女店员瞪大了眼睛,眼神诡异地看向他,明显脑补出了一场限制级大戏。

黎言懒得解释,而且也无从解释。无论是自己得了痔疮,还是被人肛了,都不是啥好事儿。

人一旦倒霉起来,连喝口水都塞牙缝。

黎言拎着药跨出药店的时候,还被不到一厘米高的门槛给绊了一下,差点儿扑倒在大街上。

往前踉跄几步,黎言稳住身形,愤愤地骂了那个男人一句。一抬头,街对面那个人影猝不及防闯入眼帘。

哪怕只有一面之缘,啊呸,是一夜之缘,呸呸呸,是一夜孽缘,他还是记住了那个男人的脸。

对面的街道旁,霍白衍正靠在车上抽烟。

黎言狠狠磨了磨后槽牙,阴魂不散!

人是渣男,但车子不是啊。

黎言很快就被霍白衍靠着的那辆车吸引了视线,骑士十五世,一辆价值八位数,车型彪悍,霸气,整个车身充满了侵略感,据说还可以防弹。

这样霸道的车,哪个男人不想拥有呢?

黎言想了想,自己买是买不起的,但近距离观察欣赏一下还是可以的吧?

霍白衍靠在车尾抽烟,还在和人讲电话,黎言神出鬼没地避开他的视线范围,靠近了车头。

这彪悍又霸气的车型,简直是黎言的梦中情人,他羡慕至极,想着既然都过来了,不摸摸实在对不起自己。

黎言激动地缓缓伸出自己的手,还没碰到,车的报警器突然响起来。

刺耳尖锐的声音,瞬间传遍整条街道。

被吓呆的黎言一愣,还没来得及收回手,视线就和转身看过来的霍白衍对上了。

作者有话要说:接档预收文《揣了前任他小叔的崽[穿书]》,求专栏点个收藏呀~

简介:

宋阳是个娇养长大的小少爷,岂料家道中落,被迫嫁给风流浪荡的渣攻。

渣攻婚后被其不屑一顾,经常带情人儿回家,还当着他的面行苟且之事。

为了钱,宋阳不愿离婚,但又耐不住寂寞,爬上了小叔的床。

而同名同姓的宋阳穿进书里的时候,刚好躺在小叔的床上。小叔推门而入,气氛骤然紧张。

宋阳慢吞吞地坐起来,一颗一颗扣好衣服,微微一笑道:“我要说我爬错了床,你信吗?”

陆寒川面沉如水,眼神冷冽,“你说呢?”

某夜,宋阳站在门外听着自己卧室里传来不堪入耳的男女混合音效,他转身走进陆寒川的房间,径自爬上他的床,“我的床太脏了,借你的床睡睡。”

灯光下,陆寒川用锐利的视线描绘他的眉眼,沉声道:“睡。”

岂料,一夜后便怀了崽。

崽可以有,但他不能说。

眼看着肚子一天天大起来,宋阳想了个法子。

陆寒川将躲着自己的小孩儿堵在楼梯上,盯着他隆起地肚子问:“怎么回事?”

大方地掀起衣服,宋阳拍拍绑在腹部的枕头,咧嘴露出两颗小虎牙,郑重其事地宣布:“我怀孕了。”

陆寒川脸色铁青:“行,不如我们来造个真的。”

宋阳还没来得及跑,就被男人抗进了房间。

翌日,宋阳浑身酸软,欲哭无泪地趴在床上,强烈控诉:“我真的有崽了!”

陆寒川翻身将人拢入怀里,咬着他的耳朵轻笑,“宝贝儿,我有那么好骗?”

后来,宋阳揣着崽跑了……

(攻:30,受:19)

(从头甜到尾的小甜饼,超级甜!!!)

喜欢的小可爱们,求去专栏点个收藏吧~

第2章

“我说不是我干的,你信吗?”黎言还没从惊吓中完全回过神来,呆呆地说。

霍白衍似笑非笑地瞟了他一眼。

一个五六岁大的小男孩儿突然从车子的右侧飞快跑出去,明显是一个刚搞完破坏,慌忙逃离现场的小屁孩儿。

黎言指了指那个小屁孩儿蹿出去的方向,淡定地说:“你看,真的不是我。”

话音落下的同时,他转身拔腿就跑。奈何身体的不适感限制了他的速度,没跑出多远,就被霍白衍抓住了。

霍白衍将他的右手反剪到身后,扣住他的肩膀,冷声道:“跑什么跑?”

“腿长在我身上,跑是我的自由。”黎言嫌弃地用力挣扎了一下,“你有本事放开我,单挑!”

单挑是不可能单挑的,只要一被放开,他绝对撒丫子继续跑。

黎言挣扎的动作太大,新买的马应龙从塑料袋里跳出来,掉落在了脚边。

两人不约而同地垂眸看去,周围的空气在这一瞬间仿佛凝固了。

几秒后,霍白衍挑了下眉,弯腰捡起地上的药盒。黎言紧张地捏住塑料袋,生怕里面装着的避孕药被发现。

扫了眼药盒,霍白衍问他,“还在疼?”

黎言很倔强,才不会承认,“没有!”

“我记得昨晚没出血。”霍白衍阅读着使用说明,手还扣着他的肩膀。

这话把黎言惊呆了。大街上胡说八道什么呢,不要脸!

完结+番外穿越重生小说作者七箩《撩完总裁后我带球跑了[穿书]》点评:条理清晰,构思新颖,题材独具匠心,文章文采盎然,寓意深刻推荐阅读!

精彩推荐

猜你喜欢

撩完总裁后我带球跑了[穿书]小说[七箩]在线试读

“小帅哥,别走啊。”那个男人起身想要追,被司桉拦住了。酒吧门口,霍白衍靠在一辆黑色的兰博基尼超跑上向他招手。小奶猫再凶,依旧还是软绵绵的,没有丝毫威胁性。“拜。”黎言拍了下他的肩膀,祝他玩的愉快。黎言的身影很快消失在了酒吧的灯红酒绿中。“不用。”黎言拒绝得干脆,“我自己可以打车。”“嗯?”霍白衍挑眉,“为什么?”...

2019-09-03 07:27:59

他超凶超可爱[快穿]小说[吃鸡]在线试读

今天的咪咪也依旧没有施舍给顾钊一个眼神。顾钊一连打了好几个喷嚏,脸色铁青。将猫放下来,陈嘉禾眉目平和道:“二少随便找个地方坐一坐,我先去收拾一下。”人看着温温和和,不争不闹,猫却凶得很。陈嘉禾家住在二楼,打开屋门,铺天盖地的灰尘迎面扑来。顾钊站在门口,脸色不好看道:“谁是你远房亲戚了,我今天来不是找你的,陈嘉禾,你少自作多情。”陈嘉禾没有什么太大反应,没再搭理顾钊,陈嘉禾进屋该扫地扫地,该收拾收拾。...

2019-09-03 07:27:59

苏断他的腰小说[凭胸]在线试读

在没有官兵的带领下,少年一步步准确无误地走到了李家家眷堆里。官兵同情地看着那单薄的背影,说:“啧,又疯了一个。”恋爱智脑正在科普:“据查到的资料,抄家即是没收财产,远古时代确实有这一惩罚。并且有连坐一说,所以身为罪犯的子女,也被视为罪犯一并入狱。”格格不入的少年,单薄的白衣映衬出暖光,让人不由得定定地看着他走出来。被抄了家入牢狱还这么合作的人……即使有点不爽。这惊心动魄的一晚,从官兵进来后,秦香玉便一直在张望着自己儿子的身影,这会子看见了,忍不住便向他飞身扑去。...

2019-09-03 07:27:59

全职兽魂师小说[萝卜精]在线试读

听到弟弟的怒吼,这个兽人也怒了,这人类果然卑鄙,必须要活撕了他。“哥,我怎么看不见了?”随后只听那个小的兽人怒吼了一声:“有毒!”“吼……”但很快他的眼前漆黑一片。封锦鸿拼着最后一口力气。把儿子给抱出来往外跑。就在他下一秒就跑出屋子的时候。轰然那大的兽人倒下已经死了,那小兽人虽然失明但仿佛意识到了什么。吼叫了一声,随后准确的扑了过来!“喵。”...

2019-09-03 07:27:59

穿越后我靠手艺吃饭小说[枯绿萝]在线试读

从韩家院子前经过时,董传林特意又瞧了一眼,果不其然,韩松在家。见韩松还能悠闲认真在家看书,董传林突发奇想,可以让他去面摊帮忙呐!董传林的想法并非随口胡诌。忽地,他想起前几日看见韩松在种菜,眼神不自觉地往韩家的菜地里瞥,宽阔的菜地空无一人。他坐在院子里的石凳上,手拿着一本破旧的书在看,高大健硕的身躯和英挺黝黑的脸庞本与看书写字不搭,可韩松举止洒脱的随性样,到与运筹帷幄的大将军有些相似。韩伯是在黛山深处打猎时与野兽搏斗去世的,当时韩松也在场,他运气好捡回一条命。打猎可以,但不能进深山,只能到半山腰等安全的位置...

2019-09-03 07:27:59

穿到狗血文里是什么体验小说[EveZ]在线试读

陆祁没受到他的影响,一边开车一边回答道:“买了,不过还没装修完,昨天去的是先前长租的公寓。我在这边开一家公司,以后就常驻n市了。”“你才大学毕业就直接开公司了?”“哦”,沈晨安还想再问,见路上车开始多了,没再问下去,说:“你先开车,到餐厅再说吧。”不怪沈晨安惊讶,陆祁以前每年来不了n市几次,他要么住酒店要么住在陆昆海家,怎么突然就想起来买房子了?沈晨安这次收到的冲击更大了,买个房子可以不住这边,开公司那就彻底要呆在n市了。陆祁停好车,一进门就知道这家餐厅肯定不错,大厅里的座位全满,门口还有不少等座的客人。...

2019-09-03 07:27:59

全世界都想我学习小说[呱补天]在线试读

见过不要脸的,没见过这么不要脸的。任肖点头。“干什么!”警察叔叔吼道,“还想打架吗?给我蹲下。你来说。”任肖恶人先告状:“警察叔叔,我和我几个兄弟约着去打棒球,路上遇见了他们俩,宁浩远看我不顺眼,直接就上手打人了。”宁浩远怒不可遏,骂道:“你放屁,我们俩个人打你们六个人?还是带着东西的,脑子有病吗!”“对,就是你。”多么理直气壮,多么不知悔改。...

2019-09-03 07:27:59

穿书后被豪门男配盯上了小说[棠叶月]在线试读

想必那些担忧是有点自作多情,更别说到秘书部也不代表能见到楼岳霖。他们身在秘书部,头衔只是助理,还是秘书的助理。关贺笑着想,见不到最好了,最好就是见不到。就算这次是楼总亲自过问实习生的事情,那也是有因有果,决然与他本人没什么关系。关贺第二天去报道的时候,新同事们也印证这个说法。在秘书部关贺度过忙碌的一周。这天派下来两个任务,一个是核对部门报表,一个是去分公司取文件。...

2019-09-03 07:27:59

穿书后我成了锦鲤影帝小说[鱼之水]在线试读

但现在池重乔二十岁的肉体里装着在娱乐圈里摸爬滚打了十来年的池亦,实在没法对一个还没入社会的男孩子怕起来。池重乔是童星出身,在圈子里混了十多年,见过的风浪太多,一小破孩儿还吓不到他。池重乔回忆着小说开头的那段介绍,陆父陆母偏疼长子陆卓,对陆遇舟这个打小跟老爷子亲近的儿子塑料亲情。至于陆卓……可能天赋异禀,从小就嘴甜会来事儿,爱跟陆遇舟争高低,只可惜本人不大争气,总是比陆遇舟矮一头。陆卓和池重乔同龄,比陆遇舟大三岁,他和池重乔算是初中同学,后来升高中的时候成绩差了一点,去了一所高中。在初中的时候,池重乔就挨过...

2019-09-03 07:27:59

重生之我和学霸天生一对小说[老君仙不不不不]在线试读

第三章 林越早就饿得受不了了,赶紧收拾东西。这时程大宇跑过来,饶有兴致的打量林越,说:“林越是吧,我叫程大宇,顾铭的朋友。”程大宇一笑,眼睛有意无意的往他的本子上瞅。林越囧,尴尬的说:“我的字是真的挺丑的。”他眨了眨眼,原来学霸上课也不认真啊。放学后,同学们蜂拥而出,开足火力冲去填肚子。高中学校一般七点二十分开始早自习,早上来不及的学生都随便吃点包子馒头,然后熬一上午到十二点,饿得前胸贴后背。顾铭淡淡的挑眉瞥他一眼,声音很平淡,“你的字也没好到哪去。”顾铭收拾好东西,准备离开,走之前他回头,黑眼睛一眨不眨...

2019-09-03 07:27:59